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花样龙之国1米朵拉蛇来运转凌淑芬熟男勿近冯君不合格情人青微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严选豪门名媛 > 第七章

  「大少爷,等等!先别上机!等等——」

  这日,天才蒙蒙亮,慕容不便准备起身离开台北,因为中部一间子公司营运上出了问题,他决定花两天的时间去盘查、了解。

  右脚才跨上直升机,崔大虾已由后院气喘吁吁地奔来。

  「什么事?」

  慕容不以为漏掉了什么东西,崔大虾帮他带上,便把踏上直升机的长脚缩回。

  「五位少爷召开家庭紧急会议,请大少爷梢后上机。」

  慕容不把手擦在腰上,蹙起剑眉。

  「又有紧急会议?这回他们又要要什么把戏?不要告诉我,他们嫌一个妹妹不够乡,还打算多领养一个回来。」

  「当然不是啦!」崔大虾摇头笑了,「五位少爷这么疼惜大小姐,怎么可能又领一个回来?」

  「那……」慕容不臆测不出弟弟们的心里又盘算着什么鬼主意,「算了,你带我去看看。」

  慕容不命令机长关掉引擎,便尾随崔大虾回到花园别墅里,进人大书房。

  只见五抹身穿睡袍的高大身影,围坐在书桌前,以老二为首,进行着家庭会议。

  现在天才刚亮,他的弟弟们平常若没睡到七点,是不会起床的,可今天却反常的早起。

  「又有什么事?」

  慕容不走到他们身边,双臂环胸,环看着他们。

  「希望你们有话快说,不要耽误我的时间,我的时间向来宝贵。」

  慕容烟不悦地瞥他一眼,「大哥,你是怎么了?脾气明明没那么坏的嘛?但,自领养小雪的那一天起,你的脾气就没好过。」

  「这半年来,你每天活像吞下一座炸药库似的。」慕容火也忍无可忍的叨念。

  「已经半年了,你也该适应小雪的存在了。」慕容间把钢笔夹在指间旋转着,「劝你别再对她爱理不搭,你的冷酷只会伤透她的心。」

  「伤她的心,我们可会宰了你。」慕容食露出邪佞的笑。

  「别让我们恨你。大哥,我们希望你能快点接受小雪。」慕容人则优雅地摇着手上的咖啡杯。

  慕容不冷冷地环视着他们,「你们把我叫来,就只为了说这些?我没有多余的时间瞎耗——」他要离去。

  慕容火开了口:「后天就是小雪的生日。」

  后天?

  就是他返回台北的那一天。

  「然后呢?」

  慕容烟颇具深意的瞥着他,「我们耗资了十几亿,委托造船公司,替我们打造了一艘顶级的豪华客轮。」

  「嗯?」慕容不缓缓地旋过身子,看着他们。

  「我们打算把这艘客轮送给小雪当作生日礼物,并在客轮上替她办一场生日舞会,邀请与我们同辈的名媛绅士前来参加。」

  「看样子,你们都已经安排好一切,那又何必把我叫来开会?」这场会议根本就是多余的,慕容不很不高兴地道。

  他完全不晓得小雪的出生年月日,这期间都没有人主动告诉他,而他也拉不下脸多问,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后天是小雪的生口。

  自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在旁的崔大虾连忙把身子凑向前,恭敬的帮慕容不把烟点燃。

  「我们以为你没兴趣参加小雪的生日舞会。」慕容烟的唇上叼咬着一根香烟,两腿恣意翘在桌面上。

  「后来又想到,这是小雪来我们家的第一年生日,我们不能让她失望。」

  「更不想让她以为她的大哥哥,并没有参与其中。」

  慕容不叼着烟,鹰隼的紫眸环视着弟弟们,片刻后,才喑哑的开口:「算我一份,但,请记住,我会参加她的生日舞会,并不代表我已经接受这个妹妹,而是给你们面子,就这样,我要走了,星期六我会准时赴宴。」

  话落,慕容不不等他们回应,将烟捏熄,旋即昂首阔步的离开大书房。

  「口是心非的家伙。」慕容食优雅地把长腿叠放在一起。

  「心里明明很喜欢我们收养的这个妹妹,还假仙,说什么给我们面子,我看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慕容火抚额轻笑。

  慕容人摸着下颚沉思着,「或许大哥是真的喜欢上小雪了……」

  「这恐怕只有他自己最清楚。」慕容间耸肩。

  「我们可能需要花一点时间,彻底研究大哥的心理。」五兄弟开始讨论起来。

  「的确有必要……」

  ***bbscn***bbscn***bbscn***

  慕容不回到家,已是星期六的傍晚。

  一下直升机,他杵在原地发呆了老半天,竟然没半个佣人出来帮他提行李,机长见大少爷要自己搬行李,连忙跃下直升机,把大少爷的行李搬到屋子里去。

  慕容不进屋后,发现屋子里的人全都不见了,猜想他们全被派去客轮上招呼贵宾了。

  这两天,他独自一人住在饭店里,心里一直挂念着小雪,巴不得时间能过快一点,他想早点回家去,所以,这两天他根本没睡好,晚上还得陪客户去交际应酬,身心都有些疲乏。

  不过,他却抽出一点时间,到百货公司去挑生日礼物。

  原本他打算买一只钻表给她,但又想,她这么小,就戴这么名贵的钻表,等她长大,恐怕就很难再找到让她觉得有价值的东西,于是,他买了一样是名家出品,却是卡通图样的手表。

  手机倏地响起,慕容不摘下系在腰间的电话,是慕容火拨来的。

  「大哥,你回到台北了吧?」

  「刚到家。」

  「那你快来,小雪一直哭,我们安慰不了她。」慕容火烦恼极了。

  「怎么了?」闻言,他担忧的蹙起剑眉。

  「她盼不到你,以为你不来,一直哭个不停。」慕容火哀声叹气着。

  「我答应你们的事,一定做到,所以,你告诉她,我会去参加她的生日舞会,要她别哭。」

  「嗯,舞会七点准时开始。」慕容火报了正确地点给他,才收线。

  收了线,慕容不看了一下腕表——五点半,还有一点时间。

  慕容不回到八楼,走进卧房,卸下衣服,转身步入浴室。

  冲完澡后,他走出浴室,站在衣柜前,挑选着赴宴的衣服,最后,他选了一套看起来成熟稳重的铁灰色西装,才走到镜前,吹干并梳齐头发,然后穿上名家鞋袜。

  此时,他又看了一下时间——六点十分。

  走出卧房,紫眸习惯性先往小雪卧房的方向瞥去,见她房门紧闭,慕容不才关上自己的房门。

  走到客厅,发现茶几上搁了几本讲义,还有几本笔记簿,以及一枝黑笔、一枝红笔、一把尺,和一瓶立可白,显然小雪这两天都在客厅里做功课,出门时忘了把文具收进房了。

  慕容不好奇地取起一本厚厚的讲义。

  X光绕射及应用!?

  奇怪!现在的中学生都读这么深奥的东西吗?这不是大学物理系的教材吗?

  慕容不翻阅着讲义里的内容——

  习题一:试计算铜靶与钼靶所产生KaX光的波长……

  剑眉深锁着,慕容不把讲义合上,看了书背一眼,然后放回原处,取起其中一本笔记翻阅。

  没有。

  他又换了一本笔记本,直到找到笔记本背面亲笔书写的娟秀字迹——

  ××贵族大学物理系一年级——慕容小雪。

  大学一年级!?

  慕容不愣在原地。

  小雪生日在暮春,显然她是在年满七岁时,就已经就读小学一年级,倘若她没跳级的话,大学一年级应该是几岁?

  十八?天!是十八岁吗?她不是十二岁吗!?

  压抑不下疾跳不停的心,他别开发烫的俊容,强迫自己必须冷静下来。

  如果她是跳级呢?

  如果她是天才儿童呢?

  不可能,她头脑简单的跟什么似的……

  这么说来,她极有可能早就已经年满十八岁了?

  可是,他们不是要领养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吗?

  此刻他只想知道小雪的真实年龄。

  他取下手机,寻找小雪的手机号码,拨通后,他静候对方接起。

  可,一串美妙的音乐响到未了,甚至进入了电脑语音,仍没人接起。

  「该死!」他咒骂一声,飞快挂断电话,迅速转身奔到电梯前,按着按钮,静待电梯……

  电梯门一开,慕容不还来不及有任何动作,崔大虾就像无头苍蝇般自电梯内冲出,一头撞上慕容不的胸膛。

  「大少爷,看到你真是太好了!」崔大虾面露惊惶。

  「你脸色怎这么难看?是不是大小姐出事了?」慕容不一把抓住他的于臂,扶定他的身子。

  「唉!」崔大虾无措的绞着手,「大小姐以为你不去,难过的哭个不停,谁出面安慰都没用,所以,我赶回来看你到家了没,你再不去,她就要哭瞎啦!」

  「快带我去见她。」他非弄清楚心中疑惑不可,否则他真会疯掉。

  他们一起搭电梯到一楼,走过富丽堂皇的大厅,经过餐厅,转入后院的停机坪,劲风吹起,机长已发动直升机,在那里候着。

  「我问你,大小姐今年几岁了?」慕容不腿长,走路又快又稳。

  「十……」崔大虾必须小跑才追得上少爷的脚程。

  「算了,你不必告诉我,我自己去找答案。」

  他可以立即就要到答案,可,他再也不信任其他人所讲的,他只相信小雪,他要听小雪亲口告诉他——

  她并不是一个小丫头!

  ***bbscn***bbscn***bbscn***

  一艘耗资了几十亿,名为「雪号」的豪华客轮,引人注目地停泊在沿海的港口?里头全是顶级的装潢与设备,还有宴会厅、麻将厅,高尔夫平台、海上剧院、网球场等豪华设施。

  前来参加舞会的贵宾全是年轻男女,且在社会上都具有相当的地位与声望,就连长期赖在慕容家不肯搬离的崔家三兄妹,也都在受邀的名单内。

  六点半,已有宾客陆续上客轮参观,六点五十分左右,所有宾客开始往宴会厅聚集起来。

  崔家姊妹护嫉又羡慕的目光浏览着客轮上的每一处,一想到麻雀也能变凤凰、孤儿也能变宠儿,她们就恨得牙痒痒的。

  在宴会厅后的大舱房中,小雪身着一袭低胸露背的银色晚礼服,长发挽成髻,全身散发着成熟的女人魅力,只不过粉嫩俏脸上,明显有哭过的痕迹。

  每过一分钟,她便抬起脸儿,询问着哥哥们:「大哥哥真的会来吗?」

  「你别担心,他这人最守信,答应过我们的事,一定会做到,所以他绝对会来的。乖,别再掉泪了,否则妆就花了。」慕容食温柔地摸着她秀发。

  小雪忧虑地看着窗外,客轮下挤满了人潮,有好奇围观的民众,也有前来参加宴会的宾客,就是唯独不见她心爱的大哥哥。

  七点整,小雪垂下黯淡的脸儿。

  「时间到了,我们先出去吧,大家都在等着主角出场。」慕容间看了一眼腕表,再不出场,外头就吵翻天了。

  「可是,大哥哥还没来……」小雪又开始哽咽了,眼眶红红地环视着哥哥们。

  慕容烟无比温柔地摸着小雪的粉腮,「乖,听话,我保证大哥哥一定会来,我们先带你出场,好吗?」

  「可是……」小雪哽咽一声,泪水夺眶而出。

  「乖,别哭喔!」慕容贪心疼地抹去妹妹脸上的泪痕。

  「你一哭,妆就花了,妆花就丑了。」慕容人回头命化妆师继续替她补妆。

  在哥哥们劝说下,小雪终于答应出场了。

  七点十分,小雪收拾起悲伤的情绪,笑容迷人、气质高雅的步入舞会现场,她美艳动人,左右两边又围绕着五位英俊出色的兄长,马上引起前所未有的骚动。

  「慕容家的独生女果然气质出众!」男亡们发出一见就倾心的惊叹声。

  「咦?发现没?慕容氏只派出五位公子,唯独不见大公子耶!」女士们眼尖的察觉到了。

  「真的耶!慕容不怎么没来呀?好可惜喔!我以为今晚有机会亲眼见到这六个出色的公子呢!」有女人发出惋惜的叹息声。

  倏地,现场响起钢琴声,在舞台的一隅,钢琴师现场演奏出一曲生日快乐,表示生日舞会即将正式展开。

  众人掌声响起,两名侍者缓缓推出十层高的大蛋糕,以及香槟美酒,在大蛋糕的上头,还插了两根象征十九岁的蜡烛。

  众人齐声歌唱,终了,掌声更加热烈的响起。

  「谢谢大家。」

  小雪长期接受仪态的训练,在正式场合中,即使心事重重,眼角泛出泪光,依旧可以保持优雅高贵的气质。

  站在蛋糕前,小雪迟迟不肯把蛋糕切开,目光不时在宾客间浏览,企图找寻慕容不的身影。

  「来吧,小雪。」

  慕容食牵着她的小手,在蛋糕上切出第一刀。

  侍者上前把蛋糕推到一旁去切成一片片,然后递给在场每一位宾客们。

  「小雪,祝你生日快乐。」五兄弟唇边皆带着迷人笑意,温柔富磁性的祝福声同时在小雪耳畔响起。

  「谢谢哥哥。」小雪脸上保持着微笑,然而,泪水还是受控不住地落下。

  「今天是你年满十九岁的生日,你该欢笑才对。」五兄弟看了既心疼又不舍,说尽好话,试图安抚妹妹的心。

  ***bbscn***bbscn***bbscn***

  此刻一抹高大俊朗的身影,以超凡绝伦的英姿步入宴会厅,慕容不的紫眸如雷达般扫过人群,欲寻找小雪的身影。

  可是,他的视线反而先找到了那个十层大蛋糕,此刻两名侍者站在蛋糕前,切着最下层的蛋糕。

  蓦地,慕容不的心怦然一动,细眸眯起。

  他发现在蛋糕的最上层,插有两根并成数字十九的蜡烛。

  天!

  那两根蜡烛,像是羞辱着他的愚蠢,他眸底闪过一抹前所未有的震撼。

  今天是小雪十九几岁的生日……真的是十九、真的是十九……直到现在,慕容不才敢在心里确定这个答案。

  匆然,他僵了身子,眼睛终于梭巡到那比任何女人都要来得美艳动人的小雪。

  小雪站在舞台中央,左右两旁还有五个外型极为出色的大男人衬托着,她就像埃及艳后般性感艳丽,有着浓浓的女人味。

  慕容不怎样都无法把视线自她身上移开,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冶艳女子,会是平常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小妹妹。

  「哇!是慕容家的大公子耶!在那边!他来了!快!」

  瞬间,四周惊呼声四起。

  慕容不还来不及走向小雪,一大群浓妆艳抹的娘子军,兵分两路,像阵龙旋风似地冲向慕容不,一下子就把慕容不给重重包围起来,簇拥进舞池里。

  「搞什么!?放开我!」混乱到极点的场面,教慕容不大发雷霆。

  他心爱的女人明明就近在咫尺,他却跨不出眼前的鸿沟,去触摸他一直很想呵护的小女人。

  「别这么凶嘛,大公子,你的五个弟弟都被别人抢走了,就只剩下你一个了,你就把最后机会留给我吧!我保证给你一个难忘的夜晚喔!」某女施展魅力,娇滴滴地挽着慕容不的手臂。

  身后的女人则气呼呼地把前面的女人拉开,开始争妍斗艳起来。

  「哎呀!大公子,咱们先去跳支舞,再找个浪漫的地方品尝美酒,我——」

  「闭嘴!你算什么东西呀!大公子干嘛要和你一起品酒呀?」

  「就是说!你凭什么呀!」

  慕容不被她们吵得头疼欲裂。

  同时间,在舞台那一头,崔家姊妹气得直跺脚,她们很想加入抢人的行列,偏偏又抢不赢人家,还被人推挤到舞台边缘。

  「一个也不留给我们姊妹俩,这群女人是怎么搞的!?太没水准了!」漂漂的裙子都被挤皱了。

  「才晃个眼,慕容家的六位大少爷就全被抢光光,每个女人都比我们姊妹俩还要狠。」亮亮经过名师设计的发型也有些被弄乱了,她不悦地嘟着嘴。

  「小姐,我有荣幸请你跳一支舞吗?」

  崔家姊妹以为有男士要邀请她们跳舞,开心的转身,竞相表现出艳丽的姿态,准备接受邀约,想不到这些名门贵公子全是冲着小雪来的。

  「这……」

  哥哥们被抢走了,小雪惊惶失措的站在舞台上,畏惧的看着逐渐要把自己淹没掉的男士们。

  崔家姊妹在旁看得既羡慕又护嫉,还有,慕容家的六兄弟都被抢走了,崔家姐妹便决定把气全发泄到小雪身上去。

  她们准备向在旁的宾客拆穿小雪那不为人知的身分,在她们眼中,这群绅士是一群被蒙在鼓里的傻蛋。

  「你们真敢邀请她跳舞呀?呵……」漂漂把手放在嘴边,吃吃笑着。

  众男士们皱起眉,忙把目光落在漂漂身上,「什么意思?」

  小雪脸色苍白的僵在原地。

  亮亮伸手勾住姊姊的手臂,语带敌意的刺伤着小雪的心,「呵,原来你们真的不知道呀?很多人都知道的呀!小雪根本就不是名媛,她不过是慕容家自孤儿院领养来的小孤女!」

  「骗人的吧?瞧她高贵的气质,一点都不像。」男士们很惊讶的大叫。

  「气质是可以培养的嘛,我们还知道她之前待在哪一间孤儿院呢!要不要我给你们地址,让你们去查个明白?」漂漂得意洋洋的斜睨着脸色难看的小雪。

  「你们别这样啦!」崔帅帅实在很不喜欢妹妹这样,一脸担忧的望着小雪。

  小雪脸色苍白的看着崔家姊妹,没想到她们会这样对待自己,前来参加舞会的名媛、绅士这么多,令小雪感到非常自卑,忧愁真实身分被她们公开后,就会受众人排挤。

  崔家姊妹的话很快奏效了,大部分的男上都已经转身离去,只有少数男士根本不在乎小雪的身分,他们上前向小雪搭讪,邀请她跳舞,就连崔帅帅也邀她跳舞。

  「对不起,我……我……对不起!」小雪泣哭出声,再也忍受不了这一切,捣着嘴儿,自卑地逃出了舞会现场。

  此刻的小雪只想把平凡又渺小的自己给隐藏起来,她由衷盼望生日舞会能尽快结束,她不喜欢这种场合,也不敢奢望人哥哥真的会前来参加她的生日舞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