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旧欢如梦亦舒伊人伊人梁晓声灵魂只能独行周国平副领事玛格丽特·杜拉斯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未来少女 > 第七章

  特等病房里,一个女孩躺在白色的病床上,似乎睡得很沉。

  床边坐着的俊朗男人握着女孩的手,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望着她。

  站着的俊美男人看到床边的男人那痴恋的表情时耸了耸肩。真是痴情,六年的时间什么都改变了,科文对叶娃的感情却没有改变。

  “她真的没事。”虽然知道她只不过是昏迷过去,科文仍然担心。

  “我以我的名誉保证。”斯洛翻白眼,真是的,他已经是第N次回答,敢这样质疑他的医术的只有科文一个,也不想想他不取出晶片完全是科文不愿意动这个手术,以前是因为他只有百分之四十的成功率,现在他可以保证有百分之八十的成功机会,但科文这家伙还是不敢让他尝试,只因他不愿他的娃娃有一丁点的危险。

  “真的没有百分百的把握?”科文忍不住问道。

  “老大,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已经很大了,总会有点风险的,何况是脑部手术,这个晶片还是那个号称天才科学家花了十几年时间移植进去的。”

  “对娃娃没有伤害吗?”

  “没有。说起这个,我实在佩服那个家伙,他是怎么办到这一点的,竟然可以让晶片对她毫无伤害。我想一定是那家伙想要长久的利用你的娃娃来帮他实现野心,可惜这次又让他逃了。”

  科文没有说话,他突然察觉到叶娃的手在轻微的震动,连忙站起来。

  “说话小心点。”科文深深的看了叶娃一眼,走出去时还不忘投给斯洛警告的一眼。

  看着科文走出去,斯洛皱起眉头,这家伙又开始他的鸵鸟行为了。

  叶娃睁开眼睛,有些不适应的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以及站在那里望着她笑得很和善的俊美男人。

  “这是哪里?”叶娃的脑中一片空白。

  “这里是医院。”斯洛回答。

  叶娃摇摇头,突然想起一切,包括以前的那段回忆。

  她感到困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没有那段回忆,她现在的生活跟以前的那段生活好像一点也连接不起来,好像是两种身分在生活。

  为什么会有这些改变?而且暗幂还变成科文,甚至变成她的上司,而且这些年来也把她当成陌生人一样。想到科文,她又想起她伤心跑出去的那一幕,心里不禁难受起来。

  “你感觉怎么样?”斯洛关切的问道。

  “我的头有些晕,你是医生吗?”叶娃暂时不去想那些事。

  “对,头晕是正常的,因为你刚才晕过去了,休息一下就没事。”

  “为什么我会在医院?”叶娃有好多谜团解不开,不知道该去问谁,只能问眼前这个男人。

  “哦,你被一个坏蛋挟持了,不过现在没事了。”斯洛轻描淡写的一语带过,他可不想触怒科文。

  “坏蛋?义父不是大家崇拜的天才科学家吗?”叶娃不解的道。

  “咦?”斯洛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问:“你恢复记忆了?”

  “你知道我失去以前的记忆?为什么?你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为什么我会换了一个身分生活了六年,而且幂为什么不认识我?是不是他也失去记忆了?”叶娃把问题一古脑儿的说出来,急切的要知道真相。

  “等等,你还在意你脑中有晶片的事吗?”斯洛反问她一个关键的问题。

  叶娃摇摇头,经过这么久的时间,她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意了,毕竟它虽然在她脑中却对她却一点影响也没有,所以她觉得自己可以将它当成身体的一部分。

  斯洛邪气的笑了,他突然想到一个可以整整科文的计划。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叶娃瞪着他。

  “这些问题你的上司科文都可以解答。”

  “你说他真的是暗幂,为什么他变成这样?这些年来对我不理不睬的,将我当成一个陌生人。”想到科文的冷漠,叶娃就觉得好委屈、好伤心。

  不理不睬?才怪!斯洛暗自哼了一声,他可以肯定这些年来科文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叶娃;对叶娃冷漠,相信最痛苦的还是科文。虽然不知道科文面对心爱的女人却要做出言不由衷的行为时内心有多挣扎,但看到科文这些年来的样子肯定不好受的。

  “叶娃,暂时不要让他知道你恢复了记忆,然后我会教你怎么样让他告诉你真相,不然他是不会告诉你实话的。”斯洛得意的笑起来。

  “真的?”叶娃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眼前这个男人。

  “当然。对了,我叫斯洛。”

  “你是那个天才神医,医疗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院长。”叶娃讶然。

  “真高兴你认识我。”斯洛撇撇嘴,这些众人口中的虚名他最讨厌了。

  “我相信你,那我该怎么做呢?”叶娃思索了一下,点点头。

  “就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跟以前一样。”

  “我做不到。”一想到科文就是暗幂,就算是没有恢复以前的记忆,在她发现自己会为他跟别的女子在一起而心痛的时候,她就不可能再将科文当成一个冷漠的上司;如今恢复了记忆,她更不可能对他无动于衷。

  是呀!面对自己爱的男人不可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何况是像叶娃这种没有一点心机的女孩。

  “这样吧!你尽量去做。”

  叶娃默默的点头,“他没有失去记忆,那么他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虽然对发生的一切她都难以接受,但这些都比不上暗幂已经不爱她的这件事,只要一想起这件事她的胸口就难受得几乎要窒息。

  “这个问题要问他才清楚。”斯洛耸耸肩,不做正面回答。

  叶娃原本甜美的容颜浮现了忧郁。

  科文很清楚的感觉到叶娃的改变,她看到他时虽然还是很冷静的叫他科文先生,但是清丽的脸上却常常没有笑容。

  就像此刻,科文站在自己办公室前,看着室外的叶娃,她正发着呆,似乎在想什么,让她看起来好忧虑,也让科文看得心里发疼。

  叶娃想的仍然是科文,或许该说是以前那个疼她、爱她的暗幂吧!

  她想不透为什么他会有那么大的改变,为什么她失去了记忆他反倒不在她的身边,而是将她当成一个陌生人?这些都让她百思不解。

  她摇摇头,想要甩掉自己心中的烦闷。

  门悄悄的打开了。

  叶娃抬起头,正好看见科文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双眼也默默的看着她。

  看到科文,叶娃分不清是喜是悲,她想要见他,但一想到他不爱自己,又让她觉得难受。

  她努力的隐藏自己的情绪,站起来跟以往一样的问道:“科文先生,有事吗?”

  一股对自己的怒气从心底深处升起,科文脸上更显冷漠,“你最近怎么了?”

  叶娃的心揪了一下,“没事呀!”

  “你还在介意我之前所做的事?”

  叶娃摇了摇头,很平静的道:“不,我已经不介意了。”

  拳头握得更紧了,指甲陷进了肉里,但科文却完全感觉不到痛,他定定的望着叶娃,最后咬牙大步的离开,目送他离开,叶娃如同虚脱般的坐在椅子上。

  电梯门又开了,脚步声又传来。

  叶娃一怔,抬起头,只见斯洛满脸笑容,潇洒的走过来。

  “嗨,小娃娃,你好呀!”

  叶娃松了一口气,她怕再面对科文,那会让她忍不住扑进他怀里哭泣,质问他为什么这样对她。“斯洛哥。”

  “这几天恢复得怎么样?头不晕了吧?”斯洛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她的面前,他可是忍了好几天才来看看他们两人发展得怎么样。

  “已经好了。”叶娃笑了笑。

  “他出去了吗?”斯洛明知故问。

  叶娃点头。

  “你没露出破绽吗?他应该还没发现你恢复记忆了吧?”

  “斯洛哥,我快装不下去了。”叶娃有气无力的道。

  斯洛暗自偷笑,表面上却正经的道:“或许我可以帮帮你。”

  “怎么帮?”

  “我讲个笑话给你听吧!话说有一个逃犯整天想着如何越狱,什么时机最好。一天,他无意中捡到一颗桃子,认定是上天暗示他“逃”,心中大喜,立刻找机会逃出去,才跑到半里路就被抓了回来。在审问室里,警察问他:“为什么要越狱?”,他回答说:“我捡到了一颗桃子,以为上天暗示我逃,所以我就逃了。”。

  警察又问他:“为什么又被抓了回来?”,罪犯叹了口气说:“一时大意,没注意到桃子是白色的。”斯洛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的将罪犯的表情表演出来。

  叶娃噗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并不是这笑话有多好笑,只是看到斯洛俊美的脸上竟然出现滑稽的表情让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斯洛也笑了,他很高兴自己的卖力演出能得到效果,经过几次的接触,他也把叶娃当妹妹一样的喜爱,更何况她还是他死党最心爱的女人。

  但叶娃的笑声戛然而止,神情还有些奇怪。

  “怎么了?”斯洛顺着她的目光回过头去,暗叫一声糟,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捋虎须。

  只见科文一脸阴沉的看着他们,一双冰冷的眼睛此刻有藏不住的怒火。

  “科文,你回来了。”斯洛忙开口道。

  科文冷厉的看他一眼,一言不发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斯洛朝叶娃耸耸肩,只能乖乖跟进去,他可不想等一下科文忍无可忍的出来砍人,妒忌的火焰可是挡不住的。

  “你们什么时候那么熟?”

  “那次我替你照顾她的时候呀,聊着聊着就熟了,何况我还是有名的美男子,小娃娃心里又受了伤,所以会喜欢我也不意外。”虽然斯洛表面平静,心里可有些害怕,因为他看到科文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电光石火间,科文揪起他的衣领,握紧拳头,终于还是克制不了自己,向斯洛那张俊脸挥去。

  斯洛哎哟一声差点整个人摔倒,这一拳用力可不轻呀!斯洛捣着疼痛的脸,心想这可真是自讨苦吃,自己干嘛还火上加油说话刺激他?

  “不许你再接近她。”科文用冷硬的声音命令道。

  “为什么?你不能跟她在一起,不能给她幸福,难道还阻止别人跟她在一起,给她快乐吗?”斯洛忍住疼痛地问。

  想到电梯门打开,他听到那久违的笑声时,就算再不甘心、再不情愿,科文还是像泄了气的皮球说不出话来。

  许久,科文沙哑的道:“你发誓,绝对只爱她一个人,不让她伤心,否则我绝不饶你。”

  “天呀!”斯洛翻白眼,他还以为经过他这一闹,科文会从龟壳里出来,他没事要个负担干嘛?真是的,爱一个人可以爱到不顾一切甚至牺牲自己,斯洛算是见识到了。

  不行,他得澄清,不然科文这个死脑筋的家伙搞不好还会选好日子让他娶叶娃呢!虽然他对叶娃有好感,但他只当她是妹妹。“娃娃心里早就有别人了,但不是我。”

  “是谁?”科文严厉的质问。

  “想知道答案你自己去问她吧!我得回去上药了,枉费我们多年的交情,你竟然打那么重。”虽然他有点自作自受。

  斯洛离开,留下科文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中。

  他以为自己可以像以往的六年一样守着她,但是此刻他发现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的他更痛苦,他对叶娃的漠视越来越不能忍受了。

  “我该怎么办?”恨恨的一拳槌到墙上,科文感觉不到手上传来的痛楚,因为他的心更痛。

  叶娃拿起包包起身。

  科文出现在她面前,淡淡的说一句:“我送你回去。”

  叶娃默默的点头,她渴望两人相处的时光。

  车驶在路上,叶娃忽然开口道:“我想去海边。”

  科文一怔,没有说话,却转了个方向。

  海风柔柔的吹来,海浪一波接一波的涌上岸又退下去,仿佛是在亲近自己所爱的人,但又无可奈何的退却。

  叶娃没有说话,望着远处那神秘不可测的海面。

  她还记得以前她只要一闹脾气就会自己偷偷跑到海边来,将海边的贝壳一个个捡起来,又恼怒的一个个丢进海里。每当这个时候,暗幂就会出现,然后安抚她,她就任性的要他将她扔下去的贝壳捞起来。看到他真的一个个认真的捞起来,她的气很快就消了,然后也跑下去,两人又玩又闹地嬉戏起来。最后,她会将两人捞起来的贝壳都带回去洗干净串成一串。

  但是,这已经是过去的时光了。

  她深深的叹口气,忽然蹲下去,脱了鞋赤脚一步一步的走向海水。

  冰凉的海水让她有一种松一口气的感觉,让她不自觉的一步一步往海水深处走去。

  一双手猛然拉住了她,然后身子也被突然抱起来,直到离开海水好远才被放下。

  “你在干什么?”一阵气急败坏的怒吼声响起。

  叶娃怔怔的看着科文掩不住慌张的脸。

  “你在担心我?”

  “你以为你在干什么,这样很好玩吗?”科文的声音不自觉的颤抖,刚才他任自己沉入过去的思绪,一回神就看到叶娃快被海水吞没,他吓得差点停住了呼吸,有好几分钟喘不过气来。

  叶娃没有说话,她说不出话来。

  “我以为封锁了你的记忆,你就会回到以前那个爱玩、爱笑的娃娃,为什么我又要亲手把自己费尽苦心所做的事都毁掉呢?”科文懊悔的道。面对她,他不自觉的吐出心里的话。

  “你封锁了我的记忆,为什么?”叶娃身子一震。

  “我想要你快乐。”科文凝视着她,认真的道。

  叶娃无力地一笑,“你不该也没有权利封锁我的记忆,不要狡辩。”

  “娃娃……”

  “你有没有想过,我想要的是什么,以前的那段时光是我最快乐、最美好的,你竟然意图将它们永远的抹去,是为了你自己吗?因为怕我缠着你吗?”叶娃笑得比哭还难看。

  “娃娃。”科文已经意识到叶娃有些不对劲,“你怎么了?”

  “我想不到我一心爱恋的幂哥哥根本没有将我放在心上,不然你不会封锁我的记忆,更不会对我不闻不问六年。”叶娃流下眼泪。

  “娃娃,你恢复记忆了?”科文震惊的道。

  “是的,我恢复记忆了,见到义父的那一天就恢复了记忆。”叶娃心中已经认定科文是为了自己所以封锁她的记忆,他根本就不爱她。

  “为什么不告诉我?”科文的神情更是震撼。

  “为什么要告诉你?在你心中早就已经没有娃娃这个人了,告诉你有什么意义呢?”叶娃哭喊着转身跑走。

  “娃娃。”科文回过神,赶紧追上去。

  “叶娃,你怎么会在这儿?”路边突然冲出来一个人,基尔立刻踩煞车惊讶的望着泪流满面的叶娃。

  “基尔。”像是见到救星似的,叶娃拉开车门上车。“开车。”

  搞不清楚状况的基尔仍然听从叶娃的话,将车开走。

  不一会儿,回到家门口,叶娃向他道谢。

  “谢谢你,基尔。”

  “你到底怎么了?”基尔忍不住问道。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我的脑子一片混乱,对不起,基尔。”叶娃摇摇头,不想说。

  “没关系,你回去睡一觉吧!”基尔关切的道。

  叶娃点点头,打开车门下车。

  依娃的问候她也听不进去,只是回到自己的房间扑在床上,不停地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