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抉择之守候篇应小璐唱情歌饶雪漫心灵世界:王安忆小说讲稿王安忆

返回顶部

  男子长发整齐束起,五官宛如雕刻般精致完美,两道浓眉英姿飒飒,眼眸漾着淡然,薄唇习惯抿起,与生俱来的冷漠气质让他多添几分酷寒。

  孤傲让人们难以亲近,强烈个人特质令人敬畏,然而人称冰雕石像的风少昊也有柔情的一面。

  每当望着心爱人儿,幽深黑眸有了温度,虽然些微改变难以察觉,但心底那份热情深不可测。

  风少昊修长手指轻轻画过粉嫩脸颊、轻抚秀眉,顺着巧鼻最后停留在粉色唇瓣上,爱抚的动作很轻盈,一次又一次描绘着如菱红唇,以指尖传达宠爱与温柔。

  林千筑拥有一头亮丽的波浪长发,睡容像个小娃儿,弯弯唇办边有两个小梨涡,总是随笑颜忽深忽浅,同时勾走他的心魂,常常让他瞧着瞧着失神了。

  他的抚摸让她挪了挪身躯,散发出的男人味驱走睡意,但她仍舍不得睁开眼睛,握着他的手贴在脸蛋磨蹭。

  她像猫儿般撒娇,大手微凉温度透过肌肤直达心底。他的体温总是让她心悸,幸福像蜜糖融了心房。

  她的男人哪,牢牢揪着她的心,呼吸喘息全随着他运作。呵!这份爱意,千言万语都难以形容。

  赖了一会儿,她调皮眨了眨眼,终于舍得放开他的手,慵懒伸展柳腰,「早安。」

  「早。」风少昊凝望她的眼神从没移开,拿起外套披在她肩上,以手指梳了梳她的秀发,直到黑亮发丝蓬松美丽,才舍得离开。

  「啊!七点了。」她看了眼时钟又回头瞧着他宽广肩膀上的毛巾,「你已经晨跑一圈回来了。」

  他点头,微眯黑眸笑她贪睡。

  「没用的臭闹钟。」林千筑噘起嘴巴,朝着闹钟敲两下,随后瞪着他,「下次一定要叫醒我。」

  风少昊早叫过了,「贪睡的小猪很难叫醒。」

  「你还是保持沉默比较讨人喜欢。」她小脸涨红,娇嗔低语。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别有一番魅力,「别忘记八点要采梅子。」

  「对喔!我马上刷牙洗脸。」

  她急忙拿起大发夹把长发挽起,动作一大,披在肩上的外套滑落,镜子里的影像告诉她衣襟敞开模样有多么诱人,还有他的眼神起了变化。

  她弯腰拾外套的动作故意好慢,波动的双峰若隐若现,还露出光滑的香肩。

  他的自制力再好,都难以抵抗心爱女人的诱惑。立刻从她身后搂抱住,脸庞贴着她白皙颈部,「不想酿梅子醋?」

  「要!」她随即恢复正经神情将他推开,闪身进入更衣室,嘻!

  风少昊拧起眉宇,欲望之火扰得心痒,顽皮的爱人该罚,嗯,就在采集梅子时好好处罚她……

  镜子里的他脸上浮现陌生表情,他怔了怔,原来他也有打歪主意、漾着邪恶笑容的一面。

  千筑加上爱情,这超猛组合彻底融化他的心房,因她所有不可能的事全发生了。

  欧式别墅建于绿色梅林旁,梅树结满绿色珍贵果实,青梅是大自然的恩赐,亦是有情人爱情见证。

  林千筑爱喝梅子醋,他因而买下整片山林,雇用工人培植梅子树,就为了梅子季节让佳人上山采梅子酿醋。

  「呵!我第一次酿的梅子醋已经存放六年了耶!」每年这时候,她总是嚷着她的梅子醋酿了多久。

  用竹竿将梅子打落才快速有效率,不过风少昊想保持梅子完美无缺,总是爬上树采集。

  「啊!那诱人的味道很珍贵的,好想开封哪。」想着想着,她的嘴里泛着酸甜甘味,不过很快又摇头,「不行!陈年醋只剩一瓮,不可以随便喝掉。」

  「可是好想品尝一下喔。」忆起绝佳美味,林千筑想得失神,梅子没采到倒是采了很多叶子放进蓝子里。

  咚!倏地梅子K中她的头部,林千筑不以为意,仍然兀自想着,「只喝一点点,一点点应该可以吧!」

  咚咚,这回两颗梅子连续打中她……

  「厚!少昊,别故意欺负我啦!」她抬起头来就见到幽深黑眸噙着笑意。

  「是梅子嫌你吵。」他以惯有的冰雕脸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别想脱罪。」她拾起梅子反击。

  他动作俐落,完美翻跃随即将她搂抱住,「不可以浪费。」

  「耶?明明是你先拿梅子K我的。」她噘起唇瓣,反驳他才是不珍惜的家伙。

  「我没有浪费。」他指了指地上。

  「才怪……哇!你真过分,居然用吃剩的果核丢我。」

  见粉拳袭来,风少昊将纤细手腕握住,用着极为委屈的口吻道:「梅子好酸,为了逗你玩,我可是忍耐吃了五颗。」

  他可怜的表情叫林千筑吃惊不已,「你……」

  他的唇忽然贴上了,她失去抗议的能力,被吻得酥麻瘫软在他怀里娇喘。

  「投降了?」狂热的吻肆虐,吮吸着她嘴里的甜味,肆意逗弄小舌交缠。

  「不可以……」她无力呻吟,声音细细绵绵像是渴求,制止的成份变得好不薄弱。

  「没关系,这是属于你我的天地。」他的嗓音充满蛊惑,灵活舌头轻舔她的耳垂一路往下游移至颈部。

  「啊……」砰的一声,绮丽激情的画面全消散,只剩眼冒金星的痛。

  「天花板?吊灯?」林千筑不断眨着眼睛,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发现自己头下脚上,因为睡姿不良从床上跌落。

  长长叹息声逸出,沉重失落感一古脑涌进她心底,一颗心纠疼不已。原来一切都是渴望过度而产生的梦境。

  梦里,她是少昊的妻子,是被宠爱的小女人,那吻好真实,他的拥抱让她安心不已。

  「唉!他哪可能这么温柔,相处这么久也不见他动情。」说着眼泪泛起,她维持不变的姿势躺在地上。

  半晌,灿烂笑容倏地绽放。她想开了,梦境又如何,至少幸福的感觉是那么真实,呵!够回味很久。说不一定他除去冷硬外表后就如梦境那般温柔、体贴。

  想着想着,林千筑的脸颊泛红,身体跟着发烫。她站起身拍了拍睡衣,她心情好的哼着愉悦音律。

  「咦!少昊刚刚来过吗?」梳妆台上的梅子醋冰冰凉凉,很显然才送到房里不久。真可惜,她太贪睡错过了。

  她坐回床铺上,慢慢啜饮着梅子醋。啊!这陈年梅子醋真是好喝得无法形容。

  「呵呵!」她喝得好开心,没发现雪白颈部及敞开衣襟下粉嫩胸前,被种了几颗草莓。

  此刻她心里想的全是陈年醋能酝酿爱情的甘甜,而不是酸涩,相信总有一天少昊会对她日久生情。

  会的,只要爱的真诚,一定能融化他的心,就像梦里提及的陈年醋,N个六年可以构成天长地久,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