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唇枪舌剑谈恋爱颜依依紧握10:10风光玛瑙女王阿香沉船倪匡巴掌印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推理 > 她比樱桃酸甜 > 第67章 稀

    婚宴的事情,从9月中旬开始,顾茂就开始忙活了,当初说不想摆酒的顾黎,一听说要试婚纱,那劲头可足了。

    她穿着一条燕尾式的白色婚纱在全身镜前左右扭腰,问后面的人:“老公,我美吗?”

    旁边的店员捂嘴笑。

    也不怪人笑,人家都是问“这件好看吗?”或者“这件怎么样?”

    她直接一句“我美吗?”

    她老公吧,还跟着回一句“美,很美。”

    坐在沙发上的王雪琴鸡皮疙瘩掉一地。

    顾茂就比王雪琴认真多了,这个婚纱店面是他找的,顾黎身上穿的这条婚纱,也是他选的。他觉得吧,这场婚礼,好像全程就数他上心。

    连闺女的老公都不如他。

    啧啧啧!

    等顾黎试着第二套露肩圆纱摆婚纱出来的时候,顾茂咂嘴:“我闺女真的裹个麻袋都漂亮。”

    等顾黎又试着第三套半高领镂空蕾丝小纱摆的婚纱出来的时候,顾茂又咂嘴:“太好看了太好看了!”

    他扭头问旁边的看似不怎么上心的女婿:“选哪套?”

    程渊眨了眨眼,顿了两秒,说:“我给顾黎定做的婚纱,已经在家里挂着了。”

    顾茂:“?”

    所以呢?

    顾黎嘻嘻笑:“爸,买婚纱这事,哪需要你跑前跑后地费心啊!”

    “不是,”顾茂就好懵:“你们都买了,那还跟着我来试这一趟?”

    那不是不想伤他这个老父亲的心吗?

    不过顾黎没这么说,她说:“老公送一套,老爸送一套,不冲突啊!”

    诶,好像也对,顾茂那刚刚还有几分僵着的脸色顿时爬了两条浅浅的褶子出来:“送,送,老爸送!”

    王雪琴撇嘴,“浪费钱。”就穿一次的婚纱,还买两套,放都不好放。

    顾茂又问程渊:“那你西装买了吗?”

    程渊点头:“买过了。”

    哎呀!

    看来还真是他多此一举了呀,虽然这满心的殷勤劲受了点打击,但是想到两个孩子对摆婚宴这事还有几分上心,顾茂那一点点的小失落呀,就没有了。

    9月29日,是个天随人愿,云淡风轻的好天气。

    十一点五十八分,一身洁白婚纱和一身白色挺括西装的新郎新娘准时出现在了婚礼的红地毯上。

    他们的婚礼和别人的婚礼不太一样,没有男方去女方家接亲的环节,新娘也没有挽着父亲的手臂走向新郎。

    从新郎新娘出现在红地毯的那一刻起,新娘的手臂就是挽在新郎的手臂里的。

    婚礼进行曲奏起,他们走过红毯,走到66桌宴客桌的正前方,在所有亲朋好友的注视下,他们没有互换戒指。

    他们面对着彼此而站,程渊拉起她的右手,看着她无名指上那个从未被摘下的戒指,他低头,亲吻她的手背,再擡眼的时候,他眼眸湿润。

    他说:“顾黎,遇见你,三生有幸。”

    求婚的时候,他在那张红色的特签的卡片上就写了这么一句‘遇见你,三生有幸’。

    当时,顾黎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程渊还在不远处的亭子里。

    后来,他跑过来,跪在他面前,没有问她愿不愿意就给她戴上了戒指。

    心心相印的两人,不需要你来我往的‘你愿意吗?’‘我愿意’。

    住在彼此心尖上的两人啊,只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心里的答案。

    但是,顾黎没有告诉他,当时,她在看见那句‘遇见你,三生有幸’的时候,她就在心里回答了他。

    她看着他,目光温柔,眼神坚定:“程渊,你知不知道,你本身就是我的幸运!”

    这个回答,她迟到了两年。

    晚吗?

    不晚,一点都不晚,他们还有漫漫余生。

    台上,新郎新娘拥吻。

    台下,掌声雷动。

    顾茂抹了一把老泪:“圆满了圆满了。”

    再来个孙子,就更圆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婚宴结束后,换了一身黑色西装的程渊拉着一身红色旗袍的顾黎打车回了望山水。

    他这样兴冲冲的,顾黎知道,他肯定又是有什么小惊喜要给她。

    唉,真是在一起久了,小惊喜都好难制造。

    好难制造吗?

    当程渊把她领到一台白色揽胜车前的时候,顾黎直接呆掉。

    惊喜真的很难制造吗?

    程渊拉起她的左手,把车钥匙放在她的手心里,他靠近她耳边,轻轻地问她:“喜欢吗?”

    顾黎去年考到了驾照,当她坐进当初超级喜欢的小MINI驾驶室的时候,她觉得有点憋屈了。

    这空间……

    反正就是不得劲!

    她165的个子,都觉得挤挤的,何况程渊那一米八身架呢?

    她扭头看向给了她超级无敌大惊喜的老公,顿时红了眼眶:“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这辆车的呀?”她从来没跟他说过。

    可程渊那样一个细心的人,哪需要她开口说啊。

    从每次和她逛街,她在路上看到这辆车露出的艳羡的小眼神,他就知道了。

    可是……

    他给的惊喜还不止这辆车。

    他拉着他:“宝宝,带你去一个地方。”

    他又要带她去哪儿呢?

    车子开了二十多分钟,驶进了一个很高档的小区商业街。

    这条商业街,顾黎也来过一次,光是门头就能看出它里面卖的东西不是一般的价格,比如:一条裙子能卖到5000块,一块酥饼能买到20块,就连一碗牛肉面都能卖到59块。

    当然了,人家的裙子是店主亲自去国外一条一条淘的,做酥饼的原料也都是进口高质量的,牛肉面里的牛肉也足足有三两。

    车子在一个透明玻璃门口的店面前停下,顾黎隐隐猜到了什么,她扭头,神色有两三分的怔然:“是、是……”

    她话还没说完,程渊就开门下了车,他从车头绕到副驾驶的门口。

    顾黎像是大脑都停止运转了一般,隔着未开的玻璃窗看他。

    程渊站在车门外,车窗贴着防透视玻璃膜,黑漆漆一片,他敲了敲车窗。

    顾黎这才恍然回了神开了车门下了车。

    她身上还穿着那身红色旗袍,因为站着敬酒会累,程渊就没让她穿高跟鞋,以至于她一身红光潋滟地站在他面前,站在人来人往的街边。

    “宝宝,把眼睛闭上。”这个时候了,他还故弄玄虚,顾黎忍着眼里的酸涩,把眼睛闭上。

    程渊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把她带到了那间落了锁的玻璃门口。

    顾黎听见了金属碰撞玻璃的声音。

    他要送她的另一份惊喜,被她猜到了。

    可当顾黎站在那敞亮的足足有60平方的店铺里,睁开眼睛的时候,惊喜依然在她心里炸裂。

    程渊把手里的钥匙放在了她的手心:“宝宝,我现在还没有能力给你买下这间店铺,但你要相信我,不久,用不了多久,我一定会送你一间写着你名字的店铺给你。”

    顾黎看着他,眸光闪闪。

    他说遇见她,是他的三生有幸。

    可是,他知道吗,能遇见他,何止是她三生有幸啊。

    大概过了这一世,生生世世的轮回,都遇不到这样一个他了。

    顾黎很少跟他说谢谢,这一刻,她吸了吸鼻子,伸手抱住他,她声音有一点点的颤音,她说:“老公,谢谢你。”

    开糖果店,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即便这梦想在很多人看来都算不上梦想,甚至会因为她一个浙大毕业的身份而显得有点荒谬。

    可梦想不分高低贵贱啊!

    虽然程渊从没有在她面前表明过自己的态度,可是他却默不作声地牵着她的手,带着她走到了梦想的门口,还亲手给她打开了梦想的大门。

    程渊用掌心轻轻覆在她的后脑勺上,他声音很轻,却铿锵有力:“宝宝,你想要什么,老公都知道,你什么都不要想,只需要做自己想做的,其他的都交给我。”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写满了他对她的宠溺,他从来都不是只说不做的人,对她,很多时候,他都是用行动来表达他对她的爱。

    顾黎破涕为笑的,把脸埋在他怀里:“老公,我是不是又让你破费了好多钱。”

    他“嗯”了一声,说:“记得还我啊,我这里不支持一次性付款,你要分期给我。”

    她咯咯直笑:“那要分多久啊?”

    “就分……”他作势想了一下:“暂时就先分五十年吧。”五十年后,他74岁,她72岁。

    他还说:“这五十年就只是本金。”如果幸运,他们可以活得久一点,余下的日子,再算利息咯。

    晚上,当顾黎把自己要开糖果店的事情跟王雪琴一说,王雪琴当即就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你说你,当初拼死拼活的,到底图的是什么,啊?”

    顾黎不说话,但是在腹语:图和我老公在一个学校上学啊!

    王雪琴:“我一个月一万多块钱给你补课,把你送进了浙大,这一转眼,你又要回过头来卖糖,那当初你还复习干嘛,直接下来做生意不就得了?”

    顾黎这回可反驳回去了:“妈,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啊,那钱,我老公可都还给你了!”

    顾黎这一句话直接把王雪琴给堵得不吱声了。

    顾茂在一旁当和事佬:“行了行了,既然店铺都拿下来了,就别说其他的了,开店……”他咋了下嘴:“也挺好的。”就是人忙了点,没有节假日,要是你不在乎钱呐,那倒是也轻松。

    王雪琴抱着胳膊,一屁股坐到最远的沙发里生闷气。

    顾茂就给程渊使了个眼色。

    程渊心领神会,立马走过去喊了一声“妈”,他蹲着:“那店铺是我自作主张给租下来的,顾黎事先不知情的,你要是生气,”他一把拿起王雪琴的手,“你就打我!”说着,他就要把王雪琴的手往自己的脸上甩。

    王雪琴哪舍得动他一根手指头,她使劲地把手抽回去,一脸责怪又很束手无策的表情:“我真是对你们小两口甘拜下风!”

    可是,不甘拜下风还能怎么样呢?

    念叨多了,不仅招闺女女婿烦,还招自己的老公厌。

    王雪琴长叹一口气:“你们爱怎样怎样吧。”反正过两年,给她生个大胖孙子就行!

    晚饭后,程渊和顾黎出了父母那。

    程渊把车钥匙给她:“你来开。”

    顾黎抿着嘴笑:“磕到碰到,可不关我的事啊!”

    从父母家到望山水,开车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可出了小区大门,顾黎却朝着反方向开了。

    程渊扭头看她:“去哪啊?”

    顾黎不说话,昏黄的路灯照得她一脸的狡黠。

    车子大概行驶了四五十分钟,周围除了路灯,远处一片漆黑。

    程渊看着窗外,微微蹙眉,他扭头看着驾驶位上双手抱着方向盘,左瞅右瞅的小机灵。

    把车开这么僻静的地方……

    “顾黎,”他突然发声,没有喊她宝宝。

    顾黎扭头看了他一眼,也就一眼吧,就把本就开的不快的车速彻底降了下来。

    车子停在路边,程渊看了眼挡风玻璃外,杭市居然还有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

    当顾黎看见程渊侧身往后座瞥了一眼的时候,她就知道,她那藏着的小心思被发现了。

    程渊收回视线,透亮的眼睛落在她脸上,车内光线昏暗,顾黎正庆幸着他看不见自己发烧的脸时,程渊手一擡,“啪”的一声,车厢内灯骤亮。

    顾黎立马把脸扭了过去,又是“啪”的一声,程渊身上的安全带滑了回去。

    程渊倾了一点身子过去,声音啊,是微微勾人的沙:“你想干嘛?”

    顾黎“咳咳”两声,在掩饰自己砰砰乱跳的小心脏:“我、我没干嘛啊……”

    “没干嘛?”程渊压着笑:“没干嘛你把车开来这?”

    顾黎又是“咳咳”两声:“我、我这不是找不着路了吗……”

    哦,找不着路了,程渊也不揭穿她:“那你下来,我来开。”

    顾黎眉心一拧,她也不敢看他,只是两个眼珠子在叽里咕噜地乱转。

    所以,他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顾黎有点摸不清他的心了。

    于是,两人换了位置,顾黎撅着个嘴,满心的失落。

    顾黎说找不着路,可车子开了一段,顾黎突然觉得,他是不是也找不着路了,刚刚起码还有路灯,现在呢,路两边的路灯都不亮了。

    四周一片漆黑,顾黎心脏发紧,“老、老公,我们回去吧!”这万一突然窜出来两个强盗,可就惨了!

    可程渊却还在往前开,尽管速度不快,可顾黎是真的开始害怕了,她声音带着哭腔:“老公,掉头,掉头回去吧。”

    程渊扭头看了她一眼,把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车子一停稳,程渊就打开车门下了车。顾黎在车里东张西望地瞅着外面,这要不是有车灯,那妥妥的伸手不见五指啊!

    程渊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半个身子探进去;“不下来吗?”

    顾黎都要哭了:“下、下去?去哪啊?”

    程渊忍不住低笑出声:“去后面啊。”

    后、后面……

    顾黎嘴角僵住,下一秒,她就被程渊拉下了车,还被他半推半就地拉进了车后座。

    这要是以前的那辆MINI,肯定是拉不开架子的,可这新买的车啊,那后座的空间妥妥的。

    程渊把车灯关掉,又从里面上了锁。

    他坐在后座的中间位置,把顾黎抱腿上。

    顾黎呵呵了:“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是不是?”

    程渊不说话,按着她的后颈,把她带到了自己的脸前。

    车厢里和外面是一样的暗,两人几乎就只能看见彼此眼睛里微微的光。

    他说:“知道,只是刚刚那个地方不安全。”所以他就带她来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顾黎一个拳头锤在了他的肩上:“坏死了!”

    坏人笑着仰起头,准确地含住了她的唇。

    吻逐渐忘情,她不再坐在他腿上,换了几个,

    姿势后,车玻璃上慢慢复上一层水汽。

    晃晃悠悠的车子停了下来,他一身是汗,车子里的空气混混沌沌,也湿湿漉漉的,他抱着她在笑,顾黎咽了咽干涩的喉咙,娇嗔地问他:“喜不喜欢?”

    她在他面前,是真的很厚脸皮,程渊呢,脸皮不知什么时候也快赶上她了:“喜欢。”

    很刺激。

    不过相对于这次,顾黎倒觉得上次在露台,更刺激。

    漫天的星星眨着眼睛偷看他们,月亮都被羞得朦胧。

    顾黎突然话锋一转:“你为什么想考公务员啊?”

    他回答得倒是没有迟疑,就是声音有几分哑:“上下班时间固定,有双休,可以多陪你。”

    针对于他的这个理由,王雪琴不以为然,但对于他的决定双手赞同:“最好能考个政府之类的,这样,以后孩子的上学问题就不用愁了!”就算跨区,都noproblem!

    是不是很实际,任谁也反驳不了。

    顾黎的思维一直很跳跃:“呀!你今天不是开新文吗?”她就要起来:“赶紧回家!”

    程渊搂着她不撒手:“已经事先定好了发表时间,”他抱着她坐了起来,掌心下汗哒哒的,尽管车里黑漆漆一片,可入目还是能看见她的白,白得他啊,又把唇又凑上去:“再亲一会儿。”

    都亲好几年了,他也不觉得腻。

    顾黎呢,一听要亲亲,立马环住了他的肩,深吻之下,喉咙得到滋润。

    程渊贴着她耳鬓厮磨:“回去要不要去露台?”

    顾黎笑着“嗯”了一声,声音娇滴滴:“好呀。”

    滚滚红尘人,有爱便有欲。

    晚上十点,程渊全文存稿的《世人不及你》开文了。

    《世人不及你》是『你来,春暖花开』三部曲的终结篇。虽然是终结篇,但他们的故事不会结束,他们的幸福依旧会继续。

    比如一年半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