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怪笑小说东野圭吾爆炸倪匡锁心玉藤萍憨女降爱安琪Baby!我的地狱王子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上海情话 > 第三章

  卫里奥走进装潢典雅气派的楼下大厅时,不少的欣赏眼光在他的身上逗留徘徊。挺拔的身材,剪裁得宜的西装,男子气概的脸。虽不是英俊,却极有男性的魅力,是女人心目中的危险情人;无法操纵,却又无法不被吸引。

  冰冷的蓝眼不在意的扫过那些或爱慕或妒嫉或欣赏的人,锁定在角落看报的约翰身上。他走了过去。

  「约翰。」

  约翰抬头,立刻把无聊的面孔换上必恭必敬的讨好。「卫船长。」

  「帮我找饭店的经理,我想和他谈谈。」

  「船长对房间有什麽不满意吗?可以直接告诉我。」

  「不用了,帮我找他来就好了。」

  几分钟後,约翰带著一位白人模样的绅士来到了里奥的桌前。「先生,有什麽需要我服务的吗?」

  「你是这间饭店的经理?」

  「是的。」经理捻须一笑说:「这间饭店是我的舅父投资,我在这里管理。」

  里奥手伸进口袋中。「我在房间中捡到这一颗……」

  当他拿出那颗红宝石时,它已经不是他以为的红宝石了。宝石?!那只是一颗再普通不过的石头。黑漆漆的,没有半点特殊。

  「捡到一颗……石头吗?先生。」经理有点不明白的问。

  里奥不知如何是好的半张著嘴,一边找著台阶下。「我是想说,这颗石头堵塞了我房间内的盥洗池。我想,下次请房间的侍应生小心一点,我不希望看到盥洗室淹水。」

  「当然。」经理慎重的接过那颗石头。「你的意见我们十分重视,谢谢。你没有其他吩咐,我就先告退了。」

  在经理走後,里奥还是想不通,为什麽他明明看见的珍贵宝石,会变成一颗石头。那位清秀的小姑娘,在耍什麽把戏?莫非,这又是古老中国的一种神奇技巧?还是,他碰见了什麽奇人异士?

  「船长,我来帮你点餐吧!你想用什么?」

  约翰的话,让里奥抛开了心中的疑云,他决定忘了这怪异的小插曲。反正他不会再有机会见到那小姑娘了。

  ☆☆☆

  趁著那洋鬼子正在吃那份晚餐,约翰藉口溜出了餐室。他四处小心张望地走著,走到旅馆後方的工作区域。「喵——喵——」

  就在他装出猫叫後不久,一个仆妇模样的女人走了出来。「怎麽花了这麽久的时间,我都快下班了。」

  「没办法,洋鬼子说要先洗个澡。他现在正在吃饭。钥匙呢?」

  「这儿。」仆妇取出一串钥匙说:「今天他那一带是新来的在打扫,就算遭了小偷,也不会有人想到我这儿。所以你可以尽量拿,只要注意到时间就好。」

  约翰点点头,正想转身走,仆妇拉住他。「喂,当家的,你拿了钱要往家里去,别再往赌坊里送,要不然,我可要和你翻脸了。」

  「知道了,罗罗唆唆!」约翰扯开了她的手,一心只想赶快去把钱拿到手。

  仆妇看这情形叹声气,摇摇头的往厨房走回去。她知道今晚别想能在家里见著他。

  约翰手上有了钥匙,自然没有问题大摇大摆的开了门,搜著卫里奥的行李。

  等在那儿的若洁,看得一清二楚。

  她丢了夏娃之後,在上海简直就寸步难行。不光话不会说,连自己身在何方都不知道。唯一的办法,她只能乖乖在这儿等,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再从那外国人身上拿回夏娃。

  也不知道是该怪自己运气太好,或是运气太差,她竟然看到有人光明正大的在偷窃他的东西。

  她该怎麽做?要不要去向他通风报信?想到自己是因他而失去夏娃,让外国人丢点东西似乎不为过。可是趁著别人不在,搜括他的东西,这种小偷行径,是若洁不齿的。

  要不要帮他这个忙呢?

  若洁慢慢地再接近那房门。门上留了道缝,她窥看进去。

  约翰正大发著脾气。「臭洋鬼子,一个皮箱这麽重,结果什麽都没有!穷鬼一个。」

  若洁看到小偷正在翻看著皮箱,没有发现她在窥看。她注意到门上的锁,是非常老旧的型,很容易可以破坏。她撕下裙沿的一小块布料。塞进了锁里面,然後用著她打扫的钥匙,将门反锁起来。当她落锁的喀嗒声一出,她听到隔著门传来脚步声,然後是愤怒的撼动钥匙,接下来门板巨烈的震动起来。

  「不错嘛!方若洁。想不到你也有这麽聪明的一天。」这下子,外国佬欠她一个人情,总该可以把夏娃还给她了吧!

  若洁脱下身上的工作服,决定去找那位自以为是的正义先生,让他自己来瞧瞧这件事。若洁边想边走,总觉得那名小偷有点似曾相识。可是她把这件事推到一旁,决定先解决外国佬再说。

  ☆☆☆

  「对不起,打搅一下。」若洁当然不会错看在餐厅里面,那头漆黑的发和宽大的肩。「我能坐下来吗?」

  停下在半空的汤匙,卫里奥看著这位不速之客。

  没有得到回答的若洁,自己一屁股就坐在他面前。「我要你还来我的宝石。」

  他恢复镇静与自制,继续喝著汤。

  「你听到了没有?我要拿回我的宝石。」

  他放下汤匙,以餐巾拭著嘴角。「那不过是个石头。」

  「是什麽不重要,我要你还给我。」若洁坚持道。

  「告诉我那颗石头究竟是什麽玩意儿?我明明看到的是红色会发光的宝石,为什麽一下子却又变成一颗黑色普通的石头?你怎麽会有那东西?」

  「你说太快了,我听不懂。」若洁告诉他。「我帮你捉到一个小偷,我要你还我宝石。」她伸出手。

  「你帮我什麽?」他似乎不相信。

  「你听到了,一个小偷。我正在等你回去,我看到有个小偷,我把门锁了,就这样,懂吗?」若洁一面比手,一面说。

  「老天!」他丢下餐巾,快步冲出了餐室。幸好他还记得扔下个钱币,若洁跟在他後面,帮他缴了钱,拿回剩下的零钱。

  当若洁爬回三褛,走回卫里奥的房门时,门已经是打开的状态。

  「小偷呢?」她走进去,看到他站在屋内中央,手中捏著一件衬衫。

  「他竟拿走了我的枪和我最好的衣服。」

  解读他的意思,若洁认为他是不相信竟有小偷敢拿他的东西。「那是你唯一掉的东西?那你应该庆幸了。起码,你没有更大的损失。小偷跑了吗?」若洁环顾四周,看到大敞的窗。「他不笨嘛!」

  「我真该怀疑你是不是和小偷同路的,我掉了东西,你却很高兴。」里奥的眼转回她身上说。

  「嘿!你拿了我宝石在先,我没有以牙还牙,你就该庆幸了。」若蒙说。

  「告诉我,小偷长什麽模样?」

  似乎她有这义务似的。「不高,黑头发,黄皮肤。很普通的模样。穿了件长袍。」

  「你说的模样,在外面有成千上万人。」

  「这里是中国啊,你还能怎麽期望?」

  「所以是个中国人偷了我的东西。」

  「应该是吧!除非有日本人或其他人假装成中国人的模样再来干小偷。我相信相反的情况比较有可能会发生。」若洁坦白的说。

  「你也是中国人。」

  「那又如何?」

  「你的同胞偷了我的东西,你起码能帮我找回他。我们去找警长。」

  「我相信这里没有「警长」。」若洁告诉他。

  里奥困难地消化了这句话。「没有警长,这里难道是无法无天的状态?」

  衙门的英文怎麽说?租界会有衙门吗?「你找经理来会比较快。」

  结果他当然找来经理。

  「先生,我替你联络巡捕房的人,他们很快会到。发生这种事,我们实在是相当抱歉。我想一定是新来的佣人打扫的时候没有注意门户,我会下去好好的责骂他们一番。」

  若洁耳尖,听出了他的意思,她扯扯经理的衣袖。「我就是新来的女佣。」

  是她发现窃贼的,经理不能任意加上罪名,他的脸面有点挂不住。「发生这种事,怎麽没有先来通知我?你害这位失生损失重大。」

  「你们的钥匙才该好好保管。」若洁一点也不认为是她的错误。

  经理脸红一阵白一阵。「为了表示对这件事的负责,你被开除了。」

  若洁睁大眼瞪著他。

  「我告退了。」经理藉口离去。

  真是好心没好报。若洁摇摇头。「这下我本赔大了,你害我丢了工作。」

  里奥目睹事情的所有经过。「我可以让他收回这项命令。」

  「算了,只要你还给我那颗……石头。」

  提起石头。「石头不在我的手上了,我想,经理可能扔了它。」

  「什么!」这回,变脸色的可是若洁了。

  「我不知道它对你会这麽重要。」

  杀了他无济於事,若洁巴不得以目光杀了他。「你怎麽可以这麽……」

  「我很抱歉。」

  抱歉在这状况中,一点帮助也没有。她现在真的完了,举目无亲,别说亲人了,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眼前就只有这个混帐的老外和她手中这点零钱。这钱还是他的!

  若洁把钱往他身上一扔。「你的臭零钱拿去!希望你的枪和衣服已经全被典当了!」她转身冲出房门。

  里奥真的觉得十分抱歉。小姑娘在转身前,已经眼泛泪光,看来那颗石头真的对她十分重要,否则她不会这样伤心。不知道她最後用中文说了什麽,但是地上的零钱,让他知道她不是个小偷,连这一、两毛钱都这麽注重的人,怎么会去窃取更大的财物。他想那颗石头是属於她的。

  这全都要怪自己的多管闲事。

  看她那扎著两束发辫,蓝布衣衫的模样,家境想必不好。他让她失去一份工作,他的良心让他不忍心就让她这样离去,他应该去追她。

  若洁不过奔到楼梯口两步,心里的气愤和怒火让她越想越不对。虽然这辈子她还没有向人讨回公平的举动,可是以前也没人对她这麽过分,连她父亲也还知道分寸。那外国人凭什么让她失去一切,却一点都不用付出代价!

  夏娃可是无价之宝。是他扔了它,间接的。

  对!她要去讨个公平!

  才转身,她便看到走出房间的卫里奥。她顶著全身的怒气,重重踩著脚步朝他行进。

  里奥看著那小姑娘像只爆发的小蛮牛走回来时,他不觉一愣。

  她走到他面前,以两根手指顶著他前胸。「我们还有话要讲,进去。」

  别问他为什麽,他真的照做了。他们一起走回了他的房间,若洁关上了房门。

  起初,她只是绕著房间踏步。里奥的惊讶过去後,他也在考虑著。

  「我承认是我的错误。我愿意给你一点弥补。我可以给你一点生活费什麽的,还有,如果你有什麽困难可以让我知道,我好帮助你。」在她绕行了好一阵後,他说:「我是很诚心的,我正要出去告诉你这件事。」

  「我不要生活费,我可不是乞丐。况且,光是钱也无法解决我的问题。」若洁说。因为钱是会花光的,万一到时花光了钱,她找谁负责去?

  「你有什麽问题?」

  「如果不是你弄丢了我的「夏娃」,我什麽问题也没有。」若洁在嘴巴中嘀咕。

  「你不要钱,也不说出你的难处。我该怎麽帮忙呢?」里奥交锁著眉头。

  「不用皱眉。我已经全想好了,我要跟定你。」

  「什麽是「跟定」我?你可以说得清楚些吗?」这是某种语言上的误差吧?

  若洁走到他面前。「我要一直跟著你,直到我找到「夏娃」,或者「夏娃」找到我。不然,就是我自己可以独自在上海生活为止。总之,在那之前,我要寸步不离的黏在你身边。这是你要付出的代价。」

  她绝对是在说笑。

  「不行!绝对不行。你一个小姑娘家……」

  「恕我打个岔。口口声声说我是小姑娘,你自己多大?我已经不小了。」

  「我一定比你大。」

  「是吗?」若洁嗤一声。

  挑战是不能被忽视的。「我已经二十七岁了!」

  「喔!是吗,先生。告诉你一个奇闻,我二十六岁了。」若洁得意地说。

  里奥怎麽也不相信她是二十六岁的女人。女人若是二十六岁,在他家乡早已经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哪里可能保持这麽苗条的身材。更别提脸上的皮肤还能保持她这般光滑幼嫩的模样,那双细白的手……「既然你已经二十六了,更应该知道道理,你、我怎么可能住在一起呢?」

  「我没有说要和你一起住。」若洁说:「我只是要跟著你。」

  「听著,姑娘。我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但是你的疯狂企图是不会成功的。我有很多要事要去做,我不是来上海观光的。而这些事里面,有些很危险,根本不适合女士。我最後再说一次,我给你一点……」

  若洁站到床上,这样她可以俯视他,让他听清楚。「不!你听著,我一个人在上海,人生路不熟,我完全不知道方向。而我并不想白白的拿钱,我可以当你的女佣、翻译,直到我可以独立了。明白吗?这是你应该对我负责的。」

  「你要找份工作是吗?」里奥马上觉得自己松口气。「我可以帮你找工作。只要我的翻译……约翰上哪儿去了?」

  他已经有翻译了,真遗憾。翻译,突然几个画面跳进她的记忆中,她想起面熟的一张脸,几句话,然後重叠到那个翻箱的身影。「喂!你的翻译先生是不是这个高度,这麽瘦小,牙齿黄黄的,眼睛眯眯的。」

  「嗯。」

  「可是……他就是我看到的小偷啊!」

  ☆☆☆

  亚当十分的生气。

  「你是怎麽判断的,怎麽会让自己被人发现,你应该一开始就装成一颗石头。」

  「太突然了。他一下子拿下我,我要是在当时变色,我很可能会给方小姐惹出一大堆麻烦。那人会把我当成妖怪或是宝物。」

  「现在可好。你被扔在地上,方小姐要怎么完成任务?更别提我们想捉到「惯窃凯文」了。」亚当叹气说:「你先把自己移转回来,我们看情形再说吧!」

  夏娃七号不太甘心这样作罢。

  「我想一定有方法的。」

  「这种情况,还有什麽方法?」

  夏娃观测一下。「我发现这里来来往往有许多的鸟类。如果我可以让其中一只吞下我,也许我可以操纵它的大脑,让它代替我寻找方小姐。」

  「动物脑波的控制技术尚未发展成熟,不要冒险使用。」

  「亚当,你判断一下,哪一种方式成功的机会大?你知道一旦我移转回去,就算你真能锁定方小姐的所在,她没有发现我,我们一样无法回到她身边。」

  夏娃是对的。毕竟,它们没手脚。

  「你有计画?」

  「称不上。我可以放出点果香,加上鲜艳的红色,也许会有效,希望有只笨鸟会把我吞进去。我得到准许的命令吗?」

  「好吧!去试试。」

  ☆☆☆

  卫里奥离开租界的警察公署,也就是巡捕房。手中多了一张海报,上面写著警告外侨的文字,大意是说,这位赵大昌专门假装通译先生,实际上是个小偷,强夺外侨的财物。已经有不少外侨报案过了。他的英文名字有许多个,最常用的是约翰、汤姆这类名字。

  「怎么样了?」若洁迎上前去。

  「队长说他们已经在注意他了,可能很快就能逮捕他归案。」里奥说:「在那之前,我最好祈祷他没有变卖了我的东西。」

  「唉!也只得这样了。」若洁弯个唇角说:「唯一在这麽糟糕的状况之下,你还有件值得高兴的事。」

  「是吗?」

  「你有我可以当翻译啊!」她说完,步履轻盈的走了。

  里奥在她的身後,慢慢的拉开了笑颜。

  这个中国小姑娘——不,中国老姑娘,倒是挺有趣的。姑且不提她那古怪的举动、奇怪的逻辑思想、那双乌溜灵动的眸子,光听她那口不标准的英文,就足够他笑上半天。只是,在目前的状况下,他也只有接受她当翻译了,不是吗?

  老实说,他并没有那麽排斥这件事。

  甚至一点也不勉强。

  即使是她硬闯进他生活里的——正巧在他洗澡时。

  管他的,他的生活已经开始一成不变,显得有点枯燥无味,可能这就是他所需要的一点小麻烦,一个有点疯疯癫癫的小女人。

  「嘿!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他喊住在前方的她。

  若洁停下脚,等他走上前来。「你可以称我「洁」。」

  「杰?那是男生的名字。」

  「不,那是我的名字。」若洁说:「你呢?先生。」

  「卫里奥。」

  「很高与认识你,卫先生。」若洁伸出手,原意是想和地交换友谊的握手。卫里奥却握著她的手,举高到唇边,印下一吻。她目瞪口呆。

  「我也是。」他放下她的手,说。

  若洁倏地嫣红了脸。二十世纪可没有人这样亲吻女人的手了。虽然她不得不承认那种举动,让她女人的心感到一阵很大的恭维。让她变得……很女人而且娘娘腔起来。更难堪的是,她知道这对他们是家常便饭。对他们来说,搂搂抱抱都是正常的。

  「你说过你不「认识」上海。那,你怎麽会来上海的?」他开口问。

  「一言难尽。「我是来找人的。

  里奥挑起一眉。「真巧。我也是。」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若洁说:「因为我搞丢那颗石头,我永远也找不到那位仁兄了。」

  「我很抱歉。那麽,你为什麽不回家呢?」

  「没有办法回去。」

  「是钱还是交通工具?」

  「都不是。唯一能让我回去的方法是死。」

  里奥闭上嘴。一位姑娘家怎麽能把「死」说得这麽简单容易?有些他认识的男人,还做不到这一点,而且她的口气这麽认真。可怜的杰,她一定是受到什麽严重的打击,可能和婚姻有关。想到那位不知名的人,让她变得这麽疯狂,他不禁火气上升。

  让他逮到,他会给他一顿好打。

  「你说你也是来找人?」若洁见他脸色难看,遂问道:「是仇人吗?」

  「不,是我一位好友。」

  是好友?脸色难看成那样?若洁在心中摇头,希望他没有仇人。「他住在哪里?」

  「他和我都住在美国,就在太平洋的另一端。那是个很遥远的国家。」

  「我是问,他现在在中国哪里?」

  「我不知道。我最後接到的一封信,说他在上海。他的母亲相当担心他,所以拜托我,这一趟到远东来时,顺便到上海来找他。」里奥拿出一个皮夹说:「这是他出国前刚照的相片。」

  相片是黑白的,而且很小一张。几乎看不清脸孔。「他看起来是个好人。」若洁只好含糊地说。

  幸好,里奥似乎没有注意。「他一直都是个温和的家伙,想当初他说要到东方来做生意,他母亲几乎心脏病发。奇怪的是,我从来没见过他意志那麽坚定过,即使伯母以死要胁,他也非出发不可。」

  「他来多久了?」

  「大约快两年了。听说一切都还蛮顺利的,直到几个月前,突然断了音讯。」里奥说:「我听到一些传闻,他似乎和这里的贵族有点争执,惹了麻烦。」

  贵族?若洁猜测大概是那些王爷、格格、两广总督之类的吧?问题是……现在这些人还有权利吗?在上海,连吹来的风都在说著:天要变了。若洁相信再过个一、两年,便会是国民政府的天下。她还在想著,如果能在路上碰见国父的话,她也许会兴奋得昏倒呢!

  「听起来不像很温和嘛!」惹麻烦和温和两字似乎凑不上边。

  「那正是我担心的。」里奥承认。「以往他惹的麻烦不够多,他没有处理麻烦的经验。不像我,我习惯「麻烦」了。」

  「你很会惹麻烦?」

  「从我是个小孩开始。」他说。

  若洁相信这可证明他不是个脾气温和的人。「你小时候像什麽样?」

  「像普通的小男孩啊!」

  全身上下,她怎么找也找不出「普通」这两个字。他太炫了,将自己的所有力量蕴在眉宇及一举一动之间,难怪有人找他麻烦。他象徵「超级大麻烦」。

  「不相信我?」他笑。「我小时候长得不可爱,又一副倔脾气,长大後也差不多,只是我现在比较高也比较壮而已。所以,我是个普通的人。」

  「加上有点好管闲事。」若洁提醒他。

  「喔!这一点,我很抱歉。我只是习惯替人处理这类事情了,我是家里的老大,又掌管船运,一年跑几趟船也是当船长,每个人都自然的找我处理事情当裁判。我承认我管事管多成了自然,我喜欢在事情变得棘手前处理掉它们。」

  若洁起码明白他命令的口吻,理所当然的主持正义是从何而来的。「嗯哼。」

  「你的事可能是我失败的一次经验吧!」

  「不会的。只要你乖乖收留我,付我吃住及薪水,事情并不太糟。」管他什么「惯窃凯文」,二十二世纪的他们,自求多福吧!

  「是啊!事情也许并不糟。」

  ☆☆☆

  笨鸟,过来啊!夏娃在地上闪灿著她红宝石的光彩。这是今晚第二十二只鸟儿了。每一只贪吃的鸟儿总在她身旁徘徊。

  有几次,她几乎要成功了。偏偏它们咬在嘴中,就是不肯吞下去。

  叼了半天,折腾她漂亮的外表一番,然後丢下她又走了。

  夏娃快气炸了。

  想到她漂亮处理过的切面,现在一定布满了刮痕。

  「咕……咕。」一只珠圆玉润的鸽子降落在她正前方。

  她马上重新燃起希望,鸟儿!咕咕,过来呀!

  那只小母鸽好奇的跳过来,骨碌碌的眼睛盯著她。

  咕咕,有好吃的哟,快过来。

  「咕……咕。」鸽子绕著她的圈子越来越小,它一步步的靠近。

  「快过来!甜心。」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鸽子的冒险。它受惊吓的飞走了。

  该死的运气,夏娃无奈的看著它高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