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大宅门郭宝昌以抱制暴应小璐九州·白雀神龟潘海天短刀门暗夜流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严选豪门名媛 > 第六章

  是夜。

  小雪了无倦意地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弯弯月牙,把今天发生的种种事情,回想了一遏又一遍。

  当爱的感觉再也难以遏抑时,小雪禁锢的欲望也跟着决堤,她无力去阻挠,也无意去抑制,她决定任由爱情发芽,并等待开花的季节来临。

  虽然他只是奇怪的问东问西,并没有做出要不要与她交往的回应,但,他强壮的双臂、眼里的霸道讯息,都透露着爱情随时都可能来临的小秘密,带给小雪无穷的希望,让她愿意无怨无尤地等待。

  而且,她不会退缩,还会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因为,退缩只会让自己变得懦弱……

  ***bbscn***bbscn***bbscn***

  与小雪的卧房只隔着一墙的另一间大卧房里,躺在双人床上的慕容不,一会儿翻身卧躺,一会儿侧身沉思,翻来覆去,就是难以入眠。

  每一忆起白天小雪那一段爱的告白,他的心就充满既矛盾又兴奋的情绪。

  慕容不细细思考着,自己是不是有可能已经深深爱上了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娃。

  不知想了多久,他才终于明白,小雪的告白确实已触动他的心,但是……

  他不能,他不能爱上她。他理智地警告着自己。

  他必须将心用铜墙铁壁困住,即使他万般不愿意这么做,也必须去拒绝。

  一切就到此结束吧!

  然而,他并不知道,感情是世上最难抵挡的事。

  ***bbscn***bbscn***bbscn***

  自从发现自己对小雪感情的那一刻起,慕容不就陷入了毕生以来最难熬的岁月里。

  半年前的慕容不,老觉得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工作量,而今的他,反而嫌工作量不够多。

  因为,在这半年里,白天,他守在公司里,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从早晨到日落,除了开会时间,人楼里的全体员下,没有人有机会和他攀谈一句。

  他为小雪伤神,只好把生活重心全部转移到事业上,每天早出晚归,企图躲开两人相处的时间,他用庞大的工作量来麻痹自己的心。

  可是,几个月过去了,在忙碌的同时,他仍止不住思念的狂潮。

  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是如此发了狂的深爱上小雪。

  弟弟们特地把小雪安排在他的地盘上,让他可以天天见到她,要他完全适应她的存在、接受这个妹妹,结果,他却不知不觉地受她吸引,并爱上了她,还要命地对她产生可怕的欲望……那种令人恼怒又超级可怕的欲望,几乎天天找上他,逼他得用工作来自我压抑。

  然,小雪的爱仿佛带着魔力,教他怎么抗拒都没有用,那种要人命的压抑,还将他折磨得非常痛苦。

  更糟糕的是,他发现心中对她的爱,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加深……

  ***bbscn***bbscn***bbscn***

  小雪的日子过得很充实,白天,她必须和五哥哥、六哥哥一起到贵族大学去上课,下课后,专属司机会接她回家练习钢琴、学习餐桌礼仪、走路仪态等等。

  晚上五位哥哥下班回家,就会带小雪上名品店——血拚,不然就是带她去和一些名媛士绅接触,偶尔去参加慈善拍卖晚会。哥哥们一心想把她训练成一位气质高贵典雅的名媛。

  这天深夜,昏昏欲睡的小雪,听见卧房外传来电视的声响,便起身下床,打开卧房里的冰箱,取出一颗水蜜桃,踮着脚尖,悄悄地走出卧房。

  可,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电视却是开着的。

  小雪记得两人间的约定,不敢贸然闯进慕容小的卧房,她上前敲了他的卧房门,等了很久却都没回应。

  她猜他根本不在八楼,便转身往楼下走,看是否能遇见他,但,一直到她来到一楼,还是不见他人影。

  「大小姐!你怎么还没睡?」崔大虾双手捧着一个精致的托盘,自餐厅门口快步走来。

  「我睡不着啊!崔大叔,这么晚了,你还在忙呀?真辛苦。」

  小雪看了他的托盘一眼,托盘上搁了好几盘小菜,和一个里头装着清粥的金色饭碗。

  「还好啦!」崔大虾腼腆地笑了笑,「大小姐,你肚子饿吗?大少爷一回来就喊饿,我让人熬了清粥,炒了几盘小菜,里头还有一些,你要的话,我一会儿送到房间给你。」

  小雪一点胃口也没有,「我不饿,我想知道大少爷在哪,我找不到他。」

  「他在大书房里找资料。」

  「我去找他。」

  「大小姐!」崔大虾忙喊住她的脚步,「大少爷在忙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除非你有很重要的事,否则我劝你别去打扰他,免得他发脾气。」

  小雪没好气的看着托盘上的清粥小菜,「端消夜给他算不算重要的事?」

  「这不一样呀,是大少爷吩咐我做的,所以……」

  崔大虾尴尬的笑了笑。

  「那么你就把这项任务交给我,我端去给他。」

  她把水蜜桃放在他的托盘上。

  「那怎行——啊!大小姐,小心烫,哎呀!大小姐,你何必呢?这种工作让我来就行了,万—被其他少爷们知道我让你做了这种事,那我的脑袋……」

  「我保证你的脑袋绝对不会搬家。」如今托盘已在小雪的手上了,「这只是小事一桩,就算哥哥们知道也不会处罚你。所以,崔大叔,你就安心上床休息吧!别想太多喔!」

  崔大虾杵在原地,两眼愣巴巴地望着已往大书房方向走去的纤瘦身影。

  ***bbscn***bbscn***bbscn***

  小雪踩着无声无息的步伐,走进大书房里,一进门,就看见慕容不英飒高大的身子伫立在书架前,臂上还叠放了好几本书。

  「放着就好,不用服侍我用餐,你去休息。」慕容不以为是崔大虾端来消夜,所以并没有转过头去。

  小雪把托盘轻轻搁在书桌上,然后取起水蜜桃,笑容甜美地挨近慕容不的身边。

  「大哥哥,一会儿吃完消夜,要不要来一颗水蜜桃啊?」

  闻言,慕容不深蹙起浓眉,又自书架上取下一本厚厚的书籍,叠放在左臂上。

  他正在找明天要用的资料,鼻间忽然飘来一阵浓郁的水蜜桃芳香,他受不住诱惑,缓缓投看向小雪。

  只见她纤纤玉掌上,搁了一颗红嫩嫩,圆滚滚的水蜜桃,令人垂涎三尺。

  但,就算甜度高的水蜜桃,都及不上她甜美笑容的万分之一。

  思及此,他恼怒的别开头。

  他痛恨——他极度的痛恨,恨她为什么这么小……

  而最该死的、最变态的是,他竟频频对一个小女生,产生前所未有的占有欲与怜惜感。

  「走开,我在忙。」慕容不声色俱厉地道。

  「水蜜桃很甜呀,是小哥哥亲自挑的喔!」

  小雪讨好的挨近慕容不的身边,打开他的右手掌,把水蜜桃放在他掌心上。

  当她来到他身边,一阵属于女人的特殊香气也跟着诱人的飘来……

  这几个月以来,小雪一直在找机会亲近慕容不,可是,慕容不却有意无意地躲避着她,尤其假日一到,慕容不就会跑得不见踪影。

  他不给她亲近的机会,她仍想办法接近,即使他态度冷冰,她仍深深为他痴狂。

  她知道,只有他才能给她这种奇妙的感觉。

  她知道,那是爱上他的后遗症,是以,她欣然的接受。

  「又不是挑给我吃的。你快滚!别挨我身上,很热。」慕容不薄唇微掀,缓缓逸出不带任何温度的冰冷话语,右手则将水蜜桃扔回她怀里。

  「大哥哥,这可是我特地留给你吃的耶!」

  失望再次笼罩她,可是,爱情的力量却叫她不可以气馁。

  「不——要——烦——我!」

  他耐性被磨光了。

  小雪惊骇的睁大杏眼,片刻,她嘟起粉嫩嫩的小嘴?勾住他的手臂,报复这些日子以来,他对她的逃避与冷淡。

  「呜!人家好心拿水蜜桃给你享用,你怎么对人家这么凶啊!」

  「放手!」

  慕容不忍无可忍的推开她,爆发出第一波怒气——

  「该死的!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我要你别挨在我身上,你是猪呀?半点都不知羞耻,请问你书是读到背脊去了吗?」

  「其他哥哥们都让我这么勾着手臂的嘛!」小雪瘪了瘪唇,不了解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敢——」

  她敢勾着他五个弟弟的手臂!?

  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女生!哪一天被活吞到肚子里去都不知道。

  不对,他在生什么气?

  好,他会学着压抑所有的冲动,就从这一秒钟开始。

  冷冷瞪着她。

  要命,他怀疑她是不是快哭了。

  「我本来就敢啊,哥哥们都很宠爱我呢!我还敢亲他们的脸颊呢!不像你,摸不得、亲不得,也不让人家撒娇——难道你……」

  小雪开心的跳起身子,又挨近他身边,趁讲话的空档,纤纤小手贴上他结实又强壮的胸膛。

  「难道你和其他哥哥们不一样?你对我心存遐想吗?」

  「你在说什么?」被看穿心事,他有些恼羞成怒,「我是说——你敢哭试试看!」

  慕容不恼怒地揪起她不安分的小手,在钳制住她皓腕的同时,恼恨地把她甩开。

  「我——」

  她哪有要哭?

  「哼,小女生就是麻烦,动不动就哭!多一个妹妹到底有什么好处?真搞不懂他们的脑袋到底是装了什么!」

  她是当真不懂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

  还是她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成熟,是男人都很难抵挡她的魅力,更何况他是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

  该死,他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他疯了吗?

  「你要搞清楚,你是女生,我们全是再正常不过的男人,以后你胆敢把身子挨在其他哥哥的怀里,我就要你每天睡在阳台上!」

  他俊庞上噙着一抹阴狠的表情,魔魅般的紫眸直勾勾地瞅着她。

  「你舍得?」她跺着脚,身子又任性地凑近了他。

  慕容不气得把牙齿咬得喀喀作响。

  她一靠近他身边,他就瞧出她的企图心了。呵,小丫头想学大人诱引男人?还早得很呢!

  「你就等着看我舍不舍得!现在——给我滚!别碍我做事,听到没有!」

  他举起抱叠著书的手臂,将书重重放到书桌上,从重击声判断,那叠书至少有十本以上。

  「啊!」

  小雪一对大眼儿睁得圆圆的,傻呼呼地瞅着他,似乎被他咄咄逼人的气势给吓到了,还来不及说什么,慕容不就道:

  「你不肯走是吗?好,我走!但,我警告你,别再当烦人的跟屁虫!」

  慕容不抛下几句话后,随便挑了几本书,就迳自迈出稳健的步伐,走出了大书房。

  ***bbscn***bbscn***bbscn***

  「真烦。」

  在客厅整理好明天要用的资料后,慕容不燃起一根香烟,心烦意乱地走出阳台。

  平常,除了卧房里的阳台,慕容不根本不会走进位于八楼客厅的阳台,因为这个阳台,总是晾着他的内裤……咦,不对,还有小雪的内衣裤,所以抽起烟来很不方便,老是被她的内衣勾到头发。

  可,奇怪,一个小女生罢了,哪来这么多的内衣裤?

  他知道非礼勿视,但……

  四下无人,他偷偷往挂在衣架上的小东西扫去——

  「哇靠!这么小就学会穿滚着蕾丝边的小裤裤?」他不可思议地低呼出声。

  咦?这什么?

  剑眉讶异地往上一挑。

  「胸罩!?没错、没错,她确实很需要胸罩……」

  她曾将极富弹性的酥胸压在他身上,所以他忘不了那种美妙的难以形容的柔软。

  「大哥哥,你还不睡,站在阳台上做什么呀?」小雪的声音倏地在身后响起。

  慕容不受了一惊,忙不迭收回视线,整张俊容都涨红了,「抽烟!」

  「喔!」

  小雪望着他精壮的背影,悄悄挪动视线,落在自己的内衣上。

  「你先回房去睡,我抽完这根香烟就进去。」

  希望她没发现他在偷看她的内衣裤才好。

  「对不起,你能不能先进来一下,我……我要收衣服。」

  小雪自小就习惯在洗澡时顺便把内衣裤洗起来,从不假手他人。

  他迅速转过身,面向她,俊容更红了。

  「好,我正想骂人呢!这玩意儿怎么会挂在这?」

  「我忘了收。」小雪尴尬地看着他,「我以后会多加注意的。」

  「那你赶快收一收,免得看了碍眼!」慕容不粗鲁的把烟熄掉,「我要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好,晚安,大哥哥。」

  小雪咬着粉嫩的唇,羞涩地走到阳台边。

  「嗯。」

  慕容不迅速回到卧房。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他呕到快吐血。

  压抑、压抑、压抑!

  天知道他还可以压抑多久?万一有一天不小心情感爆发了,真不晓得会发生什么事。

  现在,她的身影就像鬼魅似的,无论他走到哪里,总是如影随形着,她简直是史上最恐怖的女人。

  错!她才不是女人,她只是个小女生。

  他又再次郑重地警告自己。

  唉,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