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阴影中的狼玛丽亚·缪勒拼命去死九把刀独揽风华皑银雨季不再来三毛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异人 > 第九章 来历不明

  罗开的思绪十分紊乱,哈德也在来回踱着步,卡娅问:“他们……

  什么时候会到?他有异能,为什么就要消灭他?地球人的心胸太狭窄了!”

  哈德的脸红了一红——卡娅并不知道三晶星机械人更想消灭-上民,所以并没有留意。哈德轻楼了卡娅一下:“我再进山洞去,研究那些金属——”

  他的神情有点迟疑,卡娅已立即道:“俄和你一起去,我不想再离开你!”

  有卡娅在身边,哈德就不能施展他三晶星机械人的超特能力,但是他还是欣然答应,两人轻搂着,一起又走向那山洞。

  他们在向前走的时候,更多的时间,不是看路,而是互相对望——这一点,就算被指责为“不懂得爱”的罗开也明白,相爱的男女在一起,若是视线有三十秒不接触,就不可想像,若是竟然有好几分钟,一方不望向另一方,那除了说那一方对另一方没有真正的爱意之外,很难再有别的解释。如果竟然超过了十分钟,那对于被忽视了的一方来说,简直就像是跌进了可怖的黑狱!

  看着他们走进了山洞,罗开找了一处平坦的草地,躺了下来。

  他估计,水红带着-上民来这里,好些能使-上民异能大大增加的能量已然消失,-上民就只能永远像现在那样。他的异能会处在极低级的阶段,那样,对三晶星的威胁,自然也到了最低的程度——低到了不存在敌对的问题。

  那么,剩下来的问题只有一个:如何使-上民免于被消灭!

  罗开对这个问题,并不担心,因为有哈德在,一切都会变得十分简单而轻而易举!

  等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罗开又准备了一些食物,哈德和卡娅,才从山洞中走了出来,哈德居然拿起酒,喝了一口。

  罗开心中在想:“酒精进入他的体内,不知会起什么作用?作为他体内亿万零件的滑润剂?就像酒精渗入人的血液,会令人兴奋?”

  喝下了一口酒之后,哈德才道:“那六堆金属,纯粹是废物,没有任何作用!”

  罗开也大口喝着酒:“那就是说,-上民没有机会得到指示,他将永远保持婴儿状态!”

  哈德不说话,罗开的声音相当缓慢:“就算是天敌,像蛇和猫鼬,一只才出生的猫鼬,对蛇也不应该造成任何威胁。”

  哈德笑了起来——罗开可以感到,直到这时,他才真正放了心,他用相当低的声音说了一句:“如果是那样,那太好了!”

  卡娅仍然不理解:“为什么放心?”

  哈德轻轻拨着她的秀发:“这种固体穿越的能力,对任何生命都是一种威胁,他的异能愈强,威胁就愈大!他在一个自觉自愿地球上,异能愈强,对他来说,等于敌人愈多,危险之至!”

  卡娅靠在哈德的身上,一副心悦诚服的样子,她自己本身如此出色,可是在她所爱的男人前,却柔顺得像一头小猫一样!

  罗开想起-上民现在的处境,苦笑了一下:“的确是,已经有了要消灭他的命令,只不过奉命执行的人,不肯下手!”

  卡娅自小就接受严格的特务训练,听了之后,扬了扬眉:“怎么可以不执行任务?”

  罗开又叹了一声:“她爱上了他,在爱情的力量支配之下,她就敢和几乎无可抗拒的组织相对抗!”

  卡娅“啊”地一声低呼,现出无限同情的神情。她自己沉浸在甜蜜无比的爱情生活之中,自然而然,也希望别人也有同样的幸福,但是她又出身自一个庞大的特别组织,知道凭个人的力量,要和那样的组织对抗,那几乎决定了必然是悲剧!

  像她现在这样的情形,不算是对抗,只是逃避,也是绝无仅有的例子——她一直只当自己有异样的幸运,组织竟会放过她,却不知道为了保护她.不被组织追寻干扰,哈德一直在运用他的超能,在破坏一切对卡娅的搜寻活动。

  这一点,对哈德来说,并不算是十分困难,他只要干扰特工组织的电脑运作,甚至用强大的能量,去影响决策人的脑部活动,就可以做得到。

  当娇小的卡娅,像猫一样柔顺,偎依在哈德宽阔结实的胸脯上的时候,她自然不知道其中还有许多曲折过程。

  哈德听罗开拥样说,也现出十分讶异的神情来:“在地球上,近来,发现有异能的人相当多,各自掌握的异能也颇有不同,那些人,都被列为研究的对象,怎么会想到要消灭他?真是愚不可及!”

  卡娅吸了一口气:“是啊,如果能把他转移到别的国家去,一定当着宝贝!”

  罗开择了挥手,望向哈德:“你认不认为,那些本来就具有异能的人,来历都有问题,嗯,我的意思是,他们都有可能不是地球人!”

  哈德闭上眼睛一会,罗开知道,他体内储藏着许多资料,这时自然是在资料中找寻答案,约莫过了半分钟,他才睁开眼:“可以这样说,现在,已被发现,正在各种各样的机构之中被研究的那些异人,有许多简直来历不明.例如被人发现的时候,就是弃婴,或孤儿,根本找不到他们的父母!”

  卡娅神情十分疑惑:“是外星人遗弃在地球上的?”

  哈德道:“详细的经过……还不是很清楚……”

  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开用十分具有深意的眼光,望了他一下。

  有卡娅在,哈德的真正身份,必须绝对保守秘密,所以罗开无法直接问他。

  但哈德也立刻在罗开的眼神之中,知道了罗开想问的是:三晶星呢?三晶星人有没有这种把自己星体上的人留在地球上的行为?

  哈德缓缓摇了摇头:“情形可能相当复杂——有许多种不同的情况。

  有的,可能被外星人遗弃;有的,可能是飞行失事的幸存者;有的,虽然有父母,看来没有问题,但像-上民,显然又是外星人而不是地球人。还有一种更特别的情形——”

  他说到这里,略顿了一顿才继续说:“曾经有外星人在地球上,把优秀的地球人生殖细胞,培养成胎儿,作为一种试验,结果也会产生有异能的人!”

  罗开“啊”他一声:“是,我听说有一个具有超级巫术能力的女巫,就是这样子的!”

  哈德点头:“你的说法,可以成立——所有有异能的人,来历都有问题,都不是正常的地球人。至于他们的来历如何曲折法,那各人有各人的不同情况,并非人人都一样的!”

  罗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到各国的情报机构,特工组织,都在搜罗有异能的人,一方面研究他们,一方面利用他们的异能展开工作,可知“来历有问题的人”在地球上,为数着实不少!这实在令他有骇然之感!

  而一转念间.他又觉得那一点没有什么值得太惊骇之处,他早已应该知道,地球,早已不单是地球人的地球了,有许多许多来自地球之外,其他星体上的人,在地球上生活着!

  像他的腻友燕艳,就来自遥远的别的星体;他的朋友,远,来自三晶星;哈德、廉维十七世,甚至还是机械人;天使,曾是他刻骨铭心的爱人也来自异星;而宇宙之间最邪恶的凶灵时间大神,罗开就曾与之作过不屈不挠的斗争,才将之逐出了地球!

  他知道这种情形早已存在,也有不少人知道这种情形的存在,可是绝大多数地球人,却一点也不了解,仍然愚昧地认为只有地球人,甚至有更多的人,不相信有高级外星生物的存在!

  绝大多数地球人,如果忽然之间,知道外星人,各种各样的外星人,早就在地球活动,而且他们一切能力,却远在地球人之上时,不知会造成什么样的思想和观念上的冲击?

  而这种冲击,又会造成什么样的混乱?

  罗开无法想下去,他只好作一个比喻,那情形,会不会像十八世纪时,古老而固步自封的中国,忽然之间被许多异国人打破了闭关自守一样,从而引起巨大的无可预测的变化?。

  那当然是无法预测的事!

  罗开在呆了半晌之后,作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在这时候,他看到哈德的脸上,掠过一丝惊惶的神色,本来他是拥着卡娅坐着的,这时,他抱着卡娅,站起来:“我们该走了!”

  罗开并没有挽留,他估计,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外,水红也应该带着-上民到了!他也估计到,哈德和-上民之间,既然存在着无可调和的“天敌”关系,就算如今-上民的异能,还处在十分幼稚的阶段,对他不能造成什么伤害,可是那对他来说,总不是很舒服的事,想早一步离开,自然也可以理解。

  可是哈德的行动,却十分急促,他一说之后,就拉着卡娅,急急向卡娅驾来的直升机奔去,卡娅还来得及向罗开挥了挥手,哈德连头也不回,就和卡娅一起,钻进了直升机舱。

  “直升机立即起飞,罗开是很好的驾驶员,他自然可以看得出,直升机甚至可以说是仓猝起飞的,其间有若干处,还违反了操作规章。

  罗开有点愕然,何以会走得那么匆忙?可是当卡娅的直升机起飞之后,不到一分钟,罗开就知道为什么了,在那一刹间,他的心中,骇然之极!

  卡娅的直升机才一升空(罗开肯定驾驶的是哈德,卡娅没有必要走得那么急),不远处,就有另一架直升机,迅速飞来。

  在这个荒僻的山区的上空,同时出现两架直升机的可能性,少之又少,那架直升机才一进入视线,罗开就知道,水红回来了!

  水红自然是带着-上民一起回来的,而这也正是哈德为什么要走得那么匆忙的原因!

  天敌始终是天敌!

  不论哈德具有多少项超特的能力,但是在他的天敌之前,他还是软弱得毫无抵抗能力,就算有罗开的一再保证,或者他知道-上民的异能还十分幼稚,他还是十分害怕,不想见到自己的天敌!

  这种恐惧感究竟深刻到了什么程度,罗开自然无法了解。这时,卡娅的直升机,本来和飞来的直升机是迎面飞着的,突然之间,卡娅的直升机一个急转,向一旁斜飞了开去。

  罗开自然知道,那是哈德想避开-上民。哈德如此心怯,已令罗开感到意外,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更令得罗开大大吃惊,不由自主,站了起来,双臂挥动着,发出没有意义的呼叫声。

  他看到的是,卡娅的直升机才一转了方向,水红的直升机又接近许多,而卡娅的直升机,显然机件上有了故障,机翼的转动,显著慢了下来,而且机身也开始摇晃着向下降落。

  罗开这时,还只是讶异,并不担心,因为他知道哈德的能力——哈德有极超卓的飞行能力,速度之高,地球上只怕还没有别的飞行体可以及得上!就算直升机直跌下来,他和卡娅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何以忽然间会有这种现象发生?罗开却隐隐感到其中有一个极大的危机在!也正由于有了这样的感觉,所以他才会有那种挥动双手,发出无意义呼叫声的动作来。

  两架直升机之间的变化相当快,当卡娅的那架,摇晃着向下降落之际,水红的那架,已经降落。看来,哈德不想降落,直升机在挣扎着向上飞,然而,最后,还是降落了下来——而且,降落的动作,看来有一种明显的被迫感。

  这种现象,使罗开又感到危机在扩大——那时,罗开其实还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水红的直升机一停定,机翼还在旋转,机舱的门已打开,水红先探出头来,叫:“大鹰!”

  接着,在水红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年轻人,曾听过水红的形容,罗开一看到那个肤色黝黑,看来十分壮实,很有点憨态,一副老实相的青年人,就知是身怀异能的-上民!

  看到了-上民,罗开自然不免多留意几眼,因为他是一个身具异能的异人!可是,他的样子,实在普通之极,普通到了若非加以特别注意,只怕见过他十次八次,仍然会想不起他的样子来,中国上亿青年农民之中,至少有一半以上,就是那种普通的样子!

  不过,当他也向罗开望来之际,罗开和他的目光一接触,心头就震动了一下!-

  上民的目光十分深邃,有一种不易为人觉察,可是又确实存在的异样光彩!

  罗开这时和他相隔还远,大约有三十公尺,已经可以强烈地感到他双眼之中那种异样的光芒——当然,罗开的感觉特别敏锐,但那也使罗开肯定,要是和他面对面凝望的话,他眼中的拥种异采、一定更加惊人-

  上民看到了罗开,水红自然曾向他不止一次提起罗开这个人,可是他这时的行动,却也十分异特,甚至是没有礼貌的!他向罗开只是略一点头,目光就移向一边,直视卡娅的直升机!

  这时,罗开也可以肯定,事情十分不对头了!

  他也望向卡娅的直升机,机早已停定,机翼也停止旋转,可是,机舱的门却并没有打开,看来,卡娅和哈德,并没有出来的意思!

  刚才,直升机就看来像是被迫降落的,现在,又有这样的情形,这说明了什么?

  在罗开的脑际。闪电也似地掠过的两个字是:“天敌”!

  尽管-上民的能力不足,但是哈德的忧虑还是大有道理,他们仍然是天敌!

  而且,看来极有可能,卡娅的直升机,竟是-上民施展了异能迫降的!

  一想到这一点,罗开急急向前奔过去,水红和-上民也落到了地上,-上民不但直盯着卡娅的直升机,而且伸手指着它。

  罗开疾声道:“水红,不论你的朋友想做什么,都尽一切力量阻止他!”

  水红也看出了-上民的神态有异,她转过身,嗔怪似地道:“你干什么?怎么不和鹰打招呼?”-

  上民看来,对水红十分顺从,他转头向罗开微笑了一下,神情有点害羞,说了一声:“大鹰先生,你好!”

  当他那样做的时候,他看来十分和善,可是他随即又望向卡娅的直升机,神情变得严峻,可是也有点迟疑,他问着水红:“这……直升机中……有一样十分怪异的东西,不知是什么……”

  罗开不由自主,暗中吸了一口凉气,水红立时向罗开望来,罗开忙道:“机中是我的两个朋友,他们不会对别人造成任何损害!”-

  上民大摇其头:“不对,不对,其中有一个很怪很怪的东西——”

  罗开自然知道,-上民所说“很怪很怪的东西”一定是指哈德而言。在普通人看来,哈德和真人无异,但-上民天生有异能,虽然隔得很远,哈德躲在机舱内,他也可以感到哈德不是人,而是一个“很怪很怪的东西”!

  罗开知道,哈德可以有足够的能力,带着长娅,立即离开的!

  可是这一来,他的真正身份,就必然暴露——他真正的身份,却正如-上民所说:很怪很怪!

  哈德的身份一暴露,卡娅知道自己所爱的竟然是一个机械人,那必然是一个大悲剧!

  罗开知道,应该当机立断了,他闷哼一声,一步跨到了-上民的面前,隔断了-上民的视线,使他不能直视卡娅的直升机。

  然后,他满面怒容——他的脸型,本来就有着像雕像一样的硬线条,这时,看来更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上民向他一看,就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罗开用十分冷峻的声育道:“别管闲事了,你可知道你正面临被消灭的命运?”

  罗开的话,显然说中了-上民心中最担心的事,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白了,额角了有汗珠沁出来。在一旁的水红,连忙爱怜地握住了他的手,同时责怪地望了罗开一眼,罗开转向水红:“快带他到那山洞去!”

  水红不知道何以罗开忽然会发怒,但她相信罗开的一切作为,都对她有利,所以立即答应了一声,罗开又道:“如果是你的朋友令得这直升机不能飞,那么,请他收回这种力量!”-

  上民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急急分辨:“不!不,我并没有用什么力量……只不过我感到这……里面有一个怪东西,所以就想它停下来,让我看一看!”

  这几句话,听得罗开暗暗吃惊:要是他随便想一想,就能令一架直升机迫降,那么,他的异能,大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更何况,直升机中,还有着神通广大的哈德!

  罗开思绪十分紊乱,可是他也看出,-上民受了指责,十分惶恐,他必须抓紧这个机会!他又厉声道:“告诉你,机内是我朋友,别胡思乱想!”-

  上民忙道:“好!好!我不想!”

  他在这样讲了之后,又低声咕哝了一句:“你的朋友,真的很怪!”

  罗开向水红施了一个眼色,水红已拉着-上民,向那山洞走去。

  罗开转过身,才看到卡娅正打开机舱门,神情又惊又怪异,尖声叫:“鹰,请你过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