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妙绝天香卧龙生豢养佳人莫辰高尔夫球场的疑云阿加莎·克里斯蒂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捉妖 > 第九章

  「先生,请问你们要找谁?」

  两个高头大马的美国人收回朝石墙内张望的视线,低头一看,不知何时他们被一群脏兮兮的墨西哥小鬼大军包围住,一颗颗萝卜头最大的只有七、八岁,小的才四、五岁。

  「呃,我们想找住在这里头的迪卡斯和他的女友。」

  「迪卡斯先生啊!他还没回来呀!」最前头的小鬼说。

  「咦?迪卡斯先生回来了吗?」小鬼身边一个抱着烂布娃娃的小小女孩急问,一脸要哭的样子。「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还没啦!迪卡斯先生要是回来,我一定会第一个知道。」

  「真讨厌,为什么每次都是你最先知道呢?」

  「因为我爸爸在里面工作嘛!」

  「那下次迪卡斯先生回来,你一定要第一个跟我讲喔!他每次都会带好多好多糖果和玩具回来,我不要被你们抢光了。」

  「好啦,好啦,我会第一个跟-讲的啦!」

  「我也是!」

  「我也要!」

  「还有我!」

  「我!我!我!」

  那两个美国人听到这里,交换了一下眼色,马上蹲下去并掏出一张一元美钞在最前头的小鬼眼前晃。

  「哪,你瞧,这是美金喔!要是迪卡斯回来,你立刻来通知我,我会再给你一张喔!」

  那小鬼贼溜溜地上下打量美国人几眼,然后伸出三根手指头。「三张。」

  「没问题,三张。」

  「你们住在哪里?」

  美国人说了一家旅馆名,小鬼便说他记住了,然后望着那两个美国人离去,小鬼们不约而同地露出得意的笑,再一窝蜂涌向豪宅门口,大门开处,爱美达谨慎地探头出来张望。

  「他们走了?」

  「走了,被我们骗走了!」最前头的小鬼得意洋洋地说。

  「你们真乖。」

  「爱美达伯母,迪卡斯先生好点了吗?」抱着烂布娃娃的小小女孩关心地问。

  「他还没清醒,不过已经好多了,没那两个美国人来骚扰,他会好得更快。」

  「放心好了,爱美达伯母,那两个美国人就交给我们,」最前头的小鬼拍拍胸脯。「我们绝不会让他们骚扰到迪卡斯先生的。」

  「迪卡斯先生一定很高兴你们这么关心他。」爱美达欣慰地说。

  「不,爱美达伯母,」小小女孩正色道。「我们爱迪卡斯先生,妈妈说迪卡斯先生是我们的恩人,如果没有迪卡斯先生,我们早就饿死了。知道迪卡斯先生受伤的时候,爸爸妈妈哭了好久呢!」

  「很好,你们都知道。」爱美达轻轻笑,把一大袋早已准备好的糖果和饼干递给最前头的小鬼。「拿去分给大家吧!」

  那两个美国人打死也想不到自己会栽在一群墨西哥小鬼手里。

  就算他们两个闯得过小鬼这一关,这附近最近突然多了许多爱闲坐着聊天的墨西哥老人家,这一关可就更不好过了,人家的生活经验可是比他们丰富了好几倍,随便几句话就足以使他们没日没夜地东奔西跑三天之后,始发现那些老家伙根本是在胡扯。

  但即使如此,仍是有他们防不胜防的人闯了进去,而且是在无意中闯进去,绝非预谋,只是偏偏那么凑巧……

  午夜前,刚睡醒的龚以羚到迪卡斯房里接班让爱美达去睡觉,阿盖得医生正在为迪卡斯做这日最后一次诊视,里维拉和维克多甫用毕晚餐来探视迪卡斯。

  「他的情况如何?」

  「很好,我想这两天他随时都有可能清醒过来。」

  「是吗?」龚以羚握住迪卡斯的手,温柔地亲了一下,「我等不及了!」然后起身走向窗户。「天哪,今天晚上风好大、好冷!」

  「那两个美国人依然每天来吗?」阿盖得医生顺口问。

  「没错,一天两回,」她伸长手准备把窗户关上。「不过那些小鬼们应付得很好,真是佩……」

  话声突然中断,而且她的姿势很奇怪,保持在伸长手的动作上动也不动。

  里维拉三人不由得一阵纳闷,正待开口询问,蓦然听得另一个声音,一个沙哑得彷佛刮过粗砂纸的男性声音。

  自窗外。

  「退开!退到门口去,否则我就一刀割断她的喉咙!」

  三人一惊,连忙退后。「好好好,请不要冲动,有什么事慢慢说。」

  他们刚退到门口,倏见一抹如猫般迅捷矫健的身影自另一扇窗外飞跃进窗内,并一闪而至床畔看了一下。

  「没问题了,这家伙好像受伤在昏睡。」

  于是,龚以羚开始徐徐地一步步往后退,窗外则慢慢爬进来一条悍勇的人影,他的左手紧揪住龚以羚的衣襟,右手抓着一把匕首横在她的喉咙上。

  那是一对高矮相差甚巨的年轻男女,女的娇小有如猫咪,男的气势雄浑宛若猛虎,两人衣衫褴褛,比乞丐更像乞丐,而且有经验的人一见就知道他们刚越过某处极度干旱的地区,譬如沙漠。

  「你们想干什么尽管告诉我们,但请先放了她好吗?」里维拉小心翼翼地说。

  「或者由我来代替她作你的人质?」维克多提议。

  那年轻男人一听他们开口说话,立刻紧张兮兮地把龚以羚转个圈自后面压制她,匕首仍横在她的颈子上,然后与年轻女人对视一眼,目光茫然。

  里维拉与维克多一见,不约而同地恍然大悟:那男的刚刚说的是英文。

  「你们想干什么尽管告诉我们,但请先放了她好吗?」里维拉改用英文说。

  「或者由我来代替她作你的人质?」维克多也换上英文再提议一次。

  年轻男人一双金褐色的眼徐徐自里维拉身上扫至维克多身上。

  「不,你们很紧张她,她对我们最有利。」

  里维拉咬了咬牙。「可是她是女人,你不觉得羞耻吗?居然躲在女人背后。」

  「羞耻?」年轻男人疑惑地皱了皱眉。「什么是羞耻?」

  里维拉愣了愣。「羞耻就是……是……不要脸,丢脸!」

  年轻男人不高兴地攒了眉。「我们都有穿衣服。」

  嗄?穿衣服?现在谁在说衣服了?

  「我是说,你做这种事很丢脸!」

  「这种事?」年轻男人低眸看了一下他比在龚以羚脖子上的匕首,显得更困惑。

  「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咦?电视?他在演电视?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要进来。」

  他不是已经进来了吗?

  「那你进来又想干什么?」

  「外面没有水。」

  「你要喝水?」喝水用得着费这么大劲儿吗?

  「我要换衣服。」

  现在又回到衣服上来了,这人是白痴吗?

  「无论如何,你先放了她,我保证你要求什么我们都会设法满足你。」

  「不,」年轻男人大声拒绝。「她是我们的……的……」

  「筹码。」床边的年轻女人轻轻提醒他。

  「对,筹码!」年轻男人赶紧附和。

  「筹码?」里维拉-了-眼。「你究竟想交换什么?」

  年轻男人怔得一怔。「交换什么?我要交换什么?」

  「那是我问你的话!」

  「你问我什么?」

  「你要交换什么?」

  「谁要交换什么?」

  牛头不对马嘴,愈说愈离谱!

  如果不是时间不对,情况不对,龚以羚真的会爆笑出来,但下一刻,她就吓得险些连心脏都停了。

  「如果我们不理会你呢?」看样子里维拉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不理会我?」

  「就是你说什么我们都不听。」

  「那我就杀了她!」年轻男人想也不想地说。

  杀人?瞧他那副白痴样,他真敢杀人?

  「你敢杀人?」

  「为什么不敢?」年轻男人奇怪地反问。「很简单啊,用刀子杀死,用手勒死,用石头K死,用牙齿咬死,这些我都试过,不难啊!」

  三张……不,四张脸瞬间变色,惨白。

  「你……你真的杀过人?」

  年轻男人认真地点头。「而且人的血很好喝喔!肉有点咸咸的,也不错。」

  昏倒!

  他他他……他居然吃人肉喝人血!

  更惊人的是,那个看起来娇小玲珑的年轻女人竟然比他更狠。

  「把她杀了吧!也许躺在床上这个男人对他们比较重要。」

  闻言,龚以羚自己都尚未来得及提出抗议,那三个男人便先一步发出犹如女人般的尖声惊叫。

  「不!千万不要伤害她!」

  「杀了我们三个都不要紧,可千万千万不能伤害她!」

  「你们到底要什么,赶快说啊!」

  年轻女人骄傲地抬高下巴。「我们要占领这里。」

  呃?占领这里?

  三个男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为了毒品问题,美国和墨西哥终于开战了吗?这两位是先头部队吗?

  好寒酸的先头部队!

  「呃,请问-打算如何占领?」插上美国小国旗?

  这回换年轻女人怔了怔,「如何占领?」旋即无措地朝年轻男人瞥去。「就是……就是……你们要给我们占领!」

  三个男人开始露出苦笑。他们现在是在玩办家家酒吗?

  没想到年轻女人却以为他们在嘲笑她,马上变脸。

  「杀了她,他们竟敢嘲笑我,我要……」

  风水轮流转不必花上十年,十分钟后就轮到她身上来了。

  年轻女人彷佛被蛇发女妖的妖眼相中了似的瞬间冻结成石膏像,两眼惊恐地瞅着年轻男人作无声的求救。

  「怎么了?」

  年轻男人一惊,慌忙要上前帮忙,可是他才动了一公厘,便听得女人凄怖的惨叫。

  「不要动!」她喘着气,一脸痛苦之色。「千万不要动!」

  「可是-……」

  「放了她!」

  「但……」

  「放了她!!!」

  年轻女人的叫声更尖厉,年轻男人吓得赶紧挪走匕首推开龚以羚,后者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注意到里维拉三人六只眼瞪着年轻女人背后──那是她和年轻男人视线上的死角,而年轻女人的背后是……

  「迪卡斯?」

  龚以羚急忙跑到床边,立刻对上一双意识清醒的紫眸,而紫眸主人的右手正抵住年轻女人的背,五支利爪微勾的尖端已然刺入女人背部起码两公分,五道细细的血流怵目惊心地蜿蜒而下。

  「够了,迪卡斯,他已经放了我了。」

  紫眸仔细地在她身上扫瞄一遍,除了喉部隐隐约约一丝血痕之外,他并没有发现其它任何更严重的伤,这才满意地缩回利爪。年轻女人连忙逃向年轻男人,而后者一瞧见女人背后的血,马上勃然大怒地扑过来。

  「你竟敢伤害……」

  他也变成石膏像了,而且姿势非常可笑,双臂好像僵尸一样扑向前,上半身却朝后仰,脸部三十度往上,因为他的喉咙上正抵着五支锐利的钢爪,由于他的冲势过猛,爪尖已然刺入约半公分左右。

  他不敢出声,连吞口水都不敢,只听到他的女人在背后尖叫。

  「放了他,放了他呀!」

  紫眸毫不理睬那个又尖叫又跳脚的女人,缓缓朝里维拉三人看过去,那三人即刻会意,马上过去把那女人结结实实地绑了个扎实,五支利爪终于又缩了回去。

  他的女人都被抓了,年轻男人只好乖乖就擒。

  之后,迪卡斯试图自己取下氧气罩,龚以羚急忙阻止他,并朝阿盖得医生投去询问的眼神,后者立刻上前为迪卡斯测量脉搏,检查基本生命状况,五分钟后点头同意。

  「吻我。」这是迪卡斯取下氧气罩后说的头一句话。

  龚以羚呆了呆,旋即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他一眼,但仍顺从地俯下唇去吻了他一下,但他觉得这种蜻蜓点水似的亲吻实在不够看,便强制压着她不给离开,直至他开始喘息为止。

  「那么,我在睡梦中听到的那些话……」他低哑地问。

  「不是作梦,事实就是那样,」龚以羚正色道。「我爸爸派人追来了,所以我只好匆匆忙忙的溜了。」

  「原来如此。」他低低叹息。「我爱。」

  「我也爱你。」龚以羚轻轻道,拂开他额上的发丝。「还有,下次不要再这么蠢了!」

  他没有回答,执起她的手背亲了一下,然后转向那两只妄想客串山大王占领这栋宅子的粽子,「他们两个……」眼神极为困惑。「到底是哪里来的?」

  龚以羚回眸询问其它人,三个男人同时摇头表示不知。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突然间冒出来的,而且说话好奇怪,好……幼稚。」

  迪卡斯深思地望着那对男女片刻。

  「美国那边有消息过来吗?」

  「啊!」龚以羚若有所悟地两眼一睁。「没有,他们可能从新闻上得知你受重伤,所以一直没有打电话过来,我想他们可能在等你找他们吧!」

  「帮我打电话给他们。」

  半晌后,迪卡斯的猜测确定了,那对既无知又心狠手辣的男女确实是从研究所逃出来的其中两人。

  「你打算如何?」

  「不如何,」迪卡斯低喃,「-说过有关他们的事要由-来决定不是吗?」徐徐阖上眼,「我好累,想睡一下。」十秒钟不到,他呼吸平稳地沉入熟睡。

  先细心为他拉好被单,龚以羚再转向其它人征求意见。

  「我们该拿他们怎么办?」

  「留他们在这里会连累迪卡斯。」里维拉说。

  龚以羚点头同意这个最重要的因素。

  「说不定哪天他们心血来潮又想占领这里了。」维克多喃喃道。

  龚以羚再次点头同意维克多的顾虑虽然很可笑,但的确有可能发生。

  「可是如果我们就这样把他们丢出去,他们说不定又要去占领别人家,其它人不是也很危险?」

  「有道理,」龚以羚更是点头不已。「所以我们该怎么办呢?」

  四人相觑,而后埋头各自苦思,良久后,里维拉忽地弹了一下手指。

  「对了,把他们送走!」

  「送到哪里?」

  「太平洋中还有许多无人岛,把他们送到哪里去,只要不缺食物不缺水,凭借着他们的野性,他们应该可以过得很好,又不会威胁到其它人。」

  「嗯,不错,」龚以羚颔首赞同。「将来有机会再试试去教化他们,如果怎么教都教不好的话,就让他们继续留在那里吧!」

  「好,我负责找船送他们去。」维克多举手自告奋勇。

  「我想这应该是他们最想望的吧?」阿盖得医生抚着胡子说。「一个不被人骚扰,自由自在的生活空间。」

  可惜不是。

  清醒过来后的迪卡斯精神恢复得非常迅速,不过三天而已,他已经有说有笑的了,大家一起嘲笑他是因为有龚以羚呵护的关系,他也不否认,即便是在众人面前也一再找机会对她撒娇,搞得龚以羚都很不好意思。

  「怎么……」迪卡斯苦着脸望住他的午餐。「又是这个!」

  「不想吃?」龚以羚斜睨着他。

  「不是不想吃,是……」迪卡斯舀一匙烂泥巴。「一点味道都没有,能不能加点辣……呃,不,盐巴?」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龚以羚好笑地在他面前放下另一支小碗。「哪!这是中国人的蒸蛋,看看你喜不喜欢吃。」

  「嗯,好吃!」迪卡斯喜孜孜地品尝龚以羚特地为他制作的食物,边又抱怨,「为什么我连睡觉的时候都不能躺平?」

  「因为你是腹部受伤。」

  「哦!」……所以?

  见他仍是一脸困惑,龚以羚藏住笑。「总之,你乖乖听医生的话就对了。」

  精神好是一回事,肉体复元状况又是另一回事,现在的他依然只有乖乖待在床上休养的资格,连下床方便都不行。

  「可是背部很不舒服啊!」迪卡斯委屈地咕哝。

  「待会儿我帮你按摩,可以了吧?」

  迪卡斯立刻笑开了。「可以,可以!啊,对了,那两个家伙被送走了?」

  「送走了,一直鬼叫不休呢!」龚以羚一想起当时的情形就想笑。「说什么他们要占领地盘,阿盖得医生说他们兼有人与动物的习性,想要教化他们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知道他们是什么……呃,动物吗?」

  「那个女的有一条猫尾巴。」

  「原来是猫啊!」

  「那个男的背上有虎毛,而且嘴里只有二十八颗牙,老虎牙,看他吃东西也总是一口就吞下,从不咀嚼。」真奇怪他怎么没噎死?

  「老虎?」迪卡斯吹了一声惊叹的口哨。

  龚以羚横他一眼,「你才多呢!阿盖得医生说你细胞里的动物基因包含有兔子……」她朝他的眼睛和头发看了一下,「狼……」再移向他的嘴,「老鹰……」

  又转至他的手,「以及豹……嗯!难怪你在斗牛时的姿势总是那么高贵优美,再加上鹿,所以你才会如此温驯善良,至于马……」她困惑地停住了。

  「我跑得很快,跟马一样快,」迪卡斯三两口就吃光蒸蛋,正在用小匙刮干净。「而且可以跑很久不休息。」

  「还有忠诚,你对墨西哥人非常忠诚,简直是鞠躬尽瘁而后已。」龚以羚衷心称赞。「不过那两个家伙怎会那样无知幼稚呢?」

  「我对-更忠诚。」迪卡斯把碗递还给龚以羚。「如果研究所的人什么都不教,他们当然会无知、会幼稚,但是警卫几乎一整天都在看电视,所以他们也能看到电视,警卫看什么节目,他们看到的就是什么节目,学到的也就是那些东西。」

  「可是研究所的人有教你啊!」

  「在我出现变化之前,他们以为我是完全正常的,瞧,我现在身上并没有任何异常,所以他们把我当成正常人类教导,为的是想要知道我的智力有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幸好你逃出来了,」龚以羚喟叹。「否则他们不知道会把你教成什么样的变态。」

  邪魅的眼陡然一扬,倏又轻轻-起,「我现在也很变态啊!」迪卡斯蛊惑地呢喃,并将她拉向他,紫罗兰色的瞳孔幽邃得教人迫不及待地想淹死在里头。「女人,吻我。」

  「不要!」龚以羚断然拒绝,「不过……」在迪卡斯企图使用更高段的诱惑手段之前,她贴近他,悄悄伸出舌尖,慢条斯理地在他的唇瓣四周舔了一圈,将蒸蛋屑舔得一乾二净。

  迪卡斯屏息,她一抽开身子,他立刻忍不住了。「女人,我要……该死!」他忿忿地瞪住房门,喃喃诅咒着,准备活活瞪死那个敲门的人。

  是维克多,而且他手上还吊着绷带。

  「怎么一回事?」龚以羚惊讶地问。

  维克多苦笑。「那两个家伙,逃了!」

  「逃了?在哪里逃掉的?逃到哪里?」龚以羚脱口发出一连串问题,并大开房门让大家进来。

  「在沙漠中,逃往……」维克多的表情很滑稽,瞥向身后的里维拉、阿盖得医生和爱美达,众人皆是一副忍俊不住的模样。「美国方向。」

  「-?又逃回去了?!」

  维克多耸耸肩。「我想他们并不知道自己逃向哪里,只是拚命想逃开而已。」

  招呼众人陆续进入后,龚以羚向里维拉招招手。

  「来帮个忙好吗?帮我替迪卡斯翻个身子,我要替他按摩背部。」

  大家立刻一起过来帮迪卡斯侧过身子,龚以羚即爬上床跪坐在他身边,其它人也各自找地方坐下。

  「他们为什么要逃?」龚以羚一边按摩一边问。

  维克多叹气。「因为我太好心了,想说告诉他们将被送到哪里他们应该会安心一点,没想到他们一听便愤怒地抗议说:没有人类,他们如何找奴隶?」

  「奴隶?」龚以羚哭笑不得。「他们看的到底是什么电视节目呀?」

  「总之,如果方向不变的话,他们肯定会一路逃回美国去。」

  龚以羚沉吟片刻。

  「其实……」她望向爱美达,自对方的表情眼神里,发现对方果然与自己有同样的想法。「这样我反倒比较安心。」

  爱美达笑着点点头,其它人则有点错愕。

  「为什么?」

  「因为我比较自私,」龚以羚坦诚道。「如果我们把他们送走了,追踪他们的人追踪到这儿之后怎么办?找不到目标的踪迹,他们一定不会离开,或者在别的地方找不到时,肯定会再回到这里更仔细地追查,这对迪卡斯来说实在不太安全。」

  「有道理!」里维拉脱口道,其它人也跟着颔首附和。

  「既然是美国人制造出来的麻烦,还是由他们自己去『享受』,自己去想办法解决吧!」

  「对极了!」龚以羚大声赞同,然后推推始终不发一语的迪卡斯。「喂!我们就这样不管他们了,你有意见吗?」

  「唔……唔?什……什么事?」睡意朦胧的声音,茫然的语气。

  大家不禁失笑,主角居然睡着了。

  「很舒服嘛!」迪卡斯打着呵欠为自己辩驳。

  「好好好,你再睡吧!」龚以羚继续按摩。「那么,接下来是那两个混蛋的问题。」

  「他们还是不肯死心。」

  「这倒是很麻烦,」龚以羚沉吟着。「我看还是我出去设法把他们引到其它地方,这样……」

  话还没说完,迪卡斯猛然转回身来大叫,「不,-不可以……哦!天……」他呻吟着抱住自己的腹部拚命吸气,整个身子蜷缩成一团,额上冷汗涔涔,脸色灰败如土。

  阿盖得医生连忙跑过来,龚以羚也吓得大骂。

  「你……你在干什么?你还不能动啊,怎么不用一下脑子,要是伤口又绷裂了怎么办?你想再动一次手术吗?」

  众人手忙脚乱半天后,阿盖得医生才松了一口气说:「没事。」

  大家也跟着松了一口气。「算我们求你,迪卡斯,别再乱动了好吗?」

  迪卡斯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没说话。

  龚以羚无奈地取纸巾拭去他额上的汗水。「好吧!那两个家伙就暂时让他们继续兜圈子,我们另外再想办法处理他们。」

  「-不会偷跑吧?」迪卡斯不放心地问。

  横眼,「当然会!」龚以羚立刻给予斩钉截铁的回答,待迪卡斯变色之后,她又慢条斯理地追加后文。「如果你有两条命的话。既然你没有,我只好忍耐-!」

  迪卡斯这才放心地阖上眼休息。

  见状,龚以羚不禁翻翻白眼,然后异想天开的提议,「那两个人实在麻烦,我看我们干脆找个杀手来干掉他们,一了百了,你们大家认为这个主意如何?」

  众人不可思议地瞪住她片刻,继而齐声大吼。

  「差劲透了!」

  「啧,我以为大家都会赞同的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