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人性的记录阿加莎·克里斯蒂青春野蛮生长韩龙香薰恋人2灵希幽灵旗那多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寻爱·倒数100 > 第四章 再一次温柔地拥抱

  1

  结果我人生中第二次侦察行动又失败了。那天我在图书馆外的树林里和罗亚野餐完,顺便还枕着他的书包睡了个午觉,安达都没有出现。

  “安达状态不太好,不过,我发现他今天上午又去了一趟四班。”第三节课一下课我又开始和罗亚聊起短信来。我发现这个仆人真的很忠心,有了他,我就可以随时掌握安达学长的动态了。

  “你好好盯紧他,这都一周过去了,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了哟!”我回复道。过了一会儿,我收到了一个表情。

  “(≥?≤)=b!我会加油的!”

  晕……这个家伙!明明长了一张那么凶的脸,居然也好意思用这么可爱的表情!我也回他一个表情吧!

  “==#……<(-︿-)>不要惹我生气哦!”

  识相的话,就不要惹我了,乖乖煮好饭吧,死罗亚。

  结果他又回信了,我很不情愿地打开手机看到……

  “T_T。我哭了……”

  这个家伙,他以为他的眼泪会对我有任何作用吗?顶着他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就算眼睛里流出血来我也丝毫不会感到自责的。

  “洛可,你在跟谁短信聊天呢?”小白的声音突然响起。我吓了一跳,马上想到要把手机藏起来,不过那样做的话她就知道我心里有鬼了。

  “和我在法国的哥哥,他最近失恋,我在安慰他。”我尽量语气平淡地说,顺便把手机收了起来。如果小白她们知道我和高二三班鼎鼎大名的罗罗亚短信聊天,一定会尖叫到死的。

  如果她们还得知从上周三开始我的早、中、晚餐都是出自罗罗亚之手,她们会不会又尖叫着活过来呢?太惊悚,太神奇了,哈哈,如果大家知道我现在和罗罗亚……

  拜托,我怎么想着想着笑起来了呢?这是不对的,想到那个家伙,唯一的表情只能是:==#!

  “洛可,今天中午一起去学校餐厅吗?”小白继续跟我说话,茶茶也跳了过来,“洛可,你好久都不跟我们一起吃午饭了耶。”

  糟糕!快点想怎么回答啊!

  “哈哈。”我笑了笑说,“因为我的数学成绩实在太糟糕,我妈妈帮我请了一个数学老师,每天都是中午补习,所以……对不起哟。”

  “啊?中午还要补习啊,洛可真辛苦。”茶茶无奈地摇头。

  小白也对我深表同情,埋头提前吃午饭的冬冬也抬起头做了个苦脸。总算解决了一场危机,我长出一口气,这样的话以后我都不必为中午不能跟她们一起吃饭而找借口了吧!

  但是,我怎么觉得后背凉凉的,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呢?

  我偷偷举起文具盒里的镜子,看到我的宿敌巧巧正盯着我,目光里是像侦探一样的怀疑。

  嗯,我以后要更小心一点,千万不能露出马脚了。

  中午放学之后,我收拾好东西,故意绕了很远的路才跑到和罗罗亚约好的图书馆。这一次他好像非常确定,安达学长今天就会在图书馆和薇薇安见面。

  我赶到图书馆时,比预定时间晚了十多分钟。图书馆大楼外,一棵硕大的榕树下,青葱的草地上,罗罗亚正背对着我站着,在那里等我。

  树影形成了好多小花一样的光斑均匀地分布在他淡蓝色的外套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上,高大干净的背影从远处看上去活脱脱一个杀人于无形的大帅哥啊。

  不过,只要他转过头来……

  “罗亚。”

  “啊!洛可,你来了。”

  他笑得无比开心,而我则冷汗流了一背。怎么会有笑起来这么像脸在抽筋的表情啊?

  “罗亚,我觉得你要好好训练一下你的脸部肌肉耶,不然真的很可惜。”

  “可惜?可惜什么啊?”他很白痴地问。

  “可惜什么,当然是你的脸和身材啊!”我想都没想地说。

  “脸和身材怎么了?”他的表情更加茫然了。

  这个家伙,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帅哥的自觉吗?我看他不光是天然凶,还是真正的天然呆。

  “好了啦,当我什么都没说。午饭呢?”我跑到树林里的露天石桌边坐下,很不客气地问道。肚子好饿,侦察安达学长的事就暂时延迟一下吧。

  “在这里,今天我做了宫保鸡丁哦。”罗亚一边说,一边打开饭盒,迷人的饭香立刻让我有了食欲。

  “我开动了!哇哈哈!”我举起筷子,这一刻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赶快把餐盒里最大的那块鸡肉夹走,哈哈……

  嘴巴张大,吃……咬下去,怎么是空气啊?我怎么……

  “啊!我的鸡肉!”我一边惨叫一边被罗罗亚用蛮力拖到大榕树后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块最大的鸡肉掉在地上。

  “浑蛋,你干吗?我在吃饭呢!”我用力地挣扎。

  想不到罗罗亚更用力地抱住我,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安达,是安达!”

  “安达是哪根葱啊,我的鸡……”

  完全被自己打败,居然为了一块鸡肉,说出了“安达是哪根葱”这样的话。

  还好罗亚把沉浸于食物美味的我及时拖走,不然就被安达学长撞见我和罗亚情侣一样一起在小树林里的石桌上吃午饭的场景了。

  不过,这大中午的安达学长跑到这里来干吗呢?

  该死,真想给自己一拳,我不就是因为罗亚得到安达学长今天中午会到图书馆来的消息才到这里来的吗?差点就因为午饭忘记了我的真正目的,我的世界真的只有吃和睡这两样东西吗?

  “安达学长怎么会……”

  “嘘!”

  我刚开口,罗亚就连忙制止我。

  由于安达学长的出现实在是太突然,我和罗亚根本没办法挑选最佳的观察位置,只能暂时躲在那棵大榕树和一大堆杂草弄出来的一个狭小阴影里。

  安达学长在图书馆前面来来去去晃了几下后,居然就走到了我和罗亚刚刚坐过的那个石桌边。

  他虽然坐了下来,但一只手依旧紧张地在桌子上神经质地弹指头,两只脚也很不自在的样子。

  “他在……”

  “等薇薇安吧。下课时,我看他发了好几条短信。”罗亚在我耳边小声地说。他的呼吸气息打在我的耳朵上,弄得那里好痒也好热,连带着我全身都不自在起来。不过现在这种状况我如果跑出去,安达学长就一定会发现我是跟踪狂怪学妹,所以我也只能暂时忍耐了。但是罗亚的呼吸,一下一下地传过来,真的就像有魔法一样让我的胸口慌得厉害。

  2

  就这样,我和罗亚躲在那里等待着。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分钟,安达学长就那样安安静静地一直坐在那里等着,手指不知所措地打着节拍,双脚总是变换着姿势,一看就知道慌得不行。

  他白皙的面容,平时总是温柔恬静,今天却像好看的花经过了暴风雨的袭击一样,颓败萎靡。

  那个倒霉的周六,我光顾着我和罗亚死掉的事了,压根就没去想安达学长那天和薇薇安怎么了。安达学长表白了吗?那么薇薇安接受他的表白了吗?

  他们不会已经开始交往了吧,就像我和罗亚一样?

  呸呸呸,什么叫就像我和罗亚一样啊?我和罗亚没有交往啦,我是说他们是不是也天天腻在一起?

  “你怎么了?”罗亚看到我拼命摇头,关切地问,结果他的呼吸气息又打了过来,让我的身体里好像住进了两只蜜蜂,不停地在我的胸膛里蹿来蹿去。

  “没什么,你不要说话了。”我压低声音命令道。罗亚终于住口了,而这时等待了很久的安达学长也忍不住拿出了手机。

  我看到他熟练地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薇薇……”

  安达学长话没说完,那边好像就挂掉了电话。

  他再次拨通,然后再一次,还没开口电话就给挂断了。

  他再拨,再一次,电话那边还是没回应。

  安达学长没有放弃,又一次拨打了那个电话。那一下,我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安达学长一样,平时温和的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变得执著而疯狂。

  这就是爱的力量吗?

  终于,在电话那边的声音由“嘟嘟嘟……”变成“你无权拨打这个号码”后,安达学长重重地关上了手机。

  他的脑袋垂到了双手之间,抱住头的他,似乎从身体里发出了轻微的痛苦的声音。我不敢想象那个周六之后他和薇薇安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那一定是世界上最不好的事情。

  “这个时候出去,他应该不会发现吧!”罗亚突然在我身后自言自语。

  “不是叫你不要说话的吗?”我生气地回过头想要教训他,没想到他却一下子把我推出了他的怀抱。

  “从这里偷偷绕出去,假装不小心遇到他,他这个时候似乎需要人来安慰,这是你的大好机会啊。”罗亚压低了嗓门对我说。

  我明白了,他是要我趁安达学长不注意,绕到石桌旁边,然后假装路过,顺便关心安达学长。传说中的乘虚而入就是这样吧,想不到罗亚那个榆木脑袋里居然也有这样经典的主意啊。

  但是,怎么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被我遗漏了呢?

  在实行乘虚而入计划前,我一定要想起来是什么东西被我遗漏了。那就是……那就是……咦?我的胸部怎么那么热呢?今天的气温还挺低的啊!

  原因吗?首先,在我躲起来的那段时间里我都被人抱着吧,而抱着我的人是罗亚,而罗亚的身高比我高很多很多,所以他抱我的地方不是我的腰而是我的……

  “罗亚……”我险些叫出来,而罗亚一脸茫然地看着我,完全不知道我这又是怎么了,还在那里拼命暗示我快点行动。拜托,我现在哪有心情行动啊,本大小姐的便宜都要给他占光了耶。

  虽然很窘,但是我一定要让他知道他犯了大错了。于是我指着自己的胸拼命跟他暗示:“你死定了!因为你这个家伙刚才一直都抱着我这里!”

  “啊!”他似乎开窍了,把视线转移到我的胸部,接着再落到他自己的手上。终于,他顿悟了!

  一团蒸气从他身上陡然升空,我绝对没有夸张,确确实实有蒸气。然后我很难为情地发现,他和我都变成了红脸大包公。

  如果不是安达学长就在身边,如果不是当前的机会错过了我就会后悔终生,我发誓我一定会当场将罗亚这个浑蛋加白痴人道毁灭掉!

  “你——等——着!”我丢下一句狠话,偷偷地绕了出去,然后假装是意外路过,走到了安达学长的身边。

  早春的微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还有小草的芬芳淡淡地钻进鼻腔里。斑驳的树影盖在安达学长纯白的校服上,坐在绿草的中央光洁石凳上的他,好看得就像一尊大理石雕像。

  “安达学长。”我小心翼翼地喊他的名字。

  他茫然地抬头,眼眸里是青涩而忧郁的神情。虽然他这个样子我会忍不住为他伤心,但是不可否认,眼神忧郁的他更帅了。

  “安达学长,你不舒服吗?”我试探地问,走近他。

  “哦,我没事,就是心情不大好,谢谢你的关心。”安达学长温和地笑着说。

  “心情不大好啊。”我深呼吸了一下,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关键时刻就是要有勇气啊!

  我鼓足勇气继续问:“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坐在你身边吗?”

  我脸皮真厚,不过我豁出去了,谁叫我快死了呢?

  扫兴的是,另一边,罗亚正朝我做出“(≥?≤)=b”的表情。我立马回过去一个“==#”的表情。

  “哦。你……”安达学长犹豫了一下,说,“你坐吧。”

  安达学长让我坐下,我的心情顿时好得没边,像要飞起来一样。我连忙坐下,但是坐下之后,我忽然发现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这是怎么回事?身体好紧张,紧张得呼吸都不均匀了。

  要有勇气,勇气!我要说话,拼了命也要和安达学长多说几句话!

  “安达学长,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心情不好吗?”我知道我这样问很突兀,但眼下也只能这样了。安达学长转过头看着我,似乎有些惊讶。

  他惊讶也是应该的啦,但是我要怎么办呢?

  “我刚刚看到你在打电话,怎么了,能告诉我吗?虽然我是学妹,但是正因为我是你的学妹,所以才应该为学长分忧啊。看到学长不开心,做学妹的我也好担心哦。”

  这是什么破理由啊!学妹要为学长分忧?那么我还要为罗罗亚分忧了啦?说完,我就开始在心里骂我自己蠢,这么破的理由,安达学长永远都不会理我了吧。

  “你看到我打电话了啊!呵呵……”安达学长笑了笑,但是是最涩最涩的苦笑。

  “嗯。我看到了,看到你一遍一遍地打,对方却好像一遍一遍地挂掉。”说着说着,我忽然伤感起来,因为很多次在我想爸爸妈妈的时候,我就是这样一遍一遍地打电话过去,那边却一遍一遍地挂掉。因为他们总是很忙,而且他们的工作永远优先于我。

  “我知道这种感觉,打电话过去却被人一遍遍挂掉的感觉,很难受,很不舒服。”

  “嗯。”安达学长点了点头。

  我差点破涕为笑,想不到安达学长真的愿意和我交心了,我一定是天才少女。

  “一开始她就拒绝我了。但是这一次是她约我来这里的,上次也是,上上次也是,我以为我还有希望。”安达学长喃喃自语起来。

  “但是为什么每次她约我,她自己却不出现呢?每次她都是发短信给我,但我打电话过去她都不会接,让我一次次燃起希望,最后又一次次绝望,你说……”安达学长说着话,忽然望向我,目光迷离而忧伤,“她是不是故意的,故意这样折磨我?”

  被他用那样的表情看着的我,真的很难回答他的问题。

  我想说“是的”。因为他口中的那个“她”就是薇薇安吧!他说她一开始就拒绝了他,是说的那个倒霉周六的表白吧!然后上上次、上次都是上周罗罗亚得到消息他会来图书馆的事,那两次加今天原来都是薇薇安主动约的安达学长。主动约他,自己却又不出现,她一定是故意的。

  但是我如果肯定了安达学长的话,他会更加伤心吧!

  哎呀,洛洛可小魔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管别人伤心不伤心了?关键是要把安达学长收入囊下,其他的一概不需要管啦!

  “她肯定是故意的,我想。”我正色回答道。

  但是安达学长却没有听到我的回答,因为就在我回答他问题的刹那,在我们身边响起了一阵照相机的咔嚓声。

  “大绯闻啊!校草安达和高一年级的天使学妹发生恋情!”讨厌的声音来自那个用照相机抓拍我们的眼镜男,我们学校最恶俗的学生八卦报的主编,外号“青蛙”的坏人。

  “啊?”安达不解地看着青蛙,还不大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不过我心里可清楚得很,刚才青蛙同学拍到了他下一期八卦报的头版头条消息,而我和安达不巧就是下一期学院八卦报头版头条的男女主角。

  真是糟糕啊,真是太糟糕了。哈哈,和安达成为公认的情侣不正合我心意吗?所以我就假装反应太慢,让青蛙同学带着我和安达的绯闻照片逃走吧。

  “啊?”于是我的反应也看似很迟钝。

  但是,就在青蛙同学脚底抹油、准备逃跑的瞬间——

  “喂!把照片留下!”榕树后突然有一个人大吼一声,冲了出去。

  那个人跑得相当之快,快到一阵风刮过,他就追随着青蛙同学冲了出去。但是,凭我的直觉,我知道那个人就是罗罗亚那个没大脑的家伙。

  我要他去追了吗?我叫他去追了吗?拜托!

  “咦?刚才那个是罗罗亚吗?”倒霉的是,由于罗罗亚的突然出现,我和安达学长进行得刚刚好的对话,马上就变味了。

  “啊?好像是吧。”我支支吾吾地回答,同时在心里祈祷,罗罗亚追不到青蛙,追不到!

  “哦。你是那个女生!那天那个……”安达学长突然兴奋地叫了起来。

  啊?安达学长到现在才想起来我是谁吗?我还以为我一出场他就像被光束射中一样,记起我来了呢。心里有一点点不爽,不过他还记得我就算了。

  “那天,到我们班找罗罗亚借数学笔记的女生,是你吧!那天我上完厕所回教室,正好看到你和罗罗亚一起离开,后来全班同学都在讨论你们。我就说怎么我好像见过你呢。”安达学长继续说,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我望着他,忽然间失语了。

  “嗯,是我。呵呵。”

  “罗罗亚数学相当棒,而且你别看他很凶的样子,其实脾气超级好哟。你要好好加油哦,学妹。”

  “嗯,我会的,安达学长。”

  “哈哈,哦,今天谢谢了,谢谢你愿意听我抱怨,谢谢。”安达学长拍了拍我的肩膀站起身,跟我道别,“我先回教室了,你也早点回教室吧,要上课了哟。”

  “嗯,我就回去。”我听到自己小声地回答道,然后安达学长绕开我,向教室的方向走去。

  我没有跟上他的脚步,而是朝另一个方向追了过去。

  3

  “我真的没有要杀你啦!”

  映入眼帘的画面是在一片肃杀的春风中(请不要问我春风怎么会肃杀,有某人的地方就有肃杀),一个剑眉冷眼、高大威猛的少年用他长而有力的手臂轻轻地抓着另一个身高和体力都差很多的少年的衣袖,拼命地大声说:“你相信我啊,我真的没打算杀你。”

  “这是我的钱包,罗罗亚同学……不,罗罗亚大人,求求你放过我啦。我的手机也在这里。”被抓的少年,也就是青蛙同学正满脸泪水,双腿瘫软,几乎要跪倒在罗罗亚面前。

  此刻,青蛙同学别说那个惹祸的照相机了,连同他的钱包、钥匙、手机,反正身上一切可以拿出来的东西都已经乖乖交到罗罗亚的手里了。

  “呜呜呜……我身上真的已经没有值钱的东西了耶。你如果要打我的话,能不能不要打我的脸啊?”青蛙同学可怜兮兮地说,而我最最可爱的罗罗亚同学则是一脸的无奈。当然只有我这个最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此刻嘴部抽筋、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的样子是很无奈的意思啦,一般的人,比如说他面前的青蛙同学肯定认为他是要杀人了。

  “我真的不需要这些东西啦,你把它们收回去,我只是要你把刚才的照片删掉,而现在照片也已经删掉了。你可以把这些东西都拿回去,并且不要哭了吗?”罗罗亚无奈地说。

  青蛙同学却哭得更厉害了,在那里放声惨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哎呀……你们怎么都不相信我说的话呢?我真的……”

  看不下去了,这个大傻瓜!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样知道他的本性的啦!

  “把这些东西拿走,赶快消失!”我走过去,从罗罗亚手中夺过青蛙献给他的一堆东西,丢到青蛙面前,冷冷地说,“不准跟任何人说你今天看到的一切,否则,我会叫罗罗亚来杀你哦!”

  “洛可,你怎么这样说?我不会去杀人的,就算为了你也不会。”罗罗亚立刻解释道。不过青蛙同学完全不听他的解释,就像我才是他的大恩人一样,一边流着感激的泪向我保证:“我不会说的,谢谢饶命……谢谢……我再也不敢了!”一边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报社的编辑同学,同学……”他走了,罗罗亚还在冲他的背影喊,“你真的误会了啦!”

  “傻瓜!”我一拳打醒罗亚,说,“你不要解释了,要那么多人了解你的本性干什么?”

  “唉……”罗亚叹息道,“你是不知道,从小到大都是因为这张脸,我几乎没有朋友。”

  “要那么多朋友干什么呢?”我想起我从小到大有那么多朋友,但是她们中有谁又真的当我是朋友呢?如果她们知道了我的真面目,立马就会跟我翻脸吧。

  “朋友当然很重要啊。朋友会在关键时刻关心你,友情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不是吗?”罗亚天真地说。

  我横了他一眼,泼冷水道:“你已经有我这个主人了,主人会在关键时刻打你,所以你不需要朋友了!”

  “啊!”

  “哼……”那个家伙居然敢反抗我,“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吗?总之,我说你不需要朋友就不需要,你有我这个主人就好了,明白吗?”

  再说了,能不能活到明年都不知道,他居然还有心思想交朋友的事。

  “喂!你和薇薇安有发展吗?”比起友谊来,爱情更重要、更美好吧!

  “我……”罗罗亚结巴了,一脸的傻样。

  “笨蛋,你太不用心了。如果你能够顺利和薇薇安开始交往的话,我不就能乘虚而入攻克安达学长了吗?她也就不会有时间和心情去烦安达学长了。”我生气地说,忽然间灵感爆发。我一直想着要主动接近安达学长,其实我可以让罗罗亚接近薇薇安,以此来间接接近安达学长啊。

  “对啊!”我为自己天才的想法感到骄傲,“就这么办,从明天开始,我们执行帮助罗罗亚追到薇薇安的计划吧!”

  “啊!”罗罗亚叫得更大声了,跑到我面前问,“为什么呢?难道你今天已经成功向安达表白了吗?”

  “啊?”他的问题就像一根针,正好刺中了我的胸口。

  “安达学长……”

  安达学长他甚至都不记得我。明明上上上周,我还和他一起烤过曲奇饼。明明上周我还跟他再一次上过烹饪课,明明见过两次面,还说了好多话,他居然不记得我。

  完全不记得,不记得!

  我最讨厌这种感觉了,被人忽视,被人遗忘。就像爸爸妈妈一样,把我丢给保姆,他们连我长什么样子都快忘记了吧!

  “洛可,你怎么了?脸色好差哦。”

  “洛可?”

  “罗亚。”我开口喊出他的名字,霎时间喉咙里被酸酸的味觉填满,鼻子也好酸。世界变得只剩下罗罗亚一个人,只有他会关心我,会什么事都愿意为我做,只有他。

  “安达……安达学长根本就不记得我了啦,他……根本不记得我,不知道我的名字,也不记得我的长相……呜呜呜……罗亚,我好失败……好可怜……好孤独……”

  “罗亚……”

  “洛可,不要哭了。”

  “罗亚……”

  再一次伤痛地喊出他的名字,温暖的感觉包围了我。他的手好大,手臂好长,一下子就把我整个包住了。被他包住的我,觉得自己不那么可怜,也不那么孤独了。

  就这样就好了。

  4

  “喂,对于你今天两次占我便宜的事,你要怎么赎罪啊?”吃过晚饭之后,恢复了一点儿元气的我,开始了折磨罗罗亚同学的日常活动。

  不过,我嚣张地说完之后,那个家伙好久都没有反应呢。他是洗碗洗晕了吗?

  “喂!仆人,你听到我的话了吗?”我凶狠地回头,看到那个家伙一脸通红地站在水池边发呆。

  “喂,不要随时随地脸红啦,好恶心的!”我过去拍他,不过自己的脸却意外地红了。讨厌,都是被他传染的。

  “你想怎么样?”他小声地说,眼睛不敢看我。

  真是的,明明被占便宜的人是我,女生也是我,怎么他看上去比我还要害羞呢?还问我想怎么样?我难道要回答说“我要把你从我这里占的便宜全部占回来”?

  上帝啊!我为什么会跟这样一个男生同年同月同时同分同秒同地点同方式死掉啊!你一定在捉弄我,捉弄我!

  “我想把你煮熟吃掉!哦,有了!”我忽然又有了灵感,这件事一定很好玩,那就是……

  我朝罗罗亚露出了野兽般的冷笑。

  “洛可?你不会……不会是说真的吧?”高大的他在洗碗池边开始恐惧地颤抖,哈哈,因为我接下来的主意实在是太邪恶了。

  “今天晚上我们玩让罗亚温柔微笑的游戏吧!”

  “还有这样的游戏?”

  “当然有!”我狠狠地说,当即在他家里找出好多衣服夹子、棉签、木棒等等工具。有了工具之后就是改造对象本身了。

  罗亚就位!

  在我给他准备好的行刑椅……不,享受用的椅子上,罗亚战战兢兢地坐好。我用发卡绑住他额上的刘海,这样的话他的脸就更完美地全部呈现了出来。

  其实他的脸真的很帅耶,如果……

  “眼睛闭上。”

  “哦。”他听话地闭上眼睛,立刻那张精致如雕刻般的脸呈现在我的面前,眉眼如画,睫毛很长,还有漂亮的鼻子和淡樱色的嘴唇。

  “好吧,下面,两个嘴角都往上升一点。”

  “哦。”罗亚听话地开始做动作,但是他嘴角才刚刚翘起来,眉毛也就跟着压了下来,那样子就是百分百的冷笑啦。

  “眉毛不要动啦!”

  “哦。”眉毛不动了,嘴角也一边高一边低了,还是冷笑。拜托!闭上眼睛要摆出微笑的样子还这么难,那睁开眼睛还得了啊?

  “看来只能用刑了。”我果断地拿出了衣服夹子,把他的嘴角夹住。

  “啊……好痛!”

  “痛一点,忍住,只有笑得好看,你才有可能接近薇薇安!”我都流汗了,这个家伙夹住嘴角,眉毛又动了,他就不能有好一点儿的表情吗?武馆里的那些人真的都是这样凶神恶煞的样子吗?

  再夹上两个夹子,他的叫声都变样了:“啊啊啊……呼洞(‘好痛’的变形版)!”

  “忍住,再在脸上夹两下就完美了!”

  “啊……呼……”

  “再忍忍,就可以睁开眼睛了!”

  “啊……”

  ……

  终于,一大堆夹子被我夹在他脸上后,他的脸终于……

  变成狮子了!

  嘴巴周围一圈全部都是黄色的衣服夹子,呈现出完美的环形,不是狮子是什么?

  “好吧,睁开眼睛吧。”

  “嗯。”罗亚听话地睁开眼睛,悲剧也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由于他脸上的皮肤已经被夹子弄得很紧了,所以他稍微有点小动作,比如说睁开眼睛,夹子立刻分崩离析,从他的脸上一个接一个地弹掉。

  于是伴随着阵阵夹子飞走的声音,恐怖的第三教学楼顶楼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凄凉叫声:“啊啊啊……”

  “抱歉,罗亚!你没事吧!”我连忙跑过去看,其实我更关心的是他的脸部肌肉会不会因此就突然变得温柔了。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只要他那双目光骇人的眼睛还在,那张脸就总是怪怪的。但是看到他一脸被夹子夹红的印子,好像被好多蚊子咬了的包哦,好好笑,太好笑了。

  “哈哈哈……罗亚,你的脸……哈哈哈哈……”

  “啊?”他小狗一样地看着我,而我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但是就是忍不住想笑哦。

  “哈哈哈……我受不了,忍不住……哈哈哈哈!”

  “呵……呵呵。”慢慢地他竟然也笑了起来。

  我们两个在传说中的鬼楼大笑不止。

  不过……咦?他怎么也笑了起来?明明是被我欺负,明明一直都被我欺负,明明是我把他弄成了这个样子,他怎么还笑得出来呢?

  “你笑什么啊?傻瓜,不痛吗,脸?”我哽咽地问,笑得太厉害,喉咙都打结了。

  “因为很开心,所以才笑的啊。”罗亚傻傻地说。

  我更好奇了:“开心,为什么会开心呢?那么痛还开心,你有病吗?”

  “因为从来都没有人看到我的脸还能这么开心啊!洛可,你是第一个。”罗罗亚和我都坐在地板上,抱着腿说话,就好像两个人都是很小很小的孩子一样。

  “从来没有过吗?”

  “从来没有过,甚至从来没有人看到我不害怕的,因为我的眼睛。”罗罗亚幽幽地说,说话间他抬起眼帘看着我。他的目光虽然还是那么锋利,但是他的眼神却清朗得好像雨后的天空。

  “其实,只要认真看罗亚的眼神,就不会害怕了啊。”我忍不住说。

  “大家都不敢靠近我,又怎么会仔细看我的眼神呢?”罗亚笑着对我说,我却觉得心脏刹那间被泪水淹没。

  长久压抑在心里的话,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流出来:“其实,我也没有朋友,从来都没有过……爸爸妈妈……朋友都没有。”

  “什么?”罗亚靠过来问我,“洛可,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不用听清啦!”我瞪了他一眼,但是他的样子再也让我生不起气来了。

  “罗亚,死之前,你不会离开我吧?”

  罗亚愣了一下,旋即笑起来:“当然不会啦。”

  “就算和薇薇安开始交往,也不会放下我不管的哦!”

  “绝对!”他认真地点头。

  “那么我们说定了。死之前,你不会离开我,发誓!”不知道是任性还是什么,我突然觉得如果没有罗亚在身边了,我肯定会烦死的。

  “嗯,当然,我发誓。”罗亚伸出了他的手,于是我们……

  (^_-)db(-_^)

  约定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