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哈尔罗杰历险记8:非洲历险威勒德·普赖斯静静的顿河肖洛霍夫地球杀场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异人 > 第七章 卡娅的恋人

  当然,经度和纬度的交叉,只不过是一个点,他们不可能就正好在那个点上,但是他们就是根据这个经纬度,找到这里来的!

  他们又不由自主,四面张望了一下,好像娇小俏丽的卡娅,正隐身在侧,或是会突然之间从石头中冒出来一样!

  那少年也听到惊呼声,他忙道:“怎么?可是有困难?可是一定要到那地方去!”

  罗开定了定神:“没有困难,快说,到了那地方之后,如何可以见到她!”

  那少年的声音继续传来:“卡娅说,你一定会帮助她的,她要你答应帮助她!”

  罗开简直是在吼叫;‘少废话!她人在哪里?我怎么才能见到她?”

  那少年人并没有被吓倒:“她早把你会怒吼的情形告诉过我,她也正兼程赶到那地点去,她需要的帮助是,在那里,哈德可能有危险,她要你尽一切力量,协助哈德!”

  罗开叽咕了一句十分难听的粗话,他用西康黑夷的土语说出这句话,自然不会有什么人听得懂,然后他才问:“那个该死的哈德是什么人?”

  少年吸了一口气:“卡娅说,哈德是她的恋人!”

  罗开明白了!

  他当然知道卡娅恋上了一个三晶显机械人,三晶星的机械人,完全照地球人的外形来制造,精巧绝伦,受了刺激会睑红,紧张的时候手心会冒汗,总之,一切全和地球人一样,可是强壮,永无疾病,英俊挺拔,对女人百依百顺,不会变心。

  罗开本来,一直认为卡娅是属于他的,不但是她娇美的用体,也联带拥有她的心。当卡娅宣布,她爱上了一个机械人的时候,在宽阔强壮的胸膛之内,罗开的心,也有过难以形容的刺痛——他当然不会在表面上显露出来,因为他至少看得出卡娅在作这个宣布时的那种幸福的神情,他自然由衷地祝福她!

  妙的是,卡娅绝不知道自己爱的竟是一个机械人——她有点担心。

  那是异星人,罗开和他的三晶星朋友同意了不告诉她真相;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人和假人之间,分别在知和不知,卡娅既然不知道,而且想也未曾想过自己所爱的是一个机械人,就让她一直不知道下去好了,何必去揭穿它?

  卡娅若是知道自己对之投入了那么多爱意的一个人,竟然是一个假人,肯定对她,是痛苦不是快乐!

  罗开不知道的是,这个机械人的名字叫哈德,他心中又咕哝了一句:“这个人,偏偏是没有心的!”

  卡娅和她心目中完美无瑕的恋人,不知隐居在什么地方,享受着她的欢乐(“他”是不是也会有欢乐?深一层想下去,更是诡异神秘之至),除了那一次,为了需要那机械人的协助,曾设法使他们出现过一次之外,根本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那一次,卡娅为了要和她的恋人分开五分钟而愁眉不展,愁然不乐的情景,给罗开的印象极深、他也因此可以肯定,卡娅是全副身心都投进了恋爱之中,只有其正进入爱情状况的女性,才会对她的恋人那样依恋,连分一秒钟,都觉得是生命之中无比的损失,因为那一秒钟,宇宙之间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找得回来!)

  可是现在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叫哈德的机械人做了什么事?

  卡娅为什么会和他分开?一个三晶星机械人,到这里来干什么?为什么他到了这里?自己为何没有发现他?卡娅的声音那么惶急,可是知道哈德会有危险?

  罗开知道三晶星机械人的能力,他身体所能发出的能量,比得上地球上的一座核电厂,他几乎是永恒的,绝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令他受到伤害!

  可是卡娅的惶急,自然不是伪装出来的!

  刹那之间,千百个疑问,一起涌上了罗开的心头,令得应变能力如此高强的他,亚洲之鹰,也不由自主呼吸急促起来!

  卡娅从他的身边离开,投入三晶星机械人的怀抱,罗开自然不会太高兴,而每当他想起卡娅在机械人的怀中娇吟之际,他也有十分滑稽和不自在的感觉。但是他当然不会没有风度到不理会卡娅的告急!

  问题是,如果三晶星机械人有难,他这个地球人的血肉之躯,是不是有能力解救?

  就算有能力,又如何着手?他如今就在这个经纬度,可是这里并不像有什么事发生过,也根本没有这个机械人的踪影!

  当罗开思潮汹涌时,那少年不住在呼叫着,罗开定了定神:“她还说什么?”

  少年道:“她说,哈德……不知有什么事发生在哈德的身上,哈德离开她,到那地方去,事情一定极危急,她需要帮助,而世上唯一能帮助她的人就是你!”

  罗开不禁苦笑:“没有进一步的资料?”

  少年道:“没有,她自己也正兼程赶去,已经三天,她应该到了!”

  罗开呼了一口气:“谢谢你!”

  少年顿了一顿,忽然问了一个令罗开啼笑皆非的问题,他十分认真的问:“你就是那个亚洲之鹰?真的?”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被这样发问,罗开只好道:“是的,不假!”

  他听到那少年发出了一下欢呼声,表示着他的兴奋,而这次通讯,就这样结束了。

  罗开望着那具小巧的电台,又看了水红一下:“人生之中,真是每一秒都可以有意外发生!”

  水红皱着眉,罗开又把卡娅和三晶显机械人相恋的事,和水红说了一下。水红究竟是女性,女性在处理一些事情上,有她们独特的方法。

  像这时,突然收到了卡娅的告急讯息,事情茫无头绪,不知如何着手,而且,也不知有多少疑问要解决。

  可是水红一听了罗开的话,几乎连一秒钟都没有想,就道:“大鹰,不论在什么样的情形下,都不要让卡娅知道她爱的是一个机械人,而不是一个真人!”

  罗开征了一怔,水红又道:“换了是我,如果忽然之间,知道自己深爱的一个人是假人,那真会伤心欲绝,而且,会全然无所适从,再也想不到会有比这个打击更沉重痛苦的了!”

  罗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刚才也曾想到过这个问题,可是感受显然不如水红来得深刻,所以他神情十分严肃地点了点头。

  水红像是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现出感激的神情,“从有限的资料看来,哈德在三天之前突然离开,到这里来了,卡娅是在哈德离开之后才告急的!”

  罗开点头:“这个偏僻的山区,有什么会吸引了神通广大的三晶星机械人?”

  水红沉声道:“是什么吸引了我们,自然也就是什么吸引了三晶显机械人!”

  罗开认真地想了一想,缓缓摇着头:“无法设想,这里……肯定曾有过异星生物的降落,可是和三晶星又有什么关系?”

  水红一字一顿:“那是我们不知道,可能正大有关系,可能,那……急速降落的飞行体,可能,那……像光芒一样的现象,就来自三晶星?”

  罗开又想了一会、仍然缓缓摇头:“不会,三晶星人原来的形体是怎样的,不得而知。可是他们在地球上活动,采取的方式,是以他们的能量,指挥一个或多个外观和地球人一样的制造形体。像我的三晶星朋友,远,就是那样。根据已发生的事来看,那不像是三晶星人的作为。”

  水红抬头向上看了一眼,神情迷惑:“宇宙之中,星体和星体之间的关系,我们一无所知,但哈德会到这里来,肯定是为了和我们同一目的厂她说着,又向山洞中指了指。

  罗开疑惑:“那么他怎么还没有出现?以他的能力,往返月球,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论他在地球哪一个角落,他要到这里来,都容易之极!”

  水红皱着眉:“或许是来过了,又走了?”

  罗开一直眉心打着结,在想着什么,他感到有一些事,他很有印象,应该和如今发生的事有关连,可是却又找不到联系的关键。

  水红看着他在苦苦思索,先是不去打扰他,后来实在忍不住,低声问:“你在想什么?”

  罗开突然之间:“啊”地一声:“我们是怎样会找到这里来的?”

  水红神情讶异:“资料是你找来的,在一个叫康维十七世的人所拥有的电脑中,有着记录,说不明飞行体曾在此处被发现!”

  罗开用力一挥手:“他找到联系的‘钩’了,”小水红,那个叫康维十七世的人,也是一个三晶星机械人,不过在很久之前,背叛了三晶星,这是一个绝大的秘密,本来我不该说的。”

  水红忙道:“我知道了!”

  罗开又道:“你和我说了-上民的情形之后,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向他去查询资料!”

  水红双手托着下颚,用心听着。罗开是十分简略地向她叙述神秘的康维十七世这个人,再详细地向她说及康维的怪异态度和不告而别。

  他讲完了之后,深吸了一口气:“当我一提及固体穿越固体这种能力时,他的反应最强烈。显然在他的记忆系统之中,有着那方面的资料,可是另一个防卫或是安全系统,却自动发生作用,阻止他外泄那些资料,这种情形,特殊之极。”

  水红的神情也充满了疑惑:“一般来说,若不是泄漏了这些资料,会对他本身造成重大的伤害,就不会有这种情形!”

  罗开紧皱着眉,可是他看来未能捕捉到问题的中心,他站了起来,来回踱着步,这时,他真希望卡娅和她的恋人出现,那么至少可以解答一些疑问。

  在许多疑难事件之中,他都曾被各种各样的谜团包围过,可是这一次,却除了谜团之外,还是谜团,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水红也在想着,她来到罗开的身边,轻轻碰了一下罗开:“若是固体穿越这种能力,能使三晶星人造成巨大伤害的话——”

  罗开道:“这种能力,能令任何生物造成巨大的伤害,任何宇宙间的生物都经不起有固体穿越过去!”

  水红忽然笑了一下:“这方面,地球人的能力反倒十分高强,一颗子弹,若不是在致命之处,穿进了人体,人可以只受伤,而不丧失生命!”

  罗开笑了起来:“子弹,根本奈何不了三晶星人,也奈何不了三晶星机械人,三晶星人曾告诉我,他们用来建造机械人的材料,虽然在感觉上,柔软滑腴和人的皮肤一样,但实际上,无可比拟的坚强,在地球上,还没有什么力量可以破坏它,真正的刀抢不入——”

  罗开一口气讲到这里,心中突然一动,同时他也接触到了水红十分特异的神情,他陡然想到了一点,也知道水红同时也想到了那一点,他不由自主,发出了“啊”他一下低呼声!

  水红喘着气,接了上去:“不论是什么固体,只要能被固体穿越,就能令他们受意想不到的伤害。地球人,在大脑之中,进入了一些固体,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机械人的体内,全是精密无比的配件,有几千几万条电子线路连结着,只要其中一条两条,上亿配件中的一件两件,受到了伤害,会有什么后果,谁都不知道!说不定是瘫痪,也说不定是疯狂,更可能是毁灭!”

  她一口气讲到这里,才停了一停,而后,才和罗开齐声道:“所以,他们才一听之下,那么害怕,那是宇宙之间,唯一可以令他们受到伤害的一种力量!”

  他们互望着,虽然,那一切,还只不过是他们的推测,但他们相信,这推测,一定离事实极接近!

  过了好一会,水红才苦笑:“你去问康维,有关他致命伤的资料,他怎会提供给你?这等于是与虎谋皮了!”

  罗开想了一想:“与虎谋皮,还不够贴切,有一种民国武术,叫‘金钟罩’,又名‘铁布衫’的,属于横练外功,你听说过?”

  水红点头:“不但听说过,而且还见过在这方面练得极成功的高手!”

  罗开吸了一口气:“这种功夫,可以练得全身肌肤,坚硬着铁,坚韧若草,可是也一定在身体某一处,是功夫所练不到的,称为罩门,那是致命的所在——我向康维问固体穿越能力的资料,等于是在问一个金钟罩的高手:请问你的罩门在哪里?”

  水红听到这里,也不禁吐了吐舌头。

  罗开苦笑:“若不是他有足够的判断力,知道我决不会害他,他只怕会立刻将我消灭!”

  永红点了点头,忽然神色又变了一下:“可是,他也一定知道了有这种力量在地球上,他会不会由此而知道……是谁掌握了这个能力?”

  罗开也不禁骇然,因为那种力量既然是宇宙唯一能令他受伤害的力量,那么,谁掌握了这种力量,他将之视作敌人,是十分自然的事!

  康维如果知道掌握这种力量的人是-上民,那么,他自然而然会把-上民当敌人!

  和康维这个三晶星机械人为敌,那是十分可怕的事!-上民本来已经面临被消灭的命运,再加上那样的强敌,那么,他的处境,岂不是险上加险?

  水红当然是想到了这一点才感到吃惊的!

  罗开迅速把自己向康维查询的经过,想了一遍:“我是向他提及有一个人有这种力量,他未必知道这个人在什么地方,是什么人。”‘水红忧形于色:“可是后来你又向大电脑查资料,留下了这个经纬度,使他知道这里,必然和固体穿越这种力量有关!”

  两人陡然互望,齐声叫了起来:“这就是哈德为什么匆匆赶到这里来的原因,一定是康维通知了哈德!”

  水红的声音更焦切:“哈德呢?他来过了?他知道了什么?发现了什么?”

  罗开握住了水红的手:“别急,别急,三晶星人性格十分温和——”

  水红的声音,听来甚至格当尖锐:“性格再温和,当他们知道自己的生存受到威胁时,也就会只顾自己的安危了!”

  罗开用十分缓慢的声调回答:“那是地球人的所为!”

  水红深深吸了一口气,俏脸仍然煞白,罗开作了一个手势:“如果你不放心,还是照原来的计划,你先回去,把-上民带到这里来!看看他是不是能在这里,得到‘神仙指点’。”

  水红平日行事何等镇定,可是这时,却完全只像是一个心慌意乱的小女孩,满面焦虑,罗开取笑了她一句:“我也很想看看这个-上民,看他是不是配得上我们的小水红,嗯?”

  水红脸上红了一红,低下头去一会:“大鹰,要是三晶星人有恐惧,你可以告诉他们,-上民人极温和,决不会无缘无故对别人不利!”

  罗开把她的头发搓乱:“你放心!”

  水红又四面看了一下,眨着眼:“哈德要是早来了,一定躲在附近什么地方!”

  罗开也不禁给水红那种认真的神态,说得心中发毛。他用力一挥手:“别胡思乱想了,快去快回!”

  水红飞快地奔开去,直升机停得并不远,不一会,就传来了直升机起飞的声音,罗开看到直升机打了一个盘旋,愈飞愈高离去。

  他觉得有点肚俄,就把留下来的罐头食物弄开了两罐,又弄开了一瓶酒,喝了一口,不禁啧啧称奇,那酒用一个土头土脑的瓶装着,什么标签都没有,可是一口喝下去,一股又香又醇的暖流,迅即流遍全身,竟是极品的好酒!

  好酒有令得纷扰的思绪归于宁静的作用,罗开找了一处草坡,舒服地躺了下来,他才一躺下,就看到不远处的天空上,有银色的金属光芒一闪,他连忙坐起身来,一个人已自天而降,由极高的空中,以极快的速度,倏然落下。他下落的势子如此之快,要不是罗开一直盯着他的话,一个眼花,谁会当作他是从地上冒上来的!

  那是一个身型高大,看来俊美之极的白种男人,这时降落的地点,离罗开大约两百公尺,中间并无阻隔,罗开可以看到他,他自然也可以看到罗开。

  他看到了罗开之后,伍了一怔,罗开相信他落下,双脚站立之处,一定正是那个经纬度的交岔——事先调校了他体内的电脑,当然可以正确无误地降落在需要降落的地方!

  罗开所不明白的是,何以隔了三天之久,他才来到——这个俊朗之极的白种人,当然是三晶星机械人,也就是卡娅的恋人,卡娅称他为哈德的那个人,罗开见过他不止一次了!

  哈德立时向罗开走来,他笑容可掬,神情可亲,连声音也带着动听的磁性:“鹰,怎么到处都可以见到你!”

  罗开指着他:“你的本领不够,你应该可以知道我会在这里的!”

  哈德侧头想了一想(他的“想”,是在记忆系统之中搜寻资料;其实,人的“想”,也是一样),点头:“对,我在这里见到你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不过,鹰,我有重要的任务要进行,请你离开。”

  罗开翻了翻眼,不去理会他,哈德又重复说了两遍,罗开仍然不理会。

  哈德叹了一声:“鹰,你是一个出色的地球人,可是地球人再出色,也只不过是地球人。在我执行任务时。你在这里一公里范围之内,必然会受到严重的伤害!”

  哈德只说“要执行一项任务”,没有说要作什么,可是如果他执行任务时,罗开必须离开一公里,那么由此可知,他的“任务”一定具有高度的破坏性!

  罗开料到了这一点,但是他仍然缓缓摇头:“你的任务是什么?”

  哈德皱了皱眉,又摇头:“你没有必要知道,那是为了三晶星人的安全,必须执行的任务!”

  罗开心中一动,知道自己和水红所推测的一切,离事实上分接近,他冷笑着:“是为了三晶星人的安全,还是三晶星机械人的安全?”

  哈德陡然震动了一下,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应对才好——他的体内,虽然有着完善之极的装置,可以作出种种恰如其分的反应,但是当事情太突兀时,他的反应,也不会来得那么快。

  照说,哈德听了罗开的话,应该立刻行动,到那山洞中去察看究党才是,以他行动的快捷,和他体内各种设备的观察力之强,一来一去,只怕要不了十秒钟!

  可是,哈德在听了罗开的话后,神情犹豫不决,非但不想前去,而且,还大有退缩的神态!

  罗开乍一看到他这种神情,心中大气,可是转念一想,便已恍然——他的确是害怕,他怕“固体穿越”的力量,那是他们的致命伤!

  罗开决定开门见山,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依害怕穿越固体的力量会使你受到损害?”

  这句话一出口,哈德的脸色,变得难看之极,显然这两句话,触发了他体内的严重警告系统!他双手紧握着拳,罗开心中也不禁凛然——他是一个三晶星机械人,若是挥拳相向,他的每一拳,只怕可以轻易发出超过一千公斤的力量,绝非血肉之躯所能抵挡,即使是他,亚洲之鹰,也一样抵挡不住!

  幸而,哈德只是紧握了拳,并没有挥出,他神情凶恶地瞪着罗开,罗开以前从来也没有在三晶星人脸上看到过同样的神情,可知对于“穿越固体”这种力量,令他们感到十分紧张。他的声音也变得十分沉重:“你究竟知道了多少?”‘罗开在这时,又想起了康维十七世在听到了固体穿越之后的反应,他淡然一笑:“如果是康维十七世找你来的,那你应该知道我知道了多少!”

  哈德目光闪耀,握紧了的手,渐渐松了开来,神情也恢复了正常:“鹰,你是我们的朋友,三晶星的朋友?”

  罗开高兴地笑了起来:“我以为是你们的朋友,可是你们呢?把我当朋友吗?”

  哈德忙道:“当然是!”

  罗开用力一挥手:“事情严重到了康维十七世竟然不再愿掩饰身份而找到了你,可知真是严重之极了!”

  哈德神色凝重:“是的,他告诉了我,三晶星最大的敌人——足以令得三晶星一切活动体丧失活动的力量,在地球上出现了!”

  罗开听哈德说得那么严重,心中也不禁一凛,知道事情比他想像的,还要严重得多!他作了一个手势:“请你告诉我详细的情形!”

  哈德眨着眼,像是决不定该说或是不该说,罗开笑了一下:“我是一个十分好的秘密保守者,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地球美女,至今不知道你是一个假人——”

  罗开未曾料到的是,哈德对这句话的反应,强烈之极,他陡然挥着拳,涨红了脸,叫了起来:“对,我是一个制造出来的人,可是我的一切和真人一样,我完全有人的感情,我爱她!如果有什么人泄露了我的秘密而使我失去她,我会毁灭我能毁灭的一切!”

  他在那样说的时候,面上的“肌肉”,在不住抽搐,甚至可以看到他太阳穴下的“血管”在跳动,实在无法说他不是一个真人!

  罗开也知道,他所说的“会毁灭他能毁灭的一切”,也决不是虚言恫吓,真要是实行起来,能造成多大的破坏,谁也不知道!

  而且,这时候,罗开的感觉,也奇特之极,因为他看得出,哈德这个三晶星机械人,对卡娅这个地球美女,动了真情!

  这真是不可思议到了极点,令得罗开目定口呆,觉得宇宙之中,再也没有不会发生的事!

  卡娅爱上了一个机械人,这事情已然是怪诞莫名,但还可以说是卡哑根本不知道自己所爱的是一个假人,因而对他付出了真人的感情。

  可是,现在是,一个假人,一个机械人,竟然也动了真情,爱上了一个真人!

  这种现象,应该如何形容?不论是语言和文字,罗开都发现无法形容,而且无法想像,因为那太超乎地球人的智能范围了!

  所以,一时之间,罗开除了双手乱摇之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足有半分钟之久!能令亚洲之鹰罗开感到那样失措,可知当时他的思绪何等紊乱!

  几分钟之后,他才缓了一口气:“不会,没有人会告诉卡娅你真正的身份!”

  哈德仍然呆了片刻,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喃喃地道:“请原谅我,我实在太紧张了,我……宁愿……被固体穿越的力量毁灭,也不愿失去她!”

  罗开惊讶之极,忍不住问了一句:“她对你那么重要?为什么?”

  哈德一听,睁大了眼,像是听到了最幼稚无知,最滑稽可笑,最荒唐无稽的一个问题一样,顿了一顿,才道:“为了爱情,你是地球人,你难道不知道,地球男人和地球女人之间有爱情这回事!”

  罗开有点受不了哈德的那种语调,他提高了声音:“我当然知道,可是你——”

  哈德不等地讲完,就接了上去:“我的一切,都根据地球男人来设计,给与我最丰富的地球男人的感情,自然而然,会深爱一个可爱的女性,不比任何地球男人疯狂的爱恋逊色!”

  罗开听得呆了半晌,说不出后来。

  哈德又道:“而卡娅,作为一个地球女性,她也完全可以感受到我对她的爱!”

  罗开喃喃说了一句:“看来,卡娅的选择是对的?”

  那时,罗开像是在一个迷幻的境界之中一样,思绪紊乱得可以——一个机械人,竟然向他这个有血有肉的真人,解释什么是男女之间的爱情!如果不是那么怪异,他真想哈哈大笑!

  可是,接下来哈德所讲的话,更令罗开听得目定口呆!哈德看来,像是在这个话题上一开始,不说个彻底,就不肯住口,他挥着手,语气之中,甚至充满了妒忌的成份:“卡娅告诉过我,你是她生命之中,第一个男人!”

  罗开听到这里,已经不由自主,发出了一下呻吟声来,一个女人,如果连这种话都肯对一个男人说的话,那么她不但深爱着这个男人,而且也相信这个男人深爱着她!

  还不止此,哈德还在继续:“卡娅曾爱过你,或者说,曾尝试爱过你,可是,炽热的恋火,始终无法在她胸膛之中,熊熊燃起——”

  听到这里,罗开真是啼笑皆非:“你从哪里冒出这种酸溜溜的语句来的?”

  当他这样说的时候,他突然感到自己的心头,竟然有酸酸的感觉,令他不由自主,伸手在心口按了一下。

  哈德略停了一停:“而更主要的是你!她和你在一起,她很快乐,你也很快乐,可是她清楚知道,你也清楚知道,当你和另一些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你也一样感到快乐,鹰,你的心里没有爱!”

  罗开做梦也想不到会遭到这样的指责,而尤其这样的指责,竟出自一个机械人之口!刹那之间,他感到,宇宙之间,再也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了!

  他闷哼一声:“我心中没有爱,你有?”

  哈德竟然半秒也不考虑:“我有!”

  罗开深吸了一口气,和哈德互相凝视,当他想到那是一个真人和一个假人的凝视时,他实在想笑,可是当他想及哈德的指责,他又实在笑不出来!

  哈德先打破沉寂:“说你的心中没有爱,或者很不公平,但至少,你心中对卡妞没有爱,所以,卡娅也不可能爱上你!男女之间的爱情,一定是双方的!”

  罗开简直连招架的余地都没有了,他轻轻鼓着掌:“真伟大!”同时,他感到目中有点干涩,哈德的这几句话,他无法否认。

  他一听到哈德那样说之后,就迅速自己问自己:“我爱过卡娅吗?”

  诚如哈德所说,他喜欢卡娅,和卡娅在一起,享受过许多欢愉的时刻,可是他爱过卡娅吗?绝不能说爱过!那就是为什么卡娅一见到了哈德,就爱上哈德的原因?

  罗开略欠了欠口角,不由自主,叹了一声:“可是,当她有紧急的时候,她还是想到了我,我是唯一可以帮助她的人!”

  罗开这样说,本来是想说明一下,卡娅对自己,并非没有感情,可是话说了一半,他自觉得不说更好——不错,卡娅向他告急,但告急的目的,只是为了哈德,她真正爱恋的人,有了紧急情况!

  哈德却没有在意别的,只是大惊:“卡娅……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形?”

  罗开伸手指向哈德:“没有什么,只是由于你的突然离去!”

  哈德神情痛苦之极:“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十分痛苦的决定,为了整个三晶星的命运,我不得不和她分开,唉,地球人的生命十分短暂,三天的分离,是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

  罗开想起上次他们要分离几分钟时那种难分难舍的情景,由衷地道:“我可以理解……其实,我也曾有过爱,不但有,而且强烈之极,只可惜,她……为我而死。”

  哈德闭上眼睛一会,忽然现出十分高兴的神情:“她就在附近,正在迅速接近,我可以感觉得到!”

  罗开一点也不讶异:“她三天前就赶来这里,不论她从何处出发,都应该可以到了!”

  哈德陡然双手高举:“我去接她!”‘他的身子,一下子就留到了半空之中.罗开忙道:“不要让她怀疑你的身份!”

  至少已身在六十公尺高的哈德,听到罗开的叫声,立时“啊”地一声,又落了下来。就在这时,已看到一架小型直升机,疾飞了过来。

  那是单人驾驶的轻型直升机,速度相当高,才一出现,哈德便收藏起他真正可以一飞冲天的本领,像常人一样,高举着双手,又蹦又跳,挥动着手,可是他却并没有高声叫喊——罗开知道,他可以轻而易举以某种能量去影响卡娅的脑部活动,让卡娅知道他是多么高兴见到了她的来到!

  直升机在三分钟之后,以超越安全操作行动许多的危险动作紧急降落,卡娅自机舱内翻滚而出,扑向哈德,两人互相叫着,拥在一起——拥抱,松开,互相望着对方,再拥抱。

  这样的动作,重复了五六次,在一旁的罗开,简直成了隐形人。

  罗开的脸上,维持着君子式的笑容,可是.不知道是由于他心中的感觉不是很自在,还是时间太长了,他觉得脸部的肌肉有点僵硬。

  总算,卡娅看到了罗开,她发出了一下惊呼声:“鹰,你来了,你真好,我实在急得无法可施,想起了你,知道你一定肯帮我!”

  罗开仍然微笑着:“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卡娅听出罗开语气中故意的冷漠,女性的敏感,也令她有点歉意:“鹰,我该谢谢你,你竟然比我到得还要早!”

  罗开的笑容扩大了些:“我接到你的告急讯号时,恰好在这里!”

  卡应现出极其惊讶的神情,望了望罗开,又望了望哈德:“这偏僻的山区,发生了什么事,要有那么多人来这里?”她又去看哈德:“那个来找你的人,不是说有极度的危机吗?你话也没有说明就走了,我只听你们说起了危机发生的经纬度,一面向鹰告急,一面就赶来了,危机过去厂没有?”

  卡娅急急地说着,望着哈德的眼神之中,孕育着那么深切的爱意,罗开绝对可以肯定,即使是自己和她相处最热的时候,也未曾得到过她这样的眼神。

  女性的这种爱意横溢的眼神,绝不能发自做作,只能发自全身亿万个细胞中爱意的汇集,有全心全意的爱,才自然而然,会有这样的眼神!

  而这时,发自哈德眼中的神采,竟同样深厚热烈。

  罗开不禁在心中暗叹了一声:这是一双相爱的人,不管是真人还是假人,他们相爱,没有人可以否认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