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野性的呼唤引杰克·伦敦天下无双江雨朵要定你,言承旭安意如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捉妖 > 第八章

  他没有扔帽子给她,也没有扔黑色内裤给她,他抛了一个飞吻给她。

  龚以羚哭笑不得,简直不敢相信那家伙竟敢当着六万五千名观众之前做这种事,太嚣张了吧!

  然后,她又觉得有人在用眼光杀她,这回是两双。

  「那位玛丽莲小姐是芙萝达小姐的妹妹,」多雷欧果然机灵,难怪每回到墨西哥城来,迪卡斯总会叫多雷欧来陪她。「她一直认为迪卡斯先生必然会选择她姊姊,虽然迪卡斯先生从未对她姊姊表现出丝毫兴趣。」

  人的思想真的很奇怪,那种毫无根据的想法究竟是从何而来呢?

  「她也喜欢迪卡斯?」

  「这……呃,女人很难不喜欢迪卡斯先生,-知道,可是她没有芙萝达小姐那么漂亮出色,也没有芙萝达小姐那么聪明能干,所以自愿退让,但前提是迪卡斯先生一定要选择她姊姊。」

  对了,这才符合那种任性霸道的富家千金。

  算了,反正得不到迪卡斯的女人也只有以这种方式泄愤,否则她们一定会憋到得内伤,而胜利者自是要大方一点,随便她们杀吧!

  「老实说,迪卡斯确实很酷!」

  他说过,只有在最后十秒钟才会设法控制斗牛,其它时候都是靠他自己的真本事,换言之,在那之前他都是处于危险之中,但见他总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轻轻松松挥洒着红巾逗引斗牛,彷佛在逗弄小猫咪似的,再于最后一秒钟不疾不徐地及时避开,看上去实在潇洒得很。

  「迪卡斯先生是最伟大的!」多雷欧与有荣焉地说。

  在迪卡斯退场的同时,龚以羚也起身。「我去一下盥洗室。」

  多雷欧微笑着目送她离去,彼此心里都有数她所谓的「盥洗室」到底是哪里。

  「迪卡斯。」

  正与里维拉谈话的迪卡斯有爱情没友情,即刻丢下男人迎向女人。

  「我今天的表现如何?」

  龚以羚仰起娇靥承接他的亲吻。「如果你跟牛的距离能再拉远一点就好了。」

  她每一回都这么说,迪卡斯笑着重重亲了她一下,里维拉很识相的离去。

  「以琳,别忘了他还有一头牛要斗,请别让他脚发软。」

  「讨厌,我才不会那么做!」龚以羚脸红地轻啐,待里维拉出去后,她才问迪卡斯,「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迪卡斯牵着她坐下,然后把她放在自己大腿上,亲昵地抱住她。

  「明天我们到维拉库斯去,那儿有嘉年华会。」

  「好啊!不过你不能再拉人家下场跳舞了,」龚以羚戳着他的胸膛。「每次都要人家出糗。」

  「不会了,-……」迪卡斯笑容消失,修长的手抚在她的小腹上。「上个月没有来,对吧?」

  龚以羚心虚地吐了一下舌头。「哈哈,你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我怎能不清楚,每次都是我在照顾-的呀!」由于无法忍受看她痛苦,他每次都硬逼她吃止痛药,等她睡着之后,也都是由他很有耐心的为她一次又一次的处理,直到她清醒。

  揽住他的脖子,「你不是要我生孩子改变体质吗?」她撒娇似的呢喃。

  迪卡斯轻轻叹息。「我都有用保险套啊!」

  「哎呀!你不知道吗?人家都说保险套不太保险ㄋㄟ。」龚以羚无辜地猛眨眼。「譬如说上面会有小洞洞什么的,那就一点用都没有啦!」

  迪卡斯哭笑不得地直摇头。

  「-真的不怕生出像我一样随时可能改变模样的妖怪?」

  「不必担心,」龚以羚安抚地拍拍他的胸脯。「一定是个新新超人类!」

  「也有可能是半人半兽。」迪卡斯警告她。

  「只要是你的孩子,我什么都能接受。」

  唇瓣贴在她额上,迪卡斯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盈满胸怀的感情。「-真是傻呵!」他不是真的不想要自己的孩子,是不敢,她却不给他选择的机会,强行逼迫他接受,他很高兴,但也很害怕。「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四个月的时候胎儿已成形,如果是半人半兽的孩子,答应我,拿掉他!」

  龚以羚注视他好一会儿。

  「如果这样才能让你高高兴兴的期待孩子的降临,我答应你。」

  「谢谢。」迪卡斯呢喃着贴上她的唇。「我爱。」

  听他说得那么暧昧,肯定没安好心眼,龚以羚立刻挡住他的嘴。

  「不行!」

  「为什么?时间够啊!」

  「哼哼,要是你上场以后脚发软,那很丢脸的耶!」

  「……」

  到维拉库斯度过九天的嘉年华会期之后,墨西哥斗牛季的最后一场斗牛赛终于来临了。

  「糟了!」龚以羚捂着胸口突然跳起来。

  「怎么了,小姐?」

  「我的项链不见了!」龚以羚慌慌张张跑向出口。「会不会是在盥洗室里?我去找找看!」

  她沿路找回盥洗室,在盥洗室找遍了都没有,又慌慌张张跑出去,恰好在门口撞上芙萝达。

  芙萝达真的很美,连蹙眉的样子也很美。「-怎么了?」

  「啊!迪卡斯送我的项链不见了,上面有个戒指,-有捡到吗?」

  「项链?戒指?没有,可是……」她没有机会把话说完。

  「完了,完了!」龚以羚又匆匆跑掉了。

  目注龚以羚的背影,芙萝达低喃,「是玛丽莲捡去了。」

  龚以羚跑向休息室,想叫里维拉帮他一起找,没想到门一开看见的却是迪卡斯抱着一个女人温柔地呢喃着。

  「……嘘嘘,不要哭了,那种男人不值得-这么伤心……」

  而那个女人竟然是任性小姐玛丽莲,后者一瞧见她立刻更贴紧迪卡斯露出狡诈得意的笑。

  「混蛋!」龚以羚怒气冲冲地再往回跑,对身后迪卡斯的急呼置若罔闻。

  人家在急得要死的时候,他居然还有空在那里安抚女人,就不能换个时间吗?

  啊!对了,说不定是早上冲浴的时候拿下来,之后忘了戴回去,没错,应该是这样,回饭店找找看去。

  没有!

  完蛋了,不会是掉在斗牛场里某个角落吧?那要怎么找啊?

  正想再赶回斗牛场,龚以羚蓦地煞住脚步,狐疑地觑向柜台,瞧见有两个美国人正在问话,话中还提到了她的名字,她赶紧躲到柱子后。

  「……我们不是坏人,是龚小姐的父亲要我们来找她的,麻烦你告诉我们她在哪里可以吗?」

  惨了!惨了!爸爸果然派人找来了!

  混蛋迪卡斯,就跟他说那个新闻录像早晚会出问题,他就是不信,这下子真的惨了!

  她在原地慌乱地绕了好几圈,随即从侧门冲出去。

  不管了,先溜再说!

  回到了斗牛场,她先去找迪卡斯,但他不在休息室里,只好去找多雷欧,一边嘀咕着多雷欧最好还在座位上。

  幸好半途上她便碰上了多雷欧,他也在找她。

  「小姐,迪卡斯先生一直在找-呢!」

  他的女人安抚好了吗?

  「好好好,但是我没空去找他,你替我转告他几句话,就说我爸爸派人来找我了,所以我要先跷头,等他这场表演结束后就到前天住的饭店找我,就这样,我要走了!」

  但多雷欧找了不到半分钟,突然有个人挡住他。

  「多雷欧,培那哥先生在找你,他说要让你做他的助手,还不快去!」

  「-?」多雷欧又兴奋又不知所措。「可是,可是……」终于有人愿意让他担任助手了,如果晚一点去,说不定这个机会就会被别人抢走,但迪卡斯先生这边他也不能扔下不管啊!

  「什么事啊!多雷欧?」

  好巧不巧的,芙萝达姊妹在这时候也出现了,多雷欧不疑有他,立刻冲上前。

  「芙萝达小姐,请-帮个忙,转告迪卡斯先生……」他不相信玛丽莲,但芙萝达是可以信任的,因为她是个好老师,好老师不会做卑鄙的事。

  噙着诡谲的笑,玛丽莲得意地望着多雷欧匆匆消失在人群中。

  「谢谢你了,鲁西亚。」她对刚才挡住多雷欧的人说。

  「不客气,玛丽莲小姐,请随时吩咐。」

  那人一离开,芙萝达也转身离去。

  「姊姊,-要到哪里去?」

  「我不知道-这么做有何用意,但我必须找到迪卡斯先生,把话转告给他。」

  「-疯了,姊姊!」玛丽莲气急败坏地硬扯住她。「这是-的好机会啊!藉这个机会让他们分开,-就可以趁虚而入了。」

  芙萝达摇头。「不,我不会做这么卑鄙的事!」

  「-……」玛丽莲猛跺脚。「好,-不做我来做,-只要看着……不,-连看都不要看,当作不知道这事,把一切交给我就行了。」

  进场式前五分钟,迪卡斯在休息室里慌得团团乱转。

  「怎么办?怎么办?我找不到她,我找不到她呀!她一定是生气了,对,她好生气好生气!」

  「早就叫你不要再做那种事了,你偏不听……」里维拉摇摇头,「好了,好了,别急,」他冷静地安抚热锅上的蚂蚁,一边考虑要不要拿盆水来浇他,这只蠢蚂蚁转得他头都昏了。「就算她真的生气了,等斗牛赛结束后你再去向她解释还来得及,不是吗?」

  「不,来不及了!」迪卡斯狂吼。「她说过,要是她没有来看我表演,我就永远别想再见到她了!」

  「那她一定会出现在看台上,你放心好了,她不是那么小气的女……」

  就在这当儿,门上倏地传来敲响声,里维拉赶紧上前开门,以为是会场人员来催促迪卡斯出场。

  「咦?玛丽莲小姐……呃,很抱歉,迪卡斯即将出场,他没有空……」

  「不是我找他,是以琳小姐要我转告他几句话。」

  话刚说完,迪卡斯已冲到她面前。「甚么话?」

  「她说……」玛丽莲面无表情地举起手,那条迪卡斯送给龚以羚的项链勾在她指缝间。「这个还你,她不要了,还有,她请你不要找她,那会使她很困扰。」

  如果仅是她随便说两句,迪卡斯还会怀疑,但再加上项练的话……

  他面色惨白地抢回项链。「她……真这么说?」

  「是。」

  这时,会场人员来通知了。「迪卡斯先生,出场了!」

  该死,时间真不凑巧!

  里维拉只好硬推着迪卡斯出去。「放心,我敢保证她只是一时火大,最后她一定会出现在看台上的。」

  所有的观众都看得出迪卡斯今天的表演很失常,不但没有技巧,也没有美感,甚至连最资浅的斗牛士都比不上,他频频望向某一处看台,根本顾不得表演,执矛手只好提前上场。

  「该死,你真的不要命了吗?」里维拉气急败坏地直跳脚。

  「她没有出现,她没有出现……」迪卡斯一脸无助。

  里维拉瞪住他好半晌。

  「我想你最好不要再出场了,你要是被人从场上抬出来,我一定会被华瑞斯所有的居民活活打死!」

  他正待去向大会主席作缺席的要求,却被迪卡斯一把抓住。

  「不,我要出场,她……她会出现的,我相信她会出现的,到最后一刻,她一定会出现的!」他告诉里维拉,也这么告诉自己。

  到最后一刻,她必然会出现,她一定会出现,她……

  不能不出现!

  维拉库斯中央广场旁的旅馆,龚以羚又回到前天住宿的房间,一进门便急着打手机,这时候斗牛赛应该结束了。

  奇怪,没人接!

  不可能还没结束吧?难道是还有什么斗牛季结束的特别仪式?

  她赶紧打开电视,甫一眼,整个人便惊恐地扑到电视前面。

  「……大家可以从画面上看到,今天的迪卡斯一开始就表现的很失常,心不在焉、精神恍惚,顾不得表演频频望向看台,甚至到了最后一刻,他的注意力仍是在看台上,那头六百多公斤重的蛮牛就这样将巨角顶入他的腹部举起来,他挂在牛角上至少有十秒钟,最后重重的被摔在地上……」

  怎……怎么会这样?

  龚以羚全身乏力地跌坐在地毯上。

  他……在找她吗?多雷欧没有把话转告给他吗?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龚以羚匆匆忙忙赶回墨西哥市,并直接来到医院急诊室,刚一踏出电梯,那两个美国人便挡到她面前来。

  「龚小姐,令尊……」

  都是这两个混帐害的!

  她眼一瞪,喉咙一扯。「救命啊,非礼啊,救命啊,有人要强暴我啊!」

  不到一分钟,那两个美国人就被医院警卫抓走了,下一刻,换里维拉怒气腾腾地挡到她面前来。

  「-还来干什么?难道……」

  龚以羚根本不甩他,一把狠狠地推开他,然后冲到面现愧色的多雷欧前面。

  「你没有把我的话转告他吗?」

  「我……」多雷欧瑟缩着把视线转向芙萝达姊妹。「芙萝达小姐答应会帮我转达,所以……所以……」

  以前都是她们用眼光杀她,现在换她用眼光杀她们。

  「得不到所以要他死吗?」她咬牙切齿地说。

  「不,我不是……不是……」芙萝达瞥一眼根本不敢抬头的玛丽莲,然后愧疚地垂下脑袋。「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这样……」虽然不是她,但她袖手旁观,一样有罪。

  龚以羚咬紧牙关,忍住一拳揍过去的冲动。「以后,-们最好给我离他远一点,因为我绝不会把他让给-们,不管是活的或死的,他都是我一个人的,听见了没有?」

  自她们的对话中,里维拉终于察觉到情况并非如他和迪卡斯所想象的那样。

  「以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龚以羚扬起下巴,「简单的说,我父亲派人来抓我回去,就是刚刚那两个美国人,所以我得赶紧躲起来,可是我有叫多雷欧……」她瞪过去一眼,多雷欧差点哭了。

  「替我转告迪卡斯,没想到……」

  里维拉叹息地摇摇头。「原来是这样。」就叫迪卡斯要冷静一点,他偏不听。

  「迪卡斯现在情况怎样?」

  里维拉忧虑地瞄一眼手术室。「还不知道,仍在手术中。」

  「该死!」龚以羚捶了一下墙壁,想到迪卡斯的秘密,忍不住更用力地捶了一拳。

  「更该死了!」

  里维拉目光深沉地注视她半晌,突然俯首对她耳语。

  「放心,我已经通知阿盖得医生,他很快就会和维克多一起赶过来,如果迪卡斯的情况容许,我们会立刻把他偷运出医院。」

  龚以羚静了三秒,猛然抬头,目光惊讶中带着警戒。

  「你……」

  「跟阿盖得医生一样,我和维克多都知道。」

  「可是……」

  「迪卡斯并不知道我们知道,因为那是帕提诺老先生私底下告诉我们的,帕提诺老先生收养我们两个孤儿陪伴在迪卡斯身边也是为了这种时候,他要我们保护迪卡斯。」

  龚以羚惊愕地呆了好一会儿后才徐徐收回惊容。「有人帮忙是最好了,那么现在……」她望向手术室。「就看他能不能熬得过去……不,他一定要熬过去,他非得熬过去不可!因为……」她抚着自己的小腹。

  「他的孩子还需要他的帮忙呢!」

  自华瑞斯赶来的人不只阿盖得医生和维克多,连爱美达也跟来了。

  「很多人都知道了,」爱美达平静地说。「事实上,住在那栋宅子里的人都早就知道了,但是没有人在乎,就算迪卡斯先生真的是妖怪,那样善心的妖怪,绝没有人会在意的。」

  「-们怎么会知道?」龚以羚惊奇地问。

  「他喝醉酒,」爱美达简单地说。「那天他终于说服州政府同意把水电管牵到贫民区,他很高兴,又唱歌又跳舞,还找大家一起喝酒庆祝。」

  「他好单纯,不是吗?」龚以羚喃喃道。

  「一个星期后,他再一次喝醉酒,」爱美达黯然道。「因为州政府说没钱,牵水电到贫民区的计划不知何时才能实现。」

  「就是在那时候,」维克多接着说。「他下定决心从事斗牛士的工作,为了赚钱替贫民区牵水电管。」

  「贫民区有水电之后,」里维拉跟着低喃。「他还想让大家都有工作,有房子住,所以继续斗牛士的危险行业。」

  「他不是妖怪,他是个善良的好孩子。」阿盖得医生做最后的结论。「还有,我们最好尽快把他偷运出医院。」

  「为什么?」

  「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突然改变模样,最重要的是今天他的主治大夫问我知不知道迪卡斯的血液异常。」

  「老天!」里维拉惊呼。

  「如果仅仅是检验血型,或者红血球、白血球数,那都无所谓,但他决定明天要仔细检验迪卡斯的血液基因,这就麻烦了。」

  「可是他还在加护病房里……」龚以羚迟疑一下。「我们能移动他了吗?」

  「不能。」好简洁的回答,大家都傻住了。「但是我们还是必须尽快把他偷运出去。」阿盖得医生无奈道。「至于迪卡斯留在医院里所有的血液检体,胡希达会负责用正常血液交换过来。」

  「胡希达?」

  阿盖得瞥向爱美达。「爱美达的儿子,迪卡斯提供他念私立医学院的学费,现在正在这间医院里实习。」

  「我们能去哪里?」

  「在郊区有栋房子是我要求迪卡斯买给我的,」里维拉举手自首。「里面有一间医疗室,只是不知道里面的医疗器具合不合用。」

  维克多横眼瞪他。「你早知道会有这天?」

  里维拉耸耸肩。「有备无患。」

  「好,那么……」阿盖得环顾众人。「今天晚上?」

  众人相顾,继而同时颔首。

  「今天晚上。」

  位于墨西哥市南方的可优坎是个十分悠闲,充满小市民风情的小镇,适于度假,更适于养病。

  「他在发烧。」

  「是。」

  「他很痛苦。」

  「是。」

  「他神志不清。」

  「是。」

  「我想我们最好把他绑起来,虽然这样对他有点过意不去。」

  「赞成!」

  于是,大家战战兢兢地合力把那十支佛莱迪的钢爪用绳子绑起来。

  但是……

  「我想我们最好用皮带把他绑起来,虽然这样对他相当过意不去。」

  「赞成!」

  于是,大家再度提心吊胆的合力把那十支佛莱迪的钢爪用皮带勒紧。

  但是……

  「我想我们最好用铁链把他铐起来,虽然这样对他非常过意不去。」

  「赞成!」

  于是,大家又一次心惊胆战地合力把那十支佛莱迪的钢爪用铁链铐起来。

  「真的很抱歉,迪卡斯,但是我们不希望在你清醒过来后,发现所有的人都被你划成一条条的碎片,那样你可能会很难过吧!」

  「不是可能,是一定!」

  雪白的发丝披散在汗水湿透的枕头上,氧气罩里的两齿獠牙显得非常怪异,偶尔睁开眼来,他的瞳孔是血红的,是狂乱的。

  他在痛苦的呻吟,他在做无谓的挣扎,他的神志昏乱不清。

  「他不能再这样挣扎下去了,伤口会绷裂开来,届时就麻烦了。」

  「你不能再帮他打支止痛针或麻醉剂什么的吗?」龚以羚哀声央求,她看得好心痛。

  阿盖得医生不安地摸了摸迪卡斯的额头。「他的身体跟我们不一样,药剂的需要量几乎是我们平常人的两倍,我担心用药过度会导致他……」迟疑一下。「永远都醒不过来。」

  「不!」龚以羚惊窒地抽气。

  「我想,就算把他送回医院去也一样,对于他的身体,没有人了解,也不知道用药的底线在哪里,只能小心翼翼地试探,再斟酌着用药,除非不管他的死活,否则我只敢做到这种地步。」

  龚以羚咬住下唇,考虑了许久,终于决定该把事实告诉医生,以利他的疗治。

  「医生,我想你应该检验过他的血吧?」

  「是检验过……」阿盖得医生也犹豫了好一会儿。「他的细胞基因里掺杂有动物基因。」

  闻言,其它三人不由异口同声地发出一声惊咦。

  「没错,他……」龚以羚花了整整半个钟头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们四人,然后问:「你们在意吗?他根本不是帕提诺家的人。」

  「我从来没有当他是帕提诺家的人,」爱美达头一个脱口道。「对我……不,对所有受过他恩惠的人而言,他只是迪卡斯先生,其它都不重要!」

  维克多与里维拉相对一眼。「而对我们来讲,他只不过是个愚蠢的滥好人,没有我们陪伴在他身边,怎么死的他自己都不知道!」

  阿盖得医生却自顾自摸着胡子若有所悟地直点头,「原来如此,难怪,难怪!」转个眼,发现大家都瞪着他看,忙道:「他是个好孩子,这就够了,现在已经不流行大地主那一套了。」

  龚以羚很高兴地笑了。「那么,医生,这个资料对你有用吗?」

  「嗯,嗯,也许,也许,」阿盖得医生继续摸胡子,「我再去研究看看!」语毕即匆匆离去,打算到邻室去好好研究一下过去的病例资料以及检验血液所得。

  龚以羚侧眼瞄了一下迪卡斯,发现他又陷入短暂的昏睡当中。

  「那……」她转回来对着维克多两人。「医院那边对我们先行将迪卡斯偷偷运送出院,再回去补办出院手续怎么说?」

  「很简单,说后果他们不负责。」里维拉说。「只有他的主治大夫一直在追问为什么?」

  「那是他家的事,反正胡希达已经把有问题的血液检体报告等全部调换过来交给阿盖得医生了,他也没辙。」龚以羚咕哝。「啊!对了,那两个混蛋呢?」所谓的混蛋指的是那两个来找她的美国人。

  「还在墨西哥市找。」

  「该死!」龚以羚诅咒。「迟早他们会找到这边来。」

  里维拉与维克多对视,点头。「我们想办法去把他们引到别的地方去。」

  话落,两人也离开了,于是房里只剩下龚以羚、爱美达和昏睡不醒的迪卡斯。

  怜惜的目光温柔地落在迪卡斯脸上,冰凉的纤手抚上炽热的额头,「你啊!老说你自己是妖怪,其实只不过是个大笨蛋而已。」龚以羚呢喃。

  血红的瞳眸忽地睁开,龚以羚不由得怔了一下,再见他眼中只有一片茫然,不禁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我说的话,但我还是要告诉你,很抱歉,我把你送给我的项链搞丢了,而且怎么找都找不到,所以想去找你帮我找,没想到却发现你又在做那种蠢事,我是很生气,但气得是你挑错时间做那种事,害我只好自己一个人继续找。然后……」

  她横他一眼。「都是你啦!就说那个新闻一定会引起麻烦,现在果真被我老爸派人找着我了,那我只好赶紧落跑-!可是我有叫多雷欧转告你喔!我会在维拉库斯的旅馆里等你,希望你在斗牛赛结束之后立刻来找我,谁知道多雷欧……」

  另一声叹气,「你啊!真是天底下最愚蠢的大笨蛋,我都有你的孩子了,怎么可能会这样一气就离开你呢?哪!你看看……」龚以羚拿出项链晃了一下,再戴回自己的颈子。「项链断了,所以我叫里维拉帮我换了一条粗一点的白金炼,现在我再戴回去,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神奇的事发生了,他的眼睛并没有看她,依旧是空洞无神一片茫然,但在龚以羚与爱美达的愕然瞠视之下,他的瞳孔徐徐转变为紫色,雪白的发亦回复乌黑,獠牙与佛莱迪的钢爪也收了回去,他,又是原来的迪卡斯了。

  然后,他阖上眼,熟睡了。

  好半天后……

  「他安心了。」爱美达惊异地轻轻道。

  确实,自那天开始,迪卡斯的獠牙和利爪都不再冒出来,瞳孔与发色也始终维持原色,他沉睡得很安稳,不再呻吟,也不再挣扎。

  他安心了。

  可是当大家正暗自庆幸他终于能平静下来养伤,不过一个星期而已,迪卡斯甚至尚未清醒,麻烦又出现了……

  「阿盖得医生,我们能不能搬动迪卡斯?」

  甫自外面回来的里维拉劈头便问,阿盖得医生听得一愣,继而蹙眉考虑半晌。

  「最好不要,但……如果真有必要的话,小心一点。」

  「迪卡斯现在的情况很平稳,为什么要搬动他?」龚以羚头一个反对。

  「是啊!迪卡斯先生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为什么要搬动他?」爱美达同样反对。

  唯有维克多比较理智。「有麻烦吗?」

  里维拉朝龚以羚看去。「那两个美国人很厉害,已经追踪到这里来了。」

  龚以羚呆了呆,脱口骂了好几句三字经,当然他们都听不懂。

  「不要搬动迪卡斯,我离开就好!」

  「不行!」这回所有人异口同声大加反对。「要是迪卡斯醒来见不到-,情况会更麻烦。」

  「那怎么办?」

  「我借了一架直升机,我们直接飞回华瑞斯,就算那两个美国人追踪过去也不要紧,毕竟那儿是我们的地盘,大家都会帮我们,比我们几个人在这儿孤军奋斗好的多了。」

  于是那天下午,当那两个美国人还在可优坎另一头四处询问时,可优坎这头,龚以羚等人已经搭乘直升机溜了。

  下一回,大家就在华瑞斯来场决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