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黑魔王传说Part2古灵猎命师传奇·卷八九把刀这次就算我认栽江雨朵霜月刀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甜蜜的酷刑 > 第五章

  “侯爵……”玛莎今儿一早又溜进地下室,却意外不见葛珞那女孩!正欲折返时,竟在门外遇见了亚历。

  “现在不是送饭时间吗?你手里怎么没有东西?”他半眯起深邃的眼瞳,似不经意地开口问道。

  看来葛珞之所以误会是他蓄意整死她,应该是玛莎搞的鬼了!

  “呃——我……我……”

  玛莎双手紧握着,僵在原地,百口莫辩。

  莫非她有意饿上葛珞几天的计划被侯爵知晓了?还是她已被她整死了?

  真该死!早知道她就不该饿那女人那么久,也就不会出纰漏了。看侯爵此刻愤怒的眼神,定是气她的自作主张。“原谅我,侯爵,我是替您教训那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并无恶意。”事到如今,她只好认了。

  “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儿就饿死她了?”

  亚历控制不住陡升的怒火,浓眉深皱道:“我会给你一笔钱,你马上给我离开这里。”

  说着,他猛挥了下蓝色披风,脚蹬着皮靴,大步往门外走去。

  “不——侯爵,您不能赶我走,玛莎会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你。”她吃了一惊,哭丧着脸紧跟着亚历。

  到了门外,正好遇见柯尔牵了匹快马过来。

  当他看见这种情况顿时愣住了,不明原委地问:“侯爵,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自己问她吧!”

  亚历蹙紧眉峰,一股不悦的寒气隐隐散发,他柔顺地摸了一下骏马的毛发,整理了下马鞍,“利森子爵他们已经出发了?”

  “没错,他们说在城上的酒吧等你。”柯尔回答。

  这时,心急如焚的玛莎立即跪在亚历面前,“侯爵,您别急着走,留我下来吧!求求您。”

  柯尔闻言也暗吃一惊,“您要玛莎离开?”

  “你问她做了什么蠢事,就是因为当初她是你带回来的,所以,我尽量容忍她许多过分的行为。如果你真要留她下来也行,立刻将她娶进门吧!”

  亚历当然明白当初柯尔之所以会带回她,必定是喜欢上人家,却因为脸皮太薄怎么也开不了口。后来又察觉玛莎似乎对他有意思,所以更不敢行动。

  这傻小子!

  难道他亚历会饥渴到夺人所好?再说玛莎那种个性也不是他欣赏的。正好他可借此机会杀杀她平日被养坏的锐气,也可促成一段良缘。

  玛莎怔愕地看着柯尔,心情矛盾极了!她怅然所失地问:“侯爵,您真要我嫁给柯尔?”

  “怎么?不愿意?柯尔不仅一表人才,更是我手边最亲信之人,也是守护南边的禁卫队队长,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亚历跃上马匹,孤傲的眼一沉,予人一种不安的悸动。

  “不……小的不敢。”玛莎憋着气,但为了能时常见到侯爵,她只好答应了,“多谢侯爵做主。”

  “那就好,等我回来后,再为你们主持婚礼。”对柯尔眨了眨眼后,他便咧开嘴策马而去。

  “什么?侯爵——”

  柯尔想喊住他,却见亚历已扬长而去,来不及了!他尴尬地转身望着一脸青白的玛莎,“你……你是真的愿意嫁给我吗?”

  “侯爵已为我们做了决定,我还能说什么?”她皱着双眉,嘴上虽没说什么,但已表现出满心的不悦。

  “你既然不愿意,那等侯爵回来,我向他否决掉这件事好了。”

  其实,柯尔是真心喜欢玛莎的,但当他看出她心仪的却是侯爵时,就再也不敢做这种春梦了。

  他自然也不希望因为侯爵的擅自作主,而强迫玛莎嫁给自己。

  “不!不可以……”她连忙阻止。“你这么做分明是要让我走投无路,如果侯爵硬是要赶我离开这里,那我该怎么办?”

  “你放心,我会好好跟侯爵谈——”

  “不要了,我是真心愿意嫁给你。”玛莎笑了笑,“当初是你救了我,我嫁给你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真的这么认为?”柯尔紧绷的心情突然松懈下来。

  “嗯!”她点头,脸上虽带笑,但心底却有着一股恶劣的念头。

  如果她要入地狱,又怎能让那个女人升天堂????葛珞在亚历的强迫进食下,体力终于恢复了。

  直到刚刚她才由一位照顾她的陌生侍女口中得知,她此刻住的房间竟是亚历尚未登上侯爵时的房间。也难怪这里的每样摆设都含带艺术之美,比她在肯特的私人闺房还气派。

  这整间屋子全是深蓝色与白色系的装修,墙边有架典雅的壁炉,将这房里弄得暖烘烘的。

  靠窗的地方有个落地穿衣镜,镜绿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动物图案,非常有阳刚味。

  葛珞此刻站在落地窗前,望着镜中的自己穿了一件非常飘逸雅致的苹果绿睡衣,它的领口开得非常低,腰际缀着一片染成枫红的水映图,触感好柔好软。

  她揣测,亚历之所以拿这袭衣裳给她穿,主要是怕她乘机逃跑,毕竟穿着睡衣满街跑对她而言是与礼不合。但他却忘了,当狗急跳墙时,有谁还会去计较是否合于礼教的问题。

  但她不懂的是,自己的处境怎么突然变了?就在她大病一场过后。

  难道是因病得福吗?那么她是不是该感谢玛莎?可是更奇怪的是,她却突然消失了,耳边少了她讥诮的讽刺声,反而不习惯了!

  看着窗外晴朗的蓝天、和煦的微风和树上唱歌的小鸟,更激起了她想溜出去的冲动!

  再往下一望,这整幢楼层下都安排着侍卫巡逻,插翅也难飞,让她气馁地一叹。

  突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击声,拉回她游走的心神。

  葛珞不疑有它,前去开启房门,这才看见站在门外的是久久未见的玛莎,但她已褪下一身侍女服,打扮穿着也和以往不同。

  “我昨天已在侯爵的见证下嫁给了柯尔。”她沉着声说。

  “你说什么?”葛珞对她这种不着边际的说法感到突兀至极。

  既然她是亚历的贴身侍女,又怎么会嫁给柯尔呢?而且她此刻眼中的恨意似乎比以前还要浓烈,直让葛珞感到胆寒,不知她又要用什么法子报复她了?

  “还不是拜你所赐,若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

  玛莎止住了口,事到如今,再对葛珞多说这些也没用了,倒不如利用这难得的机会执行她的计划。

  前两天,她从柯尔口中得知柴夫尔曾去地下室为葛珞解开手镣,当场被侯爵给撞见,也因为如此,葛珞才得以获救。

  但从那日起,侯爵便隔离柴夫尔接近葛珞的企图,经过她更进一步的调查,才知道柴夫尔早与葛珞相识,樊斯也有意将她下嫁给他,如今两人在异地相逢,自然是抵挡不了相思苦,他会去地下室见她也是理所当然。

  葛珞还真是可怜,她万万没有想到柴夫尔和侯爵是同一伙的,这下她肯定会伤心难过死了。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纵使葛珞对她的感觉并不好,但她也能明白嫁给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对一个女人而言影响有多大。

  “我没事,柴夫尔侯爵有事找你,所以要我来通知你一声。”她得赶紧趁侯爵不在的空档,把她骗离开这才行。

  “柴夫尔找我?”葛珞淡淡地问。突然想起那天若不是他,她极可能早已饿死在地下室。

  “他现在正在后院等着你,要不要去随你的意思,我话已传到,没我的事了。”玛莎说毕后,立刻逃也似的离开。

  她之所以那么急促,是因担心逗留太久会让别的仆人撞见而留下把柄。

  玛莎出去后,房里又剩下葛珞一个人,她不知该不该听信玛莎的话,到后院和柴夫尔侯爵见面?

  问题是,外面那么多人看守着,她又怎么可能说见就见得到柴夫尔呢?

  葛珞先踮起脚尖,由窗户向外看,奇怪的是,原本下头的数名侍卫居然全不见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凝着眉,既想不出原因,索性不再追究,赶快利用时间到后院看看再说,说不定还可以借机脱逃呢!

  葛珞拎起裙摆走到房口,才霍然想起自己一身睡袍,随即摇摇头,不打算再拘泥在这个小节上。

  当她蹑手蹑脚地来到后院,才发现柴夫尔早已在那儿等着她了。

  “葛珞,你终于来了。”柴夫尔一见她到来,立刻趋上前握住她的手。

  她忙不迭地推开他,急退一步,“柴夫尔侯爵,你怎么可以——”葛珞秀眉紧拢,尽可能与他保持距离,就怕他再次会错意。

  “对……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

  他拿出手帕拭了拭汗,连忙又问:“亚历没再用铁链拴住你了吧?”

  她摇摇头,“上次多亏有你,谢谢。”

  “别对我说谢,我们是旧识,那是我该做的。”他笑了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睡袍领口微露的乳丘。

  葛珞眉一皱,连忙回过身躲过他的视线,却仍感到不自在极了。

  “我听玛莎说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她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侧着身淡淡地问道。

  “我找你?”柴夫尔一愣,显然是一头雾水,“不是你找我吗?玛莎说你一直哭哭啼啼的,直嚷着想见我,她又自愿帮我先引开那些侍卫,所以我才赶紧来看你啊!”

  葛珞原有的浑沌脑子陡地一亮,刹那间已弄明白一切!

  是玛莎,是她的诡计,她故意将他们两个骗来这儿,想引起别人的误会!

  “葛珞,你怎么了,难道不是你的意思?”柴夫尔发觉她的表情有异。

  “我看我还是赶紧回去好了,这种时候,我不想再闹出任何问题,只想先静一静。”

  她微点头,立即往回走。

  “难道你不想乘机逃跑吗?”柴夫尔在她身后喊道。

  她定住步子,随即摇摇头,“不了,我就算逃也不一定能逃得远,说不定还会连累你,我如果真要走,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

  尤其是在玛莎的计谋下,她在心底补了一句。

  葛珞加快脚步直往前走,她必须在侍卫发现前赶回房里。

  尾随在身后的柴夫尔眼看已无人看守,于是壮了胆子,直跟着她爬上楼,来到她的客房。

  “你这是做什么?”她吃了一惊,没料到他会跟来。

  老天,她已有预感,他们两个已掉入了一个看不见的陷阱里。

  “我……我只是想确定你真的没事……”柴夫尔语带结巴。

  “我真的很好,没事的话,你可以出去了。”葛珞紧张地咬着唇,见他执意不走,已是心急如焚。

  “我想你该知道我的心意,反正亚历不在,你就让我留下来陪你说几句话好不好?”

  他情不自禁地拉住葛珞的手。

  葛珞愣住,还来不及推开他,却已听见门外传来一声轻呼,“啊——”

  他们立刻分开,只见照料葛珞的新侍女莉莉立即拔足往外狂奔……完了,这下可糟,莉莉定是误会了!???“你还真不愧是樊斯的女儿,居然把柴夫尔侯爵诱拐到你的房里,还真有本事啊!”

  亚历脸色如腊般的伫立在她面前。

  才一回堡,他就听见这件已在堡内沸沸腾腾传开的丑闻。他这个一堡之主,自然是愤怒不已地冲到葛珞面前,打算来个彻底的质问。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葛珞不得不为自己辩解,但他那双利如枭鹰般的视线太狠戾,嘴边那丝狂野不羁的线条太冷冽,仿佛是要将她碎尸万断,让她不知如何解释。

  “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那么究竟是怎么样?”他缓慢地跨前一步,寒光迸射的眼眸直在她姣好的身躯上流连。

  此时,他身穿一件紫黑色镶金边的及腰长袍,身披黑亮斗篷,每每有风透窗吹过,他的斗篷便会扬起一片黑海,仿佛一只在天空中翱翔的大鹰。

  尤其是他脖子上那只纯金项圈,上头刻划着的烈日图腾,更加显示出他的昂然贵气与遥不可及的感觉。

  “说话啊!不说就是默认了?”他突然大步跨前,矫健的身手将她困在臂弯中!与她脸对着脸,灼热的气息缓缓喷拂在她脸上。

  葛珞眯着眼,看进他那双蓝紫色的眼瞳,那柔柔暖暖的感觉,和他此刻冷漠的脸竟成了强烈的对比!

  “随便你怎么想,我不想解释了。”她猛地推开他,以缓和他那温热的气息吸入鼻腔间所引起的蠢动。

  “很好,既然你不愿说,那我也不必听了。”

  他一步步逼近她,葛珞心慌意乱地直往后退,却不注意,勾住了一旁摇椅的弯脚,整个人跌坐在里头。

  “别过来——”

  葛珞急着想站起身,摇椅的弯脚竟压住她睡袍的边缘,使她怎么也无法如愿。

  最后她一个用力,衣裳刷地一声,竟裂开半截。

  “想不到你已经那么心急了?”亚历撇开嘴,沉冷诸笑。

  他目光直凝在她微露酥胸的袒露部位瞧,大胆地看着她颊上、颈前染上的一片躁红。

  “别——别看,你说过……不会碰我……”在他火热的眼光下,她十足困难地说完这句话。

  “我早打算毁掉那句话。何必呢?既然你心急如此,我又何必委屈自己,你说是吗?”他直接逼近她,迅速剥除她身上那件已裂开残破的睡袍,里头曝露出来的是她潮红的雪柔肌肤和微微颤动的双乳。

  她紧闭上眼,双手紧抓着椅把,紧张的指关节都泛白了。

  “别绷得这么紧,就算再急,也得放轻松享受啊!”

  他唇角勾出一撒冷笑,侧过身子,以不同的角度邪恶地欣赏她的高耸浑圆,那足以令男人亢奋难耐的乳丘。

  “滚——!你这个狂妄的恶贼!”

  她咬紧下唇,硬是把眼底荡漾的泪水逼回腹中。

  “我是恶贼?好,那我就学学你父亲樊斯那老贼的恶劣行径!让你骂个过瘾。”

  他毫无感情地咧开嘴,蓦然低下头以齿咬住她的乳花,并以舌尖缓慢地撩勾逗弄着她亢奋的敏感带。

  “呃——”

  葛珞身子一紧,双手抵住他的胸,却敌不过他侵犯她的意图。

  “天!你比上次更甜、更丰满了。看来女人真的是需要男人的滋润。”他粗哑地谑笑了声。

  “不——”

  他双手大胆拢起她的热乳,大拇指按在下处,有意无意掂秤着它的重量,这种大胆的动作,让她身子狠狠一颤。

  “别抗拒,否则我是会很粗暴的。”他一手钳住她顽强的小手,另一手蛮横地推揉她的胸脯。

  他眼眸似火般凝住在她如桃般的靥容、樱果似的红唇,所有的热情刹那间全聚集到了他愤张的下腹部。

  “好痛!”她绷紧身躯,被他握紧在掌心中的小手微颤着。

  亚历却毫不怜爱的加重力气掐挤着那两团丰乳,直到它们胀得火红,乳头俏挺凸立起来。

  “真美……”他低叹了声,以一种男人的眼神煽情地挑逗她稚嫩却又不失妩媚的肉体。

  葛珞掉下泪,羞愧地挣扎着,试图遮掩自己的雪白乳房。

  “别动,你这是在刺激我吗?”亚历眼中闪着炙烫如火的热焰,眼看她波动的乳丘,无法压抑地低头衔咬住它。

  “啊——”

  葛珞惊呼,而他的大手不撤,反而更牢牢地握住她。

  蓦地,他嘴角勾起一弯讽笑,眯起邪肆的眼,欣赏她浑身映照红晕的姣美曲线,简直就可和尤物相媲美了。

  他要她!疯狂地想要她——接着,亚历猛地抽掉她残留在下身的裙布,炽烫的目光紧锁在她两腿间的神秘地带……“不——”她拼了命地扭身挣扎,摇椅也随之晃动了起来。

  “你知道吗?你有一副火辣的身子,又美又迷人……”

  “呃——”她情不自禁抽搐了下。

  他湿濡的滑舌开始往下移动,在她敏感的腰际舔吮了起来。

  “呵……别……”她又酸又痛楚,气息已不匀地乱了,大腿开始加入了抗议的行列。

  亚历眸光一沉,嗓音嘶哑地轻笑,长指抚向她两腿间,“你是在提醒我该褪下你最后一块屏障,是不?”

  他恣意的碰触令葛珞燥热不已,粉颊也熨烫如薄霞般透红,“不可以,你毁了承诺,不怕……我也失信?”

  事到如今,她也只能想尽办法让他自动打退堂鼓。否则凭他这深富经验的挑勾,定是她无法抗拒的。

  不——她不要沉沦……绝不要!

  他霍然大笑,瞬也不瞬地勾视她每一分表情,亦没放过她胆寒、羞涩的神情。

  “你以为我非要你合作不可?对于你父亲将要的去处我已完全掌控,只要我埋伏人手在那儿,还怕不被我所俘?你的配合只不过是在一些细节上得到更清楚的解释,有或无都无所谓,况且……”

  他的薄唇弯起一弧戏狎,“你这个人质的身份对我而言已是一大便利,我没必要为了一个人质而牺牲我的性欲。”

  亚历残佞地说,两泓邪魅的幽光直直对住她惶恐的容颜。

  葛珞的小脸瞬间惨白,心底已莫名地对他烙下“残忍”两字的印象。

  就在她还来不及收拾惊慌的同时,他已放肆地剥除她的底裤。

  “啊——”

  他的粗鲁弄疼了她,她的身子猛然一颤,忍不住地痛呼出声。

  “怎么,被男人蹂躏的滋味如何?”他肆笑,着火的目光直瞅着她嫩白身子上所泛起的红潮。

  “恶……恶魔……”她哑着声,已喊不出话。

  “是啊!我就是掠夺你清白的恶魔。”他腾出两只手掰开她的下肢高挂在椅背上,捉弄似的直盯着她水嫩嫩的艳花瞧。

  “别、别看——”葛珞倒抽了一口气,微启红唇娇喘着,心口已胀疼不已。

  “我还想玩玩它。”

  “别……放开我——呜……”她痛哭出声,借此发泄积藏在体内的热力,与下腹酸涩的疼。

  “想要我吗?”

  “嗯……”她双腿轻颤,脚趾蜷成极难耐的渴求状。

  看着她身子蜷缩,小脸微仰的战栗样,仿如一个向往爱情的女子,故意作出勾引人的娇怯样。

  “别急,等着看我如何取悦你。”

  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绝没有一个能逃过他的掠取手段,亦无法对他的男性魅力免疫。

  “喜欢吗?”他喑哑着嗓,眯起狭眸盯住她那不断吟哦的小嘴儿。

  “呃……”

  她只觉得口干舌燥,浑身发烫,尤其是那儿有股空虚的战栗。

  “喜欢我这样对你吗?”

  “我……我好难过……好痛苦……”葛珞身子频频打颤,心跳剧烈地怦跳起来。

  “哦,想不想解脱?”

  亚历额上冒出冷汗,看着她白嫩的肌肤、饱满香泌的乳房,他下体也跟着胀疼,已迫不及待想攻占她。

  “啊——”她逸出一阵呐喊,指尖扣住他的腰身,感受到他的刚强紧紧充塞她的体内,又疼又胀。

  “你真是紧得不可思议!”

  “走……走开!你弄得我好疼啊,”她痛哭失声!

  “我没办法抽身了。”亚历浓浊地喟叹了口气,抓住她的双腿,猛地一阵深捣,彻底冲破那层阻碍的薄膜。

  “不——你这个大坏蛋,这个大恶魔,快住手!”她疼得小手胡乱挥动,下体更是紧绷难抑。

  “别鬼吼鬼叫的,我会给你一次最疯狂的激情。”

  抓住她的双腿扣在腰臀上,亚历赫然开始冲刺,一次比一次狂野、一次比一次孟浪。

  “啊呀——”

  她殷红了全身肌肤,最后在一声愉悦的尖嚷后,亚历在她体内释放出火热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