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独霸黑道总裁艾棻少年的我亦舒恋爱,倒数100米米拉中国面具王绪松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天心 > Chapter 4 怪楼

  石桥

  黑夜隐藏一切。

  一辆黑色轿车在公路上飞驰。

  司机范则稳稳地把着方向盘,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慌乱。

  昨晚他做梦,梦到死去很久的妈对他说:"不要经过那座桥,不要过去……"妈还是活着时候的样子,只是脸色特别不好,透着青。他猛地醒来,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蹦着。

  车灯照得路面雪白,透着虚幻,像是通往幽冥的黄泉之路,范则心里越来越害怕,因为这本来熟悉的路居然变得陌生!

  "怎么了?"范则身旁的中年男子万豪诧异地问。他从孔雀楼听琴出来,吩咐司机去东郊自己的别墅。怎么打盹的功夫,这路就完全变得陌生?

  范则的声音里有着掩藏不住的恐惧,"总经理,我……我迷路了!"

  "怎么可能迷路?"万豪提高了声音,生气地问。

  一个急刹车,车子猛地停住。

  一座古式大桥就在眼前,青色石板铺成,异兽石像守在桥头。

  不要经过那座桥,不要过去……

  范则的耳边回荡着梦里妈妈说过的话。他手心冒汗,牙齿不听使唤地打着架。

  "你怎么搞的?!"万豪险些撞在玻璃上,胃被安全带勒得一阵紧缩。这个范则,他回去就把他给辞退了。车都开不好的司机有什么用?

  "有座桥,这桥的后面是……"范则觉得眼前的一切是那么不可思议。桥身很短,对面居然是总经理在西郊开发的那块工地。

  因为赶工期,工地上还有灯光闪耀以及打地基的巨大声响。

  这突兀的桥怎么把完全不同的两个地点联系在了一起?

  "咦?"万豪没好气地说,"你怎么开车的,怎么开到这里来了?"孔雀楼在南郊,这车怎么开到了西郊?

  四周死一般寂静,对面的灯火那么温暖而充满人气。

  车后不远处,传来古怪的咀嚼声,像是地底裂开了一个大口,正在吞噬着一切能吞噬的东西。

  "开过去!"万豪沉声说。不知道为什么,他害怕呆在这死寂的黑暗里。

  范则迟疑。他想起了梦里死去的妈对自己说的话。

  不要经过那座桥,不要过去……

  "你信不信我马上开除你?!"万豪眼中全是暴戾之气。

  范则浑身颤抖了起来,他知道自己已经把总经理惹怒了,再不听话,这饭碗铁定就砸了。老婆儿子还指望着他拿钱回去。可是,那个梦……

  彼岸工地上,打桩的声音突然停了,那耀眼的灯光似乎吸引了一大群飞蛾扑过去。

  范则的脑海里全是梦里妈妈说话的回音。

  不要过去……不要过去……不要过去……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只觉得一股凉气缠绕着自己的背脊升了上来。

  他抱住了头,"总经理,不能过去……会……"他觉得自己的胃都在抽搐。

  "快开过去!"万豪勃然大怒,他总觉得车后有什么东西随时会扑过来。那桥有什么可怕的。

  范则还在犹豫,万豪将他推下了车,"你自己一个人呆这里吧。"

  踉跄着倒在地上,范则望着远去的轿车,眼中的担忧越来越深。

  "我还是来晚了一步……"叹息声在黑暗中响起。

  那声音甜美悦耳,分明发自一个年轻女孩子。

  就在这一瞬间,黑云密布的夜空,漏下了一缕月光。乳白色的月光一触到这黑暗的路,就像是风吹散雾气一般,将恐怖死寂的感觉逐走。

  月光中,一个穿着牛仔裤白衬衣的长发女孩子慢慢走了过来。她说不上多美丽,只是,当你看到她那双眼睛的时候,你就忘记了一切。

  天心望着眼前惊惶失措的司机,眼底有着淡淡的欣慰,"原来你还没过那座桥……"

  范则望着她,心中的恐惧慢慢消失。他怀疑自己在做梦。人怎么可能让月光跟着自己呢?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很眼熟,似乎是那个孔雀楼的琴师天心。

  天心望着范则的身后。那座石桥正一寸一寸地被黑暗涂抹。黑色的桥像是一个恶毒的陷阱。

  对面灯火灿烂的工地"咻"地一下,静默了下来。铺天盖地的黑暗中,传来车子的碰撞声和人绝望的叫声。

  石桥扭曲了起来,变成一个黑色的旋涡。

  有什么东西从旋涡中伸出了手。范则发现自己的身体被看不见的力量拉向旋涡。他似乎听到了旋涡里怨灵的呼啸声。

  天心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柄短刀,她淡淡地看着黑色旋涡,"他和你之间没有怨恨,他也没过你的桥。你违反了法则。"

  天心的嘴角上翘,露出微笑,"不过,我喜欢违反法则的妖怪,这样我就可以打着光明正义的招牌和你打上一场。"她最近心情很是不爽,可又不能破坏公物来发泄。现在有妖怪企图杀害无辜的人类,她正好拿它练练手,免得心中郁积太多。

  天心手中短刀柄上的宝石亮了起来,宛如黑夜中的星辰。

  她信手划断拉着范则的阴索,对着范则微笑,"别担心,有我在你不会死的。"

  范则望着天心脑后大叫:"小心!"天心脑后的虚空中居然有一对碧色的眼睛!

  天心漫不经心地将短刀送进背后的黑暗里。妖怪们喜爱的坐骑魔狼总是隐匿行迹在背后偷袭。她的短刀却最是喜欢这些可爱的小东西。

  魔狼发出凄厉的嚎叫,它居然被天心的短刀慢慢吸收掉!

  "小刀,你也好久没有饮过妖魔的血了吧?"天心宠爱地望着自己的短刀。

  天心这柄短刀在被她取名叫"小刀"之前,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天魔刃。

  黑色旋涡在颤栗,它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强的人类了,"你是什么人?"这城市巨大而荒芜,它就是杀掉很多人也没有人类警觉。人们总是善于给不合理现象找到合理解释。

  "我?我叫天心。"天心微微一笑。她手指一弹,一道紫色的光冲进了黑色旋涡中,仔细看去才发现那居然是天心在化妆品打折时买的美宝莲的睫毛膏。她只是在睫毛膏的外壳上画上了古代的符咒,然后把里面的液体换了换。这东西大小合适,外导电内绝缘,稍微加工就成了斩妖除魔的最佳武器。

  紫色的闪电在黑色旋涡的中心出现,狂暴的闪电将黑色旋涡彻底撕碎。

  就在这时候,那旋涡中心有一道流光居然脱出了闪电的包围,逃逸而去!

  "这东西不简单,它似乎不仅仅是一只信灵。"天心站在原地想。她以前太过依赖青,总是有疑问就问他,他也似乎没有不知道的事情。想到这里,天心眼中的光黯淡了下来。

  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青已经把她彻底忘记。

  范则看着宛如魔幻大片一般的斗法经过,久久不能将下巴合上。

  天心笑盈盈地站在范则面前,"不好意思,我要打晕你,然后消除你的记忆。"

  范则只觉得额头一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次日。

  报纸上出现了一则新闻:诚心房地产公司总经理万豪在工地遭遇车祸,当场毙命。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在夜里独自一人去西郊工地,然后疯了一般冲进深深的地基里。

  他的诚心房地产公司最近开发了西郊的一块地。那里有一处难得的小湖泊,打造出水景别墅自然能卖个好价钱。

  万豪不知道,那里是一只妖怪的家。

  少主的初恋

  朱炎真不愧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少年。

  俊秀的容颜,略带邪气捉摸不定的微笑,多金的钱包,骗死人不陪命的甜言蜜语。

  只不过,以上都对天心不构成杀伤力。

  孔雀楼里。带着迷人的微笑,朱炎倾听着楼下琴台上天心的琴音。

  "老袁,我怎么越看天心越觉得天心那么可口呢?难道我眼睛出问题了?"朱炎的话让站在一旁的孔雀楼老板老袁咳嗽了起来。朱公子向来喜欢娇艳玫瑰和神秘紫罗兰,突然对茉莉花感兴趣的确诡异。当然,要是这茉莉花来自天隐一族,那就另当别论了。

  就在这个时候,孔雀楼外施施然走进一位年轻的男子。他进来的那一瞬间,空气似乎都波动了一下。

  那男子大约二十岁上下,有着宁静如湖泊般的气质,完美的五官,修长的身材,仿佛画中人一般。

  他专注地望向琴台,眼底是连他自己也没发觉的宠爱。

  天心的琴音出现微微的颤抖。她抬起头来,手指下乱了乱。

  进来的人居然是……苏青。

  朱炎望着苏青。楼下的男子并没有一丝灵力,但他却看不到他的命运丝线。他就是天心在意的人吗?仔细看,他的皮囊还真不赖。

  "我现在19岁,再过一两年,我一定比他还帅。"朱炎有些忿忿不平。他身后的赤魂都有翻白眼的冲动。主人相当自恋,最讨厌的自然是比自己长得美丽或帅气的男子。

  楼下。

  天心的琴音转了转。她弹起了一支特别的曲子。那是她第一次和青见面时,他弹给她听的。

  依稀记得和那人第一次见面时,他拿着一卷书俯视着生病的她,眼眸温柔地问:"你病了吗?"然后放下书,抚琴给她听。那悦耳的琴声让天心感到温暖、快乐。

  此时苏青沐浴在琴声里,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回应着这琴音。似乎在很久以前,久到自己已经遗忘的以前,自己曾经听过这温暖的曲调。

  记忆不复存在,可是,心却记得那温暖的感觉。

  天心望着苏青,羞涩地笑了笑。

  楼上。朱炎失手将手中的酒杯化为一团火焰。

  他的眼睛出奇的明亮。为什么看到天心对着那小白脸苏青微笑,心里会觉得那么憋闷呢?

  换了衣服,天心走出孔雀楼。

  天气炎热,门外等待着的苏青却清爽得让人嫉妒。

  他静静地望着天心。他向来喜欢上谁就会说出口,当喜欢的感觉消失,就会说再见。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无法安定下来。

  苏青发现,自己望着天心的眼睛,却无法轻松地说出喜欢和交往之类的话。不是因为天心是妹妹的好朋友,不是因为自己对天心的感觉不够,而是怕天心受到伤害。

  "有事吗?"天心抬头,努力微笑。为什么他的眼睛里像蒙了一层雾,自己总是看不清他的心?

  此时,在门口低着头的保安眼中突然闪过碧色的光芒。

  "天心,你用雷符撕裂了我的身体,但是你没想到我能寄生在某些人类的魂魄里吧?"保安的嘴角诡异地扭曲了一下,"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的手慢慢摸出锋利的匕首,刺向天心。

  天心察觉到身后的异动,正待反击,却被苏青搂住,转向身后。

  突然感觉到苏青温暖的怀抱、关心的眼神,天心笑着做出决定,她脚步微动,任凭攻击者的匕首划破自己的左手臂。

  为了这一点温暖,受点小伤又怎样?

  当她望向那保安的脸上的时候,却发现了毫无掩饰的恶毒笑容。

  麻痒的感觉从伤口处蔓延开来。天心发现这毒很是古怪,她樱花一般的嘴唇勾起淡淡的笑。苏青,幸好受伤的不是你!

  散发着火焰的怪鸟赤魂裹住了被邪灵附体的保安!但那一缕邪魂已经狡猾地溜走了。朱炎因为担心天心的伤势并没有追击。

  他冲了过来,眼底是少有的慌乱。他飞快地将数枚银针刺入天心左臂附近的穴道。

  苏青握住天心的手,眼底的关心让天心忘记了疼痛,"你还好吗?为什么不让我帮你挡?"

  天心微笑,眼中却含着眼泪。因为在很久之前,你一直这么保护着我。就算你忘记了所有的前尘往事,你还是想保护我。

  朱炎瞪了苏青一眼。手心按在天心的伤口上,温热的灵力将进入天心体内的毒素瞬间蒸发。

  他发现,天心的经络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根本不像天隐家族修炼者。他哪里想得到,天心的前世是用借尸还魂的方式出现的。再加上天心刻意地隐藏,朱炎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判断。

  "我送你去医院。"苏青当机立断,扶着天心上了自己的车。

  朱炎站在原地,有些失魂落魄。

  老袁来到朱炎身旁,"一切都处理妥当。"孔雀楼门口的保安居然袭击客人,这还真是丢脸。

  "天心似乎不是天隐家族的人。"朱炎的声音低低的。如果不是他救治及时,天心也许会死。

  "那少主……"老袁迟疑地说。少主人向来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没有价值的目标上。

  朱炎转过头,明艳的脸上居然多了属于男性的深沉与果决,"但是,我发现她是不是天隐家族的人,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他的笑容有些羞涩,"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了天心。就在看到她受伤的那一刻,我觉得我的呼吸都快停止了。"

  "……少主的初恋……终于到来了吗?"

  斗法

  闷热的午后,炽热的阳光笼罩大地,天地如同一个巨大的熔炉。

  少见的高温天气让这个城市的电力供应非常紧张,人心也浮躁不安。

  电力部门开始拉闸限电。天心居住的小区在这闷热的午后陷入了绝对的寂静,因为没电。

  天心倒是自有妙法。她将一颗北极玄珠放进了客厅阳台上的空花盆里。凉爽的风就一直一直往屋子里吹。

  爸爸买菜回来,奇怪地说:"怎么屋子里那么凉快?"

  天心顽皮地笑着,回答,"因为有风啊。"

  天心侧过身,背对着开着门的阳台。

  什么东西正划破空气,吐着火热气息飞来。

  天心的身体震了震。

  天心爸爸看到天心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关切地问:"天心,你不舒服吗?"

  "我还好。"天心推了推爸爸,"您不是买了菜要做海南鸡饭给我吗?我很想吃呢。"

  看着爸爸的身影进到厨房里,天心将放在身后的手抬了起来,手指间夹着一枚亮晶晶的子弹,在阳光下散发着幽然冷光。

  她觉得自己的左掌心有些火辣辣的痛。到底是谁想杀死自己?又或者只是试探自己的实力?

  这是一枚特制的狙击弹,如果敌人锁定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爸爸……后果不堪设想。

  "原来,连物理攻击对你来说都是小菜一碟。"1800米之外的高楼上,一个男人淡淡地笑了一下,吹了吹枪口。

  如果天心看到他不知会有怎样的表情。春日约扬起了嘴角,加深了笑意。

  作为妖魔猎人的他追踪到了难得的矿脉衍生妖物的气息。没想到,赶到的时候却只看到一片火海,以及带着惆怅表情的天心。

  光明之山庄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心只是单纯地恰好出现在那里吗?她的反应的确不像一个普通人。确切地说,自从天心奇迹般地痊愈后返回学校,她就有了变化。

  利用春日家族的摄魂术,春日约提取了桃之夭最后的记忆。没想到,天心居然拥有强大的令人熟悉的灵力。

  春日家的血脉残存着天隐家族的因子,因为他们的某一代曾经和天隐家族联姻。天隐家族的血脉很不容易延续,这个世界上有着它旁支血脉的家族因那些微血液里的神奇因子不断强大,控制着巨大的能量。天心是天隐家族遗落在这世界的某个因子吗?

  春日约的脸庞在午后的阳光中发着光,他的眼底是一缕若有若无的邪气。虽然春日家族誓言要守护天隐一族,可他这个叛出春日家族的逆子却不是这么想的。春日家族最大的隐技就是,吸收其他生物的力量。这也是他成为妖魔猎人的真正原因。

  天心的力量一旦被他拥有,那么,他会不会达到梦寐以求的高度呢?

  就在这个时候,气流突然有了巨大的变化!

  一道由天心手中软剑化成的白光居然穿越了千米的距离,找到了春日约。那白光灵活得如同游蛇,带着致命的摧毁力刺向春日约。

  春日约手中的狙击枪在数秒内化为了碎片,白光扫除了阻碍物,无情地追击正主。

  春日约的手掌边缘流动出青色光华,他一掌斩在了白光中段。

  妖魔森林有一种异兽金石,身大皮韧。它身上的刺能切断最锋利的兵器。春日约在杀死一只成年金石后就获得了它的部分能力。

  白光颤抖了一下,光芒膨胀,居然在春日约的手掌上留下了一寸血痕。

  两种力量的夹击下,房间里的电器开始冒出青烟,电线甚至闪出了火花。

  春日约临时租赁的酒店里,所有的电器在白光中爆炸!

  如同猎豹一般窜出窗户,翻身坠入下一层的房间,春日约目光闪动,"天心,我决定将你当作我的头号猎物。"他话没说完就吐出一口血。

  软剑飞回天心手中,天心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一丝力气。

  现在的身体根本没办法释放出飞剑,她强行施力,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翻腾。

  狠狠地笑着,天心望着窗外,"我不好过,你更难受。"和敌人没有照面地斗了一个回合,她算是胜了一场。

  手机铃声欢快地响起,是苏青。

  "天心,"苏青温柔的声音响起,"学校出了一点事,你明天来的时候要小心。"

  "怎么了?"天心有不好的预感。

  "听说挖出了几十年前的毒气弹,发生了泄露。"苏青回答。他总觉得学校发生的事情透着诡异。

  苏青挂了电话。心中有微微的茫然。花眉出现再被收伏的这段时间里,他知道自己的内心有什么发生了改变。惟一值得开心的是认识了可爱的天心吧。

  可苏青总觉得有什么意识正在主导着一切的发生。

  那是一种无法说明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从那时起就陷入了命运的一个新游戏里。

  魔障

  深海学院。

  一切出奇地平静。学校和警方联手将此次事件压下。

  天心从苏唐那里听到了内部消息。据说,那个东南亚的富商赤夜行捐款修建的大楼后面挖出了战争时期留下的芥子毒气罐,毒气罐深夜泄露毒气,许多学生中毒送医。

  苏唐拉着天心的手,眼里是一丝恐惧,"好可怕,中毒的学生好像送进医院就再也没了消息。"

  天心安抚地握住苏唐的手,"只是意外,你别多想。"

  "经过了蜘蛛精那件事,我的脑袋里现在全是鬼怪。"苏唐吐吐舌头说。

  "别自己吓自己了。"天心微微一笑,"这个地球上最强势的妖怪就是人啦。妖怪们的地盘都被人侵占了。"

  再次走进这大楼的电梯里,天心更加不安。这幢大楼阴森森的,到处都是不洁之物。

  更奇怪的是,它们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变得蠢蠢欲动。

  天心站在教学楼四楼长长的走廊里,耳边是凄厉的叫喊声。鬼气森森的校园让她感到窒息。她知道,所谓的中毒的学生已经全部死在了昨夜。一个接着一个,无法逃脱。

  淡淡的雾气在阴暗的走廊里涌动,那是枉死者的怨念,它们从天心的脚踝一路往上攀爬,往上。

  "天心,你怎么了?"苏唐叫天心,她的声音似乎从另一个有阳光的世界传来,穿透魔障。

  天心抬头,露出恍惚的微笑,"苏唐,快离开。"淡淡的妖气在大气中不动声色地浮动着。这气味那么熟悉,分明是那个杀掉万豪并袭击自己的妖怪的气息。

  它为什么会潜伏在这里?

  苏唐奇怪地看着天心,"怎么了?"

  "因为,因为有……"天心无法清晰地说出那个字。长廊上所有的玻璃像是正被什么切割一样,全部生出裂纹。

  裂纹蔓延开来,她们头顶的吊灯摇摇欲坠。

  苏唐听到,走廊尽头的拐角处,有人正在欢快地上楼梯下楼梯。那是小孩子的脚步声。她甚至可以看到那小孩的白色运动鞋和衣服的一角。脚步声和笑声起起伏伏。

  苏唐呻吟了一声,"不!"

  天心转过头看苏唐,苏唐在发抖,"我看到我的孪生弟弟。"

  "你的孪生弟弟?"天心从来没有听苏唐说过她有个什么孪生弟弟。

  "我弟弟在五岁的时候就死了,可是我刚才看见了他在对我笑。"苏唐浑身颤抖,"他一定是回来找我的!"

  "假装看不见,你就不会被伤害。这大楼有古怪。"天心握紧苏唐的手。这大楼似乎能够引发人内心最深处的恐惧和不安,然后影响人的脑电波,令人产生幻觉。

  每个人的心上都有一处魔障。苏唐心上的魔障就是她早夭的弟弟。

  五岁那年,小苏唐和爸爸妈妈走进一家私人诊所。她不肯坐上椅子让牙医拔牙。那个温和微笑的牙医的背后是黑色的漩涡。为什么其他人都看不见那个黑色的漩涡?

  那时候,市里发生了一系列的儿童失踪案。警方认为他们都被拐卖。

  牙医看着小苏唐,小苏唐看着他的背后。一个小男孩的影子在对小苏唐拼命地发出警告。

  爸爸说:"苏唐听话。"

  小苏君对姐姐小苏唐说:"姐姐,你在看什么?"

  小苏唐看着妈妈,妈妈把手放在她的头上安抚她。

  小苏唐乖乖看完牙医,和爸爸妈妈回家。

  哥哥苏青正带着她的孪生弟弟苏君一起玩玩具。

  爸爸打开电视看新闻。

  小苏唐浑身发冷,呆呆地看着屏幕。

  一个小男孩的脸出现在屏幕上。他是第十七个失踪的孩子。昨天,他在公园和孩子们玩球,他去树丛那边捡球,再也没回来。

  小苏唐害怕地缩在沙发里。那天晚上,小苏唐有些发热,妈妈叫她喝了牛奶,早些睡觉。

  小苏唐蜷缩在被窝里,直直地看着妈妈,"……那个小男孩,我今天看见过他……"

  "胡说什么呢,你们姐弟俩快睡觉吧。"妈妈亲了亲自己的两个宝贝,将灯关上。

  彻底的黑暗里,小苏君问姐姐:"姐姐,今天跟着你回来的那个哥哥要和我们一起睡吗?"

  "苏唐!你怎么了?!"天心的声音打破了苏唐五岁时候的回忆。

  天心握着苏唐的手。走廊拐角处安静得如同坟墓。

  "苏唐,你一个人先出去。快出去。"天心放开苏唐,往前一步。

  苏唐在天心的背后轻轻地说,"我……我不能……弟弟抓住了我的脚……"她的声音透出极度的恐惧。

  两只青白滑腻的手从地板里伸出,抓着苏唐的脚踝。那手的指甲部分是半透明的绿,像是凝固的绿色血块。刺耳的小孩的笑声在她的四周回荡上升。

  天心咬破右手食指,嫣红的血珠在指间凝聚,写出九阴破魔咒。带着血光的咒语击破了鬼气,那两只手冒着青烟颤抖着缩回地面。

  天心抓住苏唐的手,拼命地跑出长廊,站在走廊尽头炽热的阳光下。

  大楼的阴影处,看不见的魔物在蠕动着。它们在下水道和天花板上窜动。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妖物长成这样?

  "天心,刚刚到底是……?"苏唐想呕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都是幻觉,苏唐,别被幻觉打倒。"天心安慰苏唐。她的手心在冒冷汗。就在刚才,她一次一次看到青死在了自己的怀里,刺骨的寒冷和悲伤,险些让她失控。

  这大楼隐藏着的力量分明被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