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天使只为星夜哭2黄珍(易拉罐)我在地铁上用蓝牙追到一个MM宋无衣富贵千金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严选豪门名媛 > 第四章

  次日一大清早,小雪就醒来了。

  这是她被收养的第二天,又巧逢周末,她可以睡晚一点,但,她希望家人喜欢她,所以不敢晚起。整理好仪容后,她搭乘客厅门外的电梯,直达一楼的大厅,没想到一定出电梯门口,便看见五道高大帅气的身影,正站在电梯门口等着她。

  「昨晚睡得可好?有作梦吗?是好梦,还是恶梦?」五张各具特色的俊美脸孔同时凑近了小雪,关心的追问着。

  「很好啊,床铺软绵绵的,躺起来好舒服,我一觉到天亮,连一个梦都没有作。」小雪面露甜美的笑容。

  「那就好了,小雪——」

  「哥哥们见你笑得这么开怀——」

  「我们就放心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抢着说,还簇拥小雪到餐厅吃早餐。

  「哥哥,你们别太担心,我的适应能力很强喔!」小雪坐在餐桌前,微笑的环看着各位哥哥们。

  慕容烟把女佣送上来的鲜奶推到小雪的面前。

  「小雪,二哥哥已经安排你、我和小哥哥读同一所贵族大学,星期一就可以去报到了。」

  慕容烟和六弟都还在求学当中,下了课就各自搭机返回自己的公司去处理繁杂的大小事务。

  「贵族大学?学费一定很贵吧?」小雪作梦也不敢想,自己会有读大学的机会,而且还是间贵族学校,学费肯定贵到吓死人。

  「哪里贵?便宜死了。」那点小钱,他们五兄弟根本不会放进眼里。

  「那会不会很难考啊?」小雪的功课向来都保持在中上,不好不坏。

  「考?考什么?」众哥哥们用怪异的口吻相互询问着对方。

  「考试啊!进大学要考试的,不是吗?」小雪反而觉得哥哥的疑问怪异。

  「别说笑了,考什么东西呀,只要有钱就行了。」慕容间帅气的朝她眨眨眼。

  「对了,昨晚你和大哥哥相处的可好?」

  现在五兄弟共同的心愿,是让大哥接受并喜欢上他们的新妹妹,毕竟他们既然收养了她,就希望能大天见到她开怀的笑容,不希望她在这个家受到一丁点委屈或冷落。

  而他们又十分清楚慕容不的怪脾气,无法逼迫慕容不去喜欢上小雪,只能从旁协助,祈盼大哥早日接纳他们这个非常可爱的小妹妹。

  「还……还可以。」小雪吞吞吐吐地道,「大哥哥他……」视线轮流绕着五位哥哥的俊容打转,「大哥哥和我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看样子情况不妙。」慕容烟的脸色有点难看。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知道要怎样让大哥哥喜欢我,可是我会努力。」小雪面露难过神情。

  「没关系,别难过,绝对不是你不好,是你的大哥哥孤僻、不好相处。」慕容人温柔的安慰着她。

  慕容食把两张电影票塞进她怀里,「别担心,这两张电影票给你,今天是假日,别待在家,让他陪你出去逛逛。」

  「嗯?」小雪错愕的看着电影票。

  「这是二轮电影,虽然是旧片了,但仍值得一看,因为这是一部很温馨感人的影片,你可以约大哥哥去看。」

  「如果他不肯呢?」小雪还是很担心。

  「那就缠到他答应为止,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人烦。」慕容火言简意赅地道。

  「没错。」慕容间爱怜地摸摸妹妹的头,「乖,快吃,吃完早餐,你再上楼去叫他起床。」

  「好。」小雪乖巧的点头,一面津津有味的嚼着营养丰富的总汇三明治,一面思索着究竟要如何施展「缠功」。

  ***bbscn***bbscn***bbscn***

  用完早餐后,小雪拿着哥哥送给她的电影票,搭电梯返回八楼,发现慕容不还没起床,想敲他房门,又怕惹来一阵咆哮,便在他房门口徘徊。

  没多久,卧房的门被人拉开了,英俊迷人的慕容不仪容整洁的现身于门口。

  迎视到她,慕容不身子佣懒的抵靠在门上,俊容并没有出现太多的愕然,不过,很不爽倒是真的,他试图平抚情绪,不让自己一大清早就大发雷霆,坏了假日的好心情。

  「大哥哥,早安!」小雪亲昵地喊着。

  当她迎视着一双深邃如海洋的眸子时,小雪感觉到有股甜蜜的激流正悄悄从她脚底流遍全身,形成一股力量驱使她的身子挨到他身边去勾住他强壮的手臂。

  「我准你这样勾着我了吗?」慕容不眯起紫罗兰眸,警告的目光缓缓落在她的小手上。

  小雪故意充耳不闻,热情如火的缠着他,「大哥哥,今天是周末唷!」

  讲话就讲话,有必要勾着他吗?

  老实说,慕容不真的很不愿一大清早就发脾气。

  但,莫名的,一股热流聚集,煽起了男人的情欲,他下腹一下子就抽紧了,全身血液像煮沸的开水,企图扰乱他的理智。

  他是理智派掌门人,怎能让情欲得逞?

  愤恨地推开她的小手,然而,她仍像焦糖似的紧黏着他。

  紫罗兰眸不经意地往下游移,经过她小巧红润的嘴儿、纤细雪白的颈子,水蜜桃般的酥胸……他的呼吸一下子转为急促。

  「大哥哥,一会儿你吃完早餐,我们去看电影。」小雪笑咪咪地道。

  小妮子竟然还不知死活的继续把身体黏在他身上×

  他的手臂甚至感受得到她早熟的水蜜桃陶,鼻间还嗅到属于她特有的芳香,慕容不感觉有些昏眩,不禁伸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很抱歉,我要扫你的兴,因为,我早已安排好一整天的行程,当然,行程中不会有你。」

  「大哥哥。」小雪娇嗔的唤着他,「行程中当然会有我,今天是周末,我们又是兄妹,当然要培养兄妹情谊。」

  啧,兄妹?什么鬼东西?

  慕容不没心情和她争辩,他得尽快甩掉这个可怕又性戚的缠人精,逃出客厅,他没搭电梯,反而快步往安全门走去。

  「大哥哥!」小雪追上来,「这里是八楼耶,你怎么不搭电梯下去啊?」

  「我喜欢爬楼梯,不行吗?」

  奇怪,他为什么要跟她解释?

  意识到自己的蠢态,慕容不冷漠地睨她一眼,然后踩着阶梯,快步往下走。

  「你昨晚一直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以为你很好吃懒做耶!」

  小雪已经事先拟好缠人的计画,活泼的身影恰似蹦来跳去的小白兔,一张玉芙蓉不时凑到他面前来。

  他紧急停下步伐,深怕她一个不小心就跌下楼去。

  「你能不能不要绕着我团团转?我被你转得头都昏了。」

  她骨碌碌的眸子灵活的在他身上打转着,「只要你答应陪我去看电影,我就不会绕着你转啦!」

  死瞪着眼前一双美丽的眸子,慕容不忍不住心中的怒意,「你再缠着我,我保证你会后悔。」

  「是吗?」

  小雪狐疑地打量着他,活泼的身影围着他高大的身子不停地绕着圈圈,并一面滔滔不绝的分析起他的心态:

  「我知道你是存心要吓唬我的,你很怕我跌下楼,所以你才停下脚步,瞧,你的双手还做着预备动作,随时准备救我。」

  「闭上你的嘴!」她转得他两眼都花掉了,忍无可忍的怒吼出声。

  「我会安静,只要你陪我去看电影。」

  她很怕他的脾气,可是为了赖上他,她不得不使出缠功,哥哥们说,他很怕女人缠嘛!

  「信不信我会推你一把?」慕容不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如果你真的狠得下心,牛粪就会开花。」她淘气的吐了吐舌头,「我可以马上做实验喔!」

  话语未罢,她双手便抓住手扶梯,然后一脚横跨上去,整个身体倒趴在手扶梯上,视线直直穿落到一楼的大厅。

  这样的高度很惊心动魄,小雪害怕地猛吞口水,双手紧紧抓着手扶梯,很怕自己不小心掉下去。

  「你干嘛×」

  慕容不眯起冷眸,心中其实紧张到微血管差点要爆掉,紧盯着看来摇摇欲坠的娇小身子。

  她的声音颤巍巍,「我在做实验啊!瞧,大哥哥的手伸过来了,你怕我跌下楼,所以马上扶着我,此举已证明你绝对不会推我下楼。」

  「你疯了!快下来!」

  她好大胆,竟用危险威迫他,气得他咬牙切齿,又对她莫可奈何。

  她用力摇头,「除非你承认你很怕我掉下去,并愿意陪我去看电影,我就马上下来。」

  「你作梦!」

  他会受她威胁?笑话!

  叮是,为什么他局促不安,即使表面上掩饰得很好?

  「那我就抱着梯把,滑下楼。」那一定很刺激、很可怕,小雪想着。

  「别闹!」

  他很想直接扯她下来,她却死命地抱着手扶梯,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开手,他阴鸷的双眸冒出烈焰。

  「大哥哥,阴曹地府见……」接着,她出其不意的微松掌心,有意冒险,赌一赌运气。

  「你真胡来!」

  他严重受惊吓,脸色苍白不已,再也没有多余心力去负荷接下来的危险场面,他长臂一伸,紧紧地扶住她。

  「好,你下来,我承认我很怕。」

  「还有呢?」小雪暗地开心的吐着粉舌,美眸狡猾的转了一圈。

  「我答应陪你在家看电影,可以了吧?快给我下来!」他吼道。

  「在家?」不对啊,小雪嘟起小嘴,「我有两张电影票耶,当然要到电影院去看啰!」

  「你——」

  她简直得寸进尺!慕容不气炸了。

  「家里就有超大型的剧院,音效佳、画质优、设备又好,干嘛去外面人挤人?你到底哪里有毛病?」

  「气氛不一样啊!」

  主要是小雪还没去过电影院,所以她很感谢五位哥哥的精心安排,可以让她这只来自乡下的小老鼠,趁机出去见识繁荣的大台北。

  气氛?

  他才不信黄毛小丫头懂什么气氛。

  算了,他输给她了。

  「好啦!快下来,我答应陪你去看电影就是了。」

  「去外面的电影院喔?」

  「嗯。」

  「太好啦!」小雪兴奋地伸出小手,要搂抱住他的颈项,孰料小手一松,身子却往下倾斜了。

  「小心!」他惊魂的嘶吼,心脏快蹦出胸口。

  大手用力一掐,往自己方向一拉,及时把她给转回来,并抱起她的身子,用力将她扯进怀里,他却不慎一屁股跌坐在阶梯上。

  她娇小的身子整个跌入他健美结实的胸怀里,笑嘻嘻地看着惊魂未定的他。

  「大哥哥,你又救了我一命,我真的好感激你喔!」

  她笑着,压下诱人娇躯,在他身上磨出火花,小嘴噘起,趁机在他脸颊上留下好几个唇印。

  「走开!」

  蓦然间,他纠结着俊朗的五官,眸子还迸射出两道慑人的目光。

  「才不要!啵啵啵……」

  她丰映的酥胸压在他胸膛上,用充满爱意的眼神凝望着他?混乱的吸呼胡乱吹拂普他脸颊。

  他浑身热血沸腾,并感受到好像同时有几百只手掐在他脖子上,使他呼吸困难,还不只这样,他心头奇痒无比,好像有几万只蚂蚁同时在心口爬一样。

  他下意识想占领她不听话的小嘴……

  喔,不行!她才十二岁。

  她的酥胸在他身上挤得若隐若现,他真想伸手去盈握,感受那个触感……

  喔,不、不行!她才十二岁。

  老天,「十二」是个令人痛恨的魔法数字,牢牢钳死了他的欲望。

  还有,怪到爆的是,十二岁小女孩的胸部怎会这么丰满?还有这纤纤的杨柳腰、蜜桃般的翘臀……

  喔,天啊!他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为什么这辈子要接受这种可怕的考验?

  再说,被这样一个小女孩性骚扰,实在不是一件光荣事,尤其是她惊人的举动,已震断了他好几百根心弦了,掀动起他埋藏多年的情愫,真可怕的小女生。

  还有,她的身上没有半点的「乳臭味」,反而带有一股清新的女人芳香,那味道好闻到足以让男人醉了心魂、掉了神智,直想狠狠地一口一口吃掉她……

  可恨,该死!他敢发誓,他绝对不是一个大变态。

  都是眼前这个小丫头造成的!他真想一脚把她直接踹到外太空去。

  「够了!够了!不是要看电影吗?你压在我身上,我怎么起得来?」他粗嘎的嘶吼,绷紧的神经首度进人全面的警戒状态中,拚命控制着他澎湃如潮水般的炽烈欲望。

  「喔喔喔!」

  小雪俏臀朝天一拱,准备离开他温暖的怀抱。

  咦?起不来!?

  「大哥哥,你把人家抱这么紧,又把腿夹在我身上?叫我怎么起得来啊?」男人的热气在她耳畔吹送着,弄得小雪意乱情迷。

  「该死!」

  慕容不恼怒地咒骂一声,火气大到连自己都快受不了了。

  他们的身体正密不通风的紧紧交缠在一起,他一双该死的手臂不知怎么搞的,竟然还牢牢地抱着人家,腿也忍不住夹在人家身上,而他竟然一点知觉都没有,还凶狠的骂人?

  一时之间,他气急败坏,连忙松开紧钳住她的双臂,以及他那双该死的长腿。

  「大哥哥,别生气,你又不是故意的,你是不小心的嘛!而且全是为了救我,不是吗?」

  小雪脸红了,同时发现他俊容也已经涨成猪肝色,便手动替他找台阶下。

  「知道就好。」

  一找到可下的台阶,慕容不马上捉住机会,绝对不让她知道他内心真正的渴望,并踩着健步如飞的步伐,迅速往下狂奔。

  他暗呼终于平安抵达一楼,只不过他再也无处藏匿,小雪亦步亦趋的跟着他,还—而再、再而三地挑起他的坏脾气。

  「该死的,不要老是跟着我!」他头也不回的咬牙咆哮,随之穿过长廊,步人餐厅里。

  「我等你吃完早餐,陪我去看电影啊!」小雪怕他说话不算话,便如影随形地跟着,免得他开溜。

  「大少爷,请用餐。」女佣送上美味的餐点。

  「大哥哥,请用咖啡。」小雪热切的帮忙倒咖啡。

  慕容不的眸子难耐的闪过一抹狂炽,抢过她手里的咖啡壶。

  「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来,你到一边去玩耍!」

  什么嘛!他口气这么坏,把心中不悦全部感染给其他人,小雪的心好像被揉碎了一样?伤心的要命。

  慕容不以为她要哭了,便放软语气:「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会办到,不会放你鸽子,去,旁边玩去。」

  怕他消化不良,小雪只好离开餐厅,并捣着脸颊,发出无声的呻吟。

  她方才是不是缠得挺疯的?

  不过,这一招果然很有效,慕容不确实很怕人烦呀,可是,小雪也很担心这种缠法会被慕容不讨厌了。

  她不曾有过这种忐忑不安的感觉,更证明了她的心确实深深被他吸引着,她真不晓得慕容不要到几时才肯接纳她,又几时才会喜欢上她,她的爱情又是否有开花结果的机会……

  倏地,她骨碌碌的美眸灵活的转了一圈,暗喜的吐着舌头。

  今天一整天都可以和慕容不约会,再加上他们住在同一层楼中,有天天相处的机会,近水楼台先得月、有志者事竞成,只要努力不懈,就可得到他的心。

  思及此,小雪心中的烦恼烟消云散,唇边溢出笑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