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西部狼陈玉福天之炽1·红龙的归来江南特大杀人案侦破记孙纯福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想爱全麦吐司 > 第六章

  方凯欣闲暇时都会到翟士易的住处陪他,有时一块儿挤在沙发上看影片,有时候一起玩棋,但最后多半是方凯欣输不起而告吹,就像现在--

  「你怎么可以走这一步?不可以,退回去退回去。」她皱着眉,吵着要他把刚刚吃的那个子吐出来。

  「喂,-怎么可以这样?」翟士易说什么也不肯,「起手无回大丈夫,我不能做小人行为。」

  「我特别允许你,你快退回去原来的位置。」她双手-腰,又叫又喊的,屋子里充满他俩的吵闹声。

  「不行不行,虽然-是我的女朋友,但也不能做出这种偏袒的事。」他倒是挺坚持的。

  「你偏袒我有什么关系呢?」她鼓起腮。

  「当然不行,做人要有原则嘛!」

  「哦?如果哪天要你在正义和我之间做出抉择,你会选择正义-?」方凯欣好生气,他居然是个这么固执的男人。

  亏他挺会甜言蜜语的,温柔体贴也不缺,偏就是这事不肯退让,真气人!

  「ㄟ……这个嘛……」他假装陷入思考,开着玩笑说:「当然会选择正义了,我可是堂堂男子汉呢!」

  「你真讨厌!」方凯欣扑向他,想用跆拳道对付他,可事与愿违,才没两下就被他制服了。

  「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到底是什么身分?练了一身好功夫却整天四处闲逛,总有目的吧?」被压缚在他身下,她张着双大眼凝睇着他。

  「呵……」他撒开身,俊魅的脸上挂着笑容,「-把我想得太伟大了,其实我就是这样,我家有钱,根本不需要我工作呀!」

  「你家是?」她爱他,当然想多了解他一些。

  「听过『士霖集团』吗?」他站起走进餐厅,按下咖啡壶。

  方凯欣立刻跟上,追问:「你是说那个……做金控的?前阵子我看新闻,好像近来又打算进军营建业?」她多希望是自己弄错了,如此家世背景的他对她而言还真是遥远呀!

  「没想到-也会关心新闻消息?」他眉一挑。

  「那是当然,养成每天看新闻的习惯并不困难吧?」她双手扶在桌缘,徐徐敛下眼,「没想到你家还真有钱。」

  「要不要喝杯咖啡?」翟士易倒了杯咖啡转过身,看见她垂颜不语,「-怎么了?」

  「我在想……我们的交往能维持多久?」她抿了下唇,旋足走向客厅,无力地坐下。

  他将咖啡搁在桌上,坐在她面前,多情的眼对住她失神的脸孔,「对我这么没信心?其实有钱的是我老爸,不是我,我还是一样。」

  「真的吗?」看着他笃定的神情,她这才逸出一抹轻笑,「好,不管怎么样,我都相信你。」

  「那就好,喝咖啡吧!我煮的咖啡很不错喔!」见她笑了他才安心。

  「嗯。」方凯欣拿起来喝了口,当咖啡滑过齿间,她忍不住赞叹道:「好香,真的很不错,没想到你有这样的本事。」

  「哈……」他得意大笑,「以后我还可以在-们的面包坊旁边开一家咖啡屋,咖啡配蛋糕,是不是挺有商业头脑的?」

  「既然有商业头脑,怎么没想过回自家公司帮忙?」否则他应该会很忙才是,绝对没时间天天跟她耗在一块儿。

  「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太累人了,-喜欢我成天待在公司没空陪-?」翟士易挑眉问道,浓眉下是一双敛光深沉的黑眼。

  「我不知道,但你曾说你是独生子,既是如此,我想你父亲会很需要你吧!」

  他点点头,无奈一笑,「而我始终让他失望。」

  「别这么说,只要你去做就一定可以的。」她拍拍他的肩,很豪爽的说:「有我给你信心,你绝对没问题。」

  「呵!-这丫头。」他笑着摇摇头。

  「对了士易,星期六是思俞的生日,我们想为她庆生,你也过来好吗?」犹豫半晌,方凯欣提出认识他以来的第一个要求。

  「星期六!」翟士易突然想起那天有事,「很抱歉,那天我正好和朋友有约。」

  「什么嘛!平常你都很闲,难得约你你却有事。」她噘起唇。

  「别这样。」搂住她娇软的身子,他附在她耳边亲昵地说:「星期天我一定补偿——!」

  「可人家的生日在星期六耶!」这男人怎么搞的。

  「替我跟思俞说声抱歉,-就帮我挑件生日礼物给她吧!」

  「你就是这样,以为每件事都可以用钱打发。」她不满地站起,「时间到了,我该回去看店了。」

  「凯欣……」他喊住她,「明天我若提前办完事,一定会过去。」

  她终于笑了,「嗯,我等你。」

  「那我送。」攀住她的肩,他们一块儿步出屋外,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的。

  送方凯欣回去后,翟士易在回程的路上突然心念一转,立即掉转方向盘回到数月未归,位于天母的豪宅。

  意外的是,向来忙碌的翟天霖居然在家。当他一看见好久不见的儿子回来,是既震惊又错愕,甚至有些兴奋的合不拢嘴。

  「士易,你终于回来了!」翟天霖声音微颤地说。

  「爸,对不起,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爸不在意,真的不在意,这些日子你过得还好吧?」他知道儿子十年前并非无由地离家,那年他的妻子与唯一的女儿因为一场意外丧生,而他又忙于事业,所以忽略了他。

  就在他前往美国十年后的某一天,儿子竟然突然回家,让他开心不已,而他也不再强迫儿子非得留在他身边不可。只是,他一方面又无法真的放下心,才不得不派人跟在儿子身边,让他得以知道儿子的近况。

  「我过得很好。」翟士易微微一笑,走向父亲,「但别再派人跟踪我了。」

  「天下父母心呀!」翟天霖要他坐下,吸了口雪茄才道:「就因为我派人留意你的行踪,我才知道你最近和苏富成走得很近。」

  「没错,我与他是旧识,有多年不见了,前阵子刚好在餐厅遇到他,他请我去他的公司帮忙,我也就义不容辞了。」他早知道父亲一定知道这事,所以也不想隐瞒了。

  「但他在商场上的风评并不好,似乎……似乎与国外的黑道有所勾结,爸是怕你被他利用。」

  「爸,不会的,你会不会对他有误解呢?」翟士易必须在父亲面前也演戏,才能让这整出戏码更逼真。

  「但愿真是我误会他了。对了,前阵子爸在电话中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爸的年纪大了,你也该回来接掌公司了。」翟天霖企图唤醒他的责任心。

  「爸,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考虑的。」他伸了下懒腰,「好累,我今晚想在家里睡一觉,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翟天霖立刻朝后头喊道:「王嫂、王嫂……」

  老管家王嫂从后头跑了出来,一见到翟士易即红了眼眶,「少爷,你可回来了,王嫂想死你了。」

  「王嫂,少爷今晚要睡家里,-赶紧将少爷的房间整理一下。」翟天霖的语气中难掩兴奋。

  「真的?!是……我马上去。」王嫂安慰的笑了,因为她已好久没见老爷这么开心了。

  「王嫂,那就麻烦-了。」见他们表现出这般雀跃的神情,就因为自己要在家里住一晚,翟士易不禁满心愧疚。

  但为了他的工作、他的任务,他也只好暂时隐瞒,做个不孝子了。

  星期六转眼间已来临。

  一早翟士易便接到苏富成的电话,约好了时间就打算出门去。

  就在他刚走出大门时,口袋内的手机却响了,当他看见来电显示是方凯欣的号码时,有片刻的迟疑。

  最后他还是接了,「喂,凯欣吗?」

  「是我,我是想确定你今天哪时候有时间,我们可以把庆祝的时间延后。」她愉悦的声音让翟士易内心百般纠结。他该怎么告诉她,今天他一整天都没空呢?

  「我……」他沉吟了会儿说:「真对不起,我今天真的没办法。」

  「你有什么事呢?」她兴奋的心情沉了下来。

  「这……」

  「士易,你始终神秘兮兮的,让人捉摸不定,可既然我是你的女朋友,你是不是该把一些事情告诉我?」方凯欣终于说出心中的疙瘩。

  「凯欣--」

  「我绝不是想采你的隐私,只是那种不确定感让我很难受,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些,说不说随便你了。」她闭上眼,说完后便挂了电话。

  「喂,凯欣……凯欣……」当听见「卡」的一声,就像在他心上狠狠划下一刀。

  但是再看看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他无法此时向她解释,只能晚点再去找她了。

  步入停车场,他开车前往和苏富成约好的茶艺馆,约莫二十分钟后便到达目的地。

  他步入店门,侍者见他来了,非常亲切地问:「你就是翟先生吗?」

  「没错,我就是。」他点点头。

  「请这边走。」侍者指着角落的包厢。

  翟士易跟着走过去,才步入里头,就听见苏富成说道:「瞧,哪有男人第一次约会就迟到的?」

  「失敬、失敬。」翟士易抱歉的笑笑,坐定后,便望向坐在他对面的女人--她个子娇小玲珑,长相美艳。

  「这位漂亮的小姐是?」

  「她就是我的堂妹可可,怎么样,我所言不假吧?」苏富成-起一对利眸,城府极深地望着他。

  「哈……你真舍得把这么一位美女丢给我这位浪子?」他边说边看着可可,露出一副风流好色样。

  「可可,-喜欢这位浪子吗?」苏富成不回答,转而问着可可。

  可可笑了笑,「翟先生年轻有为,可可当然喜欢了。」

  「哦!」翟士易闻言大笑,「哈……富成,经你堂妹这么一褒,我都快要飞上天了。」

  「可可说的可是实话,能嫁给『士霖』集团的接班人,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呀!」

  「不过我这人有见一个爱一个的毛病,可可小姐不介意吗?」他反问可可。

  可可一愣,无措地看向苏富成。苏富成立即替她回答,「男人逢场作戏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想可可若想做一个成功男人背后的推手,就该有大的胸襟才是。」

  翟士易-眸轻笑,「你哪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别耍嘴皮子,你愿不愿意跟她交往?」苏富成开门见山地说了。

  「不愿意的是傻瓜。」翟士易眼一。

  「太好了,那你们就好好聊吧!」苏富成站起,「我已经叫了两份排餐,由我请客,你们慢用。」

  「喂,富成,我有话对你说……」翟士易正想找理由开脱,因为他一心惦着方凯欣,想找机会去看看她。

  苏富成佯装没听见的走出包厢,直接走向柜台,「请你们向这间面包坊订个蛋糕,送到刚刚那间包厢。」

  「蛋糕?是谁生日吗?本店有免费赠送蛋糕……」柜台小姐说。

  「不好意思,他们就只喜欢吃这间面包坊的蛋糕,一切拜托了。」苏富成从皮夹里拿出两千元当小费。

  因为他早调查好,「裘艾面包坊」的外送业务通常是由方凯欣与颜小菲负责,如今那个姓颜的正好不在,能外送的就只剩下方凯欣了。

  「没问题,我马上打电话去订。」有这么多小费,要她做什么都不成问题。

  「还有,一定要送蛋糕来的那位小姐亲自送进去。」他邪恶地扬高嘴角。

  「为什么?」

  「照办就对了。」交代过后,苏富成便走出茶艺馆。

  自从挂了翟士易电话后,方凯欣就一直等着他打来,可希望落了空,他像是一点也不在意她,连一通关心的电话都没有。

  「怎么了,凯欣?」凌羚定近烘焙室,意外地看见方凯欣站在水槽前掉泪。天……这是何等不正常的异象!

  「没……」方凯欣赶紧拭了拭泪,笑着摇摇头。

  「跟他吵架了?」凌羚很担心地问。

  「也不算吵架,是我自己闹别扭。」她耸耸肩,跟着叹口气,「没想到谈感情是件这么累人的事。」

  「或许吧!不过人总要经历一次,才不枉此生呀!」凌羚笑了笑。

  前阵子她的糕点也被人给挑了,自从那天开始……她的生活就一直在追追追中度过,可要比她们任何人都辛苦。

  别看她老是一副开放前卫的态度,但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伪装得有多辛苦。

  「嗯,我会这么想的。」方凯欣提起精神笑了笑。

  「好吧!既然-心情不好,刚刚有人订了蛋糕,就由我送去-!」

  「-又不会骑机车,怎么外送?」方凯欣又问。

  「我可以坐公车。」

  「拜托,蛋糕哪受得了-这样折腾,还是我去吧!」方凯欣解下围裙,走了出去,「地址呢?」

  「这间茶艺馆,对方说有客人要庆生,指定要订我们面包店的蛋糕。」凌羚将便条纸撕下交给她。

  「OK,没有指定蛋糕种类吗?」她拿过看了眼。

  「没有,对方说现成的也可以。」凌羚指着桌上已装好的蛋糕,「就这个蓝莓起司-!」

  方凯欣小心的拎起,「那我走了,若思俞回来,告诉她我会赶回来替她庆生。」

  「OK,-也别急,慢慢骑。」

  走出店外,她戴上安全帽,迅速朝目的地骑去……一路上她抄着小路,想以最快的速度送达,以保持蛋糕的新鲜度。

  到了茶艺馆外,她脱下安全帽,走进里头,「这是你们刚刚打电话订的蛋糕,总共七百元。」

  柜台小姐付了帐后,便说:「真不好意思,能不能请-直接将蛋糕送进角落的那问包厢?」

  「哦!好。」方凯欣往那儿一瞧,随即笑着拿过去。

  当她一走到门边,门缝中的画面却刺激了她的眼!

  是他……他居然和一个女人在这儿约会--她还亲耳听见那女人对他说:「等我们结婚后,我会尽心做好妻子的角色,对你在外的一切绝不过问。」

  天,这是什么跟什么?

  她忍不住地板了进去,望着翟士易,笑得有丝心酸,「很好……原来你忙着约会,居然还故意要我送蛋糕来?」

  「凯欣!」他愣住,下一秒便猜出是谁策画这一切。

  「今天是谁生日?我怎么不知道除了思俞外,还有另一个女人生日。当然了,我的朋友算什么,『她』的确是你优先的选择。」方凯欣-起眸望着坐在他面前那个看似端庄又羞怯的女人。

  是呀!大剌剌的自己怎能和这种日本小女人型的女人比呢?只要没有瞎了眼的男人都会选择她呀!

  翟士易望了眼可可。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他却能轻而易举的看出她的含蓄与柔媚都是装出来的,就像现在,她不就是以一双等着看他如何回应的眼神打量着他吗?

  「哈……」他突然逸出一阵冷笑,「没想到我的刻意隐瞒一点用都没有,本想再跟-多玩一阵子,既然-知道那就算了。」

  「翟士易!」方凯欣很错愕。

  「别杵在这里当电灯泡了,若识相的话就赶紧走人吧!」他的话深深击中她内心最脆弱的一角。

  方凯欣倒抽口气,下一秒已愤懑地朝他踢出一腿,但小腿随即被他扳住,狠狠扑跌在地。

  摔疼了她,他心好痛,可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笑着说:「天呀!我只是一时情急出手,-就被我扳倒了?」

  ,方凯欣-起眸,这辈子她最痛恨这种将女人的感情玩弄于股掌间的臭男人,「我非打掉你的门牙不可。」

  翟士易立刻躲到可可身后,「不可以……-这女人就是这么野蛮,我才不会爱上-咧!」

  「你……你不是很厉害?干嘛又躲在女人背后?」这男人太奇怪了。

  「我的厉害全用在床上,-也知道的不是吗?」

  他居然说出这么可恶又煽情的话!

  「我杀了你--」

  她正要出手,可可却拿起桌上的茶杯泼了她一脸的水,「-到底是谁?怎么可以这么凶悍,难不成要强迫他爱-吗?」

  「我并不是要强迫他爱我,我只是要教训他。」方凯欣挥去脸上的水渍,「我是想帮-,我敢保证他对-的好绝对维持不到一个月。」

  「我的事不用-管。」可可怒视着她。

  「希望-将来不会后悔。」转向站在一旁不吭一声的翟士易,方凯欣冷然一笑,「我真的真的很想好好揍你一顿。」

  「那我欢迎-晚上来找我。」他嗤笑道。

  「你……不要太过分,有天你肯定会踢到铁板。」丢下这句话,方凯欣便愤而步出包厢。

  「可可,谢谢-,没想到-这么有本事,一扫刚刚小女人的模样,帮我除掉一个难缠的女人。」他话中有话的说,目光烁亮地看着她。

  「呃……」可可显然被他逼视得有些无措。

  「别难为情,我最欣赏的就是像-一样可柔可悍,又有智慧的女人。」他魅惑般的嗓音当真迷惑了她的心魂。

  「真的?」可可低首一笑,「那么晚点愿意陪我四处兜兜风吗?」

  「那有什么问题。」他对她眨眨眼,亲昵地吻上她的额,揽住她的肩,「我们这就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