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相公不可胡作非为楼采凝东邪大传狗尾续金迷宫之门横沟正史狼烟北平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意悠悠 > 第七章

  云是淡的,风是清的,天是朗的,花是艳的。

  可是,成淮的脸上却布满了阴云。

  他阴沉沉地望着走进听荷水榭里的两个人,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

  师父?啐,骗鬼去吧!年纪轻轻的,甚至比他还要小个一两岁,怎么可能是婵娟的师父?

  那么,他们是什么关系?

  明明水榭里的两人并无亲昵的举动,不过言笑晏晏,但这已足以叫他掀起漫天妒火了。

  他拧着眉,见婵娟步出水榭似去倒茶,终于按捺不住,冷着脸走过去。

  “成堡主。”屈恒见他走近,站起含笑施礼。

  “不用客气。”成淮冷淡回应。见他轻袍缓带,举止文雅,虽然年轻,却自有一股泱泱风度。

  “多谢成堡主相救婵娟,且容留在下在此养伤。”感到对方掩不住的敌意,屈恒颇觉莫名其妙。

  “小事而已,何必言谢。”成淮负起手,远眺荷塘,此时莲花尚未含苞,荷叶倒是碧油油一片接向天际。

  屈恒不由沉思,他在这养病数天,主人并未探望,照理成家堡偌大商家,应广结天下人,怎会如此失礼?不晓得是否自己不知何时曾得罪了主人。

  “不知婵娟师从阁下,学的是什么?”

  “讨生活的小伎俩罢了,不足道也。”屈恒暗皱眉,成淮不问他所从何业,却问婵娟学什么,绕个弯子说话倒真奇怪。

  成淮暗自咬了咬牙,“听说屈公子精通医术?”他这次问得明白。

  “不敢当,略晓皮毛而已。”屈恒淡淡一笑。

  成淮霍地转身,“那敢问,屈公子可曾听说过一个人?”

  “哦?”

  “那人现在约有五十多岁,也是从医。”他顿了顿,语气转冷,“恰巧,与公子同名。”

  “在下阅历尚浅,见识不多,不曾听说此人。”屈恒不动声色。他多年前曾到过成家堡为成淮母亲医病,按理说成家应当感激才是,但现在成淮面上却流露一股愤恨神色,令他不由心生警戒。

  成淮静默半晌,转了话题:“婵娟怎会想到研习医术呢?”他忍不住想了解。

  “呃,这个……一言难尽。”屈恒苦笑。

  成淮面色又不禁转黑,一言难尽?好似两人有秘密分享而不宜令他人知晓似的!

  什么师徒?分明……他冷哼一声,怒火渐扬。

  “想必屈公子武功不凡,改口定要切磋一下。”那日见时,他躲得虽勉强,却看得出身法极妙。

  “我看不必了,在下武功只堪防身,登不得大雅之堂。”屈恒后退两步,似乎怕他马上就一拳打过来似的。

  见成淮眼光定住,他疑惑转头,却是婵娟手托茶盘娉婷而来,他有些恍悟,不禁好笑起来。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喃喃道,感觉两道烈焰般的视线凶恶地射过来,恨不得在他身上炙穿几个洞。

  “成堡主,师父,喝茶。”婵娟娇柔一笑,浅浅淡淡,如同花开。

  成淮心头波滔翻滚,他深情一片,她视而不见,对别人却笑得似水温柔。

  屈恒很想埋头喝茶,置身事外,可是……他再不说句话,怕是要出人命。

  “婵娟,你的方子不是还未配好?咳,你去配方子,不用照顾我,我自己来就成。”

  “那我晚上帮你换药。”她依旧笑眼弯弯。

  “呃……其实呢,皮外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只需调息将养即可。”喔哟,背心冷嗖嗖的!

  “可是昨天我还瞧见你的伤口没有结痂啊?”师父是怕她担心吗?谁说不看就不会担心的?

  “晚上再说,现在你去配药,好不好?”他柔声道,再不哄她走,恐怕真的难以收场。

  “好。”她向成淮裣衽一礼,翩然离去。

  成淮阴沉着脸,见纤弱的身影渐行渐远,冷冷地道:“她是我的!我认定的人,谁也夺不去!”

  屈恒哑然失笑,惊讶于他的霸气与独占心。

  他怎地如此气定神闲?倒衬显得自己心浮气躁了。成淮愤愤地坐下,暗惊屈恒有着与年纪不相称的冷静与沉着。

  再稳重理智的人遇了倾心之人也会失去自制,譬如眼前这一位——不满弱冠即接掌成家堡堡主之位,短短几年将家业扩大了数倍,商行遍布大江南北,以冷酷沉着、手段毫不留情著称的成淮。

  只是,这样的人,能否托付终身?

  屈恒再三思量,成淮虽有花名在外,但如今相见,似乎也不见得滥情,而炙焰般的炽情,能够呵护娇弱的花朵吗?

  “师父总不能一辈子留住徒儿!”成淮再也忍不住,拍桌低吼。

  “她胆子很小。”

  嗄?他愕然:“你说什么?”

  “婵娟,她害羞又爱哭。”却很坚韧!屈恒淡淡一笑,幽幽望着接天莲叶,无穷碧绿。

  “是吗?”他只知她温婉而美丽,恬静悠然。那日在他面前霍然出水,恍若洛水之神,令他的心从此不再平静。

  “所以,堡主的脾气要敛,不然会吓到她。”小小的,尚且懵懵懂懂的女儿家,已经可以打动男子的心了。

  “哦,是这样……”成淮有些无措。这个年轻人是决定退出了吗?他放弃婵娟了?

  吾家有女初长成?屈恒失笑,又不是她爹爹,怎会突然冒出这么古怪的想法?是自己老了罢,比实际年龄老上二十岁的心境。

  “堡主若是真心,我就放心了。”他轻道。婵娟倘若终身有靠,就算日后梅竞雪寻不到他想找人泄愤时,凭借成家堡的威名保住婵娟应该不是问题。

  他真的拱手相让?为什么?成淮暗自揣测。见屈恒悠然站起,挺拔的身形迎风而立,斯文温和的脸上挂着淡笑。

  这样出色的人,怎不叫人倾心?少壮师父,妙龄女徒,托付给他?说的好听,谁信?

  成淮的脸阴晴不定,冷冷地扣住栏杆扶手。

  ……(*……(*……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他当初为她取这名字,是感叹师兄师嫂的际遇和与梅竞雪扯不断的爱怨纠缠。

  现在,也是愿她觅得良缘,一生快活。

  屈恒仰头望月,怔怔出神。

  待寻到寒儿,治好他的病,也许,就该分道扬镳,各奔东西了,少年时的承诺,告一段落。

  之后呢,他要去哪里?

  找个地方歇一歇,放松倦怠的心情,还是四处游走,看看大好河山?

  他的心,有些茫然起来。

  树林里鼠踪——,夜鸟低号,他淡笑着,信步而行。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优哉游哉地踱行不久,却见不远处,纤柔的身形在一棵参天古木下踯躅。

  这丫头,又怕蜘蛛又怕蝎虫,跑到林子里头做什么?

  他本欲上前,却不知怎地又止了步,悄悄隐在一棵树后。

  咳,当然,他可不是故意来偷听她自言自语的!只是,那个……突然出现会吓着她,对对,会吓着她!

  他忍不住叹气,他在做什么?

  半晌,婵娟幽幽地长叹一声,一只手抚上粗糙的树干,轻声道:“老树公,老树公,你倒说说,我,我……”话到此处,似乎难以为续。

  屈恒心下好笑,这女孩儿明明有十七八岁了,却还这般稚真,跟老树聊起天来。

  她又轻吁了一口气,叹声幽然,不绝如缕地钻进他耳中。

  他心中微动,这丫头不知什么事如此不开心,他该怎生劝她才好?

  “老树公,那日在青莲酒楼前,他那么轻声地同我说话,每一句,我都牢牢记在心里,时时不忘,就是娘说的话,也没记得这么清。其实,师兄师姐们待我也很好,一样好啊!”她微抬起小脸,面庞上似乎有几分困惑,“不不,不一样,在我心里就变得不一样了!从他把我扶起来,对我说话,又带我进酒楼见识,送我披风后,我心里就一直想着念着,只盼天可怜见,让我再见他一面,哪怕只是远远瞧着,不不,要说话,只要和他说上两句话,我就满足了。”

  屈恒刚刚意识到婵娟所提之人是谁——那件事他未曾放在心上,几乎已经淡忘——他从不知婵娟有这样辗转婉约的心事,一时竟有些怔忡起来。

  或许是站得累了,婵娟蹲下身,缩得小小的,手中握着树枝,在地上一划一划地。

  人说夜行山林,许会遇见下凡的仙子,怎么他倒觉得像是月宫里的玉兔偷入人间?至于谁是小兔儿,不言自明。

  “我想着,拜了屈大夫为师,以后不必孤零零一个人,可以读书写字,学许多东西,不用像娘、像村里的其他婶子,一辈子听丈夫的话,却要挨打、受骂,劳累一天,想歇歇,找个人说说心里话,都不能够。”她顿了顿,哽咽起来,“可是我等了好几年,师父却不肯收我!”

  屈恒用力闭了闭眼,长长吸了口气。

  “后来发现师父和屈大哥是一个人,我起先是有点难过的,可是很快就不会了,是一个人更好,就不用我猜来猜去的。”她吸吸鼻子,声音平静了些,“师父是世上最好的人,我想要一辈子跟着他,给他洗衣煮饭,照顾他保护他。”

  他愈听愈惊,这丫头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婵娟的脸有点红,手里的树枝戳着地面。

  “师父心肠那么软,一定还会有像梅姑娘那样的人欺负他,他又不还手,那怎么行!”她有些恼,抿了抿小小的菱唇。

  婵娟想护持他的心意,他是明白的,而且,有些感动,那么娇弱的姑娘,却一心想保护他,叫人不感动也难。

  “笑寒师姐老说嫁人什么的,我可不爱听,我要跟着师父,一辈子!照顾他,不嫁!”她红着脸咕哝,“就算喜欢,也只喜欢师父好了,我心里只住着一个人,就是师父……”

  屈恒目瞪口呆,他还当她是没长大的小妹子,却忘记她其实不小了,已是盛开的年纪,懂得倾心于人了!

  只是,这心系到他身上,让他感觉像被雷劈了下,麻麻的,回不过神。

  他他他……还是先走好了,他需要一剂清心定神丸。

  蹑手蹑脚地,他偷偷溜走,从没感觉心跳得这么凶,好像要蹿出胸腔,他一定是病了……

  进了房间,他跌坐在床边,久久地,才长吁了一口气。

  怎么会这样?成堡主对婵娟一往情深,却得不到回应,一腔怒火撒在他身上,他原还觉得无辜,眼下才晓得那是应该的。

  婵娟的心里有了人,是他,是他这个蒙在鼓里的可怜家伙啊!

  到底是谁懵懂不晓情事?!

  原以为对婵娟牵念日深,是如父如兄般的情谊,也以为他远超实际年岁的心境与她相隔山水之遥,如今才发现婵娟距他竟只隔薄如窗纸的距离,都不必捅破,只不过稍近倾听,便足以令他乱了阵脚。

  好吧,他是从未尝过情爱滋味,所以不懂情,可是他明明站得极远,怎会突然感觉与婵娟距离如此之近?

  “师父,你在不在?”温软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他差点惊跳起来,“我,我……”可恶,他为什么要应声?

  婵娟推门而入,笑盈盈地走近他。杏黄的曳地长裙,外罩水色轻绡,飘飘曳曳地好似画中人,看得他有些呆。

  他一向知道婵娟是美丽的,可是现在好像又不仅仅是这样了。到底是哪里变了?

  “师父,你干吗靠窗子那么近?”她有些疑惑。

  他立刻从窗边走离几步。是啊,婵娟又不会吃掉他,他做什么怕得像要跳窗逃走?

  奇怪,他为何要怕?以前不是没有女子向他示好,老也好,少也好,他虽无措,却不至这么惊慌啊!

  “师父,我看看你的伤。”她又上前一步。

  “呃……不用了,已经结了痂,连药也不用上了。”他不着痕迹地退了两步。

  “我几天都没见师父,成堡主老是带着我到处逛,我说要陪师父,可他却说师父要调息打坐静养,不宜打扰。”她歪着头,有些不满,以前师父养伤,都是她陪着,她又不说话,怎么会打扰?

  那是自然,为避免两道凶霸霸的视线在背后烧他,他当然要找借口躲。他不能直接推开婵娟,只好由成淮出马喽。

  “是啊,我在静养。”他勉强笑笑。

  “哦。”婵娟垂下眸子,“师父,你有点怪。”

  他一惊,“我……我哪里怪了?你多心了。”

  “可是,你在避开我。”她又不笨,怎会看不出来。

  “哪有的事,你不要胡思乱想。”他又退一步,挨到床边。

  婵娟几步上前,立刻抹掉他辛辛苦苦隔出的距离,让他顿时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师父,你说你不走,可是我知道,你打算抛下我了,我又麻烦又爱哭,挺讨人厌的,遭人嫌弃也不奇怪……”

  “胡说,怎么会有人嫌弃你。”他皱了皱眉。

  “有的,师父嫌弃我,我知道。”

  他叹了口气,柔声道:“我哪里嫌弃你了?”

  “你养伤不用我陪,药不让我换,伤不准我看……”她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后来,连面也见得少了。”

  他无言以对。

  “你说没有避开我,为什么不许我看你的伤?师父,我什么地方做错了?”她眼眶里开始有水雾凝结。

  沉默良久,他解开衫子,袒出后背的伤。

  “你没有错,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他轻声道。

  婵娟不语,细瞧他伤处,的确已经结痂,伤疤暗红突出,看起来依旧令人心惊,那是为救她留下的,兴许一辈子都抹不掉了……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手指轻轻抚上疤痕——

  屈恒火燎似的一闪身,跌坐在床边。

  “师父,你怎么了?”婵娟吓了一跳。

  “我,我……”他有些垂头丧气,是啊,他是怎么了?婵娟又不是没触过他身体,那次扎针时,她的手抖,按在他胸上,他明明没什么感觉啊!

  “师父,你的衫子破了,我帮你补一下。”婵娟不明所以地瞄了一下他忽然有些涨红的脸。

  是吗?他的衫子破了?不会是刚才逃走的时候被树枝勾破的吧?他怎么没发现……啊啊啊,补一件外衣而已,为何连他的内衫都一起扯掉,虽然天气热得厉害,他还是需要一点点布料蔽体啊!

  但是,他不敢抗议,只能乖乖坐在床沿上,看婵娟抱了他的衫子,坐到明亮的灯下,帮他缝补。

  还好还好,若是坐在他身边,他恐怕都要屏住呼吸了。

  “师父,我们什么时候走?”婵娟低着头,忽然开口。

  “这个……”如果他直接说准备把她留在这儿由成堡主照顾,她会不会用眼泪溺死他?

  “我有点怕。”她又道。

  怕?她怕什么?现在怕的人是他啊!知道她的心意后,他的心就没来由地跳快了两倍,连瞄她一眼都困难。

  “成堡主看我的眼神总是怪怪的。”

  那是因为他喜欢你,笨笨的小妹子!

  “好像要扑过来吃掉我……”

  “什么?”他吃了一惊,那是男人有了欲望才会有的渴望神情,那怎么行?他护得周周全全的小妹子怎会处在狼吻之下?她还小……啊,她不小了,是可以成亲的年纪了,那么,是他老了?

  “等师父养好伤,我们就去找师兄师姐好不好?”她抬起头,恳求地望着他。

  屈恒怔怔地,看着她松松的发髻,清清的眼波,好半天才轻道:“婵娟,你知道成堡主对你的心意吗?”

  “不知道!”她出乎意料地不是脸红,而是气恼。

  赌气的口气令他失笑,原来婵娟也是有脾气的。

  “成堡主待你不好吗?”他轻问。

  “很好。”她咬了咬唇,低下头。

  “那他哪里不好,让你不理他?”

  “他都好,什么都是很好很好的。”她顿了下,垂着眸子,“可是,我就是不喜欢。”

  屈恒愣住。是啊,就算一个人完美无缺,也不见得人人都喜欢,就如婵娟说的,成堡主什么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她偏偏不喜欢,那有什么办法?

  那么,他自作主张为她安排,到底是对是错?

  但,跟着他又有什么好?奔波劳碌,没有安稳日子,连他自己都厌倦了。

  “补好了。”婵娟站起身,将外袍与中衣挂在屏风上。

  屈恒有些怔愣地看她轻柔地将衫子披在他肩上,向他羞涩一笑。

  奇怪,他为什么没有跳起来?他方才不还惶恐不已?现在却又好像能够自然而然地明了她的心意。

  他究竟站在什么地方看婵娟,又是谁悄悄移动了脚步,然后他就不知不觉被情丝缠绕,缠得他不知所措,难以挣脱?

  其实,不是怕啊,只不过……他不晓得该如何反应啊!

  婵娟轻轻叹了一口气,见他仍在发呆,又不好唤他,只得径自出了门,缓缓步向自己房间。

  ……(*……(*……

  进房刚坐到床边,便觉得一股冷森森的气息袭来,她愕然抬首,见成淮阴沉沉地进了房门。

  她拧起秀致的眉,“堡主,天太晚了……”

  “你也知道夜深了?那你还跑到男人房里,半天都不出来?”

  “你说什么?”婵娟困惑地望着他。她到师父那儿探看他的伤,有什么不对?

  她无辜的眼神令他怒火中烧,“你一向都是这种模样勾引男人的?我早该知道,外表清纯,不代表骨子里就没有淫荡!”强烈的妒火令他口不择言。

  “你……”婵娟张口结舌,她从没听过这样难听的字眼。

  “名为师徒,实际不晓得暗地里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胡说胡说,你敢污蔑我师父?”婵娟气极怒叫,涨得满脸通红。

  她不为自己清白作辩,倒一心只护着她师父?

  成淮冷哼一声:“你师父?你敢说他对你没有别样心思?”如花似玉的美貌佳人,只有瞎子才会视而不见。

  “师父他光风霁月,才……才不会那样想!”她结结巴巴,她原来敬师父如同神祗,后来虽然隐隐有些变化,却从没想过师父心里怎么看她。

  “那就是你惦着他了?你就那么需要男人,日日都往他房里跑?”成淮冷酷地笑着。

  啊?怎么他的话她都听不懂?天天看师父伤势不该么?还有什么……需要男人?她有些迷迷糊糊的。

  她一向过着单纯的日子,自然不懂话里的恶毒。

  望着她微张的小嘴,成淮再也控制不住心中欲望,明显地感到身体的骚动与变化。一向是女人取悦他,何时由他讨好起女人了?就算是婵娟,也不行!他认定了的花,就该由他摘下,他认定的人,就是他的!

  他邪恶地笑,“你师父伤重,怎么能满足你?在我这儿,你会有更好的享受,知道什么是欲仙欲死……”

  “你有钱有势,关我什么事?我跟着师父,就算粗茶淡饭也是快活!”她仍是不懂,只得摸着隐约的理解去答。

  师父!师父!她心里只有师父,她怎能这样待他?!成淮怒火中烧,突然抓起她,攫住花瓣般柔软的唇,粗暴而残酷地辗转蹂躏,尽情攫取她的甘甜与美好。

  “你的师父,可曾这样对你?”他恨恨地,用力拉开她的衣襟,摸到一只荷包,里面物件的触觉——是块玉佩!他心头一凝,随手狠狠摔了个粉碎。

  婵娟惊得几乎要昏厥过去,满口满鼻都呛着男人浓重的味道,她拼命挣扎,却敌不过他的蛮力。

  “屈恒他有没有尝过你的味道?”成淮残忍地笑,顺着细致的脖颈一路啃咬到她纤巧的锁骨,手掌抚上她柔软的胸。

  “啊!”婵娟惊呼一声,感觉手臂脱离钳制,立刻双掌推出,猛地击向他。

  “你……”成淮后退两步,满眼怒焰,他知她会武,却万料不到她会出手伤他。

  “你居然伤我?你准备好把身子给屈恒了吗?”

  “你胡说!”摸到墙上装饰的长剑,婵娟倏地拔下,昏头昏脑地一剑刺出。

  成淮闪身避开,见她身形灵逸,裙裾飘展轻扬,翩美如蝶,虽然功力尚浅,但姿势妙极,明显与屈恒如出一辙。

  他手一探,挟住剑身,正要逼她进怀,却见她手指一松,抛下长剑,转身就逃。

  他怒哼一声,立即跟去。

  屈恒好容易发呆完毕,正准备熄灯歇息,忽听远远传来变了调的惊呼声,正疑惑着,门被“碰”地撞开,一团软玉温香已扑进他怀里。

  “婵娟?你……”他住了口,惊愕地见她衣衫不整,窝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成淮怒冲冲跟来,一眼就看见令他妒火熊熊的画面——屈恒身上只着内衫,连襟带都未系上,婵娟的脸正埋在他颈间,抱着他腰的一只藕臂甚至在他衣衫里头。

  见成淮进门,屈恒颇是尴尬,却见婵娟一溜烟转到他身后,稍转头,才看见她红肿的唇与恐惧的眸子。

  “成堡主,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不由厉声喝问,从不晓得自己会有疾言厉色的一天。

  “我同我的女人亲近,也要请示你吗?”成淮冷哼。

  屈恒心一沉,“婵娟还没有嫁给你!”

  “那又如何,她迟早都是我的,早一天晚一天有什么关系?”

  “若是两厢情愿也就算了,你明明用强,还敢如此轻慢,我错看你了!”婵娟才向他道明心思,却落入虎口,叫他怎能不恼?

  “有的女人就是喜欢这个调调,你越硬来,她越享受,你不知道?你没碰过她?”成淮唇角挂着野蛮的笑意。

  屈恒倒吸一口凉气。他是瞎了眼吗?怎会认为这个乖张暴虐的男人能够呵护婵娟?

  “成堡主,你名扬天下,却如此污言秽语损人名节,你还道对婵娟情深一片,怎能侮她至此!”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地,早知成淮身边红颜众多,却不料他对女子是这般轻视。

  “你回护她,她回护你,好一对师徒!”成淮皮笑肉不笑,“就算我当她是个玩物又怎样,暖了床就丢掉又怎样?她是我的,谁也夺不去!”

  屈恒紧咬牙关,拉起婵娟就走,这种污地,一刻也不能留!

  成淮脸色一变,忽地一掌击出,他早就想试试屈恒的武功,今日正是时候,只有擒住他,才能留下婵娟。

  屈恒暗中叫苦,他这几日正调息到关键时刻,若妄动真气,则前功尽弃,须从头开始,但此时又不容他犹豫,只盼成淮稍有度量,放他们离去。

  斗室里掌风呼啸,他心里越来越惊,成淮分明是想伤他再留下婵娟,他心一横,身形变换,欺到成淮近前。

  成淮吓了一跳,眼见屈恒手掌无声无息地按到胸口,速度之快,闻所未闻,只待束手就擒,却觉身上一麻,原来只被封住了穴道。

  屈恒话也不敢多说,拉起婵娟就走,到了屋外,本欲牵匹马走,又恐马灵识途,干脆揽住她的纤腰,越屋踏树而去。

  ……(*……(*……

  不知奔了多久,只见天已蒙蒙转亮,依他轻功,怕是二百里也不止。

  前面不远就是一座村落,他带着婵娟跃下树,再走一会儿出了树林,就可歇息了。

  刚走几步,他身子一软,跌在地上,只觉内息纷乱,难以自制,幸运的是不似上回在关键时出岔子,险些害他命丧黄泉。

  “别再擦了,再擦就破了。”他轻轻拉住婵娟用力擦拭樱唇的手,看看她乱七八糟的衣襟,叹了口气,又帮她拉顺整理好。

  “我……我好怕!”她这才泪如雨下,挨在他身边坐下。

  伸指轻压了压她红肿的唇,好像真的破皮了,正想说话,却被她双手捧住,小脸干脆埋进他掌中呜呜恸哭。

  “你轻些哭,先喘口气。”他拍拍她的背,怕她哭到窒息,将手撒开,又不由一怔。

  满掌清泪,像是漾在他心里。

  怔愣间,婵娟又抱住他一只手臂,脸颊倚在他肩上,衣衫被泪水打湿,凉凉地贴在肌肤上。

  唉,他现在穿得可不多啊,早晨又有点凉。

  知道她所受惊吓大大压过天生的羞怯,即使偎在男人身侧也不在意了,他纵是不自在,也只能忍了。

  “他亲我……还在我身上又摸又咬,好……恶心!”婵娟哭了一阵,总算有些平静下来。

  屈恒强压心头怒火,勉强笑道:“其实呢,咳,我当初也是这么被人强亲了去的,只要不放在心上,日子久了,总会慢慢忘掉。”

  “怎么会?”她忘了流泪,惊讶地望向他。

  他有些窘,别开眼去:“是真的,而且,我被欺负了去,不能打也不能骂,还得给她医病。”想当初真是万分惊险,差点破了他的童子身,每每想起都不由有些后怕,不比婵娟好到哪儿去,真是同病相怜,同病相怜啊!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婵娟好奇不已,已经忍不住想笑了,师父也有那么糗的时候?

  “很久很久以前啦,我像你这么大时。”唉,他可怜的少年时光啊!

  “你武功这么好,怎么会给人……欺负?”她的小脸埋在他肩上,暖烘烘的颇舒服。

  “呃……她喝醉了,又生病发热,我……我没提防。”从此,他差不多是见到她就望风而逃。

  咦,她在咕哝什么?啊,八成是“师父好可怜”之类的……他苦笑,要不是这次意外,也不必翻出这些陈年旧事来慰她宽心。

  “小时邻居的阿牛哥亲了桃花姐一下,桃花姐后来就嫁给他了。”她小声嘀咕。

  那是两情相悦,和这件事没关系!

  “这可不一样,被人欺侮一次也就罢了,难不成还自动送上门给他欺侮一辈子?”那岂不是要清白的好姑娘嫁给登徒子,而他,就得娶那个霸王硬上弓的女子以示负责?这还有天理么?

  “是谁强亲你?”她忽然瞪大眼,口气怪怪的。

  这个……怎么能说?事关女子闺誉和他的自尊,不能说啊!

  “一定是哪个病人喽。”婵娟有些沮丧,松开手臂。

  眼下最佳秘技就是——装聋作哑、文过饰非、避重就轻……奇怪,他那么心虚做什么?

  婵娟抹掉眼泪,将屈恒从地上扶起,又转过身,后背贴在他胸前,稍微蹲身,将他背起来。

  “婵娟……”他有些心惊胆战,生怕压断她柔弱的身子骨。

  “这次轮到我背你。”她轻道,她毕竟习了武,这点力气还是有的,“你不要放手。”

  屈恒怔了怔,柔声道:“好,这次你背我。”她的背纤弱而温暖,好生舒服。

  晨风轻轻扬起,他的黑发拂在她鬓边,有些痒痒的。她的脸慢慢爬满霞晕,一步一步朝村庄走去。

  ……(*……(*……

  “哎,谁一大早跑来敲门?”陈老汉疑惑着,哪个短工跑回来了?不会吧,他在家,谁那么不怕死偷懒溜来向小凤献殷勤?

  门“吱呀”一声打开,露出一张老脸。

  “你们是……”陈老汉惊叫一声,“哎呀,你们不会被打劫了吧?一个眼睛肿肿,一个连衣衫都被扒去,好可怜好可怜,快进来!”

  屈恒与婵娟面面相觑,还未回过神,就被拉进院中。

  “咦,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让姑娘家搀着?啊,对不住,你生了病?我老眼昏花,没看出你脸色不大好。”

  “我师父受了伤。”婵娟细声细气解释。

  师父?不会吧,什么师父?难道是教书先生拐了学生私奔,所以被人扒掉衣服扔了出来?看看少女一身华服,年轻人却只有件单衣,颇是狼狈。啊,一定是这样,然后,姑娘家舍不得心上人,随他一同私逃。哦哟,他好久没听说书了,难免偶尔浮想连翩。

  “爹,您一大早吵什么?”一个壮实汉子披着衣裳走出屋门,看到屈恒,眼睛慢慢瞠大,“你是……屈大夫?”

  恍若震雷般的吼声响起:“娘,妹子,孩子他妈,你们快出来,屈大夫来了——”

  之后,婵娟目瞪口呆地看这一家人将师父奉若神佛地请入门,搀到上座,奉上好茶,只差没摆上香案磕两个头了。

  “屈大夫,你娶了妻啦?这么俊的娘子,难怪你看不上我妹子喽!”陈顺爽朗地大笑,搀着身怀六甲的妻子,“你那个娃娃徒儿呢?”

  “呃……”屈恒尴尬地看看婵娟,“寒儿没跟来。”

  “可是,你就算不愿娶小凤,也不用连夜走啊。你走得匆忙,还落了两件衣裳,今天正好用上。”陈顺娘笑呵呵地递过一件长袍。

  “他是我师父。”婵娟满脸通红地接过袍子,披在屈恒身上。

  “哎,羞什么,师父徒儿又怎么啦,咱们不比城里那些读书人,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你们年纪又差得不多,前两年村里的孙家姑娘不是嫁给她的刺绣师傅?也没人笑话啊!”陈老汉最喜听书,尤爱传奇故事,这个师徒相恋……好看哟!

  “爹,娘,我把房间收拾好了,请屈大夫歇着吧,别再累他说话了。”双十年华的小风揽着侄儿小豆子的肩头,娇羞地站在门口,一双妙目时不时地瞟向屈恒。

  “对对对,屈大大受了伤,应该歇歇了。”陈顺扯着嗓门,将妻子轻扶到旁边,与婵娟一同搀着屈恒进房。

  “婵娟,你同我一房睡,可别嫌弃我呀!”俏丽的小凤有着同陈顺一样的明朗性格。

  “不不,怎么会,是我给你添麻烦了。”婵娟连忙摇头。

  “你的衣裳真好看!”她目光里掩不住艳羡。

  婵娟微微笑着,想了一想:“你帮我找件别的衫子,这件送给你好不好?”

  “真的?”小凤不敢置信。

  “真的。”这件衣衫是成家的,她不要。

  屈恒静静地望着婵娟娇小的背影,不由叹了口气,合上眼开始凝神调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