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前夫真坏楼采凝三年,我们在一起乐小米等魔王治愈系喵哆哆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寻爱·倒数100 > 第三章 我们是临时恋爱同盟关系

  1

  “只要洛可你不哭了,最后的100天里,你叫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

  啊……讨厌!讨厌啦!

  真是的,从早上到现在,我脑袋里来来去去都是罗罗亚的这句话,还有他说这句话时的表情。那张凶神恶煞的脸有什么好想的,这句毫无意义的话有什么好想的啊!

  “洛可,你的脸色好差耶。”小白关心地走过来问我,“洛可,发生什么事了吗?你今天一天表情都好凶哦。”

  我心情很糟糕,很不想理小白。不过经验告诉我,乖巧可爱的小孩绝对比脾气不好的小孩要活得滋润许多。比如说如果你平时表现得够乖,就算做出天大的坏事,只要你不承认,别人都会相信你的。

  想到这里,我偷偷照了一下文具盒里的镜子,哎呀,我的脸好凶啊。确切地说,此刻的我是真实的洛洛可,而不是应该出现在学校里、同学面前的洛洛可啦。

  “没事,我没事啦。”我连忙揉了揉我的凶脸,说,“就是肚子有点不舒服而已。”

  “哦?你家保姆休假去了吗?”知道我底细的巧巧立刻插嘴说,“公主又开始吃便利店的食品了吧?”

  “你说什么呢?什么保姆?什么便利店?”小白气嘟嘟地对巧巧说,“不准你欺负洛可哦,坏女人!”

  “呵呵,没有啦。我爸爸妈妈这两天出差不在家,巧巧因为住在我家隔壁才会这样说的啦。”我连忙解释,同时偷偷用眼睛的余光狠狠地瞪了巧巧一眼,无声地警告她:“如果敢随便把我家的事说出来,就等着瞧。”

  “哼……虚伪。”巧巧横了我一眼,收拾好东西离开了。

  “洛可,一起去吃午饭吧。”小白转过身邀请我。虽然我真的没有心情吃午饭,不过还是答应她吧,免得她又多嘴问我这个问我那个。讨厌死了,这些女生怎么这么烦啊?

  我跟着她一起来到我们学校的餐厅,就算马上要死了,饭也还是要吃的吧。

  我一边走一边想,只剩下100天的生命,不对,是97天的生命,我要干点什么呢?干点什么才能更有趣,更好玩呢?

  想啊想,突然我觉得有一道寒光从我的左边射过来,转过身一看,是正在吃饭的罗罗亚!

  怦怦!怦怦!糟糕!

  就是因为这个家伙昨天跟我说了那么奇怪的话,搞得我现在一看到他的脸就无限紧张。他正在看着我,还一脸微笑的样子,不会是要跟我搭讪吧!

  “洛……”

  完了……

  “洛可!”

  真的完了!

  陡然间,喧闹的餐厅安静了下来。大家的视线都落在罗罗亚和被他喊了名字的我身上。这个家伙,他不知道他很打眼吗?只要他稍微有点动作,大家就会被他吸引啊。

  “洛可,不会吧……”茶茶害怕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在我身边小声地说,“那个罗罗亚是在喊你吗?”

  “洛可,怎么回事?”小白也害怕得浑身肥肉都在颤抖,冬冬就不要说了,她已经躲到一边去了。

  我要怎么办?难道我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走到罗罗亚身边去吗?和恶魔少年扯上关系,对我的形象,我的公主形象……

  “啊!好可怕!”我当机立断,惨叫一声,然后捂着脸逃出了餐厅。

  “洛可,你怎么了?”我听到身后罗罗亚也叫了一声,追了过来。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放肆跑,放肆跑,跑得越远越好。我努力跑,而在我身后不明所以的他也奋力追。终于,我感觉周围一片寂静了,我好像跑到我们学校安静的后花园了。

  嗯,就是这里了。

  我立地转身,后面紧追过来的罗罗亚也立刻刹车,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看我的回旋踢!”我大吼一声,腿就踢了出去,随即传来他凄厉的惨叫声。

  “啊……洛可,你为什么又要打我呢?”罗罗亚抱着腿,可怜兮兮地说。

  “还问我,你为什么要在那么多人的餐厅里叫我的名字呢?”我凶巴巴地揪起他的衣领质问他。

  “因为……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的话,见面要打招呼吧。”他眨巴眨巴眼睛,像小狗一样无辜,不过是那种比较恐怖的杜宾或者藏獒就是啦。

  “朋友?”我瞥了他一眼,他立刻做出超可爱的星星眼状。这个家伙真是太不了解自己了,他这张恐怖的凶脸根本就没有可能会可爱啦。

  “算了啦,朋友就朋友。”考虑到以后很可能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我只好说道,“不过,在公共场合,你千万不要喊我或者表现出任何一点认识我的样子哦。只要有外人的情况下,你就要假装不认识我,明白了吗?”

  “为什么?”

  “嗯?”我心情很不好地举起了拳头。

  他立刻服软了:“好吧。”

  “就这样决定了。”我松了一口气,肚子咕噜一下就叫了起来。由于经过了刚才的运动,我现在真的饿了耶。

  “你饿了吗?”罗罗亚好心地问,“要不,到我家去吃饭吧!”

  “嗯……那是当然啊!你害得我没几天好活了,管饭是肯定的!”说完,我就向他家走去。

  这个家伙,说实话,还真乖耶,虽然长了副天然凶的脸,哈哈。

  2

  吃饱饭后,我的心情总是最好的,脑袋也是最灵活的。于是我想到了一个我早该想到的问题。

  “罗亚!那天,你为什么会在那个垃圾桶里啊?”

  啪!正在洗碗的他好像把什么东西不小心打碎了耶。

  “没……没什么。不知道怎么就进去了。”

  “啊?”我才不会信呢,我才问完,他就不小心摔碎了碗,而且他的回答根本就不叫回答啦。

  “撒谎技术这么烂,居然还敢在谎言的祖师爷我的面前班门弄斧,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要不要尝尝我的幽冥鬼爪的厉害啊?”

  “幽……冥……鬼……爪……”罗罗亚的声音在颤抖。

  “哼……就是用指甲帮你在背上弄出一副《清明上河图》的文身,要不要试试看啊?”我轻描淡写地说,突然跳到他的身边,用指甲抵着他的鼻尖,“说,你那天为什么会到公园?为什么会躲进那个垃圾桶?”

  “因为……”罗亚不敢看我的眼睛,额头上都是冷汗。经验告诉我,他还想说谎话。

  “不要尝试说谎哦,我不会放过你的,罗亚学长!”我再在他眼前挥了挥我的长指甲。

  “我……好吧,我承认我是在跟踪安达。”

  “跟踪安达?”我惊讶地大叫,“为什么?”

  “因为……因为……”罗罗亚吞吞吐吐地说着,一张凶脸涨得通红。

  难道说……上帝啊,禁断之恋吗?男生爱上男生吗?他跟踪安达的理由跟我的一样吗?

  “不会吧!我不准你糟蹋我最爱的安达学长!”我大脑一热,朝那个家伙扑了过去,人道毁灭,我一定要把他人道毁灭掉,这样我可爱的安达学长才能够幸存下来。

  “你最爱的安达学长?啊……不要!”

  伴随着罗罗亚的惨叫声的是一堆锅碗瓢盆落地的声音以及我们两个人集体滑倒、摔到地板上的声音。

  “啊!好痛,都怪你。”我摸着摔得青紫的屁股,用力地踩了他肚子一脚。

  “好痛。”他从地上爬起来,双眼冒金星地看着我,“你喜欢安达?你那天也是因为跟踪安达,才到公园的?”

  “是的!”我把他从地上揪起来,“安达是我先看上的,所以你如果敢对他下手,我就废了你哦!”

  “废……了……我?那是要做什么啊?”罗罗亚颤抖着说,忽然他眼中划过一道光芒,旋即摆头大叫,“我对安达下手?啊……不对!你误会了!误会啦!我不是喜欢安达才去跟踪他的,我是喜欢……”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捂住了嘴巴,脸更是红得……我这辈子就没见过比他的脸更红的东西。

  “你……喜欢……什么?”我用我最恐怖的声音问,问话的同时我都能感觉到我背后有邪恶的蝙蝠在飞个不停。

  “我喜欢……”罗罗亚盯着我,忽然眉头一皱,眼里流露出伤心的表情,“我喜欢安达喜欢的女生,四班的薇薇安。”

  “四班的薇薇安,我们学校的冰山美人?”我放开罗罗亚问。

  他点了点头,眉头紧得让我好难受。

  “安达喜欢的人是薇薇安?你也喜欢薇薇安?”忽然间我觉得自己没有胜算了,那个叫薇薇安的女生我见过。哪怕我对自己再有信心,但是平常的漂亮女孩能跟电视里最漂亮的女明星相提并论吗?

  我和薇薇安的距离就等于平常的漂亮女孩和最漂亮的女明星的距离。

  “完了!安达喜欢薇薇安,那我怎么办?”我的心情跌落到谷底,快要死了就算了,居然快要死了还失恋,这……这已经不是“倒霉”这个词可以形容得了了吧!

  更可气的是,都这个时候了,在我面前的某人居然还一脸没事的样子,瞪大眼睛看着我。

  “喂!你这个家伙,你不也只有100天好活了吗?怎么一点儿都不伤心呢?”我不爽地问他。

  “啊,是的哦。”罗罗亚小小地皱了一下眉头,不过立刻就恢复了元气,“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很多人很年轻就死掉了呀。”

  哇!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超然于世的人耶!

  “浑蛋!你才17岁耶,还这么年轻,你难道就没有什么事要去做?难道就没有未了的心愿吗?”我爬过去对着他的鼻子逼问道。

  罗罗亚挠了一下头,很认真地想了想,稍微有了点哀伤的样子:“的确还有一些事想做。”

  “什么事?什么事?”

  “比如报答武馆大叔们的养育之恩。”

  他才说完,屋内气氛就降到了冰点。

  “哦……”讨厌啦,他的答案让我备感自责,我好像不应该这样去戳他的痛处。

  “对不起。”

  “啊?没事啦,洛可。”他揉了揉我的头,笑着说,“不过他们一直都要照顾我,几个大男人照顾我一个小孩,一定很困扰吧!所以如果我不在了,他们一定会轻松很多,那不是更好吗?”

  好难受,虽然我知道他在努力让我不要自责,但我反而更难受了,鼻子好酸。爸爸和妈妈,已经在国外待了很久很久了,很少打电话回来,打电话回来也只问我的成绩……

  还有我的那些朋友们,虽然平时看上去很要好,其实我知道真心换真心的一个都没有。大家因为要一起吃饭,一起上学,显得不那么孤单才在一起的。

  这样的我,如果消失了,世界上也不会有人为我流眼泪吧!

  没有人真正爱过的我,没有人记得的我,如果消失了,也会更好吧!

  “洛可,你怎么了?”罗罗亚的声音在耳边温柔地响起。

  “洛可,你不要哭好不好?”

  “洛可,是我惹你生气了吗?”

  “洛可……”

  “不是叫你不要叫我洛可吗?”我大叫着冲他说,却发现他在看到我抬头的一刻,凶恶的表情变得无限温柔,就好像千年的冰突然一下子掉进了太阳里面。

  表情温柔的罗亚,真的很让人放心。

  “啊……洛洛可真的很绕口……”

  “算了!”我就不跟他计较了,“如果你坚持要叫我洛可,那你就要负担我的晚餐、午餐,还有早餐哦!

  “晚餐、午餐,还有早餐!那要好多钱耶!”罗罗亚尖叫道。

  这个吝啬贫穷的家伙,立刻就本性全露了吧!

  “你不是说你可以为我做一切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

  “好了啦,我算看透你了。”亏我还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人挺好的,真是错误,错误!我走了,再也不要理他了。

  “洛可!”就在我出门的刹那,他跑过来拉住了我的手,“那个,晚上你想吃什么?”

  我回头看他,他脸上的表情果然正彪悍地可怜着。这个家伙啊,真是的,长得一副凶相,怎么就这么好欺负呢?

  “哈哈,我要吃意大利面,好好去准备吧!晚上我再来找你!还有哦,你数学成绩不是全校第一吗?今天晚上就把我一个学期的数学作业都做了!”

  “什么?”

  “还有哦,我家里有好多脏衣服,我发现你洗衣服的本事还挺不错的哟。”

  “洛可……洛洛可学妹……”

  “哎呀,不早了,我要去上课了。如果有人问你今天为什么要在餐厅喊我,记得说是你认错人了哦。”

  3

  哈哈!

  心情终于好些了耶,虽然下午被小白她们追问“为什么高二三班的罗罗亚学长会跟你打招呼”还挺烦的,但是晚餐能吃到正宗的意大利面,还是很值得的。活着真是太爽了!

  乒乒乓乓……

  不过我还是没想好最后的100天,不,96天生命要干吗才好。

  乒乒乓乓……

  去旅游吧,爸爸妈妈一定会以我不好好学习为由来烦我的。留在学校里的话,又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可以做呢?

  乒乒乓乓……

  啊——

  “在我想问题的时候,不要弄出乱七八糟的声音来啦!”

  “啊?碗就快洗完了。洛可,你再忍耐一下。”罗罗亚微弱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过了一会儿,他一边擦手一边走了出来。

  他垂着眼帘,因此锋利的视线暂时失效,而夕阳穿过玻璃照在他身上,刘海上映着阳光的汗水更让他看上去好像一个精致的娃娃。

  “罗亚,你其实挺帅的耶。”

  “啊?”他一脸茫然地抬起头,那双要杀人的眼睛立刻把我的好心情消灭得干干净净。

  “没什么。”真糟糕,我居然会觉得他帅。这是种什么心理啊?就跟那种买了品种不好的狗,由于养在身边太久还是会滋生感情来一样的吗?

  “哦。洛可,你要我洗的衣服呢?”他眨着眼睛殷勤地问我。

  晕倒,他把我说的话当真啊!不过,这样的话,他真的会帮我把一年的数学作业都写完吗?

  “衣服,再说啦。你今天把我的作业写完就好了。”

  “啊?”罗罗亚有点为难的样子,我立刻变了口气,冷冷地质问他,“怎么,你要违背诺言吗?”

  “不是啦。”罗罗亚为难地看着我说,“洛可,我觉得数学作业,你还是自己写比较好,不然考试的时候怎么办呢?”

  我晕死……

  我都是快要死的人了,还管考试啊!

  “我都活不了多久了,为什么还要管考试呢?”我气冲冲地对他说,心情又不爽了。

  “你又惹我生气了,赶快想办法赔罪吧!”

  “赔罪?”罗罗亚瞪着我,我更用力地瞪着他。

  终于在我的眼神逼迫下,他可怜地说:“那么,洛可,你还有别的事要我做吗?”

  别的事?他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耶。我当然有别的事要他做啦,那就是如何让我剩下的生命变得丰富多彩起来啊。

  什么东西是生命中最光彩的事呢?

  吃吗?好俗气哦。

  睡?拜托,我是猪吗,除了吃就是睡?

  那么……友情?嗯……我想起了我的那几个好友,还是算了吧,跟她们在一起装淑女好辛苦。

  那么……

  爱情!

  我陡然间被佛光罩住,对啊,我要恋爱啊!我还没有恋爱过呢,而且我不是才找到了我的真命天子吗?最后的这些日子里,我要恋爱!

  从薇薇安手中夺取安达!

  “我的仆人罗亚!”

  罗亚被我陡然间增大的音量和脸上女王般的表情惊得一震,然后弱弱地望着我,颤抖地问:“什么命令,洛可?”

  “你不是喜欢薇薇安吗?”我欲擒故纵地问。

  “啊……嗯。”他整个人都像被阴影笼罩住一样气势很弱地点头。

  “不巧,我也看上安达了!不巧,我们两个人又没有多少天好活了!不巧,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听说就是恋爱!所以……”我看着他大声地宣布,“在最后的生命里,你帮助我夺得安达,我帮你成功搞定薇薇安!我们一起恋爱吧,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临时恋爱同盟!”

  在我一口气将我的战斗宣言和宏伟计划和盘托出后,罗罗亚整个人石化了。他混沌的眼珠直勾勾地盯着我,嘴巴张得好大,木偶一样完全没有反应了。

  我想他一定是太高兴,一时兴奋过头,乐坏了吧!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刺激他的好,我等等吧。

  一秒……

  两秒……

  三秒……

  ……

  五分钟。

  “喂!罗亚!你傻了吗?没听到我的话吗?”我终于忍不下去了,这个家伙是故意的吧,想直接忽略我的宏伟计划。

  不管三七二十一,给他的脑袋来一拳再说!

  “啊?怎么回事?”那个家伙终于如梦初醒,而我已经站在暴走的边缘了。

  “浑蛋罗亚,你不是说过什么都愿意为我做的吗?怎么,现在又想反悔了吗?”我咬牙切齿地问。

  那个家伙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你真的要反悔吗?哼……”我喃喃地说,“难得我这么好心,考虑我自己幸福的同时,还想着要帮你在最后的生命里轰轰烈烈地爱一场。我真是看错你了!”

  “没有啦。洛可,我很愿意帮你去……追安达。本来你会死掉就是我害的,我还不尽心帮你就太过分了。我只是觉得薇薇安那样的女孩子不大有可能看上我,别说不到100天,可能100年都不会。”

  啊?

  刚才实在是太激动了,搞得我这才发现罗罗亚的脸色好差,一副很绝望的样子。

  “浑蛋,你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呢?”我盯着他说。虽然我和他算不上朋友,但是他这种怎么挨打都会微笑、怎么被欺负都没关系的男生,情绪低落起来真的让人很揪心。于是我纠结了好久,终于还是继续鼓励他说:“你成绩那么好,又能干,而且身材和长相都很不错耶。”

  “不是这些东西的问题吧,洛可。”罗罗亚抬起头来,用手指着自己的脸说,“你看我的眼睛,还有我的表情。我也不想这样,有时候,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也会觉得很可怕。所以我这样的人是根本不会有女生喜欢,啊……不说喜欢了,从小到大都没有女生愿意接近我呢。”

  原来是这样……

  其实我也觉得他追到薇薇安是一件非常不可能的事情。我也不是那种好脾气、善良、会安慰别人的人。但是我真的很讨厌看到他沮丧的样子呢,看到他沮丧的样子,我本来就很差的心情会变得更差。

  “我不是女生吗?”我狠狠地对他说。

  “啊?”他抬起头看着我,不明所以。

  “我不是女生吗?”我生气地揪住他的衣领,挨着他的鼻子狠狠地说,“我不但是女生,还是很漂亮、很可爱的女生。你说没有女生愿意接近你,是在侮辱我吗?”

  “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么你是觉得我不可爱、不漂亮了?”

  “更没有,洛可你很可爱、很漂亮!”他惊慌失措地大叫,眼眶里都要流出眼泪来,那样子就好像他真的伤害了我一样。

  看到他这副可爱的样子,我好不容易维持的女王气势软化了下来。

  “那么就不要说这么绝望的话了。既然你能够交到我这么可爱美丽的女生朋友,说不定薇薇安也会接受你的啊。”

  “啊?”他愣了一下,然后突然跳了起来……

  然后……

  我的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怎么回事?怎么面颊、鼻子和嘴都被什么东西紧紧地压住了?不能呼吸了,身体好像也被……

  紧紧地抱住了。

  怦怦!怦怦!好大的心跳声,是我的吗?还是别人的?

  “洛可,你在安慰我吗?太谢谢了,太谢谢了,你真好!”罗罗亚激动欢跃的叫声根本不是通过空气,而是通过紧压住我身体的他的身体传到我耳朵里。声音好大,震得我的身体一颤,我的心跳好像更加激烈了。

  这时,我才明白,我的眼前会一片漆黑,是因为他刚刚把我拥进了怀里,好用力好用力地拥进了怀里。他太高,我被他抱住,整个人都像被他包了起来,所以面颊、鼻子和嘴巴才被压得太紧不能呼吸,而且双脚都悬空了。

  他的手臂好有力,胸膛结实温暖,还有他身上的味道,淡淡的,有点像早春的茶园。怎么回事?我好像有点舒服得眩晕了,而他是罗罗亚啊!

  “浑蛋!你要把我压扁吗?”我号叫着,终于清醒了过来。

  “啊!对不起,洛可,我太兴奋,一下子……”罗罗亚连忙把我松开。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两个人突然一下都不说话了,只是房间里的温度突然升高了好多啊。

  怎么办?好尴尬,好难为情,想点办法啊!

  “啪!”我狠狠地给他那个傻瓜脑袋来了一下,这种时候不打还什么时候打!

  “对不起!洛可!”

  “说对不起已经晚了,想办法补偿我吧!”

  “怎么补偿啊?”

  “还有什么好吃的都拿出来,我饿了!”

  “没……没有了!”

  “说谎,我明明看到冰箱里有一大罐腌梅干!”

  “那个是杨梅米酒,不是零食啦。”

  “你居然喝酒!你还是未成年人啊!”

  “是师傅硬塞给我的……洛可,你不能喝啦!会醉的!”

  “我才不会醉呢,啊,好好喝啊!”

  “洛可,不好喝了。把杯子给我……哈哈哈,我喝掉了,没有了。”

  “杯子里没有,罐子里还有!”

  “洛可……”

  4

  啊!头好痛,痛得要死了。

  怎么会这么痛呢?我干了什么,头这么痛?

  咦,我的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呢?咦,我的床单不是米白色的希腊棉吗,什么时候变成小狗图案的普通面料了?

  咦?

  我……

  怎么只穿了棉衣里面的贴身衣服呢?

  我陡然清醒过来,拉开盖在身上的棉被一看,牛仔裤也没有了,身上绝对是在家睡觉时的那个样子。但是……

  让我绝望的是,这张床还不是我的床,它是谁的床?换句话说,还有谁在这张床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头这么痛,我还脱掉了外衣!

  呼吸……

  呼吸……

  惊悚时刻,我感觉在我的背后有一个生物正安静地呼吸着。他呼出来的空气打在我的背上痒痒的,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杨梅酒味。

  杨梅酒味?

  我忽然想起来了!昨天,罗罗亚太过兴奋地抱了我,之后,作为惩罚,我喝了他师傅给他做菜用的杨梅酒,而他为了阻止我喝太多酒,用了极其愚蠢的方法,也就是跟我一起喝。所以我们两个人都喝了很多。

  所以……

  再看看,我可以确定我没穿外衣,还睡在他的床上。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酒后乱性?拜托!明明昨天我才找到生活的方向,就是去和安达学长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怎么到了今天形势就180度大转弯了呢?我也太倒霉了吧!太倒霉了!

  罗罗亚的呼吸一下一下地打在我的背上,这种时候我是不是要转过身去确认一下他是不是……

  我可是那种半夜会自己爬起来穿衣服而没知觉的超级嗜睡女啊,确定一下他是不是跟我……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应该看得出来吧!

  这个浑蛋!大浑蛋!

  我咬着牙,慢慢转过身去。那个家伙睡得很沉,长长的睫毛盖在白皙精致的面孔上,柔软的头发凌乱地散在耳边和枕头上。刹那间,他看上去,像天使一样,好美的男生。

  慢点!不是观察这些的时候,我绝望地发现罗罗亚的上身没有穿衣服,宽大的肩膀下修长健硕的手臂枕着头,再往下是肌肉线条非常好看的胸膛和几乎没有肥肉的腹部,那么再往下……下身呢?

  看看吧,去看看吧!我在很多种因素的驱使下拉开被子,一点一点……一点再一点……

  上帝啊!我看到了什么啊?

  罗罗亚是全裸的,全裸的!为什么会这样啊?

  “好冷……”就在这时罗罗亚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声,然后……

  他好像醒了。

  为什么是好像醒了呢?因为我拉开被子后,视线就已经因为眼前的一切凝固了,完全不能移开。虽然我也很不想死死地盯着他的身体,但是人太震惊了的话,就会失去控制自己的能力,我就是这样的。

  所以在他说话后,我根本没能力控制自己的视线去看他的脸。但是我感到他一定醒了,因为他的身体陡然间在我面前彻底僵硬了,就跟我现在的僵硬状态一模一样。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我才终于将头抬了起来,这一次我看到了他的脸,而他脸上最关键的器官——他的眼睛也正盯着我。

  我盯着他,他盯着我。

  然后我们一齐:

  “啊!”

  ……

  真是太倒霉了!太倒霉了!

  我今天的心情比昨天更坏了。周二的心情比周一差,周三的心情比周二差,我这是怎么了啊?

  虽然今天早上的事情,最后通过很窘的方法证实是误会一场,罗罗亚和我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这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也太离奇太倒霉了吧,我都快要绝望了,真的!

  至于到底是什么很窘的方法证明昨晚是误会的呢?这个说起来,我自己都会忍不住鄙视自己,我居然用我的手机全程录下了昨晚的精彩画面呢。

  原来我和罗罗亚喝了酒后,我就开始发酒疯喊口号了。

  我冲着手机大喊:“我要捕获安达!”

  然后我就要罗罗亚向“洛洛可女王”效忠,再然后我就说他穿着毛衣一点儿都不像女王的骑士,于是就不由分说地把他的衣服剥掉了。

  真丢脸啊!居然是我这样一个淑女把他的衣服亲手脱掉的。

  至于我为什么会脱掉外衣呢?那当然是因为我玩累了,要睡觉了,所以就脱掉了啊。

  有生以来第一次鄙视自己的恶魔个性。

  “叮——”

  有短信。我不耐烦地打开手机,才看到发件人的名字全身就被不舒服的灼热感包围了。不用说,除了罗罗亚那个大灾星还会有谁!

  “新情况,中午他会去图书馆,好像约了人。”

  他?他是谁啊?

  哎呀,我真是榆木脑袋,他就是安达啊!真是的,制订了100天恋爱计划加捕获计划的我,居然看到仆人的短信,用了那么久的时间才反应过来,太失败了。

  “嗯。那我们中午也去图书馆吧,侦察情况。”我给罗亚回过去短信,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在后面加了一句,“另外,中午吃什么?”

  罗亚回短信说:“我做了便当,两人份的,有红烧排骨。一起在图书馆外面的树林里吃吧。”

  “嗯,不错!”我边打字边笑了起来,听话的罗亚还是让我挺喜欢的,“那就这么决定了,中午在图书馆外的树林见。”

  “好的,洛可。到时见。”

  “到时见,罗罗亚。”我想了想,消掉一个字,把短信变成:“到时见,罗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