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落日酒吧青谷彦忽而今夏(双城故事)明前雨后千金散尽还复来蜀客深层海流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想爱全麦吐司 > 第五章

  方凯欣回到面包坊时,正巧店里没人,她以为这时候赶紧溜到楼上就不会让人发现她一夜未归了。

  她偷偷摸摸、蹑手蹑脚地,正想爬楼梯时,突然身后传来一句问话,「-昨晚去哪儿鬼混了?」

  「鬼混?」方凯欣转过脸望着站在她身后的三个女人。

  老天,她们居然都在!

  「对,就是鬼混,而-居然连通电话也没有。」凌羚指着她的手指头慢慢-向小菲,「这家伙也是,上个月也有这样的纪录,难道追男人真要追成这样?」

  「凌羚,-不要自己找不到对象,就找她们发泄吧!」江思俞倒是为她们说了句公道话。

  「我哪有?」凌羚脖子一缩。

  「-们别误会,我昨晚未归是逼不得已的。」想起昨晚的事,方凯欣脸红心跳外加无奈。

  「这世上还有谁勉强得了-呀?」小菲非常好奇。

  「对呀!-不是说那个姓翟的是个软弱的花花公子?」凌羚也很惊讶。

  「不是他。」

  「什么?」众女异口同声地大喊,「-还有第二个男人?」

  「不……不是啦!天,这要怎么解释?」方凯欣搔搔脑袋,看着她们一双双像探照灯似的大眼,明白自己若不说清楚,肯定是离不开了。

  「昨晚我跟翟士易去夜店时,我下小心被两个混混下了春药。」算了,实说吧!

  「春、春药!」小菲紧张地走向她,在她身上摸呀摸的检查,「-没怎么样吧?有没有被轮奸?别伤心……千万别伤心,等下我们带-去医院验伤,-可不要想不开呀!」

  「谁被轮奸了?谁又想不开了?」方凯欣没好气地说。

  「那是……」

  「是翟士易救了我,而后来药效发作,我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懵懵懂懂的,根本记不太清楚。」她红着脸说。

  「那个姓翟的捡了个便宜?」凌羚瞠大眼,「可不对,他既然连打架都不会,又如何救-?」

  「他……」方凯欣突然想起他像是有仇家跟踪,不好拆穿他,「他是用智取。」

  「我喜欢聪明的男人。」小菲淡淡地说。

  「拜托,-的楚御寒还不够聪明吗?」方凯欣-起眸问。

  「呃……我只是随口说说,-不用这么激动嘛!」小菲暗自吐舌。

  「我累了,想回房歇息。」说着,方凯欣便旋身奔上楼。

  「她好像有心事?」江思俞双手抱胸。

  「谁要上去问问?」小菲不放心,「我可不敢了,刚刚我随便一句话就好像惹恼了她。」

  「我去吧!」凌羚也是担心着方凯欣,毕竟她在她们心目中一向是不拘小节、大而化之,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敏感了。

  她上了楼,敲了方凯欣的房门,「凯欣,是我。」

  「我想睡了。」方凯欣坐在窗前,托着腮看向外头,一副颓丧的样子。

  她的心好乱,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翟士易,昨晚的事更是莫名其妙,她居然连一点印象都没有的被他给吃了。

  「别以为我们刚认识,-睡得着才怪。」凌羚站在门外说。

  方凯欣没辙地上前开门,见了她便说:「-什么时候这么了解我了?」

  「因为-一向很开朗,少有这么多愁善感的。」凌羚坐在她的床上,抱着枕头问:「第一次给了他,-很后悔?」

  「不会。」她摇摇头。

  「那-准是爱上他了。」凌羚眼睛一亮。

  「我爱他?」

  「一定是,这就表示-接受了他,只是还没有心理准备。」凌羚说得头头是道,还真不得不佩服自己对感情的分析能力。

  「咦?!」方凯欣眼睛一亮,「还真有这么一点道理呢!」

  「什么一点,是很有道理,何况既然爱就勇敢去爱吧!」凌羚给了她她要的鼓励。

  「我真的可以?即便爱错人?」这是她最怕的。

  「爱了就别后悔,怕什么?傻瓜。」凌羚站了起来,开着玩笑,「好好睡一觉吧!晚点可要帮忙做面包了。」

  「我会的。」方凯欣也释怀一笑,凌羚离开后,她往床上一倒,抱着枕头,希望能作一个甜美的梦。

  打烊了。

  方凯欣正要拉下铁门,远远地却瞧见翟士易带笑地朝她走了来。

  「这么晚了,你还来做什么?」她忍不住念道。

  「带-出去玩。」他还真像个无所事事之徒,成天就只知道找她出去玩吗?

  「我中午过后就工作到现在,才不去呢!」她可是苦命女,要做面包、看店、没有零钱还得跑银行换钱,哪像他--

  对了,她似乎还没搞清楚他到底是什么职业,神秘兮兮的。

  「-是累才不去,还是……还是怕遇上危险呢?」他蓄意用激将法。

  「以前我倒会担心,可现在不会了。」他的身手要比她好多了,哪还需要她鸡婆呀!

  「为什么?」

  「你明知故问。」方凯欣瞟了瞟白眼。

  「那-还算聪明,我就是认为自己还算安全,才敢找-四处去玩,等哪天我突然消失的时候,-想我还找不到我呢!」他靠在门边,笑得恣意。

  可这话听在方凯欣耳里,就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什么叫作『你突然消失』?」她放下拉铁门的铁勾,一双利眸直研究着他脸上的表情。

  「这很难解释。」

  「那我替你解释好了,是不是哪天你玩腻了我,就是该消失的时候?」可恨呀!害她已决定接受他了,没想到他--

  「喂,你做什么?」方凯欣还没想完,整个人已被他捆在臂弯中。

  「我不喜欢-说这种话。」或许没人知道他要追求她也是他考虑多天的决定。或许她会因为他而身历险境,但他相信自己一定有能力保护她,这才敢提出这样的要求。

  至于他哪天「突然消失」,大概就是去苏州卖咸鸭蛋了,已经没得好说了。

  「我只是……只是照我的感觉说。」

  「小姐,-的想法向来错误。」他就着街灯盯着她那张被他吮得火红的唇瓣,

  「到底要不要跟我去看电影?」

  「原来你是想去看电影?」她抿唇细想了下,「也好,不过我可不想再挨针了。」

  「放心,这次谁敢再欺负-,我定会将他大卸八块。」

  他的话勾起她的一丝笑影,她这才一副小女人的羞赧说:「好,我就看你怎么保护我。」想想自从她练跆拳后,都是她保护同伴,可从不曾让任何人保护过,没想到被保护的滋味还不错。

  到了电影院,他挑了部文艺爱情片,偏偏方凯欣爱看动作片,LadyFirst,翟士易只好迁就她了。

  买了盒爆米花,才刚坐下不久,预告片连续播映……直到正式影片开始,一开头就来个火爆枪击案,霎时电影院里枪声隆隆。

  方凯欣完全沉迷其中,不但精神亢奋,一张小嘴还跟着剧情低声道:「杀……对,把他打倒。」就连爆米花也因为她激动的情绪跟着满天飞。

  「喂,-小声点,能不能保留一些气质?」他附在她耳边小声说。

  「怎么了?后悔要我当你女友了?」她吃爆米花的手一顿。

  「没有,只是-看在场的人哪个像-这么……大动作。」他保留地说。

  「看电影本来就是要全神投入呀!」接着又是一场追杀情节,她浑身也跟着紧绷起来,「别吵……这好看……」

  他挑挑眉,摇头一笑,试着搂住她的肩,将她的脑袋摆在他肩上,享受这片刻的亲密。

  突然,他们身后传来一阵阵怪声,「嗯……嗯……啊……」

  「谁这么吵?」方凯欣才要回头看,却被他给制止。

  「你做什么?」她皱起一双细眉,那股英气在她娟秀的脸上形成一种无法言喻的美。

  她不像其它女人娇柔得总要男人保护,更不会嗲声嗲气,矫作得让人想吐,而是如此自然地表现出真实的自己。

  更重要的是,跟她在一块儿,总是有这么多新鲜事,能为他伦燥的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别打扰人家了。」他笑意盎然地说。

  「怎么说?」她皱起眉问。

  「-不觉得这声音很耳熟吗?」他咧开嘴,笑出一抹暧昧。

  「耳熟?」方凯欣不明白。

  「昨晚-在我那儿,整夜都发出同样的声音。」他的话让她的小脸泛红,但她价一知半解地偷偷转过脸瞧……哗啦啦,爆米花掉满地,她赶紧将视线转回银幕上。

  因为观众不多,她一回头就隐约看见最后一排的那对男女正在--老天!

  「-就是这么好奇。」他轻笑着。

  她受不了地转首瞪他,可一看见他嘴角挂着的笑痕就恍了神……不可讳言,他举手投足间充满一股令女人无法抗拒的性感与魅力,就不知跟他在一块儿会遭来多少女人嫉妒的眼光呢!

  「哎哟……嗯……啊……」

  后面仍不停传来怪异的呻吟,完全破坏她看电影的兴致了。

  「我不想看了。」她小声地说。

  「为什么?现在正精采呢!」他弯起唇线,笑得诡祟。就不知是指电影的情节还是后头的激情画面。

  「我就是不想看了嘛!」再待下去,她一定会脑神经衰弱,说不定晚上睡觉还会梦到那咿咿呀呀的叫声。

  「-就是这么任性,要-看好看的偏不肯,现在说走就非走不可。」他叹了声。

  「那你留下来呀!」她气得站起,大步走出去。

  没想到到了外面居然不见他出来!他不是很听她的话吗?只要她说一,他都不会说二的,难道他那些百依百顺只维持一晚?

  本想愤而离去,可她竟然没用的站在门边哭了……那是种来自于内心的空虚,以及一种说不出的失望。

  「真没用,没想到男人婆也这么爱哭。」他出其不意地出现在她身后。

  「你--」她泪眼望着他,有点意外,「我没看你从里面出来,你……你是怎么出来的?」

  「我会法术-不知道吗?」他-眼一笑,嘴里开始喃喃自语,「摩利可达可吉利……变!」然后将藏在身后的爆米花拿到她眼前,笑得飒爽,「-不是爱吃吗?我特地又去帮-买了一盒。」

  「你……」她掩嘴低呼,泪水泛滥得更厉害了,「你少骗人了,什么法术,谁知道你刚才嘴里在念什么,还不快告诉我,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笨喔!里面有侧门。」他咧嘴大笑。

  「讨厌,你就会戏弄我!」方凯欣咬着唇,笑着捶他的胸膛,「知不知道我就是讨厌这样的你。」

  他抓住她的双腕,往自己身上一拉,「是吗?我猜-是想说『-就是喜欢这样的我』吧?我是想逗-开心,没想到-又哭又笑的,感情干嘛这么丰富。」

  「我只有在你面前才会乱了方寸。」她偷偷吐了吐舌,但舌尖却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含住。

  「唔……」突地被他这么一吻,她的呼吸一窒,手上的爆米花又差点落了地,还好他及时握住她颤抖的小手。

  「-还是这么青涩。」他眸光轻扬地揶揄。

  「你不喜欢青涩,喜欢大胆?」她小声问道。

  「只要是-,无论哪一种我都喜欢。」他-起眸打量她那羞涩的小女儿神情,「答应我,以后别把头发绑起来好吗?我喜欢看它放下来的飘逸样。」

  「可我一点也不飘逸,看来会很不搭的。」她瞧着自己一身男性化的打扮。

  「那就少穿裤装,穿裙子不就很搭了?」翟士易这几句话倒是发自于内心。

  「哼!我才不要呢!穿裙子真怪呢!」她猛摇头。

  他深邃的眸盯着她那细致瓜子脸上流转的心慌神情,忍不住大笑,「我只是建议,-别压力这么重。」

  「那就好。」她望向怀里的爆米花,「已经那么晚了,送我回去吧!」

  「不如去我那儿看DVD吧!」

  「还去你那儿?」方凯欣看看表。

  「我想留-整夜。」他握住她的手,像是怕听见她说「不」似的,「走,我那儿的片子很多,随-挑。」

  方凯欣微愣了下,只好跟着他一块儿走。

  到了翟士易的住处,他立刻将电视柜的抽屉打开,里头放着满满的DVD影片。

  「-自己挑,我先去换件休闲衫。」

  「嗯,你去吧!」方凯欣坐在地毯上,开心地一片片找着……哇!有好多都是经典名剧耶!

  就在她找得不亦乐乎时,突然,茶几上的手机响了。

  她往房间看了眼,等了会儿仍不见他出来,再走进房间一看,才发觉他正在浴室内,水声哗啦啦的,大概是在洗澡吧!

  「唉……这男人比女人还麻烦。」她摇摇头,只好走过去替他接起。

  「我说士易,你怎么那么久才来接电话,我有事要麻烦你。」来电的是苏富成。

  「对不起,他在洗澡。」方凯欣开口说。

  「哦……Sorry!」苏富成眸一扬,没想到这家伙把女人带回家了,「那我晚点再打。」

  「等等,请问你贵姓,我好转告他。」她急忙喊住他。

  「呃……那麻烦-转告他我姓苏,不过-放心,我很识趣的,今晚我不会再打扰你们。」苏富成邪笑两声便挂了电话。

  「真是个怪人。」她眉头轻轻一蹙,正要放下手机,却发现茶几上有台数字相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忍不住把玩了起来。

  「哇……好有意思,还可录像呢!」方凯欣对这种新玩意儿充满好奇,于是依着屏幕上的指示操作。

  突然,她看见上头有着已录像的内容,就不知翟士易平常都录些什么东西?打开一看,她立即变了脸色,那……那女人是谁?怎么这么淫浪可怕呢?

  再定睛一看,那不是她自己?!天……是她那晚被下了迷药之后的表现吗?

  抚着发烫的脸,她呼吸急喘地看着,就连翟士易何时坐在她对面都不知道。

  「没想到-看这类『春宫片』也这么入迷?」他等了会儿才开口。

  「啊!」方凯欣一紧张,差点放掉数位相机。

  「你为什么要拍这些?好恶心!」她气得站了起来。

  「这是很自然的,恶心吗?」翟士易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这里头怎么会有这一段,我本来一直将它搁在卧房的床头,下午回房才见它落了地,这也才发现里头的画面。所以我猜测可能是我们昨晚太过激烈,让它掉到地上,而它就这么该死的卡住录像钮,镜头恰巧对着我们。」

  「真有这么巧的事?」她很怀疑。

  「就是这么巧,所以我打算去买乐透碰碰运气。」这下他笑得更狂肆了。

  「你看了?」她心跳又开始加速。

  「做都做过了,看了也没什么呀!」翟士易抿唇笑望着她羞怯的神情,将它拿回手中,「要我删掉吗?」

  「当然。」她点点头。

  「本来我是挺舍不得删的,既然-坚持,我只好照办了。」他漂亮的黑瞳轻闪笑影,跟着气定神闲地将那一幕幕画面给删除。

  方凯欣这才松了口气,「下次下许你在房间放这种东西了,如果让人拿走岂不丢脸死了。」

  一想起她刚刚看到的画面,方凯欣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下次?!」他炫人的黑目又邪又坏的-起,「-的意思是还有下次?那好,我们现在就继续续集好了。」

  「才不呢!」她别开脸,小脸红透了,于是赶紧转移话题,「对了,刚刚有一位苏先生打电话找你。」

  「苏?」翟士易眸光半掩,「他有急事吗?」

  「有没有急事我是不知道,但我接听时,他一开口就说『有事要麻烦你』。」方凯欣想了想说。

  他顿时整个人陷入沉思中。

  「怎么了?若有急事,你可以打电话给他呀!」她似乎还没看过如此深沉内敛的他。

  「没事,有事他会再打来的。」他摇头一笑。

  「可他说他今晚不会再打。」

  「为什么?」

  「因为……」她垂首怯柔地说:「他说……他不想打扰我们。」

  「既然如此,我又怎能辜负他的好意呢?」温热的唇贴向她的,一对黑眸似黑曜石般凝在她的小脸上。

  方凯欣扬眉看着他--那是张极具男人味的个性脸孔,唇角挂着的笑容柔和了锋冷的棱角。

  「士易……」她吟声在他口中。

  「嗯?」

  「我真的好庆幸……庆幸你挑了我做的全麦吐司。」如同她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个性般,她开口倾吐自己的心意,「我发现……我好像爱上你了。」

  翟士易笑了,将她脸上那娇媚与坚韧所交织成的美丽尽收眼底,接着再也控制不住地将她压向沙发,以自己满腔的浓情爱意淹没她,双双沉溺在情海之中。

  方凯欣这次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他的爱抚、深吻和给予,甚至比她刚刚所看的画面还要狂野……

  「听说你找我?」

  翟士易第二天将苏富成约出来,两人在一间咖啡厅的角落交谈。

  「呵!没想到你还有时间见我?」苏富成笑得极度暧昧,「昨天那个妞野吗?可满足你了?」

  翟士易-起眸,「我找你可不是为了谈这件事。」

  「咦?不太对,你好像很保护她。」苏富成敏感地笑问。

  「你更不对,依照过去,你很少注意我身边的女人。」翟士易勾起笑意,「我知道你对我的女人向来没兴趣,否则我就算分你几个也无所谓。」

  「如果我说我要昨晚那个妞呢?」苏富成仔细观察他脸上的表情,「就不知她是酒店小姐沙沙?还是槟榔西施丽虹?还是上回在海边邂逅的比基尼女郎……或是那个开面包店的男人婆方凯欣?」

  翟士易慢慢扬起下巴,笑中带着点愤怒,「咱们是好哥儿们,你居然调查我?」

  「怎么?生气了!我只是关心你。」

  「不用,我知道你不信任我,但你怎么怀疑我我都没有怨言,毕竟你我已多年不见,要你了解我本就不容易,但是不要再过问我的私生活行吗?」他爬着头发,表现出一副不耐。

  「怎么了?心情不好?」苏富成这才发现他神色有异。

  「还不是我老爸。」

  「你爸!翟天霖?他怎么了?」一提及翟天霖,苏富成便挺直背脊,因为他才是他真正的目标。

  如今唯有吞掉「士霖集团」,他才有更多的资金可运用,而翟士易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

  「他夺命连环扣,要我回去接掌他的事业。」翟士易叹口气。

  「那很好啊!」苏富成就等着这一刻,倘若翟士易这个浪荡子接掌公司,他要得到「士霖」就易如反掌了。

  「好个屁,你也知道我什么都不会,我老爸这么做根本是为难我。」他喝了口咖啡,「现在喝这个真不对胃,该喝酒才是。」

  苏富成摇头一笑,跟着唤来服务生,「有没有酒?」

  「先生,我们这里是咖啡厅。」服务生有点为难。

  翟士易咧唇一笑,从皮夹内掏出一迭千元大钞,「这些拿去帮我买两瓶威士忌,剩下的就当你的跑腿费。」

  「是……」服务生眼睛一亮,拿着钱就跑了。

  「钱就是这么好用。」苏富成更妒忌翟士易了。

  「哦!我说过可以分给你,只要你开口。」

  「算了。」他要的是全部,而不是翟士易随便丢给他几张钞票,他就可以满足。

  「哼!」翟士易不在意的冷哼,「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找我的目的。」

  「我要知道现在的股票走向,你老爸正在炒哪一支?」他奸佞一笑,「另外,我开发了一项皮件品牌,要你帮我在记者面前宣传宣传。」

  「你哪时候也卖起皮件了?」翟士易-起眸,眸光烁亮了起来。

  「做生意嘛,什么都得尝试,不是吗?」面对他犀锐的注视,苏富成居然有种被威胁的感觉,神情也变得不自在了。

  「说得也是,像我就不是块做生意的料。」翟士易勾唇一笑。

  「另外……我还有个好东西要介绍给你。」苏富成望着他,笑得有丝吊诡。

  「什么意思?」翟士易感觉到苏富成已经开始执行一直以来处心积虑计划的阴谋了。

  正好,他在苏富成身边混这么久,要的不就是他露出真面目?

  「你喜欢女人,我就再介绍一位给你,我保证她比沙沙、丽虹和卖面包的男人婆更迷人。」他笑得煽情。

  「哦?」翟士易也跟着笑,「我就喜欢迷人的女人。」

  「既然如此,有一点我一直搞不明白,你喜欢沙沙她们我无话可说,可怎么还会跟那个男人婆搞在一块儿?」这是苏富成百思下解的。

  「这并非我所愿,还不是因为我去她店里买了面包……」他将方凯欣她们的约定说出来,「所以我也很无奈,偏偏她又喜欢当侠女,我只好让她保护了。」

  「天!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有这种绝种的雌性动物,真绝。」苏富成大声笑了出来。

  「是呀!我也觉得很有趣,所以才想陪她玩玩。」翟士易咧嘴一笑。

  「真有你的。」苏富成撞撞他的肩,「这么说来我的提议你该会赞成才是。」

  「什么提议?」

  「我要介绍给你的女人就是我堂妹,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娶她。」他直说了。

  「娶你堂妹?」翟士易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怎么?肥水不落外人田,自己吃不了所以送到我嘴边?」

  「就看你愿不愿意吃了,我保证她绝对可口。」

  瞧苏富成笑成那样,翟士易能猜出他与他堂妹之间定有某些不寻常的关系。

  但为了引他上勾,即便心里不舒坦,他还是得答应。「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倒想跟她认识认识,不过现在提结婚未免太早了吧?」

  「哈……队还真会挑,好吧!就让你跟她见一面。」说时,苏富成眼中闪过一道冷焰,像是对他的不识好歹感到气愤。

  「那好,哪时候让我们见面呢?能与美女认识,我可是迫不及待呢!」翟士易只好跟他斗智了。

  「今天星期一……就这个星期六如何?等时间和地点订好了再CALL你。」苏富成想了想。

  「你也知道我很闲,当然行了。」翟士易飒爽一笑。

  「你是很闲,可要看看你身边那些女人放不放人呀?」一道冷嗤声从他鼻孔喷出,看不出他是不屑还是嫉妒。

  「她们哪管得了我呢?不过……在见到美女之前,我还是得去看看她们-!」这时他们要的酒买回来了,翟士易倒了杯,朝苏富成举杯道:「干吧!」

  苏富成也拿起杯子,撇嘴佞笑着,「干吧!」就等着我将你们「士霖集团」榨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