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国际学舍谋杀案阿加莎·克里斯蒂紫诏天音步非烟杀魔求道武陵樵子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异人 > 第十章 异星恋曲

  有什么事可以令得卡娅这样惊惶的,可知事情一定十分不寻常,罗开以极快的速度奔向前,他才攀上支架,卡娅就急不及待地伸手来拉他,当卡娅柔软的小手,被罗开的手,紧紧地包没之际,罗开陡然想起以前和卡娅在一起亲热缱绻的日子,那一双小手,曾令得他血脉贲张,曾令得他销魂蚀魄!

  卡娅在那一刻,显然也有异样的感觉,她不禁红了红脸,一把罗开接了上来之后,立时缩回了她的手——自从她宣布爱上了哈德之后,她就中断了和罗开的任何身体上的接触,连握手也没有!

  罗开暗自吸了一口气,从卡娅的神态上,可以看出她和哈德之间,真有极深的爱情,不然,她决不会对他那么吝啬自己的身体,这是女性和男性差别极大之处,女性的心目之中,如果有了自己真正所爱的男性,她就会把自己的胴体,当作只有所爱的异性所有。

  罗开的心中,不无伤感,可是在表面上看来,他还是保持着石雕一般的冷峻,然而,曾和他有过如此亲密关系的卡娅,当然可以知道这个铁打石刻一样的汉子,这时内心也正怀着温柔的痛楚!

  她自然也只好装着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当罗开跨进机舱时,她侧了侧身子,又向机舱的一角,指了一指。

  罗开循她所指着去,看到了哈德。哈德坐着,看来极其茫然,双眼失神,那情形,就像是受到了莫大无比,几乎无法承受的打击之后,变成了痴呆一样!

  罗开看到了这种情形,不禁大吃一惊,他完全知道哈德的来历,知道他是一个具有极高超能力的三晶星机械人,可是现在却现出了这样的神情,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上民的出现?

  他向哈德走去,卡娅跟在后面,解释着:“直升机的机件,不知有了什么故障,那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可是降落之后,他就变成这样子……问他……也不回答,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罗开这时,已来到哈德的身前,他先把手放在哈德肩头上,这一点,对于完全具备人感应的哈德来说,很具有宽慰的作用,他抬头向罗开望来,罗开并不回头,但回答着卡娅的问题:“没有事的,他多半是情绪上起了若干波动!一个有异能的人来了,想想人家有这样的异能,而地球人却没有,刚才,我也沮丧得几乎软瘫在地上!”

  罗开的解释恰到好处,卡娅和哈德同时吁了一口气,哈德的声音十分低沉,也十分疲倦:“谢谢你,鹰,谢谢你!”

  罗开暗示了他:“我想你不会愿意和那个人见面,何不快些离去?”

  哈德犹豫了一下,虽然他有话要对罗开说,可是又碍着卡娅在,而这时候,卡娅已在罗开的身边挤过去,来到了他的身边,爱怜地把他搂在怀里,他自然没有理由把她支开去!

  (相亲相爱的男女,有时也需要有单独的时间。)

  (二十四小时不断地偎依在一起,固然极其甜蜜,但有时也很累人很累人的。)

  哈德一面反搂着卡娅,一面道:“鹰,你能不能带我到……观察地带去一次?我要向三晶星人报告……地球上有这样的一个异人的事……

  他们是我的好朋友!”

  罗开自然明白哈德那样说是什么意思!是他自己要到观察地带去!

  设置在离地球不算太远的太空中的观察地带,哈德可以轻而易举到达,罗开如果要去,根本就没有办法!

  罗开明白哈德的真正心意,他故意道:“带你一个人去可以,要是连卡娅也要去,那就没有可能!”

  哈德一面用极感激的眼神望着罗开,一面亲了卡娅一下:“我们暂时分开三天?为了朋友……三晶星人是我的好朋友,没有他们,我们不会相识。最多三天,好不好?”

  哈德的声音,足以令任何异性心醉,可是他要求的是分开,卡娅不能不犹豫,哈德的眼神在这时候,变得柔和之至,充满了哀恳之情,卡娅实在无法抗拒,虽然她绝不愿意,可是还是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哈德指了指直升机的驾驶座,示意罗开立时驾机起飞,但也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一下惊呼声,传了过来。

  惊呼声听来像是从山洞中传出来的,带着回声的空洞,罗开一听就听出,那是-上民所发出来的。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机立断的决定是他立时对哈德道:“到康维的古堡去等我,立刻离开!”

  他说着,已来到机舱门口,跳了下去,奔出了几步,等到第二下惊叫声从山洞中传出来时,直升机不知由谁驾驶,已摇晃着起飞了!

  罗开向那山洞奔去,在他快奔过时;又听到了第三下惊呼声。

  这三下惊呼声,一下比一下尖锐,而且到了第三下,更可以听到呼叫声中,充满了失望。罗开在山洞中停了一停,才大踏步走了进去。他看到在那六堆奇形怪状的金属堆前,-上民坐在地上;双手紧抱着头,他头垂得很低。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但是在他的喉头,却发出一阵奇异的“格格”声,可知他正处在相当痛苦的情形之中。

  水红在他的身边,爱怜地望着他,不时伸手去抚摸他的头发,当水红第三次重复这个动作时,-上民陡然捉住了水红的手,抬起头来,一脸惶恐之极的神色,望定了水红,水红忙安慰他:“不要紧,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罗开知道一定有些事发生了,可是他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缓步向前走,来到了水红的身边,用询问的神情,望定了水红。

  水红神情黯然,指了指格上民,又指了指那些金属堆:“鹰,我们的推测,几乎百分之一百接近事实!”

  罗开“啊”地一声,知道一个悲剧已然发生了!

  水红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些金属堆中,蕴藏着十分奇异的能量,那种能量,形成一种讯息,宇宙之中,要具有穿越固体异能的人,才能理解和接收到蕴藏在金属内部的讯息。”

  罗开压低了声音:“讯息告诉了一些什么?”

  水红望向-上民望了一眼,-上民一副绝望的神情;看起来,简直是一个六神无主,正在绝路上的孩子。水红叹了一声,轻轻推了他一下:“别这样子,世界上有的是能人异士,不单是你们这个星体上的人才有本领!”-

  上民的声音十分嘶哑:“可是……我回不去了,我回不去了啊!”

  他的语声之中,带着哭音,看那样子,连一个勇敢的普通人都不像,别说是什么异人了。罗开看了这等情形,又好气又好笑,若不是他确知-上民真的身具异能,一定以为他是叫人抓住了的小偷!

  罗开沉声问:“你从哪里来?”-

  上民一片迷们:“我不知道!我一接近它们,就知道它们内部蕴藏着讯息,要向我传递,我的手才一碰到它,就立时接收到了一切,知道我是在一次宇宙飞行的失事之后,唯一的幸存者!”

  罗开的声音听来铿锵有力:“讯息可有告诉你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上民呆了一呆,站了起来,又伸手在几堆奇形怪状的金属堆上,按了一按,每一下都只不过三秒钟左右,神情又失望又难过。

  罗开和水红都是地球人,难以想像-上民是用什么异能在接收讯息,只知道他手一按上去,他就知道了一切!-

  上民摇着头:“不知道,六个讯息都是一样的,未提及我如何生存下来。”

  罗开道:“我知道,失事之后,你的同类,利用了最后的能量,把那时,多半还只是一个胚胎的你,注射进一个地球女人的子宫之中,你就在那地球女性的子宫内,发育成长,出世,这个女人就是你的妈妈,你,其实至少可以算是地球人,就算回不去了,也不算什么!”-

  上民的神情变得十分难看,搓着手,在他搓手之际,手心之中,发出了一阵劈劈拍拍的声音,罗开绝不以为自己在眼花,他看到-上民的双手之中,有火花在冒出来!

  他迟迟疑疑地道:“可是……我做不成地球人,地球人……要消灭我!”

  罗开不禁苦笑,是的,地球人容纳不了他,庞大的,无可抗拒的组织势力已下达了消灭他的命令!

  罗开一时之间,无话可说,-上民啪啪地道:“所以我……一定要回去广罗开指了指那些金属堆:“讯息没有告诉你如何才能回去?”-

  上民的眼皮在不由自主跳动着:“有!”

  罗开征了一怔,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斥道:“那你还哭丧着脸干吗?

  照讯息所传的去做就是!”

  他的话才一出口,-上民的神情,怪异莫名,水红也低声叫:“大鹰,和我们以前估计的一样!”-

  上民也已道:“在这堆金属中,本来还蕴藏着最后一股能量,可以使我的异能成熟,当我的异能得到如今能力几百倍的进步之后,我就可以离开地球回去,司是这些能量,已不再存在了!”

  水红的声音极低:“上次我来的时候,浪费在我的身上了。对我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但如果上次来的不是我是他,他已经是一个具有非凡能力的异人,可以回到他自己的星体去!”

  罗开怔怔地望着-上民,用极迷惑的声问:“就这样一个人飞向外太空?”

  他知道,三晶星机械人、哈德、康维十七世,都有这个本事,因为他们的身体,就是机械,等于是一艘人形的小飞船。

  可是-上民却是真正的人的身体,怎么能飞上太空,作星际航行?

  真是不可思议之至!-

  上民喃喃道:“我也不知道,因为我现在的能力太低……连爬行也没学会的婴儿,无法想像如何可以在十秒钟之内跑完一百公尺!”-

  上民的这个比喻,倒十分确切,罗开缓缓地道:“情形发展到这个地步,不能怪任何人——”-

  上民叹了一声:“我并没有怪任何人,只是……我回不去了,而我在地球上,又没法子生活下去,我……要被消灭!”

  罗开向水红望去:“能不能使你的组织,撤回消灭-上民的决定!”

  水红的神情难过之极,长叹~声:“我提了两次,都遭到了严厉的斥责,井里被警告,如果到了期限,我不下手,我将和堵上民一起被消灭,用绝对可靠的人员负责执行!”

  她讲到这里,神情苦涩之极:“这种警告的严重性,你也可以知道,我已被视作不可以信任的人,这次要带他离开,就受到了阻挠!”罗开在山洞中来回踱着步,在容易引起回声的山洞之中,他的脚步声听来十分空洞。

  水红又道:“本来,以他的异能,自己一个要离开,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他又不想连累我!”-

  上民突然激动起来,双手紧握住水红的双手,声音发着颤:“我决不会连累你,我……也不想离开你!”

  罗开并不怀疑-上民在说这句话时的诚意,可是他还是忍不住问:“你不想离开水红?那如果你有力量回去,还不是一样要分离?”-

  上民连半秒钟也没有考虑:“不,不会,我会带她一起走!”

  罗开在一时之间,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立时向水红望去,水红点了点头,罗开陡然吸了一口气:“小水红,你竟然……愿意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星球上去生活?”

  水红向-上民靠了靠:“我相信我爱他,他也爱我,为什么不可以?有那么多外星人在地球活动,地球人为什么不能到别的星体上去生活?”

  她说到这里,先是现出十分向往的笑容,但随即黯然:“我原来有可能成为第一个移居外星的地球人,但现在什么都不必了,连他都回不去了,我更不必说了。”

  罗开紧蹙着眉,看他的样子,像是正盯着一堆奇形怪状的金属在看,但水红和他在一起久了,知道这时,他正思索着一个问题——而且,那一定是十分难以解决的困难问题。

  所以,在她身边的-上民,好几次想说话,都叫水红用她柔软的小手,轻轻遮住了他的口,不让他出声打扰罗开的思索。

  过了好一会,罗开才忽然道:“从-上民的外型来看,那个星体上的人,和地球人外形一样,小水红去了,就算学不会异能,有-上民保护,也可以生活得很好!”

  水红听得罗开忽然说了一番这样不着边标的话,也莫名其妙,她为了想使气氛轻松一些,故意测着头打量-上民:“想来他的同类,也早已知道了这一点,不然,阿清十月怀胎,生出一个怪物来,只怕会把全村人吓死!”

  说了之后,她自己勉强笑了一下,罗开却并不笑,忽然道:“封神榜里,哪咤出世的时候,是一个肉球,而且从小就有翻江倒海的非凡能力,这……可能是和-上民的情形相同的事件!”

  水红和-上民一样,都睁大了眼睛,-上民已经证明是异星人,可是他既然在地球上孕育出世,在地球上受教育,自然知道什么是封神榜,也知道那个姓李叫哪咤的是何等样人!

  所以,当他呆了一呆以后,他道:“哪咤甚至带着法宝出世!”

  水红失声道:“而且他的生命形式,如此奇特,他可以把身体抛弃——还给父母,然后离去——”

  她说到这里,用骇然的目光,望定了-上民-上民忙道:“不!不!我喜欢我的身体,而且,没有了身体,也不知怎么活!”

  水红道:“或许是你的能力不够,等你的能力够了之后,你就——”

  她说到这里,陡然住了口,叹了一声,才又笑了一下:“把哪咤设想是一个异星火的胚胎在地球女性子宫内孕育成长,有这个人的传说以来,第一次由亚洲之鹰罗开提出,那是了不起的想像力!”

  罗开一副当仁不让的神情:“传说中这种生出怪物的记载多得很,甚至有一出世就化为一阵轻风而去,连什么样子都未曾看清楚的!”

  水红想了一想:“一些伟人或是出类拔萃的人,特别具有聪明才智,会不会也是这种情形?”

  罗开征了片刻,缓缓摇了摇头,水红偷偷向罗开指了一指,神情有点鬼头鬼脸,罗开知道她想说什么,忙叹道:“不准乱想,我自然是地球人!”

  水红勉强笑了一下,却又长叹了一声,罗开望向-上民:“向你讲一些在地球上活动的外星人的事!”

  他一面说,一面走向洞口,水红和-上民跟在后面,到了洞口,罗开先在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示意他们也坐,然后,他先讲了“天使”

  的故事,他和天使之间那段回肠荡气的恋爱,听得水红和-上民,一直紧握着手,不断互相望着对方。

  接着,罗开又说了那个八角星人和曲如眉的恋爱,那更是刻骨铭心,超越时空的爱情,-上民听得出神之极,十分高兴:“原来异星恋爱,早就存在了!”

  水红叹道:“我还以为我们是宇宙间的第一桩!”

  罗开再道:“最特别的是三晶星有一种机械人,和活人一模一样……”

  罗开接下来讲的,自然是卡娅和哈德之间的恋情,听得-上民张大了口合不拢来,不住向水红保证:“我有血有肉,绝不是机械人!”

  水红打情骂俏,诈作不信:“哼,谁知道你的原形是什么,说不定三个头、八只脚!”

  罗开吸了一口气,这才转入正题:“现在,可以帮助你们的,只有三晶星机械人了!”

  水红和-上民陡然震动,自然而然,拥抱了一下,水红指着-上民的鼻尖:“他连自己从那一个星体来的都不知道,怎么回去?”

  罗开早就想好了:“先离开地球再说,‘观察地带’——一些外星人在太空组成的一个观察地球的地方可以暂时存身,你们能逃避被消灭的命运,那里各个星体来往的人多,容易传递讯息,可以使他找到家乡,因为宇宙之中,似乎只有他这个星体的人,有固体穿越能力。”

  水红和-上民都面有喜色,罗开的神情变得严肃:“不过,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三晶星机械人和-上民之间的关系——”

  他把两者之间是“天敌”的关系,简单地解释了一下,-上民皱着眉,失声道:“我知道了,三晶机械,就是我感到的那个十分奇怪的东西!”

  罗开点头:“你有了这种感觉之后,会想到做什么?”-

  上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由于我感到这古怪东西有太强大的力量,所以,自然而然,会想到要令它的力量……消失……或是减弱!”

  罗开闷哼一声:“就像地球人爱消灭你一样!”-

  上民涨红了脸分辨:“我只是有这样的想法,不是一定要去做!”

  罗开苦笑:“我约了他们在一处地方会面,我不敢想像他们见了你之后的紧张情形,也不能保证,他们一定肯帮忙,可是你必须先答应我两件事!”-

  上民连连点头,看来,如果他可以和水红一起,平安地逃离在地球上被消灭的命运,他愿意答应任何事情。

  罗开道:“第一,你对三晶星机械八,不能有任何伤害——伤害了他们,就等于是伤害了你自己和水红。”-

  上民忙道:“自然,这利害关系,我知道。”

  罗开再道:“绝不能在卡娅面前,透露她所爱的人是一个机械人的这个秘密!”-

  上民和水红齐声道:“更容易了!”

  罗开望着他们两人一会,才叹一声:“如果一切顺利,我受的损失最大!”

  水红立时明白了罗开的意思,水红和-上民离开地球之后,是不是能回到-上民的星球去,前路茫茫,还绝不可知,但是再回到地球来的机会也不会多了!

  这也就是说,罗开和水红一分开,就没有什么再见面的机会了!而他们自相识以来,建立了真正如兄妹一样的感情,想到分别,自然不免顿然若失。

  水红把她柔软的小手,按在罗开如岩石般的大手之上,也低叹了一声。

  三人沉默了片刻,罗开道:“约会地点在希腊北部,你们能秘密离开?”

  水红咬着下唇,想了一想,点头:“瞒住组织,失踪三天,并不困难,想瞒长久,或者逃避组织的追杀,那……没有可能!”

  罗开笑:“有三天的时间已足够了,一切顺利,你们已到了观察地带,不是任何地球人的力量所能达及的!”

  水红和-上民一起抬头向天,神情不胜向往,罗开又道:“我们就在这里分手,两天之后在雅典机场见!”

  罗开说完,就大踏步向前走了出去,他走了几分钟山路,就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水红的直升机,自他的头上,飞了过去。

  罗开呆立了好几分钟,他在和-上民见面之后,一直没有要-上民表演一下他的异能。罗开并不是不想着这种异能,但是他有地球人的自尊。固体穿越,对-上民来说,轻而易举,但是这个现象,就推翻了地球人万千年来,辛辛苦苦建立的物理学的根本原则。这种异能,使地球人的文明、能力、观念和思想,陷进了一种十分可笑幼稚浅薄无知的境地之中。

  罗开知道-上民不会嘲笑他,-上民甚至不会自此轻视任何地球人,但是作为地球人的一份子,罗开还是会有十分不是味道的感觉。

  所以他对于诸上民的异能,一提都不提。水红不愧是他的知己,也十分清楚地知道罗开的意思,所以也一切都不提。

  罗开十分希望能够帮助-上民回到他的星体上去,那至少可以使-上民的同类知道,是一个地球人,作出了计划,付诸行动,使一个当年飞机失事中唯一生存的异星人,回到了自己的星体。

  这,至少能为地球人挣回点自豪感来!

  两天之后,罗开、水红和-上民在雅典机场见面的时候,-上民和水红都经过化装,看来像是一对在渡蜜月的日本小夫妻。

  水红一见到罗开就道:“组织的行动,比我想像的快,全世界范围的大搜索,十二小时之前,已经全面展开!”

  罗开安慰她:“不要紧,我保证在我们到达古堡之前,你们安全。”-

  上民紧张得像是初出大城的乡下人一样,一直拉着水红的衣袖,像是怕迷了路。

  罗开带着他们,到达了康维十七世的古堡,当-上民出现在哈德、康维十七世面前,出乎意料之外的,连罗开的异星朋友,远,也在这时候,他们的脸色,难看之极,远首先开口:“鹰,请解释!”

  罗开把经过和自己的计划,简单地解释了一遍:“需要你们的帮助。”

  罗开的话,并没有得到立刻的回答,好一会,远才道:“鹰,你这等于要我们放一枚炸弹在身边。”

  罗开笑:“是,可是这枚炸弹,永远不会爆炸,我想,若干年前发生的事,可能由误会产生。各个星体之间的生物,不论具有什么样的能力,有的相生,有的相克,但都不应该互相敌视。如果不学会和平共处的话,宇宙会乱成什么样子?”

  远、哈德和康维仍然不出声,-上民十分难过:“请相信我,也请相信我的同类,我们绝不会伤害别人,我必然会向我的同类宣扬这一点!”

  远首先叹了一口气,康维和哈德也叹了一声,三人同时点了点头。

  罗开问哈德:“卡娅呢?”

  哈德不胜思恋:“她不在,在等你带我到观察地带去!”

  罗开笑了起来,自从水红找到他,向他求助,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笑得开怀!他把水红轻搂着,在水红的额角上,亲了一下,就离开了古堡。

  他知道,远、哈德和康维既然答应了,水红和-上民抵达观察地带,是轻而易举的事。

  至于-上民和水红是不是能回到-上民的星球去,那就要看他们的机缘了!

  当晚,罗开推开门,走进燕艳的住所时,燕艳快乐得泪水泉涌,紧搂住罗开,像是要和罗开合而为一一样。

  男女间的情爱,真不可思议,罗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