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降龙珠东方玉我们等着瞧凌淑芬兑换老公香弥家信东野圭吾遇见你,认栽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严选豪门名媛 > 第一章

  西元一九九五年

  瑟瑟寒风轻轻撩拨树的发梢,扬起窗棂上的薄纱,吹入孤儿院里的书房,带来一室的寒意。

  披着一头柔顺长发,身着长袖圆领的粉色洋装,裙下套着白色厚裤袜的小雪,正安静地坐在书桌前阅读着绘本,丝毫不受天气影响。

  只不过,小雪有些心不在焉,因为她已经在无意间发现,前来拜访院长的阿姨正在偷觑着她。

  那是一个打扮亮眼的摩登女郎,看起来很年轻,小雪不晓得她有没有很多钱,她若想知道答案,就得想办法吸引住阿姨的目光。

  是以,小雪模仿着童话书的小公主,突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否则那位阿姨如何在众多小朋友当中注意到她的存在?

  其实有很多人都有意收养小雪,但最后都被小雪吓跑,原因是小雪要的是有钱人。

  小雪的母亲在她三岁时就生病去世,留下她和父亲相依为命,爸爸很疼爱她,怕她饿着,白天在工地搬砖,晚上开计程车,让小雪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可惜,没多久,爸爸竟染上赌博的恶习,还欠下一屁股债。

  去年,爸爸被地下钱庄逼到走投无路,想跑路,女儿却牵制了他逃命的行动,逼不得已,才把她抛弃在孤儿院里,自己躲债去了。

  在这世上,爸爸是小雪唯一的亲人,虽然爸爸不要她,但小雪认为自己不能没有爸爸,加上天真又单纯的想法,一直认为自己一旦被有钱人家收养,她就会有很多、很多的钱,到时候她就可以帮爸爸还债,那么,爸爸一定会把她接回去团圆。

  然而,小小心愿想来容易,要实现却很困难。

  「小妹妹,你多大啦?」那位阿姨果然注意到小雪的存在,在院长的陪同下,来到小雪的身边。

  「阿姨,我今年六岁。」小雪开心的合上绘本,早已做好了被领养的准备,只不过她得先调查清楚阿姨的财产。

  「你看起来干干净净又文静乖巧,样子也很甜美可爱,阿姨很喜欢你,想收养你做阿姨的乖女儿,你觉得如何?」阿姨爱不释手的摸着小雪的头。

  小雪静静地把阿姨从头打量到脚,「阿姨,请问你很有钱吗?」

  「我……我没有,我只有一栋小房子。」

  「对不起,阿姨。」小雪绞着纤细的小指头,低垂下粉嫩的小脸,神情有些黯淡,「我不能做你的孩子,因为,我想要被有钱人领养。」

  「这……」

  「小雪,你太不像话了,小小年纪,怎可能这么现实势利?」院长忍不住责备起小雪,回头想找胖修女问清楚她平常是怎么教导孩子的。

  小雪起身,向院长鞠躬赔不是,「院长,对不起,不是我现实势利,是我要帮爸爸还钱,阿姨不是很有钱,如果我跟她走,就会害阿姨变得更穷,也不能帮爸爸还债了。」

  「你这孩子……」院长感到头疼地抚着太阳穴。

  「院长,如果我帮爸爸把债还清了,爸爸就会来接我回家团圆了啊!」想法天真无邪的小雪,始终低垂着红嫩的脸儿,坚持不愿被小康人家收养。

  阿姨尴尬的笑了笑,「院长,既然小雪不愿跟我走,那这事……就算了。」

  「我很抱歉,这孩子……唉!」院长对身边的女士深表歉意。

  「没关系、没关系!」

  那一年冬天,小雪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好朋友——小淘和小草,分别被豪门望族领养走,而她却放弃很多被收养的机会,落得孤单寂寞的下场。

  但是,她一点都不后悔,为了可怜的爸爸,小雪决心捺着性子等下去……

  ***bbscn***bbscn***bbscn***

  西元二○○一年

  小雪已经十二岁了,就在这年秋末,院长接获了小雪父亲跳楼身亡的消息。

  院长告诉小雪,她的父亲负债累累,不堪被地下钱庄逼债,才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小雪伤心欲绝,吃不下也睡不着,她料想不到,自己还没盼到有钱人,就失去世上仅存的亲人,因而,她整天只会哭。

  她再也没有一个「等待」的目标,亦错过了太多被收养的机会,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还有什么希望可言,等待她的,恐怕只剩下漫漫长夜……

  ***bbscn***bbscn***bbscn***

  西元二○○七年

  今天,小雪在孤儿院里度过十八岁生日,院长和胖修女还亲自下厨,为小雪做了一块大蛋糕和许多好吃的甜点,孤儿院里所有的小朋友,在胖修女的陪同下,一一送来祝福。

  小雪领受贺礼,并叩谢院长的养育之恩,场面十分感人,多愁善感的胖修女还因而哭了呢!

  自十二岁起,小雪就再也盼不到肯收养她的人,只好在孤儿院中长大成人,而今十八岁的她,已有选择离开孤儿院或留下的自主权。

  她喜欢孤儿院里的人,也因为她离开孤儿院,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所以她选择留下。

  ***bbscn***bbscn***bbscn***

  男人似一条巨大飞鱼般钻进水里,溅起无数小水花。

  须臾,潜浮在水底下的健美体硕,才慢慢浮出水面划游着……

  「大少爷,五位少爷要召开紧急会议,请大少爷到大书房集合。」管家崔大虾十万火急的冲进来禀告。

  他的大主子慕容不的个性阴沉冷酷,且向来独来独往惯了,不喜受人约束,现下五个少爷命他来传信,万一大主子心情欠佳,又不肯去,那该怎么办?

  慕容不仿佛没听见,依旧悠哉的在水池中来回畅游着。

  崔大虾不敢出声催促,只能静候大主子游完全程。

  经过漫长的十分钟后……

  慕容不游到池畔,修长双腿稳健地踩上阶梯,水珠沿着他刀镌般的脸庞滑下他健美结实的身子。

  一旁的女佣们连忙恭敬的将大浴巾系在大少爷的腰间,围住大少爷的下半身,才一个个脸红的退开。

  「什么事?」慕容不自一个女佣手里,随手取来一条浴巾,擦拭着滴着水珠的发丝。

  「大少爷,请你尽速前往大书房,五位少爷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嗯哼?」慕容不缓缓眯起深邃的宛如海洋的紫罗兰色眸子,精锐慑人地看进崔大虾的眼里。

  「啊!?」崔大虾一时被大少爷犀利如剑的目光给吓到,忙垂下脑袋。

  大少爷是中法混血儿,外型俊美无俦的他,浑身充斥着一股贵族般的优雅气质,而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更不时散发着凌厉的王者气势,总是让身边的人心生畏惧。

  「紧急会议?」

  才游了一会儿泳,身子还来不及冲洗,晚饭也还没吃,就莫名其妙被通知要开紧急会议,他怎会开心得起来?

  慕容不欲一脚把崔大虾踢入水中,可见他神情紧张,似乎真的事态紧急,便忍下那股冲动。

  旋身,慕容不把拭过的浴巾丢还给女佣,「他们可真会挑时间,竟选在此刻打扰我游泳的兴致。」

  「这……」崔大虾很怕请不动大少爷,急得直冒汗。

  「他们又想搞什么把戏?」

  慕容氏在台湾是有名望的大家族,祖孙三代同堂,家财万贯。是以,身为慕容氏的继承人,慕容不自小就被父亲带入商场,并一面兼顾着学业。

  慕容氏拥有一个财力雄厚的大集团——慕容环球企业集团,其事业版图遍布世界各地,光是大台北地区,就有六栋楼高二十层以上的办公大楼,中南部也都有着子公司。

  而慕容氏一共有六位继承人,分别入主大台北地区各公司总裁之位,他们每年轮流出国巡视台湾以外的事业,平常都只透过视讯来召开会议,偶尔才搭直升机到中南部出差。

  至于慕容环球企业集团在其他国家的事业,皆另请商业人才管理。

  由慕容不管理的位于台北东区的总公司,每年营业额都有突破性的发展,所以他可谓是难得一见的商业人才。

  其他五位继承人则是他的亲弟弟,他们年纪虽然很轻,可,无论在工作或课业上的表现,一直都很出类拔萃。

  而且,他们六兄弟除了能力过人外,还是外型出众的中法混血儿——

  没错,他们父亲当年与法籍的知名大财阀千金小姐琳达相恋、结婚,而她也就是慕容不的母亲。

  婚后,夫妻俩甜甜蜜蜜,并计画要生六个小宝宝,不管男女,依续取名为「不食人间烟火」,这也是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过着快乐无忧、与世无争的幸福生活。

  果然,母亲的肚子很争气,进门第一年就怀了身孕,次年就产下子嗣,几年间,当真为父亲生下了六个英俊潇洒的儿子,为慕容家开枝散叶,深得公婆欢心。

  他们六兄弟依序是——

  慕容不,二十五岁,排行老大。

  慕容食,二十四岁,排行老二。

  慕容人,二十三岁,排行老三。

  慕容间,二十二岁,排行老四。

  慕容烟,二十一岁,排行老五。

  慕容火,二十岁,排行老么。

  这六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爷、慕容环球企业集团未来的继承人,一个个英俊潇洒、气宇非凡,要他们做到「不食人间烟火」,还真是浪费人才,因为他们不但精明睿智,赚钱手腕又格外高超,媒体甚至以「王」来尊称他们六位,代表他们有着无与伦比的帝王气势。

  在媒体的大肆渲染之下,他们六兄弟甚至成为许多少女们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算了,走吧!」抛开思绪,慕容不决定去赴会。

  「大少爷,请。」崔大虾走在前面引路。

  他们走过富丽堂皇的地下室餐厅,转出回廊,缓缓步上透着万丈光芒的钻石阶梯。

  这是一座华丽巍峨的豪华巨宅,楼高十层,光占地就数千坪,风格独特奢华,要从地下室的室内游泳池转入一楼大书房,可直接搭乘电梯前往,只不过他喜欢也习惯走楼梯。

  不知走了多久,才来到金碧辉煌的大厅,接着由楼梯旁的长廊转入,来到一扇雕花木门前,崔大虾抢先一步敲门。

  叩叩叩!

  「进来。」大书房里传来二少爷和煦如风的嗓音。

  崔大虾忙推门,让大少爷先步入,他随后跟进。

  红桧木制成的书桌前,五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像围炉般拢靠在一起,场面看起来有些诡谲,不知情的人肯定会以为他们在策动着不为人知的阴谋诡计。

  崔大虾恭敬地退至角落。

  「怎么回事?」慕容不感受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氛,懒洋洋地换个姿势,将双手叉在腰上。

  年纪最小的慕容火抬起黑眸,见大哥发上滴着水珠,腰上只系一条浴巾,扬起迷人的唇角道:「抱歉,想必是打扰了你游泳的兴致了,不过,此时有件更重要的事,等着你来参与。」

  「呵……」其余四个俊男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阵令人头皮发毛的冷笑声。

  「到底是什么事?」慕容不最恨人家卖关子,「你们最好有话就直说,有屁就快放,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五个男人凌人的目光倏地落在崔大虾身上。

  「我聋了,什么都没听见喔!不然,我走好了……」崔大虾原本垂下头,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但想想又觉得不对,便转身想离去。

  「回来!」五个男人忽然冲上前去将崔大虾给揪回来。

  然后,他们齐力把崔大虾抓到慕容不的面前,异口同声地发出了疯狂之言——

  「无论如何,今天我们都要有个妹妹。」

  「哇咧!」崔大虾愣巴巴地看着各位大少爷,冒出一大串无厘头的话,「你们统统是夫人的亲生儿子,怎可以叫我做出违背道义良知的苟且之事?更何况,老爷可是我崔大虾的大恩人呀!

  不不不!今天就算你们把我打死,大虾也绝不会背叛老爷,去和夫人偷情,让老爷戴绿帽子。」

  「偷情?偷你去死!」慕容火怒气腾腾地用手从崔大虾的脑袋拍下去。

  「大胆!谁要你和我妈偷情!?」慕容食也怒不可遏的抬起长腿,狠狠朝崔大虾的屁股踹上一脚。

  「你美呀?」慕容人则气冲冲地用铁拳捶了崔大虾一记。

  「欠揍呀!」慕容间立刻恶补上一拳。

  「找死呀!」慕容烟只差没当场飞起来,送崔大虾一个回旋踢。

  除了双手叉腰的慕容不,始终老神在在的杵在原地不动之外,其余人皆同时抡起拳头,一人给崔大虾一拳,倒楣的崔大虾就这样被少爷们轮K。

  「哇呜!」崔大虾抱着头,身子缩成熟虾,吓得浑身皮皮剉,「呜呜……不然你们叫我去哪里生个女娃儿给你们呀?」

  「你不会想办法喔!」

  「怎么想?」崔大虾一脸无辜的望着各位大少爷,暗叹自己有够倒楣。

  「你现在就请长假。」

  「请长假做什么呀?」

  「我们命令你——去环游台湾所有的孤儿院!」

  「干嘛呀?」呜——崔大虾好想抱头大哭。

  「去收养一个妹妹回来给我们——」

  「虾米!?」崔大虾大惊失色,好一个晴天霹雳啊!

  「肃——静!」沉默许久的慕容不,终于气势磅礴地开了口。

  真是够了!

  慕容不长指抚按着太阳穴,他的头快要被他们的吵闹声给震得裂开来了。

  「你凶什么!?」「求妹心切」的五兄弟,锐眸同时对上慕容不那双紫罗兰色的眸。

  不能凶他们?难道他们忘了他是他们的大哥?

  慕容不又懒洋洋的换了个站姿,把双臂叠放在胸前,不以为忤的冷笑。

  「原来你们让大虾催我来开会,就为了这档事?你们真是疯得可以!」

  在慕容不的眼里,弟弟们的外表看来完美无瑕,性情却有的叛逆、有的古怪,还有思想异于常人的。

  坦白说,做大哥的他,向来都难以预知和掌握他们的下一步行动,也永远猜不透他们下次又将搞出什么把戏来,除了他们自己,世上没一个人能够真正了解他们。

  唯一知道的是,他们自小就希望拥有一个漂亮的妹妹,偏偏母亲生的个个都是男孩,不过,崇拜他们的表妹和堂妹倒是有一大堆,但,他们就是不知足。

  于是,三天两头就吵着要父母亲生一个妹妹给他们,还特地去民间瞎找一大堆生女偏方,或许是母亲生多了,抑或是更年期到了,二十几年来,再也生不出一个弟弟或妹妹来,害他们整整闷了二十几个年头。

  唯有慕容不例外,他根本不想要什么妹妹,家里有六个兄弟还不嫌吵吗?干嘛还要多一个爱哭鬼女生来凑热闹?

  再说,女生通常都很黏人,被妹妹缠着的滋味,不用想,铁定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烦。

  「我们哪里疯?我们只是忍无可忍!」慕容间愤慨地道。

  「没错,家里都是男人,烦都烦死了。」慕容人拍桌叫不平。

  慕容不还来不及表示什么,弟弟们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订作起妹妹来了。

  「我们的妹妹一定得经过严选!」二弟郑重的表示。

  「没错,首要条件要漂亮、爱ㄋㄞ!」三弟的坚持。

  「娇小可爱也可以!」四弟的认定。

  「年纪最好在十二岁,太小的话,会太吵又爱哭!」五弟的原则。

  「有道理,年龄太大也不好玩。」六弟的看法。

  慕容不冷眼横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你们开出来的条件,用订作的还比较快!」

  「我们就是要订作。」弟弟们异口同声的表示。

  慕容不冷眸一瞥,「幼稚。」

  「什么?幼稚!?大哥,你——」众弟弟错愕。

  做弟弟的他们,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被向来自负且冷傲的大哥,认定年幼等于幼稚。

  「难道你一点都不动心?你一点都不想要有个妹妹?」慕容烟不悦的瞪着大哥,好像他是外太空来的大怪胎,与他们不同类。

  慕容不薄唇微掀,咬字清晰,「不、想。」

  「天啊!大哥,你是怪胎吗?」众弟弟们齐声怒吼。

  半晌,慕容火道:「哎,大家别生气,大哥再怎么不合群,也都是我们的大哥,做弟弟的我们,绝对要尊重他的想法,免得被他说我们没大没小又幼稚。」

  此时,五兄弟仿佛有心电感应,开始一唱一和——

  「大哥,不管你有没有被我们的诚意感动,都希望你好好想一想,如果我们有个漂亮妹妹,那场面会有多好玩。」

  「对啊!妹妹肯定一天到晚缠着我们,一声长、一声短的ㄋㄞ喊着——」

  「哥哥,抱抱!哥哥,亲亲!哥哥、哥哥、哥哥……哇塞!爽!」

  「没错,我们保证,一定会非常疼爱她,并让她成为台湾最有价值的名媛——」

  「对对对!大哥,你想想看,那会有多——」

  孰料,慕容不又一针扎在他们心上,冷冷姿态教人不发火也难。「无聊。」

  但,别怪慕容不无情,基于个人的明智考量,他不得不用冷水浇熄他们的美梦,让他们清醒一下。

  「无聊!?该死!大哥,你这叛徒!我怀疑你根本就不是我们的亲兄弟!妈的!揍扁他——」

  五俊男要开始围殴慕容不。

  慕容不气定神闲的左闪右躲着他们的攻击,毕竟,弟弟们的身手再好,做大哥的他,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只是,他累了,懒得和他们斗,身一旋,慕容不动作俐落的拉开雕花木门。

  「呵,你们继续疯,但,记住,别找我一起疯,本少爷一点兴趣都没有。」明确的表达完个人立场后,慕容不洒脱如风的甩门离去。

  「该死!早说过这个不合群的家伙不好商量,他不只是个天生的叛徒,还得了无药可救的孤僻症。」慕容烟气得头上直冒烟,回头又把崔大虾给揪起来,凶狠地嘶吼:「大虾,你赶快去给我们办这件事!」

  「敢问各位大少爷……这个……那个……老爷和夫人答应少爷们这么做了吗?」崔大虾嗫嗫嚅嚅的提出心中疑惑。

  「你只要照办就行了,管那么多干嘛!?」慕容火摆摆大手,挑挑俊眉。

  「我就知道……」崔大虾伤心的蒙面大哭,活像个受虐的小媳妇儿,「我就知道你们超奸诈的!呜——万一被老爷、夫人知道,怪罪下来,那我岂不是成了冤大头?」

  「你敢不服从我们的命令,我们就——嘿嘿嘿……」狡猾奸诈的慕容烟,已经握起超大颗的拳头了,作势要扁他了。

  「宰了你!」其他兄弟也分别亮出大拳头。

  结果,崔大虾在五位少爷的威迫下,乖乖向老爷请长假去了。

  唉,要是个个都能像大少爷那样就好了,不,他在想什么呢?大少爷冷得像一块刚从雪山被挖掘出来的千年寒冰,哪里好伺候了?

  总而言之,豪门管家的薪饷虽然不少,可,一点都不好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