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霸剑集陈青云亲兄弟的心脏艾伦·温宁顿周洁茹随笔周洁茹盆景内田康夫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天心 > Chapter 5 杀局

  假面王子

  深海学院的小礼堂里,舞台剧正在彩排。

  戏剧社新人阿蜜着急得不行。红色幕布已经拉开。布景板也放好。女主角苏唐居然还没有出现。

  苏唐是戏剧社的当家花旦,天生的演戏料子。这出戏剧社的年度大戏《恶之花》正要争夺国际青年戏剧节金橙奖。

  苏唐将那个看起来纯真,却天性邪恶的女主角娃娃表演得淋漓尽致。

  第一次公演即将在后天本城的天宇剧院举行。这最后的彩排不容出错,女主角却不见了。

  阿蜜不断地拨着苏唐的电话,可里边全是"手机不在服务区"的答复。

  戏剧社副社长林火瞪着阿蜜,"说了多少次,叫你联系好苏唐,你怎么连这么点小事也会出错?!"

  阿蜜怯生生地望着喷火的恐龙林火,"她说陪朋友逛逛就过来,可是,后来她的手机就打不通了。"

  林火瞪着阿蜜,阿蜜大气也不敢喘。

  突然,林火露出比春花还要灿烂的微笑,他望着阿蜜的身后,声音如蜂蜜一般甜腻,"苏唐啊,你终于来了!"

  苏唐白着一张脸,身边是一个长相清秀沉静的女生。奇怪的是她站在明艳的苏唐身边,却并没有被苏唐的光芒掩盖。

  而且,眼力过人的林火发现了她的眼睛。这个女生的眼睛像一个深渊。一瞬间,林火已经打算把这个女生招揽入戏剧社。

  "时间紧迫,你快去化妆换衣服!已经没事了。"天心对苏唐说。苏唐点点头,收起眼底的惊惶,进了化妆间。刚刚在综合大楼,她差点在幻觉里崩溃。现在想来,痊愈后的天心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但是,那又怎样?天心对自己那么好,这就够了。

  恶之花。

  一个叫娃娃的女孩为了复仇出现。

  她有着天真甜美的外表和复杂的心。

  她善良却邪恶,她爱上自己仇人的儿子,引诱自己的仇人,然后把他们都拖进了地狱里。

  舞台上的聚光灯在追逐着苏唐扮演的娃娃。

  她杀死了自己心爱的人,拿着染血的匕首。

  娃娃哼着小时候学到的歌谣,漫不经心地抚摸着爱人的头发。

  然后,她望着虚无的远处,露出了天使一般的微笑。

  台下的观众都屏住呼吸。

  那天使的微笑,灿烂而邪恶。

  春日约优雅地坐在前排座位上,喃喃自语:"经历了那样可怕的幻觉,你还可以表演得这么出色。真是不简单的女孩子……"

  阿蜜站在舞台一侧,手里捧着一束百合。她羡慕地望着似乎赋予角色灵魂的苏唐,"要是我也能这么棒就好了。"

  阿蜜也梦想着能站在舞台上,接受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恶之花》彩排结束。

  十来秒的沉寂后,掌声如潮水般涌出。

  阿蜜想抢先把花递给苏唐却不小心摔倒在舞台边。

  人群在欢呼,没有人注意到狼狈的阿蜜。她跌倒在舞台一侧,抚着自己的脚踝,痛得眼泪往下奔。

  春日约站起来,走了过去,穿过人群,将手伸给了可怜的阿蜜,"你还好吗?"

  这一刻,苏唐的光华也被春日约盖过。她看着散发着温润如玉气质的春日约,眼中有光芒闪动。

  "谢谢你,我……我还好。"阿蜜流着泪,眼中是喜悦的光芒。

  春日约淡淡一笑,那干净而温暖的微笑让阿蜜屏住呼吸。

  春日约居然为渺小的自己伸出手。他果然是让女孩子心动的王子啊。惟一的完美的王子。

  天心站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幕。以前的天心这么迷恋春日约就是因为这份让人沉醉的残酷的温柔吧?

  春日约不经意地望了望角落里带着奇特微笑的天心,心想:天心,我一定可以将你的力量全部吸收,化为己有。

  手掌有着隐隐的疼痛。这是上次和天心的飞剑交手留下的伤。很久没有碰到那么强的敌人了。春日约加深了笑意:天心,我会慢慢杀死你。你尝到焚心阵的味道了吗?

  焚心阵考验的是人的心。越是有惨痛回忆,越是有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痛苦。

  天心,你在焚心阵里看到的是什么呢?

  小礼堂的灯光明亮。

  苏青发现自己来得迟了,妹妹的彩排已经结束。看来反响热烈。

  他推开礼堂的门,走进人群里。

  大家都在喊着"娃娃"、"娃娃"。

  不知道为什么,苏青就在潮水一般的人流中,第一眼看到了天心。他缓缓走过去,站在天心的身边。

  四周的喧哗声似乎要淹没一切。

  苏青的声音很低,像是在告白又像是在喃喃自语:"天心,我喜欢你。"

  天心抬起头来,微笑着望着苏青,"你说什么?太吵了,我听不见。"

  苏青摇摇头,目光温柔。

  深海学院,大风吹过蓝色天空。风似乎也不喜欢综合大楼,呜咽着绕过。

  大楼隐约透着微弱的黑色光芒,像是已经从沉眠中惊醒的夜兽。

  焚心阵缓缓启动,召唤着黑暗里的魔神。

  欲望之花

  晨曦。

  斑斓朝霞像是上帝不经意的一个作品。

  阿蜜站在戏剧社空荡荡的办公室里打扫清洁。她望着墙壁上《恶之花》的海报,心中动了动。

  回想着苏唐的表演,她开始模仿着那经典的台词,"我邪恶吗?我只是遵循我的心而已。你爱上我,的确是你的不幸……"

  "哈哈,笑死人了。阿蜜,你该不会妄想当女主角吧?"《恶之花》的女配角费琳笑出了声。她今天看错时间到早了,没想到撞见一只丑小鸭妄想当天鹅。

  "我……我只是……"阿蜜窘迫地望着学姐费琳,"喜欢苏唐姐的表演而已……"

  "是吗?"费琳斜着眼上下打量阿蜜,"你打打杂还行,不过,女主角大概永远也轮不到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对了,去给学姐我买份早餐,牛奶加燕麦片。"

  "啊?"阿蜜望着费琳。

  "啊什么啊,对学姐要恭敬。再这么迟钝,我就叫林火把你开除出戏剧社。"费琳漂亮的面孔有些狰狞。

  阿蜜放下手中的扫把,轻声回答:"我去买早餐。"加入戏剧社是她的梦想。无论如何也不能退出。

  只是,为什么自己当女主角就是妄想呢?

  阿蜜垂下眼帘掩饰住自己眼底渴望的光。

  穿过林阴大道,阿蜜看到不远处,副社长林火正在和一个陌生女孩交谈。

  林火的声音很是激动,"加入我们戏剧社吧!"

  阿蜜站住。什么人能让林火这么苦苦哀求着入社?

  天心正遇到史上最强的苍蝇——戏剧社副社长林火。

  "天心同学,加入我们戏剧社吧。"林火第一百二十七次劝说天心。他本以为凭借戏剧社的名气和自己强大的说服力能轻易说动天心加入戏剧社。没想到,天心根本不为所动。

  "你挡住我的路了,麻烦闪闪。"天心微笑着,声音冰冷。

  林火毫不气馁地充当拦路大树,"我们对于特殊人才是有很好的福利的。"

  "哦?"天心的眼睛亮了亮,停住脚步。最近自己去孔雀楼总是遇到朱炎。朱炎这小子本领高强,说不定会看出她的来处,惹来一堆麻烦。所以,她正琢磨着另寻生财之路。

  "只要你成为女主角,得了奖,戏剧社都会按照奖项含金量给予现金奖励。"林火其实很适合成为传道士。

  "听起来,似乎很有趣。"天心漂亮的凤眼上扬,有着说不出的风流写意。

  林火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捡到宝了。

  阿蜜脸色发白地看着这一切。为什么这女孩子这么轻易就达到了她一直渴望的位置?

  她静静站在树后,直到天心和林火离开。

  她还是那么僵硬地站着,手里拿着被自己捏得皱巴巴的买早餐的钱。

  一阵诡异的风吹过。

  阿蜜听到什么声音在风中诡异地呢喃着。

  苏青静静坐在图书馆看书,但思绪却不在书上。

  最近他老是做奇怪的梦,梦到一些画面。仿佛前世一般的故事。

  梦中他喜欢的女孩子的脸总是模糊不定。

  昨夜,他梦到的却是初见她的情景。

  接天荷叶摇曳生姿。

  一朵宛如明月的白荷上居然躺着一个少女。

  自己拿着一卷书俯视着生病的少女,眼眸温柔地问:"你病了吗?"

  那少女睁开眼睛,居然是……天心!

  第一次看清梦中人的样子,却是古装的天心。

  记得天心曾问过他是否相信前世,他回答说人之所以忘记前世,就是神给了他一个新的开始。他其实和他的前世毫无关系。

  自己的回答似乎让天心很难过。

  难道自己在很久以前真的曾经和天心相遇过?

  不然怎会有那样悸动的感觉?

  合上书,苏青站了起来。他走出图书馆,拿出手机,准备拨天心的号码。

  轻柔的风吹拂着苏青的发梢,他心中一动,转过头,正好看到天心的身影。

  "原来你在这里。"苏青含笑望着天心,用一种极温柔的表情。

  天心眼中异彩闪动,"我一直在这里啊,只是你没有发现。"

  望着那双幽深的眼睛,苏青迷失在了前世的记忆中!

  天隐一族自古就有四大家族守护。

  漫长的岁月里,鲜血与荣光始终环绕着天隐及其守护家族。

  青就是其中一个家族的长子。

  第一次的邂逅,就让青的眼里从此只有天心。而天心也喜欢上了青。

  只可惜,完美的爱情,老天不容许。

  青还记得那夜。

  他们和木族高手木婉伊前往荒城探察妖兽袭人事件,就在荒城的夜市里,遇到了天心。

  正好是荒城的水神节,四周欢声笑语,红灯高挂。

  三个人走在流光异彩的街道,看着人们平凡热闹的生活。

  木婉伊望着在不远处看花灯的天心,突然开口对青说:"我喜欢你很久了。"

  青望着天心的背影,轻声回答:"对不起。我在这世上惟一喜欢的人只是天心。"

  木婉伊垂下眼帘,眼中幽光一闪,"你望着她的眼神是那么温柔,我早知道你不会爱上别的女人。"

  就在这个时候,凌厉的杀气自右侧突现。

  突然而至的敌人拥有着极其强悍的力量。他们疯狂地围攻着三人,却仍然无法顺利得手。

  荒城的地底传来妖兽的吼叫声,它似乎被这杀气相激,要从地底爬上来。

  妖兽的加入让三人开始觉得吃力。天心为了毁灭掉强悍的妖兽,用尽灵力使用了天隐一族的战技"洪荒之怒"。

  当妖兽被这"洪荒之怒"撕扯为碎片时,天心脱力倒下,而木婉伊居然倒戈向天心痛下杀手!

  千钧一发之际,青推开了天心,为她挡住了这致命一击!

  天心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人死在了自己怀里!

  那一夜,十年不遇的雨水将街道上的血迹清洗得干干净净。

  图书馆前。

  在路人诧异的眼神中,苏青伸手将天心拥在怀中。

  时间静止,呼吸静止。

  "天心,没想到能再次见到你。"苏青低低地说,缠绵悱恻。

  "穿越时光的洪流,我终于再次把你拥入怀中。"

  "只要能再见到你……"天心靠在苏青怀中,心中无限欢喜。

  我抛弃一切,追逐你的灵魂而来。只希望再度见到你,然后将你拥入怀中。

  天心不知道,这一刻的幸福原来要用很长的悲伤来换。

  聚灵

  深海学院今日头条八卦被贴在了布告栏里。

  那是数张苏青和天心相拥的照片。标题是:

  苏青神秘女友现身,芳心碎落一地

  麻雀变凤凰的现实版本

  照片中,苏青深情凝视着绯闻女主角天心,似乎天地之间只有她一人存在。

  "春日约,王子苏青已经有了心爱的人了,你的神秘女友什么时候现身啊?"林火问站在布告栏前的春日约。

  春日约和苏青都是王子派的人物,但气质却有微妙的不同。

  苏青家世很好,贵气逼人,花名远播,温柔中透着疏离。

  春日约背景神秘,容貌才华都是上上之选,接人待物让人如沐春风。

  "我没有喜欢的女孩子。"春日约看着照片中的天心,目不转睛。这样幸福的表情,真是让人很想把它撕碎。

  "天心刚被我挖进戏剧社。我的直觉告诉我,她非常特别,而且一定可以成为戏剧社的台柱。"林火洋洋得意,"她的眼睛不仅会说话,而且有着勾魂夺魄的魅力。"

  "我也觉得。她的眼睛很美丽。"春日约微微一笑,按捺住内心的邪恶念头。天心,当我吸收掉你的力量的时候,你的眼睛是否还能那么美丽?

  阿蜜站在人群中,看着天心和苏青相拥的照片。天心真是个幸运的女孩子,好的机会,好的爱人,都被她拥有。

  看到春日约就在身边,阿蜜有些羞涩地低下头。

  林火与春日约的对话被她一字不漏地听完。

  当她听到春日约也觉得天心的眼睛很美丽时,双手不由得握紧。

  一阵诡异的风吹过。

  阿蜜听到什么声音在风中诡异地呢喃着。这一次,她听清楚了呢喃背后的意思。

  深夜12点。

  路灯发出惨白光线。

  树的影子如同妖魔的画像。

  综合大楼里有什么东西蠕动着想冲出来。

  阿蜜走进了综合大楼。她握了握挂在脖子上的项链,低声祷告:"哥哥,你要保佑我。"

  爸爸妈妈死得太早,哥哥桃之夭自从去了南美就再也没有音信,虽然她的户头每月都有一笔美金汇入,但是,她根本不敢用。

  刚刚走进综合大楼,奇怪的轰鸣声就占据了阿蜜的意识。

  细碎的声音带着惊喜在她的意识之外叫着。

  是她……就是她……木家的……人……绝对不能……放过……

  整栋大楼突然静了下来!

  彻底的安静。

  一如真空世界的死寂。

  电梯的门"叮"的一声,缓缓滑开。里面,空无一人。

  阿蜜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步一步地走向电梯。

  电梯的门合上,像是怪兽的巨口一般,将阿蜜吞入。

  电梯的金属四壁外,有什么东西在兴奋地卷动,宛如巨蟒嗅到了猎物的存在。

  电梯下降,进入地下。本来已经到底的电梯居然继续往下沉。

  电梯显示键发出紫色的光线,"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滑开。

  谁都没想到,这大楼的地下居然还有一个空间,隐藏着邪恶的秘密。

  这里到处都是巨大的玻璃柱子。它们按照一种奇特的顺序和位置,矗立在这黑暗世界里。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阿蜜觉得鞋底总是踩着什么液体,滑滑的。

  最中间的玻璃柱子里居然是一个人,他的身体被包裹在白生生的巨茧中,只有头部留在茧外。

  这个人的面容如此熟悉,分明就是照片挂在大楼长廊上供同学们经过时瞻仰的大楼捐赠者——赤夜行!

  阿蜜声音颤抖地问:"是谁在呼唤我?你,你真的能实现我的愿望吗?"

  尖厉的声音响起,无边无际的火在这地下世界弥漫开来。

  阿蜜看到,赤夜行睁开了他的眼睛。

  只有眼白没有眼仁的眼睛。

  阿蜜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刺痛,温热的液体自鼻孔中流出。

  黏腻的血滴落在地面上,被不动声色地吸收。那火焰环绕着阿蜜却没有烫伤她。

  "木家的血脉继承者,我等你很久了……"阴冷的声音在黑暗中回旋。

  "我姓桃,叫阿蜜。"阿蜜怯生生地回答。

  "不,你绝对不姓桃,你应该姓木。我完全能够感觉到你血液里的力量。你是木家守护者的后代。"

  "你说什么?"阿蜜茫然地问。木家?那不是外婆的姓吗?

  "我和你祖先都发誓世世代代守护天隐一族。阿蜜,我听到你内心的欲望在呼唤。为了成为你们戏剧社的女主角,你真的愿意付出一切?"

  阿蜜的眼前闪过苏唐被掌声包围的那一幕,接着是学姐那讽刺的脸,最后,最后,她的眼前浮现的是春日约学长温柔的微笑。

  阿蜜的眼泪落了下来,"如果我能成为《恶之花》的女主角,我想有一双美丽独特的眼睛,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所有的玻璃柱子都在刹那间大放光华。

  "如你所愿……呵呵,我喜欢这充满力量的血呢……"

  赤夜行所在的玻璃柱子里的液体开始沸腾,黑色的烟雾穿透柱子,环绕住阿蜜。

  烟雾包裹住了阿蜜的头,此刻她的脑袋看起来像是一个黑色的蜂巢。那些烟雾宛如活物一般钻进了阿蜜的眼耳口鼻。

  当烟雾消失后,阿蜜如同蜡像一样僵直地站在原地。

  黑暗的四周,亮起了数对绯红的眼睛!

  死结

  阳光透明。

  天心独自坐在树下的长椅上等待苏青。

  她穿着真丝裙子,裙子一角绣着工笔兰草。

  她的身边放着她为苏青做的爱心便当。

  望着远处的综合大楼,天心陷入沉思。

  天心调查赤夜行时才发现,在他捐赠的大楼完工之前,他死了。

  为什么他会在死前修下这么一个奇怪的阵?天心在脑海里勾勒出综合大楼的布局。

  这分明是一个变形的聚灵阵!

  它在为什么东西提供灵力?

  这大楼里,成千上万的学生每天出入,带来鲜活生机。这聚灵阵不动声色地汲取了这么多灵力,统统传递到了哪里?

  天心想起上次探查综合大楼时遇到的幻觉攻击,她觉得这聚灵阵背后藏着的秘密非常惊人。耗资上亿的综合大楼如果只是用来汲取人的生机,未免太过浪费。

  苏青在天心身旁坐下,"想什么?"

  "那个聚灵阵有问题。"天心回答,转过头微笑,"你也要小心,不要进入那栋楼。"

  苏青凝视着眼前娇俏微笑着的女孩子,只觉得每看她一眼,心中的喜悦就多上一分。

  他握住天心的手,"我会小心的。天心,对不起,我没能在见你第一眼的时候就把你记起。"

  天心摇摇头,"就算你永远不能认出我,只要和你活在同一片天空下,我就觉得很幸福。"

  苏青宠溺地将天心的头发顺了顺,"当年木婉伊为什么会袭击你?"

  天心望着苏青,"木家为了天隐宝藏起了异心,而且她爱上了你,却得不到你。"

  与此同时,雕塑一般站在地底的阿蜜动了动,然后走向地下电梯。

  有什么在呼唤着她,那是夙敌的气息。

  恨,恨,恨。无穷的恨意让阿蜜的眼睛变得血红。

  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渴望当《恶之花》的女主角了,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她也曾经把匕首刺入最心爱的人的心脏!

  阿蜜走出电梯,大楼保安觉得阿蜜样子奇怪,拦住她询问,"这位同学,你……"

  他的声音永远地哽在了喉咙里,他的心脏处,阿蜜的手指正缓缓地抽出来,留下五个深深的血洞!

  阿蜜若无其事地离开,脚步轻快。嗜血的欲望让她微笑了起来。

  在那里,就在那里!

  绿树下如花的少女和美丽的男子。

  她的笑容那样刺眼,恨不得让她就此沉沦入地狱。

  阿蜜微笑着走了过去。

  越来越近。

  灵魂的波纹那么清晰。

  这男子分明就是那个无情的男人。

  "学长!这里有你的信。"阿蜜迷恋地看着苏青,轻声呼唤。

  苏青走了过去。

  天心觉得空气里有淡淡的血腥味,她望着苏青的背影。

  刹那间,她觉得像是要永远失去他。

  "苏青!"天心喊道。

  苏青微笑着转过头,"什么?"

  他的笑容凝固住,因为阿蜜的手从他的背后插了进去,直达心脏。

  阿蜜望着自己手上的血迹。脑海中怨恨的灵魂正在尖叫。天心抛弃一切,穿越时空追寻青的灵魂而去。背叛者木婉伊被终生囚禁在天隐禁地,怀着孤独怨恨的心死去。

  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天心冲了过去,推开阿蜜。身上是淡淡的白色光焰。

  "天心,这一次,你再也找不到青的灵魂。因为,它已经被我亲手撕碎。他永永远远地属于我了……呵呵……"阿蜜疯狂地大笑。这一刻,她是木婉伊。

  天心惶恐地抱着面色雪白的苏青,手指间是温热的血。苏青的生命就随着这温热的血流失。

  "能再次遇到你……我已经很知足了……请你永远地忘记我,然后……开心地活下去……"苏青闭上眼睛,停止了呼吸。

  笑意就这么永恒地停在了他的嘴角。

  天心,请你永远地忘记我,然后开心地活下去。

  心中有什么变成了灰,一寸一寸地死灭?

  荒凉的心里,所有的幸福回忆都如同利刃一般绞杀着心脏。没有你的人生,我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

  天心的额头上,紫色的印记慢慢浮现!

  她的四周地面上出现了裂痕,并不断延伸!

  阿蜜退后。

  天隐一族的人只有在成年后才会在额头上出现印记,天心果然是天隐一族当年最有潜力的人。只是,她似乎控制不了这突然爆发的力量。

  也许,她会就这么死在自己的力量里。

  阿蜜嘴角微弯,露出微笑。

  与此同时,正在教室里上课的春日约望向窗外。他惊异地想,这庞大的力量到底是谁放出来的。

  脑海中闪过天心的样子。

  春日约站了起来,旁若无人地离开教室。

  一群萤火一般的光点从远处飘来,宛如夏夜的一个美梦。

  春日约情不自禁伸出手。

  温暖的感觉直达心底。

  他的能力被引动!

  这一次,他吸收的不是别人的能力,而是别人的记忆。

  那是苏青对天心的爱的记忆。

  光点散落。

  春日约恍惚地睁开眼睛。

  这温暖的无穷的爱,还真是让人……厌恶。

  苏青死了吗?

  看到自己的爱人再次死在自己的怀里,天心已经崩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