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我来就郎艾维总裁好独裁萧宣爱情公寓1汪远 韦正长空剑诀步非烟喜气洋洋

返回顶部

  一阵电铃声打断了原本在沉思灵学大师的话的紫澄。

  才开门,紫澄的视线便被两张票给挡住了。

  “炎哲。”来人终于开口了。

  “芊芊?”紫澄看着她感到有些意外。“你怎么会知道我住在这儿?”紫澄听到耳畔的炎哲不断地否认给过芊芊他的地址。

  “哼!还说呢?”芋芋发着娇嗔,“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打听出你住的地方的。浩天他们都不肯告诉我,你说他们过不过份嘛!”芊芊不依地赖进紫澄的怀里。

  紫澄却不悦地拉开了她和芊芊的距离,“你打听我的住址干嘛?我不是说过我有婚约了吗?”她记得她曾经很慎重地告诉过芊芊:“他”是个有婚约的人,不会接受芊芊的纠缠的。

  但芊芊却刻意地忽略紫澄语气中的不悦,“人家是特地来邀请你,参加我的生日宴会的。”她将方才遮住紫澄视线的两张纸,塞在紫澄的手中,解释着自己的来意。

  可是紫澄却看也不看地,便压下了芊芊扬起的手,对芊芊说:“为什么要邀请我?你曾经说过只要我一结婚,你就会放弃我的。”紫澄的神情严肃。“可是看来,你说话并不算话喔!”

  不料,芊芊像早知道紫澄会做如此回答似的,她不慌不忙地接道:“我只说“只要你一天不走进礼堂,我就一天不放弃”。可是我可没说你进了礼堂之后,我就会放弃你哦!记得吗?我说过“我要定你了!””她扬起得意的笑容,钻自己曾说过的话的漏洞。

  “你……”紫灯不敢相信世界上竟有这么不知羞耻的女人?“我劝你最好快点死心吧!没有用的,我不可能会对你动心的,我很爱我的老婆,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的。”紫澄说的义正词严。

  没想到她的这一番话,却意来芊芊的一阵讪笑:“拜托!哪个男人不会偷腥,只要你是男人,就永远躲不过“美人关”,不过你放心,只要你口风紧,她根本永远不会知道。”芊芊不屑紫澄的言词。

  看来这个女人是势在必得,紫澄为了芊芊的决心,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她只好下起逐客令。“请你出去吧!以后别再来烦我!”紫澄显得毫不留情,“还有,这两张票也请你拿回去吧!我相信一定有很多男人挤破头想得到它,就别浪费在我身上了吧!”她将票塞回芊芊的手中。

  这下芊芊只得赶紧换回天使般的面孔:“别这样!我刚刚只是和你开个小玩笑。”她敛起了方才一脸鄙夷的神色,“你也看到了,这里有两张票,就是为了邀请你和那个能幸运和你结为连理的老婆的。”芊芊眼见紫澄的神色稍微和缓,才继续又道:“我知道你们都忙,一直还没时间去渡蜜月,所以我想,不如你就当这是和夫人的蜜月之旅不就得了?”芊芊为了要邀请炎哲,可是费了一番苦心打听炎哲和文心的情况的。

  “蜜月旅行?”紫澄心中打了好大一个问号?她不相信芊芊竟会如此善意,她觉得事情必定没那么简单。

  “是啊!蜜月旅行。”芊芊赶紧再搭腔。“我在我的游艇上开宴会,会出海去,到时可以见到难得一见的景致,相信嫂子一定会很喜欢的。”

  “难道你没任何企图?”紫澄才不相信呢!

  “我有什么企图?”芊芊扬起了嘴角,“我只是当你是朋友才会邀请你,你都已经结婚了,我还能对你有什么企图?”

  “这……”紫澄仍是犹豫不决,她不确定是否该答应芊芊,本想问问炎哲的意见,无奈芊芊就近在咫尺,无论她如何压低音量,必定会被芊芊听见,到时可就很难解释了。

  “怎么?担心嫂子会生气?”芊芊看出了紫澄的踌躇,“难道结了婚的人就没有权利有异性朋友吗?”这虽然是个问句,但紫澄知道这是芊芊给她的提示。

  “她说得没错,你就当是跟文心的蜜月,答应她吧!”炎哲这时可终于开口了,“她和文心是同类的,也是那种不达目的不会放手的女人。”炎哲的口中有些的无奈。

  “好,我答应你,”反正紫澄自己也很想去玩玩,“可是我可要事先警告你,不要想打什么歪脑筋,否则到时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这种话还是得先说明。

  “放心吧!我不会吃了你的。”芊芊露出了得意却矫柔的笑容。

  ★★★

  “哇!游艇耶!”文心兴奋地捉着紫澄又叫又跳的。

  “小心哪!”见文心快乐的样子,紫澄庆幸自己没做错决定。

  才踏上甲板,芊芊便已迎上前来:“炎哲,你来啦?”她转向一旁看见文心,“这位想必就是嫂子了吧!果然是出水芙蓉,难怪炎哲能心如止水,对其他女人都看不上眼。”

  一向对自己长相没什么信心的文心,一听见芊芊的赞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人家芊芊是个貌如牡丹的大美人,从她的口中被称赞,对文心而言,那是最棒的赞美了。

  芊芊一出场,就已掳获了文心的心了,“炎哲,这就是你说的那位朋友吗?当模特儿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对于文心的赞美,芊芊反而没有什么多大的情绪波动,因为她早已经习惯了,“我叫芊芊。”芊芊大方地介绍自己。

  “你好,我是炎哲的老婆,我叫文心,谢谢你刚才的赞美,也谢谢你招待我们上来玩。”文心从皮包中拿出一个小礼盒,“但是我和炎哲所挑选的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何必这么客气呢?我才该谢谢你们肯赏光呢!最重要的是大家玩得尽兴就好。”芊芊收下了礼盒,依然展现着迷人的笑容。“那你们请便,我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没关系,你忙!”

  才这么短短的几分钟内,文心就已被芊芊收服了。“炎哲,芊芊真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女孩,她一点都不像一般高高在上的模特儿,有股骄气。”文心拉着紫澄说着芊芊的好话。

  “你啊!太容易被人收买了!”紫澄忍不住提醒文心,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芊芊的那抹笑容背后不怀好意。

  不过,文心却不这么认为,“你啊!疑心病太重了。”她学着紫澄的口气反稽回去。

  “是吗?希望如此。”紫澄若有所思地望着芊芊背影喃道。她努力压制自己心中那份莫名的不安。

  基本上,一整天,芊芊都还对文心挺客气的,也很安份地,没对紫澄露出任何有企图的样子,这才叫紫澄放下了心,“吁!也许真是我太多心了。”她笑自己的疑心。

  “炎哲,嫂子,来,我敬你们一杯,你们结婚那天我没有到,这就当是我迟来的祝福,也算我谢谢你们,今天肯赏脸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芊芊带着笑意,领着一个侍者,端着三杯鸡尾酒来到紫澄及文心的面前,她先端起了一杯酒,带着笑意等待紫澄及文心的动作。

  “你别这么客气,我才该谢谢你邀请我们上来玩,这儿的风景真好。”文心由衷地感谢芊芊,要不是她的邀约,老实说,她和炎哲平常各忙各的,根本难得有时间好好地聚一聚,刚好可以藉着这个机会拉进夫妻之间的距离。

  “芊芊,祝你生日快乐!”紫澄也很由衷地祝福着芊芊,平常她虽是滴酒不沾,但既然是雒尾酒,自是无任何妨碍。

  “炎哲,待会儿舞会的第一支舞,可不可以请你和我一起跳?”芊芊柔媚百态的询问紫澄,“嗯,当然要文心不介意才好。”她转头望向文心矫情地问道:“可以吗?”

  “我当然不介意啦!跳只舞而已嘛!”文心表现的相当大方。

  但紫澄却拒绝了她们的决定,“你还是再找其他人吧!”两个女人跳舞?太奇怪了吧!虽然外人看不出来,但紫澄仍是无法忘记自己是个女儿身,即使她已扮演“炎哲”这个角色好久了。

  听到紫澄的拒绝,芊芊黯下了神色,她显得相当失望且难堪。

  早已将芊芊视为好友的文心,看在眼里自是不忍,她开口替芊芊说话:“炎哲,别那么死板嘛,只不过是一支舞罢了,何必拒绝人家呢?”文心挽着紫澄的手娇道:“第一支舞耶!那是多大的荣幸啊!有多少男人想和芊芊跳,芊芊都还看不上眼呢!只有你这个傻瓜竟然拒绝?要是让其他男人知道,我肯定你下不了这艘游艇。”文心半哄半开玩笑地说道。

  紫澄纳闷地看着文心,她露出了一抹难解的笑容:“你这么想跳,那我把机会让给你好了。”

  紫澄这样的玩笑话,听在文心的耳里更加为芊芊不忍,她觉得这样的话很伤人,“喂!你怎么这样说话啊!”她用力捶了一下紫澄的上臂,“我们两个女人跳什么舞!讲这种话太伤人了吧!”文心义正词严地为芊芊抱不平。

  “文心,算了啦!”芊芊神色黯然地制止文心再说下去,“既然炎哲不想跳就别再勉强他了。”说完,她苦着脸正打算转身离去。

  文心却更快一步地拦住了芊芊,“你先别走,谁说炎哲不想跳,告诉你,他这个人就是这种个性,嘴巴上说不跳,其实心里想跳的要命!放心吧!他会和你跳第一支舞的。”文心打着包票说着。

  “文心……”又来了,紫澄不禁暗自叫苦,文心那股不容人拒绝的脾气又上来了。

  而文心根本不让紫澄有再开口说什么的机会,“对不对?炎哲?”她直接冲着紫澄甜甜地一笑问道。

  “这……”紫澄感到相当无奈,文心也知道两个女人跳舞很奇怪,却偏硬要她和芊芊共舞?

  “算了吧!你就认了,又不能向文心说你是个女人?”炎哲仿佛知道紫澄心中在想什么,他适时开口安慰紫澄,“你只好答应她罗!”

  见紫澄的沉默,文心不依地娇道:“怎么样嘛!答不答应嘛!”

  “唉!”紫澄先是叹了一口,为了她的无奈,也为了吊吊文心和芊芊的胃口,“既然我的老婆大人都这么说了,我还有说“不”的权利吗?”

  “当然……没有!”文心调皮地回应着紫澄。

  音乐缓缓响起,在文心的“监视”之下,紫澄只好执着芊芊的手,优雅地步入舞池。众人见两人的翩翩模样,莫不为这对金童玉女喝采。芊芊扬着胜利的笑容,接受大家的目光。

  就在紫澄正专心地与芊芊共舞之际,一阵骚动打断了这幅美好的画面。

  紫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她还未发现骚动来源时,炎哲已出声提醒她:

  “是文心!”

  文心!紫澄立刻飞奔至众人围观处。

  只见文心面色惨白地倒在地。

  “文心!”紫澄慌张地嚷着。她一把抱起文心,便直往卧房狂奔而去。她转过头对芊芊道:“麻烦你找个医生来好吗?”

  奔进房里的紫澄,轻柔地将文心放置床上,她无限关怀地轻抚文心的额头,“别担心,有我在,我决不会让你出事的。”她低喃地发誓。

  她站起身,忙张罗着水,毛巾等物,她不知道待会儿医生来时会不会需要,她只是想趁着医生未来前先找些事情来做,否则要她那么无助地望着文心,她会不知所措的。

  “炎哲。”芊芊出现在房门。

  “医生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不要告诉我这船上没有医生。”紫澄紧张地问道。“不可能的,船上总会有个医生以防万一发生什么事好备用的吧!”她紧瞅着芊芊直问。

  但芋芋却堆上一脸的无辜,“医生不晓得现在人在哪?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一找到就会马上带来这,你放心,不要紧张。”芊芊缜定地安抚紫澄。

  “我怎么可能不紧张?”紫澄慌乱地道,她轻扶着感到些晕眩的头:“我……我不准……不准文心出……出事。”她觉得自己的头愈来愈重,重心也愈来愈不稳。她跟跄了一下,便跌坐在地。

  “炎哲,你没事吧?”芊芊见状,赶紧上前扶着紫澄。

  “我的头……我的头好重,我好难过………我……”紫澄痛苦的无法完整地将话说完。

  “炎哲……”

  “你……你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紫澄直觉事情一定和芊芊脱不了干系,她努力让自己清醒好质问芊芊,可惜,她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没做什么,只是给你们一人一颗药而已……”

  这是紫澄在失去知觉前最后所听到的一句话。

  ★★★

  才一睁开眼,紫澄便只见一室的黑暗。

  “这里是哪儿?我在哪里?”紫灯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恐惧地问,“炎哲,你在吗?你在哪里?我又在哪里?”她颤抖着声音无助而彷徨地求救。

  只是仍是空荡荡的黑暗回答她。

  “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儿?”她忍不住地哭了出来。

  隐约中,紫澄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唤:“紫澄,你没事吧!”

  是炎哲!紫澄忙回答道:“炎哲,我没事,这儿是哪里?为什么会这么黑,我什么都看不到,我好伯!”她急忙地求救。

  可是显然炎哲没听见紫澄的呼喊,他迳自慌张地道:“紫澄,你别吓我,张开眼睛看看我,告诉我你没事。”

  “炎哲,我在这儿,我人在这里。”紫澄崩溃地喊着。

  炎哲继续道:“紫澄,快醒醒,事情不好了,你快醒醒啊!再睡下去你就要大祸临头了!”炎哲的声音中也传递着慌张与不安。

  “出了什么事?炎哲,你别吓我啊!”由于和炎哲都是透过声音的交流,紫澄已经很擅长从炎哲的声音中采取消息。她知道炎哲平时是不会这么焦躁不安的。

  “紫澄,快醒醒,不要让芊芊的奸计得逞。”炎哲不断地摧促,“快啊!我求你,就算是为了我也为了你自己,别再闭着眼睛了好吗?”

  “芊芊?芊芊她怎么了?对了,炎哲,能不能告诉我文心她怎么样?她有没有事?她好点没?”一连串紫澄所挂心的问题,让紫澄也忘了自己原本的焦虑。

  “可恶!”炎哲低咒了一声,“紫澄,你快点醒一醒,我命令你,现在立刻醒来。我不准你就这么离开我。”

  随着炎哲的话,紫澄隐约感到脸颊滚汤,似乎被人打了一巴掌的感觉。“炎哲!你打我?你竟然趁机欺负我?”紫澄有股虎落平阳的感觉。

  但随着这股灼热感,紫澄竟察觉在不远的前方有一抹白光,紫澄没得选择,与其继续处在不知何地的黑暗,倒不如循着那道白光前进,或许会有些奇迹发生。

  ★★★

  一道刺眼的光线,射进紫澄的双瞳,紫澄下意识地别过了头。

  “紫澄,你终于醒了。”炎哲的声音,由焦虑转为喜悦。

  可是紫澄可没炎哲那么好心情,“你刚才为什么打我?又为什么我一直向你求救,你都不理我?”她生气地质问。

  “你听得到我,也感觉到我拍你的脸了?”炎哲以篇她完全没了知觉,才如此心慌,看来是白忙了一场,不过紫澄能及时醒来才是最重要的。

  “好了,别再磨菇了。快穿上衣服吧!否则待会文心看到会误会的。”他急忙忙地催促道。

  “你在说什么啊!误会什么啊!”紫澄完全没法进入状况。

  “唔……”一阵低哝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紫澄一转头,却赫然发现芊芊竟全裸地躺在她旁边?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紫澄张大了眼质问芊芊。“又……又为什么会…………一丝不挂?”

  没想到,芊芊却低头娇笑,“炎哲,你好坏哦。”她撒娇地轻捶紫澄,“怎么做过的事竟然这么快都忘了?”她羞怯地再道:“我怎么会在这里,问你最清楚不过了,不是吗?”

  “这是怎么一回事?”紫澄再转过头,向炎哲方才出声的方向询问,她确定炎哲一定知道。

  “你被她陷害了啦!”炎哲没好气地答道。

  “什么?”她又猛一个转身,恶狠狠地瞪着一旁害羞的芊芊,“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已经跟你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手?”她好生气好生气,恨不得能将芊芊的脖子一个劲地扭下。

  “炎哲,你在说什么?”芊芊张着无辜却也气愤的脸,望向紫澄,“难道你想赖帐?”

  “我赖什么帐?”紫澄提高了音量,“我和你之间是清清白白的,什么都没

  发生,我要赖什么帐?”她伸出食指凶恶地指向芊芊,“你不要以为你使出这么恶劣的手段,我就会低头,告诉你,不…可…能!”她几乎是把话说绝。

  “什么叫做清清白白,刚才明明是你把我拉进来,现在却说我使手段?”芊芊一脸的受委屈,“怎么吃完了,想拍拍屁股就走人?我告诉你,没那么简单!”芊芊也说下了重话。

  “我刚刚到底做了什么?”紫澄这个问题问炎哲,也问芊芊。

  “你什么都没做,睡沉得像死猪一样。”炎哲答。

  “你什么都做了,还口口声声说你爱我。”芊芊却是如此回答。

  虽然两人的回答不同,但紫澄却很清楚地知道该相信谁,不过她倒很佩服芊芊的演技,简页让人分不清是真是假。

  “芊芊,你太让我失望了,”紫澄难过地摇摇头,“我以为你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本来我还想我们应该可以当很好的朋友的,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谁要和你做朋友?”芊芊不屑地说,“我才不相信男人与女人之间会有纯友谊的存在。”

  “紫澄,别和她说这么多了,她是故意在拖延时间的,别上她的当!”炎哲看这两个女人争得口沫横飞,知道芊芊的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快叫她穿好衣服,你自己也快点穿回衣服离开,否则待会儿文心进来看到,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文心?”一提到文心,紫澄这下也终于明白芊芊的计谋了,“我现在没那么多闻功夫和你在这边演闹剧,我要回房去看文心了。”

  “你不能走。”但芊芊却很使劲地拉住了紫澄,不让她能有所举动。紫澄本想挣扎,偏偏这时房门被打开了,出现的正是紫澄此时最最不想见的文心。

  “你不用来看我了,这儿不是很舒服吗?美人在怀,何必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呢?”文心红着眼眶,哽咽地说着。

  “文心,你误会了,你听我解释啊,”紫澄急忙甩开芊芊囚禁她的手。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亲眼看到你们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你还想解释什么?”长这么大,文心第一次感受到背叛的滋味。

  “不是的,这一切都是芊芊在搞鬼,是她下药迷昏我们,好让我们跳进圈套,你可千万不能中计啊!我和她真的是清白的,你一定要相信我。”紫澄忙不迭地解释箸。

  可是文心却捂住了耳,不愿再听紫澄的只字片语。“我不要听,我什么都不要听。我都看到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承认?”文心觉得好难过。她不想再站在这个房间接受污辱,她一转身,便奔得不见人影。

  “文心……”紫澄努力地喊着。

  “她不会听你解释的。”芊芊这下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她悠哉而无谓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你……你太卑鄙了。”紫澄捉起了衣服,胡乱地套上,“我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的,你给我记住,有机会我再来找你算帐。”她抛下了这么一句,便不浪费时间地冲出去追文心。

  ★★★

  “文心,你听我解释嘛!”紫澄在她和文心的房间里找到了文心,“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

  “我说了,我不想听。”文心狠心地不让紫澄解释,忙着整理行李的手从没停下来过。她爱炎哲,为了他,她什么都愿意做。但,他背叛的事实令她不得不告诉自己:绝不能心软!

  “文心,我们认识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为人吗?”

  “不要提醒我我们认识了多久?”文心像听到了什么不堪入耳的话般地震了一下,“那只会更让我觉得自己的愚蠢。认识了这么久,竟还看不出炎哲的面目,让文心觉得难堪。

  “文心,你不要这样子,”紫澄走上前拉住文心的手,不让她再整理行李,“你方才看到的一切都是芊芊一手策划的。你千万不能相信,你一相信,就等于中了芊芊的计谋了。”

  文心用力地甩开了紫澄的手,歇斯底里地喊:“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做错事情?旦被揭穿,就只会将责任推给别人,从来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文心痛心地宣告:“谢炎哲,算我看错了你,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别再来烦我了。”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啊!”紫澄用力地将文心扳过身来正视她,“什么叫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们可是夫妻耶!”

  “对不起!”文心软而无力地垂坐在床上,“我高攀不起。”

  “文心……”同是女人,紫澄感受得出文心说这句话时的心痛。而她,身为文心最好的朋友,自然是感同身受。

  “我以为你带我上船是为了要给我一个惊喜,以补我们没有过蜜月旅行的遗憾,”文心平静而轻柔地说,“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只是为了好接近芊芊?”她摇摇头,“那你又而必带我来呢?,自己一个人来不是更自在吗?”

  “文心,你相信我,我对芊芊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是被……”

  “够了!够了!”文心呐喊地捂住了耳朵,“我已经听够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谎言,”终于,文心泪水忍不住地滑落了下来,“你以为你能一手遮天吗?你以为你的谎言永远不会被拆穿吗?”

  文心不愿再让紫澄看到她狼狈的模样,她甩开了紫澄,冲出房间。

  “文心……”

  “快追,别让她有机会做傻事!”炎哲开口提醒。

  不待炎哲的提醒,紫澄早已跟上文心的步伐。

  “不要再跟着我了,”文心发觉了紫澄跟随在后,“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文心凄厉地喊道。

  “文心,别这样,给我个机会解释。”紫澄才不让文心独处。

  “不听不听不听,”文心狠狠地拒绝,“我不要再听你的任何谎言,走开!别来烦我。”文心胡乱地挥着手。

  “唉唷!我还想是谁呢?怎么会这么吵呢?原来是有人在这寻死寻活的啊!”芊芊的声音突然出现打断了她两的“沟通”。

  “芊芊,你别再来搅局了。”紫澄警告着。

  “别这得那么难听嘛!什么搅局,我只是来劝劝文心的。”芊芊丝毫不理会紫澄的胁迫,“我说文心啊!男人嘛!那一个人不是偶尔偷腥的,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啊!你啊!应该想开点,不要约束炎哲,否则小心炎哲一个不高兴,你的谢夫人可就当不成了罗!”芊芊煽风点火地说。

  “芊芊,你……”文心更感痛心了,她以为背叛她的只有炎哲一人,没想到芊芊的这番话更是狠狠地刺伤了她。“好,你们都在逼我是吗?既然我的存在会造成你们这么大的障碍,那我就成全你们,我消失好了,我要你们从此以后永远活在罪恶感中!”说完,文心一个转身,便在众人来不及阻止的情形下跳入了海面。

  “文心……”文心的举动吓坏了所有的人。

  “这下子可称了你的心了吧!我告诉你,要是文心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会拿你去跟她抵命的。”紫澄恶狠狠地对一旁同样吓坏的芊芊说。

  说完,她忙不迭地跟着跳进海里,她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救回文心。

  而未料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一步的芊芊也吓坏了,她忙嚷道:“快去叫医生来,还有,快去叫船长把船靠岸,快!”她慌张地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