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龙老大的凤冤家葆琳大暴光(叛逆性骚扰)迈克尔·克莱顿

返回顶部

  孤儿院的屋角下,昨夜才刚凋零的牵牛花,今日又争相竞艳的重新吐露芬芳,牵牛花的藤蔓缠绕着竹墙,弯弯曲曲地直攀二楼,风一吹,藤头仿佛在朝窗里的人儿点头。

  这是一间约莫四坪大小的和室小房,里头的榻榻米上没有昂贵的家具,只有一个从大卖场买来的廉价衣柜和一张书桌,好心人捐赠的布偶娃娃、故事书、铅笔则凌乱地散落一地。

  靠窗的榻榻米上,三个年纪相仿的小女娃儿正安静地酣睡着。

  「小艾!动作快一点呀!别让新爸爸、新妈妈等你太久啊!」

  倏地,一阵叫喊声从楼下传来,沉睡中的女娃儿们一个个睁开眼,被天生大嗓门的胖修女给吵醒了。

  「讨厌啦!才几点钟嘛,胖修女就用她的破嗓门虐待我们的耳朵。」说话的是年纪最小的小雪,她揉揉惺忪睡眼,望了墙上的挂钟一眼。

  「瞧,是小艾的新爸爸和新妈妈耶!」另一名小女娃小草掀开被子冲到窗边,小小身子整个趴在窗口上,望着窗外的大眼儿,瞪得好像牛铃般大。

  「在哪儿?我也要看!」

  「哇!好酷的车子喔,好有钱的样子耶!」

  「好好喔,我也想要有个新爸爸和新妈妈……」

  小女娃们全倚在窗边,脑袋瓜儿挤在一块儿,眼儿一个睁得比一个大,争相抢着要看停在楼下那辆似乎很贵的黑轿车。

  「小艾明明没我长得可爱啊!为什么有钱人要领养她,不要我啊?」平常问题就很多的小雪开始问长问短。

  「因为你的小嘴像机关枪,哒哒哒的爱说个不停啊!」小淘顽皮地掐着小雪那张翘嘟嘟的小嘴儿。

  「哼!才不是呢,你都爱说我坏话。」小雪的嘴儿噘得更高了。

  突然,小草爬回被窝,像个小媳妇儿般,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小草,你怎么了呀?」

  小雪坐回床上,掀起小草的被单。

  「我好羡慕小艾哟,我也想做个有爸爸疼、妈妈爱的孩子哟!」

  小草来孤儿院已经有三年了,见其他孩子们一个个被领养走,她就愈觉得孤单寂寞。

  「小草,你头发卷卷的,看起来恰恰的,没有爸爸妈妈会喜欢你的。」小雪道。

  「是吗?」

  小草摸着自己卷翘的头发,哭得更凄惨了。

  「你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会有人喜欢你,领你回家当女儿……」

  小雪语未罢,一抹娇小的身子陡地趴在她们中间,是平常最淘气捣蛋的小淘。

  「我跟你们不一样哟,我才不要爸爸和妈妈呢!」小淘眨着密长的睫毛道。

  「为什么啊?」小草不明白小淘的想法。

  「你们很笨呐,有了新爸爸和妈妈后,表示我们要被人管东管西了,再也不能自由自在地玩乐了,而且,我们还要分开,不能睡在一起了。」

  「是呀!小淘好聪明,我都没想到呢!」小草天真地道。

  「难道为了睡在一起,就要被别人嘲笑我们是孤儿吗?」小雪想法较成熟。

  「我不要,我要爸爸妈妈,也要天天和你们在一起。」小草的脑袋摇得好像波浪鼓,「虽然我认为被收养就是幸福,但没有好朋友的陪伴,就不快乐了。」

  「小草、小淘,不管我们谁先被收养,都不可以忘记彼此,还要当一辈子的好朋友,好不好啊?」小雪提议道,把小手伸到她们面前。

  「好啊!」小草把手叠放在小雪的手背上。

  「一言为定喔!」接着叠放上去的是小淘的手。

  「嗯!」三个小女娃紧握着对方的小手,互许诺言,盼时光的河流不要冲散今日的承诺。

  问题是,电影阿甘的母亲曾说:「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会吃到什么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