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晚清七十年4:义和团与八国联军唐德刚死者的眼睛余以健心疼姊姊古灵

返回顶部

  不知道别人披上婚纱时是什么样的感觉?但对舒曼如而言,她做新娘的感觉肯定跟她们是截然不同的。没有羞怯、没有欣喜,更没有内心的甜蜜,她有的只是一种报复的快感!此刻,楼下的宴会厅里肯定是宾客云集、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她要等的人应该到了吧?那个人,不是她的新郎,而是她要报复的人。她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他发现自己时的表情!哈!他会吃惊得昏倒吗?

  舒曼如觉得自己有点傻,为了这样的一个男人,不惜赔上自己的婚姻,运筹帷幄了这么久,就只为了看他吃惊的表情,何苦!何苦?

  但胸中的熊熊怒火让她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她要变成他挥之不去的阴影,让他一辈子烦心!

  “曼如,打扮好了没有?婚礼就要开始喽!”伴娘敲门而入,欢快地催促。

  “客人都来齐了吗?”她口吻淡淡的。

  “该来的人都来了,”伴娘玩笑道:“而且不管宾客来不来,你的新郎倌有到场不就行了?”

  新郎?哼!她今晚完全没有想过他,也丝毫不担心他。她微微一笑,“新郎的弟弟来了没有?”

  “他有两个弟弟,你说的是哪一个?”伴娘一怔,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问。

  “那么楼下有没有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呢?”

  “啊?一模一样的人?”

  “他的两个弟弟是双胞胎。”

  “哦!”伴娘恍然大悟,“我明白了!难怪我刚才在楼下看到两个长得一模一样且帅到不行的男生,原来他们就是新郎的弟弟呀!哥哥结婚,他们当然要来了!”

  “那就好。”她的手提起长裙,缓缓站起身来,在镜子前做最后一次的审视。忽然,她忆起身上缺少了点什么,于是拿起香水瓶子,往颈间轻轻一喷。水仙花的香味霎时在房间里弥漫开来,仿-是黑夜里一阵馥郁的风。

  这款香水的味道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是她指定芳香师独家配制的,已经用了很多年了。

  初次见到他的时候,她也是带着这种独特的香气,他应该还记得吧?

  虽说为了今天的会面她准备了很久,但心底仍有一丝不可避免的紧张,她强迫自己镇定,步出化妆室,一步一步迈下楼梯。

  远远的,她就看到他了。

  虽然,他有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但那股花样般的醉人气息,这世上绝对没有人和他一样。他在笑,一身浅色西装,配着钻石领花,就像他杯中轻晃的香槟一般,散发出明亮色泽。

  她的高跟鞋踏着清澈足音,来到他的身后。

  仿-被她身上水仙花的香味吸引,他忽然转过身来,与她四目相对。

  “阿冼,我来介绍,这就是你未来的大嫂。”她听见今晚的新郎倌江皓如是说着。

  叔嫂见面的这一刻,便是她等待已久的。

  “未来的大嫂?”优雅的男子露出微笑,“大哥,你们已经在法院公证过了,应该说舒小姐早已是我的大嫂了。”

  舒曼如一怔,有种寒彻心骨的冰凉从心尖直到足底。

  他见到她,居然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

  她本以为他就算没有内疚,至少也会大吃一惊吧?然而……他那样自在地笑着,那样轻松地调侃着,仿-他们是第一次见面,之前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如果是装的,他也装得太像了吧?

  “二弟好面熟,我们似乎在哪里见过?”她咬了咬唇,刻意暗示道。

  “对呀,阿冼,你在纽约有分公司,而曼如也在那儿读了五年书,你们可能真的见过面。”江皓点头。

  “可惜我没有那个福份,否则这样的美人我早就追到手了,哪轮得到大哥啊?”江冼悠悠答着。

  他真的不认识她了吗?舒曼如只觉得一阵晕眩。

  呵!对呀,他这样的花花公子,身边女伴如云,他又怎么会把她放在心上?

  可是,他们分别不过才一个月而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