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新年倪匡迷宫之门横沟正史小姐小姐别生气香弥爱人接招艾佟狱门岛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未来少女 > 第五章

  这是一座花园,园里种满了五彩缤纷的鲜花,此刻花竟然不分时节全都开了,让萧瑟的秋天平添几分春色的气息。

  花园的中央有一座美观又气派的亭子。

  亭子的不远处是一座池塘,栽种了莲花,有红、有白、有紫,煞是好看;水清澈得可以看见莲藕,白嫩的一节连着一节,别有一番吸引人之处。

  池塘边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明显比女孩高出许多。

  这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六岁左右,乌黑的头发扎成两条小辫子,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她抱着一个看起来有些破旧的熊宝宝,歪着头似乎在看什么东西的样子,十分可爱。

  她正用好奇的眼神望着前面那个看得出来长大会很俊美的十岁男孩。

  男孩的眼神没有一般十岁男孩该有的童稚和初到一个新环境的不适与害怕,只是漠然,小小年纪已经将自己的情绪掩饰得无懈可击。

  “大哥哥,你是谁?”女孩好奇的问道。

  男孩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你是谁?大哥哥,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女孩没有得到答案又问道。

  回答她的仍然是一片沉默。

  “大哥哥,你为什么不说话?”女孩不死心的问道。

  男孩这次的反应是掉过头去,不再看女孩。

  女孩却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男孩面前,仰着头靠得更近,她脸上漾起纯真的笑容。“我知道了,大哥哥一定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我是谁你才不说话,我叫娃娃,那大哥哥你可以说了吗?”

  “大哥哥,你不会说话吗?没关系,我的美美也不会说话。”女孩忽然像想到什么似的高举起自己的熊宝宝。

  男孩对小女孩的纠缠不休感到厌烦,脸色也难看起来,比较起刚才的面无表情,此刻的他比较像孩子。

  “我可以跟你说话,大家都叫我娃娃的,大哥哥也叫我娃娃吧!我今年六岁,可还没过生日呢。”女孩说着说着,觉得脖子有些酸了,于是她伸出手去拉男孩的手。“我们到那边去坐,那边有个亭子,有凳子可以坐。”

  但娃娃的手一碰到男孩,男孩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用力的挥开她,力道之大让娃娃另一只手中的熊宝宝没有抓稳,顺势掉进池塘里。

  “我的美美、我的美美……”看到自己心爱的熊宝宝掉进池塘里,娃娃哭了起来。

  她蹲下去,伸出手试图捡起来,却怎么也碰不到,因为水和地面的高度还有一大截,而且池塘的水将她的熊宝宝一点点的荡开了。

  男孩瞪着女孩,表情却没有一点内疚,仿佛她碰到了他就该有这样的惩罚。

  “大哥哥,我的美美掉下去了。”娃娃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男孩。

  男孩忽然转过头去不看她。

  只听见扑通一声,男孩猛然回过头,才发现女孩已经跳下去,抵挡不住身子的下沉,她拼命的大哭起来。

  男孩不想去理会,但最终还是跳了下去,身手敏捷的将女孩抱起来,还顺手捞起她的熊宝宝。

  “咳咳咳……”娃娃趴在男孩身上一边哭一边咳嗽着,双手还将熊宝宝紧紧的抱在怀里。

  男孩瞪着女孩,想了想还是没有推开,只能任她在他怀里哭了许久。

  从此以后,男孩身后就有了一个甩都甩不掉的小跟班。

  男孩拿小女孩没辙,不管他如何瞪她、如何冷着脸不理会她,她仍是挂着一脸灿烂的笑容跟在他身后,连他上厕所也要跟。

  他觉得很奇怪,明明是他害她的熊宝宝掉到池塘里,怎么她对他理所当然应该下水去捞而一脸的感激涕零,她不是应该责怪他的吗?最让他烦躁的是,他没有开口说话,所以她一直以为他是哑巴,老是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真不知道她小小的脑袋里怎么装了那么多东西!

  “大哥哥,明天义父回来你就可以见到他了,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但是他一直在实验室里,有时候还把我带进去,把那些管子套在我头上,让我好难受。”

  娃娃露出一脸害怕的表情,让男孩看了有些不舒服。

  “但是义父也会买蛋糕给我吃,好好吃呢!”娃娃的脸上又有了甜甜的笑容。

  “大哥哥……”

  “闭嘴,不准再说话。”男孩怒叫一声,终于再也受不了地开口了。

  “大哥哥,原来你会说话呀!”娃娃的表情很是惊奇,然后高兴的叫了起来。

  男孩受不了的按住自己的额头。

  “大哥哥,你头痛吗?原来大哥哥你一说话就头痛,那还是不要说话了。”娃娃慌张的道。

  “你不许再说话。”男孩朝着娃娃叫道。

  “好、好……我不说话。”娃娃点头答应,真的规规矩矩的坐在他的旁边,小手还捂住自己的嘴巴。

  过了几分钟,男孩的耳边果然清静了,他忍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转过头去,只见娃娃两只白嫩嫩的小手捂着自己的嘴,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着,样子十分可爱。

  娃娃发现了男孩的注视,大概她觉得这样很好玩吧!嘴里忍不住发出吃吃的笑声,最后再也忍不住噗的一下松开了捂住嘴的手,笑得很大声。

  “大哥哥,好……”娃娃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想到她答应男孩不说话,连忙又捂住自己的嘴。

  男孩又看了她一眼,站起来就走。

  娃娃一愣,连忙小跑步跟上去。“大哥哥,等等我,你要去哪儿?”

  听到娃娃稚嫩的叫声,男孩的脚步越走越快。

  “大哥哥,你别走那么快。”娃娃迈开小脚追上去,不料一个不小心整个人跌倒在地。

  哭声很快的传到男孩的耳边,男孩的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

  娃娃感到膝盖很痛,两只手支撑着地面却怎么也爬不起来,她看见男孩虽然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帮她,不由得感到一阵委屈,于是哭得更大声了。

  男孩想要像以往一样克制自己,最终还是屈服在娃娃的哭泣声中,掉过头,将娃娃拉起来。

  娃娃立刻像八爪章鱼一样用两手将男孩紧紧的抱住。

  男孩的脸突然有些红了,虽然只有十岁,但他已经知道男女之间是怎么一回事,他想要扳开娃娃的手,但终究放弃了。

  “大哥哥,要吹吹。”指着自己的膝盖,娃娃眼中还带着泪。

  看见那白嫩的肌肤露出了几条显眼的红痕,男孩心里一紧,他看着娃娃无邪的脸庞没有说什么,顺从的蹲下去在她的膝盖上吹着热气。

  娃娃脸上还带着泪,又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一幕或许称得上男孩不再抗拒的开始吧。

  微弱的哭泣声还是传到了男孩的耳边。

  从他有记忆以来,他最欠缺的就是好奇心,从小就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很多事他都是看在眼里却从来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此刻听到这已有几分熟悉的哭泣声,男孩却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躁动,一步步向前。

  只见娃娃蹲在地上,两只手扒着地上的土,一边扒一边擦眼泪。

  “你在干什么?”男孩皱着眉间道。

  娃娃吓了一跳,转过头发现是男孩,才松了一口气。“大哥哥,我在挖洞。”

  白嫩的脸上已经脏兮兮了。

  “挖洞干什么?”男孩慢慢的走过去。

  “美美死了,我要埋掉它,就像他们埋爸爸妈妈一样。”娃娃一连哭一边道。

  男孩这才看到旁边那个已经破烂得不像话的熊宝宝,本来已经有些破旧,又因为掉进水里,所以失去原来的形状了。

  男孩没有说话,默默地蹲下来,先拉起娃娃,然后自己挖出一个洞来。

  娃娃十分认真的将熊宝宝捧在怀里,然后才放进那个洞里。

  “美美,你跟爸爸妈妈在一起,他们一定会照顾你的,你要告诉他们,我好想他们,我也会很想你的;你还要告诉他们我现在过得很好,娃娃一直都有笑;你还要问他们什么时候能来看看我,我会很开心的。”娃娃一边抹泪一边道。

  男孩将土填上,看到娃娃这个样子,心里有一种类似疼痛的感觉,他伸出手抹去娃娃脸上的泪,不想看到她哭泣难过的样子。

  “大哥哥,明天见到义父,你会不会也一样离开这里呀?”娃娃望着男孩,一脸不安,她在这一年里见过不少和她一般大的男孩或女孩,但都是住了几天,只要一见到义父就会离开这里,然后她再也见不到了。

  男孩用一种专注的眼神看着娃娃好一会儿,忽然开口道:“不会。”

  虽然是简短的两个字,却给人一种不容质疑的坚定。

  “真的!”娃娃可开心了,眼角虽然还带着泪,笑容却很动人。

  男孩听着娃娃说,才知道她的父母是被人尊称为天才科学家马克博士的两名助理科学家,一年前在一次试验中意外身亡,留下娃娃被马克博士好心的收养。

  听到这里,男孩仅有的一点疑问也被解开了,因为他知道马克博士每年都会派人去寻找智商高、有个性的孩子回来培养,怎么可能会收养像娃娃这样看起来义单纯又平凡的女孩。

  “大哥哥,你的爸爸妈妈呢?”

  “爸爸妈妈?”男孩扬起讽刺的笑,在他的眼中,父母只是给予他身体的人,仅此而已。

  他的父母是考古学家,依照国家规定,生了孩子之后便丢给保母。十年来,不包括婴儿时期,他只见过他们十次面;这次被马克博士选中收养,他的父母毫不犹豫地同意,因为可以名正言顺的将他遗弃了。

  “他们也死了吗?”娃娃眼中闪烁着同情的光芒,但是她不明白男孩为什么可以笑得出来,每次她一想起爸爸妈妈就想哭。

  男孩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既然不爱他们也不会去诅咒他们。

  “大哥哥,没关系,你还有我呀!”娃娃拉着他的手,很诚恳的说道。

  男孩心念一动,忽然开口道:“暗幂。”

  “什么?”娃娃不解的道。

  “我的名字。”

  “哦,那我叫你幂哥哥好不好?”娃娃摇晃着他的手,语气还带点撒娇。

  男孩低着头看着女孩粉嫩的脸颊,忽然很想伸出手去捏一下,看看是不是像想像中的那样柔软。

  暗幂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还有他会喜欢的东西。

  马克博士年纪轻轻,今年才四十多岁,却是公认的天才博士,那与人类几乎相同的机器人就是他制作的。

  此刻他站在两个孩子面前,满面笑容的问道:“怎么样?暗幂,还习惯吧?”

  暗幂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他在这个马克博士的眼中只看到了虚伪。

  “义父。”娃娃却兴高采烈的叫了起来。

  “娃娃,你这几天还好吗?”马克博士慈祥的摸摸娃娃的头。

  “很好!大哥哥会陪我玩呢!”娃娃忙不迭的点头。

  “那就好,暗幂,今后你就专心的跟着我学习,会有前途的。”

  “义父,我生日你会不会买蛋糕给我?”娃娃摇着他的手道。

  马克打量着暗幂,心不在焉的回答娃娃的问题:“会的、会的。”

  这孩子够冷静、沉着,据他的手下说,这个叫暗幂的孩子是他这些年派去寻找的孩子中智商最高的一个,只要他能为自己所用,一定会带来很多好处的。

  “义父,我们说定了。”娃娃开心的笑起来。

  “暗幂,今后你就住在创天楼。”

  “我跟娃娃一起住。”暗幂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咦?”马克一怔。

  “是呀!义父,我要跟大哥哥一起住。”娃娃也插嘴道。

  马克思索了一下,又看了看两人,最后点了点头。“那好吧!”

  “谢谢义父。”娃娃欢呼一声,她终于有伴了,真开心。

  此后,暗幂便与娃娃住在同一个地方。

  但是他们也不常见面,因为娃娃每天都没什么事可做,但暗幂却要学习很多东西,常常不在屋里。所以娃娃每天下午都会坐在门口等他回来。

  “幂哥哥,你回来了。”娃娃一看到暗幂,马上高兴的迎上去。

  “给你。”暗幂将手上的东西递给她。

  “是熊宝宝耶,好大、好漂亮呀,真的要给我吗?”娃娃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熊宝宝,兴奋不已。

  “嗯,给你的。”暗幂点头。

  “谢谢幂哥哥。”

  暗幂拉着她一起进屋坐下。

  “幂哥哥,我跟它取一个名字好不好?”

  “你想要叫它什么名字?”

  “上次妈妈送的是姐姐叫美美,这一次就叫丽丽好了,幂哥哥,你说好不好?”娃娃高兴得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好。”暗幂听着娃娃说话,却没有不耐烦,他正慢慢的习惯娃娃的一切。

  习惯,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它能把人最坚硬的一部分慢慢的融化掉。

  “幂哥哥,你在学些什么呀?”娃娃的大眼睛瞅着暗幂,好奇的问。

  “知识,还有防身的本领。”暗幂简单的道。

  他所要学的不但多且复杂,每一步都是马克博士为将来所做的准备。这些日子,他很清楚的看到马克博士的野心,绝对不是要造福人类那么简单;但这些都不应该让娃娃知道,她是无法理解的。

  “哦。”娃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你今天做了什么事呢?”

  “我在画画。”娃娃很高兴的道,然后连忙拉着暗幂走进房间。

  只见桌上摆着一本颜色鲜艳的画册,几张白纸和笔,最上面一张画纸已经有了初步素描的痕迹。

  暗幂翻开画册看了一下,只见这画册上画的只有一种花,瘦长的花茎,叶大而光滑,花大而艳丽奔放,配上鲜艳的颜色更是美丽无比。

  罂粟花。

  暗幂思索了一下,发现竟然是已经绝种的鸦片花。

  “你从哪里来的画册?”

  “是妈妈给我的。幂哥哥,这些花是不是很漂亮?我好喜欢呀,但妈妈说现在已经没有这种花了,为什么会没有呢?这么好看的花为什么不能种呢?”

  暗幂没有回答,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能让单纯的娃娃了解那美丽背后所隐藏的罪恶,或许错的不是花,是人类不该利用它们,但人类又何时承认过自己有错。

  “幂哥哥,你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是奇怪,为什么这么美的花不能种呢?”

  娃娃噘起嘴道。

  “你很喜欢这种花吗?”

  “是呀,我一看到就觉得它们好美,而且让人好喜欢喔。”娃娃望着那本画册猛点头。

  暗幂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拉起娃娃的手。“我们去吃饭。”

  “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