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马上天下徐贵祥女主都和男二HE扶华吞噬星空我吃西红柿逆旅归来priest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越毒越甜蜜 > 第二章

  天子脚下——京城依然人潮汹涌、小贩林立,街头巷尾叫卖、呼喝声此起彼落,就怕弱了声嗓生意便会让别家给抢去。至于店头商家则门庭大开,生意兴隆得很,尤其每一家的酒楼饭馆更是门庭若市,客人多到让店小二忙得团团转,大呼吃不消。

  位于大街旁,号称京城最大、最豪华的「天香楼」,此刻二楼靠窗雅座正被一名坐没坐相、吃相可怕的年轻男子盘据,就见满桌子精致豪华菜肴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失在一张沾满油光的大嘴中,没多久每只盘子便都见了底。但男子似乎还不餍足,大手一招,再次唤来小二哥。

  「客倌,您还有啥吩咐?」吓死人!这位客倌到底是饿了几天了?小二哥觎了眼杯盘狼藉的桌面,暗地咋舌,表面上可恭敬得很,一脸笑眯眯的询问。

  「再送上几道你们店里最贵、最豪华的招牌菜来,小爷我的肚皮还等着!」月星魂拍拍自个儿肚腹,笑得很是嘴馋。

  暗暗打量他一身穿戴,不过是布衣短褂,瞧起来也没啥家当,怎么他净点些连颇有家产底子的爷们也不敢轻易乱点的菜色?可别是来吃霸王餐的才是……

  越想越有可能,小二哥不由得冷了下来,却还是极具礼貌地说:「不好意思,客倌。咱店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您这桌酒菜得先结了帐,小的才好为您上新的酒菜。」

  呵……是怕他白食吗?月星魂不动声色,依旧笑得很无害。「我说小二啊,你们对熟客也是如此吗?」

  「不是的!若是熟客,小店自然放心得很,只不过客倌您面生得紧,小店营生不易,自然有些顾虑,客倌您就体谅小的吧!」

  嘿嘿,不愧是京城最大的酒楼,连个小二哥都这般会说话,真是训练有素啊!不过敢瞧不起本少爷,本少爷这会儿老大不爽啦,就算荷包里装着满满的金叶子,这下也不想乖乖掏出来,扑得捉弄一番才甘心,

  「唉!我说小二哥,你也知道出外人,手头难免有不方便之时……」-

  !果真是来吃霸王餐的!店小愀然变色,无顾店内满座的用餐客人,当下一声大。「你意思是说你没银两?」好一句石破天惊的怒喝,果然引来店里所有人的鄙夷目光。

  「唉,是没银两啊!」不过金叶子倒是一堆。、

  「走!见官去!」粗暴拽起他胸前衣襟,凶狠撂下话来。「想吃白食也不去探听、探听,咱这『天香楼』的主子可是定远王府的小少爷,与宫府关系好得很,你准备去吃那免钱饭吧!」

  定远王府?不会是他想的那一家子吧?不过这京城好像只有一家叫定远王府的,别无分号了。月星魂促狭之心更甚,眸底闪着狡黠光芒。

  「小二哥,你先别冲动。老实告诉你,就算小爷我天天上这儿来吃白食,你家主子也不敢送我去官府。」

  听你放屁!店小二一口粗话差点儿没飙出来。「懒得听你鬼扯,没银两不用我家主子同意,我直接揪你去见官爷!」

  「呵……不如这么着吧!你去找你家主子来见我,就会明白我是不是诓你。」不知使用何种手法,只见他轻轻一拍,店小二莫名其妙就松开了他的衣襟。

  「我家主子又不是整日闲着没事,专门应付你这种人,哪是说见就见的。」没好气嚷嚷,小二哥疑惑地直盯着自己的手瞧,不懂自己方才怎会虎口酸麻,手劲就这么松掉了。

  「你就说他亲爱的舅舅等着他来拜见,他不敢不来的。」嘿嘿,这理由够好了吧?

  「舅舅?你?」店小二嗤笑。瞧这年轻人外貌还挺俊秀,可惜是个疯子!别笑掉人家大牙了!他这毛头小子年纪瞧起来还比主子小呢,会是主子的舅舅?再说他这身打扮,粗衣布履的,没半点富贵样,哪可能与显贵的王爷世家有姻亲关系?

  怎么,不信啊?月星魂正想再出口逗弄个几句,眼角却不小心瞄见楼梯口一名被掌柜鞠躬哈腰、恭恭敬敬地涎着讨好笑脸迎上楼,衣着尊贵,神情显得沉静、严肃的俊逸年轻男子。

  哈哈……还真是说人人到,说鬼鬼来呢!

  好整以暇地单手支着下巴,月星魂朝楼梯口轻点,笑眯眯道:「你家主子这不是来了!」

  店小二旋身一看,果然是许久才来巡视一次的主子。他喜孜孜正欲冲上前邀功自己逮着了个白食客。突然,严肃男子像是有所感似的,不其然朝这方向瞥了一眼,而这一眼竟让他号称万年不化的冰山表情微微变了色,只是瞬间他又回复故有神态,毫不显慌张地转身就要往楼下走。

  陪伴在侧的「天香楼」掌柜没能察觉主子瞬变的心境,这会儿可让他骇了一跳,以为自己哪儿出了错、做的不好,让主子才刚来又要走了。

  「小少爷,小的哪儿做不好,您明示就是,可别净让小的猜……」掌柜留着冷汗赔不是,深怕职位不保。

  「站住!」天外飞来一声大吼,硬是让才迈出一步的严肃男子顿止了步伐。

  「-小子,瞧见你家亲亲小舅,不懂得来拜见吗?」啧!老姊是如何教孩子的,连尊敬长上也不懂,真是没家教啊!月星魂摇摇头,好生感叹。

  小舅?这毛头小子真说出口了!店小二暗惊,偷偷腼了主子一眼,却见他没驳斥的意思,这下可真有点儿相信月星魂方才所言了。

  但见南靖-额际青筋隐浮,非常不愿地回过身踱步来到月星魂面前,冷冷缓缓叫道:「小舅。」

  「乖!」装模作样点头摆出长辈风范,不急着逗弄这个比自己早出生两个月的外甥,倒先笑意盎然对着小二道:「方才的吩咐可还记得?」

  这会儿店小二哪还有话说,冒着冷汗直点头,转身飞快的去张罗了,临走前还不忘拉走尚搞不清状况的掌柜,准备好好八卦一番。

  月星魂笑嘻嘻朝还向他们行注目礼的众人挥手致意,引得南靖-额际青筋跳动越加激烈。总算众人不像某人那般不识相,注意到他阴沉的吓人的神色,纷纷扭头专心研究起桌上菜色,不敢再多瞧一眼。

  偏偏有人不懂看脸色,还偏爱捋虎须。「坐啊,小舅又没让你罚站。」月星魂挤眉弄眼的,开口闭口就是小舅长、小舅短,摆明就是要气人。

  冷瞪一眼,南靖-自小就怨叹为何会有个小他两个月又老爱以辈分欺他的没品舅舅。

  「多年不见,你还是这副痞样。」老大不甘愿坐下,冷冷射出一箭。

  对于他可说极无礼的应话,月星魂不怒反笑,反正他们两人的关系,名义上是甥舅,实质上相处却像是朋友,什么难听话打小就听到耳朵长茧,也不在乎多这一句,不过反击还是会的,

  「你这万年臭毛坑脸也不遑多让啊!」

  话一出口,两人甚有默契互视,不多久南靖-勾起一抹轻浅笑纹,而月星魂则仰首大笑……

  「怎么还没被毒死吗?」虽然泛着笑痕,依然凌厉朝对手心窝狠狠-进一剑。

  狂笑硬生顿止,月星魂讪讪然,极为不甘。「改日定要叫你外公——我那老爹帮你卜上一卦,我就不信你会比我好到哪儿!」唉……他这可笑又凄惨的命运在月、南两家已是公开的秘密了。

  对于可怜人无须穷追猛打,南靖-不想与他打口舌战,迳自执壶为自己倒杯清茶轻啜,恰巧此时小二以着比平常快上一倍的速度送上一盘盘佳肴,然后才又鞠躬哈腰下去了。

  面对美食诱惑,月星魂亦失了斗嘴兴致,转而朝桌上酒菜攻击,同时不忘闲话家常。「姊姊、姊夫还好吧?」

  谈起双亲,南靖-向来严肃的脸庞亦蒙上一层柔和。「爹娘还是老样子。」

  点点头,月星魂笑着正想调侃几句,-地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引得他转头朝下望去,却见一个衣着华丽、油头粉面的年轻人正骚扰着一名低头用餐的红衣姑娘,年轻人身后还站了好几名保镳模样的彪形大汉。

  低低吹了声口哨,本着看好戏的八婆心态,月星魂煽风点火笑道:「-小子,有人在你的地盘闹事耶!」最好这小子也加入战局,那这出戏会更有看头。

  何尝不知他起哄之心,虽不想如他所愿,但南靖-仍然不悦有人闹事,妨碍酒楼做生意。他顺势朝下瞧去,却见那粉面小子摇扇故作潇洒,发出令人作呕的淫笑。

  「小美人,乖乖随本少爷回去,只要你伺候得少爷舒爽了,少爷我就纳你作妾,往后的荣华富贵保你享用不尽……」粉头男子——朱少麟的淫声秽语充斥酒楼内,而那些个彪形大汉则笑得一脸暧昧。

  烦人!为啥连用顿饭也不得安宁?阳艳歌恍若未闻继续低首进食:心下其实懊恼的要命。这种被人莫名骚扰的情况,从她一路自杭州而来,不知已发生凡几,搞得她耐心渐失,若非早已与师父约好在此会面,不欲多生事端,哪遗容得他们嚣张!

  「不说话?不说话就是答应了?」朱少麟淫笑,伸手就要抓住她皓腕,哪知阳艳歌像是头顶生了对眼睛,连头也没抬,筷子扬落间重重击上那只毛手,霎时杀猪惨叫-破众人耳膜。「啊——你、你这贱人敢伤我……」

  捧着瞬间红肿成一片,以极不自然姿势弯曲着的手臂,朱少麟痛呼哀叫退了好几大步,而身边的保镳护卫见自家少爷受伤,霎时间一拥而上,将阳艳歌团团围住,口里叫嚣不已。

  吵死人了,她自己下的手,劲道多重岂会不知?不过是臂骨断了,犯得着叫成这般凄厉?阳艳歌重重放下竹筷,不屑地撇了撇嘴角:心底则抱怨着师父怎还不快现身,这地方乌烟瘴气的,她是一分一刻也不想待了。

  「饭桶!你们还愣着做啥?还不给我拿下她!」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等拿下她非给她颜色瞧瞧!朱少麟身为宰相之子,在京城向来是作威作幅惯了,何尝踢过铁板吃过瘪,这会儿首次尝到苦头:心火已是大炽,手臂上不时传来的阵阵剧痛更让他暴躁不已,这下恼怒得破口大骂下属。

  本抱着看热闹的用饭的客人们见势不对,深怕遭受波及,人人皆享用了一顿霸王餐,慌乱得窜逃出门去了,只余下二楼一脸车灾乐祸的月星魂与神色铁青的南靖-,还有那满是苦色的掌柜与小二哥。

  正当彪形大汉们打算围攻上去拿人时,掌柜总算适时出面制止,陪着笑脸哈腰。「朱少爷,咱这『天香楼』可禁不起诸位的折腾啊……」

  真他娘的不长眼,这朱少麟是不知「天香楼」背后的主子是谁吗?竟敢在这闹场兹事,还光天化日强抢民女,当他这儿是勾栏院不成?

  「滚一边去!我爹可是当朝宰相,本爷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你这小小掌柜也敢阻止本爷?」朱少麟忍痛-骂,可惜那扭曲的脸孔完全显不出威风气势来。

  喝!仗着他爹官大想欺人吗?这「天香楼」后台也不弱,抬出来也挺吓人的。掌柜心底唾弃,表面上可恭敬得很,一副好生为难的表情。

  「小的当然不敢得罪朱少爷,只是我家主子那儿,小的也很难交代啊!」

  「还需交代啥?本少爷的事,谁敢有异议?」他威风惯了,以为自己老爹位高权重,没人压得住他。

  「是!是!」好生卑微陪笑脸,不轻不重使出绝招。「小的是伯定远王府的小少爷会不高兴……」

  朱少麟微愣,不解两者间能扯上啥关系。「关定远王府啥事?」

  「唉……小的的主子不就是定远王府的小少爷,怎会不关他的事呢?」暗暗翻白眼,不曾见过如此蠢钝之人,非要他挑明不可。

  没料到这「天香楼」背后的主人会是誉载京城、深受朝廷尊重的定远王府,朱少麟明白自己不能如以往那般为所欲为。但一时间又无法拉下脸灭了自己威风,仍然逞强叫嚣。「定、定远王府又如何?本、本少爷才不放在眼里……」

  「喂,你在京城这般混不开啊?那痞子不把你放在眼里呢!」二楼的月星魂闻言怪笑,大有挑拨作乱之嫌。

  真正的痞子是你!冷冷斜睨,南靖-没道出心底话,不过他确实也对眼前这出闹剧深感不耐了。

  「喔,是吗?在下真不知朱少爷这般瞧不起定远王府?」沉静冷肃嗓音蓦然响起,酒楼内瞬时陷入一片凝窒寂静。

  完了!定远王府的南靖-怎会在此?这是脸色发青的朱少麟窜入脑里的第一个想法。

  看你怎么再逞威风?这是掌柜憋了一口闷气的恶意念头。

  哈!精采好戏,不看可惜啊!最好能干起群架,让他见识见识-小子以一挡十的勇猛英姿。这是月星魂想隔山观虎斗的无聊人心态。

  怎又来一个?到底有完没完?这是始终不曾抬起头来的阳艳歌心中最深、最无奈的抱怨。

  众人各有心思,却是谁也不曾先开口打破这沉的压死人的气氛。月星魂不想,南靖-不愿,掌柜的早闪到一旁去了,而那方才还不可一世的朱少麟则吭也不敢吭一声……终于,阳艳歌受不了了——

  「掌柜,算帐!」重重拍桌怒喊,这里她是无论如何也待不下了,和师父的会面,她自会留下讯息给师父知晓。

  一听这隐含火气的清脆娇嗓,月星魂差点没跌下椅子。他那失常慌乱模样,引得南靖-好奇地瞥了一眼。

  是她!是那个对他下毒的恶毒姑娘!月星魂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莫名兴奋快感。

  「是你!」无视南靖-的诧异,月星魂一手直指楼下姑娘,哇啦、哇啦惊声怪叫。

  阳艳歌莫名所以,才抬起螓首对上二楼男子视线,记忆中令她羞怒交集的脸孔立即窜入眸底。「是你!你怎还没死?」大惊失色尖叫,似乎无法接受他还存活于世。

  此一变故让众人微愣,似乎不解怎么生事闹场的主角瞬间换人了。

  「哈哈哈……本少爷自阴曹地府抓你回去抵命来着。」月星魂猖狂大笑,深知她使毒手法之厉害,决定先下手为强,趁她还处于惊愕当中,屈指一弹,一道指尖大小的白色粉末朝她激射而去……

  嘿嘿……恶毒的小姑娘,别怪他卑鄙啊!想当初在白头山,你亦是如此哪!

  未料他毫无徵兆说动手就动手,欲避已是不及,阳艳歌只来得及挥袖弹开粉末,但散开的粉末依然有少许已被她吸人体内,其余的则落在围处在她四周的倒栅人身上。

  霎时间,只见朱少麟与保镳大汉们像约好般地同时砰然倒地,引起阵阵灰尘,

  「嘿嘿……不错嘛!吸入我的毒粉还没立即倒地,算是厉害了!」月星魂不由得佩服起那个现今看起来有点摇摇欲坠的姑娘来。

  看来是遇上高手了!阳艳歌跟舱着步伐:心知体内毒性甚强,不快找地方解毒不行……

  「想走?没那么容易!」但见她身形一动,月星魂便知她打的算盘,他笑喝一声自二楼跃下,准备一举擒下欲闪出窗外的娇小人儿,谁知——

  「砰」地一声闷响,他竟中了一掌,被打得连退几大步。

  揉了揉胸口,按下胸臆间翻腾血气,定睛细瞧,一名鹤发童颜、让人猜不出年龄的柔美男子一手揽扶着阳艳歌,另一手则轻轻地甩了甩,明明白白点出方才确实足他出手的。

  「小子,你不错啊!」能吃下他一掌还挺得住的,世间已没多少人了。阳雪天勾起一抹阴柔魅笑。

  「师父……」一见是最信赖的师父,阳艳歌强撑的意志力顿时松懈,任由毒性将自己带往黑暗深渊。

  「好说!」撇了撇嘴角,月星魂暗自叫糟。这不男不女、不老不少的妖怪功力不浅,若真要打起来,谁占上风还很难说。

  「你还好吧?」惊人剧变让南靖-亦惊得赶紧跃下楼来,俏声低问。他这小舅的武功深浅他是最清楚的,能一掌就令他气血翻涌,这功力高得可怕啊!

  月星魂微微摇头,不欲多言,好在阳雪天亦心系徒儿身上之毒,不想多浪费时间,泛起阴柔浅笑后,便抱着阳艳歌窜窗而出,眨眼间已然失去踪影。

  「-小子!」

  「嗯?」

  「这颗药化水让中毒的人分食即可解毒。」掏出一颗碧绿丹药丢了出去。

  南靖-接下后立即又丢给躲在一旁没遭到池鱼之殃的掌柜,要他照着吩咐去做。

  「喂!」

  「嗯?」还有啥屁要放的?

  「背我。」

  南靖-脸绿了!别以为他仗着长辈身分就可以奴役他。「别太过分了……」话还没说完,就见那向来嘻皮笑脸的脸庞垮下,砰然跌坐在地,嘴角缓缓溢出艳红血丝,惊得他不及多想,蹲下身迅速将他背负起来,运起轻功以迅雷之势朝定远王府掠去。

  「我就说你得背我的……」趴伏在南靖-背上,月星魂依旧不改顽劣本性,耳听咻咻风声掠过,星眸缓缓台上,逐渐迷蒙的心智有丝得意——

  第二回合算是平手吧!

  **dreamark**

  客栈内——

  「师父……」杏眼水眸才睁开,便见师父那阴美至极的脸庞在眼前晃动,阳艳歌不禁喜叫。

  「醒了?」见她转醒,阳雪天递出一颗清香丹药。「吞下。」

  毫不疑惑地,她接过吞人喉中,暗暗运气周身,随即娇笑。「师父,你帮我将毒逼出了?那方才做啥还要我吃药?」

  「那是补身子的。」轻敲一记,倒了杯茶给她,阳雪天从容坐落床沿边,噙着古怪笑意。「那小子不错!」没头没脑蹦出一句话来。

  「谁?」师父说话越来越像天语,鬼才听得懂。

  「对你下毒的小子。」

  「噗!」一口茶毫不客气直往阳雪天俊美的脸上喷,好在他闪得快,才没遭了殃。

  「艳儿,你越来越脏了。」唉!他明明不是这样教孩子的,怎么这孩子越大越不成样?

  「师父,您才越活越回去了!」阳艳歌气呼呼地-;见胳臂往外弯,称赞起徒儿的仇人来着。」

  「仇人?」阳雪天兴致可来了。「说说你俩怎结仇的?」

  「就是……」才开口,她便胀红了粉颊,那种羞死人的事儿,她如何说得出口。

  「就是?」

  「哎呀!师父您问那么多做啥?」嘟起艳红小嘴,企图以耍赖混过。「不谈那个讨厌鬼,师父您瞧,这是徒儿费了好大一番心血才得到手的。」从怀里取出精巧寒玉匣,不容多说塞到阳雪天手中。

  打开寒玉匣,开着雪白花朵的银叶植物静躺其中,其娇艳鲜嫩的模样恍若从未离上。阳雪天将玉匣合上,放回徒儿手中。「师父要这银叶雪兰做啥?你自己留着玩吧!」

  「这是徒儿一番孝心,师父您不收是嫌弃吗?」再次塞回去,眼神挺凶恶,大有不收找人拼命的架式。

  阴柔一笑,阳雪天没法只得收下。

  阳艳歌见状,这下又开心了,吱吱喳喳笑问:「师父,您要打探的消息可有着落?」

  点点头,阳雪天心境有些复杂。「这定远王府的少夫人的确姓月,而且据说二十年前老夫人朝不保夕的孱弱身子确实是少夫人一手医治好的。」顿了顿,他笑得诡奇。「姓月又有一身精湛医术,大抵是八九不离十了。」

  「这不顶好!」阳艳歌喜道:「师父寻了这些年,不就是想探得他们一家子的消息,如今总算没白费心血。」虽然不知师父寻寻觅觅是为了啥原因,但找着线索她还是替他高兴。

  「早点歇息,明儿咱们还得上定远王府登门拜访。』

  「嗯!」

  淡淡轻笑,阳雪天帮她盖上棉被,阴美的脸庞陷入许久前的回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