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幸福戴上Tiffany云晴可疑的贵妇人乔治·西姆农大角,快跑!潘海天傲宝贝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异人 > 第八章 天敌

  从卡娅的那一番话中,罗开可以猜到事情的经过:一定是康维十七世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所以,立即找到了哈德。

  (康维和哈德都是三晶星机械人,他们之间,一定有特殊的联系方法。)

  (而康维十七世虽然早已背叛了三晶星,而且一直在隐藏自己的身份,但是到了真正三晶星可能有危险的时候,他这个三晶星制造的机械人,还是冒着暴露自身秘密的危险,去作了警告。)

  (假人的人性,有时,似乎比真人更可爱!)

  至于康维自己为什么不到这里来,而要去找哈德,罗开猜想,三晶星机械人除了一般都拥有的能力之外,各自又另外拥有一些特别的能力,像康维十七世就拥有使海洋浮游生物发光能力提高的本领,要对付穿越固体或执行一次毁灭性的任务,可能是哈德的独有能力!

  哈德虽然不愿意离开卡娅,可是知道了有穿越固体能力的存在,那时三晶星体大大不利,他不得不毅然和卡娅分开!

  这种情形,地球人倒很能理解,一双情侣,再舍不得分离,若是在战争时期,为了卫国保家,男人必须去从军,那也只好两地相思,心中伤痛!

  哈德一定走得十分匆忙——他非这样不可,他无法向卡娅多说什么,说多了,就会暴露了他机械人的身份,而他十分害怕这一点,对卡娅这个地球美女来说,要是她知道它已爱上了一个假人,恐怕会立刻变成疯子,那超过她精神所能负荷的承担!

  哈德匆匆一走,卡娅只听到了片段的交谈,自然以为哈德出了什么事,所以一面向罗开求救,一面就自己也赶了来,她曾是华沙公约集团的高级情报员,要弄点交通工具,尽快赶路,当然不是什么难事!

  罗开迅速转念,已把来龙去脉,弄清楚了一个大概。哈德这时,又向那山洞看了一眼:“鹰刚才说,我来迟了,危机已不存在了!”

  罗开忙道:“我只是说,我以为危机不存在了,你大可以进山洞去察看究竟。”

  哈德的眼神又有几分迟疑,卡娅已叠声地在追问:“什么危机?那山洞中有什么?你们都到这里来为了什么事?”

  哈德伸手,在卡娅的俏脸上,爱抚似地轻拍了两下:“说起来太长,等会儿告诉你。来,我们一起去,我一秒钟都不想和你分开!”

  他们手握着手,向那山洞奔去,罗开望着他们的背影,心中陡然冒起了一股似乎是无穷无尽的惆怅之意。

  罗开说“危机已经过去”,自然有根据。

  首先,他肯定所谓“危机”,是固体穿越的能力可以毁灭三晶星人,所以康维和哈德,才这样紧张。然后,假设有这种力量的是另一种外星人(-上民的同类),他们的力量在山洞中,照水红的说法是已经逐渐消减到不存了,那么,自然危机也过去了。

  罗开正在想着,却已看到哈德和卡娅,已经从山洞中走了出来,来到近前,看到哈德的神情,十分疑惑,卡娅则仍然莫名其妙。

  罗开迎了上去:“我的说法,对还是不对?”

  哈德语言迟疑:“可能对,可能不对……”

  卡娅望着他:“怎么一回事,你从来不是那么没有决断力的人!”

  罗开也不明白哈德那样说是什么意思,等待他进一步的解释。哈德仰起睑来,望向天上,罗开个子够高,可以看到在这时候,他的双眼之中,像是有无数细小的星星在闪耀不停,可是身形娇小的卡娅却无法看得到。

  罗开猜想,那可能是他体内的某一系统正在加速运作的结果,他不想让卡娅看出任何破绽,所以才特地仰起了头来。

  过了好一会,他才吁了一口气:“事情要从头说起!”

  罗开忙道:“好极,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哈德向卡娅望了一眼,卡娅偎在他的身边:“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作什么都可以!”

  三人找了一个坐着舒服的地方,坐了下来,卡娅顺手摘了一朵小花,把花茎含在嘴里,视线一直徘徊在哈德俊俏的脸上,在树荫之下,哈德的男性美,令他看来如同最光荣的希腊雕像!

  哈德又想了一想:“三晶星有一个天敌——天生的敌人,你们可能不是很了解——”

  罗开和卡娅,确然不明白,他们都现出迷惘的神情来。哈德又道:“天敌的情形,在地球上也有,例如响尾蛇和猫鼬,寄生蜂和它的宿主,等等。”

  罗开骇然:“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是,三晶星和一个星体,上面生活的两种生物,是天生相克的仇敌?”

  哈德沉重地点头,罗开吸了一口气:“你刚才举了猫鼬和响尾蛇的例子,响尾蛇虽然有剧毒,但猫鼬是它自然克星,蛇永远是败的一方,在三晶星和那个星体而言——”

  哈德的声音更低沉:“是败方!”

  罗开设有再说什么,隐隐感到了事情的严重。卡娅“啊”地一声:“你曾说过,你和三晶星的关系很深?”

  哈德紧接着她,点了点头。罗开在这时候,转过头去,不去看他们,这时候,他心中所想的,竟是一个全然不相干的问题:即使真诚相爱如哈德和卡娅,哈德还是向卡娅隐瞒了一个重大的事实!

  他们之间的爱情,绝不容怀疑,可是在他们之间,却又存在着欺瞒!

  是不是地球人对爱情的观念有所误解呢?应该是:爱是爱,爱不是忠诚,不是坦白,爱只是爱!

  这种现象,罗开虽然触及了,可是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接受!他用力插了摇头,哈德续道:“那个星体上的人,有一种异常的能力!”

  罗开缓缓地吸了一口气,虽然他明知哈德所说的是什么能力,可是还是免不了十分紧张。而哈德果然说了出来:“他们掌握,利用了宇宙中的一种异能,能使固体物质的分子排列,在万分之一秒的快速中,改变排列,然后又复元,所以,他们有令固体穿越固体的能力!”

  罗开听得出,哈德在说的时候,十分小心,尽量避免使用“我们”

  这个词,当然。这种情形,卡娅是不会去注意的。

  罗开的心中,十分疑惑:“两个星体相隔很近?不然,是如何发现有这种天敌关系的?”

  哈德的回答很谨慎:“当然不是距离很近,但各自发展远航事业,而且都有了一定的成就,那么,双方之间的距离,自然也拉近了,当三晶星人发现自己有这样一个天敌时,那是悲剧的开始!”

  卡娅的神情有点迷们:“那个星体上的人有那种能力,那会成为宇宙间所有高级生物的公敌!固体穿越……”她讲到这里,忽然笑了起来:“其实,地球人通过某种装置,也可以轻而易举,达到这个目的!”

  听卡娅说得那么轻松,罗开不禁怔了一怔,但是他立即想到卡娅是指什么而言——地球人,哪怕是一个小孩子,只要他手中有一柄枪,视手枪的性能威力,就可以轻而易举地令子弹(固体)穿过木板(固体)

  或钢板(固体)等等。

  卡娅又道:“似乎宇宙间所有星体的高级生物,都互相为敌,因为谁都有使谁受到损害的本领!”

  哈德沉吟了一下:“情形有点不同,因为三晶星人,在那时,生命正由旧形式,进入新形式,每一个三晶星人的身体,都是通过精密无比的程序制造出来的,用思想来指挥一个效能其强无比的身体,甚至,一个人的恩想,可以指挥许多个身体!”

  他说到这里,向罗开望了一眼。在以前和三晶星人接触,并且成为朋友时,罗开对三晶星人这种奇妙的生命方式,已有相当程度的了解,他并且把一个人的思想,指挥好几个身体行动的这种奇异现象,解释为传说中的“身外化身”现象。

  他略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卡娅则显然是第一次听到,啧啧称奇不已。

  哈德又适:“而通过极其精密程序制造出来的身体——”

  他才讲了一句,卡娅忽然眉梢含春,在哈德的手臂上用力握了一下:“制造出来的身体,再精密,也比不上自然产生的,像你,就是自然的杰作!”

  哈德大约有十分之一秒短暂的时间,没有反应,而罗开则转过了头去,唯恐卡娅在他的眼神中,发现她这一生永不应该发现的秘密——在她心中有着自己生命般重要地位的哈德,正是一个制造出来的假人!

  哈德一面抚摸着卡娅的柔发,继续说下去,像是什么事都未曾发生过一样:“三晶星人制造身体的特殊材料,使他们几乎不会受任何伤害——在三晶星上,有过周密无比的调查,都证明在三十万光年的距离之内,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使三晶星人受到伤害——”

  他讲到这里,罗开已经知道,自己和水红所作的推测,十分接近事实!

  哈德轻轻抬起了卡娅的下颚,用充满了柔情蜜意的眼光望着她:“你刚才提及地球人依靠武器,也可以达到固体穿越的目的,可是那不同,任何武器,都不足以伤害三晶星人,可是……那个星体上有异能的高级生物,他们能!”

  哈德说到这里,神情不由自主,现出惊骇,卡娅爱怜地把自己的俏脸偎了上去:“怎么啦?”

  哈德迟疑了一下:“我和三晶星的关系很密切,早就……有交往——”

  卡娅忙谅解地道:“是啊,我们就是在三晶星的观察地带中相识的!”她说着,想是忆起了她和他初相识时的商旋风光,两颊陡然红了起来。

  哈德吸了一口气:“发现有这种致命的破坏力量存在,完全是偶然的——一次远航,回来的时候,飞船中所有的人体,都遭到破坏,把一组思想移出来之后,才知道宇宙之间存在有那种力量,从此成了三晶星上下的大忌,不过许多时间过去,再也没有同样的事发生,那个星体十分遥远,也不容易遇得上,所以虽然三晶星人人都知道有这样一个隐忧的危险,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恐慌!”

  他说到这里,向罗开望了一眼,又吸了一口气!

  罗开也不禁苦笑!他哪里知道有那么多曲折,他竟然向康维十七世提及了这种力量!

  康维是三晶星机械人,哈德也是,那和真正的三晶星人,又大不相同。

  三晶星人,像罗开的朋友,远,他的身体也是制造出来的,可是他有思想作主宰,身体只不过是工具,在哈德刚才的叙述中可以知道,身体被毁,思想还可以分离出来,多半也还可以进入另一个新的身体之中。

  可是机械人却不同,机械人的一切活动,取决于储存的记忆系统,他们并没有真正的生命!要是身体受到损害,活动停止,对他们来说,就意味着死亡!

  罗开想到这里时,心中又产生了一股奇诡莫名的感觉,那种感觉,非但令得他遍体生寒,而且,当他恰在此际,和哈德目光接触时,全身皮肤,都起了小粒,可知他心中的感觉,多么异特!

  他想到的是:三晶星机械人,由于输入的记忆系统那么完美,以致他们不但在外型上看来像真人,而且,可能他们自己有自己的内心世界,在他们的内心世界之中,也认为自己是有生命的生物!

  只有有生命的生物才懂得爱,哈德懂,不但懂,而且正极度享受着爱情!

  凡是有生命感的,都会珍惜生命,都会对自己的生命作严密的保护。康维和哈德,实在是没有生命的,可是当他们强烈地感到自己有生命时.谁又能否定这一点?

  机械人活了!

  那是何等诡异的一种现象,本来,罗开还只是自己想着,就已经遍体生寒,而那时,哈德像是知道罗开正在想什么,和他互望了一眼,罗泽更从哈德深邃无比,满是生命感情的目光之中,肯定了这一点!

  罗开甚至肯定自己,在哈德的眼神之中,接收到了某种讯号,那是恳求的讯号,恳求罗开替他和他的同类,保守一个骇人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他们活了!三晶星机械人有了生命,活了!

  所以,他们对固体穿越这种能力,才如此紧张,因为那是三十万光年的范围之内,唯一能令得他们死亡的一种异能!

  罗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十分坚决地点了一下头。卡娅在一旁,什么也没有看出来,但哈德已明白了罗开的意思,立时有感激的神情。

  哈德又道:“当三晶星方面,突然接到消息,说这种异能,竟然在地球上出现之际,紧张程度,可想而知。鹰,消息是你提供的!”

  罗开苦笑:“是,如果我知道来龙去脉,一定不会去找康维!”

  哈德由衷地道:“你帮了忙,三晶星在‘观察地带’召集所有……

  朋友,我去了三天,帮……他们应付对策!”

  由于有卡娅在,许多话不能直说,说得隐隐约约,但是罗开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作为三晶星机械人之一,他一定和其他的机械人,真正的三晶星人,一起讨论了三天——这就是他为什么迟到了三天的原因。

  (远是不是参加了讨论?康维当然不敢参加,因为他是叛徒!)

  哈德望向那山洞:“资料证明,二十五年前,有异能的异星人,曾在这里降落、出现,那种力量似乎一直残存至今,所以就委托……我来消灭,可是……”

  他说到这里,神情迟疑之至:“可是……山洞中,仿佛已没有了任何能量!”

  卡娅道:“那六堆废铁——”

  哈德的回答十分肯定:“那应该是一个宇宙飞行体的六部分残骸,一定曾有一次飞行失事。”

  罗开想起了水纪的叙述,他试探着问:“是不是有可能,那六堆……金属体……是六个来自那星体的人?”

  哈德立时摇头:“不可能,那全是金属,除非——”

  他讲到这里,陡然住了口,在那一刹间,在他俊美的脸上,现出了一些极其古怪的神情来。

  卡娅绝不明白他何以会有那样的神情,可是罗开却立即明白了!

  哈德说了“除非”,那当然是说,除非那六个人,根本是金属制成机械人!由于他自己是机械人,所以他在说到这一点的时候,自然而然,停了下来!

  不过,他只停了极短的时间,就接了上去:“除非那六个是制造出来的机械人,或者,和三晶星人的生命方式一样,令思想系统进入机制的身体——血肉的身体,十分容易出错、损坏,像地球人的身体,头脑无比清醒的人,可以因为肝硬化而丧失生命,机制的身体,可靠而耐久,几乎可以使生命无限制延长!”

  罗开苦笑了一下,心想,三晶星人凭他们的先进科学文明,创造了这种生命形式,其他星体上的高级生物,自然也会创造出相类似的方式来。

  那六堆奇形怪状的东西.说它们原来是六个生命,唯一的解释,就是它们原来的生命形式,是思想进入机制身体的那种!

  罗开缓缓地道:“令三晶星感到害怕的力量,既然已经不存在,那么,哈德先生,是不是代表你已经不必再执行什么任务了?”

  罗开心中还有一个隐忧,他又不便把这个隐忧说出来,所以,他希望哈德认定不再受威胁。快点离去,再去和卡娅享受他们两人之间的甜蜜爱情。所以,他才暗示,这里已没有事可做了。

  哈德却目光灼灼,望定了罗开:“本来是,可是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罗开做了一个“请讲”的手势,哈德说:“鹰,你是怎么知道有固体穿越这回事的?”

  罗开陡然征了一怔,哈德的这个问题来得如此突然,竟使他来不及掩饰,而哈德锐利的眼光,显然已在那一刹间,捕捉到了罗开的吃惊神色,因为他的神情,变得十分之疑惑。

  罗开立时恢复了镇定,迅速地想了一想,已经有了决定。他的决定是,把一切全都照实告诉哈德!他知道,三晶星机械人神通广大,就算他不说,他们自然也有方法在短时间查出来,那时,反倒变成处在敌对地位,对双方来说,都没有好处!

  哈德的神情有点焦急,罗开先向他作了一个手势,示意他镇定一下,然后,才把二十五年前,一个山区少妇的奇遇说起,一直说到-上民的异能被发现,和-上民现在的处境。

  哈德的神色阴暗不定,显见他心中仍然十分疑惧。

  (生命之间的“天敌”是极可怕的现象,要消除“天敌”之间的敌意,几乎是在作违反生物本性的努力!)

  罗开把事情的经过,简略地说完,卡娅在一旁,望了望罗开,又望了望哈德,等待着他们两人进一步的反应。

  哈德先有反应,他的神情严肃之极,令得望向他的卡妞,也现出讶异的神情,显然她从来也未产见过哈德现出那样的神情。

  哈德先吸了一口气,然后,摇了摇头——他摇头的动作十分缓慢;可是极其坚决。

  罗开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如果有人掌握了这种异能,那么,这人对三晶星机械人的生存,是一个极大的威胁,这个人必要被消灭!

  罗开的心向下沉,他知道事情变得相当麻烦。但是那并不影响他的决定,她也摇了摇头——同样地,他的动作很慢,但有着无比的坚决!

  卡娅并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笑了起来:“你们两个在演哑剧?打的是什么吸谜?”

  哈德的双眼之中,有一种强烈的光芒在闪耀,罗开抢在他的前面开口:“这个人的性格极温和,他不会伤害任何人!”

  哈德仍摇头:“或许在他的观念中,那不是‘伤害人’,只是‘破坏一组机械装置’?”

  罗开不由自主呼了一口气,哈德讲出了这样的话来,那证明他担心到极点!罗开叹了一声:“他怎么会知道一切?他的知识程度甚至极低!”

  哈德来回走动,显得相当不安,突然又站定:“你见过他?认识他?

  熟悉他?”

  罗开道:“没有,但是他会到这里来!”

  哈德双手握拳,神情紧张之极,半转过身去,避开卡娅的目光。卡娅却欢呼一声:“好啊,看看这个异人,究竟掌握了什么异能!”

  罗开一步跨到了哈德的面前,伸手按住了他的肩头,用极其诚恳的声音道:“请相信我,这个人,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罗开相信,哈德虽然是一个机械八,但绝对有分辨他人说话是否诚恳的能力,更何况哈德是一个“活了”的机械人!

  “机械人活了”这种情形,由于全然超乎地球上一切现象之外,所以,运用地球上的语言或文字,也很难极其具体地表现出来,多少要运用一些想像力,才能理解,要作进一步的解释,只好这样说:机械人的电脑装置,本来和一切电脑一样,只接输入的资料行动。而活了的机械人,像人脑一样,运用输入的资料排列组合,产生了新的资料。

  新的资料,是机械人自行产生的思想——这样的机械人,就是活的机械人!

  哈德望向罗开,罗开可以直接地感到他心中的犹豫,罗开又适:“至少等见到了他再说?”

  哈德这时,才吁了一口气,握住了偎向他身边的卡娅的小手,点了点头。

  卡娅一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危机,她仰着头问:“二十五年前发生在那农村少妇身上的事,是什么事?”

  哈德连想也没有想:“星际航行船失事,六个航行者难以在地球展开大活动,他们的宇宙航行船上,一定带着他们的一个生命胚胎——我不能太肯定,但多半,那情形,像是地球人带着一枚受精卵,飞到另一个星球去,本来的目的是什么,也难以确定,或许是想使生命在异星得到成长!”

  罗开用力一挥手,他和水红,也作过同样的设想,所以他接了上去:“当时的情形已不允许他们达成原来的目标,所以他们采取了紧急行动!”

  哈德点头:“是,他们匆匆找了一个少妇,把那枚受精卵,他们生命的最初形式,移殖到了那少妇的子宫之中,让生命在那里孕育,成长,再出生——”

  他说到这里,声音变得极低沉:“那个异人。是一个外星人!他虽然在地球女性的子宫中孕育成熟,可是他是一个外星人,所以,他才天生有固体穿越的异能!”

  卡娅骇然:“可是他自己完全不知道所以然!”

  哈德苦笑:“他当然不知道,对我们……地球人来说,那是异能,对他来说,那只是一项本能!”

  罗开加入了意见:“而且,他的异能,是最初步的,就像人有发出声音的本能,但是要把声音化为语言,却要经过一定的训练过程.他没有机会接受任何训练,所以,他的固体穿越能力,处在极低级的阶段,或许,不是那么可怕?”

  罗泽这样说,自然是想使哈德明白,-上民虽然是他的天敌,但他是一个完整成熟的机械人,-上民的异能,只不过如一个婴儿,那就不必太把他当成是敌人!

  哈德想了一会,才道:“总要等见了他才说。”

  罗开又道:“刚才你见过那六堆金属?根据近来发生的事,那是什么现象?”

  哈德的回答来得极快:“毫无疑问,有某种能量,一直附着那六堆金属存在,最大的可能是等诸上民前来,把能量交给他,或是通过能量的作用,使-上民的天生异能,得到极度的发挥,使-上民自己不是地球人,是异星人!”

  卡娅“啊”地一声:“当水红一进山洞的时候,那些等待了二十五年的能量,把水红当作是长大了的异星人了!”

  罗开想笑,因为事情实在太怪诞,身历其境的水红,也有“他们认错人”的感觉。如果被移进少妇于它的只是一个胚胎,那么,长大之后是什么样子,自然无法预知,这个山洞在如此隐蔽的地方,突然有人来了,那六股能量,把水红当作是当年的那个胚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些能量,对水红来说,一点也不起作用,但如果来到这里的是-上民,一定大不相同,-上民的脑部结构,一定可以和能量发生作用,从而使他的异能,得到大的发挥!

  可是如今阴差阳错,-上民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这对-上民来说,究竟是幸?还是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