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再生缘岑凯伦江湖一担皮李凉血剑残魂丹云在东莞(80后----睡在东莞)

返回顶部

  “文心,你不会有事的,你放心,有我在这儿,你不会有事的。”紫澄紧随着移动的病床,不断地和文心说话。

  “炎哲,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弄成这个样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芊芊带着歉意亦紧跟着病床移动。

  “你走开,我不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我警告你,要是文心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和你善罢干休!”紫澄狠狠地推开芊芊,气愤地说。

  “炎哲……”芊芊真的是诚意地在道歉,她只想让炎哲和文心失和,并不想闹出人命。她心中也不希望文心出事,更不希望炎哲因此就认为她是个心肠狠毒的女人。

  “滚!”紫澄再次用力地推开芊芊,她根本不想再多听芊芊的解释,她毫不留情面地撵走芊芊。

  “对不起!先生,你不能进去,请你在门外等吧,”到了急诊室的门口,一位护士小姐拦住了紫澄的步伐。

  “可是,我是她先生,不能通容吗?”紫澄不放心文心一人,想进去陪着她。

  “抱歉,你在的话可能会妨碍医生的诊治,还是请你在外头等吧!”

  紫澄站在急诊室的外头不断地来回跺步,一颗心悬在空中,紧揪着急诊室内的文心,迟迟无法踏实。

  突然,“唔……”紫澄的心头感到一阵剧痛,她抱着胸口难过地呼吸着。

  “紫……紫澄,”炎哲痛苦的声音也传进了紫澄的耳朵,“我……我的胸口好痛,我……我快不能呼吸了。”

  “我也是,怎……怎么会这样呢?”紫澄不解,用了炎哲的身体那么久,还从未发生两人有相同感应的情况,怎么会在此时,两人的胸口同时紧揪了起来。

  紫澄甚至感受得到一股强大的拉力在扯动着她,仿佛想将她就此硬生生地,从炎哲的身体中强拉出来,那样强烈的拉扯所带来的痛楚,是紫澄弱小的灵体所不能承受的,她几乎无助地想狂嚷。

  “难道………”

  两人在此时同时想起灵学大师说的“灵体波长”,难道此时他两的波长合而为一了?那……

  “走,快去你的病房!”炎哲几乎是以着命令的口吻道。

  该说是巧合还是命运?文心被送来的这家医院,正好就是当初紫澄和炎哲发生车祸之后所来的医院。只是紫澄的病房在五楼,急诊室在一楼。

  这样的情况之下,紫澄也知道要尽早到自己身体边,但她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她难过地弯下了身,动不了分毫。

  “我………我走不动。”紫澄难过的说。

  “不行,你要加油,也许,这是我们能换回各自的身体的唯一机会。”炎哲忍着自己的痛苦,努力地为紫澄打气。

  “我……”

  “你不是想换回身体很久了吗?现在眼看就快成功了,难道你就要这么放弃吗?那你永远住在我的身体里好了,反正我当个没人看着摸着的灵体,当的也很逍遥自在,并不急着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喔!”炎哲眼看用励的不行,只好试试激将法。

  不管是激将法成功了,或是紫澄自己克服了自己的痛,她举着困难的步伐往自己病房的方向前进。

  终于,原本两分钟的路被她以七分钟的时间走完,来到了自己的病房,紫澄几乎是用力地趴向自己的躯壳。

  “现在呢?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紫澄喘着大气,努力让自己说的话平稳,只可惜胸口快要被撕裂的痛楚让她毫无头绪,“要如何才能换回我们自己的身体呢?”她问着炎哲。

  “老实说,我不知道。”炎哲倒是挺诚实的,“灵学大师只说当我们波长一致时,有机会交换回我们的身体,但他又没教我们如何换?”

  “那,该死的,那你叫我回来干嘛!”一想到自己如此千辛万苦地“爬”回

  来,就是为了要换回身体,一向最重形象的她连“爬”来的路上,都已不在乎旁人侧目的眼光,这时炎哲却说不知如何换回身体,她不禁要对着空气大发脾气了。

  “我……唔……”炎哲本想道歉的声音,被一阵痛给打断了。

  “炎哲,你没事吧?”紫澄亦努力忍着痛关心着炎哲。

  可是她的知觉,却在一阵难忍的头疼中晕了过去。

  “喂!你醒一醒啊!”紫薇毫不客气地,用力摇着趴在紫澄身体上的“紫澄”,“喂!你在这儿干嘛!文心姐来找你了。”

  “嗯,”在紫薇这么用力地摇晃之下,睡得再沉的人也不可能再睡得下去了,“怎么回事,不要吵我。”紫澄不甘被吵,不耐地说。

  “谢——炎哲!”文心即将要爆发的火气正努力地在克制着。

  一听到文心那饱含怒意的声音,紫澄终于让自己以最迅速的速度清醒过来,“文心,你没事啦!”紫澄见文心完好如初地站在自己面前,她迎上前是又惊又喜。

  “托你的福!”文心眯着眼不满的说,相较于紫澄的愉悦,文心可就显得冷淡多了。“暂时还死不了。”

  “你真的没事了吗?”紫澄兴奋地转着文心打量,“医生有没有说什么你该注意的事?你可真是吓坏我了。”紫澄一个劲地说着,完全没注意文心脸上的怒意。“怎么可以那样毫无安全装备地跳进海里呢?要你真出了什么事,你要我怎么跟死去的伯母交代。”

  “医生交代我,不宜再和一个三番两次惹我生气的男人,再生活在一起。”文心冷冷的说。

  “你在说什么啊!医生哪管这种事?”紫澄仍未察觉文心的不对劲。“别开玩笑了,到底你有没有什么事情啊?”

  文心不理会紫澄的关怀,反而没头没脑地问了紫澄一句。“炎哲,你到底怎么了?”见紫澄老是听不出她的言下之意,她是再也忍不住而单刀直入地问了。

  “我怎么了?嗯,”紫澄愣了一会儿,在心中猜测着文心到底在说些什么?难道是方才她趴在自己身上一事?“嗯,我只是太累了,才不小心小眯了一会儿!”她自认回答的相当完美,没有一丝一毫得以质疑的地方。

  “是吗?”文心黯下了神色,“那你为什么会在这儿休息?”她又问。

  “因为我看到这儿正好有一张椅子,可以让我坐一下,所以……”

  这一次,文心不再等紫澄说完,“正好?你的谎言编得太夸张了吧?”文心

  红了眼眶,“这里是五楼,我人却在一楼,如果你真的关心我,在乎我,你应该是在一楼守着我,而不是跑来五楼趴在紫澄的身旁。”文心边说眼泪边不停地滑落。

  “我……我只是想既然是同一家医院,我就顺便来看看紫澄,看她有没有好一点,然后却因体力不支而趴了一会儿,你要相信我。”紫澄才刚清醒,尚未想清楚理由便胡说一通。

  “我怎么相信你?”文心侧着头,难过地望向紫澄,“你和紫澄跟本不认识,你没有理由这么关心她?我……”本来文心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她突然停口了,“算了,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反正你对我永远是满口的谎言,再说下去,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我听烦了,不想再听了。”

  “文、心……”紫澄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或许紫澄说得对,你并不爱我,发我只是种责任,甚至真是你有什么隐疾之类的,因为结婚这些日子以来,你甚至碰都不碰我?不过,一切都将已经与我无关了,炎哲,”文心的语气突然变得异常的严肃,“也许,我们之间的闹剧应该告一段落了吧!”她知道炎哲听得懂她在说什么。

  “不行,”在一旁的紫薇还一头露水的时候,紫澄已断然地拒绝了,“我绝对不答应和你离婚,文心,你别这样,”紫澄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相信我,再给我几天的时间,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你能接受的解释的。”这下得快点找到换回身体的方法,否则误会肯定会越来越深,而她却一点解决能力也没有。

  “不要!不要!”文心激动地大嚷:“再给你时间去想一个更能说服我的理由吗?那不又是另一个诱言而已?”文心第一次觉得自己做人这么失败,“为什么你总是不愿意和我说实话呢?”

  “不是我不说,我曾试着告诉你,可是,你却听不进去啊!”紫澄好气,这样的情况又不是她所愿意的。

  文心低下了头,手术后的她,不适合再如此用气过度,“都无所谓了,总之,我们之间是没办法再一起过生活了,就这样结束吧!”说完,她再也不让紫澄有任何开口反驳的机会,转身离去。

  “文心……”紫澄大娘,她知道,任凭她喊破了喉咙,文心也不会再回头了。

  她颓然地坐在病床旁的椅子,“紫澄,我该怎么办?”她望向自己毫无生气的躯体。

  “嗯,”一旁的紫薇犹豫地不知该不该开口,毕竟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旁人最好别插手,只是她和文心的交情也不错,今天他两的口舌之争又是为了紫澄,因此她总认为自己该为文心做些什么,“我是不知道你和文心姐之间究竟发生了么事,但这次你是真的做得太过份了,也难怪文心姐会如此生气。”

  “我到底做了什么?”紫澄一点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知道你很关心姐姐,常常会偷偷地来探望她,”紫薇平静地说着,这些日子,一切她都看在眼底,“但你再怎么关心姐姐也该有个分寸啊!平常没什么重要的事,你来看看她也就算了,但今天你自己的老婆人躺在急诊室,你竟然不是在那守着她,反而跑来这儿,文心姐会生气也是人之常情啊,”紫薇分析的头头是道。

  “紫薇,你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毛毛躁躁的小丫头了。”紫澄静静地看着紫薇颇有感触地说。

  “以前什么事都有姐姐替我照料好,我只要把书念好,其它的就什么都不用

  操心,现在姐姐变成这样,我只好自己独立起来,否则谁来照顾姐姐呢?”紫薇说得有些心伤。

  “那你自己呢?书念得怎么样了?”紫澄没忘记自己的妹妹是个准联考生,她的炉业自是紫澄最放不下心的问题。

  “还好啦!”紫薇有些尴尬地说,为了照顾紫澄,她费尽心思,努力打听有无任何偏方,因此几乎是荒废了自己的炉业,不过对她而言,只要姐姐能再清醒过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当了紫薇这么多年的姐姐,紫澄当然很了解紫薇的话中话,“这样吧!反正我和文心也已经闹得这么僵了,回去也只是尴尬,不如,我先替你照顾你姐姐一阵子,这些日子,你就好好专心念书,否则要是紫澄醒来,发现你为了她荒废了炉业,她反而会觉得抱歉。”

  “这……好吗?”紫薇不确定这是不是个好主意,“我是说你真的不去安抚文心姐?你不怕她到时误会更深吗?”

  “她那边我自有打算,你不用替我操心。”紫澄说得也有些心虚,事实上,她完全毫无头绪该如何安抚文心,说要照顾自己的躯体,只是为了躲避和文心之间更大的冲突。

  “这……还是不好吧!”紫薇有些心动,求好心切的她,也希望当姐姐醒来时,能够收到她考上的好消息,可是她不确定,能不能信任眼前这个没见过几次面的人。

  “没什么不好啊!我们只是各取所需。”

  “这……”紫薇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好吧!”

  ★★★

  “你就真打算这样一直躲在医院吗?”炎哲问道:“难道你不担心文心一个人在家会出事吗?”

  “不会啦!文心不是个容易轻生的女孩。”紫澄深锁眉头,她并不确定避不见面是最好的方法,但她知道若再见面又无法给文心一个满意的回答时,只会让心结会越来越深。

  “你认识文心比我深,只要你确定这么做真的好就好。”炎哲也不再说些什么。

  “是这一间吧!老伴?”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流进紫澄的耳里。

  “是吧!刚才护士小姐不是说是在五零六号房吗?应该就是这间没错。”另一个同样让紫澄觉得熟悉的声音窜进。

  “不会吧!”紫澄连忙站直了身,要到门口去一探真伪。

  “你怎么啦?干嘛这么紧张?”炎哲不解紫澄的举动所为何来。

  “我觉得我好像听到我爸妈的声音。”

  紫澄来到了门边,深吸了一口气,才把门打开。

  映入眼帘的人影,着实让紫澄吃了好大一惊,“爸,妈。”紫澄张大了眼,不敢相信,且下意识地脱口叫出了声。

  “老伴啊!我真老糊涂了吗?”汪志成看着紫澄,转头问身旁的俞宣,“我怎么不记得我们有个儿子呢?”

  听了汪志成的话,紫澄才惊觉自己一时情急说错了话,“嗯,对不起,我的意思是伯父伯母您们好。”紫澄忙转变着自己吃惊的表情,换上了一脸的“欢迎”。

  “呵呵!年轻人,你别紧张,他是和你开玩笑的。”俞宣看紫澄满脸的尴尬,不免怪起自己老公的爱捉弄人。

  “没关系!”紫澄一点也不介意这样的玩笑,自己的老爸是什么个性她会不了解吗?“对了,你们是来看紫澄的吧,快请进。”她侧过身,好让自己也睽达已久的父母进门。

  “你和紫澄是什么关系啊!”汪志成边走边和紫澄话家常。

  “我和紫澄是好朋友。”

  “喔!你就是澄儿口中的男朋友啊!”两老相视地取笑着紫澄回答的迂回。

  “不错喔!果然是一表人才,澄儿的眼光还真是不错。”

  “嗯,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男朋友啦?”炎哲一旁打趣道。

  “没办法,当初为了逃避一连串的相亲,只好谎报我有个男朋友啦!”紫澄知道两老的耳朵不太好,很放心但仍压低了音量,“不过你放心,我会解释清楚的。”

  “伯父伯母,我不是紫澄的男朋友啦!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

  “这又不是什么坏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很正常的,你不用不好意思啦!”两老开通地说。

  “不是啦……”紫澄真是不知该从何解释,因为她也从未带过所谓“男朋友”的照片回家过,如今又在这样的情况相遇,紫澄知道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算了啦!既然他们误会就随他们吧!”炎哲倒是显得相当不在乎被“误会”。“反正我又没什么损失。”事实上,他还顶开心的,只是他没说出来。

  “澄……澄儿。”两老一看躺在病床上的紫澄一脸的苍白,真是有说不出的心疼。“怎么会这样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你们都不告诉我们呢?澄儿,你没事吧!”

  “老伴,别这样,我们说好的。”明明两老在来之前说好绝不掉泪的,但一见宝贝女儿如此受折腾,两老就是忍不住泪流。

  “澄儿这样多久了?”两老质问着紫澄。

  “嗯,大约三个多月了。”说到“时间”这尴尬的名词,两老不免又是一阵心疼,而紫澄的心里也不好过,因为那也同样代表她住在炎哲的身体里也已经三个多月了。

  “你们这些年轻人哟!”俞宣忍不住一阵叼念:“为什么出了事总是不肯告诉家里呢?这一次,要不是我硬逼问紫薇,你们不知道还打算要瞒我们多久。”俞宣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指控。

  “我们不是故意隐瞒的,只是不愿意您们担心,因为即使如此,也无法帮助紫澄什么,只是多两个心疼她的人罢了。”紫澄很诚实地把为什么隐瞒的原委全盘托出。

  “唉!孩子大了,有他们自己的想法了,他们这么做其实也没什么不对啊!”汪志成为紫澄开罪,“就像现在,我们就在澄儿身边,可是除了看着她之外,我们又能怎么办?我们什么忙也帮不上。”汪志成的语气中有明显的无可奈何。

  “可是……可是……”俞宣为了心疼紫澄,本想再责备些什么,但他们的话说的又不无道理,让俞宣硬是张着口说不出话来。

  “好啦!别可是了。”汪志成好笑地看着窘困的俞宣。“对了,你说你是咱们澄儿的“朋友”?是怎么样交情的朋友?”他突然话锋一转,问起紫澄话来。

  “嗯,只是普通朋友。”本想既然两老误认“他”是自己的男朋友,就干脆将错就错吧!可是,若这么做,她总觉得对不起文心。

  “是吗?”汪志成摆明了不相信,“我可是警告你喔!澄儿可是我们家的宝贝,可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嗷!”他在暗示紫澄,有什么话现在说清楚,若有任何隐瞒,将来被发现,一律不轻饶。

  紫澄是他们的女儿,又怎么会听不出这言下之意呢?“我不会欺负她的,我们真的没什么,只是纯粹的普通朋友。”

  俞宣吸了一口气,也道:“我们澄儿的婚事是绝对不能随便的,而且一定要

  我们在场我们才会同意,你们要是来个、先斩后奏。,我们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她的口气慎重且不容怀疑。

  “噗嗤!”这下紫澄可真忍不住笑意了,他们到底是怎么了?是什么事情让他们竟误会的这么深?“你们真的误会了,我和紫澄真的只是好朋友而已,没有其它任何牵扯。”

  听到紫澄的话,俞宣是再也忍不住了,“你口口声声地“普通朋友”,这话要是让澄儿听到,不知会有多难过呢?你们这些男人都是这么不负责任,玩玩就算了的吗?”

  俞宣的话才落下,就已先有人大喊冤枉:“老伴啊!你怎么可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呢?我可不是那样的人,我从不玩玩的。”

  “你在瞎搅和些什么,我现在说的是他。”俞宣比着“紫澄”,低斥汪志成的胡闹。

  现在反而变成紫澄要大呼冤枉了,“我和紫澄之间是清白的。”

  ★★★

  在忙着向自己父母解释之际,紫澄却听到耳旁有一阵低笑:“你现在知道其实男人不好当了吧!”

  “你别幸灾乐祸!”紫澄忍不住低斥了炎哲,真是的,这种情况他不帮忙也就算了,竟还在一旁窃笑?太过份了。

  当紫澄正低声和炎哲说话的同时,她没发现眼前的俞宣已按不住脾气了:“这是什么?”她捉起紫澄手,指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生气地质问:“你真是睁着眼说瞎话,明明戒指都已经戴在手上了,还说你们是普通朋友,你真是要气死我了。”她气的口不择言。

  “老伴,别这样,这里是医院,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汪志成倒将自己的情绪控制的很好。

  “可是这个小子一直在和我们打太极,你要我怎么办嘛!”俞宣真的气极了,“真枉费我们的澄儿这么护他,直说他是个正人君子,对她很好。”她忍不住掩面低泣起来。想起从前紫澄老是在他们面前夸自己的男友是多棒的人,可是现在眼见“紫澄”不断嫩清和紫澄的关系,她就不禁要为紫澄抱不平。

  “让我来和他谈谈。”汪志成哄着自己的老婆,“也许人家真有什么隐情也不一定,不要就这么宣判人家嘛,”

  听到这儿,紫澄已经了解两老到底误会了什么了,她不等汪志成开口,已先行道:“我想两位真是误会了,我和紫澄之间绝对是清白的,至于这指戒指,不瞒两位,我是个结了婚的人,我的老婆叫做文心,是紫澄的好朋友。”这样总该算是解释清楚了吧,

  “那就是说你脚踏两条船罗!”这是俞宣下的结论。

  “天啊!”紫澄不禁暗自叫苦,怎么怎么说都说不清呢?

  正当紫澄已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时,紫薇的声音传了进来,“爸,妈,你们怎么来了?怎么不通知我去接你们呢?”

  “还说呢?”俞宣这下换个人“炮轰”了,“要是我们说要来,你们怕不把澄儿藏起来才怪!又怎么会接我们来看她呢?”俞宣不禁替紫澄抱不平:“我可怜的澄儿。”

  “对了,小薇,这个男人是谁啊!怎么他口口声声称自己和澄儿是普通朋友?”汪志成没忘方才的争执。

  “他的确是啊!”紫薇的嘴角向紫澄扬起了一丝笑意,她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才来“提醒”紫澄的。结果没想到,竟被两老抢先一步,而她可是躲在门外偷听好久,看紫澄已撑不下去了才进来的。

  “什么?”紫薇的答案不禁让汪志成及俞宣,张大了嘴说不出一句话来。

  “是啊!他是文心姐的丈夫,和姐当然只能是普通朋友啦!你们也知道的,姐是不可能去当人家婚姻的破坏者的,更何况还是自己好朋友婚姻的第三者。”这些话是紫薇早就打好的草稿。

  “文心?”俞宣暗念,“老伴,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名字好熟?”

  “有哇!”汪志成也好像想起了什么,“我们好像还见过她对不对?”他也不太确定。

  “你们哪!”紫薇走进两老扶着他们,“就是姐大学时期的好朋友啊!还常到我们家去玩的那个文心啊!”她提醒着。

  “啊!对,我想起来了。”两人异口同声地嚷起来。

  “对不起啊!年轻人,我们不是有意要误会你,真是对不起啊!”

  “没关系,我不介意。”

  “不过啊!”俞宣意味深长地加了个但书,“你还是要好好的待我们家澄儿喔!”

  “什么啊!”这下不止紫澄听不懂,连紫薇及炎哲也不禁同时发出问号。但这一次,俞宣只是但笑不语,不做任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