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风铃剑高庸明年给你送花来亦舒飞狐外传金庸十三杀手黄鹰同门亦舒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未来少女 > 第六章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娃娃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少女,亭亭玉立,俏丽的面孔,没有改变的是顽皮娇俏的笑容和单纯无邪的个性。

  暗幂也已经是一个又高大又俊美的少年了,脸上的冷静、沉着随着时间的过去而益发让人不可捉摸,只有极少人知道,在娃娃面前才可以看到他发自内心的笑容。

  娃娃依赖着暗幂,暗幂则用自己的方式宠爱着娃娃。

  两人之间有一种属于男女之间的情愫在滋长,只是一个很早就明了自己的内心,一个仍在懵懂中摸索。

  娃娃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亲亲熊宝宝,然后梳洗一番。许多东西都是娃娃自己亲自动手做的,除了吃饭会有专门的机器人准备,还有一个机器人会在每天准时传授她知识。

  近十年来,就连娃娃也看到机器人在人类生活已是不可或缺了。

  吃过了暗幂规定一早要吃的早点后,娃娃神情清爽的走出去。

  在园子里,一眼就能看见那随着微风摆动的美丽花儿,那是娃娃喜欢的罂粟花,不知道是哪一年的生日暗幂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随着知识的增长,娃娃已经知道罂粟被禁止种植的原因,虽然觉得可惜,却无法阻挡内心的喜爱,所以在看到那些花儿时大大的惊喜了一番。

  虽然不知道暗幂是怎么弄来的,也不能从暗幂的轻描淡写的回答中知道答案,但是娃娃知道一定是得来不易,不禁感动不己。

  “娃娃。”器宇昂轩的身形已经朝娃娃走来了,一向冷漠的脸上在看见娃娃时露出温柔的笑。

  “幂。”近几年来,娃娃已经不再叫他哥哥,很自然的叫他的名字。

  “跑那么快干嘛呀?”暗幂稳稳的接住娃娃飞奔而来的身子,语气里全是宠溺。

  “呵呵。”娃娃没有回答,只是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暗幂摇头轻笑,让娃娃在半空中荡了一下才放手扶着她在地上站稳。

  “幂今天有空吗?”娃娃问道。

  “怎么了?想要去哪里玩呀?”暗幂点点她的唇问道。

  “幂好忙呀!你都在忙什么?”娃娃不明白,为什么幂每天都这么忙,他不是比她还聪明得多吗?不可能机器人数的功课他不会呀!一定是在替义父做什么事不让她知道。

  暗幂没有回答,因为他所学的和所做的事单纯的娃娃不能理解的,马克早在言语中流露了不少野心,于是转移话题。“我今天有空,可以陪娃娃玩呀!”

  “真的!”娃娃马上笑逐颜开,“我要去海边玩。”

  “这么喜欢海边呀!”暗幂轻笑,他常常陪着她到海边玩。

  “那还有别的地方好玩吗?”娃娃眼中有着渴望,其实她很少出去外面,所以不知道外面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当然。”暗幂心念一动,“今天我带你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

  “真的,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去吧!”听说有好玩的地方,娃娃心急了。

  暗幂带娃娃到一个游乐园。

  “好多人呀!”看着一群在玩闹的人群,娃娃发出惊叹声。

  暗幂拉着娃娃来到摩天轮的前面,娃娃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幂,我们是不是要跟他们一样坐上天?我们快去吧!”

  暗幂始终带着笑任娃娃将拉他上去,他细心的帮娃娃系上安全带,耳边听着娃娃的欢呼,眼中看着她灿烂动人的笑脸,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涌上心头,这就是幸福吧?

  我幸福,因为你在我这里!

  从清晨的梦里醒来,吃过了早点,娃娃正在玩电脑,因为她知道昨天暗幂陪她玩了一天后,今天不可能再来陪她玩的。

  突然敲门声响起。

  “请进。”娃娃头也不抬的道。她的屋里很少会有人来,义父也不会进来,除了幂,只有机器人而已,但该有的礼貌娃娃还是不会省略。

  不出她所料,进来的是一个机器人。

  “娃娃小姐。”

  “有什么事吗?”她不是很喜欢看到这个机器人,因为它是义父身边的机器人马达,每次来都是要将她带到研究室去。

  近几年来,她看到义父的机会很少,她知道他不停的研究着他的新技术,虽然这几年他都没有什么成果。

  娃娃不喜欢去研究室,从小就有一种莫名的厌恶,但这是义父的要求,她不能不去;只是最近马达出现的次数多了起来,她感觉去了实验室以后自己好像变得很容易疲惫。

  “主人请娃娃小姐过去一趟。”马达公式般的道。

  娃娃点点头,随着马达离开,早上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

  从研究室回来后,娃娃就躺在床上睡觉,她感觉到头晕晕的。

  一双手摸上她的额头,娃娃睁开眼,看到暗幂俊美的五官,和他眼中的关切。

  “怎么了?”

  “义父又叫我去研究室,每次回来后我都觉得很累,没事的。”娃娃扬起笑容,看到暗幂她就觉得很开心。

  暗幂的眼中一沉,自从知道娃娃会被带进研究室后,暗幂就知道马克收养娃娃没那么简单。这些年的相处,他已经知道马克绝不是外界看起来的良善,在他眼中,有利用价值的东西他才会去重视;收养了那么多孩子,美其名是为社会培养人才,其实都是为他出力、被他所用。

  他知道马克在进行一个大计划,他也意识到不单是他,连娃娃也会在这个计画中有着重大的作用,不然马克不会把娃娃进入研究室这件事弄得那么神秘和低调了。

  经过这几年的观察,还有他暗地里知道的情况,已经让他意识到危机,他努力在不让娃娃得知的情况不解决掉危机,虽然很困难,却是势在必行。

  娃娃什么都不知道,就连她去研究室,暗幂相信马克一定会先为她注射安眠剂,在娃娃毫不知情的情况不对她进行研究;虽然这研究在近日已经浮出台面,他仍然要找个机会好好的跟马克谈谈。

  “那你好好睡一下吧!”

  “幂,你会陪着我吗?”娃娃渴望的眼神触动了暗幂的心。

  暗幂在床沿坐下来,握住娃娃的手。“我会陪着你的。”

  “真好,幂,你也跟我一起睡吧,就像小时候一样。”娃娃开心的笑了。

  暗幂有些为难了,但娃娃的神情仍然单纯,似乎没有想到两人已经长大了,男女有别。

  “好不好嘛?我知道你也累了。”娃娃摇着他的手。

  暗幂没有说话,只是掀开被子躺到床上。

  娃娃笑得更开心了,双手紧紧搂住暗幂的腰。

  暗幂苦笑,她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还真的当他是当年那个十岁男孩。

  对于她,他向来冷静过人的自制力好像越来越起不了作用,望着闭上眼睛、安心和周公聊天的娃娃,暗幂只能搂着她,努力让自己忽视她已经渐渐凹凸有致的身材紧贴着自己所带来的魔力。

  专注的凝视娃娃平静甜美的脸孔,暗幂轻轻的在她的红唇上落下一吻。

  他觉得好幸福,因为她在他身边。

  两个男人在谈话,气氛十分的严肃。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不远处树丛中有一个女孩因为一时的好奇心偷偷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虽然两人刚开始的对话让娃娃摸不到头绪,但渐渐的,她听出来他们讨论的对象正是她,不由得听得更认真了。

  “你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暗幂几乎没有叫过马克为义父,对于这一点,马克也没有在意过。

  望着那张没有表情的俊脸,马克虽知暗幂并非池中之物,聪明的隐藏最真实的自己,但是他却依然相信他们可以达到共识,暗幂可以为他所用。

  “统治地球。”这是他的野心,也是势在必得的决心。

  暗幂没有惊讶,只是冷冷的问出他的问题:“你的武器是什么?”

  “娃娃。”马克坦诚不讳。

  暗幂虽然已经猜到了几分,但马克说出来的时候,他身体还是轻微的震了一下,但得意的马克并没有发觉。

  “为什么?”

  “你知道现在这个地球上除了人类最多的是什么吗?是机器人。他们可以听命于任何人,也不忠于任何人,远胜人类。而我呢,正是这些机器人的主人……不,暂时还不是我,是娃娃,只要娃娃脑中的晶片再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和开发,所有的机器人都将听命于她,也就是间接地听命于我。”马克想到自己伟大的计划,再也忍不住得意的笑起来。

  原来如此。暗幂深吸了一口气。“娃娃会有什么坏处?”

  “我知道你和娃娃一起长大,感情很好,但你放心,娃娃除了脑中的微晶片可以使机器人听命于她,没有任何的坏处,对她的身体没有影响。”马克有些不以为然,他相信没有人对统治地球不动心。

  暗幂没有再问下去。

  “好好干吧!我需要你的头脑,相信再过不久,我们就可以统治地球,只要机器人听命于我们,人类完全没有反抗能力。”语毕,马克还拍拍暗幂的肩膀。

  “对了,最好先不要让娃娃知道,别忘了成功之后所带来的好处。”未了,马克还提醒暗幂一句,才举步离去。

  暗幂望着马克的背影,脸上蒙上一层让人心悸的寒意。

  有气无力的脚步声突然传进暗幂的耳中。

  暗幂一震,猛然回过头,看到脸色苍白、脚步不稳的娃娃走过来。

  “你都听到了。”这是肯定句。

  “幂,我的脑里有什么?”娃娃睁大眼睛,望着暗幂。

  暗幂深吸一口气,将娃娃搂在自己的怀里。

  “马克在你的脑中植入一片微晶片,企图用来控制机器人,统治地球。”简单明了的道出一切。

  “为什么要将晶片植入我的脑里,我是不可能控制机器人的。”娃娃不明白。

  “他会让你听从的,用他的手段。”暗幂虽然不确定马克会用什么办法让她服从,但肯定不会是友善的方法。

  “那我还是不是我?是不是连我自己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思想了?”娃娃的脸色惨白。

  看到娃娃脆弱的样子,暗幂眼里的杀气更甚了。

  “幂,你告诉我,我现在是不是一个怪物,我的脑子里竟然有别的东西。”娃娃越想越害怕。

  “娃娃,不要这么想。”暗幂柔声安抚她。

  “我是、我是……一个怪物。”娃娃颤抖起来,拼命的摇着头。

  “娃娃,别想了、别想了。”暗幂紧紧的抱住她,用急切却不失温柔的声音安抚她。

  “幂,我如果去求义父,义父会帮我弄掉它吗?”娃娃拾起头,眼眶蓄满了泪水。

  望着娃娃的眼泪,暗幂感到自己的心疼起来,自从发现自己会因为娃娃的泪水而心痛难受后,他就再也没有让她哭过,更发誓不会让任何人让她流泪。“会的、会的。”他不会让马克的野心得逞,更不会让任何人去控制或伤害娃娃。

  “真的吗?”

  “真的。”捧起她无助的小脸,暗幂许下承诺。

  “不要,我不要当怪物。”夜深了,躺在床上的人儿却睡得不安稳,翻来覆去,脸上不但出现害怕的神情,还拼命的大喊。

  “娃娃、娃娃……”暗幂坐在床边,握着娃娃的手,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焦急的神情。

  “不要,我不要。”娃娃仍然闭着眼睛,摇晃着头,眼角有泪水流出来。

  “娃娃,不要怕、不要怕……”暗幂抱起娃娃,轻轻的摇着她。

  娃娃睁开眼睛,看见暗幂满是忧虑的脸,不由得哇的一声扑在他的怀里哭。

  娃娃这个样子让暗幂的眉头皱得很紧,心难受得疼痛起来,他不喜欢看到娃娃伤心不安,一点也不喜欢。

  “娃娃,别这样,这是一件很容易解决的事。”暗幂安抚道。

  “但是我一想到我的脑子里有东西,我就觉得很难受,好像我变得不像我,而是一个怪物。”娃娃抽抽噎噎的道。

  “别这样想,娃娃。”暗幂心疼的道。

  “但我控制不了,是不是以后我都没有自己的思想了?”娃娃一想到就不安,不禁害怕起来。

  “娃娃。”看到娃娃这个样子,暗幂生平第一次手足无措起来。

  “幂,我不要这个样子。”娃娃猛摇头。

  捧起娃娃的脸,暗幂疼惜的轻轻吻着她的眼、鼻,还有她的眼泪。

  娃娃怔怔的看着暗幂满是柔情的脸,以前暗幂也会吻她,但都是吻在额头上,不是像现在这样,让她的心不受控制的怦怦直跳,有一种不知名的悸动,忘了所有令自己不安的事。

  凝视着她,暗幂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将吻落在她微张的红唇上。

  接触到娃娃柔软的红唇,暗幂心里涌起一股热流和满足,做出他渴望许久的事,他轻轻的吸吮着,诱导她微张红唇,与她的唇舌交缠,尽情的吸吮她的馨香和甜蜜,大手温柔的将她揽得更近,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热情和积压已久的爱恋瞬间像野火般燃烧起来了。

  娃娃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全心全意的承受他的轻怜蜜爱,沉醉在他深情的亲吻中。

  久久,两人才喘息的分开,晶亮的眼注视着彼此。

  “娃娃,相信我,不会让你再难过的。”暗幂眼中有着一抹坚定。

  “幂。”娃娃的脸上布满红晕,含羞带怯的点头。

  暗幂早已经意识到马克是不可能放弃他进行了十几年的计划,所以他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想尽一切办法对付马克,甚至不惜毁灭一切。

  而马克因为准备已久的计划就要实现,内心的喜悦让他降低警觉心。

  让暗幂揪心的是,娃娃一直不愿意接受她脑子里存在有微晶片的事实,就算是他陪着她,夜晚她仍会做恶梦惊醒,让他整晚都不能入睡。

  就在暗幂准备好要行动的前一天晚上——

  “娃娃,为什么会那么介意晶片的事?它对你并没有任何的坏处。”

  娃娃摇摇头,“妈妈曾经对我说过,在动物身上植入这些高科技的晶片是不道德的,更不用说植在人的脑子里,而且用来干坏事更是不可取。”

  “这并不是你的错呀!”暗幂耐心以对。

  “但我觉得就是我的错,因为它存在我的脑子里,而且妈妈也会责怪我的。”

  娃娃不安的道。

  暗幂抚着她瘦削的脸蛋,如果娃娃再这样下去,他会受不了的,他不愿看到娃娃变成这样,他的娃娃脸上只有笑容,是最快乐的可人儿。但是,他真的可以这样做吗?他放得下吗?想到心里那个一直不愿意付诸实行的念头,他真是难受万分。

  “娃娃,我的娃娃。”暗幂忍不住将她搂在怀里。

  “幂,我喘不过气了。”娃娃有些难受的望着暗幂,为什么他看起来也那么挣扎和痛苦呢?

  “对不起。”暗幂放松双手,但仍是把娃娃圈在怀里。

  “幂,你最近好忙。”娃娃噘起嘴,有些不高兴,最近她只有在晚上才看得见他。

  “以后不会了。”

  “我爱你,娃娃。”暗幂深吸一口气,心里隐隐约约感到痛楚,如果不能取出娃娃脑中的晶片,是不是要消除娃娃以往的记忆?

  “幂。”娃娃一震,仰起头望着暗幂深情的脸庞。

  “你呢?娃娃。”暗幂忍不住想要得到她的回应,即使知道她也是喜欢他的,他仍然想要听她说出来。

  “我也爱你,幂。”娃娃贴在暗幂耳边,小声的说。

  “娃娃。”暗幂的内心涨满了喜悦,他低下头,慢慢的用唇刷过她的眼、鼻,轻轻的用舌描绘她的唇,烫热的舌纠缠她的丁香小舌,从她口中品尝最甜蜜的滋味。

  娃娃也慢慢的回应他的吻,在唇舌相交时更能感受到他最深的爱恋。

  一吻结束后,两人拥抱着对方感受着彼此的温暖,如情人般窃窃私语。

  天快亮时,暗幂冲了一杯牛奶让娃娃喝下。

  娃娃在满心甜蜜中进入梦乡。

  最后,暗幂注视着平静甜美的脸庞许久,眷恋着不肯离去。

  这一觉,娃娃睡得比以往来得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