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钱商阿瑟·黑利腥风血雨公孙梦爱情,不必后悔惜之谋杀官员4·代上帝之手

返回顶部

  将近有一个星期的时间,紫澄都在医院看顾着自己,除了最为了躲避文心之外,也是为了顺便陪陪自己好久不见的父母。可是待久了,也总是得回家洗个舒服的澡及拿几套换洗衣物。

  但才一开家门,紫澄便被躺在血泊中的文心给吓呆了。

  “文心!你怎么搞的?”紫澄完全无法思考。

  “快!送她去医院!”炎哲出声提醒紫澄。

  “我去打电话叫救护车!”

  “来不及了,直接开车送她去医院比较快。”

  “可是……可是我不会开车啊!”紫澄惶恐地道。

  “你不会开车?这……”为了不耽误文心的送医时间,炎哲果决地命令着,“不管了,先把她抱上车再说吧!”

  而紫澄也不做任何犹豫地一把抱起文心,“她……好轻喔!”紫澄忍不住惊讶着怀中那些微的重量。

  “你现在是个男人,别再拿自己和女人的气力相比好吗?”炎哲没好气地纠正道。紫澄当男人这么久,竟一点也没逐渐适应的感觉,而且在这么危急的时候,还有办法去在乎这微不足道的小事?他算是服了她了。

  将文心抱上车之后,紫澄很自动地跨进驾驶座,“然后呢?我现在该怎么做?”她恐惧地看着眼前陌生的仪表。

  “我要你闭上眼睛感觉我的存在。”

  “什么?要我闭上眼睛开车?”这样的建议让紫澄魂吓掉了一半。

  “不是你开,是我开!”炎哲再次纠正。

  “你开?”紫澄的双眼瞪的有如铜铃般大,“我有没有听错?这怎么可能?你又没有形体。”

  “所以我要你试着感觉我。”炎哲鼓励着紫澄,“你可以的,我们试过不是吗?你一定能感觉得到我的。”

  “不行,太危险了。”紫澄一口拒绝。这等于是拿三个人的生命开玩笑嘛!

  “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紫澄不搭腔了,事实上她的确没有办法。

  “试试看吧!你再这么犹豫下去,文心就愈来愈危险了。”

  紫澄回头望着面如白纸的文心,踌躇不定的心终于下了决定,“好,为了文心我就姑且试一试吧!”她一咬牙,深吸一口气地闭上了眼。

  “好,现在试着感觉我的手及脚。”炎哲柔声地引导着紫澄。

  闭上眼睛的紫澄,只顾着紧张及担心,其余的她什么都感觉不到,这更让她慌乱了,“不行,不行,我什么都感觉不到,她急得顿时红了眼睛。“我还是去叫救护车好了。”

  “别傻了,等你叫到救护车,文心就撑不下去了。”炎哲心里也急,但他知道他若一慌,紫澄就更静不下来了,“你别慌,你一定行的,你曾经感觉过我不是吗?我们还联手击退坏人,所以现在为了文心,再试试看好吗?相信我,你一定行的。”

  “不行啦!”心急如焚的紫澄已掉下了斗大的泪滴,她猛跺着双脚哭诉,“再这样下去我们会害死文心的。”

  “不会的,相信我。”炎哲镇定的安抚紫澄,“我一定不会让文心出事的,我一定会安全且及时地把她送到医院的。你相信我。”

  紫澄用手掩住口,试着不让自己哭出声,“可能吗?我办得到吗?”

  “会的,我们一定可以的。所以,再试一次好吗?”

  紫澄深吸了一口气,好安定那颗正剧烈跳动的心。

  她闭上了眼,努力让自己什么都不去想,并调整自己的呼吸。

  “我感觉到你了!”紫澄为自己的成功漾开了笑意,“你正…………坐在我的脚上?”她有些怀疑。“你好轻哦!”

  “对你们而言,我是没有体重的。”炎哲觉得好笑地回答紫澄,真不晓得她是个什么个性的人,怎么可以在这么紧急的时刻,一会儿急得哭了出来,一会儿又问着一些毫不相干的问题,“现在我要你试着感觉我的动作,依样画葫芦。”他要紫澄和他配合。

  “OK!我准备好了。”

  “好,那我们就开始了。”

  紫澄闭上了眼睛,很努力地感受炎哲的一切动作及气息。

  终于,车子有一步没一步地向前行驶,初次开车的紫澄,心中的紧张及兴奋是难以言喻的,她实在很想张开眼看看自己的表现,但为了怕分心,紫澄一直不敢张开眼,她怕一个不小心失了神,那可就会造成无法弥补的遗憾了。她甚至连多想些什么都不敢,只能屏气凝神地感应炎哲的存在。

  ★★★

  本以为是个不可能的任务,终于在两人的同心协力之下完成了。车子就像是个新手驾驶般地缓缓驶进医院大门。

  一下车,紫澄连车门都来不及关,她抱起文心,便一个箭步地冲进医院,“对不起,麻烦你们救救她!”她慌张地大声求救。

  “怎么回事?”紫澄的叫嚷声,让医院中的医生及护士,甚至其它病人都将目光-向她们。

  “拜托你们,快救人!”看到从文心手腕上不断滴落的血滴,终于让所有人有了行动,医护人员开始忙了起来。而紫澄又再一次面临在急诊室外心慌等着文心的情况。

  “文心怎么会这么傻?年纪轻轻就想结束自己的生命?”炎哲感慨地说。

  “要是文心有个什么万一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紫澄掩着面难过地自责,她用力地敲了一记自己的额头以示惩罚。

  “紫澄,你别这个样子。我们谁也想不到文心会用这么消极的态度去解决事情。”炎哲心疼紫澄毫不留情的手劲。

  “可是,如果我像上次一样多留意文心的感受,或许文心就不会做这种傻事。”紫澄的心头被重重地压着。“炎哲,你只是个灵体,应该可以穿墙进去看看文心的情况吧!”她突然地要求。

  “这……应该没问题吧!”他的话语中有着些许的不确定。

  “拜托你进去看一下情况,再出来告诉我,我不喜欢这样呆呆地等待着,我不喜欢这么沉重的感觉。”她央求奢炎哲。

  “可是你一个人在外头真的行吗?”他还是不放心丢紫澄一个人,这些日子,他已经习惯时时刻刻陪在紫澄身旁了,要他离开紫澄,哪怕只有一分钟,他都觉得不踏实。“不需要我陪箸你一起等吗?反正我进去也帮不上什么忙。”这可是老实话。

  “我没问题,你在外头陪我也无济于事,不如帮我进去看文心的情况,再出来告诉我文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此时的紫澄发现自己竟恐惧到双手发抖。她努力克制住自己那份莫名的恐惧感。“这样我也比较放心。”

  “你确定?”炎哲也同样能感应到紫澄的恐惧,他不确定地问道。

  “拜托!”紫澄卑微地哀求。

  “好吧!”炎哲勉强地答应。

  就这样,炎哲的声音消失的无声无息。而紫澄不否认,失去了炎哲声音的陪伴,她心中的恐惧更加地沉重。

  她皱着眉头,一个人坐在那无助地望着急诊室的红灯。

  有个人,甚至说有个声音陪着自己,总是多多少少能分点愁绪,但要紫澄一个人面对,不晓得为什么,以前的独立坚强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地无助及心慌。

  “阿哲?”一个不确定的声音响起,“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儿呢?”俞宣关切的声音响起:“你还好吧!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妈……”紫澄无助的心情顿时松懈了下来,也以致于忽略了自己现在的身分,而脱口喊俞宣一声“妈”:“文心她……”

  或许是积压太久的情绪在一刹那顿时释放,在紫澄猛一站起身时,她竟觉一阵天旋地转,而后,她便失去了所有知觉。

  ★★★

  “阿哲,阿哲,你没事吧!”汪志成不断地呼喊着。

  “嗯,”炎哲低吟了一声,终于醒了过来,“这里是哪里?”这是他醒来后的第一个问题。

  “当然是医院哪,你这个傻小子。”看到炎哲已清醒过来,两老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

  “你们看得到我?”炎哲眯起眼感到不可思议望着他们。怎么可能?

  “你又在说什么傻话,你又不是什么不吉利的东西,我们怎么会看不到你呢?”俞宣担心地看看炎哲,深怕他伤了什么脑子之类的。

  炎哲的眼神仍是迷惘,他伸出手摸摸自己,试图感受自己的存在。

  是真的!他有实体,他能真真实实地感受自己,可是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

  他只记得他刚才在急诊室中看着文心在急救,突然一阵曼眩,他就失去了所有知觉,当他再次醒来,就只见汪志成及俞宣的忧虑面孔。

  难道……

  “紫澄呢?”他紧张地问。

  “当然还躺在病房中,不然你以为她还能到哪儿去。”汪志成觉得炎哲问了一个很好笑却也很伤人的问题。

  “快去看看她,也许她已经醒了。”炎哲的口吻中有些莫名且难以形容的兴奋。

  “阿哲,我知道你很关心咱们澄儿,但她的情况并不乐观。”俞宣低下了头,难掩心头之痛。

  “我知道,可是相信我,紫澄很可能已经醒了,所以请快带我去看看她好吗?”炎哲真是心急如焚,他心中那份莫名兴奋的心情,想快点和紫澄分享。

  汪志成、俞宣因拗不过炎哲的“苦苦相逼”,只得答应,虽然,他们相当希望炎哲的话是真的,但他们真的是不敢抱任何希望。实在是深怕最后:希望愈大,失望也愈大。

  才一到病房门口,炎哲已顾不得是否会吵到其他病人,忍不住地叫嚷出声,

  “紫澄,紫澄,太好了,我们终于……”

  炎哲的话在踏进病房后哑口了。他看到的不是活生生,会和他笑,和他斗嘴的紫澄,而是仍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了无生息的病容。

  “医生也不确定澄儿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又岂是你的”句话就会清醒呢?”虽说毫不相信炎哲的话,但不否认,初听炎哲的话,俞宣心中仍是燃起了一丝希望。

  但,现在……。俞宣虽不怪炎哲的胡言乱语,但仍是掩不住心中的失望。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呢?”炎哲的失望及震惊更是远大于俞宣两夫妇,他都已经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紫澄怎么会没有呢?“紫澄?你在哪儿?在我身边吗?和我说说话,我可以听到的。”炎哲皱起眉,掩不住的心伤。他对着空气疯狂地大喊。

  “阿哲,你不要这样,会吵到其他病人的,”汪士成理智地劝着状似发狂的炎哲。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炎哲心痛地捶着墙,丝毫不在乎方才汪志成提醒他的话。

  炎哲的一番狂吼,让汪志成夫妇两也忍不住落下了哀伤泪滴,“澄儿……”

  他们当然、疼自己的女儿啊!只是平常为免紫薇替他们担忧,于是不得不放作坚强,强忍住心中的哀苦,但这下,全一股脑地被炎哲痛彻、心扉地狂吼给叫醒了心中的伤。

  “不会的,不可能这样的。”炎哲闭上了眼好防止快崩堤的泪水滑落,但仍慢了一步地让泪水沾湿了衣襟。“紫澄,该死的,你快醒醒啊!我不准这种事发生,我不准!”

  “对不起,”一个有些心急却又怯生生的声音响起,“请问你们有哪位是江文心小姐的家属?”

  这时,炎哲才像想起了还有文心在医院似的,他暗自拭干了泪水,坚强地转回头:“我是她先生。”

  “麻烦你跟我们来一趟好吗?”找到了家属,护士小姐终于松了一口气。

  “尊夫人已经醒了。她想见见你。”

  “好,”既然紫澄尚未醒来,那么只好先去看看文心的情况再说了。“伯父伯母,对不起,我一会儿再来。”他向汪志成夫妇打了个招呼,便随着护士去探望已被推到加护病房的文心。

  ★★★

  到了文心的病房,炎哲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海承。

  虽然心中满满的疑惑,但关心文心要紧,“文心,你没事吧!”看到面色苍白的文心,炎哲心中自也有一份心疼。再怎么说,文心也算是他的青梅竹马,更何况,她现在也是他的老婆。

  只是炎哲的一番好言,可得不到文心的一丝好脸色:“哼!要是有事,我还能坐在这里吗?不过,真是不好意思,没能如你的意。”她皮笑肉不笑地故意讽刺箸炎哲,她当然知道他不会如此心狠地咒她。

  “文心,你怎么这么说话呢?”炎哲知道文心还在气当初和芊芊的误会。

  “我和芊芊真的是清清白白的,再怎么说,我也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好吗?”炎哲柔声地说。

  文心低下了头,不再开口。

  “炎哲,你说什么都没用了,文心她……已经心碎了。”海承代不语的文心开了口。他的眼神中同样有着愤怒——那是为文心抱不平的火焰。

  “海承,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炎哲看着莫名出现的昔日好友,“我和芊芊之间的一切都是芊芊一人搞的鬼。她在我和文心的酒里下药,让我两失去知觉好随她摆布,你认识我这么久,该知道我的酒量才是。”他有些恼羞成怒,因为他知道不管怎么解释,文心是铁了心不相信他了。

  “唉!”海承叹了一口,“光我相信你又有什么用?你啊!太不会做人了,芊芊的事还好说,但紫澄呢?”海承故意不把话说完。他知道聪明的炎哲会懂的。

  但,似乎炎哲没海承想的聪明,“这和紫澄有什么关系?”他眨着不解的眼神望着海承。

  “这要问你啊!”原本低头不语的文心倏地抬起了头,她张着满眶的泪水厉声质问着炎哲,“为什么?为什么你和紫澄会有关系?”她忍不住哽咽地嘶叫,

  “为什么当我跳海在急救时,你人会趴在紫澄的病床旁?又为什么我人在急诊室时你也出现在紫澄的病房?”她痛心疾首地盘问着炎哲:“难道和紫澄比起来,紫澄真是比我重要吗?”

  “我……”炎哲被文心的质问堵得说不出话来,他和紫澄之间的一段故事又岂是能三言两语交代得清楚的?更何况,如此毫无科学根据的荒谬故事,说了又有谁会相信呢?

  “算了,”见炎哲如此地支吾,文心真的是彻底绝望了,她摇摇头,不想再给炎哲任何机会,“我也不想知道了,如果说实话对你而言真的如此困难的话,那就别说了吧!”反正她离去的心意已绝,听了又能改变什么呢?“我们离婚吧!”她困难地吐着。

  离婚?炎哲从未想过会和文心走到这一步,他………很疼文心,但他知道这份“疼惜”将永远不会转变成“爱意”。“文心……”炎哲心疼地看着文心,他觉得自己好对不起她。毕竟是他负了她。

  “不用心疼我。”文心和炎哲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他知道炎哲心中的责任心,尤其是对这个他一向百般疼爱的“小妹妹”。“没了你,我不见得就会失去依靠,也许我会因此过得更好也不一定,不是吗?”

  “文心,不要说气话,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不能拿来开玩笑的。”炎哲觉得他有必要提醒文心。也算是给她再一次反悔的机会,他知道,她一直很“欣赏”他,和他结婚也一直是她的梦想,他只想确定她是真的想这么做。

  “我不是开玩笑,更不是说气话,我很仔细地想过了,与其一次又一次地让你伤害,不如我们分开”段距离会更好。”文心平静地说。

  “你确定这是你想要的?”炎哲的心底没有一丝的难过及想挽回的心,他自己也觉奇怪,但他就是这么平静而单纯地想确定文心的心意。

  没想到,文心也同样不作任何考虑地直接答道:“是的,我不知道在你和紫澄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你的心并不在我这儿,与其如此互相捆绑,不如还给各自自由,也许会更好。”经过一连串的事情,文心知道自己的心智是成长了。“我想,我们比较适合当朋友吧!”她温柔地望向炎哲,给了他一抹微笑。

  “是啊!在我心中你永远就像是我的小妹妹。”炎哲同样还给文心一个温暖的笑意。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竟有股轻松的感觉。

  ★★★

  “怎么样,大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炎哲焦躁地跟着灵学大师的步伐后头不断地追问。“为什么我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但紫澄却不知到哪去了?她还有机会回来吗?我们要怎么做才能救她呢?”他心急得一连串地猛问。

  “别急嘛!让我好好看看这周围的磁场。”灵学大师觉得好笑地看着心急的炎哲。

  没办法,这段时间可是炎哲好不容易偷来的,他不断地说服汪志成及俞宣出去买点无关紧要的生活用品,好让灵学大师可以进来看看紫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可不想到时大师还没看出什么,汪志成夫妇就已经回来了,那可就不是他这张嘴可以解释得清楚的。

  “怎么样,大师?你别老是看哪看的,倒是说几句话好让我可以安个心嘛!”

  炎哲实在没法让自己静下心来,所以只好不断地“烦”着大师。

  这时,大师停下了手边的活动,他转过身看着炎哲,仍是不发一语。

  炎哲以为灵学大师动怒了,他忙着道歉:“对不起,我不再说话吵您了,您看,您慢慢看。”他堆上了一脸虚伪的表情。

  “看来人的外貌可以交换,人的性格可是永远不变的哦!”灵学大师幽炎哲一默地道。

  炎哲当然听出了大师话中的消遣,他红着脸,不好意思道:“我太心急了,深怕紫澄就这么一睡不醒了。”他很诚实地说出了心中的那份恐惧。

  “这我可就没什么办法了。老实说,我看过周遭的磁波,并没有灵体的聚集,因此原则上有两个可能:第一,她也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只是因为再次交换灵体消耗她太多灵力,因此她只能熟睡,一时之间还醒不过来。第二,她消失了,找不到回到自己身体的路,只能在外面不断地游荡,终不附体。”

  说完,两人的神情皆凝重了起来,当然,谁都不希望会是后者的情形。

  “那我该怎么办?该怎么才能帮助紫灯呢?”他心疼地看着病床上的紫澄,无助地询问。

  “我还是那句老话!一切只能靠你们自己。”又是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炎哲有些生气地想着。

  ★★★

  好久了,紫澄就这么无助地待在黑暗中好久了,虽然她也试图呼叫,期望能再像上次一样能听到炎哲的声音。但结果却是徒然,她只好呆坐着望向四周一片的黑漆,

  就在此时,上天仿佛听到了紫澄的心愿,她才一个眨眼,身体突然飘了起来,不知道飘,多久,紫澄终于看到一些东西,虽然仍是漆黑,但她知道在黑暗中有些物体。

  她定睛一看,却赫然发现,竟是炎哲,他就趴在自己的床边。炎哲?她看得到炎哲?这么说……

  她连忙低下头看看自己。是的,这是自己的身体,她终于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她看看炎哲,又看看自己,她真的忍不住地惊叫:天阿!这不是梦吧!正当她想叫醒炎哲和她一同分享这个喜悦时,另一个身影出现并阻止了她的举动?

  “妈!”她叫了出声,只见俞宣连忙将食指放在唇间指示着紫澄控制自己的音量。

  紫澄这才注意到原来真实的社会中早已黑幕上升了,她意会的点点头,轻轻地爬下了床,和俞宣走到走廊,才敢放声说话。

  “阿哲那小子,几乎是不眠不休地照顾你,他的那份心意,看得你爸和我都感动不已,劝他休息他也不,现在好不容易他终于累了,你别吵他,让他先好好休息一下。”俞宣一开始便先解释自己方才的行为。

  他为了照顾我而不眠不休?紫澄好讶异,但她不否认俞宣的这席话,让她心窜出一丝暖流。

  “妈,对不起,让你们操心了。”紫澄满脸的歉意。

  “我无所谓,我们只是偶尔来看看你,不过,天啊!你终于醒了。我不是在做梦吧!”俞宣感动地将紫澄抱个满怀。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妈,我醒了,不用再替我担心了,好吗?”紫澄满心地抱歉。

  “我们是还好啦!倒是阿哲那小子,是一直住在医院彻夜不眠地守着你喔!”俞宣对灾哲是满意极了,“有个这么好的小子照顾你,我和你爸终于可以放心了。”俞宣欣慰地说。

  “妈,你别乱说,人家炎哲是文心的丈夫,和我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紫澄以自己也未察觉的失望口气说。

  “这你大可放心,只要你对阿哲也有意思,那绝不是问题。”俞宣信心满满地说。

  “妈,别开玩笑了,这怎么不是问题,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绝不会做人家的第三者的,更何况,文心是我的好朋友。我是绝对不会动炎哲的脑筋的。”紫澄有些口是心非地反驳着。

  “是吗?那如果阿哲不再是文心的丈夫了呢?”俞宣故意不把话说完,想吊吊紫澄的胃口。

  “妈……”紫澄撒娇地叫了一声,“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嘛!怎么说炎哲不是文心的老公呢?这话要是给文心听到了,怕她不难过死才怪!”

  “我没胡说,”俞宣拚命证明:“文心为了她在急救时,阿哲却守在你身边

  气得不得了,所以坚持要和阿哲离婚。”

  “什么?”紫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离婚?他们才结婚没多久不是

  吗?”

  “我怎么知道?”

  “不行,我一定要去找文心和她说清楚。”紫澄是打定了主意,绝不能让文心和炎哲就因为自己而分开。“这是个误会。”

  “这怎么会是个误会?”俞宣拍着胸脯保证似地道,“我和你爸,紫薇,甚至医院里的护土小姐都可以做证,文心还在急诊室时,他就坚持非要来看你不可。”

  “你们怎么不拦着他呢?现在造成这么大的误会,我看我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紫澄有些气急败坏地责备着。

  “怎么拦?他那么坚持?”

  紫澄这会儿无言了,她也知道这么怪罪妈是不公平的。

  “你和阿哲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俞宣也忍不住好奇心而问道:“我和你爸一见到他时,都以为他是你口中的那个男朋友,结果他竟说他是文心的老公?”

  俞宣说到这,紫澄只是了然地点点头,因为那时她还是“炎哲”的身份,他当然知道。

  “可是当文心割腕被被送进急诊室时,他却一心一意只想到你?我不懂,你们之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有段说了也没人会相信的故事,”紫澄低下了头,在心中盘算着:她绝对不能让事情就这么收尾,她必须想办法让炎哲回到文心的身边,“对了,妈,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你尽管说。”女儿都开口了,自己又岂有拒绝的道理?“只要不是太过份的事,我绝对帮忙。”

  紫澄泯泯唇,深吸了”口气,仿佛要下一个很重要的决定般:“我希望您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我醒了的事情。尤其是炎哲,有些事情,我需要时间去思考一下。”

  “你怎么说,我怎么做。不过,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人啊!最好不要去伤害另一个人的心。心,是很脆弱的。”

  “我知道,我会有分寸的。”

  “另外,还有一件事。”

  “什么?”

  “既然我已经醒了,没理由再占人家的病床,请您明天帮我办出院吧!”紫澄有些依恋地望向病房的炎哲。

  “我知道……同样不要告诉阿哲,对不对?”俞宣了然于地接了口。

  “对,顺便找个借口支开炎哲。”

  ★★★

  静静地坐在床头,看着在她身旁沉睡的炎哲,紫澄仍是忍不住地伸出了手轻抚炎哲的发丝,“炎哲,没想到我们竟没有以真面目面对面的一天,明天,明天我就要离开你了,你可要好好地照顾自己。别让我替你担心。知道吗?”

  她知道熟睡的炎哲是听不到她说话的,但她仍是忍不住地想叮咛着:“我不知道你和文心之间出了什么事,我会努力劝文心回头的,我们已经换回自己的身体了,以后不会再有任何的误会了,你可要好好地对待文心,千万别欺负她,她是很真心地在爱着你,你别辜负了人家。”

  “换回身体,应该是我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为什么?为什么我此刻的心情竟是如此紊乱,我怕我会不习惯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炎哲,你呢?是否也和我有同样心情?亦或是你早已盼这种日子脱了很久?”

  “再过几个小时,我们将从此不再见面了,我只想告诉你,我会一直想你的,直到永远。”

  “唔,”似乎感受到有个声音不断地在旁边,炎哲缓慢地张开了眼。

  紫澄忙闭上了眼,假装仍是昏迷不醒的状态,她必须这样不和炎哲面对面交谈,才能强迫自己离开炎哲。

  张开眼的炎哲第一件事便是看看紫澄,无奈,他看到的仍是一脸沉睡的紫澄。“紫澄啊,紫澄,什么时候你才会醒过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