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一日人夫七巧爱情单恋指数6惜之苏东坡传林语堂玛雅乔斯坦·贾德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越毒越甜蜜 > 第三章

  次日——

  「啪!」纤白玉掌无顾姊弟之情,狠狠落在床杨上摊平的「死尸」上,

  「该醒了,还赖睡啥么?」衣着样式简单,但从上好丝质衣料仍可看出其尊贵身分的月芽儿毫不留情地痛下毒手。

  遭到「玉女神掌」痛击的月星魂只是蠕动了下,向来狡黠灵活的星眸此刻半张半合,显得黯淡无神。

  「姊……你、你好狠的心肠,你弟弟我可是负伤在身,心脉受损……」要死不活的呻吟仿佛他已去掉半条命。

  「得了吧你!」月芽儿娇笑,此刻的她除了多了一股迷人的成熟风韵,少女的娇妍美貌依然如故,仿佛岁月不曾降临在她身上。「为姊的又不是不知你本事,挨那一掌顶多气血瘀胸,依你那铁打的身子,调息个把时辰也就够了,那要死不活的熊样,只有我那个性太过肃直的儿子会上当,想骗你姊姊我,省省吧!」

  这浑小子肯定懒病发作,借挨掌受伤的死模样哄骗-儿背他回来,真是当舅舅的半点也没舅舅的风范。

  「嘿嘿……还是月家人了解月家人。」诡计被拆穿,月星魂无半分羞愧之心,霍地翻身坐起,伸了个好大的懒腰。

  「来!告诉姊姊,你是与人结了啥怨,做啥人家这般打你?」依着床沿坐下,月芽儿眼泛慈光为他整理睡乱的衣衫,其口吻、行为宛若个娘亲。

  若要说她对待亲弟为何像对待儿子,归咎其原因,肯定是两人年岁差别太大,就连她儿子亦早他出生两个月,有段时间-儿被送到玄湮谷去学武,她也偕同夫婿一起回娘家住了段日子,两个男孩子自小混在一起,使坏作恶更是不会少了谁,她教训儿子的同时当然连弟弟也一同教训了,疼爱时当然也是两个一起宠,那感觉就像她多了个儿子,而弟弟则多了个会管东、宠爱他的娘亲,是以如今两人的感情真是标准的「长姊如母」。

  「我说姊啊——」调皮地眨眨眼,月星魂搂着亲姊细瘦粉肩,一脸神秘兮兮。

  「我那想毒死我的娘子出现了。」

  「那可得小心……」顺口回答,随即她回神惊呼。「啊!那你……」怪异的表情不知该说是兴奋还是烦愁?

  「我打算先毒死她,可惜人家的师父赶来,反倒被打了一掌。」耸耸肩,替她把话接下,月星魂好不惋惜。

  「你……」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月芽儿好气又好笑,不由地念了几句。「你啊你,还没放弃那可笑的愿望啊?我说啊……」

  一见她有唠叨个不休的可能时,月星魂脸都绿了,正想寻个藉口头逃溜,恰巧门外传来小婢女紧张的呼唤声,这让月芽儿断了话儿,也让月星魂松了一口气。

  「夫人!夫人……」拍门声不断,叫唤一声比一声急。

  「姊,府内有事,你先去瞧瞧要紧。」比了此外头,笑得甚是灿烂。

  斜觑一眼,月牙儿这才转移目标。「进来吧!啥事急成这样?」

  一经许可,小婢女忙开门而入,一见着人就慌慌张张急声道:「夫人,门外守卫来报,有两名形迹怪异的生人强闯要求见夫人,现下正和守卫们在外头打了起来……」

  「有这回事?」月芽儿惊奇:心下纳闷自己近来挺安分守己,怎么会有人指名道姓找她?思索了一会儿,她抓下打算还赖在床上混过一天的人,笑眯眯道:「走,你随我去瞧瞧。」

  瞠大眼指着自己,月星魂似笑非笑。「我?姊你没搞错吧?人家冲着你来,我去做啥?」

  「-儿陪他爹去慈恩寺了,姊姊我自认武功不如你,若是人家要来砍我杀我,好歹你也能挡在前面,好让我先跑啊!」自认理由很充分。

  原来是去当肉垫的。月星魂苦笑,哪敢说不,由着她领在前头,自己则自怨自艾尾随在后,哪知才走到前庭,四道人影便由大门外飞摔进来,好死不死就跌趴在月芽儿、月星魂两姊弟脚跟前。

  两人互视一眼,此时更多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守卫们团团围住悠然立于大门内的一对男女。

  月星魂寻隙看了去,这一瞧可让他瞧出一脸的诡谲笑容。「姊,向你说件事儿……」

  「啥事?」这小子故作啥神秘?没见她正忙着察看守卫们的伤势吗?月芽儿大略检查昏迷的守卫,发现除了些小内伤不无大碍,可见来人下手不重,并无恶意。

  她招手让其他下人将人抬去治伤后,月星魂又黏了过来,在她耳边笑眯眯低语。「那个穿红衣的就是第一个对我下毒的姑娘。」

  月芽儿一愣,兴冲冲找寻目标,可惜一堆黑压压的守卫将人给包围,让身形娇小的她完全找不到空隙看人。

  「大家住手!」这下她可急了,未来的弟媳可千万不能有损伤啊!

  「夫人?」守卫们不解,疑惑瞧着快步冲来的主子,

  拨开层层人墙,她还不忘回头警告一看就知在打坏主意的月星魂。「我可警告你,快快打消你那可笑的弘愿,你姊姊我可还想要有个弟媳妇,别想在我这儿搞自相残杀的戏码,我可不爱看。』

  耶?她、她说什么?月星魂脸绿了大半。为啥大家都说要儿媳妇、弟媳妇的,怎么就没人想说他有可能会死在那恶毒女人的手下?难道先下手为强也有错?

  懒得理会他瞬间垮下的可笑表情,月芽儿钻入守卫群中,热呼地一把捉起阳艳歌的手,冲着她亲切直笑。「呵呵……姑娘,该怎称呼你?方才可有伤着……」

  阳艳歌傻眼,不知这看起来身分颇为高贵的夫人做啥对她这般热切?照道理她与师父打了人家的守卫,合该会遭到白眼伺候,怎反而还被热情招呼?

  不知所措向师父求救,哪知此时的阳雪天竟神情呆然直瞪着月芽儿,修长的手在怔仲中伸了出去……

  「慢慢慢!」隐含警告的带笑嗓音骤响,月星魂身形一闪从中截人挡在亲姊身前,顿止了阳雪天的动作,也驱散了他眼底的迷蒙。「非礼勿动有没有听过?」

  回神的阳雪天飘然一笑,轻声致歉。「是我失礼了!」语落,话锋一转。「小子,咱们又见面了。」

  「可不是!」唉,孽缘啊!不要也不行呢!不过他们瞧起来似乎没啥歹意,应该可以放心了。

  「你……你……你怎会在这?」阳艳歌也瞧见了,惊怒之下竟结巴了。

  「我……我……我在这里不行啊?」恶劣的再次现学现卖。

  看他痞样依旧,老喜欢学她口气,阳艳歌不由得再次忆起白头山的羞人回忆,俏脸瞬间染红,只是不知是气红的还是羞红的?

  瞧她粉颊酡红,依月星魂那种鬼头心眼,眼珠子一转便知她心思,因而故意装出邪笑,贼溜溜地在她身上瞥了几回……

  「你……你瞧啥么?」彷佛被剥光衣服审视,阳艳歌反射性的双臂抱胸,气恼问道。

  「没有啊……」见她不自觉的动作,月星魂暗自好笑,捉弄之心顿时高扬,扭头就对月芽儿朗笑道:「姊,你知道吗?上回我在白头山……」

  「哇——你住嘴!」心慌地以为他要抖出将会破坏她名节的事来,阳艳歌不管这是人家地盘上,恼得扑杀了过去。「我杀了你!」

  「哈哈哈……」早料到她暴怒下的举动,月星魂旋身躲过她的攻击,笑得很欠揍的直诱她。「来啊!来啊!追得上就来啊!」

  「我杀了你——』吞不下这口气,红影翻飞直追。

  「这种轻功太逊了喔……」前头被追杀的人边跑边闪边摇头,摆明要气死人。

  就这样,只见两条人影二刚一后窜往王府内院,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这两个年轻人是怎回事?」这下子连阳雪天也满头雾水。

  「年轻人的事由他们自己解决,」月芽儿笑呵呵,好奇盯着这个鹤发童颜、阴美异常的男子。「前辈,不知您前来有何指教?」实在猜不出年龄,看在他一头白发的分上就称呼声前辈吧!

  「你是月芽儿?」瞧那眉鼻唇几乎能肯定了,再多此一问只为更加确定。

  点点头,月芽儿不解他找自己有何事?毕竟他们似乎未曾谋面,彼此应该不相识才是。

  「你爹是月银岚,你娘是秋若水?」

  奇了!连她爹娘叫啥都一清二楚。月芽儿只好再次点头。

  「那么……」阳雪天漂亮的唇角绽出一朵阴柔笑花。「你该唤我声师叔或表舅才是。我阳雪天——是你爹的师弟、你娘的表哥。」**dreamark**

  「不好意思,因为在下吃斋,连累各位也得一起吃素菜。」夜晚的洗尘宴上,南宸颢数十年如一日的温暖、平和嗓音,让人听了如沐春风般舒爽。

  「甥婿言重了!偶吃斋菜清清肠胃,亦是件好事。」阳雪天柔雅轻笑,侧首瞧了眼正闷着一肚子气、低头攻击碗中饭菜的徒儿,若有意似无意调侃。「瞧!我那徒儿多喜欢吃。」

  「师父!」阳艳歌低叫,暗暗责怪他。明知她现在满心的别扭,还将话锋引来她身上。

  「那真是太好了!星魂,还不快些帮艳歌布菜。说起来你们俩也算是同门师兄妹,更该彼此照应才是。」掩嘴轻笑,月芽儿使弄眼色要她那满脸老大不愿的弟弟乖乖照话做。

  唉!娘还真是鸡婆啊!南靖-同情地瞅他一眼,为这没品没性的小舅致上无上哀悼。

  我的娘喂!为啥这种惨事会落在他头上?老-也真是的,明知他们有心结,还特地安排两人座位相邻,搞得他浑身的不自在。月星魂很是哀怨,可也不好当场发作,随便夹了一筷子菜,瞄也不瞄便往她碗里丢。

  「啪!」力道太大,菜汁飞溅,当场将阳艳歌低垂的脸蛋喷成五花脸。

  「……」一阵尴尬沉默,没人敢先打破僵局,就连月星魂也没料到自己会这么准,力道掌握的这般好,当下只能心虚的无声傻笑,连屁也不敢放一声。

  他,是故意的!是故意的!是故意的……「故意」这两个字不断在阳艳歌心底无限放大回荡,气得发抖的手几乎快将象牙玉筷折断……

  「呃……颢哥哥,今夜人家特别想听你说经解道,走!咱们快去佛堂……」第一个先逃的竟然是引发事端的月芽儿。只见她一手拉着尚还搞不清楚状况、一睑迷惑的南宸颢,飞快逃出饭厅。

  「牙儿,你先等等啊!咱们还有客人……」南宸颢满疑惑的温和嗓音被越拉越远,终于消失在夜色中。

  「嗯……表舅公——」这么喊应该没错吧!「今晚的夜色特美,晚辈陪您去逛逛吧!」南靖-慢条斯理的起身,也将强忍苦笑意的阳雪天请了出去。

  临走前,他遣走一千服伺的下人,还特地将厅门给关了起来,很好心的清奸场,好让两人能尽情「解决」两人间的恩怨情仇。

  果然,门才阖上,里头就像地牛翻身,乒哩乓啷声中夹杂着女子娇怒喝骂与男子、心虚的辩解……

  **dreamark**

  「喂喂喂,你听我解释啊……」月星魂抱头鼠窜,边逃边闪,好不狼狈躲着劲道十足的瓷碟玉碗。

  「你这个混蛋、王八蛋、色狼……」手上攻势不断,阳艳歌双眼喷火,气到恨不得拆了他全身骨头。「打从第一次见面,你就欺负我,偷看人家的身子,现在还让人家在众人面前难堪,你可恶!」

  乒啷!月星魂头一缩,瞄见墙上黏着五根形状完全没变的青江菜,他拍拍胸口,暗道一声好险。差点就黏在他脸上了呢!

  「你还躲!」眼见连击不中,阳艳歌更是怒发冲冠,乾脆亮出绝招:-将身上的毒药毒粉全掏了出来往他身上撒,也不管后果会如何,

  「喂!你又下毒!」眼见身上沾满毒粉,月星魂变了脸色,当下也不逃了,横了心转身就往她扑去。

  「哇——」惊叫声中,阳艳歌硬是被压倒在地,受制于他强健的体魄下。「你、你、你想干么?」生平第一次与男人如此贴近,她惊得话音中竟微微颤抖。

  「干么?」恶狠一笑,暗暗运气周身,确定毒性已入侵,他毫无半丝怜香惜玉,自怀中摸出一紫玉瓶,咬掉瓶塞,二话不说就撬开她粉嫩红唇,将瓶子里的毒粉往她嘴里倒。

  「呜……呜……」满嘴的粉末,连话也说不清。

  「呜啥呜?」确定她确实吞下毒粉后,月星魂这才退开跌坐在一旁,气喘吁吁笑骂:「娘的!少爷我就不相信你能先毒死我!这下看是谁命较短,先到苏州卖鸭蛋?」

  「咳咳……咳……」他一退开,她立即翻身坐起,狼狈不已地咳个不停,一只手还抖个不停直指他。「你……你让我吃下啥么了?」

  斜睨她云鬓微乱,脸色惨白的凄惨模样,这会儿月星魂可有心情打屁了。「呵呵……你方才在我身上撒什么,我就让你吃下什么!」

  毒!

  阳艳歌飞快点了自己周身几处大穴以免毒性蔓延,这才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开门离去前,她回头对着坐在地上显得悠哉的男人撂下话来。「明天咱们再来!」

  但她不得不佩服这男人挺行的,连在白头山中了她特制的「化身青龙」之毒都能安然无恙了,今日这几样雕虫小技的毒粉,相信他应该不会放在眼里,可是也够他忙一晚了,今夜暂且休兵,明日再战不迟。

  挥了挥手,笑送她离去,月星魂也相信她本事不小,自己硬灌她服下的毒粉应该困扰不了她。今夜两人皆有损伤,是该各自回去修养一番,不过……

  这女人还真不错,顶厉害的!服下他「三步倒」之毒,竟还能神志清醒的撑那么久,看来他的「三步倒」一点都不名副其实,该政名叫「几十步不倒」了……呵呵……不知下一回她又会使出啥手段来?

  微勾起顽皮笑意,不知为何,他竟开始期待起明日的到来……

  **dreamark**

  漆黑的天际悬着一轮明月,银白月色将地上漫步独行的人影,笼罩上一层美丽、迷蒙的银亮光辉……

  「奶奶的,那女人还真狠,竟在本少爷身上撇下了近十种毒,古人说『最毒妇人心』果然没错!由她身上就可以得到最佳印证……」低喃诅咒破坏了月色所营造出的美丽气氛,月星魂边掏药往嘴里塞、边骂着别人的狠毒。

  虽然身上这些毒等时间一久,体内自会排解掉,但若能早一刻摆脱掉早一刻清爽,所以他还是将家传的碧玉丹吞进肚内,以求能立刻解毒。

  叨叨絮絮抱怨着,不知不觉他已回到向来只供他们月家人来王府探亲时住的「水月阁」,谁知人都还没进去呢,里头竟然已经灯火通明。

  「这是怎么回事?」瞪着里头微微晃动的人影,他百思不得其解。照道理说,夜已深了,现在这种时刻,所有奴仆婢女早已歇下休息,不可能还在水月阁里闲晃,除非是飞贼……不过贼子有这么笨的吗?偷东西还这般光明正大的点烛火?

  不管了!先擒人再说!

  主意一定,立刻踹门而入,「大胆贼子,竟敢来此偷窃……咦!怎么是你?」月星魂愣住,以为自己跑错地方,马上又跳了出去,端详挂在上头的匾额……是「水月阁」没错啊!

  这个人是在演哪出大戏?先是莫名其妙的破门而人又怪异地跳了出去,然后就仰着头呆在那儿,到底门顶上方有啥好看的?

  阳艳歌虽觉他诡异,却也懒得理他。都已经挑明了明日再战,今夜就不想再与他纠缠,所以她起身上前准备关门……

  「慢!」大掌迅速抵住关了一半的门扉。

  「做什么?」谨慎抬眼颅他,眸底充满戒备之色。

  那是啥眼神?好似他对她心怀不轨,随时会扑上去!拜托!他胃口没好成那样,连浑身是毒的女人都有兴致,好不好!

  「我说阳大姑娘,你跑错地方了吧!」

  她应该是住在专门迎宾的「醉枫楼」,姊姊应该有交代奴婢带路才是,怎会跑错地方呢?该不会她自己连字都不识得,跑出来乱晃却找不到路回去,只好随便钻进一处院落就认定是她的房间吧?可怜喔!

  「你才闯错房间呢!」凶辣回应,阳艳歌取笑。「这儿可是南夫人亲自带我来的,你自己该不会忘了回房的路,跑来我这儿胡闹!」

  又是老姊干下的蠢事!她该不会认定这恶毒女人是未来弟媳,直接就把她带到这专给月家人住的「水月阁」来着?月星魂脸色青渗渗,第一次想动手掐死亲姊姊。

  「我想这一切都是我老姊搞的花招,其实我的房间就在这里。」不能怪人家跑错地方,只好坦白有人搞鬼。

  「不可能!」摇摇头,阳艳歌不相信月芽儿会安排一个黄花闺女与一名男子独住在一栋楼里,这可是有损女子清誉的事,开不得玩笑的。

  「偏偏它就发生了!」才不管她相不相信,大掌直接推开人,漫着闲散步伐直接穿过花厅,往回廊里头的第一间房开门进去,将自己抛进暖呼呼的床褥里。

  「喂,你起来啊!」一路紧随着他,阳艳歌气急败坏直要将四平八稳躺在床上的男人给拉起来。「孤男寡女同住一处成何体统,我阳艳歌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女子……」

  「这『水月阁』里还有好几间客房,你随便挑一间住就是,咱们又不住同房,有啥关系?」懒懒翻身将俊脸埋在枕头里,说好说歹就是不起身。

  「你你你……」哪来的番人,懂不懂世俗礼教啊?气得说不出话来,她乾脆以行动表示不满,拉住被褥用力一扯——

  砰!

  惊天动地的落地巨响伴随惨叫响彻夜空——

  「哇——你谋杀亲夫啊!」趴摔在地,痛得月星魂无暇多想,直接冲口而出。

  「你、你不要脸!谁是你娘子了?」直觉自己被占了便宜,阳艳歌羞恼不已,俏脸酡红生晕,恨得抬起小蛮靴对地上的男人狠踹个不停。

  被踹的全身上下都是脚印,疼得眼冒金星,他翻身跳了起来,吓出一身冷汗。

  「嘿嘿……口误!口误!你别当真……」他一点都不想认命,连忙赶紧解释否认,就怕她认了真,当真巴上他,那他不就真会应了爹亲的卦象?不要啊!那他太可怜了!

  「谁当真了!」听他满口戒慎恐惧的否定言词,阳艳歌更是恼。说得像是人家真会缠住他不放似的,以为他是谁啊?

  越想越是火大,毫不客气再补出一脚——

  好在月星魂眼明手快,「小蛮靴无影脚」被他抓个正着。「喂,还来啊?」

  「放手!」他到底懂不懂男女授受不亲?最重要的是,这种金鸡独立的姿势不太好受耶!

  「不、放!」好玩的拉着小脚一前一后晃动,发现她身子摇摇摆摆的很难维持平衡,月星魂觉得好笑不已,这下晃得更加剧烈了。

  阳艳歌恼恨,心知自己这模样实在可笑,又拿他无法,不由得咬唇暗忖……

  「喂,不是说今夜休战,明日再来的吗?你想违背约定?」眼珠子一转,主意已来。

  哟!是她先动脚的耶,现下反怪起他来?算了!不和娘们计较,以免人家笑他没肚量。

  「我先说好喔,放了手可不许再动手动脚,还有,这间房我住定了,不许再来捣乱!」

  「可是……」

  「我不管!看你是要去把我老姊挖起来,要她给你一个交代,还是在『水月阁』随便挑间房住下……」截口打断她,月星魂笑嘻嘻说着,甚至还带点恶意的激将道:「不过,我想你大概不敢吧!」

  「我有啥不敢?」果然有人马上气呼呼上当了。

  「你不敢与我同住『水月阁』,伯我趁你不备毒死你!」

  「谁说我怕了?我就住这儿,看谁先整死谁?」话一冲出口,她马上后悔得恨不得封了自己的嘴,这摆明就是故意激她嘛!不过,既然话已出口,用四匹马也追不回来了。

  「好气魄!」月星魂贼笑,立刻放开她,两手摆出送客姿势。「那么请便,不送了!」

  这个人定是和她结了几辈子的冤仇,这世两人才会这般不对眼!怒瞪一眼,阳艳歌转身走人,未了还不忘奉送一记巨大的甩门声。

  一凶婆娘!」月早魂喃喃低语,再次将自己摔进床榻上,此时他也有点后悔干么故意激她,揽了个毒花在身边找麻烦,这下连睡觉都要提心吊胆了。

  「唉……希望还能见到明天的阳光……」可怜兮兮带着无穷沮丧的嗓音自枕头里闷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