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亚瑟·罗平与福尔摩斯莫里斯·勒布朗北京姑娘石康人面组合倪匡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异人 > 第六章 最后讯息

  (两人忽然长叹,理由自然相同——他们又发觉了语言的不够用,“活的光”这种语言上的组合,放在学校作文上,一定会被老师用红笔删去。)

  水红可以肯定,那光芒是活的,因为她看到,光芒在闪耀,在伸展,像是生出了许多触角一样,在相互接触,碰摸,而且闪耀的频率,也渐趋一致,水红在这时,可以进一步肯定,那六道光芒,是在互相交流、沟通,还是十分清楚,她不断地在同自己:这是什么现象?可是却一点没有答案。

  那时,她也隐约想到过,她既然是为了寻找异星人而来的,那么,如今处身在那么奇异的境地之中,是不是异星人的力量?

  如果是,那自然是异星人正在运用他们特殊的力量,想要告诉自己一些事,可是自己却一点也不明白!

  那六团活的光芒,代表了什么?难道就是六个外星人?他们的形体,就是一团光?

  虽然界星生物可以是任何形状,但生物的形体是一团光芒,这也叫人难以接受!

  她一面思绪十分混乱地想着,一面仍然专注她看到的情景。

  她看到,那六团光芒,各自有一段相当粗的光芒射了出来,汇在一起,六股光芒成了一团,突然和母体的光团脱离了关系,变成独立的一团。

  那团光芒,其快无比地移动,一闪不见。

  那还不算奇特,更怪的是,那六堆奇形怪状的金属,外面有光芒层的,突然也移动起来,速度极快。

  在那六堆金属体移动之际,水红在感觉上,就像自己在跟着移动。

  移动极快速,以致她根本看不清经过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好像有蓝天白云,也好像有崇山峻领,但都是一闪而过,印象极淡薄。

  接着,眼前陡然一黑,可是立即,就着光芒,她就可以发现,那六个东西,已经在极快速的行动之中,移进了一个山洞之中!

  (罗开发出了“啊”的一下低呼声,他自然可以知道,那个山洞,就是这个山洞!那六堆金属体,竟是自己移进来的!)

  (罗开用刀摇了摇头,像是想赶走一些什么,可是当然没有用——单是听水红的叙述,他就有置身于魔幻世界中的感觉,他努力想使自己真实一些,可是不成功。)

  (水红显然知道罗开的感觉,所以她现出同情地,但也十分苦涩的微笑。)

  裹在金属谁上的光芒,本来相当强烈,山洞虽大,整个山洞之中,也相当明亮。可是突然之间,六团光芒,向上陡地一审,同时熄灭,一下子,水红变得什么也看不到,她是感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身体移动,一下子经过了她的身子。

  由于山洞中是如此之静,所以有轻微的声音,她也可以听得见,她可肯定,她听到了呼吸声,一个人的呼吸声。

  水红在这时候,不禁紧张之极,那六团光芒虽然是活的,而且还可以随意分多一团出来,但光芒是不会呼吸的!如今有了呼吸声,这证明有和地球人相类似的生物,到了山洞之中!

  那是什么样的生物?八个头,六对眼?体形有多大,有没有侵略性?

  许许多多念头,涌了上来,而眼前却又什么也看不见,水红急得手心冒汗,全身都想发力,可是却又意空荡荡,就算发了力,也毫无可以着力之处。

  水红正在着急,忽然有了一线光亮——那是真正的一线光亮,不知从何而来,就那么闪了一闪,笔直一线,自黑暗中发出,射向一个目标。

  虽然只是一条光芒,而且只不过闪了一下,可是在极度的黑暗之中,也可以使人看到一点东西,水红看到,那一条光亮,像是射向一个人形的物体上,那人形物体看来像是平躺着。

  什么都看不见,固然令人焦急,忽然看到了一点点,接着又什么也看不到了,那更令人心焦。又等了一会,眼前才又有了光亮,仍然由那六堆金属全上发出,只是,六团光芒,都以同样的频率,在不停闪动。

  水红绝对可以肯定,那一定是这六团光芒,正努力企图向她传达什么讯息,所以那时,她迅速地把自己曾学过的种种密码,过滤了一遍,但是却没有一种适用。六团光芒正在向她传达讯息,可是她却无法接收,无法理解!

  这种情形,使得无可奈何的水红,忽然想起了著名的科学家,爱因斯坦临死之前的情形。

  爱因斯坦在医生以为他已死亡之后,忽然又苏醒了过来,说了许多话,用德语说的,而当时在他身边的一个护士,却全然不懂德语!以致爱因斯坦,这个人类自有历史以来最突出的科学家,最后究竟留下了什么样的讯息给地球人,就永远成了一个谜。

  多少年来,不知有多少人想解开这个谜,但绝不会有任何成功的希望——声音形成的波,一在空气中扩散之后,什么也不会剩下。自然,很简单的设置,就保留声音,但当时既然没有,过后也就没有别的法子了。

  (有一本很神异的小说,提到过在一个极冷的所在,两个人的交谈声,竟然被冻结了一起来,到温度提高时才解冻,再度发出声音!)

  水红这时,比眼前完全黑暗,还要焦急,而且,她看出,那六团光芒,正愈来愈弱,看起来,像是它们的闪耀,正在消耗它们的能量。

  闪耀一直在持续,水红从头到尾,无法明白,终于,光芒微弱到了只剩下了暗红色,然后,在又闪了十来下之后,又变得一片漆黑。

  水红难过得心直向下沉,前后至少有一小时之久,在那么长的时间中,水红明白,如果自己能接收到那些讯号的话,不知道可以得到多少讯息。

  可是她却什么也得不到!

  她难过得闭上了眼睛很久,才突然觉得自己的身子完全恢复了正常,她睁开眼未,看到就在自己的近俪,有一个熟悉的身形,那是罗开。

  她顽皮了一下,在罗开的后颈,吹了一口气,令到正在焦急等待她出现的罗牙又好气又好笑。

  她突然消失,突然出现。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曾到过什么地方!

  水红把她在山洞中奇异的经历,详细地向罗开讲述了之后,睁大了眼,望着罗开,虽然在黑暗之中,她的眼睛也十分明亮。

  罗开知道农红想听他的意见,他早在听水红叙述的时候,已经不断在分析整理,这时,他仍然在许多方面,没有结论,但多少都有点模糊的概念。

  他吸了一口气:“一个大火球自天而降,自然就是那不明飞行物体一降落,一着地,爆炸发生,就变成了如今在山洞中的那六堆东西。”

  水红神情迟疑:“我也那么想,可是在那么猛烈的爆炸中,难道还有什么生命可以生存下来?”

  罗开摇了摇头。“我们对于生命的认识,处于人类对地球生命的认识,以为生命一受了打击,形体一有毁坏,生命便消失,如果外星生物的生命,根本只是一团光芒,那有什么消灭不消灭?”

  水红怔怔地想了一会:“那六堆金属,完全不成形状,自然是飞行物体的残赅了?”

  罗开同意:“可以这样解释,六个生命,在落地之后,移进了这个山洞之中,又把阿清弄了来——那股极细的光线射向一个人,那就是阿清感到小膀上的那一下刺痛。”

  水红沉吟了一下:“河清说有人在摸她,那是怎么一回事?除了她之外,根本没有人!”

  罗开道:“刚才你也感到,给那种光芒罩上身来时候、有紧裹着的感觉,可能就是那种光芒在她身上所造成的感觉。”

  水红苦笑了一下:“他们——那几团光芒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罗开摊了摊了手。“不知道,你才一翻过石堆的时候,光芒还在,我迟了几十秒翻过去,光芒就不见了。而且,你人根本不在山洞中,一定是一种什么力量把你移到了另一个空间之中,使你进入了梦境!”

  在月色下看来,水红的脸色十分苍白:“他们现在又到哪里去了?”

  罗开缓缓摇头:“连假设也无从假设起,她曾强烈地感到光芒的闪动,是想向你表达讯息?”

  水红又显出啼笑皆非的神情来,叹了一声:“我觉得,我们进这个山洞来,是一个错误!”

  罗开扬了扬眉,想听她进一步的解释。

  水红用力挥了一下手:“一个假设的基础,在二十五年之前,外星火把一种生命形式,射进了河清的子宫,使这个生命在阿清的子宫之中,孕育成长,那就是如今的-上民!”

  水红的这个假设,虽然还有太多不明白的地方,但至少理论上可以成立。

  罗开点头,补充了一句:.“所以-上民才会有不可思议的异能。”

  水红继续着:“外星人知道,生命通过地球女性的子宫来孕育,必然有某种缺点,这个生命形成之后,虽然有异能,但对自己的来龙去脉,一无所知,说不定他的异能也不能全部发挥,而要经过特殊的指点,或是接受了特种的讯息,才能使他明白自己的身份,才能使他自己知道他的能力究竟高强到了什么地步!”

  罗开听了之后,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双手抱膝,微昂着头,望着天上如约的明月。

  水红道:“我说得……太复杂了一些?”

  罗开忙摇头:“不,你是用新式的话来说,所以听起来比较别扭。”

  这一下,轮到水红不明白了:“那么,旧式的说法是怎样的?”

  罗开笑了起来:“中国的许多小说传记,神仙列传之中,太多这样的记载了,几乎有一个不变的公式:一个人,生而有异品,惊世骇俗,忽然遇到了神仙或异人的指点,顿然成道,甚至有立时飞升成仙的!”

  水红呆了半晌,才道:“你是说,占代记载着的那些神仙……成了仙的凡人,都是外星人!”

  罗开顺手抬起一块石头来,远远抛了开去:“有这个可能,和你的假设,也十分近似。古代仙人有‘拔空飞升’的。全家都成了仙,上了天,也可以当作是回到了他们原来的星体。

  水红深深吸了一口气:“所以说我们来错了,应该让-上民来,那六团光芒所想传迁的讯息,我一点也不明白,但-上民是他们自己人,一看就必然明白,那是‘神仙的指点’,他在明白了之后,也可以‘立地成仙’!”

  罗开沉默了片刻,水红的设想,虽然怪诞之至,但也不是全不能接受。他霍然起立:“那么,就把他带到这里来,让他接受那些讯息!”

  水红现出十分难过的神情:“讯息由那些光芒发出,当时,我看到光芒愈来愈弱,就知道不妙,现在,那六堆东西上,一点光芒都没有,就算-上民来了,又有什么办法?”

  罗开浓眉一扬:“他是异星人,我们认为没有办法的事,在他来说,可能轻而易举!”

  水红神情兴奋,也跳了起来,急速来回走着,罗开又道:“‘或许这山洞中,正充满了能和他脑部发生作用的电波,又或许那六堆金属物体上有能量,可以使他知道过去未来!他和我们截然不同,我们无法用本身的能力去衡量他的,想想看,固体穿越,多么不可思议的事.他却如此轻而易举!”

  水红停了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罗开又问:“有什么困难?”

  水红想了一想:“会很容易克服。本来,我要带他逃亡也很容易,可是他不肯连累我,因为他要是失踪了,组织一定会对我实行严厉的惩处,而我……是没有可能失踪的,不论我躲到哪里去,都逃不出组织的控制!”

  罗开听得水红说来,声音十分黯然,他也不禁叹了一声,伸手在水红的头上轻拍了几下,他了解水红的处境,觉得全然无可安慰!

  他道:“你去带他来,我就在这里等你,我喜欢山,既然来了,就想多逗留一会!”

  水红知道罗开有极其丰富的山顶生活经验,也知道他很喜欢在深山野顶活动,所以也没有异议,他们一起来到了直升机附近,把一些必要的物品留了下来,水红又把一具小小的收发电台,双手捧着,放到了罗开的手中。

  那收发电台制造成一只手提箱模样,提在手中,相当沉重,罗开一看就失声道:“好东西!”

  罗开是无线电波通讯的专家,也是业余无线电通讯的爱好者,世界上至少有超过来自太空中的声音!

  罗开一看就知道,这具收发电台,精密之极,性能一定十分好。从精致的程度来看,那可能是手制品,决非大规模的大厂产物。

  水红把手掩在箱子的右下角,笑道:“有了它,可以和全世界任何角落通讯,当然,得先把天线张起来!”

  水红点头:“它有内藏的伞形天线,灵敏度极高,这是什么人制造的,你可知道?”

  罗开陡然一怔,“啊”地一声:“你这样问,那自然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再也没有别人,可是……他们绝不会和势力庞大的特务系统扯上关系的!”

  水红嫣然笑:“是他们送给我的私人礼品。”

  她一面说,一面移开了遮在箱上的手,在那一角上,镶着一片金片,上面签着两个人的名字,一个人的名字是戈壁,另一个人的名字是沙漠。

  罗开猜的,也正是这两个人,这两个人是各种精密仪器制造的天才,而且兴趣极浓,经他们制造出来的东西,件件都是无价之宝。

  水红指着那电台,又笑道:“他们把这个送给我的时候,曾说:世界上如果还有一具这样好性能而体积又如此之小的收发电台,他们两人就自杀以谢天下!”

  罗开不禁骇然:“他们自己呢?难保将来科学上的发现愈来愈多,一切东西的体积也可以愈来愈小,超导体的研究,就是一大突破!”

  水红伸了伸舌头:“或许到时候,他们赖账了,不肯自杀了!”

  水红说得有趣,罗开哈哈大笑,顺手按下了几个掣钮,伞形天线弹了出来,他再按动调节频率的制钮。他有一个特殊的接收频率,作为通讯之用,浪子高达好几次和他联络,就是用这个办法。

  这时,他只是好奇,在调节的时候,并没有预期会接收到什么。

  可是一到他的接收频率被固定,就听到一个十分娇甜,可是也十分急促的声音在呼叫:“鹰……鹰……需要你紧急援助,鹰,鹰,尽可能和我联络,我的接收频率是……”

  罗开陡然任了一怔,一时之间,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是卡娅的声音!卡娅上校,他的密友之中,和他在一起相当久,娇小玲线得叫人一想起来就会紧攥双拳的美女,她的身份和水红、黛娜相同。可是,怎么会是卡娅呢?卡妞爱上了一个三晶星机械人,她以为那是最理想的男人,现在,发生了什么事?

  水红也征了一怔,一下想不到会有这种情形发生,她把收发电台交给罗开,目的是想在自己离开的时候,有什么紧急消息,可以靠它来传达,却不料一下子就替罗开收到了一个求救的讯号,水红见过卡娅,她也失声叫道:“是她!”

  罗开点了点头,立时又按下了几个制钮,调到了刚才听到的频率,在对方的求救声略停一停之际,沉声道:“鹰收到了,卡娅,什么事?”

  那边停了半秒钟,就有了回答:“卡娅本人不在,我受委托不断发出求救!”

  罗开着急:“如何和她联络?”

  那声音听来像一个少年人,急急地道:“她请你用最快的方法赶到一个地方去,天!她委托我已经有三天了,我一直在播出她的录音,她的声音那么急——”

  罗开打断了那少年的话题:“她要我到什么地方去?”

  少年吸了一口气:“东经九十九点一八,北纬三十九点六四,那是在——”

  尽管罗开与水红的生活之中,充满了冒险和惊奇,意外对他们来说就是正常,没有意外反倒不正常,可是当他们一听到那少年的声音,说出了这个经纬度时,他们两人还是不由自主,同时发出了一下惊呼声,互望着,神情都惊异莫名。

  他们现在,就是在这个经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