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遍地诱惑:腹黑相公的眷宠魅魇star大厦倪匡天齐大帝李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寻爱·倒数100 > 第一章 死亡的前一天

  1

  时间暂时回到我莫名其妙死掉的前一天。

  今天可以说是我的厄运日啦!想我洛洛可,可是格威士皇家学院里有名的人好、心甜、天使一般的学生哦,怎么可以被人发现我不会做饭呢?而且更可怕的是,被人发现我一直都把从超市买来的现成食物带到学校里,谎称是自己做的,以此来伪装我是一个家务全能的超级美少女。

  更更可怕的还有,被人顺道发现,我不但用超市的食物来制造我很会做饭的假象,还经常请家政公司的人来帮我做家政课上的手工活动,还经常把袜子和内衣一齐丢到洗衣机里面洗,还经常……

  唉……

  说白了,其实我就是格威士皇家学院里少有的不会做家务、完全不淑女、内心还非常阴险狡诈的超级宇宙无敌美少女啦。

  总之我在学校里乖巧、甜美、小声说话、非常淑女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绝对装出来的。如果你当着我的面冒犯我,我会很客气、很温柔地笑着对你说:“没关系啊,我怎么可能生气呢?”但是到了晚上,你就要小心了,我会把脱毛膏偷偷掺到你的洗发水里哦!

  哼……我就是这样的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尔虞我诈、强者为王的!我的目标就是成为这个世界上最阴险狡诈的美少女!

  唉……

  先叹口气,看来我的宏图大志到今天要打止了耶。因为这个杀千刀的贵族学校上个学期的家政课教我们如何缝补衣服不算,这个学期居然开始很无聊地教我们如何烹饪了。

  我要怎么办啊?一上烹饪课,我不会做饭的秘密不就暴露了吗?紧接着我更多的秘密……不要啊!

  “洛可,你的脸色好差耶。”同桌的胖妹小白嘟着嘴关心我,那样子真是丑死了。

  不过我还要假装很开心的样子,对她温柔地说:“小白,你真好。我没事啦,只是早餐有点消化不良的样子耶。”

  “哦,洛可,你的身体真娇弱。”小白摸着我的头说。

  我连忙咳嗽两下,说:“嗯,我好羡慕小白总是这么健康,脸色好好看,好红润的。”其实是好壮实好乡土,唉……我演技真好。

  小白听到我夸奖她,开心地拉起了我的手,还有其他几个平时很要好的朋友也都围到了我的身边。

  “洛可,一起去家政课教室吧,我们已经等不及要吃洛可你做的菜了耶!”我的好友之一,高个子美女茶茶高兴地说。

  另外两个好友立刻附和:“是呀,是呀!洛可做的菜最好吃了!”

  “嗯,你们就等着瞧吧。”我自信满满地点头说道,而我的心里此时此刻正在流泪啊。我完了,这一回绝对没活路了啦。

  2

  “今天是本学期第一堂家政课,由于家政课的教室比较大,所以我们班以后都和高二三班一起上。大家欢迎高二的学长学姐们!哈哈哈!”我们的大龄剩女班主任在讲台上好傻好傻地笑着。教室的另一边,那群仗着比我们早入学一年的家伙,全部都用一副看小朋友的不屑表情看着我们。我才不稀罕跟他们一起上家政课呢!

  “今天我们上课的内容是做曲奇饼哦。”剩女班主任一脸兴奋地对我们说,“女生一定要学会做曲奇饼,会做曲奇饼的女生才会被男生喜欢哦。”

  才不相信呢!我才不相信剩女班主任的话呢!我不要学做曲奇饼啦。

  “洛可做的曲奇饼最好吃了!”

  “嗯,是的,又甜又松软!”

  老师才说完,我的好友小白和茶茶就对起话来。听到她们的对话,我差一点点就哭了出来。那些又甜又松软的曲奇饼是我从商店里买来的啦,不然怎么会那么好吃?

  怎么办啊?

  这时和我在一组的冬冬已经从老师那里领来了制作曲奇饼的材料。我看到她手上拿着面粉、糖、牛奶和鸡蛋,还有一些不知道干什么用的东西。上帝啊,不要告诉我曲奇饼是用这么多种物质做成的好不好?曲奇饼难道不是一个个饼一样的东西,直接放到烤箱里烤就可以了吗?

  “洛可,动手吧!我们这组以你为主哦!”小白把那一大堆东西推到我面前,微笑着说。我差点没气得扑上去咬她,我怎么知道如何才能把这一大堆东西变成曲奇饼啊?

  上帝啊!佛祖啊!谁来救救我?

  “你们这组只有四个人吗?”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了剩女老师的声音。

  我心情正不好,于是恢复本性,狠狠地回头说:“几个人你自己不会数吗?”

  “洛可?”

  “洛可……”

  “洛可,你……”

  大家瞬间露出担忧我是否生病了的表情。

  完了,露出本性了。我抢救性地在脸上瞬间挤出“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表情,看着老师,甜笑着说:“老师,我们是四个人啊。”

  “洛……洛可。”老师揉了揉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我立刻更加用力地摆出甜美造型,终于老师和我的好友们都被我软化了耶。

  “呵呵,我刚刚好像出现幻听了耶。”老师笑着说道。

  其实老师没出现幻听啦,那才是我的真面目。

  “呵呵,老师真可爱。”

  “洛可也是啊。”老师笑完,拉着一个高年级的学姐对我们说,“由于操作台有限,我们只能五个人一组哦,让这位学姐和你们……”

  “我才不要和高一的小毛孩在一起呢!”想不到老师的话还没说完,那个长相丑陋还自以为是的学姐就板着脸说。

  高一的小毛孩?居然敢侮辱我是高一的小毛孩,哼……列为暗杀目标!

  “同学,要友好,友好啦。”老师连忙苦笑着缓和气氛,冲我眨着眼睛说道,“来,作为学妹,你们欢不欢迎学姐啊?”

  虽然我心里恨得牙痒痒,不过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啦。我可是高一年级鼎鼎大名完美无缺、性格温柔的天使洛洛可哦。

  “欢迎!”我连忙带头鼓掌,谁知那个丑女居然看也不看我一眼,就丢给我一个大背影走掉了耶。

  太可气了,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学姐。哼,决定了,等会儿就假装不小心把热腾腾的曲奇倒在她身上吧!

  “那位同学!”老师也被她的突然离去弄得不知所措,对着她的背影喊了两句毫无反应后,只好无奈地大声问道,“谁来这组啊?有没有人自愿?”

  “我吧。”

  一个好听的男孩子声音在人群中响起,我循着声音望过去。

  就那么一下子,我的世界好像突然从土星搬到了太阳上,视野所及之处一片金光闪闪。

  那是一个多么高大,多么帅气的家伙啊!

  天神,他就是传说中的天神大人!我的真命天子!

  3

  “安达学长,你来揉面吧!给你,面粉!”

  “安达学长,我来帮你打鸡蛋!”

  “安达学长,我来给你调牛奶!”

  “安达学长……”

  ……

  安达这个和睦可亲的名字当然就是我真命天子的名字啦。想不到安达学长到我们组后还顺便帮我解决了那个超级棘手的问题。现在,我的好友小白、茶茶和冬冬全部的精力都放到安达学长身上了,他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今天曲奇饼制作课的唯一主角啦。

  “安达学长,我来帮你放糖吧!”我可不能因为躲过了一劫就轻松下来,高二三班的安达,格威士皇家学院当之无愧的校草,此刻就近在眼前,我可不能让小白、茶茶这样的杂草抢了我的风头。

  怎么说,我洛洛可都是最配得上安达学长的女生!他是我的!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确认他绝对是我的,我要施展浑身解数拿下他,呀哈哈哈……(米米拉:女主角这样也太邪恶了吧?洛可:住口!)

  我端着糖罐子想挤到安达学长旁边,无奈我那几个好友早就已经把我前进的道路给封死了。这几个人,平时看上去好淑女的,一到关键时刻就变得比翻书还快耶。哼……不过我洛洛可也不是吃素的哟!

  “哎呀,肚子好痛。”我突然惨叫出声,装成很痛苦的样子捂着肚子。

  安达学长立刻转过身,关心地问我:“同学,你没事吧?”

  “哦,没事。”我勉强笑了笑。

  呵呵,我的演技真好啊!

  “真的吗?”安达学长人真的很好,眉头都皱成了一团。

  我立即又摇了摇头,微笑着说:“没事,只是一下下,现在好了。学长,我来放糖吧。”说完我就走到他身边,给他手里的面团放起糖来。哼哼……只是这一下下我就成功地走到他身边,并且引起他的注意了哦。

  洛洛可,你就是未来的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啊!

  一勺糖,两勺糖……我边放还边柔声问安达学长:“够了吗?还要放吗?”

  “嗯……我也是第一次做曲奇饼耶。”安达学长思索着,眉头紧皱,宝石一样清澈的大眼睛好认真好认真地盯着面团。

  啊……他真的好帅、好可爱呀!

  我受不了了,手一抖,糖撒到了面团外。我正不知道如何解释我的失误,没想到安达学长立刻紧张地问:“还是有点不舒服吗?”

  啊!他好体贴呀!

  我连忙摇头,什么也不说,只是冲他乖巧懂事地微笑。呵呵,我似乎听到小白在一边恨得牙痒痒的声音了,哈哈哈……想战胜我,回家练几年再说吧!

  “我想这么多糖够了吧。”说完,安达学长又开始卖力地揉起面团来。而我感到此刻我周围好友们的目光都可以杀人了。哈哈,是我暂时退下去的时候了啦。

  我连忙做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躲到了一边。不过不要小瞧我躲的地方哦,这里可是通往烤炉的必经之路。我只要站在这里,等会儿去烤炉边烤曲奇饼的时候,陪在安达学长身边的人一定又是我哦。

  果然,在把面团全部用模子压出饼干的形状后,安达学长转过身。我立刻小狗一样地走到他身边:“一起去烤曲奇饼吧。”

  “好啊。”他朝我投来一个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一下子我就像被云梯带到了珠穆朗玛峰的顶端,享受万人仰慕。

  安达学长,你太帅、太温柔了,我要定你了。

  “小心烫哦,我来吧。你把手套戴好。”到了烤炉边,他一边体贴地说,一边帮我戴上石棉手套。

  糟糕,石棉手套都要烧起来了啦,而且是从里面烧到外面。

  “安达学长,听说你数学成绩很好哦。”我们一边烤曲奇饼,一边聊天,哈哈,这当然也是我的计划之一啦。

  “嗯……还不错啦。不过没有罗罗亚好。”安达学长笑着说。

  罗罗亚?我在心里搜索着这个名字,陡然间眼前出现了一个恶魔的剪影。罗罗亚好像是我们学校最最有名的恶魔少年,号称“格威士皇家学院真恶魔”的那个人吧!那个人数学成绩很好吗?数学果然是恶魔的学科啊!

  “罗罗亚学长?”我不可思议地问。

  安达学长立刻点了点头,微笑着说:“他是我们班最优秀的男生哦,可惜他这节课被老师叫去办事了,不然你们就有福气了,可以尝到罗罗亚亲手制作的曲奇饼哦。”

  万幸!我可不要吃恶魔亲手做的曲奇饼。呃,奇怪了,我要知道罗罗亚的事干吗啊?

  “安达学长,你喜欢什么颜色啊?”我要了解的是我的猎物安达学长。

  “我吗?”安达学长抬起头想了想,微微蹙起眉头的样子让他斯文恬静的面孔添了一丝调皮的感觉,好帅!

  “蓝色吧,很安静的样子。”

  蓝色!好,我以后只穿蓝色的衣服!

  “那么,你喜欢什么水果呢?”

  “苹果吧。”

  “有没有喜欢的作家?”

  “暂时没有耶。”

  “没关系,那你是什么星座,什么血型?还有,你喜欢什么牌子的衣服啊?”

  “啊……好多问题哦。”安达学长微笑地皱起眉头,“你刚才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我没听清耶。对不起啊。”

  “没关系!”这些问题都不重要啦,我真正要问的问题现在才出场,“安达学长,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啊?”

  “叮——”

  可恶,烤箱居然在这个关键时刻叫了。

  “曲奇饼烤好了耶。把它们拿出来吧。”安达学长眨着眼睛对我说,那双清亮的大眼睛就像在拼命地请求我“不要问问题了啦”。

  算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表现得太心急会破坏我的淑女形象。总之,我看上的东西,就休想从我手里飞走,哈哈哈!

  4

  第一堂家政课后,我发现我们班女生的视力普遍都比较好耶。高二三班那么多男生,她们居然都发现了安达学长这一颗大珍珠!

  “安达学长好帅、好温柔哦。”

  “听说他成绩超好,连续几期都是全年级第二名耶。”

  “嗯……安达学长还没有女朋友哦。”

  “真的啊……”

  ……

  一回教室,我们班的女生就集体进入爱的春天,开始交头接耳地讨论起安达学长来。作为我们班鲜有的几个和安达学长有过近距离接触的人,我那三个狐朋狗友更是……

  小白在桌子上拼命折幸运星,看她的样子,是要采用幸运星表白法哦。我要打探敌情,于是假装无知地问:“小白,折多少幸运星才可以实现愿望啊?”

  “9999个!”小白回答完立刻警觉地看着我,“你也有愿望要实现吗?”

  “嗯。好想让我家的小黄狗复活哦。”我含着泪说,她立刻就相信了,转头继续折她的幸运星。

  哼……其实我家别说小黄狗,连黄色的小鸟都没有养过!

  再看冬冬和茶茶,她们两个嘀嘀咕咕地在那里看课程表,一边看,还一边把课程表上面的一些课程圈出来。

  “你们在圈什么啊?”我跳过去,一脸不解地问,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她们一定是在计算本学期有多少节家政课啦。

  “没……没什么啦。”冬冬演技好差,立刻就露出了害羞的样子耶。

  茶茶脸虽然红了,不过还装作很正经的样子对我说:“我们在计算这个学期有多少节语文课啦,真的。”

  “哦。我也不喜欢语文课。”我说着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在位子上,我眼前的画面从教室转变成了战火纷飞的战场。对,这里就是战场,几乎所有的女生都是我的敌人,我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折幸运星,期待下一次上课碰到安达学长,这些手段都太幼稚、太没效果了。我要一招制胜,那就是最传统也最有效的必杀技:表白!

  对,就是表白。由于我是女生的关系,当面表白可能会不太好。而且我如果当面跟安达学长表白的话,我在大家心目中的淑女形象就会大打折扣。所以我一定要想办法把安达学长先约出来,到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单独对他说。

  决定了,就这么做。我立刻挥毫泼墨,写下了我生平第一封情书。

  安达学长:

  我是烹饪课上的学妹洛洛可,你还记得吗?就是跟你一起烤曲奇饼的那个笑起来很甜的女生。

  哈哈,我知道你一定记得我啦。

  如果你有空的话,明天上午,能不能请你到学校后面的商业街左边的市立公园喷泉边见一面呢?我有些话想对你说耶,请你一定要来好吗?

  我等你哦!

  洛洛可

  完美啊!真正的完美!

  抱着情书,我似乎可以看到安达学长感动到流泪的表情耶。他一定不会想到像我这样柔弱淑女的女生会主动给他写情书吧。想不到最好,我就是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啦!

  我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

  我查了一下课程表,高二三班和高二四班今天下午第二节课都是体育课,班上的同学都会早早地去操场集合。所以在第一节课下课、第二节课上课的这段时间内,高二三班和高二四班的教室里都会没有人。这简直就是上天赐给我的送情书时间啊!

  因此,下午第一节课才下课,我就以上厕所为由,避开茶茶她们的视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来到高二年级所在的新教学楼。然后等三班和四班的学生都从教室里出来后,我一个闪身,移到了三班的前门处。现在我只要若无其事地走进去,把情书放到安达学长的座位上就可以了。

  安达学长的座位?陡然,我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不知道安达学长坐在哪里啦!不过这都不是此刻最重要的,就在我被自己的百密一疏惊得下巴落地之时,一个人影从三班的后门闪了出来,飞速地闪进了四班的前门。

  什么?居然有人跟我一样等到大家都离开了,跑到别人的班上去!他要干什么?偷东西?那个人一定是小偷!

  如果我抓到高二年级的小偷的话,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学长交往了吧!一瞬间我聪明的小脑袋里划过这个绝妙的主意,于是我临时改变计划,小心地跑到了四班教室门口,身子向门内探去。

  我可不敢和小偷产生正面冲突,我只要认清小偷的面目,到时候再当着学长们的面揭穿他就好了,所以我要好好地看清楚小偷的脸。我探头望进去,然后……然后我……

  看到了有史以来我见过最帅最阳光的一张脸,他是……是……

  那个“小偷”居然就是安达学长!这是怎么回事啊?

  在我惊讶得几乎叫出来时,我看到安达学长不是要偷东西,而是……

  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封信,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后,飞快地把它夹到了四班一个同学桌子上的语文书里。

  放下那封信后,安达学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直起腰,额头上居然已经有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了。他怎么这么紧张啊?难道那封信……我无比震惊,难道那封信是情书,而安达学长现在正在做的事和我一样,用偷递情书的方式向别人表白?

  望着安达学长离开的背影,我顾不上上课,立刻冲进了四班的教室,从那本书里翻出安达学长的信。果然!果然!

  明天上午,在学校外商业街边的公园见一面好吗?我有些话一直想跟你说。

  安达

  虽然只有简简单单的两句话,但是我可以拿性命担保,这就是一封情书。完蛋了,安达学长有喜欢的人了,我要怎么做呢?

  首先,要弄清楚对手是谁,叫什么名字吧!想着,我连忙去翻看语文书上的名字。可惜就在我准备翻动之时,天不助我,居然有两个女生跑回来喝水。讨厌,讨厌死了,上体育课中间不要回来喝水啦!

  我只能立刻化身贴地壁虎,在她们发现之前偷偷爬走了。

  不过,我已经知道了安达学长约会的地点和时间,那么我只要跟踪过去就一定会知道对手是谁了吧!

  总之,不管她是谁,敢阻挡我洛洛可道路的人,只有一个下场——死!

  5

  时间再次回到我莫名其妙死掉的那天。地点是垃圾桶。

  我已经不想再回忆我是被哪道闪电劈中才会想到钻进垃圾桶里这么极品的主意啦,总之我现在很郁闷,很惊恐。

  在罗罗亚的脑袋撞到我的脑袋,导致我昏厥过去后不久,我就感觉装着我的垃圾桶好像被人抬起来了。我好想叫,好想说话,但是头痛得要死,根本张不开嘴巴。好痛,垃圾桶里好闷,眼前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等我再次清醒过来,耳边已是轰隆隆的马达声,同时不断有大股大股的风从垃圾桶上面的口子那里灌进来,那感觉就跟飙车时一样。

  飙车?难道这个垃圾桶现在正在大货车或者什么东西上面?我突然想起垃圾桶上面的那一行字,好像这个垃圾桶是要被放到别的地方去的。

  不会吧!难道我这么倒霉,刚好在晕过去的时候,垃圾桶被人搬了起来,放在大货车上面送到别的地方去?

  它要到哪里去啊?我要出去!

  “救……救命!”我颤颤巍巍地想站起来,但是垃圾桶一直在晃动,在里面的我根本就动不了。怎么办?我要出去!

  就在这时,背后有一双有力的手托住了我,我听到一个低沉但是很可靠的声音在我耳边说:“我抬你,你先出去!”

  谁?我背后的人是谁?

  突然,垃圾桶的晃动加剧了。然后,就在眨眼间它整个颠倒了过来,铁质的桶壁瞬间砸到我的脸上。啪嗒一声巨响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直到两个吵架的声音再次将我惊醒。

  “小黑,你为什么要设计这么复杂的死亡过程啊?不过是一条狗嘛,不过是如何让一条狗无痛死亡这么简单的任务嘛,为什么你要设计成让大卡车上的熊猫垃圾桶掉下来,砸到老黄,导致老黄瞬间无痛死掉呢?”

  大卡车上怎么会有熊猫垃圾桶呢?好奇怪啊?还有,老黄是谁啊?

  “我的设计根本就是天衣无缝好吧?老黄根本就不会想到它会被大卡车上掉下来的垃圾桶砸到。由于它完全没有想到,所以它才会完全没有痛苦地死掉啊。”

  老黄?大概是那条狗的名字吧。这两个人到底是谁啊?他们在说的事怎么好像是帮别人设计死亡这样奇幻的东西呢?

  “那么……那两个人怎么解释?那两个因为你的天才设计——用卡车上掉下来的垃圾桶砸死老黄,而死掉了耶!这要怎么办?我们这次的任务是让一条狗无痛死亡,不是让一条狗加上两个人同时意外死亡!”

  “你就知道怨我!我怎么知道垃圾桶里还有人啊?还有两个人!这个世界还真是疯狂呢,居然有人往垃圾桶里面钻,还是两个人都往垃圾桶里面钻!变态!”

  “天啦!我怎么会跟你分到一组呢?作为一个预备的死亡管理员,因为和你分到一组,我已经连续98次,不,加上这次失败,我已经连续99次考试不及格了呢。如果下次考试再不及格,我就当不成死亡管理员了啦,呜呜呜……好惨,上帝啊!”

  “拜托,这里的老大是死神。你居然喊上帝。”

  “小黑,现在不是说冷笑话的时候啦。我好绝望,这两个因为老黄而意外死掉的人要怎么办啦?”

  我有非常不祥的预感。死亡管理组、死神这些离奇的词语,还有他们口里一直在说的意外事件——因为要用垃圾桶砸死一条狗,结果由于不知道垃圾桶里还有两个人,而导致他们意外死亡……

  我缓缓地抬起了眼帘,看到我面前站着一黑一白两个少年,而我现在则在一个全白的空间里。

  虽然这个空间里也有桌子、椅子等寻常都可以看到的物件,但是我可以肯定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因为就在我的正对面,悬挂着一个好大的招牌:“死亡管理局预备班1009H组”。

  “死亡管理局预备班1009H组?”我忍不住念道。

  那个穿着白衣、长得很像法国模特的少年立刻朝我抛了一个媚眼说:“嗯,这里正是死亡管理局预备班1009H组,而我是组员,生前记忆剪辑员白莲,你可以叫我小白。”

  “我是组长,预备死神黑莓,你可以叫我小黑!”穿黑衣的男生眨着一双好看的蓝眼睛酷酷地对我说。

  “啊?”虽然我早有预感,但是我还是想问清楚,“预备死神和生前记忆剪辑员?我看到你们两个,是不是说明我已经……”

  “抱歉,你已经死了。”叫小白的少年哀伤地冲我耸了耸肩膀,而叫小黑的少年脸上连哀伤的表情都没有。

  其实我已经在愤怒边缘了,但是为了寻求答案,我强压住怒火,继续发问:“你们的意思是,由于你们两个为某条叫做老黄的狗设计的死亡过程中的计算失误,导致我这样一个无辜、美丽、正处于花季的少女意外死掉了?”

  “嗯……”小白为难地笑了笑,眼角不时瞟向我旁边,扭捏了好久才胆怯地回答,“好像是这样的。不光你,还有他,都因为小黑这个家伙设计中的漏洞死掉了。”

  他?

  我猛地往旁边一看,才发现我身边还有另一个人,那就是……

  格威士皇家学院的真恶魔少年——罗罗亚!那个跟我一起躲在垃圾桶里的家伙,他也跟我一起死掉了吗?对啊,小白和小黑不是说两个人吗?

  我居然和罗罗亚一起意外死掉了!上帝啊,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好人有好报,坏人会早死,恶魔的我和罗罗亚……

  不对啦!我不是恶魔啦,顶多是内心和外表不相符而已,除了害得隔壁班的胖妹神秘秃头外,我没做过什么过分的坏事啦。为什么这样善良的我会意外死掉啊?为什么那两个害我意外死掉的家伙还这么帅,在这种时候还在摆酷啊?

  “你们两个……很过分呢!”反正我已经死掉了,就不用隐藏我的真实个性了,我朝那两个家伙吼道。

  “对不起!对不起啦!呜呜呜……”叫小白的家伙立刻哭丧着脸朝我冲了过来。

  而那个叫小黑的很会摆酷的家伙,居然也露出了被吓到的表情,朝我走过来说:“都是我的错,对……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用的话,就不会存在切腹这种死法了!”我摆出最恐怖的表情,咬牙切齿地对那两个帅哥死神说。

  “咦……这是哪里啊?我怎么了?”正在这时,罗罗亚摸着脑袋苏醒了过来。因此……

  那两个人……就……

  就……

  “这位帅哥大人,对不起!对不起啊!但是我们真的是无心的,我们绝对没有想到垃圾桶里还会有人啊!”小白哭天抢地地号啕着。

  “是啊!正常人绝对不会有事没事钻到垃圾桶……不啦,我不是说你不是正常人啦,反正……是我的错啊!帅哥大人!”小黑也浑身颤抖地解释着。

  而他们口里的帅哥大人,当然不会是我啦。我这么生气,这么愤怒,他们居然都不理我,而只是抱着我身边的罗罗亚道歉耶!太过分了,居然无视我,太过分了!

  “喂,你们两个,我也因为你们的错误死掉了好吧!”我大声地吼道。

  “帅哥大人,你不要生气,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错误已经铸成,你生气也于事无补啊……求求你……不要生气,你的脸好吓人的……呜呜呜……”小白继续抱着罗罗亚号啕。

  “帅哥大人……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你要吃就吃我吧。呜呜……小白是无辜的,而且他不喜欢洗澡,身上好脏的,又臭,背上还有青春痘……”小黑的眼眶里似乎也涌出泪水来了。

  “我才没有青春痘呢!”小白反驳一句,立刻又变回要死不活的样子哭道,“呜呜……我们都不好吃啦,帅哥大人,你消消气啊,拜托你不要盯着我看可以吗?你的目光好吓人啊!”

  他们两个居然再次无视我的愤怒,看我个子小,而且是女生,就把我当成病猫吗?我可是老虎呢!真正的小型老虎!

  我要爆发了哟!爆发了哟!

  我跳了起来,双手叉腰做燃烧的茶壶状。我相信我现在的样子任谁看到都会倒抽两口冷气吧!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倒抽两口冷气的人居然是我自己。

  我跳起来之后,正好面对着跪在地上抱着罗罗亚大腿的小黑和小白,同样也面对着罗罗亚了哟。于是,我看到了他那张惊天动地、杀人于无形的恶魔脸了。

  上帝啊,地球上怎么会有眼神这么凶的人啊?他幽黑的眼眸中放出深红色残忍的凶光,上挑的眼角好像在愤怒地抽动着。一双剑眉更是呈现出恶魔一样的V字型,将他本来就瘦削而五官分明的脸弄得更加五官分明加气势汹汹了。他的嘴唇紧紧地绷着,似乎在用很大的力气忍住什么。

  看到他脸的一瞬间,我全身就被他恐怖的表情和眼神震住了,连血管里的血液都瞬间冰冻住了一般。

  但是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心里燃起了希望。

  他是在忍耐着不把这一对叫小黑和小白的怪物撕成碎片吧!一定是这样的,看他那个样子一定是这样的!

  只要格威士皇家学院的魔王大人出马,就算是真正的死神也会乖乖地让我们复活吧!加油,罗罗亚学长,我看好你哟!

  这时魔王张开了他忍得都快被咬出血来的嘴唇,说道:“你们不要再哭了。没关系啦,我知道你们也不是故意的。没关系啦,我不生气。”

  他说什么?刚才是罗罗亚在说话吗?

  他顶着一张要杀人的脸说他不生气?

  一定是幻觉,幻觉,要不就是他在说反话,一定是这样的!

  “啊……魔王大人……不……帅哥大人!你就不要说反话来刺激我们了啦,我们知道错了!”小白哭得更厉害了,而小黑根本就已经被罗罗亚说话时脸部肌肉的抽动吓傻了。

  罗罗亚嘴边的肌肉抽动得更厉害了,我可不可以把他此刻可以直接夺人性命的表情理解为食人魔食人前的冷笑呢?

  “我真的没有生气,你们相信我啊。”罗罗亚叹了口气,接着他灵光一闪,对小黑和小白说,“你们一定是误会了,我的表情是天然凶啦。其实我真的没有生气,你们忽略我脸上的表情就好了。”

  “啊?”

  “啊?”

  “啊?”

  房间里突然三个人齐声叫道。可怜的是,我也是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格威士皇家学院的真恶魔说他的表情只是天然凶,而实际上他是被人意外玩死了都不生气的超级大好人!

  话说……

  我突然发现罗罗亚的身边还有一个超市购物袋,里面装了大葱、萝卜等,还有一袋打折的洗衣粉。还有,他校服的袖肘部位似乎打了一个精巧的小补丁,难道……看到他这样一副勤俭持家的家务达人模样,我不禁在心里绝望地猜想,难道这个叫罗罗亚的家伙真的是里外超级不相符的大好人?

  “真的啦!”罗罗亚继续说着让我肯定我猜测的话,“我的表情真的是天然凶。我也不想这样啊,但是就莫名其妙会这样。因为我妈妈生前是武馆的管事,所以我从小在武馆长大,本来表情就天然凶,再加上是在武馆长大的,表情就更可怕了。我也很苦恼啊。对了,你们是死神啊,可以去查我的档案的,你们一查就知道我说的是真话了。”

  “真的?”

  “真的?”

  “真的?”

  好窘,我又跟小白和小黑那两个人渣异口同声了。

  罗罗亚微笑着点了点头。虽然他的微笑还是那么像冷笑,但是他的潜台词很明显是“我是无害的哦”,所以小黑和小白那两个家伙立刻破涕为笑了。

  “你不生气,我就放心了。”小白挠头说。

  “嗯。”小黑也点头说,“你这么好说话,那事情就好办了。其实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不过,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回不了头了嘛。”

  什么叫做事情发生了就回不了头了?

  明明有两个很无辜的小生命因为你们这两个不合格的死神的失误而意外死掉了好吧!不对……我看了一眼面前超级好说话的罗罗亚,真是太失望了,格威士皇家学院的恶魔太让我失望了!

  明明有一个很无辜很可爱的小生命外加另一个不无辜也不可爱的家伙因为你们两个不合格的死神的失误而死掉了,你们就不想想办法来弥补错误吗?

  “喂!你们两个!”我举起身边的花瓶对着小白和小黑的背说,“给我搞清楚啊,你们知道你们得罪了谁吗?”

  “啊?”小白无所谓地转过头来。

  “呃?”小黑的冰山脸更让人生气。

  我毫不犹豫地让花瓶从手中垂直落下,直接砸到小黑那张让人生气的脸上。看到他被我砸到彻底傻掉的样子,我从嘴角挤出一丝残酷的冷笑,顺手操起身边第二件可以用作武器的东西——板凳,冷冷地对这两个残废死神说:“你们以为他不生气就万事大吉了吗?你们大概不知道我前两天才看过《人体解剖手册》吧?用什么方法折磨人、折磨什么地方会让人感觉生不如死是我最拿手的哦。还有,你们居然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在忽视我,知不知道这已经是死罪了啊?”

  啪的一声,训完话的我毫不犹豫地将板凳甩到了小白的头上。

  “痛!好痛!小黑!”小白立刻害怕地靠到小黑身上,而小黑清醒过来,冲我大吼:“你要干什么啊?暴力女!”

  什么,暴力女!

  我踩死你这个死神!我直接一脚踩到小黑的大腿上!听到他惨兮兮的叫声,我郁闷的心情终于好了很多耶。

  看来不给这两个家伙一点“享受”,他们还真要把我洛洛可看扁了哟。

  “让我还阳!”我用力地踩着小黑的大腿,同时用右手抓住小白的耳朵,左手抓住小黑的鼻子。鼻子和耳朵是人身体上最脆弱的部分,抓住了这两个地方就可以钳制住小白和小黑了。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狠狠地捏我手里的耳朵和鼻子,同时狠踩小黑的腿。

  “让我还阳!死贱人!”

  “啊!魔女!小黑……”

  “放手……好痛!啊……”

  “放手?那就让我还阳!”

  “不就是还阳吗?”小黑痛苦地喊了一句,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衣领,“让你还阳就好了嘛!去吧!”

  突然间眼前一片漆黑。

  然后,我复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