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看朱成碧李歆金莲剑卧龙生青眼影沉沉李李翔空香谷曹若冰糖衣饶雪漫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甜蜜的酷刑 > 第七章

  “在这儿,侯爵和葛珞小姐在这儿……”

  天方亮,柯尔与利森他们一行四人便派了人手进黑森林寻觅亚历的踪迹,还好昨晚这里扬起一片火海,今早他们循着浓烟的方向找来,果真很顺利地就找到了他们。

  “葛珞!你怎么了?”

  柴夫尔一眼就瞧见正两眼无神地为亚历拭着汗水的葛珞,他连忙冲到她身边着急地问道。

  “我……我没事,但亚历……亚历他一直昏睡不起,背上还有被狼爪抓伤的伤痕,好像还流着血,他额头好烫好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梗塞着声,像是哭了许久。

  “老天,侯爵受伤了!”柯尔连忙背起他往回走。

  “葛珞,你还能走吗?”柴夫尔关心地问。

  “我可以,你们别管我,快去照顾亚历吧!”其实折腾了一夜,她也快支撑不住,但亚历安危未卜,她只得强忍支撑着。

  她吃力地走着,一直到马儿停驻的地方,才在柴夫尔的坚持下坐上马,大伙又浩浩荡荡地回到丹尼士堡。

  一回到堡内,她便看见玛莎远远地以一双怀恨的眼神看着她,但她已无心去计较这些,满心只装得下亚历一人。

  “柴夫尔,能不能让我守着亚历?”她虽然好累了,但坚持要得知他诊断的结果,否则她又怎能放心休息?

  “你自己都快不行了,还是赶紧回房休息吧!”

  他摇摇头,随即又道:“我不能再和你多交谈,否则利森他们一多话,我可又有理说不清了。”

  柴夫尔叹了口气,对她露出一丝歉然的微笑。

  “我懂,都是我害了你。”葛珞敛下眸子说。

  “快别这样,你脸色真差,当真得好好休息,我去看看亚历的伤势。”柴夫尔脸色转红。

  “对了,有什么情况一定要来告诉我。”她衷心恳求道。

  “好,我会的。”他失神地看了她一会儿后便转身离开。

  葛珞正欲返回房间,哪知利森却挡在她眼前,那狠戾的模样,好似与她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你……”她防备地看着他。

  “你想去哪儿?”利森狂怒地看着她。

  “我要回房。”葛珞轻声说。

  “回房?哈……”他蓦然发出一阵狂笑,那目光就像淬了毒的箭,无时无刻不想置她于死地!

  他恨她!他将对樊斯的埋怨全都转移到她身上!

  若非亚历阻止,他早就杀了她,让樊斯后悔一辈子,以儆效尤,让那些同樊斯一般被利益蒙蔽良知的人引以为鉴。

  “你的意思是?”她心底骇意丛生。

  “你还是给我回到地下室待着吧!”他抿唇一笑,笑中带邪。

  “我……回地下室……”她抓紧衣衫,一想起那湿冷的地方和冷硬的脚镣手铐,便免不了发起抖来。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别在我面前演苦肉计,我不是亚历,不会中你的计,走!”

  利森抓紧她的手腕将她送往地下室。当铁门一开,立即将她往里一推,又上了重锁后,才放心离开。

  葛珞跌坐在地,心碎地嚎啕大哭……一直哭到无泪时,她才走回木床,倒在床上,明明已累垮的她,却无法安心入眠……好不容易合上了眼,但那些狼嗥的可怕模样又映入脑海,让她蓦然惊醒。

  就这么反覆折磨、睡了又醒,她终于还是不堪疲劳沉入梦乡。

  梦里出现的却是亚历那绝俊的笑容……他还好吗????“你怎么了,为了她居然被狼刨,简直是找死嘛!”霍克在坐在窗旁,一边喝酒一边数落亚历不要命的行径。

  “找不到她就算了,还真进去黑森林送死!”利森也忍不住念了几句。

  只见亚历倚在床头,表情沉敛地不说半个字。

  “喂!亚历,你也说句话啊!”利森捺不住性子问:“樊斯那老贼打算吞了我家土地,你还对他女儿这么好,究竟是为什么?”

  “行了,利森,亚历他才刚好一些,血流这么多,身体还很虚弱,你就别问这么多了。”柴夫尔连忙阻止道。

  利森看了他们一眼,这才住口。

  “霍克,倒杯酒给我吧!”亚历看向正在恣意喝着酒的霍克,不免也想借酒浇愁。

  其实,利森说得没错,他没必要为了葛珞那个女人去黑森林冒险,但若真要眼睁睁看着她死,他怎么也办不到!

  那一夜虽身处危险中,但身旁有她在,他却一点儿也不在乎,一心只想将她救出去。

  到底是哪儿不对劲,他无意探究,只知道彼此安全了,他也安了心。

  “你不要命了?伤成这样还喝酒!”霍克连忙把酒瓶锁紧,重新放回柜中,说什么也不能顺他的意。

  “不过是点小伤,紧张什么?”

  亚历冷哼,眸光犀冷,眉宇堆高地说:“别把我当个罹患重症的病人,我没你们所想的那么没用。”

  “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你可知道昨天一早把你抬回来时,你背上的抓痕有多可怕吗?我看只能用血肉模糊来形容了。”利森嗤鼻道。

  他猛然眯起眼,随口问道:“她呢?还好吧!”

  “你说谁呀?”利森佯装不懂。

  柴夫尔却急着说道:“她现在……”

  “柴夫尔!”利森以眼神示意他别多话,随即又说:“亚历你是指葛珞吧?她过得很好。”

  柴夫尔垂丧着脸,想来感慨,自从她被关回地下室后便不言不语,几次去看她,她只开口询问亚历的现况,脆弱得让人见了于心不忍。

  在他看来,真需要担心的应该是她吧!

  几乎每个人都仇视她,甚至认为亚历之所以受伤,全是因为她所致,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他不知她能撑到几时?

  “利森说的是真的吗?柴夫尔。”亚历灼利的眼眸一闪,敏锐地发现除了柴夫尔外,似乎大家都有事瞒他。

  “呃……是的,她很好。”柴夫尔生硬地说。

  亚历面无表情的表示,“虽然我受伤了,但计划不变,我们依原订时间将她带往宾欧城。”

  “什么?你还是要亲自带她去。”霍克第一个反对。

  “我也觉得不妥。”利森也提出意见。

  “离那天的时间还久,你们不用杞人忧天,说不定我的伤势早好了呢!”

  亚历幽邃沉瞳闪过一丝冷芒,让他们三个男人看了心头霍然一惊,反对的话语再也说不出口。

  他又看了利森和霍克一眼,随即转向柴夫尔,慵懒地开口,“你呢!同不同意我的决定?”

  “既然你已决定,我当然赞成,至少葛珞跟着你,可要比跟着他们两个安全多了。”

  柴夫尔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瞄向利森,语意中带着一丝暗示。

  本来他对亚历有些微言,总认为他一个大男人这么对待一个女人未免太狠了些,但经过这次黑森林的意外,他突然发现,其实亚历是个面恶心善的男人,至少不会再伤害葛珞。

  “柴夫尔,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利森气不过地回应了句。

  “你自己心里明白。”柴夫尔嗤之以鼻的冷冷一哼。

  “我——”

  “够了你们,自己人吵什么吵,我们要对付的是樊斯,葛珞只是人质,你们没必要为了她而争闹不休。”

  亚历不耐烦地喝止他们,扬扬手道:“我累了,让我静一静。”

  “好吧!那我们先去筹备进宫的事,你好好休息。”霍克拉了拉利森的手,示意他一块儿离开。

  当他们两人出去后,柴夫尔也打算离开。亚历却及时喊住他,“你真的很关心葛珞?”他淡漠地说,脸上覆上一层谜样的色彩。

  柴夫尔一愣,半晌才道:“不错,她是我心仪的女人,可惜的是,人家却看不上我。”他意有所指的自光瞟向亚历。早在葛珞从黑森林回来后对亚历所付出的关心与担忧,他就能看出她心里真正放着的人是谁了。尽管亚历曾经劫持她、囚禁她,但是喜欢上一个人好像就是没什么道理,只是,她与亚历届仇敌立场,哪有未来呢?

  柴夫尔暗自摇摇头,笑叹自己在男性的魅力上永远输给了亚历,但他并不介意这些,只祈求葛珞能早点儿脱离情缠之苦。

  亚历闭上眼,刻意回开他的注视,仅是淡漠地问:“她究竟怎么了?过得不好吗?”

  “这我可不敢多说,免得招人怨,想知道实情,你自己去看吧!”柴夫尔扔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他的房间。???重返地下室的葛珞又被利森给铐上了铁链,她知道自己会得到这样的结果,完全是咎由自取,她怨不得人,只能默默承受。

  唯一让她挂念在心的是亚历的伤势。

  她好想他啊!如果他伤势好了,还会来看她吗?

  自己为何会这么想他,已到了无法收心的地步?而他是否还把她当作对付敌人的筹码,不带有任何一丝感觉?

  葛珞对未来更是茫然,明知道亚历是要对付自己的父亲!却又无力阻止,尤其是当她得知父亲竟做过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后,还能再为他说话吗?

  唉———她又是长长一叹,已数不清这是她今天第几次叹息了?也不知道今天是她回到地下室的第几天?不见天日的她,只能靠着感觉度日,经过一个个的漫漫长夜。

  突然,她听见外头传来开锁的声音,立即屏气凝神地等待着,她害怕……害怕来人是玛莎,更害怕她咄咄逼人的目光和不饶人的语气。

  玛莎为何不想想看,当初自己之所以会逃,还不是因为她的鼓吹和诱骗?

  她故意诱骗她到后面的黑森林,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她容不下她!

  然而,当屋外的黑影逐渐靠近,清晰地呈现在她面前时,葛珞突然张大嘴,惊愕又激动地说不出话。“是……是你!”

  亚历手上提了盏油灯,倏然将它打开,放在一旁桌上,蹙眉端视着眼前的情景。

  “是谁把你拴成这样?”他锁紧双眉,气息沉重地问。

  葛珞低下脸,“我是个阶下囚,活该让人绑,又害了你这位侯爵身受重伤,更是活该让人拴,我一点也不怨。”

  “说是不怨,其实,是满腹的委屈,对不对?”他走近她,动手解开她身上的铁链。

  “你为我松绑,不怕我又逃走吗?”葛珞瞟了他一眼,咬唇调皮地问道。

  他俊美的脸庞勾起一丝淡薄清冷的笑意!“你可以再逃,但这次我绝不会去找你了,也不会管你的死活。”

  她愕然地抬起头,正好对上他那深邃专横的眼眸,却不怕死地说:“你别以为我不敢,即使是死,我也不想留在这里。”

  他放肆大笑,凝睇她姣好的容颜,“瞧你说得跟真的一样。不怕死?那么在黑森林里是谁紧抓着我的手不放,害我为她被狼爪所伤呢?”

  亚历灿灿黑眸闪着兴趣盎然的邪恶光华,语气中更有着反覆无常的讥讽,让葛珞一对上他那狂傲的撒旦脸孔,就变得无言以对。

  “怎么不说话?你不是很爱逞口舌之强、一时之气吗?”

  说到这儿,他的笑脸瞬转扭曲,抓住她的手腕激愤地说:“你就是不安分,才会被关回这里,为什么嘴巴就不知道放软?”

  亚历眸光中似带冰又带火,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语气中的怒焰更是凶猛得骇人!

  他心底的矛盾与踌躇是她所不能了解的,明知他不得对她心软,却又克制不了自己的心,与那份想揽她入怀好好爱她个够的冲动!

  可她呢?

  老是做出一些让他吃惊的事,就连在那些好友面前他也不知该如何替她说话,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囚禁在此,身上捆满了一堆炼锁。

  “呃——你这是……”她吓了一跳,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愤怒。

  “我问你,如果有机会,你真的会再次冒险逃跑吗?”半晌他才开口,嗓音带着一丝粗哑与低沉。

  “我……”如果是三天前,她会二话不说的说“会”,可现在……“快说!”他寒着声。

  她低下头,摇摇脑袋。

  他的神情虽然没变,但可明显感觉出他已松了一口气。

  “那好,无论我说什么,你都得听我的。”他眸光倏然一眯,表情转柔。

  “什么?”她怔忡地问。

  “如果想活命,就一切听我的,懂吗?”他紧盯着她。

  “我……好,我懂。”其实,葛珞并不懂他的意思,但见他这般郑重其事,也只好点头允诺。

  “别忘了。”他说着,大手已爬上她的衣摆,突然往上一撩,从她头顶褪下上衣。

  “啊——亚历……”她惊呼了声。

  “你已是我的人了,别阻止我。”他吵哑地说,整个身躯压在她身上,嗅着她的幽然体香。

  她还来不及反应,他已快速卸下她的胸衣……

  他迷惘了,唯有靠猛烈的索求来填补心底的缺口。???“彼特,小姐的形迹查到了没?”樊斯坐在宾欧城的主位上,问着他派往调查葛珞行踪的手下。

  经过大半个月了,葛珞也就这么消失了,甚至至今尚不知是谁下的手,也弄不清楚对方目的是什么?

  而他派出去调查的人手也就在无功而返的情况下一个换过一个,令他气绝。

  他不免怀疑自己养的这一票人是不是都只会吃白食而已?连找个人都不会,简直是没用极了!

  事到如今,他不得不借用宾欧城的人手,全都派出去察访葛珞小姐的踪迹。

  “我们前阵子抓到一位利森子爵身边的人,从他口中探出了一点儿消息。”彼特说道。

  “真的?”坐在樊斯身边的茉莉,开心地睁大眼。

  就连一直担忧着小姐安危的凯蒂也露出许久不见的微笑。

  “是的,经我们的逼问下,才知道利森子爵由于不满你……不满你夺下他的产业,于是与霍克伯爵、柴夫尔侯爵以及……亚历侯爵,打算推倒你在国王陛下手中所掌控的政权。”彼特拧着眉说。

  尤其是亚历侯爵近年来在贵族界崛起,传言他足智多谋、手段雷厉风行,已有不少行为不正的爵主受到警告与教训,给人一种神秘又难应付的印象,可见樊斯公爵惹上他,未来的路定不好走。

  “什么?柴夫尔侯爵也在里头!”凯蒂惊呼一声,想当时她还极力在小姐面前吹捧他的好。

  唉!小姐若得知此事,定会骂死她的认人不清。

  “怎么会这样?年初柴夫尔还来参加我们的交际宴,该不会他当时就意图不轨了?”

  茉莉也难以置信道。

  “你们都给我闭嘴!”樊斯对她们吼了声,他心净气躁的想,他怎么不知道有那么多人想对付他?

  他闷着声暗自沉吟,“利森这个人简单,只有个火爆脾气,对我没什么影响,霍克我和他不熟,但从没听说过他有什么引以为傲的作为;至于柴夫尔我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喜欢葛珞,既是如此,我就好控制了;但亚历这个人……我与他父亲是多年老友,他居然要对付我?而且他近来名声打得响亮,让人忽视不得。”

  “是的,公爵。亚历自从继承父业后所做的事总是让人意想不到,这简直和他那个没没无闻的父亲大相径庭。”

  彼特冷眸一闪,表情中净是惊异,“他真那么厉害?”他以前怎么从没注意到他?

  “属下虽没亲眼目睹,不过,传闻他是出了名的冷酷孤傲,手中尚掌握英格兰货物集散地“傅桑”这座大城,就连新兴的钢铁与纺织他都有涉猎,弄出的名堂还真不小。”

  “傅桑?!他怎么可能靠一己之力买下它?就算我也办不到。”

  樊斯又是一惊,都怪他平日只着重于赌场开设,把傅桑这块以商、工为重点的地方给疏忽了。

  “公爵有所不知,亚历最擅长投资,他往往只拿出一笔小钱,再配合上他的小聪明与好运气,每样投资都赚了大钱,然后再加往,这几年来,他已一步步蚕食鲸吞了不少重要城镇。”彼特据实以告,有关这点,也是他近日调查才得知的。

  由于亚历这个人沉默寡言,交际场所都不见其人,也不会炫耀此事,于是知晓的人并不多。

  樊斯狠狠地皱起眉,心底也渐渐浮起一丝惊惧,想不到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有这么一个人紧跟在他身后,试图毁灭他。

  茉莉与凯蒂也吓白了脸,两人紧紧抱在一块儿。

  凯蒂紧张无措地说:“怎么办?小姐在这种男人手上,不知会不会有危险?”

  “好了,你别说了,否则又要讨骂。”茉莉对她挤眉弄眼了一番,又瞄了眼樊斯那张泛青的老脸。

  “对了,彼特,那个人可曾探出亚历现在的动作?”樊斯急促地问。

  “好像正准备前往我们宾欧城。”彼特也显现出担忧神色。

  “糟了!”樊斯猛一击掌,随即向茉莉命令道,“快去把东西整理一下,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

  “什么?又要离开?”茉莉无力呻吟了一声。

  想想自从葛珞被挟持后,树敌太多的樊斯因害怕成为第二个倒霉鬼,他们东南西北已跑过多少地方了?

  唉!可再多的无奈也说服不了他,谁要她们得靠他生活呢?“凯蒂,陪我去收拾东西吧!”“是,夫人。”凯蒂耸耸肩跟着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