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铁云沈默五美缘全传佚名九加死等于十约翰·狄克森·卡尔群龙之首温瑞安

返回顶部

  幻云科技为游戏软体界中最大,也是拥有最多成功产品的研发公司,事业版图横跨国际,产品销售居世界之冠。

  人人皆知这份成功荣耀,是因为总裁夏靖阳亲自率领智囊团,从企划统筹、3D动画制作到战斗设计,都秉持完美主义参与,辛苦努力得来的成果。

  鲜少人知道,幕后其实还有个重要灵魂人物——风少昊,他天赋过人,精通电脑,所有的游戏软体全源自于他的金头脑,他更持有幻云科技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是真正的拥有者。

  由于他个性冷漠,不善交际应酬,所以长久以来全由好友夏靖阳代他出面处理公事。

  阳明山四季之美清幽如画,令人陶醉神往,而幻云山庄便位于其中。

  浓荫树林形成绿色隧道,庭园造景饶富艺术气息,别墅建筑独具风格,整片落地窗将景色延伸至室内,坐在沙发上即可享受幽静美景。二、三楼为主卧房、书房、健身房、画室……是风少昊独享的私人天地。

  别墅宽广的地下室是幻云科技软体研发重地,拥有最先进的电脑设备。透过网路连结到外界,风少昊成了幻云科技重要的核心人物,英文名字为Ryan。

  幻境武界是属于角色扮演类的游戏,玩家们可以透过游戏进入武侠世界,满足想当大侠的愿望。这套游戏已经研发至第四代,能风靡全球全因他的用心良苦。

  初时为制作出好的武侠游戏,风少昊还苦练刀枪、钻研武术,只为使战斗动画能达到细腻逼真。

  为了追求完美,他绞尽脑汁不断改良游戏,想让幻境武界第五代再创高峰,于是结合虚拟实境与互动式游戏平台,尽竭所能让玩家有身历其境的感受。

  乌黑长发束起,风少昊手戴资料手套、头戴显示器,身穿具有感应功能的银色劲装,手握长剑进入游戏平台,准备过关斩将争夺武林盟主之位。

  三十坪空荡的游戏室在程式启动后,他眼前出现数百年前的景象。

  华山势险峻为五岳之首,被誉为「奇险天下第一山」,山巅上草木清华,景色幽美、苍鹰飞翔。

  他的角色是个独孤剑客,穿身简朴长袍、黑色披风,手持奔雷剑呈现在电脑萤幕上。

  剧情是三年一次的比武大会,山巅广场上挤满人潮,分别有华山、昆仑、少林……等人马。华山派掌门柴云驹是现任武林盟主,德高望重,身后高耸石碑写着华山论剑,谁与争锋……

  「Ryan、Ryan……人家在这里啦!」

  风少昊望向声音来源,见到招手呼喊的大丑女花欣。她身材肥胖短小、衣服五颜六色,大脸浓妆艳抹,真叫人不敢恭维。其实她是夏靖阳在这游戏中的角色,他工作仍不忘胡搞,把所有的丑集于一身。

  「哎呀!你别转头嘛。」夏靖阳的声音不是电脑合成,而是真实男声提高八度。

  疙瘩竖起,风少昊蹙起眉头,利用资料手套上的设定键,引导智囊团成员上线测试,心想有其他人在场,夏靖阳行为会收敛一点。

  「嘻嘻!Ryan真讨厌,找一堆人来我会害羞啦!」夏靖阳早料到他的反应,完全不以为意。

  「别闹。」风少昊冷冷警告。

  「哪有,人家是很认真的在测试软体呢!」夏靖阳还故意退去大丑女一件外衣,露出肥胖双臂,摇臀晃胸靠向前。

  浓郁香气扑来,感觉很恶心,风少昊深深觉得视觉、听觉、嗅觉的虚拟效果太好也是缺点。他手挥长剑隔开两人距离,花欣的生命值往下掉百分之十。

  「哇呜……好狠哪。」夏靖阳不顾形象放声大叫,设定键一按,花欣一脸花容失色。

  她的表情只有丑字可以形容,风少昊当场黑了脸,幸而有人登入游戏程式,缓和可怕的气氛。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翁仲霆上线,他是个和尚角色。

  「哈哈!我来也……」萧人桀扮演丐帮帮主。

  「别忘了还有我天下第一盗,咻。」一个彪形大汉出现,是土匪头纪皓阳。

  智囊团全出现了,夏靖阳还是一副三八模样,「大家安安哪,奴家叫花欣,我是青楼派的,谁能成为武林盟主,我就是谁的人啦!」

  「天哪!老大你能把人物设定这样真是够行。」翁仲霆是负责设计人物,见到大丑女不禁笑翻天。

  「老大请饶了我们的眼睛。」萧人桀很无奈的开口。他们虽然是上司与部属的关系,但他们相处模式就像好友。

  纪皓阳也朗笑道:「我想你会是盟主,因为所有的玩家还没开打就腿软了。」

  「哎唷!你们好讨厌,死相。」夏靖阳还在耍宝。

  受不了了。风少昊干脆跳脱与线上玩家对话的功能,直接上擂台与电脑人物对战,绝妙攻略连连击退数人。

  「喂喂!别废话了,Ryan已经打败了不少人物。」

  「他真强,啊……我最中意的角色被打败了。」萧人桀的语调很无奈,一脸沮丧的表情。

  所有虚拟人物全是由玩家组合设定而成,不过每个人分配到的设定权限都一样,要如何把角色变强、升级,这就要凭智慧与谋略。

  短短不到一个钟头,风少昊的等级连连提升,相信很快就能与柴云驹对战。

  纪皓阳能了解他的心情,安抚道:「老萧别难过,Ryan不是平常人。」

  共事多年,从没见过他的真面目,不过他们很明白他聪颖睿智、才能卓越,绝非他们能轻易超越。

  「哈,跟真人对打情况可能就不一样喽!」夏靖阳也上擂台凑热闹,「独孤大侠,小女子来向你挑战。」

  背景配乐节奏紧张,空气中充满肃杀之气,在视觉、听觉引导下,每一场对战都具震撼、刺激效果,而丑女花欣破坏气氛,添加的笑果令人啼笑皆非。

  「刀剑无情。」风少昊声音森冷。

  嘿!夏靖阳挑眉赞叹。即使没有虚拟实境游戏带动感官,风少昊仍具有慑人气势,让人真以为见到古代侠客,「呵呵……你才舍不得伤我呢!」

  夏靖阳使出女性角色专有的媚功。如果诱惑招数成功,可以减低对方的攻击力。

  「别白费了。」

  夏靖阳让花欣跺了跺脚,以假音噗啼笑说着,「那可不一定哦!」

  风少昊倏地施展剑法,剑气迅疾如旋风,形成千幻流光,凌厉的剑法又急又密如狂风沙暴席卷,当烈风静止、尘埃落定,花欣已经倒地。

  角色身受重创,夏靖阳身上的感应衣产生强烈反应,衣服收缩造成的痛楚,直到生命值归零才停止。

  「啧啧!这游戏真刺激。」夏靖阳爱极了这套软体。

  扮演的角色已经死亡被迫离线,夏靖阳利用特殊权限以花欣模样又登入游戏,「死没良心的,你竟然不会怜香惜玉,耶!他人哩?」

  「Ryan打赢你就离线了。」萧人桀还在沮丧,脑海里想的全是如何改进人物的战斗力。

  夏靖阳像个顽童似的,「居然走了,我还要报仇耶!」

  「施主安息吧!了空和尚会为你诵经超渡。」翁仲霆以和尚的口吻回应。

  「呸呸!奴家还想跟独孤大侠打情骂俏哩。就算死了,也是他的魂哪。」夏靖阳以着尖锐可怕的假音道。

  纪皓阳摇头失笑,「老大,已经五点,我想你还是别等了。」

  「原来五点了,难怪他会对我这么狠。喂!你们哪个人要跟我单挑啊?就玩成人级的,生命值往下掉就脱一件衣服……」

  众人无语,全身鸡皮疙瘩冒起。虽然知道夏靖阳是闹着玩,不过这种声音、可怕的丑样,看多听多,还是会受不了。

  风少昊的生活很有规律,什么时间做什么事皆安排妥当,每天的行程就像学生的课表一样。

  下午五点钟是下班时间,分秒不差电脑自动关机,他便带着狗儿一同去慢跑。六点半准时梳洗用餐,八点钟再次回到工作岗位……数年如一日,这样的生活习惯从没变过。

  他的心思极为细腻,人生规划有条有理,理想目标、休闲旅游,甚至连生前契约、器官捐赠,早在几年前都签妥了。

  有人认为规律的生活很沉闷,他的思想行为很怪异,甚至非常悲观。而他倒是不以为意,认为这样的生活过得很自在,很认真的运用每一分、每一秒。

  午夜十二点,睡觉前有一个小时可以自由运用,他连上网路安排旅游行程。每年的四、五月他一定会出国旅游,因为环游世界也是他生涯计划的重点之一。

  他决定今年的环游从东京开始,越过美国旧金山、洛杉矶至巴西里约热内卢、英国伦敦……

  他在查询旅馆时发现,「行遍天下」华人旅游连锁集团,在他欲前往的城市皆有设立旅馆,从网路刊登的照片、简介看来,旅馆的感觉还不错。

  由于一一刷卡订房太费时,行遍天下的总公司又在旧金山,现在时间应为早上九点半,他毫不迟疑拨电话准备订房。

  电话响了六声还没人接,他检查液晶显示上的号码,确定无误后,不禁对他们的服务品质大打折扣,正要挂上电话时,彼端传来懒慵甜美的声音。

  「您好,这里是行遍天下服务部门,我是总机仙蒂,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的吗?」仙蒂的声音懒洋洋的,说到最后还打了一个大哈欠。

  「对不起,我打……」

  没等他说完,仙蒂出声打岔,「为什么对不起呢?」

  「我要订房。」没效率,服务态度不专业。风少昊认为该结束电话了,但很鬼异的,打错电话四个字全变样,脑海里回荡的全是对方娇滴滴的声音。

  「请问先生贵姓?您想订哪个地点的旅……」她突然住了口。咦!怀里有枕头,且她人躺在床上,厚!这里是她家耶。

  话说出口后,风少昊感到懊恼不已,听见她停顿了下,赶紧开口,「抱歉,我……「

  仙蒂急急呼喊,「你怎么知道我房间的电话?请问你是哪位?」

  活泼有朝气与慵懒嗓音一样好听。莫名感觉驱使,风少昊难得多话,「你不是行遍天下旅游集团的总机吗?」

  仙蒂的精神全来了,甜甜笑着,「呵呵!我是总机没错,刚刚是犯了职业病,接起电话就脱口而出,可是我现在放假在家耶!请问你怎么知道我房间的电话啊?」

  「我拨的是贵公司网站刊登的电话。」

  「哇!太离谱了吧,竟然刊登我的电话。」仙蒂从床铺上跳起,跑到电脑前准备登上网路查询。

  「我要收线了。」风少昊很怀疑这样的公司如何管理跨国企业。

  「等等,您不是想订房吗?虽然我现在没上班,还是一样可以为您服务,而且特别优待打八折。」仙蒂可不想让客人留下坏印象。

  「不必。」风少昊正想按下关机键,耳边又传来呼喊声。

  「哪有啊!网路上的电话没错耶,喔哦哦!这该不会是你的搭讪方式吧!说吧!你到底是谁?」

  银铃般的笑声让他有些失神,不知不觉又继续聊,「我很确定没有拨错号码——

  (415)433-7907。」

  「嗯,是总公司的电话没错,可是跟我房间的电话号码差两号喔,怎么按都不会把7按成2、9变成1的。呵!没关系啦,就说说你是谁,也许我会有印象哦。」他的声音冷冷淡淡的,像冷风拂面凉爽的感觉,听来很舒服,她很好奇他的身分。

  这么笃定他是来搭讪,真有自信的女孩,「我这里是台湾。」风少昊泼了她一桶冷水。

  「台湾?!」谈起家乡,仙蒂的热情倏地燃起,改用中文交谈,「给多一点提示嘛,人家国中的时候就移民,而且好几年没有回台湾了耶!」

  这是什么情形?风少昊瞪着电话,想直接就挂掉,可是……

  「直接告诉我好不好嘛,人家真的想不出来。」她柔声撒娇着。

  她带着口音的中文有几分稚气,撒娇声带着魅惑,让他心跳漏了一拍,「我们并不认识。」

  仙蒂很紧张,不停道歉,「别生气,我不是故意要忘了你的。」

  他沉默一回才缓缓说道:「真的不认识,一定是电话线路出错跳号。」

  「真的生气了?」她忍不住哽咽,「其实我也不想移民到旧金山,我好想念台湾喔!之前每一年都会回去,可是朋友间的感情愈来愈疏远,很开心的回去,却是抱着落寞心情回来。渐渐大家都忘了我,我也快叫不出朋友的名字了,呜呜呜……」

  听她哭了,他能想见她成了泪娃娃。她的伤心与他无关,不过他却默默听了十多分钟,直到意识到她真会哭个不停才插话,「小姐,我只是想打电话订房。」

  「啊?」她失望的问:「我们真的不认识吗?只是巧合,电话线路错乱了。」

  「是的。」

  「呃……呵呵,对不起啊!好丢人哦,听到你是台湾人,心情就激动得无法控制。」仙蒂擤了擤鼻子,连忙陪笑。

  「嗯。」双方一阵静默,只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该结束电话了,但是……

  「既然有缘,你就当我的朋友好不好?」她个性开朗,漾出灿烂笑容驱散坏心情。

  这样也能交朋友?风少昊一阵错愕。

  「呵!我亲爱的朋友,你要订哪里的旅馆呢?可以打七折,噢!我浪费你很多电话费,那打六折好了。」她笑声悦耳。

  又降价,他们总机的权利这么大。不过风少昊倒是不在乎价钱,「我只想得到有效率的服务品质。」

  「没问题,我可以马上利用网路帮你订房,保证是一流服务,请问您的住房日期、房间数?」她接着还说了不少旅馆可以提供的特别服务。

  「订贵公司在各国旅馆的房间,共二十间。」

  「噢!那一家一家订房很浪费时间又容易出错,您能把行程表E-mail给我吗?我保证正确迅速处理。」

  风少昊思考了下,想她说的也没错,便将行程表E-mail给她。

  很快的,仙蒂收到他的行程表,看到细密规划,「环游世界六十天耶!好棒的旅程……呵,抱歉我又多话了,让我再核对一次你的基本资料……」核对完后,她再次确认有无错误。

  「正确无误。」

  「风少昊,你的名字真好听呢,还有你的声音更好听……」她滔滔不绝的说着。

  预计三分钟的电话竟然拉长数倍,结束时已经凌晨一点三十分,超过他的就寝时间。这是他第一次讲这么久的电话,也是第一次与女孩子聊天,不,应该说听她废话连篇。

  他更换睡衣准备就寝,却发现双手心皆冒汗,是太热,还是紧张?

  她的撒娇声很动人,直到现在,娇柔嗓音仍缭绕于耳,让他不禁联想起她的模样。

  倏地发觉自己想太多了,他拉开被单,躺进舒适床铺里,闭上眼睛打算忽略这段意外插曲。

  曾经娶妻生子也在人生计划中,在他三十岁的年纪,应该育有一个孩子,因为迟迟遇不到适合的女孩,最后的留意女人这必要功课已被剔除,反正他还有三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将来他们养育的孩子也等于是他的孩子。

  天生冷漠使然,风少昊对人事物少了热情,总是独来独往,既然没有满腔热爱还是别让女孩子伤心。

  翌日早晨六点钟,风少昊准时起床晨泳,至于昨夜那莫名的感受全抛至脑后。

  风少昊来到游泳池就看见夏靖阳,不禁皱眉头,他在不寻常的时间出现,肯定别有目的。

  「早安。」夏靖阳只穿三角式的性感游泳裤,全身肌肉线条分明,此刻正活动筋骨做热身操。

  「有事直说。」他褪下衣袍热身。

  「没事,只是心血来潮找你游泳而己。」如果不是受人所托,夏靖阳还真想睡到日上三竿。

  哈!当然有事啦,他来访的任务就是测试好友是不是个GAY?

  风少昊的容貌俊酷,长年运动,健壮体格呈耀眼的倒三角形,包里在长式游泳裤下的肌肉结实饱满,男人味十足,总是惹得女人倾心。

  偏偏他从没交过女朋友,噢!正确的说法是「稀有的高龄处男」,因此身为好友的夏靖阳扛起重任测试他的性向。

  只是游泳?风少昊并不相信这么单纯,不过没兴趣挖掘也就不追问,戴上游帽、拿起蛙镜准备下水。

  「你瞧瞧我这一身肌肉,够资格参加健美比赛吧。」夏靖阳走到他面前,弓起双臂、展露背阔肌,姿势十多种。

  恶!在同性面前展现肌肉这感觉真怪异,原本以为试探是件有趣的事,他现在开始后悔了,唉,昏了头才会答应这种无聊的要求。

  风少昊走到哪里就被挡到哪里,只好应声,「嗯,我可以游泳吗?」

  「当然可以。」猛男没兴趣?那试试柔弱型,夏靖阳改变方法试探,刻意放柔声音,「啊……我的脖子扭到了,帮我看一下。」

  真假,很有问题,不过风少昊还是伸手揉他的颈部,等着看他耍什么花样,「如何?」

  「会痛,轻一点,动作温柔一点……噢。」

  隐密处有人暗示夏靖阳再加把劲,于是硬着头皮豁出去,抚上他的胸膛,「少昊再轻一点嘛……啊,这样好舒服。」

  真恶心,风少昊正要抽回手,无意中发现还有其他人在,而且不只一个,同时弄明白他们的目的,很好!往年是派女人来试探,这一次换成男人,这一票亲朋好友真关心自己。

  风少昊握着他的手,「到房里我帮你按摩。」

  吓!好暧昧,他真的是GAY?夏靖阳大吃一惊,无奈幕后主使者不停下指示,他只能继续演,「真的吗?会不会痛?要温柔一点。」

  「保证很舒服。」风少昊压抑反感,手指轻抚过他的耳垂。

  「好,其实我一直……我我……」夏靖阳冷汗潸潸,这戏演不下去了,妈呀!这就是风少昊没女人的真正原因?

  风少昊不想听可怕的「表白」,含糊替他带过,「我也是。」

  啊啊啊!夏靖阳连连倒抽口气,就这样傻愣愣被带走了,怎么办?要试探到什么程度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