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史蒂夫·乔布斯传沃尔特·艾萨克森何妨错到底席绢春风柳上原江南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寻爱·倒数100 > 第二章 可以为我去死的恐怖男生

第二章 可以为我去死的恐怖男生

  1

  再次醒过来时,我发现时间还是那个倒霉的周六,而且还是我出事前的清晨。

  我就跟做了一个离奇的梦一样从床上苏醒过来,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跟踪安达学长的事,钻进垃圾桶的事,还有在垃圾桶里遇见格威士皇家学院的恶魔少年罗罗亚的事,一切都好像只是我的幻觉,直到我在床头发现了一张支票样的东西和一封信为止。

  信上的内容是——

  可爱的洛洛可小姐:

  你好!

  很抱歉由于我和小黑的疏忽造成了你的意外死亡。

  下面,请你屏住呼吸,接着往下看……

  你现在的状态是暂时复活,复活时间是100天。

  死亡管理局有过规定,凡是意外死亡的人,因为在其死亡的那一瞬间生命档案会消失,所以都要按照正常死亡处理,才不会影响到死亡管理局的工作秩序。但是考虑到你死得真的很……

  所以我和小黑会尽一切努力,向上级打报告,给你重新建立一个死亡档案,也就是请上级重新给你定一个死亡时间。不过从打报告到报告审批下来会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请你耐心地等待,等待时间是100天。

  100天内如果我和小黑争取成功,你就可以继续活下去,直到你新的死亡档案规定的死亡期限为止。但是如果100天内报告没有通过,那么……

  那么什么?怎么写到这里信就没有了?

  我连忙把信纸翻过来,发现在反面一个最不显眼的地方写着:

  请好好享受这100天吧,报告的通过率为0.00000001,不过我们会努力的。

  什么玩意啊!

  这算什么,小白的意思是我突然之间变得只有100天可活了吗?搞什么鬼啊?我还只有15岁,还没尝过榴莲的味道呢!

  见鬼!真是活见鬼了!

  还有那张支票一样的东西,不用介绍了,就是我的生命倒数支票啊。

  天啦,我真的只有100天可以活了吗?我捏了捏我的脸,好痛,这不是做梦。难道,难道我真的只有100天可以活了?

  我不相信!不相信!这一定是一场梦!

  我立刻收拾东西,赶到了安达学长等人的公园,凭着记忆跑到我曾经见过他的地方。一看,他在那里。再往他身边看,那片树林里,那个熊猫垃圾桶也在,垃圾桶上面写的字也是我曾经见过的那几个。

  没过多久,几个工作人员走进了树林,把垃圾桶抬出来,放到一辆卡车上。我立刻拦下一辆的士,紧跟在卡车的后面。

  卡车驶过了几个街区后,突然从街边闪出一条全身黄色的土狗,然后垃圾桶毫无预兆地从卡车上滚了下来,直接送那条黄狗去见了阎王。

  我目睹着眼前的一切,不禁目瞪口呆。

  刹那间,耳朵里充斥着一片嘈杂的声音,眼前的画面也变成了电视机没信号时雪花点的样子。我……

  是真的只有100天可以活了!

  2

  我在家里浑浑噩噩地发了两天呆,到了星期一,我无奈地背上书包走到学校。我真的不能相信我这样健康活泼的少女居然只有100天的寿命了耶。这样的话,不是等不到盛夏来临,我就要去天国见雷锋叔叔了吗?

  太不可信了,我绝对不相信。

  这么离奇的事情,谁会相信啊?又没有证人可以证明小白和小黑存在过,说不定这一切都只是我的幻想呢?

  “哟!这不是米格来初中的洛洛可公主吗?真的好巧哦,我们居然又同班了耶。”

  谁啊?声音这么尖,还在我心情最低落的时候跑来跟我说话。我不爽地抬起头,迎面撞上了一个大大的甜美可人的笑脸。

  大眼睛,高鼻梁,欧洲人一样的大嘴巴,还有淡棕色的卷发,这些特征不是我初中时最最讨厌的女生冰巧巧才有的吗?

  她不是被我骗得修改了志愿,去了以丑男著称的湘北高中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华丽的格威士皇家学院?

  难道我现在还在梦里?对了,一切都是梦!

  我狠命地捏了捏自己的面颊,立刻疼得眼泪差点都出来了,而我面前的少女更是大声笑个不停。

  “洛可,你没有眼花哦。因为你的谎言而填报志愿去了土包子才去的湘北高中的我,今天转到格威士皇家学院来了!”

  糟糕!果然噩梦都是真的,只有美梦才是假的。

  而且由于今天心情极坏,我差点就忘了要维持我的淑女形象了。不行,这可不行!

  “啊?巧巧,真的是你吗?我好想你啊!我最好的朋友巧巧,你转到我们格威士皇家学院了吗?呜呜……我好感动哦,你是为了我才转校的吗?”虽然我心情很差,不过说以上这些谎话,同时配上激动得流泪的表情对我而言还是小菜一碟的。

  为了配合剧情,我咬牙张开双臂,向冰巧巧冲了过去。

  “搞什么啊?苍蝇不要靠近我!”不出我的所料,巧巧立刻摆出一副厌恶的表情。

  哼……我在心里冷笑。

  虽然我洛洛可身材比较娇小,相对而言属于那种后发育型的少女,身材不够火辣,但是好歹我也算是一个美女。而有着一半欧洲血统的巧巧更是大美女一个。两个美女在走廊上相遇,早就有人在旁边围观了啦。

  有人的地方就需要演技,比演技,巧巧差我太多了。

  “巧巧,你怎么了?苍蝇,我洛可是苍蝇吗?巧巧,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我立即换上受伤的表情,顿时我的好友们齐齐来到我的身后,做出保护我的样子。

  “洛可,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本性吗?哼,魔女一个。”巧巧瞪着我,咬牙切齿地说道。

  浑蛋,敢说我是魔女!我就魔女给你看!

  “呃……巧巧,你真的是我认识的巧巧吗?”我狠掐了一下自己,让眼泪流了出来,继续说,“你不在的时候,我都好想你。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吗?怎么半年不见,你就变了呢?我好伤心哦。”

  “别装了!浑蛋!”巧巧真是道行低呀,才过了几回招她就生气了耶。

  “呜呜……巧巧……”

  “洛洛可,你这个爱装模作样、超级虚伪的家伙!”

  “喂,新来的同学,不要再伤害洛可了!”我的朋友们终于看不下去了,茶茶将我护到身后,而冬冬和小白冲到前面大声指责巧巧。

  “什么啊?你们都不了解她,她其实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狡猾、性格最最坏的……”巧巧还在那里继续揭露我的本性。

  这一次连我们班上的男生都看不下去了耶。

  “这位叫做巧巧的同学,本来我看你是新来的转校生,长得也很可爱,对你还很有好感耶。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欺负人。”我们班的班草大人首先发威。

  紧接着我们班的班长哥哥就跳出来说:“洛洛可是我们高一二班脾气最好、最淑女、也最漂亮的女生,不准你欺负她。”

  “是哦,你如果欺负洛洛可,我们全班同学都会与你为敌的哦!”小白板着脸威胁道。而我们班其他的同学也立刻附和:“是呀,是呀!”

  哼哼……我在心里冷笑:巧巧啊,巧巧,你以为你转来格威士皇家学院就可以赢过我了吗?我洛洛可魔女殿下,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哦。

  你就等着再度过三年被我欺负的好日子吧,最了解我的冰巧巧同学。

  哈哈哈!

  就这样,跟着上一个噩运连续袭来的冰巧巧转校事件,在我的巧妙处理下被完美化解了。同时巧巧还成为了我们班的公敌,唉……我本来还以为要打败她这样的完美美女会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呢。看来半年不见,她的战斗力是越来越差了嘛。

  真是的,作为我宿命的敌人,她怎么能这样不争气呢?

  想当年幼儿园的时候,她还能和我分庭抗争,每人统治班上一半的男生;到了小学,她好像就只能带着她的死忠粉丝团和我周旋了;到了初中,她的死忠粉丝团成员就变得只有女生了;而到了高中……唉,巧巧,你为什么要转到我们学校来呢?

  上课时,我还在得意地冷笑。

  不过,老师似乎不知道我这两天有多郁闷,一上课就突然袭击,把上一次数学考试的卷子发下来了耶。

  “洛可,数学要加油哦。”老师拍了拍我的肩膀,把一张写了好大一个红色的“30”的试卷放到了我的面前。

  我真的很不想承认这是我的试卷啦。但是再完美的人也是有缺陷的,我的缺陷就是数学。一看到数字我就头痛,头痛无比,无比头痛。

  “洛可,看来你依旧是数学白痴啊。”这么讨厌的声音,一听就是巧巧的。

  我真是倒霉得可以耶,她居然被老师安排坐在我旁边。我气死了,真的要气死了,真想回她一句“我数学不好要你管啊”,不过不能这样,我要忍住,忍住!形象!形象!

  “呃……”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我真的在数学方面很白痴耶,呵呵。”

  “洛可好可爱。”坐在我斜前方的小白立刻回头说,“洛可,不要介意哦,对数学在行的女生以后会嫁不出去的。”

  巧巧立刻气得脸都黑了,和我相生相克的她可是数学尖子生哦。

  数学尖子生……

  突然间,我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可以证明我到底是不是只有100天可以活的人——高二三班的数学尖子生,格威士皇家学院的真恶魔少年,那个鼎鼎大名的罗罗亚!

  就是他,和我一起到过死亡管理局、一起死掉的男生!

  3

  一放学我就急速奔向了高二三班的教室。我从来没想过我可以跑这么快,还是为了一个男生,为了安达学长以外的男生!

  我冲到高二三班的门口,看到他们班上的状况时,就立刻后悔了。由于他们是高二加强班的缘故,所以他们班放学后的情形和我们班完全不同啦。他们班的学生几乎全部都还在教室自习耶,而我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班的教室门口,还一副喘粗气、好紧张的样子。

  几乎所有人的视线,在我到来的刹那,刷地集体投射到了我的身上。

  上帝啊!我激动过头了啦,现在这种状况该怎么办啊?

  “啊……又是来跟安达表白的低年级女生吧!哈哈……”

  “安达呢?安达不在哦!”

  有两个看上去就不像好学生的男生立刻对我的出现作出了反应,然后其他男生也看着我笑起来。

  恨啦……虽然我是曾经想要跟安达学长表白,也确实写过情书,但是我今天真的不是来找他的!我如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安达学长表白,那我淑女的脸要往哪里放啊?

  好恨!更恨的还是,高二的这群家伙个个都老老实实地穿着校服,放眼望去根本找不到哪个是罗罗亚啦。

  难道……我要在这种情况下问那些男生:“谁是罗罗亚?我找他。”

  那简直比找安达学长还要窘好吧!

  “呃……”思虑再三后,我终于开口向坐在门边的一个看上去还算老实的眼镜男生说,“请问学长,你们班的罗罗亚同学在哪里啊?”

  “罗罗亚!你是来找罗罗亚的!”想不到我才说完,那个看上去无比淡定的眼镜男生就尖叫着跳了起来。然后整个高二三班的男生,包括女生都用蒙克的《呐喊》中那一个鬼一样的尖叫造型,抱头尖叫起来(不知道这幅画的人,去百度吧)。

  有这么惊悚吗?我只是以一个学妹的身份来找高二年级数学成绩最好的罗罗亚学长啊。我本来想说完上面那句话,就立刻说出这个理由来的,但是现在……

  高二三班已经陷入了尖叫的疯狂状态。看来我没有必要说任何借口了,任何借口他们都听不进去了。

  但是……你们尖叫归尖叫,罗罗亚在哪里啊?

  就在我疑惑时,教室最西边的角落靠窗户的位子上一个一直在睡觉的男生,被他前面的女生用力摇醒。

  男生抬起头,精致的瓜子脸和那一副如同工笔画雕琢出来的眉、眼、口、鼻,在夕阳的暖暖橘色中显得俊俏可人又英气洒脱,完全就是日本漫画里的美少年在世。但是这只是一瞬间的画面,下一个画面,男生从睡眼惺忪中清醒过来。

  顿时乌云顷刻间遮蔽太阳,草地裂开,地底火红的岩浆流出来。我绝对没有夸张,他的表情就是有这么大的威力,可以将一个拥有天使面孔的人瞬间变成狰狞冷笑的魔王。

  因为那个男生就是格威士皇家学院的真恶魔少年——罗罗亚!

  在旁边同学的提醒下,他将目光移到教室门口,也就是已经看他看到彻底傻掉的我身上。然后,一瞬间他表情的恐怖程度、目光的威力都增加百倍,不对,是千倍!

  他睁大了眼睛,惊讶无比地望着我。而被他这样看着的我,差点就直接心跳暂停。

  “你!”他大喊一声站起来,顿时,我看到他周围的同学都本能地闪到了好远的地方,给魔王大人让出一条路来。

  而他就那样直勾勾地望着我,朝我走了过来。

  妈妈呀!这才阳春三月,我就已经全身冒汗,外加手脚瘫软了,牙齿更是颤抖得快要碎掉。我为什么要来找他啊?我是疯掉了吧!

  “我的表情真的是天然凶。我也不想这样啊,但是就莫名其妙会这样。因为我妈妈生前是武馆的管事,所以我从小在武馆长大,本来表情就天然凶,再加上是在武馆长大的,表情就更可怕了。我也很苦恼啊。对了,你们是死神啊,可以去查我的档案的,你们一查就知道我说的是真话了。”

  就在我吓到马上就要死掉之际,脑中忽然回忆起了在那个死亡管理局小黑和小白的工作室里,罗罗亚说过的话。

  他只是表情比较凶,其实人很好,我不用怕他的!我在心里对自己说道。但是,万一死亡管理局、小白和小黑,还有他都是我的幻觉呢?不对,他刚刚的样子,说明他认出我来了,而我可以肯定在学校里我从来都没有和他接触过。所以如果他认识我的话,就说明死亡管理局的一切都是真的,包括他说的这段话。

  那么……

  “罗罗亚学长吗?”我拼命挤出一个微笑。

  “嗯。你是……”他望着我,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周六在垃……”

  “啊!罗罗亚学长!”差一点他就把周六的事情说出来了,那能说吗?那可是高度机密哦!对他表情的恐惧立刻消失得一点不剩,我跑上去抓住他的手腕,一边把他往教室外面拉,一边大声地喊出我早就准备好的借口:“罗罗亚学长啊,听说你的数学成绩很好哦。我想借你高一时的数学笔记,可以吗?可以的话,现在就带我去拿吧!”

  “啊?”罗罗亚疑惑地皱着眉头看我。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一边拼命告诉自己“他其实人很好”,一边用眼神努力暗示他不要说出来,口里说道:“罗罗亚学长,你就把笔记借给我吧!拜托!”

  “啊……”在我一番辛苦的挤眉弄眼下,他终于心神领会了,僵硬地点了点头说,“好。我去拿书包,你在外面等我。”

  “嗯。”我挤出平生最甜美的微笑,高兴地蹦了出去。

  等了一会儿,罗罗亚背着书包走了出来,低头看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好像肚子痛又好像在笑,反正就是很恐怖的样子,对我很小声地说:“走吧。”

  “嗯。”我跟上他,这才发现他好高哦。我今天穿了高跟鞋,头顶却还不到他的肩膀。而且他的腿好长哦!忍不住偷看一下,我发现他的腰很细,肩膀却好宽,胸膛和手臂很结实有力的样子,这就是武馆长大的男生吗?身材真的很好耶。

  慢点,我这是在想什么啊?

  赶快抬头看看他目不斜视的严肃的脸和那双仿佛能杀人的眼睛。冷静下来了,我终于冷静下来了。

  不过,他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啊?

  4

  “这是哪里?”我惊慌失措地大喊。

  “这是我们学校第三教学楼的顶楼啊。”我身边的罗罗亚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向我解释道。

  我们学校第三教学楼的顶楼?

  首先介绍一下我们学校的第三教学楼。它是我们学校历史最为悠久,传说建造时间超过一百年的古董建筑。

  像这样的古董建筑,一般有一两个与女鬼幽灵有关的传说是很自然的,而这栋建筑不但很古董很破旧,它还是最容易让人产生恐惧联想的生化楼,也就是生物实验室和化学实验室的所在地。

  而它的顶楼更是从来没有人来过,它被生了血红色铁锈的铁门紧锁着,被誉为我们学校七个不可思议之最——幽灵之三教顶楼。

  现在夕阳西下,马上就要天黑了,罗罗亚居然把我带到这个最最恐怖的地方来。他要干什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幽灵索命吗?他……果然是恶魔!

  “我回去了。”思考到此为止,我鼻涕都要吓出来了,目前我还是赶快跑下去比较好。

  “啊?”正在用钥匙开那扇血红色的大铁门的罗罗亚发现我要走,立刻转过身,轻而易举地用手抓住了我。

  “妈妈呀!救命啊!厉鬼杀人啦!”我的小宇宙瞬间爆发,大脑一热,平时的淑女伪装立刻化为乌有。我现在是暴躁的恶女洛洛可,谁都不能伤害我,哪怕是厉鬼罗罗亚!

  我张牙舞爪地朝罗罗亚扑过去,抱住他的大腿就咬了一口。接着用指甲拼命抓他裸露在外的所有能被抓到的皮肤,还有双脚立即不停地踢他。

  “放开我,恶鬼!放开我!呜呜呜……”我疯狂地打,疯狂地叫。

  “啊……啊……啊……”伴随着我的疯狂行为,罗罗亚凄厉的叫声不绝于耳。

  终于我被他的惨叫声拉回了现实世界,我发现我正……

  跪在罗罗亚的背上,像摔跤手一样,一只手的肘关节扼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压住他的后脑勺,就是那种一用力就可以让对方窒息的狠招啦。

  而他的脸上、脖子上、手臂上到处都是青啊紫的颜色和红色的抓痕。

  不会吧!这都是我做的吗?太恶魔了,太恶魔了!

  不过,都是他不好啦,如果不是他带我到这么恐怖的地方来,又在关键时刻抓住我,我才不会失去理智呢。呃?他带我到这里来干吗啊?

  “魔鬼!你带我到这里来干吗?”反正已经在他面前失去理智了,我也就不用伪装成淑女了吧。再说了,他这样的魔鬼,就算知道了我的真面目并广而告之,也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话的。

  “能布斯腰舞滴瘦消痞寄吗?”

  他在说啥呢?魔鬼语吗?哎呀,我的手肘还压在他的喉咙上呢,难怪他说话好痛苦的样子。松开了一点点后,我用更威严的语气问:“再说一遍。”

  “你不是要我的数学笔记吗?我的腰快断掉了,你放了我吧,女侠。”

  搞什么啊?他的声音听上去好可怜的样子,和他的脸太不配了。不过他不是说过了吗?他只是表情比较凶。

  哦,对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问他呢!

  我一把放开他,从他背上跳下来。他咳嗽了好几下,才终于缓过气来,转过身虚弱地坐到了墙角处。

  我看着他满身的伤痕,心里有那么一点点自责。不过,都怪他不好啦,都怪他!长得凶就是他的错!

  “喂!你认识我吗?”我口气很不好地问他,同时用脚踢了他一下。

  “痛!”他痛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不过还是听话地回答道,“我见过你,你是垃圾桶里的那个女生,后来还跟我一起死掉了,对吗?”

  “什么叫跟你一起死掉了啊!我没死!你看清楚!”我大吼道,同时又踢了他一脚。也许是我平时在学校里伪装得太久了,所以这次本性爆发得特别彻底,而且这个家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不生气,也太让人有欺负他的冲动了吧。

  他真的是那个威震格威士皇家学院的恶魔吗?

  “嗯……你没死。”他听话地点头,眼睛还惴惴不安地偷望我,好像很怕我生气的样子。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心情好了一些。

  “我叫洛洛可。”

  “啊?”

  “我说我叫洛洛可啦!洛洛可这个华丽的名字就是我的名字!”

  “哦。洛……”他停顿了一下,“洛可。”

  “中间不要停顿啦,我们还没熟到你可以直接叫我洛可的地步吧!”我生气地对他说。

  “可是洛……”他又停顿了,“洛可,很绕口。”

  敢说我的名字绕口,这一次我直接扬起了拳头。

  “洛洛可!”他立刻大叫道,同时又往墙角里缩了一点。拜托,那么高大的一个男生,几乎是我的两倍大,居然怕我怕到缩成一团,躲到墙角,这也太夸张了吧!

  在夸张的同时,也有那么一点点可爱,我发现我渐渐对他的犀利眼神免疫了呢。

  “罗罗亚也很绕口好吧!”我咬牙说。

  “那就叫罗亚吧。”他立刻绽开一个笑容说。

  砰!直接给他的脑袋来一拳,居然敢借机跟我套近乎。

  “话说,你给我老实一点,回答我的问题啊!”我爬到他面前,贴得很近地紧盯着他的眼睛,脸上露出绝对残忍的微笑。

  他恐惧地吞了一口口水,额头上有一滴冷汗流下,然后乖乖地点了点头。

  “嗯,不错。”我赞扬了他一句后,立刻进入主题,“那天,也就是那个似乎不存在的周末,你和我一起到过学校后面商业街旁边的公园的树林里的熊猫垃圾桶里面过吗?”

  “是啊。”他点头说。

  “那么我们俩是不是一起……”我实在说不出“死”字来,确切地说,在他肯定跟我一起去过那个熊猫垃圾桶之后我的心就已经凉了半截了。

  “嗯。”他又点了点头,然后他从书包里摸出了一张纸,递到我面前说,“后来,我看到了这个。”

  “这个?”我接过他递给我的东西,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他也收到了小白的信和那张写了100天期限的生命支票。原来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暂时复活,只有100天的生命,这都是真的!

  神啊!为什么?为什么?

  “呜……”我喉咙一酸,管不了这是在哪里了。

  “哇哇哇!哇哇哇哇!”

  5

  “洛可,喝水。”

  “洛可,你要看动画片吗?”

  “洛可,吃蛋糕吗?”

  “洛可,要……”

  啪的一声,我狠狠地给罗罗亚那张凶神恶煞的脸来了一记重拳,然后才对他怒吼道:“叫你不要叫我洛可!听到没有?呜呜呜……”

  “对不起,因为洛……洛可真的很难念耶。”

  啪!我挥拳的动作真是越来越帅了,那个叫罗罗亚的家伙脑部连挨我两次重击,看来是有点轻微脑震荡了。于是他终于安静了下来,拿着毛巾悄悄地站在我的身边看着我。

  “呜呜呜……嗯……真讨厌!”就算他保持安静,我还是觉得好烦啊。

  “你不要站在我身边啦,我也不要喝水,不要吃蛋糕,你让我一个人待着嘛!我伤心的时候最讨厌有人看着了。”

  “哦。”他应了一声,悄悄退到了我看不到的地方。

  但是他一走呢,我就觉得我在这里这么伤心,他作为一个男生,还是我的学长,居然也不过来安慰我,是不是太过分了啊?

  “喂!罗罗亚!你还是不是男人啊?看到女生哭都不知道安慰!”

  “哦。”他又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一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为难样子。这样的表情和他黑道老大的脸很不相称啊。

  “算了啦。懒得理你!”我瞟了他一眼,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心情好像没有刚才那么悲痛了。于是我趁自己还有心情,好好观察了一番我现在所在的地方。

  真是世间有惊奇,最近特别多。

  原来第三教学楼的顶楼根本就不是什么幽灵顶楼,那个深红色的大铁门之所以要上锁也不是因为顶楼有幽灵。这个顶楼原来是我们学校存放旧书和别的旧物的地方,同时也是看守这些东西的管理员罗罗亚同学的家。

  “你为什么要做我们学校的旧物保管员啊?”

  “因为我家里很穷啊。”罗罗亚一边绞着热毛巾,一边对我说,“我爸爸很早就死掉了,妈妈一个人抚养我很吃力,没多久也生病死掉了。武馆的生意一直都不好,武馆里的大叔们养我这么大已经很了不起了,到这里读书的路费还是他们给我千方百计凑的。”

  拜托,我有种洗耳朵的冲动。罗罗亚的故事是发生在21世纪吗?我怎么听着那么像古代才有的天煞孤星的悲惨童年呢?

  “到这里读书啊,虽然是优等生的原因学费可以全免,但是吃饭、住宿什么的都很贵耶,所以我就做管理员啦!这样的话,不但有地方住,节约每天上学的车费,吃饭什么的花销也有着落了,就不用花武馆的钱了。”

  没错,我再次确认刚刚我听到的东西都是面前的罗罗亚说出来的。

  请问,我是在看八点档的苦情剧吗?现实生活中居然有这样的穷人耶,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给。”罗罗亚突然走过来,把我吓了一跳。我转过身,他递给我的是有点烫手但不会真的烫到人的热毛巾。

  “敷眼睛用的,不然明天眼睛会肿。”他微笑着对我说,虽然他微笑起来还是很像黑道老大在冷笑,不过我现在已经完全不怕他了啦。

  “哦。”我接过毛巾,心里有点暖暖的,他人还挺不错的嘛。

  “咦?都7点了耶,你要回家吃饭了吧!”他有点慌的样子,跑到房间的一角里找起东西来,“我把数学笔记找给你。”

  “也不用那么急啦。”我幽幽地说,口里有一种苦涩的感觉,“反正回到家,保姆留给我的饭菜也已经冷了。”

  “嗯?”罗罗亚不明所以地看着我。

  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我也没有必要在他面前隐瞒什么啦。

  “我跟你一样也是一个人住,因为我爸妈都在外国。保姆每天都会准时过来替我打扫和做饭,所以我现在回去和再过一会儿回去都是一样的。”我一口气说完,其实也没有那么悲伤啦。但是想到我生活中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爸爸妈妈却都不知道,难过还是难免的。

  “哦。”罗罗亚望着我好久都不说话。

  “你干吗呢?我又没有很伤心,不要摆出一副想要安慰我的样子啦!”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从椅子上跳下来。

  我又不是为了数学笔记才来找他的,既然已经得到了我要的答案,我也没有必要久留了。

  “对不起。那个……”他突然在我背后说,“我中午煮了咖喱饭,要不要一起吃?”

  “中午剩下来的咖喱饭,你还好意思拿出来招待客人啊!”我一个转身,对着他那个木头脑袋又是一下,“真没见过你这么没用的学长耶!”

  “对……对不起。”他小声地说,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真是的,明明是长相凶恶、身材高大,还在武馆里长大的男生,怎么这么好欺负啊!太没意思了,我最讨厌这种好欺负的家伙了,会让我完全失去斗志耶。

  “好吧。我就赏脸留下来吃饭吧。”

  “真的!谢谢你,洛可!”

  “是洛洛可!”真是被他打败了耶,他到底要我教多少遍才知道要念我的全名啊?

  6

  “啊……真饱啊!”晚餐过后,我拍着鼓起来的肚皮满足地说。咖喱饭果然很合本小姐的口味,好撑,好久没有吃这么多了。

  “呵呵,你笑了,真好。”罗罗亚一边洗碗一边冲餐桌边的我说。

  “讨厌!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对你的态度就会好了吗?”我横了他一眼,真是的,干吗对第一天认识的陌生人这么好啊?他是白痴吗?一定是白痴!我才不要和白痴一般见识呢。

  “唉……”想不到他叹了口气,幽幽地说,“你会讨厌我、恨我,都是应该的啦。”

  应该的?为什么?

  “嗯?”我探寻着他的眸子,趴到了洗碗池边,“为什么?”

  “因为……”他看了我一眼,眼里满满的都是歉意,“如果不是我也在垃圾桶里,不是我害你晕倒,你也就不会死了啊。”

  是啊!

  我陡然间清醒过来,如果垃圾桶里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一个人,那么我就不会因为撞到他的头而昏倒,那么就算有人搬动垃圾桶我也能及时爬出来,那么我根本……

  根本就不会这么倒霉!

  该死,吃饭的时候我居然有那么一下下觉得罗罗亚这个家伙还挺好的,各项成绩都那么好,又能干,不谈面相的话,身材也还不错,还家务全能。想不到啊,想不到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他是我的大霉星!

  “原来如此,真的多亏你提醒呢,原来都是你害我这样一个15岁的青春美少女意外死掉的啊!”

  “嗯……对不……”

  对不起有用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暴力事件了!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立刻响彻了第三教学楼的幽灵顶楼,我用我想到的一切办法狠狠地教训了那个叫罗罗亚的家伙一顿。

  实在太可气了,太让我生气了!

  “都是你!都是你!人家还只有15岁,人家还要恋爱、结婚、生小孩的,都是你!我恨你,我……”一想到马上就要死掉了,我不禁又难过起来。

  “啊!你不会又要哭了吧?”刚才还缩在墙角的罗罗亚立刻跑了过来,“对不起啦,真的……”

  “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啊!我都要死了。对不起有什么用啊!”我失控地冲他大叫。

  我没有力气再说什么了,就让眼泪默默地流淌吧。

  “我……”罗罗亚站在我身边,好久都没有说话。

  虽然我是被他间接害死的,但是在我哭的时候,为什么还是觉得他能站在我身边比较好?

  “我不说对不起了。”突然他字字铿锵地说,“洛可,最后的100天,你要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我能做到。”

  “啊?”

  我惊讶地抬起头来,看到他站在我身边,一脸凝重认真的表情,深黑的眼眸里闪着让人安心的光芒。

  “你说什么?”

  “我说,只要你不哭了,最后的100天里,你叫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好吗?”

  “你再说一遍。”

  “只要洛可你不哭了,最后的100天里,你叫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

  怦怦怦……

  静谧的空间里忽然响起我巨大的心跳声。

  “任何事?”

  “嗯。”他坚毅地点了点头,一个字一个字地对我说,“任何事,为你去死也没问题。”

  死?

  你不知道我现在最烦听到这个字吗?

  这个叫罗罗亚的大傻瓜!

  “你去死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