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限时爱情艾佟硬汉不想娶孟轩血海飘香独孤红生化危机S·D·佩瑞蝴蝶风暴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越毒越甜蜜 > 第一章

  「爹,你是这样对待亲生儿子的吗?」身形顽长、容貌俊秀,年方二十的月星魂一手怒指向「玄湮谷」内、一手猛揉自己还残留着鞋印的屁股,可见方才是让人给一脚踹出来的。

  「不是亲身体验了,还来多此一问。」谷口内未见人影,但略带嘲讽的低沉嗓音却如同从四面八方潮涌而来,回荡在山林间,若非有深厚功力修为之人是无法达此境界的。

  怎么爹还是这般爱现,这儿又没别人,他故弄玄虚是要给谁瞧?

  暗暗扯了扯嘴角,月星魂双手插腰,深吸一口气,讨债似的大-一声。「既然要赶我出谷,那么银子拿来。」开玩笑,出门在外身边怎能没点钱财?他身子骨可娇贵得很,禁不起餐风露宿的。

  好长的一段沉默,谷内的男人正考虑着是否要出手将谷口外那个讨债鬼给掐死。勉强压下胸口的那股恶气,低沉的男嗓终于再次开口,伴随一只小包袱劲射而

  「那些够你花用了!记住,我还想要个媳妇儿,你可别给我乱来。」男音顿了顿,紧随着又补充道:「里头还有我替你备好的各式丹药,可别搞丢了,你爹我可没兴致替人收尸。」

  呸呸呸!就知他爹那张嘴吐不出啥好话来,大门都还没跨出一步呢,倒先咒起他来了。

  龇牙咧嘴做出抗议鬼脸,月星魂毫不在意黑影迎面而来的强劲力道,信手接下小包袱,兴冲冲地拆开细瞧,果然里头装有各形各色、数十种大大小小绘有美丽精致花纹的瓷瓶,除此之外,旁边还摆有一个绣有精美龙凤图样的荷包,一看就知是他温柔、美丽的娘亲一针一线细心绣绘缝制的。

  喜孜孜拉开荷包,就见塞满了金光灿灿的金叶子,呵呵……真够他挥霍的了。

  「嘿嘿……那我走了!」既然盘缠到手,也是该闪人的时候了。月星魂话音方落,身形化作一道闪电朝远方山道射去,眨眼间已然消失踪影。

  就在此时,谷口内一对相依偎的中年夫妇悄悄现身,怔然凝望儿子离去的方向……

  「你说魂儿他会不会……」秋若水难掩担忧之色。

  「嘘。」轻轻截断爱妻未完之语,月银岚安抚笑道。「以魂儿这般性子,很难不让人喜欢他的,咱们该对他有信心才是。」但愿命定的那位姑娘亦能对儿子有好感,否则魂儿此去不知还能不能回得来?但愿啊……

  「思。」明白丈夫亦已尽了最大的努力,秋若水释怀一笑,悄悄握住枕边人令人安心的大掌,试图给自己一点信心。

  似乎明白她的心思,月银岚将人紧拥入怀。「没事的!会没事的……』

  祝祷似的喃喃低语飘散在清朗山风中,在群山万壑间回荡不已……

  **dreamark**

  霭霭白雪覆盖群峰,刺骨寒风夹杂冷冽雪花毫不留情地侵袭着,为层层积雪不断添加新衣,恶劣的天候里,几乎找不到任何生物的气息……-

  地,一抹黑在险峻山势里缓缓行进着,似乎无视强劲风雪的阻扰,以着悠然的步伐在雪深及膝的积雪上,印下未及一寸的轻浅足印。

  「呵……」呵出一口白烟,无感于刺骨恶寒,依旧一身夏季的轻薄粗布短褂,月星魂心情好得很地在雪地上活蹦乱跳,笑得好生自得。「嘿嘿……爹说什么出谷后第一个对我下毒的姑娘,就是我命定的姻缘女,哼哼……少爷我就不相信这人烟罕至的白头山会有啥姑娘,更何况还是个会下毒的。」

  先声明喔,他可不是伯了那女人才躲到这儿来,会来白头山主要是想来寻采一株既可配药将死人医活,又可炼毒瞬间置人于死的天下奇花——银叶雪兰。

  从前曾听爹提起这花的独特,这回出谷第一件事,便是直奔这儿当个采花贼,毕竟打算先下手毒死那个据说与他有姻缘的女子,没充实一下自己的家当怎行?虽然这些年来,他也研发了不少连他爹都赞叹不已的毒药,似乎没必要多个银叶雪兰来凑数。但闲着也是闲着,有空时为自己多增添些收藏也是应该的,有备无患不是?

  思绪不停转动着,矫健身形亦未曾停歇,在狂风暴雪中迅疾飞掠移动,未久,一座峻险绝伦的奇峰峭壁赫然出现。

  顿足立于峰前,昂首眯起眼打量着这座光滑似镜、飞鸟难渡的悬壁,溜来转去的眼珠子似乎在搜寻着什么。蓦地,他扬唇笑了……

  找到了,就是它了!

  呵呵笑睇着突生于峭壁上、几乎要与雪白岩壁融为一体的一株含苞雪兰,月星魂不免心情大振。这银叶雪兰颐名思义,就连其茎叶亦是生成银白色,若无过人眼力,想在这恶劣天候下发现它的踪迹,可说是难如登天。

  虽然这雪兰找是找到了,可瞧那模样,要等到花苞盛放,药性最烈之际,大抵还需约个两、三天光景,想来还得在这荒山穷岭间多待一些时日了。

  明白自己暂时还不会离开白头山,闲不下来的他立刻敲着鬼工意不断的脑袋瓜,思索这冰天雪地的鸟地方还有啥乐子供他打发时间……

  不一会儿,月星魂黑眸炽亮,兴奋的笑了起来,在强烈风雪吹打下:心底想的却是:不知在暴风雪中露天泡澡是怎生的滋味?

  **dreamark**

  上源江中有巨石耸起,石上有双孔喷水如线,热达沸点……此为《白山天池记》一书中所记载,明明白白点出了白头山一地蕴有温泉。

  「书里果真没骗人!」立于热气蒸腾的山谷间,月星魂不由得为自己亲身验证书中所言而轻笑,暗自欢喜自己果然没白跑一趟。

  放眼所及,谷间温泉不断涌出,所经之处因水中硫化物质所致,造成山谷岩壁皆染成了黄黄绿绿的色泽,在四周晶莹白雪衬托下,恍如虚幻仙境。而几达沸点的泉水流经雪地后,更是二刚一后汇积成两处汤池,相距约数丈。由两处汤池所冒白烟,可以很简单判断出第一个汤池温度略高,因山壁间的泉水一涌出,几乎立刻汇聚于此,是以其温度热得烫人,寻常人是无法浸泡的。至于第二个汤池因为第一处汤池盈满后流经雪地,在略低处所积成,是以温度已大幅降低,是熟悉此山的老猎户们在追捕猎物一整日后,来这儿泡澡净身,消除一身疲劳的好地方。

  眼见水气氤氲的温泉热池不断对他招手诱惑,月星魂畅快欢叫,连衣裳也来不及脱下,竟一古脑儿地跳进那几达沸点、足可将人烫熟的温泉池内。而最令人感到神奇的是,他不但没被烫死,还神情悠哉地哼着山歌,自得地打水玩将起来。

  「呵……真是舒服啊!」他舒爽的闭上眼,享受着身子浸泡在滚烫泉水内,脸上有雪花飘然落下的冰凉等双重感受,嘴里却还嘟喽着不满足之语。二-泉水热是热,不过就是没老爹的药澡来得烫人过瘾!」原来是嫌这温泉水还不够热烫。

  抱怨归抱怨,他倒是玩得还挺尽兴的,不多久就见他一头栽进滚热泉水里,好一会儿都不见浮出水面,一刻钟过去了,温泉汤池表面还是只有袅袅白烟上升,平静如镜,教人不得不怀疑水底下是否真有人潜藏其中,更教人怀疑他可能溺死在里头了……-

  地,远方一串轻巧足音逐渐接近,未久,一抹亮丽、刺眼的艳红俏生生来到了略低处的第二个汤池旁。

  只见一名年约十七、八岁,身形娇小、纤细,明丽脸庞艳容逼人的绝色姑娘巧立温泉汤池边,水气氤氲的白雾衬得她如仙女下凡,只是那对-灵狡黠的杏眼饱含太多顽狭邪气,硬生生地破坏了那份仙灵质韵,却多了份灵顽活泼、宛如喜爱恶作剧捉弄人的邻家女孩的亲切感。

  瞅着眼前热气腾腾、正温柔召唤她的泉水,阳艳歌眨了眨杏眼,顾忌地环顾四周,依然是一片银白无声世界,在这种天候下,连盘据此山的飞鸟定兽都在老窝守着了,更何况是猎户生人。

  断定不会有外人闯入,她释然一笑,玉手轻扬,火云红衣飘然落地,有如雪地上娇妍绽放的红花。待衣衫褪尽,玉雕莲足缓缓疟进温泉中,让四周的温暖慰热自己、安抚自己连日来困守雪地的疲累身躯……

  「哗啦!」一阵惊动天地的破水声,月星魂霍然冒出水面,正想扯开喉咙大笑,暗爽自己这口憋气功力更上层楼时……

  「啊——」惊天地位鬼神的尖叫划破天际,差点引发雪崩。「登徒子啊——」阳艳歌惊怒交集,身子一沉将自己完完全全藏在水面下。她万万也没料到此地竟然还有他人,而且还是个男子。

  登徒子?在哪里?还有这儿明明就只有他一人,何时冒出个姑娘的声音?到口的朗笑硬是被梗住,月星魂搞不清楚状况地扭头四处瞧,终于在几丈外的另一摊池水里找到了那个大叫登徒子、还满是羞愤神色怒瞪自己的姑娘。

  「登徒子是指我?」呆滞的脑袋总算转了过来,月星魂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瞧那姑娘恨不得挖了他眼珠子的神情看来,大抵是脱不了了。

  「就是你!你……你这个色胚,还瞧什么!」一见他眼睛瞠得老大,一点也无回避意思,阳艳歌既羞又怒,开口就是一顿怒骂。

  这姑娘有没有搞错啊!他哪里长得像色胚了?还有还有,她又有哪点让人想色了?虽然细瞧还不错,长得是秀丽姿容,明艳照人,但他娘亲、老姊的姿色可也是少有人及得上的,他从小瞧到大,对美色早麻痹了,这小姑娘未免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老大不爽自己莫名其妙被乱骂、责怒,月星魂心火上窜,言语显得恶毒。「倒真是奇了,你没瞧我又怎知我瞧你了,说不得这色胚是你才对。」

  这这这……这男人怎如此没品又没旺量?这种话他说得出口?「你、你不要睑,躲在这儿偷瞧姑娘家的清白身子还反过来赖别人,你你你……」气急攻心,一时间骂人的话儿全给激得忘光了,

  啥?她说啥狗屁不通的话来了?啥叫作他躲在这儿偷瞧姑娘家的身子?麻烦她先去搞清楚,这地方是他先来的耶!含血喷人也不是这种喷法,要喷也得喷得漂亮点好不好!

  算了、算了!爹娘、老姊有交代,对待姑娘家要容忍、客气些,就当遇上个疯婆子,自认倒楣算了。

  月星魂性情向来诡奇多变,不按牌理出牌,只见他牺牲色相的屈辱样,猛然扯开湿漉漉的胸前衣襟。「喏!我这伟岸胸膛也让你瞧上一瞧,扯平了吧!」唉!真是委屈透顶,根本就没瞧见对方脖子以下的任何一寸肌肤,自己倒得先送给人家养眼,太窝囊了。

  「哇——」又是连串拔高尖叫,震得崖壁滚落阵阵雪块。「你不要脸,谁……谁要瞧你……」十指纤手迅速捂上杏眼,嫣红小嘴不断吐出娇斥。「还不快穿上衣裳!不要脸!不要脸……」

  怎么?不喜欢啊?极品耶!老爹都没他的厚实呢,真不懂得欣赏!月星魂久居山野,玄湮谷内净是年纪大他一把的奴仆婢女,哪有机会接触年龄相近的年轻女孩儿,对于年轻姑娘的女孩儿羞赧心思自然是无法捉摸了。

  「穿上就穿上,不过,可不可以麻烦你别再叫了-:为了咱两人的性命着想。」拉回衣襟,他掏掏耳朵,有点受不了这种魔音穿脑。

  俏俏透过指缝看去,见他果然理好衣衫下再袒露身体后,阳艳歌这才放下手来,忍着一口恶气问道:「本姑娘高兴大喊大叫就大喊大叫,这又和我们两人的性命有啥关联?」

  「我怕引起雪崩啊!」嗟!这姑娘领悟力真差,还得要人说明再羞辱她一次。

  愣了下,总算听出他未臻之意,阳艳歌又羞又怒,气得几乎语不成句,「你、你、你……你是谁?叫啥名字?」有种报上名来,她,阳艳歌记下了。

  「我、我、我、我为啥要告诉你?」现学现卖,将她的语气学了个十足十,简直欠扁到令人痛恶。

  「你……我要杀了你!」这下她是真的气怒攻心、火冒三丈了,甚至失控到又再次尖叫、想一掌毙了眼前这个不要脸的登徒子。

  「来啊!在下很欢迎喔!」瞧她越是恼怒,月星魂像越是开心似的,笑得乐不可支、一脸促狭地招着手,顽皮的星眸滴溜溜朝着堆叠在雪地上的红衣直打转,算准她没那个胆敢赤身露体的追杀人。

  阳艳歌何尝不知,恨得几乎要咬碎了一口编贝,暗暗抓起池边积雪盈握于手。

  「别以为我做不到!到了阴曹地府,阎罗王若问死因,你就当个糊涂鬼吧!」哼!别怨她心狠手辣,要怪只能怪他自己没品,惹恼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月星魂眼尖,就在她手上有所动作时,便已悄悄戒备小心注意,果真她话音方落,纤手运劲,一团雪球夹杂锐利破空声朝他门面砸去,好在他动作灵敏,微微侧首已然化解掉可能满脸雪花的糗状。

  雪球没砸中目标,在泉池边落地散成数十块,大多数摊散在地,只有一两块则跌落在温泉池中,迅速融化在泉水里。

  「哈哈哈……你那种力道还得加把劲哪……」月星魂得意大笑,本想再多调侃几句,却在瞧见她不但不恼,反倒漾起诡谲怪异的笑容时愕然顿止,顺着她视线低头往下一瞧,却见自己所泡的这池温泉水竟瞬间转为墨黑,不由得惊吓大喊:「你使毒!完了!她是啥时下手的?他竟疏忽大意了!那致命的墨黑窜染甚快,从四肢百骸一路爬升直到脸庞、头皮,瞬间他整个人肤色已然转黑,状甚可怖。

  月星魂只觉一阵麻痹,随即眼前一暗,什么都还来不及想便已昏绝,所幸他原本就侧靠在池边,这下昏然倒地也只有身子沉浸在水底,那颗青黑的吓人的头颅则斜倚在雪地上,逃过了就算不被毒死也可能会被溺死的悲惨命运。

  「哼!你这偷瞧了本姑娘清白身子的登徒子,死了活该!一冷哼一声,似乎料定他逃不过自己毒手,肯定早已断气,阳艳歌迳自起身着衣,连瞄也不瞄他一眼便踩着轻盈步伐,在风雪中飘然离去。

  雪花依然纷飞,蒸气弥漫的山谷间,宛如死尸的身躯未曾稍动分毫,任由点点飞雪将他覆盖,只是飘落于鼻间未曾凝结,正缓慢被温热气息融化的积雪可以明白看出他并未死绝……

  **dreamark**

  好冷……可是又好热……号坦到底曰正……

  「这到底是啥鬼天候!」月星魂猛然转醒,气恼地大吼。

  他-地起身,甩掉满头满脸的冰雪,眼见自己泡在水里头,顿滞的思绪渐渐转动起来……难怪他觉得又冷又热,头被冰雪覆盖,身子却泡在温泉里,不如此才奇怪……对了!那姑娘……

  蓦地忆起害自己遭此下场的罪魁祸首,月星魂警觉以最快速度爬出水面扭头四处搜寻,却不见任何她留下的蛛丝马迹。从昏迷前恶劣的风雪天候已然消失无踪,只剩现今清朗无云的好天气来判定,王少已过了两日有余了。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想叹气,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万万没料到在这种鸟地方竟还会被下毒,难道那姑娘会是他的……唉!如果老爹卦上所示无误,那么八九不离十了。

  不过,那女人下手还真狠!他自小接受老爹非人的「煮人肉」大法天天伺候,身子早已具有抗毒性,寻常毒药对他而言如同隔靴搔痒,根本不痛不痒,厉害一点的毒物让他昏迷几个时辰,体内血液便会自动解毒排出体外,可这回他竟足足昏迷了两日以上才有办法将毒性排出,可见这女人身上的毒物之厉害,若是寻常人可能早见阎王去了……幸亏,幸亏他有个「用心良苦」的爹亲,呵呵……改日回去见到爹爹得记得先给他一个拥吻再说。

  第一回交手,算是他落了个下风,若老爹的卦象真有那么灵验,那么相信不久的未来,他们应该还会再相见,至于下回的交手,该是他反击的时候了!月星魂顽劣一笑:心下从没忘记小时立下的弘愿。

  到底会是谁先毒死谁呢?就让老天爷去决定吧!

  运功将身上湿淋淋的衣物烘乾,他转瞬间化为一道流星,往远方的一座高峰掠去。嘿嘿……他可没忘记那朵银叶雪兰,毕竟这是他来此的主要目的啊!

  几个飞掠纵身,来到峰底下兴奋抬头望去——

  啊——青天霹雳啊!银、银叶雪兰为啥消失得无踪无影?短短几日内,到底会有谁来将它连根带叶整株挖走,连点屑屑都不留给他?

  月星魂哭丧着一张俊脸,恨得诅咒连连……突地,一张俏脸闪入脑海……难不成是那女人干的好事?肯定错不了!这鸟地方除了他自己和那女人,就再也没见过其他人了,况且她亦精于用毒,断然知晓银叶雪兰的存在,会在这种季节来此,目的定是和他一般的。

  「夺花之恨,这梁子咱们结下了!」痛心疾首朝天悲泣。「你给我记住,总有一日我也要你尝尝天天被当肥猪肉来煮的滋味,教你领受我的痛!」呜……千里迢迢而来净是一场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