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总裁的开胃菜冯君残酷的视野森村诚一舰娘之血统王子虚玩的就是心跳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甜蜜的酷刑 > 第六章

  “亚历,经我派出的手下回报,樊斯目前人在“宾欧城”策划征收税捐一事,由于主管宾欧城的安南公爵于上个月逝世,膝下又无子继承,所以他打算接收,开始着手征税。”

  利森在早餐聚会中,立即将他调查到手的真相宣布出来。

  “什么,这太过分!”

  霍克猛一拍桌,“宾欧城就算无人掌事,也该由国王调派人手,他怎么可以仗恃国王对他的宠爱而擅自作主?”

  “凭他根本无法驾驭宾欧城子民。”亚历闲适地开口。

  宾欧城是皇宫城堡周边的四大城镇之一,地理位置极其重要,更是所有物品的交换枢纽,凭樊斯一个人的力量绝不可能控制得了。

  “也对,况且国王尚未确实下令加税,他怎能自作主张?”柴夫尔表情也转为严肃,眉头紧紧一蹙。

  “我看我们得赶紧把他逮到手才行。”利森又发言。

  “最好把那个叫葛珞的女人带在身边一块儿前往,临时若出状况,也好拿她做交换。”霍克颇是同意利森的说法。

  亚历咧开嘴角,眯起眼看向柴夫尔,“有关这项决定你不会又控制不住情思,溜去向她泄漏了吧?”

  “我知道我做错了,不该意气用事,但你相信我,今后我绝对有分寸,一定不影响咱们的计划。”

  柴夫尔立即发言澄清,可不希望让其他伙伴误以为他是个公私不分的人。

  “我相信柴夫尔,亚历,你就别太忧心了。如果你还是不放心的话,我愿意为他做保。”霍克与柴夫尔向来交情不错,凭他对柴夫尔的信任,他相信他是个言出必行之人。

  亚历轻笑了声,睨了他们一眼,“瞧你们,当真以为我是个为了女人会六亲不认似的,其实,我主要的目的只是想提醒他,这次的行动绝对不能失败,否则不仅宾欧城的子民受苦,说不定就连咱们英格兰也会落入他手里。”

  他走向窗边,遥望着外头一轮新日,但愿英格兰的未来也如它这般,旭日正升——“你放心,有关这点我绝对明白,就算樊斯公爵现在在我眼前,我也绝不会对他心软。”柴夫尔沉着应对,极力表现出自己无私的立场。

  “好,那就十天后出发,由我先带着葛珞前往宾欧城。”亚历立即下了决定。

  “什么?你带她去?”柴夫尔拔声问。

  “有什么不对?”他利眸一闪,对住柴夫尔那吃惊的脸孔,“莫非你是想接替这份工作?”

  “如果可以的话,我是打算这么做。”柴夫尔毫不避讳道。

  “难道你想乘此机会向她表达你的爱意?”亚历撇开嘴,嗤笑了声。

  “就算我想,人家也没这个意思,我只是怕你又把她当人质一样对待,你不想想她只不过是个女孩子啊,”

  每每见到葛珞,总觉得她一次比一次消瘦,他不禁怀疑亚历是否暗中虐待欺凌着她。

  “哈……没想到你真把我当成个没心没肝的暴徒了。”亚历笑得狂肆,差一点连眼泪都逼出了眼眶。

  瞬间,他拧起眉,正经地看着他们,“我不会虐待她,当然,也不会对她怀有妇人之仁。你们每个都太过善良,极可能被她所骗,还是交给我吧!”

  “侯爵,我跟你一道去吧!”待在一旁静默无声的柯尔立即请求道。

  “不,丹尼士城堡还需要你代为掌理,你还是乖乖待在这儿陪你的新婚妻子吧!”

  他又对利森他们说道:“另外,我想麻烦你们三位,到时候得抄捷径跑一趟王宫,最好能说动陛下与你们出宫一趟。”

  “可是,侯爵你形单影只,又带着一个女人,如果半路上遇到樊斯派来的人,那该怎么办?”柯尔想想,依旧是无法放心。

  “别为我操那么多心,我相信自己的身手,再说,有葛珞这个人质在手上,她可是我最好的护身符。”

  亚历深沉一笑!眼底露出了乖戾的光影,让柴夫尔见了蹙眉不已。

  他实在是为葛珞担心啊,然而事到如今,也只有为她祈祷了。

  “既然侯爵坚持,我也只好服从了。”柯尔又道。

  然而他们这一番话正好被打算端送茶水、点心进入的玛莎听见了。

  没想到那天的计策竟然失败了,侯爵非但没有一气之下宰了那个女人,反而要带着她私下前往宾欧城!

  愈想愈气,她怎么甘心给他们这种亲密的机会?

  于是她连忙掉转头,直往寝楼去找葛珞。

  葛珞一看见她,眉头倏然蹙起,眼底也含满了恨意,若不是她……自己也不会被误解;若不是她……她也不会被亚历那个恶魔给玷污了!

  她既已毁了一切,玛莎还来见她做什么?

  “你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魔力,居然将侯爵迷得团团转?说,你到底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招式迷惑他了?”

  想不到一进门就咄咄逼人的玛莎所表现出来的怒意更盛,还指着葛珞她鼻子任意叫嚣。

  葛珞怀疑,究竟是谁才是吃亏的那一方?

  “我没有迷惑任何人,是你自己心里有鬼吧?上回难道不是你故意用计骗我到后院的?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来。”她可不是只任人欺压的猫,总有发威的时候。

  再说,清白已失的她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大不了让她杀了她啊!

  “想不到你还满凶悍的,是不是男人都喜欢你这一类型的?”玛莎想起自己从一开始就只能臣服在侯爵脚前,对他低声下气的份。反观她这个人质呢?抢尽了所有的好处,占尽了所有风光,她怎能服气?

  “你怎么说这种话?”葛珞都快被她激哭了!

  “好,算我没说,我问你,你想不想离开这里?”她突地一问。

  葛珞震惊地望着她,不敢置信地说:“你要放我走吗?”

  “如果你愿意冒险!我可以帮你。”

  “我不懂,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是葛珞多心,而是从玛莎身上她已得到太多教训!不得不防。

  “因为我不想让你留下来继续蛊惑侯爵,除非你走,他才有重视我的时候。”玛莎坦白说出自己的意思。

  “好,我走,但我要怎么做?”

  “今晚十二点整,你赶紧趁楼下混乱成一片的空档逃走,记着,你的机会只有一次。”玛莎嘴角偷偷撇起一道利弧。

  据她所知,这座城堡后方就是著名的“黑森林”,诡谲莫测、深幽怪诞,而且还有食人兽,听说进入者极少有人能平安度过整夜的。

  “那我该往哪个方向逃?”虽然她还算聪明,却是个标准的路痴啊!

  “尽量往后面逃就是了。”交代后,玛莎就立刻走人了。

  上回她以好酒好菜骗走楼下那些侍卫,还好未被人识破!现在她可得更小心,否则只要出一次搂子,她就完蛋了!

  直到玛莎走后,葛珞兀自在房间内思量,看玛莎刚刚自信满满的样子,想必她逃得成了。

  可……一想起要离开“他”,心底怎么会有一种尝然若失的感觉呢????“侯爵不好了!”柯尔匆匆忙忙的闯进练剑房,这里是亚历早晚练习西洋剑术的地方。

  “究竟怎么回事?”他收起如鱼骨似的长剑,拭着额上的汗水。

  “寝楼那里着火了,火势很大,我已派了好多人到那儿灭火,但似乎已一发不可收拾。”

  “你说什么?”

  亚历的心中某一角不知不觉地拧紧,俊美的脸上蕴藏着风暴。

  此刻,他心底塞得下的只有葛珞的安危啊!该死的,葛珞就在那里,不知道她有没有危险?

  他立刻穿上外套,手持长剑,飞也似的奔出了剑房,直往寝楼疾冲。

  当他到了那儿,火势已灭了大半,浓浓烟雾里他看见着火的地方并不是在她所住的方向,于是稍稍放下一颗心。

  亚历快步往那儿迈进,但是房门一开,却不见葛珞的人影!

  他胸口狠狠地抽了一下,说不出是愤怒还是忧心,连忙往她极可能逃跑的方向急起直追。

  据他的判断,这城堡前面有侍卫看守,唯有后方守备较为松懈。但城堡后方可是一大片丛林,黑暗阴森不说,还危机重重,她一个女孩子会跑去哪儿?

  一思及此,似乎有股浓浓的不安重重烧灼着他的心。

  亚历赶紧冲往后山,当眼前黑黝暗影挡住所有的视线时,他立即绷紧下颔,拉开嗓音穿透夜幕,狂肆叫道:“葛珞……你给我回来!”

  他烦乱不已、忧心如焚地喊叫着她的名字——甚至在某种不能解释的动念驱使下,他居然一步步朝黑森林走去,即使里头暗藏着许多他料想不到的兽类。

  “葛珞……”他每走数步,便往里面喊了声,明知里头凝聚着危险,但他仍毫不犹豫的向前迈进。

  似乎过了许久许久,当所有的月光全被浓密的树林给挡住,眼前已漆暗不见五指时,亚历才发现自己好像深陷在迷宫内,完全没了方向!只能靠手中剑挥开眼前横阻的林叶,亦步亦趋地往前挪开步伐。

  突地,他仿佛听见了丝丝低吟——是葛珞?!

  “呜……呜……”低哑的哭声无不揪人肺腑。

  亚历循着发声的方向走去,隐约看见前面一棵大树下有一团黑影,但实在太暗了,他无法确定那是人的哭啼或是小动物的低呜。

  “葛珞!”他试着又轻喊了声。

  此时哭声乍然而止,他只瞧见那团黑影突地站起,拉高成一个明显的人形,伫立在他面前。

  “我是亚历,你是葛珞吗?”

  他再次开口询问,嗓音里暗藏着一丝浓稠的急促,如果那人不是她,他真不知自己会不会因此而崩溃?

  “亚历!啊——”

  黑影赫然往他冲过来,扑进他怀里,他一个站不住,两人双双跌倒在地。

  “是你……真的是你……”葛珞头一次这么主动又这么猛烈地往他怀里钻,身子却颤抖得有如秋天飞絮。

  “我以后不逃了,不敢再乱跑了——这里好可怕,真的好可怕……呜……”她在他怀里又磨又蹭,明明他也是危险的,可是跟这种黑得骇人的森林比起来,她宁愿选择他。

  亚历终于释然地吐了一口气,将她揽得好紧,在她看不见的脸上扬起一丝连他也不知道的笑容。

  “算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看你还敢不敢自作聪明。我说过,除非我同意,你是逃不过我的手掌心,看来连上天都帮我这个大忙。”

  他故作冷漠地提醒她,随即又道:“说,为什么放火烧房子?就为了逃跑吗?可知这么做会害死多少人?”

  “我……我没有放火——”她震愕地望着他不甚清晰的脸。如此近距离下都看不清楚了,可见这儿有多暗了!

  但朦胧中,她依然能辨认出他棱角分明的五官与深邃抢眼的脸孔,此番模样映在黑影底下,竟也有其迷人之处。

  好神秘、好危险……深深扣紧她的心灵深处。

  但葛珞立刻摇摇头,好摆脱这种异常的感觉。他明明是绑走她的坏人,她怎能在这种无依害怕的情况下,对他产生这种不该有的错觉?

  不对的、绝不可以……他甚至还以强悍的手段夺走了她的清白、还要对付她父亲,她怎么可以——“那为什么偏就这么凑巧,寝楼那儿起了大火,你就逃逸无踪?”他抬起她微颤的下颚,目光如炬地问。

  “我……我也不知道,当时我看屋外一团乱,就急忙乘这个机会逃了,难道是……”

  葛珞突地想起了玛莎,她曾告诉过她今晚有难得的机会,莫非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放火烧房子?

  “难道什么?”他灼灼逼视。

  “没……没什么……”虽然她对玛莎这样的行径不苟同,但已没精神再拖一个人下水了。

  但奇怪的是,明知自已肯定走不了了,她却不觉得难过,尤其是乍见他的感觉居然是无比欣喜和放心。想想刚刚,这里除了风声还是只有风声,恍似鬼哭神号、野兽哭啼,让她好怕、好怕……当时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就要成为野兽腹里的食物,也好后悔……好后悔自己的地时冲动,可如今他就在她眼前,让她简直不敢相信!

  亚历当然能看出她有所隐瞒,但在如今这种情况下,是不容许他再追问,于是他拉住她的手,口气急促地说:“天色愈来愈暗,我们得赶紧走才成。”

  “走?走哪儿去?”

  “难道你不想回去了?”他眉一蹙,回头望她一眼。

  “可是,现在伸手不见五指,我完全没了方向。”葛珞被他拉着走,双眼盯着他阒暗的背影,就怕自己一个闪神跟丢了。

  看来这座森林还真诡异,直令她毛骨悚然。

  “不仅是你,连我也乱了。”他眯起眼,企图听风辨位。

  通常在夜里,总会吹着东南风,如果无误,往目前这条路直走,应当就能走出森林了。

  “什么,你也搞不清楚方向了?”她愕然一呼。

  “还叫,这还不都是因为你。”亚历回顶了她一句。

  “我……”

  葛珞黯然低下头,面对他气急败坏的脸孔,她实在无法为自己说半句话。

  “以后你如果再打这种主意,小心我——”

  他浑身散发出威严,就是这简单的几句警告,已吓出她一身冷汗,似乎早忘了始作俑者可是他啊!

  当初如果不是他恶意将她挟持来,她何苦要想尽办法逃走呢?

  她瑟缩了下肩膀,忍住满腔委屈,谁要自己还得靠他逃出这个鬼森林,她可不希望被困在这儿。

  见她胆寒的样子,与她以往凶悍的个性相距甚大,可能是刚刚被吓坏了,他也不忍再责备她,于是加快脚步往前走。

  就这么走了好久,刚刚为了逃远,已跑了许久的葛珞,发觉自己已双腿发软,举步维艰。

  奇怪的是,前面依旧是黑压压的一片,不像出路啊!再这么下去,他们是不是会困在这儿?

  “我想休息一会儿,好不好?”她气虚地拉了拉他的手。

  亚历这才停下步子,蓦然想起她的身体最近才好些,实在不应该再这么漫无目标的走下去。

  他粗挺的眉为之一拢,看了看这幽深的林内,猜测着自己定是料错风向,以致目前仍在这儿打转。“也好,我想我们当真是迷了路。”

  “哦!那就别走了,等天一亮我们就能分辨出方向了。”葛珞轻声试问。

  “就怕天还没亮,我们已成了野兽的腹中物。”亚历索性也坐下,开始找寻地上的枯枝。

  “啊——你说什么?”

  她手足无措地抓住他的手臂,尽管夜凉风清,但额上鬓边已禁不住频频冒汗,连身子也战栗得厉害。

  “这里是有名的黑森林,丹尼士城虽然就在前面,但我却从没来过,如何出去可是难倒我了。不过,目前得先生火,有些野兽会畏惧火光,而有所胆怯。”此时此刻,他所能做的就只有镇定下来。

  “天!”一想起野兽张牙舞爪的模样,她已僵住了。

  “如果你害怕的话,就睡一会儿,一觉醒来,天亮后就表示咱们平安了。”亚历那无表情的俊容上,轻掠过一闪即逝的幽光。

  “不!我才不要在睡梦中被吃呢!”她的小嘴泛白,尽可能缩紧身子,好抵御一股来自心底的寒冷。

  亚历叹了口气,走到她身边,揽紧她颤抖的身躯,这次她并未抗拒,只是无言地窝在他怀中。

  葛珞鼻间闻着属于他的粗犷男人味,睡意更不可能来,凝聚在心底的却是他霸气的剽悍。

  还记得上次他就是这么抱着她冲撞进她体内,强肆夺下她的第一次,这么粗蛮的男人,居然会渐渐侵占她的心,再也挥不去。

  “啊——”

  突然他的大掌霍然从她的腰际向上攀爬,握住她一只浑圆的胸乳!

  葛珞震愣地抬起头,只见他以一双阒沉的眸光勾魅着她惊慌失措的眼。

  “在想着那一次,嗯?”他风点火地问。

  “我……”她的脸儿瞬间像煮熟的虾子似的,偏又无路可躲。

  “被我猜中了?”亚历冷冷地撇开嘴角,唇边那抹讽笑依旧。

  “你……你胡说!”葛珞一慌,连声音都颤得厉害。

  “那要不要试试?”他漾起一抹笑,在阒暗的空间里,他像极了神秘的撒旦,邪魅眼底流转得仿如一道深不可测的漩涡,要将她吸纳吞噬般。

  “不,呃……”

  葛珞的小嘴才刚开启,他已迫不及待地覆上自己的唇,狂野又浪漫地吻了起来。

  她发觉自己体内有些沉睡的因子被他所唤醒,不知不觉地配合著他。

  她的唇甘美诱人,竟令他无法自拔,体内蠢动的念头竟然是想在这座森林里再一次与她一尝欢快!

  突然他身体一震,猛地推开她,眼神倏然眯起,全身肌肉也跟着紧绷。

  “怎……怎么了?”她打直身子,也跟着他紧张起来。

  “有脚步声,很沉重,我猜是野兽。”他压低声说,连忙推开她,将地上的火堆加上枯枝,以便烧得更旺些。

  “不,你别走。”

  葛珞吓得紧挨在他身侧,一双藕臂搂得他牢牢的,就算要死,她也不想和他分开,去哪儿都要和他在一块。

  如今大难临头,她才猛地发现他对自己的重要性,这些日子的相处虽不愉快也多起冲突,然而,他已渐渐栖占在她心底某一个角落,而且是最深、最重要的角落,再也忽视不掉、驱之不去了。

  这是不是爱,她不明白,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真的很安心,有着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不用怕,有我在。”他安抚性地拍拍她的手。

  “有你在我不怕。”她对他倩然一笑,笑容里带着一丝羞赧。

  “除了我,以后不准你在别的男人面前露出这种笑容,如果我们现在不是身处危机中,不是在这种恶极的环境中,我一定会压在你身上,再一次与你共度巫山。”亚历盯住她那少见的柔美笑容,冷酷的脸益发深沉。

  “我没——啊……狼!”她正欲开口,却见对面慢慢出现几个黑影,逐渐显现的竟是狼群,吓得她找声大叫。

  “快蹲下,尽量靠着火堆,但别烫着了。”

  亚历沉着声命令她,随即捡起一根已燃起火的柴枝,对着那些闪着绿光的怪动物挥动火把。

  葛珞却怎么也不肯离开他,蹲了下来,但一只小手拽着他的衣摆不放。

  “危险!葛珞,快过去。”他得拿着火把上前驱走那些阴沉的土狼。

  “不,我不要!”她眼中凝满惊惧的泪,就是不肯放手。

  “再这么下去,它们是不会走的,难道你真要当它们果腹的食物?”他紧抿着唇,出言恫吓道。

  “可是……”

  “快过去——”就在两人争辩中,突然一只土狼按捺不住饥饿,往他俩身上扑去,千钧一发,亚历及时以火棒赶走它,却不幸背脊已被它的利爪抓伤。

  “啊——亚历……”她惊喊了声,泪已汩汩淌下,急着要奔向他,检视他的伤口。

  “你快滚过去——”

  亚历忍住剧疼,拉着她跑,躲过了另一只狼的攻击。这时,他只好再拿起一枝柴往它们聚集的方向扔过去。霎时,火光千瑞散出,在它们面前扬起一片火海。

  着火了!

  “怎么办?”她心惊胆跳地问。

  “没事了,至少会吓走那些狼……”背上灼热发烫的疼让他难忍地大口喘着气,“放心,现在吹的是南风,火不会烧过来这儿……”

  “那你呢?”葛珞已看出他的虚弱。

  “我……我休息一下就行。”他立刻坐下,靠在一棵树旁。

  “亚历,你还好吧?让我看看你的伤。”她紧张不已,泪更是狂泄不停。

  他闭上眼,淡淡地说:“不用,你只会吓着。”亚历心里有数,那一爪伤得很深,否则不会让他挺不下去。

  好累,眼前一片漆黑袭来,他竟然睁不开眼了……“可是亚……亚历!你怎么了?说说话啊!”葛珞看他不再说话,吓得拚命对着他喊。

  无奈他这一闭上眼,任葛珞怎么也唤不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