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荒原追踪卡尔·麦多情才子冉云七种武器古龙美妙的幽会金圣钟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严选豪门名媛 > 第三章

  宴会才进行到一半,慕容不就失去踪影了。

  小雪不晓得大哥哥去了哪里,一直到宴会结束了,大哥哥都没有出现。

  也许大哥哥根本就个喜欢她,还非常的讨厌她……

  思及此,小雪便难过的直掉泪,当五位哥哥送上关怀,温柔地问她怎么了,小雪只好撒谎说自己是喜极而泣。

  夜深了。

  小雪被收养的事情很快在慕容家传开来,所有家族成员都知道家里多了一个千金大小姐,五兄弟还把小雪带去拜见祖父、祖母和父母。

  因为,儿子们向来都有自己的坚持与上见,一旦下定决心,就很难去改变,所以,慕容家两老除了叹气,仍然接受了小雪的存在。

  小雪的房间被五个哥哥刻意安排到慕容不的私人领域里。

  慕容不居住在八楼,基本上,那儿就像一个独立的家,家具该有的都有,还设有客厅、餐厅、厨房、酒吧……空间大的足够隔出一百间房间,但,实际上却只有被切隔成一间主卧房,和三间客房。

  在这里,只有两种颜色,不是黑,就是白,所以无法以富丽堂皇来形容,事实上,当黑白两色系被搭配在一起时,还带有一点森冷的气息。

  不过,小雪的卧房是五个兄弟事先准备好的,所以,还是充满了年轻浪漫的少女气息,八尺高的大衣柜里,挂得全是昂贵的名牌服饰和皮件组,拉开珠宝箱,里头珍藏着一套价值不菲的钻石饰品,那就是他们准备给小雪的见面礼。

  「小雪。」慕容火结实且修长的长腿在地毯上来回走动,「安排你和大哥住在同一个楼层里,与大哥共用所有的设施,是我们讨论了好几天才有的结果,我们相信这是最妥善、最公平的安排。」

  慕容食把健美的身子倚靠在沙发上,浑身散发出迷人的性感,「为的就是让你有机会更亲近大哥,我们五兄弟也不会为了谁比较适合和你住在一起而吵架。」

  「没错。」慕容人伸出结实的大手掌,温柔的抚着小雪的小脑袋,疼惜的凝望着她,「不过,你得当心,因为你的大哥哥是个『大怪卡』,不好相处,不过你长得这么可爱,所以我们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喜欢上你的。」

  慕容间宠爱的拉过小雪纤细的小手,「为了我们兄妹七人,以后能够和睦相处,我们决定让你和大哥哥住在同一楼层里。别管他高不高兴,所有的问题由我们五兄弟来扛。」

  慕容烟俊美的脸上带着几分诱人的微笑,「我们决定要给你最奢侈、最富贵的生活品质,除了天上的星星之外,我们还要把世上最好的、最昂贵的,以及所有你想要的东西都送给你,我们要把你塑造成一个最具有价值的豪门名媛。」

  他们的真心付出,让她感动得热泪盈眶。

  小雪柔顺的挨近哥哥们,伸出纤细的玉臂,主动拥抱他们。

  「谢谢你们,你们是世上最好的哥哥,我觉得自己好幸运、好幸运……」

  有她这一句话就够了。

  多年来的美梦终于成真,五兄弟对小雪有种难以言喻的喜爱,他们是真的把小雪疼入了心坎里……

  ***bbscn***bbscn***bbscn***

  慕容家的老爷有个姓崔的老明友,前些日子,将两个女儿托给慕容老爷照顾,而这对姊妹花目前就寄宿在宾客房里。

  姊姊名叫崔漂漂,今年二十岁;妹妹名叫崔亮亮,今年十九岁。

  姊妹俩有个共同的心愿,便是嫁人慕容家当少奶奶,因而才央求父亲说服慕容老爷让她们在慕容家件下。

  深夜十一点多,她们由女佣口中得知慕容家的人位大少爷收养了个妹妹,便神经兮兮的自宾客房冲进大厅瞧个究竟,她们俩以为爱慕已久的男人要被抢了,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了。

  得知小雪的房间被安排和慕容不住在同一个楼层,漂漂和亮亮马上搭电梯直上八楼,却只敢站在大门口观看,不敢踏进八楼的客厅一步。

  一直等到慕容家的五个兄弟前后离去,崔家姊妹才敢踏人慕容不的私人领域里。

  漂漂扬起一双勾魂般的凤眼,横扫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小雪一眼,见适才慕容家的少爷们视小雪如珍宝,不免护嫉的红了眼。

  「他们真糊涂呀,竟把慕容大哥的地盘分给一个小孤女。」

  慕容家的六兄弟不但本领高,外型又高大俊朗,是她们姊妹俩倾心爱慕的对象,如果她们六个有其中两个肯娶她们,她们就心满意足了。

  「就是说呀!慕容大哥到哪去了?要是被他知道地盘被一个孤女给占去了,准会大发雷霆。」

  说着,亮亮还故意把那双戴满钻石珠宝的十根短而肥的手指头,刻意地伸到小雪面前炫耀,并吹牛道:「小孤女,瞧见我手上的钻石珠宝没有?全是他们送给我的。」

  她们左一句孤女、右一句孤女,听进小雪的耳里,不免觉得刺耳,她盯着亮亮那戴满钻石珠宝的手,「我不喜欢这种东西。」

  在小雪的珠宝箱里的首饰,比戴在亮亮手上的还要贵重,但,小雪根本不稀罕。

  「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漂漂也跟着亮出了手上的珠宝,「这表示他们六兄弟十分喜爱我们姊妹俩,我们在他们的心里是无人可取代的。」

  「所以呢,你以为便宜事全让你给捡去了吗?你想得美呢!」亮亮满心妒嫉地伸出指头,不客气地猛戳着小雪的脑袋。

  她们哀求父母让她们住在这里,目的就是希望六兄弟能多看她们姊妹俩一眼,谁知道那六兄弟竟然连瞧都不曾瞧她们一眼,还安排她们住在宾客房,亮亮手上的钻石珠宝也不是他们送的,全是爸爸买给她们的。

  而小雪今天才来,就受到这般礼遇,甚至被安排住在慕容不的私人领域里,对此,她们不禁妒意冲天,只好直接戳她脑袋来泄愤。

  「你做什么戳人呀?走开,不要烦我!」小雪左闪右躲着亮亮的攻击,她的头发都被戳乱了。

  「我们偏要戳你!怎样?」漂漂也学妹妹故意戳她。

  「小孤女,你给咱们听清楚,你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亮亮放话警告。

  「没错!你若企图勾引那六个兄弟,我们姊妹俩准不饶你!」

  「讨厌!你们走开啦!」

  小雪虽然在孤儿院里长大的,但从来没和人打过架,想还手,却打不过她们两姊妹,还被她们欺压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咚!

  室内突地响起一个怪声。

  崔家姊妹顿时像被定格了般,全身僵硬。

  一瓶容量600CC,瓶身还标着百事可乐等字样的保特瓶空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过来,精准的砸中漂漂的秀肩,然后滚落,最后安静地躺在角落。

  「亮亮,你……你转过身去,看是谁用空瓶丢我。」漂漂的脸色变得苍白无血丝,转动的眼珠缓缓瞥向妹妹。

  「哇咧……为什么是我?」亮亮的表情有些怪异,似乎不是很乐意服从姊姊的命令。

  这时,答案揭晓了——

  「你们在干嘛?」慕容不的咆哮声响起。

  崔家姊妹动也不敢动,身子硬邦邦的,宛如千古化石。

  「还不放手?」慕容不英挺高大的身子整个挡在客厅的人口处,英俊的脸庞蓄满冷酷。

  崔家姊妹害怕得瑟瑟颤抖,脑袋一片空白。

  「耳聋吗?」

  慕容不快步走向她们,同时抓起漂漂和亮亮的手腕,怒气腾腾地一把将她们俩甩去一旁。

  崔家姊妹什么都不敢做,只是两眼直直瞅着他。

  「大哥哥!呜呜……大哥哥……」

  小雪抬头一看,发现是慕容不,一串惊呼声缘叹息般,由她嘴里逸出来。

  顷刻间,所有委屈涌上心头,小雪不顾一切地扑进慕容不的怀里,啜泣起来。

  此时,强烈的电流窜过他俩微颤的身子,前所未有的感受深深震撼了彼此的心。

  好半晌,慕容不才平复狂乱的心跳。

  他眼神冷漠的瞥了怀里的泪人儿一眼,浓浓俊眉深拧起。

  她……

  她几岁?

  崔大虾被派玄寻找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然后,小雪就被带回来了,除了这道讯息,慕容不并没有得到其他的讯息。

  因而,他并不晓得小雪已经年满十八了,还以为小雪今年只有十二岁。

  那么,她现在是读小六,还是国一?

  啧!反正不管是小六或国一,她都只是个黄毛丫头,根本不该让他心乱如麻,更不该被他搁在心扉……

  可他心里明明这么想,为什么偏偏撇不掉荡漾在心湖底下那悸动的感觉?

  当然,如果激荡起的只是小小的波涛,他绝对不会有所察觉,问题是,那感觉强烈到难以忽视,令他感到吃惊,甚至怒不可遏的在心底咒着:她个过是一个乳臭末干的十二岁小丫头,凭什么用可怜的神情触动男人的保护欲?还有,为什么十二岁的女孩有这么玲珑有致的身材?

  「慕容大哥……」亮亮出声打断他的思维。

  慕容不回过神来,因为他已经被小雪带来的震撼感给震住了。

  「慕容大哥,是她先——」漂漂哭丧着一张脸,眼看自己十分重视的男人怒不可遏,试菩把错推给小雪。

  「够了!」慕容不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抛开恼人的悸动,「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总之,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立刻滚出我的视线!」

  此刻,他俊美无俦的脸上显现出冷肃无此的神情,一双如鹰般狭长的眸子锐不可当。

  姊妹俩霎时傻眼。

  天啊!慕容不竟然为了这个小孤女向她们姊妹俩发脾气!?

  「还不滚×」慕容不用极度冷冰的语气释出最后的警告,一双紫罗兰眸在崔家姊妹身上来回兜转。

  姊妹俩吓得落荒而逃。

  「真是烦人精。」慕容不将眸光调开,瞟向躲在他怀里的女孩。

  接着,慕容不烦躁地甩开怀里的泪人儿,屁股一落,大剌剌的躺进长沙发里,不过双腿太长了,只好把腿翘到桌面上,顺手取起电视遥控器,搜寻着球赛。

  他这个人有个原则——能坐的时候,绝对不站;能躺的时候,绝对不坐。

  不过,他不是懒人,他只是看不惯那些能躺的时候为什么要坐的人、能坐的时候为什么要站的讨厌鬼,要知道,那很碍眼。

  「大哥哥……」见他完全无视于她存在,小雪心里有些难过,却不知该跟他说些什么。

  慕容不眯起紫眸,缓缓落在她身上,「你……」

  终于得到他的注目了,小雪马上露出一个大笑容。

  慕容不英俊的脸庞也慢慢有了变化。

  这小女孩有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巧夺天工的鼻梁挺而直,红艳嘴儿丰盈而小巧,还有她的笑容……

  就是这种笑容,令他感到恼怒,因为,自他在宴会厅中第一眼见到小雪时,平静无波的心,便被她具魔力的笑容给撼动了,他才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看她。

  「什么事?」小雪很高兴他终于注意到她。

  他努力压抑着混乱的情绪,剑眉一挑,「你还在这里干嘛?」

  「我……」小雪不解的蹙眉。

  「我什么?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我刚不是叫你们滚了?」慕容不板起脸,她竟敢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我们?」不是只有她们姊妹俩吗?怎么也包括了她?小雪无辜的眨着眼儿,「你要我滚去哪?」

  慕容不锐眸一转,用力瞪着她,然后心狠狠地揪了一下。

  为什么在她晶莹剔透的美眸里,隐约闪烁著令人我见犹怜的神情?

  「我管你想滚去哪,只要别碍我视线就行了。」他气自己不受控制的心。

  尽管她发育良好,也长得一点都不像一个十二岁的女孩,他都不能对她动心。

  「我也想看电视啊!但,我不喜欢看球赛,我比较喜欢看卡通。」长沙发被他占据了,小雪只好坐到另一张沙发上。

  「我管你喜不喜欢球赛。这里是我的客厅、这是我的电视,我想看哪一种球赛,就看哪一种球赛,而你——小鬼,最好马上就离开我的客厅,到其他地方去看你的卡通。」

  小雪秀眉蹙起,犹豫片刻,才细若蚊蚋的开口:「你……咳,大哥哥,你好像不知道,五位哥哥们已经把我的行李搬进这里了,打算让我和你住在同一个楼层里。」

  「啥!?」慕容不挑高右边的剑眉,高大健壮的身子忽然坐起。

  他那群混蛋弟弟们竟然这么不知好歹,没经过他的同意,就把这个小丫头推给他?

  「大哥哥?」小雪观察着他俊容上的变化,半响,她清清喉咙,小心地道:「哥哥们还说你是个『大怪卡』,要我好好了解你,和你培养感情。」

  慕容不不悦地板起俊容,「我哪里怪?他们才怪,无端把你扮给我,这算什么?整天吵着要妹妹的人是他们,可不是我,凭什么得由我负责照顾你?叫他们去请个奶妈回来!我这边没奶给你喝。」

  「我又不喝奶,干嘛请奶妈回来照顾我?」小雪用小手压着如擂鼓般的心口,「我自己就可以照顾好自己。」

  慕容不佣懒的扬起唇角,冷冷笑着,「如果你真照顾得好自己,就不会被人欺负。」

  小雪脸儿一红,「那是意外,我不晓得她们是谁,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崔大叔并没有告诉我。」

  「她们是客人。」话落,慕容不又习惯性地躺回沙发里,「你听着,我不管你这小丫头断奶了没,总之,我一点都不想扛起这个责任,所以,你最好立刻给我离开这里!」

  小雪缓缓地挨到他身边,带来一股清新自然的小女人芳香。

  「大哥哥,别生气好吗?我保证我不会有要麻烦你的地方,亦不会打扰你的生活,我们一定可以和睦相处的。」

  他有些错愕的看着她。

  她身上的味道竟然好闻到足以让男人醉了心魂、掉了神智。

  方才在宴会厅里,他就是闻到这股味道,而心弦悸动,也因为叫她走,她偏不走,才气得出声吼她。

  他们干嘛没事搞一个什么妹妹来磨人?

  真的一群大白痴!

  不过,话说回来,他的屋子这么大,多她一人不算多,更何况,她住她的卧房、他睡他的窝,只要划清界线,别十预到他的生活,什么都好说。

  思及此,他高大的身子往侧边一旋,继续懒汗洋地躺着,试图把她冷落在一旁。

  「好吧,你要在这里住下可以,但你得独立生活,并和我约法三章。」

  「好。」

  只要能陪在他身边,每天看着他,小雪就心满意足下。

  「第一:你要喝奶别找我。」

  要知道,有些人是到发育期才真正断奶,搞不好这小丫头尚未断奶,还得半夜起来泡牛奶喝,找不到奶粉,只好逼他去买,抱歉,他办不到。

  「我喜欢喝可乐,不喜欢喝牛奶。」小雪轻蹙秀眉。

  「很好。第二:你生理期来了没?」

  要知道,有些十二岁的女生刚要面临初潮,又不好意思选购卫生棉,所以通常那个负责照顾她的人都得倒楣的去帮她买。

  「来了。」小雪害羞的点着头。

  他脸不红、气不喘的瞪着她,「每个月的那几天,请你自己去选购卫生棉,休想要我帮你买。」

  「我习惯也喜欢亲自去挑选喜爱的牌子。」

  「很好。第三:不许你随便进入我的卧房,当然,我也不会进你的房间。」

  「好。」

  「你若破坏以上的约定,就得立刻滚出我的视线。」他用一贯的命令口吻道,两泓深潭似的眸子,溢满了不可言喻的霸气。

  「好。」

  「那你可以住下了。现在,请你不要打扰我观赏球赛的雅兴,请闭嘴。」话落,他一腿抬放到桌上,一脚翘在沙发的扶把上,着迷的看着他的球赛。

  「呃……」小雪还想说什么。

  他却闭上了眼睛,前后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就听到他的打呼声了。

  小雪愣巴巴地看着他英俊的侧脸。

  不会吧,他就这么睡着了?

  ***bbscn***bbscn***bbscn***

  崔家姊妹被轰出来后,便回到装潢得富丽堂皇的宾客房里。

  漂漂郁闷的在地毯上来回走动,亮亮则沮丧的缩在沙发里哀声叹气。

  「再继续下去怎得了?」漂漂的双手紧紧绞在一起,「亮亮,我们得想个对策,否则少奶奶的位置迟早让那小孤女给抢去。咱们自小就守着那六兄弟,怎可以让别人捡去便宜?」

  「姊,算了啦!」亮亮看起来极为不安,「小孤女抢走一个,还有其他五个。而且,我们嫁入慕容家是迟早的事,用不着费心思吧?」

  漂漂可不这么认为,「你这小笨蛋,难道你看不出来六兄弟的心全往她那靠吗?小孤女如果有心陷害我们,随便一两句话,就可置咱们于死地了,如果真是这样,你可甘心?」

  亮亮一脸哀戚的摇了摇头。

  漂漂在妹妹面前来回定着,忽然灵光一现,她击掌道:「有了!」

  「什么?」

  亮亮不明所以地看着姊姊。

  漂漂的唇边浮现出一抹贼兮兮的笑,「咱们现在就拨电回去把哥哥叫来。」

  「叫哥哥来做什么?」亮亮糊涂了。

  「追求小孤女。」漂漂干脆把话挑明了说。

  亮亮孩子气的嘟起红唇。

  「好烂的主意喔!姊,你妄想要我叫小孤女一声大嫂!要知道,她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呢!根本不配当我们的大嫂。」

  「亮亮,唯今之计,只能牺牲哥哥,咱们姊妹俩才有嫁人慕容家的机会呀!若成功,这一声大嫂,你叫得可不委屈了。」

  亮亮考量后,也觉得姊姊的话很有道理,细眉往上一挑,「万一哥哥不喜欢那个小孤女呢?又或者小孤儿偏不爱上哥哥呢?」

  「哥哥是万人迷耶,千金小姐都爱了,更何况是这个小孤女?」

  肤浅的漂漂,以为全天下人都和她一样肤浅,从不认为自己的想法单纯可笑。

  「至于你另外那个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要知道,哥哥最疼我们了,不论咱们要什么,哥哥都会给我们,就算他不肯,我们就联手起来,把他给揍扁,直到他就范为止。」

  亮亮眯起单凤眼,若有所思的看着刁蛮的姊姊。

  计画会成功吗?姊姊又有几成把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