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邓小平政治评传大卫·古德曼偷爱花魁宝贝毒气室约翰·格里森姆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寻爱·倒数100 > 第五章 成为超级料理人

第五章 成为超级料理人

  1

  昨天晚上吃了土豆烧肉,今天晚上决定吃清蒸鲈鱼。嗯……还有什么东西想吃呢?我一边想,一边在语文书上画啊画,写啊写的。

  快下课的时候,接到罗亚的短信:“中午还是在图书馆后面吗?”

  “当然!”我回复道,同时看了一下我的钱包,里面的零花钱还很多耶,不花白不花。

  “晚餐的材料我去买吧,你只要负责做就好了!”编辑好短信,我发给罗亚,过了会儿接到他的回复,果然是超级感动:“╰( ̄▽ ̄)╯我好高兴!”

  这个家伙,还真是现实耶。不过,我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日历,唉……离那个星期六过去了华丽的30天,而这30天里我究竟在干什么啊?

  好像唯一干的事情就是在罗亚家吃好喝好,间或跟他一起去超市买点零食,每天计划第二天的午饭和晚饭。唉……我的人生真的只有吃这一件事情可以做了吗?

  我要恋爱!恋爱!

  我可是快要死掉的人耶,怎么一点儿快死掉的觉悟都没有?

  想到这里,我不禁苦恼起来,不过上帝伯伯似乎不愿意看我苦恼,我才苦恼了一小会儿,下课的铃声就响了耶。

  我连忙收拾好东西赶往图书馆前面的石桌,那里已经是专供我和罗亚吃饭的地方了。

  我避开小白她们的视线,在学校里绕了两个弯后赶到那里。这样就没有人会发现我和罗亚的关系了。我兴冲冲地跑进树林,却立即被眼前的画面定住了。石桌边有两个人,不但有罗亚,还有一个男生背对着我坐着。早我一步到来的罗亚和那个同学有说有笑的,看样子那是他的朋友或者同学啦。

  亏我这么努力地躲避大家的视线,罗亚那个家伙居然喊了他的同学到我和他的私密地点来,这样不是出卖我吗?

  怎么办?责怪罗亚是其次的,现在我首先要做的是如何巧妙地掩饰我和罗亚是朋友这个事实。

  逃走吧,悄悄逃走。我趁罗亚没有发现我,赶快脚底抹油,准备溜走!

  “洛可,你来了啊,等你好久了,菜都要凉了哟。”那个应该被人道毁灭的罗亚,居然在这个关键时刻发现了我,还冲我大声地说道。

  “你想死吧!”我用嘴形对他说出这句话,表情狰狞,但是天神就像爱上了跟我开玩笑,那位背对着我的、罗亚带来的男生在这个时候转过头来。

  “安……安达学长!”我惊讶地叫道,却只能眼睁睁看见本来是微笑着转过头来的安达学长,在看到我狰狞的面部表情后笑容变得僵硬。

  “洛洛可学妹,你好。”

  “你记得我吗?”我惊喜地跳过去,安达学长立刻微笑着冲我点头:“当然啊,你是上次在这里安慰过我的学妹,还有每周的家政课,我们都有一起上的,不是吗?”

  “嗯……是的,是的!”看来是我多虑了,我这么可爱,安达学长有什么理由不记得我呢?上次一定是太突然了,他一时想不起来而已。

  但是,安达学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不用问,我看到了罗亚那张拼命打暗号的脸,他一边朝我挤眼睛,一边得意地冲我微笑,那表情分明是向主人邀功的小狗才有的嘛。

  “罗亚说,他一直在帮你补习数学,真的吗?”在我和罗亚打着暗语的间隙,安达学长出其不意地问,我这才想起,我要如何跟安达学长解释我和罗亚在一起这件事呢?

  “啊……”我一边张口应付,一边用眼神逼问罗亚,“你要我怎么回答啊?如果你敢让安达学长知道我们的关系,你就死定了!”

  “哈哈,是的。我一直在帮洛可补习数学。”罗亚不顾我的表情,代我回答,“而作为回报,洛可每天中午都带便当给我吃哦,洛洛可学妹真的是好人呢!”

  什么,我带便当给罗亚吃?他疯了吧,记忆混乱了吧,明明是他带便当给我吃啊。

  不过,我立刻就了解了他的用意,因为安达学长发出了赞叹的叫声,然后指着罗亚做的华丽便当说:“这是洛可做的吗?好了不起哦!”

  “哈哈……”此刻,除了傻笑,我还能做什么呢?

  罗亚看了我一眼,继续说:“是好了不起,洛可学妹不但会做饭,而且家务万能哦。第一次到我家去拿资料,她就帮我收拾了房子耶!她只花了半小时,我的房间就连最不起眼的角落都干干净净了哟。”

  天才,想不到罗亚居然是说谎的天才。明明是他第一次到我家去就把我家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而我不但不会做饭,家务无能,更是他房间里的头号垃圾制造者。

  “还有哦,洛可学习很认真,一道数学题要反复做上三遍,才会放心哦。”罗亚说得更起劲了,脸上居然还浮现出感叹的表情。

  把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白的,是谎言的最高境界,而罗亚的最高境界就是把他做的事全部说成是我做的。

  “还有啊,洛可很聪明的哦,知道黄瓜要挑带刺的,茄子的话颜色太紫的会……”

  打住!打住,再说下去,我和罗亚一起逛过超市的事情就要暴露了,我连忙插进来说:“罗亚学长也很好啊,数学成绩很好。”

  “嗯?”罗亚看了我一眼,我连忙用犀利的眼神告诉他:“你已经是配角了,走开!”

  “收到!”他回了我一个表情,立刻沉默下来,乖乖地在那里摆餐盒。这个家伙,还真是听话呢,不过看到他这么听话的样子,我怎么觉得他有那么一点点可怜呢?

  不管了,不管了!

  “安达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壮起胆子开始跟安达学长说话。安达学长看了我笑笑,说:“因为这里很安静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以后中午我都和你们一起在这里吃饭好吗?”

  “当然不介意!”

  啊……我居然和罗亚一起喊出了刚才那句话,看上去就好像我们两个人都很喜欢安达学长一样。

  “啊?”安达学长愣了一下,旋即开朗地笑起来,“你们俩好有趣哦,好像的。”

  什么?我和罗亚好像,怎么可能?明明他那么弱,长得那么凶,我这么强悍,还长得很乖巧。

  顿时我一脸的黑线,果然跟罗亚在一起就没好事。

  “那以后,这里就是我们三个人的秘密基地了哟!”安达学长突然大声说。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耶,安达学长的意思是以后每天我都有机会接近他了吗?

  “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不欢迎我吗,洛可学妹?”安达学长担忧地问。

  我连忙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当然不会啦!”

  “好啊,那这个给你吃!”

  刚刚发生了什么?安达学长居然用他的筷子,从他的餐盒里夹了一截香肠送到我嘴里耶!

  他喂东西给我吃耶,好幸福!而且我的嘴唇好像碰到了他的筷子耶,那这样是不是间接接吻了呢?

  我顿时被这一突发状况弄得全身沸腾起来,而且好事似乎还会接二连三。

  “洛可,你有大虾耶。”没有发现我的变化的安达学长,双眼紧盯在我的餐盒上叫道。

  “哦,你要吗?给你……”我机器人一样地把我餐盒里的大虾夹到了安达学长的餐盒里。

  “啊!真是好幸福,洛可,谢谢!”安达学长高兴地说,其实更幸福的人是我啦。

  “不……不客气!”我居然都结巴了,爱情的力量果然强大啊,“安达学长,我们是朋友嘛。”

  我这在说什么啊?窘,太窘了!

  “当然啦,洛可,你还要吃我的排骨吗?”

  吃你的排骨?安达学长要我吃他的排骨?我的视线不由自主地移到了安达学长的身上,虽然包了层厚厚的毛衣,不过还是看得出他身材很好哦,一点儿都不会比罗亚的差。

  “洛可?”

  安达学长叫了我一声,我这才发现我居然盯着他看呆了,太丢脸了,我这个大色女。而且更丢脸的是,我误会了啦。安达学长看着我,手中的筷子上还夹着一块他餐盒里的排骨。

  他说的“排骨”和我理解的“排骨”是两样东西啦,本来就是的,怎么会有人把“排骨”二字用在自己身上呢?

  我窘得无地自容,于是说出了更糟糕的台词:“原来是这个排骨啊。”

  “哈哈……”一边的罗亚适时地笑起来,那一下,我杀他的心都有了。不过,我的视线忍不住回到罗亚身上,他的身材……

  更好耶!

  拜托!我到底在干吗啊?

  “罗亚,我要你的甘蓝菜。”

  “给你。”

  “嗯……洛可,你的手艺真的很好耶!”

  “哈哈……哈哈哈……”

  就这样,在生命的最后几十天里,我终于和安达学长搭上关系了!

  2

  从那以后,我和安达学长就成为饭友了。不过每天只有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才能见到他,而且讨论的话题都好单一的。这样下去,我要多久才能攻克安达学长呢?

  “凡是含铜的化合物都是蓝色的吧!”安达学长一边吃橄榄菜一边说。

  “嗯,是的。不过中间如果有OH的化合物,就会有点泛绿。”罗亚很凶地回答。

  就像现在一样,虽然罗亚是为了我才把安达学长叫过来一起吃饭的,但是吃饭的过程中他们两个都拼命讨论学习问题耶,我一点儿机会都没有啦。

  “洛可,你怎么不吃饭呢?不好吃吗?”

  罗亚这个大傻瓜,我横了他一眼,我吃不进的原因都是因为他啦。吃饭的时候,讨论含铜的化合物,我看含铜的东西是他的脑袋吧!

  “有一点儿,我今天好像在菜里放少了盐呢。”其实是罗亚的脑袋放少了盐!

  罗亚立刻认真地说:“哦,是吗?我下次会小……”

  “啊?罗亚,你在说什么啊?”险些暴露,还好我的无影脚及时踩在罗亚的脚上,制止了这个大傻瓜。

  “不会啊,洛可烧的菜每天都很完美耶!”安达学长也终于从含铜的化合物的国度赶回来了,认真地尝了口我碗里的青豆后说道。

  “是吗?谢谢安达学长的夸奖。”被安达学长夸奖一下,心情立刻就好了耶。

  “呵呵,哦,对了!”安达学长笑着继续说,“今天下午的家政课又教烹饪,洛可,我们一组吧。好想吃洛可烧的菜耶!”

  倒霉!我居然把今天下午的家政课又是教烹饪这么凄凉的事情给忘光光了。要我做菜,不如杀了我吧!

  “啊?”想借口,赶快想借口啊!我一边狠动脑筋,一边用脚提醒身边的罗亚替我解围。

  “不行吗?洛可,和我一组好吗?”

  我抬头正好遇到了安达学长清澈的大眼睛,和那双眼睛里杀人于无形的闪电光束。要我对这样一双眼睛说不,怎么可能?

  “安达,洛可下午的烹饪课,说要和我一起去帮老师清理实验室……”

  “没有!我下午去上烹饪课!”我打断了罗亚替我解围的谎言,大声对安达学长说,“安达学长,我们一组吧,我要让你亲眼看看我的本领!”

  “好耶!万岁!”安达学长高兴得跳起来,我的心也高兴得飞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榕树后却传来了一阵异常的响动,好像有什么人在监视我们一样。其实前几天,我就有这样的感受了,好像每次我和安达学长在这里一起吃午饭时都会有人偷偷地观察我们。

  但是每次我转过头去看,却什么都看不到。

  “罗亚,实验室还没有清理好吗?你还要多久才能跟我们一起上家政课啊?那个课程还挺有意思的。”在我观察周围情况时,安达学长突然问罗亚。我转过头来,想起罗亚从来都没有上过家政课,原来是他每次家政课都要去帮老师清理实验室啊。

  糟糕,话题又往我不能插嘴的方向前进了。

  “还有两三次就清理好了吧。”

  “那么……她还好吧?”

  咦?她?她是谁?我发现新大陆一样去窥视安达学长的表情,只见他脸上温暖的笑容忽然间变得阴沉下来。

  罗亚瞟了我一眼,声音也突然小了好多:“薇薇安每次都很努力,没有她的帮忙,实验室那么多东西不知道多久才能清理完,她……她挺好的。”

  薇薇安,就是安达学长和罗亚都喜欢的那个四班的女生吗?

  “哦。”安达学长叹息了一声,不说话了。

  罗亚也不说话了,四周安静得只有我一个人的心跳声。我不明白了,他们的对话是说帮老师清理实验室的人不是只有罗亚一个,还有薇薇安吗?

  而安达学长主动问罗亚实验室的事,其实是想着薇薇安?慢点,我还不知道安达学长和薇薇安到底怎么样了呢!

  上次他只说薇薇安拒绝了他,却又主动约他出来,还有后续发展吗?

  “安达学长,你和薇薇安学姐……”我忍不住小声问道,安达学长眉心痛苦地皱了一下,沉默了片刻,幽幽地说:“没什么,我被拒绝了而已。”

  “你不是说她后来有约你出来吗?”我咬着牙继续追问。

  “嗯。但是她约我出来后,自己从来都不出现。我想……”安达学长的眉心皱得更明显了,“她只是在戏弄我吧!”

  什么?哪里来的妖精,居然敢戏弄安达学长!

  “好过分哦!”

  “没有啦。”安达学长立刻摆摆头对我说,“洛可,我们不说这个了好吗?我现在满心都在期待你的好手艺哦!”

  我的好手艺?哦!对了,家政课!

  完蛋了,我怎么一时冲动,答应了这么恐怖的事呢?这次危机我要怎么平安度过啊?

  罗亚!关键时刻只有罗亚,我又只能狠狠地蹂躏罗亚的脚了,赶快给我想出办法来啊!

  3

  吃完午饭,和安达学长分手后,我立刻用短信叫出了罗亚。

  “现在怎么办啊?下午的烹饪课,我死定了啦!”我心急火燎,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烹饪培训班可以在一分钟内教会烹饪,再高的学费我也会去上的。

  “不能做就不要答应啊。我当时不是帮你想好谎言了吗?”罗亚摇头说,我立刻给他的大脑袋吃了一记板栗神拳,冲他吼道:“笨蛋!这么好和安达学长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我能错过吗?”

  “不是每天中午,我都喊他和我们一起吃午餐吗?”罗亚揉着脑袋说。

  “请注意是我们,他和我们!”我白了他一眼,这个大灯泡一点儿自觉性都没有,“有你这个大灯泡在,我一分钟和安达学长独处的时间都没有过!”

  “我……灯泡?啊!”罗亚终于明白了,脸又不好意思地皱了起来,“我没有发现这一点,对不起,那我明天中午不出现了啦。”

  “大笨蛋!你中午不出现,安达学长也就不会出现了啦!”这个家伙,存在的目的就是挑战我的智商,“所以中午是不可能的,我的主战场只有家政课!所以,你一定要想办法帮我,咦……”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罗亚每次家政课都和薇薇安在一起耶,这件事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他怎么能这样呢?

  装作一副弱势的可怜样子,其实每周都可以和薇薇安独处,卑鄙!真是太卑鄙了!而且一想到他居然有事瞒着我,我就心情很不好,比想到下午的家政课还要难受。

  “洛可,你怎么了?”罗亚完全不理解我的心情,凑过来问。

  “还能怎么?还不是因为你!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谁会让我的心情不好啊!”我脱口而出,不可抑制地愤怒地对他说,“你每周的家政课都和薇薇安单独在一起也不告诉我。你当我是什么啊?”

  “我……洛可你是……”罗亚说着话,不知所措地愣住了。

  一分钟,两分钟,他都没有说话。浑蛋,犯了错居然还不肯认错,他是真的傻掉了吗?我生气地抬起头,狠狠地望向他,结果在我的视线撞击到他的面孔的刹那,我也愣住了。

  他望着我,漂亮的嘴唇微微张开,似乎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飞扬跋扈的眉毛因为内心的纠结耷拉了下来,很没精神的样子,却好难得地线条柔美可人了。那双黑色眼眸此刻陷入一大片阴影之中,望着我,眼神就像很深很深的深潭,吸引着我,浸泡着我,周围似乎是满满的柔情和忧伤。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呢?为什么第一个让我觉得他帅得没边的表情,会出现在此时此刻呢?

  “你……你怎么了?”过了好久,我才有能量从他的视线里逃出来,轻声地问,心中的怒气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融化得干干净净了。

  “我……”罗亚的眼神更加让我看不懂了,最终他说,“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你。”

  回答我?回答我什么?

  天啦!

  我这才惊觉,我刚刚对罗亚说了些什么啊?

  我问他当我是什么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明明是不爽他和薇薇安之间有秘密不跟我说,我们明明是临时恋爱同盟关系,怎么能这样呢?结果我说出来的那些话,就好像我在嫉妒,狠狠地嫉妒他和薇薇安在一起,居然还问“你当我是什么”!

  我怎么会说出这么苦情戏一样的台词呢?罪过啊!

  “不是,不是这样的,罗亚!”我连忙解释,“我刚刚糊涂,乱说的。我是很生气啦,因为我们两个不是临时恋爱同盟的盟友吗?我和安达学长发生了什么,我都会跟你说。你居然不告诉我你和薇薇安每周的家政课都能一起独处,这让我很生气耶。你这样做,根本不把我当朋友啦!”

  “哦。”听完我的话,罗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几乎凝固的面部表情终于又活了过来。我的肩膀突然一热,是罗亚把他的那双大而暖的手放到了我的肩膀上。

  他撑着我的肩膀,脸上露出了我从未见过的笑容,淡淡的,虽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像冷笑,但是他的眼眸好温暖。

  “对不起!洛可,请你接受我的道歉,真的对不起!”他撑着我的肩,在我面前深深鞠躬。

  “啊?嗯。”好奇怪,眼前的人明明是罗亚,怎么我像看到安达学长一样紧张了起来?好奇怪,我怎么好像瞬间就原谅他了呢?

  “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我什么都会跟洛可说,因为洛可是我最好的朋友!”说完,罗亚抬起头来,脸上的笑容依旧迷人,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下午的烹饪课就包在我身上了,洛可的幸福是我的第一要务啊!”

  我想说“你以为这么轻易我就饶过你”,我想狠狠地给他脑袋来一拳,结果我的反应却是点了点头:“嗯,就靠你了,罗亚。”

  “嗯!你放心回教室睡个午觉吧,下午的家政课,我会准时出现在你身边的。”罗亚一边说一边推着我的肩膀,把我送到楼梯口。

  走廊的另一边,有几个同学走了过来。罗亚看到他们,立刻松开我,径直转身从我身后消失了。

  而直到他消失了很久很久,我的肩膀那里还温温的,麻麻的。

  这种感觉从未有过,我……觉得自己好奇怪。

  4

  终于到了让人紧张的家政课时间。我迈着沉重的步子来到家政课教室,还没进教室我就感觉到有股不同于以往的气氛从教室里直接蔓延到教室外的走廊上。

  “洛可,那个人终于出现了。”小白在我耳边小声地说。

  “那个人?”我疑惑着踏进家政课的教室,立刻看到了让今天的家政课与众不同的罪魁祸首——我的仆人,罗罗亚同学。

  由于我们学校规定上课时必须穿校服,所以现在这个季节,每个男生的身上都是合体剪裁的深蓝色校服。由于是合体剪裁的关系,所以穿校服真的很挑身材,身材很差的人穿上后的效果比穿其他的休闲装要恐怖一百倍,而身材好的人效果则是相反的。

  再由于我每次见罗亚都是在下课时,所以看到他身上穿的都是毛衣或者别的夹克,连第一次去他们班找他,由于是放学前的缘故,他也没有穿校服,也就是说我今天是第一次看他穿我们学校的校服。

  所以,那一下,我就跟班上其他所有从来没有见过罗亚的同学一样,被他的强大气势镇住了。

  他和安达学长站在窗边,悠然地聊着什么,紧贴身材的校服让他的长腿、细腰和宽阔有力的肩膀凸显得异常完美。更重要的是,校服的颜色和式样,配合着他那张英俊却冷酷的脸,简直天衣无缝。如果说漫画中的吸血鬼帅哥是真实存在的话,那么就是罗罗亚这种了。

  “格威士皇家学院的恶魔少年,罗罗亚……”站在我旁边的小白几乎也看呆了,梦呓一样地在我身边说,“好帅,没想到这么帅。也好酷,好可怕,好难接近。”

  “的确……好帅,也好冷酷。”另一边的茶茶也不禁说道。

  “罗罗亚……”而冬冬则直接喊出他的名字,陷入了痴呆状态。

  我也不由自主地呆住了,校服真的跟他很配,又真的很不配。这样的他看上去更帅,却也更让人难以接近了。

  就在这时,罗罗亚发现了门口的我,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盯着我。怎么是面无表情呢?他也是第一次看到我穿校服不是吗?大家都说我穿校服很可爱,笑一笑总可以吧!

  “洛可,你们跟我们一组吧。”这时安达学长冲我们招起手来。

  顿时,我看到我的好友们脸上都呈现出一个非常整齐的表情,那就是——徘徊在生死之间。首先,能够跟安达学长在一个组绝对是每一个女生做梦都想的事,但是……跟安达学长在一个组同时也代表着要跟罗罗亚在一个组呢!

  “茶茶,怎么办?”小白弱弱地说。

  “冬冬,怎么办?”茶茶也弱弱地说。

  “洛可,怎么办?”冬冬也……

  总之,所有的问题最后还是落到我的头上,真是的!

  “好啊!安达学长!”这一天我不知道期待多久了,怎么可能会犹豫呢?不过,我一边朝安达学长走去,一边看罗亚,他还是面无表情耶,就好像从来都不认识我一样,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吗?

  “我来跟你们介绍,这是罗罗亚,我的好友哦。”安达学长笑容依旧灿烂,指着罗亚介绍道,“怎么样?罗亚很帅吧!哈哈……”

  ……

  现场气氛好冷啊。由于罗亚不但面无表情,在安达学长向众人介绍他的同时他的眼睛居然还望向了别处,所以冬冬她们根本是连看都不敢看他,更不用说跟他打招呼了。

  不过,无论如何,我和安达学长的再一次亲密接触总算在这种还算良好的气氛中开始了。

  “今天,我们上课的内容是欧式小蛋糕哦。”老师在讲台上兴奋地宣布道,站在我周围的好友们立刻小声地附和起来:

  “欧式小蛋糕好麻烦的。”

  “每一种口味的配料都不同耶。”

  “真的好麻烦,还好我们这组有洛可。”

  ……

  有我有什么用啊?我连欧式米饭都不会做耶。

  “洛可,今天就全靠你了哦!”小白眨着媚眼说,我真想把她直接烤成蛋糕。

  “洛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哦。”冬冬朝我比出大拇指,我恨大拇指。

  “洛可,我们就负责在旁边给你打气好了,你说呢?”茶茶才说完,我就有把她人道毁灭的冲动耶。

  “洛可学妹,我好期待哦!”

  唉……只有安达学长的笑容是我不能违抗的痛啊。

  怎么办?我看着面前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材料发起愁来。蛋糕,顾名思义,是要用蛋的吧!但是煮鸡蛋的味道和蛋糕完全不同啊!那么还要放面粉吗?还要放什么呢?

  我真的完全不知道要如何下手啦!

  罗亚,救我啊!

  我偷偷地望向从一开始就面无表情、沉默不语的罗亚,但是他还是老样子,一个人靠在冰箱旁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浑……浑蛋!不是中午才向我发过誓要帮我的吗?不是说得好好的,不让我一个人面对的吗?他是在不高兴吧,因为我的原因他不能单独和薇薇安在一起!

  我又看了他一眼,他还是那个样子,好像把自己和周围的环境分离开了一样。我们这组好像根本就没有他这个人一样,原本很担心的茶茶她们现在都放任自如起来了。

  但是我……我很生气!重色轻友,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为了我少那么一个小时和薇薇安相处就这么难受吗?

  我肚子里全是不爽的气体,面前还有一大堆不明所以的东西,爆发了,我真的要爆发了!

  “同学们,往这里看一下,我要告诉大家新烤炉的使用方法。”这时,老师忽然在教室那边喊了起来。

  其他的人都抬头向那边望了过去,我也不例外,不过这也只是暂时减缓了我爆发的时间而已,我今天是绝对会爆发的,绝对!

  不过就在大家的视线集体转移到老师身上的同时,一道黑影飞速地跃入了我面前的桌子下方。随着一声小得不能再小的关柜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可以肯定刚才那道黑影钻进了我面前料理桌下面的柜子里。

  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钻进去了?老鼠吗?

  “这个按钮是调温度的,这个按钮是……”老师还在前面絮絮叨叨地说着,没有人注意到我注意到的东西。只有我,浑身麻木、怀着极大的恐惧向下望去,只见柜子阴暗的黑影里有两道白光正直勾勾地望着我。

  “罗……”我才张口,就自行捂住了嘴巴。

  柜子里的罗罗亚拼命向我打着暗号,没错,刚才钻进我身下柜子里的黑影正是罗罗亚。

  “浑蛋,你钻到这里面干吗啊?”我尽量小声地说,这时老师讲解完了,大家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各自的工作上。

  此时,躲在暗处的罗罗亚拉紧了柜门,彻底躲藏了起来。我满肚子的问号,不过这时冬冬她们和安达学长又重新回到了料理桌边,我实在不好再对桌子下面的罗罗亚做什么了。

  浑蛋,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突然,从柜子的缝隙里,有张纸条被传了出来。我赶紧收起来,拿到手上一看,上面写着:“两杯面粉、半杯牛奶、半条黄油、三个鸡蛋、一勺酵母粉、一勺苏打粉混在一起,和成面团。”

  是制作蛋糕的方法,罗罗亚躲在柜子里教我如何做蛋糕,原来是这样!

  不过,他这样消失大家真的不会发现吗?

  “罗罗亚又去实验室了吗?”正在此时,安达学长一边看四周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小白立刻叫道:“这样太好了!早就希望他不要在这里了。”

  “为什么呢?”安达学长疑惑地问道。我那三个没头脑、想什么说什么的女生,立刻都尴尬地低下了头。

  看来罗罗亚消失真的没关系耶,难道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那么沉默、那么面无表情,就是希望让大家忽视他吗?

  但是他那样打眼的男生,怎么可能?

  “安达学长,我们下次再和罗罗亚学长一组吧,今天就算了……”冬冬在我身边拼命讨好着安达学长。我看了他们一眼,算了啦,不需要他们注意到罗罗亚。

  趁小白她们缠着安达学长说话,我赶紧按照罗罗亚说的做面团。但是我把那些东西都放在一起后,它们根本就不会变成面团啊!

  怎么办?我悄悄地踢了一下柜子门。

  “怎么?”又有纸条塞了出来。我手上没纸没笔,怎么跟罗罗亚交流呢?有了!我毫不客气地把我捏出来的伪面团丢了一点儿到柜子里。

  里面好像发出一声叹息声,然后又塞了一张纸条出来:“同样的东西,也给我一份。”

  那么多东西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塞进去,怎么可能啊?不过现在我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找个机会丢一大堆东西进去啦。我连忙偷偷四望,结果……

  “安达学长,你的衬衣好白哦。”小白挡在了安达学长的南方。

  “安达学长,你的腿好长哦。”冬冬挡在了安达学长的东方。

  “安达学长,下次运动会,我们去给你当后援团啊!”茶茶挡在了安达学长的北方。

  “啊……嗯……哦……”好可怜的安达学长,好像被人围捕的小动物哦。

  真是过分!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做事,她们就正好趁机攻击安达学长,太过分了。不过因为她们三个人加安达学长,此刻都沉醉在攻守战中,所以我,也就没有人会注意到了。

  那么……

  俗话不是说,得到男人的胃就能得到他的心吗?所以暂时让她们三个逍遥快活一阵子吧,等我的蛋糕出炉,就是她们的死期,哼哼……

  我以光速把桌上剩余的材料加备用的料理板丢进了桌子下的柜子里。只听到里面闷闷的一声:“哎呀……”

  哈哈,不用猜都知道罗亚那个家伙此刻一定是手忙脚乱了。

  好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假装在这里做事,等到罗亚把小蛋糕都做好放进蛋糕模子里,我只要把它们送去烤箱就大功告成了!

  5

  亏我整节课都提心吊胆地怕被茶茶她们发现,结果她们一整节课都缠着安达学长,完全不理我耶。

  我在料理桌上做了好久恶心的面团,突然柜子里发出“咚咚咚”的响声。我四周看了看,光速俯下身打开柜子。

  “噗……”

  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柜子里的罗亚举着一盘子准备放在模子里的小蛋糕,头发、脸、校服上都是面粉和不知名的液体混合物耶。特别是他的鼻子和嘴巴中间还有一大坨红色的草莓果酱,看上去就像流鼻血一样,真是太好笑了。

  “笑什么,赶快,不要让人发现了!”他狠狠地盯了我一眼,用嘴形说出以上话语。于是我强忍住笑,赶忙把蛋糕放到桌子上,顺道把我一直在玩弄的恶心面团丢到柜子里,再关紧柜门。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完全就是我的蛋糕已经大功告成,只欠烘烤的样子啦。

  “180℃,烤30分钟。再在上面放上樱桃酱就可以了。”最后一张纸条从柜子里塞出来。我暗自记在心里,端着我的蛋糕向烤炉迈进了。

  30分钟后,基本上班上所有人的蛋糕都可以出炉了。

  放进烤炉时,大家的蛋糕看上去都是同样的黄色的面酱一样的东西,结果烤出来完全是天差地别。有的人没有放苏打粉,蛋糕烤成了黄色的馒头。还有没有放蛋的,烤出来是白色的奇怪蛋糕,还有……还有……好多好多残次品蛋糕。

  只有我的蛋糕,又小又软又可爱,还有好多不同的口味,有草莓口味的,有巧克力口味的,还有香草……总之每一个都是不同的口味,而且每一个都湿度刚刚好,完全可以跟高级饼屋的相提并论哦!

  “哇!看洛可的小蛋糕!”

  “好可爱啊!”

  “好想吃啊!”

  ……

  哈哈,我骄傲地端着我的蛋糕从烤箱边回来,所有人都注视着我,这一刻我完全是格威士皇家学院的女神嘛!

  最后一道工序,给每个蛋糕上点缀点樱桃酱。

  我打开樱桃酱,用小茶勺给每个小家伙头顶来上一点。深红色的甜蜜果酱和柔软香滑的美味蛋糕,同学们,从现在起请叫我厨艺达人。哈哈,哈哈哈,太了不起了我!

  “洛可,你好了不起哦!”由于无敌美食的出现,安达学长终于从那三个魔女手中逃了出来,回到了我的身边。

  “哈哈,小意思啦。”我低着头,小声地说,“有时候在家里我还会有跟妈妈一起为别人的蛋糕哦。”

  “婚礼蛋糕!洛可还会做最难做的婚礼蛋糕!”同学们的赞叹声更加此起彼伏啦。

  呵呵,我的公众形象今天又完美了许多,而且高二的学长学姐还在这里,相信我超级温柔、娴雅、美丽、可爱的美少女洛洛可的大名,很快就会传遍格威士皇家学院的高二年级了吧。

  “我……我可以尝一个吗?”安达学长在我身边谨慎地问,他好看的双眸望着我。此刻他的眼中只有我一个人。

  “当然!”我抬起蛋糕,能够品尝它们的人,只有安达学长一个哦。

  “好吃!”安达学长才咬了一口就尖叫道,“好了不起!谁能够和你在一起绝对是天大的幸福。”

  什么?他刚刚说什么?

  谁能和我在一起是天大的幸福,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他眼里我是最好的女生了吗?哈哈,好高兴好幸福!

  “我还可以吃一个吗?”安达学长孩子气地问。

  “当然啦。安达学长想吃多少都可以!”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安达学长立刻开心地笑起来。他一边继续品尝我的蛋糕,一边又对我说:“真好,如果能一直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就好了。”

  啊?

  他刚刚又说了什么?今天好像耳朵旁边总有绚烂的烟花在绽放呢!

  “安达学长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一直吃得到哦。”不敢相信,我居然这样对他说。

  “哈哈,那太好了。谢谢你,洛可。”安达学长笑得更开心了,宽大的手掌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

  头好晕,他这样是接受我的表白了吗?我刚刚说的话,他应该听得出是表白吧!

  “安达学长……”

  “好了,大家赶快收拾东西,把桌子清理好,桌子下面的杂物柜子锁好,下午还有一节课呢!”真要命,就在我鼓起勇气去确认安达学长是不是接受了我的表白时,万年电灯泡老师又出来瞎搅和了。

  “洛可,下次家政课还一组吧。”安达学长温柔地说着,一阵春风般地走出了家政课教室。

  而我全身都沐浴在春风之中,连头发尖端都是酥酥麻麻的。

  “洛可,你好了不起哦!”

  “洛可,下周家政课,我们还能和安达学长在一起耶!”

  “全靠你了,洛可。”

  在茶茶、小白和冬冬的簇拥下,我一脚高一脚低,如踩在仙境中一样走出了教室。

  太完美了,今天的美食作战计划,太完美了!

  回到教室,浑浑噩噩地上完最后一节课,我都还晕晕乎乎的,幸福得不行。不过怎么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一样呢?

  到底有什么东西忘记了呢?还是我太幸福,以至于出现了幻觉?

  放学后,我跳着跑到了第三教学楼顶楼。罗亚那个家伙,我发了那么多条短信他都不回复,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今天的晚饭做了吗?我可是那种完全不能把点心他却零食当成晚饭的超级大胃女哦!

  为了方便作战,我当然有他家的钥匙啦。我跑到楼顶,打开生锈的大铁门,走进那个闹鬼的地方。

  今天这里好安静哦。平时这个时候,这里都是一片锅碗瓢盆忙碌的声音。我经过几间堆放旧货的仓库,走到那间改装成两室一厅的教室。推开门,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罗亚呢?

  他到哪里去了?

  我又发了条短信过去,最后干脆打电话过去,结果都没有人接听。

  他究竟到哪里去了呢?今天最后一次看到他……

  他被面粉和鸡蛋糊弄得狼狈不堪的样子再一次闪现在我的眼前,我忍不住又笑了起来。笑完之后,迎接我的却是彻骨的寒冷。

  今天家政课结束时,老师的最后一句话是叫我们把桌子清理好,还有桌子下面的杂物柜子——

  锁好!

  罗亚被锁在家政课教室的杂物柜子里了!

  我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我忘记罗亚了!

  天啦!

  顷刻间,从未有过的感觉爬满我的心脏。那种感觉好冰好尖锐,就好像冰冷锐利的钢针突然间洞穿了我的胸膛。

  由于爸爸妈妈太忙,从小就习惯一个人生活的我,从小就学会用伪装和表演去换取朋友的我,从来就不曾为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任何事而流过一滴眼泪的我,完全不明白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只是我的世界好像在那一下子都被它伤害了,变成了惨淡的深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