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莫言中短篇小说散文选莫言天香血染衣周郎等一下先生子澄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严选豪门名媛 > 第五章

  周末的二轮电影院人山人海。

  慕容不除去平时穿惯的西装,换卜一件宝蓝色的帽T,搭配一条同色系的休闲长裤,简单的装束反而使得原本就俊美非凡的他,显得年轻有朝气。

  而小雪没有休闲服可以穿,只好穿哥哥们买的名牌货,高贵典雅的名品,穿在小雪身上,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材,加上最具时尚风格的皮包,显得格外有气质,看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道地的豪门名媛。

  慕容不简直不敢相信现在女生的发育会这么好,打扮起来更要人命。

  临出门时,慕容不还一度放话警告过小雪,陪她看完这场电影后,就不许再缠着他,而且最好不要企图勾住他手臂什么的,因为那会被人家误会他们是一对情侣。

  小雪只是微笑,并没有任何的表示,结果可想而知,这小妮子还是勾住他的手臂,并故意假装他们是一对情侣。

  长这么大,小雪第一次到电影院,驻足在广告大看板前,抬着尖尖的下巴,好奇地打量着看板上的大海报,小嘴不停地动着:

  「哇!好大的看板啊!哇!哇哇!好多人走出来喔!想不到台北有这么多人爱看二轮电影耶!

  一会儿放映厅里,是不是会有很多人陪我们一起欣赏电影啊?会有多少个人呢?有没有五百个人啊?哇……场面一定很赞喔!」

  五百个人?这恐怕要让她失望了。

  慕容不这个人向来孤僻难相处,这辈子最恨人家在他耳旁吵,电影院又是人潮聚集的地方,而人多就一定会吵,免不了会被干扰观赏电影的心情。

  是以,慕容不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已在出门前就透过层层关系,联络到电影院的老板,一声招呼之下,慕容不包下了整间电影院,所以,现下电影院里只有出,并没有人的人潮。

  「你不要那么俗气好不好?简直像个乡巴佬,看到什么都哇哇叫,你是第一次到电影院喔?」

  她模样纵然可爱,让慕容不老是被吸引,却拚命抗拒,搞得自己的脾气愈来愈不能控制。

  「是呀!你怎知道啊?我真的第一次到电影院耶!」小雪觉得大哥哥好厉害喔!一猜即中。

  「那你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乡巴佬。」慕容不并没有要取笑她的意思,但,就是忍不住嘴贱。

  因为他到现在还一肚子的火,一下子气她,一下子气自己为何光看着她,浑身就热血沸腾?

  天啊!十二岁……

  天啊!他真是变态,也许他真的有恋童癖!

  想到这儿,慕容不就有股冲动想先去看个心理医生,免得呕到最后吐血身亡,因为他已经恨不得世上真有天神这号大人物,可以改变小雪的实际岁数……

  「哇!爆米花,还有脆薯饼耶!大哥哥,买给我吃好吗?」

  今天情绪显得异常亢奋的小雪,根本不在乎他是不是在取笑她,纤手扯着他铁臂,硬是把他拉往餐饮区去,吵着要吃零嘴。

  「小丫头就是小丫头。」

  慕容不一方面拗不过她,另一方面也实在是……

  总之,他很莫名其妙地竟兴起一股不忍看她嘴馋的心疼。

  掏出皮夹,他帮她买了许多小零嘴,打算止她的馋,有草莓爆米花、香草可乐、脆薯饼、超劲凉的口香糖等等,还帮自己买了一瓶矿泉水。

  电影十二点十五分上映,距离上映时间只剩十五分钟,他俩先各自云方便了一下,然后才走进放映厅里。

  望着空荡无人的一室,小雪失望极了。

  「我以为这部电影会大爆满耶,没想到却是这样冷门,整间放映厅除了我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嘛!好无趣喔!」

  慕容不白她一眼,「笨蛋,电影院已经被我包下——」

  话语未落,小雪已露出当蜡笔小新看到娜娜子时的陶醉神情了。

  「大哥哥,你好浪漫喔!你是故意制造我们独处的机会是吗?」

  慕容不万万也没想到小雪会出现这样子的反应。

  「大头啦!我是怕你电影看到一半吵着要喝奶,把我的脸都丢光了,我才包下整问电影院。」

  慕容不举起长指,随便往前方一指,「算了,我实在很懒得跟你解释,我坐第一排,你去上面找中间的位子坐。」

  「为什么?我才不要咧!」小雪嘟起嘴儿,紧钳着他手臂,「我不管啦!我就是要跟你坐在一起。」

  他真的很想找个纸箱把她给打包回去,免得被她缠死。

  「随便你啦!烦!」

  「嘻……」小雪挽着他的手,快步跟随着他步伐,一步步踩着阶梯往上走。

  他们选了视线最佳的好位置,等候影片放映的那一刻来临。

  小雪等不及的打开爆米花,哔哔波波地啃着,还要喂他吃。

  「大哥哥好好吃喔,要不要吃?我喂给你吃。」

  「大哥哥不好吃,是爆米花好吃,好吃你就一人独享,不用理我。」他用很酷的表情拒绝她的好意,接着,耳边又传来她吃爆米花的声音。

  半晌,原本光线充足的放映厅倏地暗下来。

  慕容不的长指轻轻揉着太阳穴,努力想集中精神看电影。

  银幕上在播放完几部预告片后,正片才开始。

  这是一部改编自日本派到南极昭和基地的越冬观测队,所发生的真实故事,片名叫做「极地长征」。

  剧情是有八只哈士奇犬被留在冰天雪地里等待,可南极已进入冬天,主人未能顺利回来救援,八只哈士奇犬只好过着相互扶持的生活,最后八只狗死了两只,非常感人。

  两人认真的观赏着。

  哈士奇犬克服饮食和恶劣的环境,为求生存而努力的勇气和精神,深深的烙印在小雪的心中,看到最后,她已经泪流满面。

  掏出面纸,拭着脸颊上的泪水,她忍不住转过头去偷瞄慕容不,却讶异地睁大眼儿。

  慕容不竟然哭得比她还要惨!?

  一个平常看似冷酷无情的大男人,此时俊容上竟然布满了泪水和鼻涕。

  原来,那看似冷残的外表下,隐藏了一颗悲天悯人的心。

  伸出小手,小雪把面纸递到他面前,「大哥哥,面纸……」

  「谢、谢谢……」

  慕容不取走面纸,贴在俊容上,不停地哭泣,「哇呜呜……它们是聪明、勇敢、坚强、忠实又可爱的狗狗。我也好想养一只哈士奇……呜……」

  小雪的眼眶又红了,纤纤小手搭在他强壮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我懂、我懂,乖,别哭了,快把眼泪、鼻涕擦一擦。」

  原本哭得浙沥哗啦的慕容不,突然被她拍醒了。

  意识到自己居然像个女人似的哭哭啼啼,慕容不觉得颜面尽失,于是,他站起来,恼羞成怒地把擤过的面纸丢还给小雪,还不客气地质问她:

  「笨蛋!你想干嘛!?」

  小雪错愕的眨眨眼,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什、什么?」

  现在是什么情形?

  好恐怖喔!

  她明明没想干嘛,他干嘛问她想干嘛?

  而且,方才他还哭得死去活来,现下却大发雷霆,搞得她无从适应。

  「丢面纸给我,又拍我肩膀,你到底想干嘛!?」

  幸好他有包下整个电影院,不然岂不是糗大了吗?

  一个男人哭成这样,成何体统!不知情的人,还可能以为他是个娘娘腔。

  「这个……那个……因为……你哭了——」她相当小心又显得犹豫地道。

  「妈的!我会哭?」他鬼吼鬼叫,懊恼着再也挽不回来的男性颜面,「你是哪一只眼睛看我哭了?你瞎了呀你!明明就是你把泪水喷到我脸上来,还好意思赖给我!?」

  就算把他打死,他也不会承认自己方才出现了什么样的惊人之举,反正睁眼说瞎话就对了。

  「我赖你!?」小雪惊叫,并郑重的说明:「我没有冤枉你,这是第一点。第二点,眼泪并不会转弯。还有,你干嘛那么生气啊?好像你掉泪是一件很丢人的事一样!

  拜托,一点都不丢人好吗?我反而觉得你哭泣的样子,就跟哈士奇一样可爱且善良呢!」

  「闭嘴!」

  天哪!请问她是故意的吗?看他又怒又羞,她似乎很开心嘛!早知道宁愿让她掉下楼,也不答应陪她出来看电影了。

  「唔……」小雪无辜的噘起了嘴。

  她无辜的眸子与他饱含怒意的眼眸撞在一块,倏地,一股揪心感袭上他心扉。

  他迅速将视线移开,并旋身离去,踱到安全门口时,发现她还待在座位上,他缓缓地回过头来。

  「电影都演完了,你还不走?小心有鬼。」

  「鬼!?」

  小雪马上拔起黏在座位上的屁股,迅速跑到他身边,伸手挽住他的胳臂。

  「大哥哥,电影院里真的有鬼呀?」

  「当然有鬼,有你这个胆小鬼!」他戏谑的轻哼。

  慕容不假装自己得了失忆症,已经忘了方才的所有事情。

  当然,小雪得识相的别再提起,否则他可不会轻易饶她,要知道,那严重攸关着他男人的颜面。

  小雪感到很委屈,不禁抿了抿唇。

  「讨厌!」

  见她委屈的模样,慕容不再一次感到心疼,心上的微妙情愫,大到教他难以忽视。

  荒唐!

  慕容不怎么都不愿承认对她动了情,更不愿命运被改变,因为这意味着他的不正常,索性甩身离去。

  「走慢点嘛!」她跟上,紧挽着他臂膀。

  「抱歉,我是个不懂体贴的男人,建议你下次别再找我看电影。」他试图挣脱她的钳制,却不敢太用力,深怕弄疼她。

  她反而缠得愈紧,「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你为什么非要我不可?」慕容不狐疑地眯起眸子,

  忍不住地,她冲口而出:「因为我的心已经遗落在你身上了。」

  理论上,她不该是会影响他情绪的人,可是,许多微妙到足以令他心惊胆颤的情愫,一下子就冲进了他心里,好几次都牵动着他的心,令他感到非常懊恼……

  「什么意思?」

  小雪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既然她不小心把心意透露了,就勇敢的面对一切吧!她如是鼓励着自己。

  「我爱你。」

  她鼓起毕生所有的勇气坦承感情,没有犹豫、没有迟疑,更没有结巴,脸儿和颈子忽然兴起一阵燥热感,她知道自己的脸一定很红。

  「胡扯,小女生哪懂得什么叫作爱。」

  那三个字犹如魔咒,一下子就产生了效应,有喜悦、有惊撼,更有说不出口的矛盾,五味杂陈。

  虽然过去也有女人对他说过那三个字,但,他从没有过如此复杂的心情。

  「当然懂啊!」小雪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书上有写嘛,喜欢,就是淡淡的爱;而爱,就是深深的喜欢。」

  她早已年满十八,过完今年的秋天和冬天,她就要度过十九岁的生日。

  「真的吗?那你又为什么会爱我?」

  他并不确定深深的喜欢和爱能不能划上等号,可足,不管她说得正不正确,她的答案确实已震撼了他的心。

  「为什么会爱你?」

  小雪紧蹙着秀眉,似乎也对这个从没人问过的问题感到极为苦恼。

  「爱你只是一种感觉,我实在无法替你的问题找出合理的解释或证明。」

  「那你怎么知道你爱我?」

  小雪又陷入了沉思。

  良久,她才道:「爱你是心里面的声音,我只是花一点点时间,静下心来倾听,就知道它的存在。如果你有空,建议你也静下来心来倾听。」

  「你不要扯到别的地方去,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确定爱情真的存在你心中?」

  「当然!」她点头如捣蒜,「那种感觉紧紧跟随着我,每一秒、每一分钟都刻骨铭心的存在着。」

  「可是,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它存在着。」她的回答很确切,「爱是一种感觉,只要看着你,我就觉得很幸福;爱是一种体会,即使你伤了我的心,我也依然觉得甜蜜;爱是一种堕落,一种没有任何规则的自我催眠。」

  「什么?这叫爱?你不觉得这种爱挺白痴的吗?」

  「不,真爱是无怨无悔的。」

  无怨无悔?慕容不狐疑地瞅着她。

  奇怪,为什么今年才十二岁的她,比他更能透彻爱情?

  然后,他很认真的深思着她的话,一遍又一遍……

  表面上看来,他是一副很讨厌她的样子,但心里面,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对她确实有股很深、很深的喜欢,只是他不愿去承认,那……难道……就是爱?

  因为,喜欢,就是淡淡的爱;爱,就是深深的喜欢?

  不可能吧?

  爱上十二岁小女孩?那他岂不是真成了一个大变态?

  ***bbscn***bbscn***bbscn***

  真情大告白后,小雪才知道自己有多大胆,在回家的路上,玫瑰色的红晕不仅染上她粉腮和双耳,也染遍了雪白的颈子,她害羞地低垂着娇红的脸儿,始终没勇气抬头去多望慕容不一眼。

  劳斯莱斯缓缓驶入花园别墅,最后停靠在玄关前,两名女佣恭敬地上前打开两边的后车门。

  小雪动作俐落地跃下车,站在原地望着站在车身另一头的慕容不。

  女佣把车门合上,司机缓缓把车子往车库的方向驶去。

  「慕容大哥!」不远处传来崔家姊妹的唤声,姊妹俩一看到玉树临风的慕容不,马上快步奔来,一人一边,热情地挽着慕容不的手臂,讨好的轮流开口道:

  「慕容大哥,你还生我们姊妹俩的气吗?」

  「别生气好吗?慕容大哥,我们知道错了。」

  「是呀,慕容大哥,对不起嘛!」

  「我们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踏进八楼一步了。」

  见她们姊妹俩缠上慕容不,小雪嘟起小嘴,「你们——」

  正要开口抗议,就被抢话了——

  「慕容大哥,为了跟你赔不是,我亲自下厨了。」漂漂讨好的看着他。

  「慕容大哥,你就好心点,去尝一下姊姊亲自料理的佳肴,姊姊厨艺一流呢!要不是爸爸阻止呀,姊姊早成了知名大厨师了。」亮亮大力吹嘘着姊姊的厨艺有多赞,目的就是希望他去品尝。

  「抱歉,我很累,没胃口。」慕容不则一点兴趣都没有,深邃的眸底蕴藏了许多的不耐烦。

  倏地,他像想到什么,拾眸,注视着小雪,或许他可以利用这对姊妹花甩掉小雪对他的纠缠。

  眼见请都请不动,漂漂只好使出苦肉计。

  「你不去,就表示你还在生我们的气。呜……我就知道你还在生气,呜呜呜……」话语未罢,漂漂就哭得泪眼汪汪。

  「瞧,你把姊姊弄哭了。」亮亮马上拖着他往宾客厅的方向走去?「你真坏呀,慕容大哥,再不去,姊姊会哭瞎的,去尝一口就好了嘛!」

  「大哥哥!」小雪把双手圈在嘴上充当扩音器,朝他们背影呐喊。

  但,她们姊妹俩已一人一边,硬是把慕容不给拖走了,而且看得出来,慕容不是半推半就的,也许他根本不想拒绝,只是做样子给小雪看而已,这情况使小雪觉得泄气,狠狠地在原地跺着脚。

  有人跟她抢大哥哥,条件还这么好,叫她怎么办才好?

  「不好意思,我两个妹妹就是这么野蛮,把你大哥哥抢了就走,我代她们向你道歉。」

  身后倏地传来一串男声,她回头一望,只见一个高高瘦瘦、脸上戴着一副金边眼镜,长相斯文好看的年轻男子,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基于礼貌,小雪首先回以微笑,才疑惑的开口询问:「听你这么一说,你应该是漂漂和亮亮的哥哥了?」

  一见她笑脸,男子突然像一座僵硬的雕像似的呆掉了。

  小雪蹙眉,不解的看着忽然变化石的他。

  「先生?请问你怎么了?」

  连喊了好几喊,男子才如梦初醒似的眨了眨眼。

  「对不起,我……我叫崔帅帅,是漂漂和亮亮的哥哥。」

  老天爷啊!她简直美得不可方物,声音更恍如出谷黄莺般悦耳动听!

  崔帅帅心醉神摇的直盯着她,感觉自己的魂儿一下子就被勾走了,一时之间忘了自己是奉妹妹之命,前来追求小雪的。

  「你好,我叫小雪。」小雪笑脸迎人地道。

  「小雪,对不起,我妹妹……我妹妹叫我……」

  在她的注视下,崔帅帅的笑容很僵,结巴得很厉害,心脏跳动的速度快到数不出来。

  「嗯?」小雪倒是很有兴趣知道崔家姊妹打算搞什么把戏。

  崔帅帅用力甩了一下头,「对不起,我好像……好像口……口吃了。」

  小雪被他的拙样惹笑了,「口吃并不是你的错,你不需要每句话前都加上对不起呀!」

  「是,对不起……」

  「瞧,你又来了。」小雪笑得连秀肩都在抖了。

  「对不……啊,我……我自我介绍,我叫崔……」

  「你已经自我介绍过了,我知道你叫崔帅帅喔!」

  「是吗?呵……」崔帅帅傻笑,很努力的想追求她,「你今晚有没有空?我……我想……我想请你喝电影、看咖啡……啊,不,我是说看电影、喝咖啡——」

  「你真好玩,哈……」他的表情真的僵得很逗趣,小雪忍不住笑了。

  「这……」崔帅帅尴尬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呵呵……那么……那么你……你是答应和我约会啰?」

  「呃……」小雪并不想去。

  她现在是慕容家的养女,她要很有家教的回绝,可她完全不晓得要用什么态度去拒绝人家,才不会失礼。

  「请问有什么事?」一双粗犷的手臂忽然绕过小雪的秀肩,狠狠地把她拥进怀里,霸道地表示小雪是属于他的。

  小雪抬起脸儿一看,发现竟是去而复返的慕容不,「大哥哥,你不是去吃好料的吗?」

  小雪宛若见到救星似的,笑逐颜开。

  可是,当小雪迎视慕容不一双猛锐的眼神时,笑容却自脸上消失。

  「我是打算去吃好料的,岂料走到一半,忽然有种奇怪的预感,于是我回头一望,看见有一只大色狼企图与你搭讪,我只好回来充当护花使者了。」

  慕容不佣懒的口吻,听来无害,可实际上却夹杂着数不尽的愤怒。

  他会让眼前的混小子彻底明白,小雪外表虽然成熟美丽,一点都不像一个十二岁的少女,但,她绝对是碰不得的!

  尤其崔帅帅是出了名的花心大少,他若敢来追求小雪,他绝对会要他吃不完,兜着走。

  「大色狼!?」小雪吃惊的大叫,吓得反身抱住慕容不。

  「喂!请你说话客气一点!谁是大色狼?」崔帅帅鬼叫。

  早在几百年前,崔帅帅就看慕容不超级个顺眼了。

  平常两人在商场上遇见,崔帅帅对这个气势远胜他好几十倍的男人,向来都是敢怒不敢言,但,现在他竟然在他崔帅帅要追的女人面前讲他坏话,还摆出护花使者姿态,气得崔帅帅真想杀了他。

  这个慕容不不过是长得比他帅一点点,女人缘比他好一点点,就跩个二五八万似的,看了就有气!

  「如果你要对号入坐,我也没意见。」

  慕容不顺手搂住小雪,笑得邪气横生。

  「你——」崔帅帅猛然打了一个哆嗦。

  当慕容不仰起刚毅有型的下颚,狂野跋扈的盯着他时,崔帅帅腿软了,且被他可怖的笑声吓得瑟瑟发抖,以为命要被他索去了。

  「你是客人,我不想对你太过无礼,但请你记住,小雪绝对是你碰不得的女孩。」

  语罢,慕容不完全无视于他的存在,迳自拥住小雪的秀肩,往屋子走去。

  反应慢半拍的崔帅帅,则很激动的拉开大嗓门,朝他们背影鬼吼鬼叫,然而,慕容不根本置之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