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把梦想留给心阿蛮醉人花样男绿乔生的定义大江健三郎怀念小龙女笛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醉人花样男 > 第一章

  五个月前美国纽约

  这一天,是二月十四日,一个白雪纷飞的情人节。

  情人节对于舒曼如来说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她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

  有点不可思议对不对?堂堂舒家大小姐,要容貌有容貌、要学历有学历,怎么会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就因为她是舒家大小姐,舒氏企业未来的继承人,所以,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她的婚姻,注定是为了家族利益而结合的家族联姻,既然迟早要踏上那一条路,又何必浪费时间谈些没有结果的自由恋爱。

  在这种民主的年代,居然还有她这种不知反抗家族束缚的人,真的很奇怪,连她自己都这么觉得。她从小就是乖孩子,父亲没有儿子,便把希望完全放在她身上,她的一步一行,都是在父亲的安排下进行,从来不曾越轨。

  可是她的妹妹舒琳琳,却可以肆意妄为,从不受父亲的管束。

  曾经,她很羡慕妹妹,很想来一次家庭革命,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于是她壮着胆子质问父亲为什么这样偏心,父亲只是吐出一句话,便驳得她无言以对。

  父亲说她是长女,琳琳是次女,二小姐可以任性胡闹,大小姐则必须安守本份,何况琳琳将来不必继承家族事业,她却要接下重任,所以他会如此管束她,只因为对她寄子厚望,而对琳琳却无任何指望。

  父亲说话的同时,母亲俏悄地哭了。

  母亲责怪自己没能为舒家生下儿子,害她得辛苦地担下这份责任。

  “不如叫你父亲在外面再娶一房,让别的女人为舒家生个继承人,你也不用受罪了。”母亲这么说着。

  但这句话,却使得她彻底檄械投降。

  她怎么可以这样自私,让父亲名正言顺的外遇,让母亲终日以泪洗面?

  因此她只能低头委屈,做一个众人眼中乖乖的大小姐。

  但她心中其实有一股叛逆的烈焰在隐秘的心底燃烧着,这个世上,只有妹妹舒琳琳最清楚她的个性。她曾经背着父母跟妹妹做过许多叛逆的事,比如在左乳下纹一朵图案怪异的刺青,还有在肚脐上打一个洞,套上闪亮的银饰。

  这些身体的秘密,衣服一套,便什么都看不见,所以父母一直以为她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五年前,她独自来到纽约求学,又做了更多叛逆的事,包括在夜店里吃过令人神智不清的药丸,但在人前,她依旧清纯而保守的。

  惟有恋爱,她是表里如一。

  她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表面上没有,暗地里也没有。

  因为她就算干过再多的变态行径,也只会伤害自己,而谈恋爱却会牵扯到双方,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不诚实而让对方受伤。

  爱情大概是她生命里惟一纯洁的东西了。

  所以,她从没过过情人节,每年的这一天,她会寂寞的待在宿舍里,读一本让人心静的书,饿了,便吃冰箱里仅存的食物,连街也不敢上,怕遇到成双成对的情侣,让自己更感凄凉。

  但今天,她第一次上街吃饭,而且是到纽约知名的大餐厅。

  有人陪她吗?哈!有的,不过陪她的,却是一个女生。

  她的室友麻衣,居然好死不死的在情人节前一天——失、恋、了!于是她只好在这个敏感的日子,陪伴这个敏感的日本女孩,以免她情绪激动做出后果严重的事来。

  “呜……曼如,你说,他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把我甩了?他至少该熬过情人节呀!好气人,好气人哦!”日本女生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倾诉,顾不得她们正身处公共场所。

  “也许他想省下情人节买礼物的钱吧?”她抽出一张纸巾给她,“好啦,反正没有他,我们也照样有饭吃,对不对?”

  “我直想马上再找个男朋友!”麻衣气愤的说道。

  “一时之间到哪里去找?”

  “曼如,你有没有玩过一夜情?”

  “嗄?”

  “我打定主意了,等一下如果看到顺眼的男生,无论他是谁,只要他单身,我就过去跟他搭讪,如果他也对我有兴趣,今晚我就不回宿舍了!”

  “这样呀……”她只是耸耸肩。

  “曼如,不如你跟我一起去玩吧……”

  “啊?”惊诧之余连连摆手,“我还是算了吧!我又没失恋,不必用这种方法安慰自己。”

  “曼如,说真的,你从来不交男朋友,难道都不会觉得寂寞吗?”麻衣凝眉打量着眼前的好友,“你对男人难道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吗?”

  她一怔,没有立刻回答。

  难道她从小到大真的都与男人绝缘吗?不,温柔恬静的外表只是骗人的假象,连最亲的妹妹也不知道,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坐在咖啡店里,看街头上匆匆而过的悛男。

  每一次如果能看到令她赏心悦目的男人,她便像吃了一道甜点般开心——秀色可餐,男色亦可餐。

  同样,她也喜欢看帅哥所主演的电视剧,看完之后,轻轻闭上双眼,更新编织剧中情节,仿-自己是女主角,与剧中的他相遇。

  她大概就是别人口中那种闷骚的人吧?

  “曼如,今天既然一起过节,不如我们互相赠送对方一份礼物,怎么样?”麻衣忽然提议。

  “啊?”她从沉思中诧异抬眸,“可是……我们又不是情侣!”

  “傻瓜,我是说,我们互相赠送对方一个男人,如何?”

  “啊?”她闻言,不由得惊跳起来,“什么?”

  “曼如,我知道你比较害羞,其实我也很害羞……”

  身经百战的麻衣居然说自己害羞?有没有搞错?

  “所以,如果我看到中意的男生,你就上前去帮我把他搞定,同样的,你如果看中了谁,我也帮你把他搞定,如何?”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干么要交换呀?

  “这样就不会害羞了呀!”

  “会吗?”她怀疑。

  “就像如果我们互相杀死对方的丈夫,会比亲自下手要容易多了,对吧?”麻衣漾起一笑。

  “哦。”这个比喻虽然有些风马牛不相及,但她终于明白麻衣的意思。

  “同意的话,我们就勾勾手指头!”麻衣调皮地伸出手,但却在半空中停住了。

  “怎么了?”她觉得奇怪,因为从未见过麻衣如此的眼神,就好像突然见到了天地间的奇迹,双目闪耀着兴奋的光芒。

  “就是他!”好半晌,麻衣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曼如,我看到了!我要的人就是他!”

  “谁?”舒曼如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也不由得愣住了。

  只见门口处走进一个黑发的亚裔男子。

  虽然她不常跟男人相处,但见过的帅哥也算不少,电视上、电影里、各种父亲所安排的社交场合里……但今天,她却看到一个可以用“绝艳”来形容的男子。

  这个出现在小说中的词,她曾经一度无法理解何以用来形容一名男子,但此时此刻,她终于明了。

  但堪称绝艳的他,又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阳刚之气,使他不致沦为阴柔,而是恍如阳光下的豹,有一种堂堂正正的明丽。

  她不由得略略低下头,收起自己过于花痴的目光,不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太过失礼。

  “快,快去帮我把他搞定!”麻衣着急地拉了拉她的袖子。

  “什么?”她一惊。

  “你忘了,刚才答应过我的事,这么快就忘了?”麻衣着急地提醒着。

  “你是说——要他?”她又是一愣。

  “你等一下如果看上了谁,我也会帮你的!”

  她推托着,“可是他应该有女朋友了吧?”

  “你怎么知道?”

  “情人节到这种地方用餐,应该有女朋友了吧?”

  “你和我都没有男朋友,不也来这里用餐吗?”麻衣不同意她的看法。

  “可是……”

  “好啦,我们等十分钟,如果他身边再没有女人出现,你就上!”麻衣一语敲定,不容她有任何迟疑。

  然而,上帝没有让她们等到十分钟这么久,很快的便得知答案了。

  “我要一份A餐。”只听他对服务生说。

  “呃……先生,对不起!今天我们只供应情侣套餐。”服务生为难地回答。

  “今天不招待单身客人吗?”他蹙蹙眉,似乎感到有些意外。

  “也不是啦……如果你愿意,可以点一份情侣套餐。”

  “我怎么吃得完双人份的?”他有点不悦了。

  “对不起,我们的厨师今天只准备了双人份的……”

  “意思是说,不谈恋爱的人,在情人节这一天不是会被饿死,就是会被撑死?”他忽然优雅的笑了,但笑容中带着慑人冷意。

  “意思就是说——他是单身!”麻衣偷听之后,马上得出结论:心中不由得大喜,连忙向舒曼如下令,“快,快去帮我把他搞定!”

  “我……”她只觉得双腿发颤,有点儿站不起来了。

  身为舒氏集团训练有素的大小姐,什么社交场面没见过,怎么今天如此没用?

  “快去!快去!”麻衣拍了一下她的背,几乎是把她推出去的。

  她只得踉跄地移动步伐,如踏云雾地来到他的面前。由于心情紧张,步伐不稳地难以站定,身子不禁向前一倾,撞得他身边的桌子一阵摇晃,花瓶险些倒下。

  “小姐,你不舒服吗?”服务生错愕地发现她苍白的脸和险些失态的举动,连忙上前询问。

  “呃……打断一下,我有些事情想跟这位先生商量,可以等一下再点菜吗?”她清了清嗓子说道。

  “这个……”服务生转身看了看那花样般的男子,男子起先也露出诧异的神情,但随后马上镇定地点了点头。“当然可以!请两位先看看菜单,我暂时不打扰。”话语方落,便随即退下。

  待他一退下,舒曼如便不请自便地坐到桌前,因为她怀疑自己如果再不坐下,就会真的昏倒。

  “小姐,我们好像不认识吧?”英俊的男人笑着打量她。

  “没关系,我们很快就会认识了。”她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镇定。

  “哦?”他静观其变,期待下文。

  “先生,请问你想不想省钱?”

  “省钱?”

  “对呀,我刚才恰巧听见你不想点两人份的情侣套餐。”

  “哦,我的确不愿意,但不点又没饭吃,附近几家餐厅都客满了,怎么,你有办法可以让我省钱?”

  “如果有人跟你共点一份套餐,你们不就可以各付一半的钱了?”

  “小姐,我很乐意跟你共进晚餐。”他欣然接受她的建议。

  “不,不,不是我!”她慌张的连连摆手。

  “不是你?”俊眉一敛。

  “是我的同学,”她朝麻衣的方向指去,“她很想认识你,跟你做个朋友。”

  “哦?”他似乎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小姐,既然是你朋友想找人共进晚餐,为什么她自己不来跟我说,而要你来?”

  “她……她比较害羞。”她无奈的耸耸肩。

  “我看你也没胆大到哪里去。”他睨着她。

  “唔……如果是亲手杀死自己的丈夫,会更加害怕吧。”

  “你说什么?”男于不解。

  “我们互相替对方物色男朋友,就像互相杀死对方的丈夫一样,比较容易下手。”她老实地以麻衣的说法回答。

  “哈哈哈!”男子恍然大悟,笑得前俯后仰。

  他如此一笑,不知为何,使得她心中紧张情绪顿时消失殆尽。想到刚才自己胆战心惊的窘态,也不由得觉得莞尔。

  “我懂了,”男子点头,随后又像想起了什么,眯眼思考了片刻,忽然说:“我可以跟你的朋友约会,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啊?什么事?”她没料到他竞还有这一手。

  “你得跟我去见一个人。”他一脸的严肃,仿-在跟她谈一桩交易似的。

  “什么人?”她一惊。

  “你不必问,只要跟着我走就行了。”

  “我……”跟着他走?跟着一个身份不明的人走?

  “想要让我答应跟你朋友约会,你就必须帮我这个忙,否则我宁可多花点钱,独自吃下一份情侣套餐。”他凝视她,双眸里闪烁着不容商量的坚定,静待她的回答。

  她该怎么办?是扔下可怜的麻衣不理,还是同意这个陌生人怪异的条件?

  思忖片刻,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勇气,她猛地点了点头。

  居然如此不怕死?是因为太重义气,还是被这男人身上一股奇异迷离的气息所吸引,她在不知不觉中迷醉了?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上了他的车,被他载着驶向一个不明的去处,舒曼如不禁开始担心起来。他一身普通的休闲装扮,但座车倒是豪华非凡。

  “要去那个地方前,首先得去帮你挑一件晚礼服,”他挑眉微笑,“顺便也帮我自己买一件,否则太失礼了。”

  “是要去参加某个宴会吗?”舒曼如领悟。

  “你真聪明!”他把车子停在马路边,侧眸凝望她。

  “其实我自己有晚礼服,不必临时去买,太破费了。”她抬头看到他已停在一家精品名牌店的前面。

  “浪费一点钱,总比浪费时间奸,晚宴已经开始了,再不去就来不及了。”他彬彬有礼地为她拉开车门。

  “既然怕来不及,为什么不早一点去?”她疑惑。

  “因为早一点的时候,我还没有找到伴侣。”他伸手让她挽住自己的臂膀。

  “你这么英俊,还愁没有伴侣?”她当然不相信。

  “就是因为候选名单太多,不知道该选哪一个。”他耸肩。

  “所以就在马路上拉一个陌生人,谁都不得罪?”她顿时领悟。这家伙情人节独自用餐,也是因为身边桃花繁多,不知该挑哪一朵吧?

  “对,而且不会后患无穷。”他又对她投以一个赞叹的目光——因为她的聪明。

  她只是努努嘴,任他带领着步入这间精品店。

  对于这个牌子的衣服,她向来只有两个字形容——久仰!牌子如雷贯耳,但身为名门千金的她却从来没穿过。

  说出来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可思议,一如她从未交过男朋友,但事实的确如此。

  她是“保守”的舒家大小姐,所以衣服一向只有三种颜色:黑、白、灰,偶尔的一袭蓝色,算是她最最清新的面貌。大多数时候,她被包裹在乏味的色调中,无穷无尽,像是身不由己的坠到黑暗深渊里。

  人们说她的穿着格调高雅。呵呵!对,在一般人眼里,单调乏味便等于高雅。

  而眼前的这个牌子,却似为好莱坞女明星设计的,或红或黄或绿或紫,轻纱曼舞,珠光熠熠,用“妖娆”一词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

  而她,是不许妖娆的。

  所以,她一直与这个牌子无缘。

  “这件怎么样?你穿一定好看!”只见帅哥拿起一袭红色软绸长裙,笑咪咪地转向她。

  “啊?这件……”她连忙摇头,“这个……不适合我!”

  “哪里不适合?”他不以为然。

  “我不穿这么刺眼的颜色……”她正在寻找自己熟悉的黑白灰,可惜整间店里属于她的保护色是寥寥无几,就算有,也是款式奇形怪状的。

  “小姐不要忘了,你还要求我帮忙的!”他忽然脸一沉,语气吓人。

  “对呀……”她一怔。

  “所以我说什么,你就得听什么,快把这条裙子穿上!”他发号施令着。

  “那好吧。”她一脸无奈地走进更衣室。

  其实她表面无奈下,心中却有一丝欣喜。

  她素来喜欢尝鲜,早想试试这个牌子的服装,但迫于社会压力才作罢,今天碰到这个好机会,何乐而不为?

  反正是他强迫的,若被熟人遇到,就把责任推到他的头上好了!

  这条裙子下摆如荷叶一般散开,深深浅浅的红色交杂着,绘出一幅抽象的图画,就像调色盘中随意涂抹的水彩一般。

  她站在镜子前端视自己,把黑亮的长直发披落半肩,突然想起小时候看过的漫画书里,那些趴卧在礁石上歌唱的美人鱼。

  “我的眼光不错,果然很漂亮!”英俊的男子走至她身后,与她一同凝望镜中的她,笑着自夸。

  然后他命店员取来柜-中摆设的首饰,挑了一只长穗形耳环,叮叮当当一大串钻石在他手中轻轻摇曳着,他温柔的替她戴至耳际。

  出乎意料的,耳环不戴一对,只需戴一只,更显得她风姿绰约。

  她不得不承认他的眼光,垂下微动的睫毛,不再与他顶撞。

  “现在我们可以正式出发了!”

  他也换上了一袭合宜的西装,可是却未见他掏出钱或刷卡,只是在店员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便拉着她扬长而去,仿-打家劫舍一般,让她十分疑惑,却又不便多问什么。

  他继续开着车,没多久,车子便驶进一座豪宅的花园。

  花园直通大厅,大厅里灯火辉煌,开着舞会。

  “江冼哥哥,你终于来了!”

  甫下车,舒曼如便听见一声大叫,抬头看见一个身披雪裘披肩的少女从台阶上飞奔下来,扑到英俊男子的怀中,紧搂着他的脖子。

  原来他叫江冼?她心中不禁暗喜,之前还以为他是日本人呢!现在听见有人同他说中文,才知是我族类。

  “不是说过我不一定来,叫你不要等我的吗?”江冼并没有展现出同少女一样的热情,反而礼貌地将她推开。

  “可你也没有说不来呀!”少女眨着大眼睛,仍旧笑嘻嘻,“今晚的宴会这么热闹好玩,江冼哥哥,你怎么可能不来呢?”

  “因为今天是情人节呀!”

  “情人节怎么了?”

  “情人节当然是在家里跟自己的女朋友共度良宵喽!”

  “女朋友?”少女这才发现江冼身边的舒曼如,不由得凄厉大叫,“江冼哥哥,你有女朋友了?”

  “明明看见了,还问?”江冼故意搂住女伴的腰。

  “她?”少女顿时气得全身发抖,“她就是你的女朋友?”待她看清楚舒曼如的穿着时,脾气更如火山爆发一般,“江冼哥哥,你快把她赶走!”

  “赶走?诗颖妹妹,你又在无理取闹了!”江冼叹气。

  诗颖?她的黛眉一凝,这个少女莫非是关诗颖?对方应该不认识她了,上次见面的时候,已是五年前了,这小女孩那时应该只有十四岁吧?

  舒家和关家有些生意上的来往,所以她曾经见过关诗颖,在她的印象中,关诗颖是十足的任性千金,跟她的妹妹舒琳琳有得比了。

  “我无理取闹?”关诗颖气恼的指着自己的鼻子。

  “无缘无故的,你干么敌视我的女朋友?”他笑得弯了眉毛,“难道你暗恋我,所以在吃醋?”

  “我……”关诗颖恼羞成怒,“我才没有哩!”

  “那你为什么一见面就要赶她走?”

  “因为……因为她穿了我的衣服!”

  “什么?”此语一出,舒曼如一脸错愕,江冼更是哭笑不得,“这衣服是我帮她选的,怎么成了你的了?”

  “你看!”关诗颖犹豫片刻,将雪裘披肩一脱,露出贴身礼服。

  霎时,不解的人全都恍然大悟了。

  原来在误打误撞下,关诗颖竟与舒曼如穿着同一款礼服!

  虽然关诗颖那一条是绿色的,如苹果树上的新枝,而舒曼如这一条却是红色的,如天边的彤霞,但那款式,只要是眼睛没瞎的人都看得出来,它们丝毫不差。此时此刻,她们遭遇了对于女人而言最可怕的事情——撞衫!

  “诗颖,你怎么会有这条裙子?”江冼呆愣了半晌才发出声音。

  “人家特地到你店里买的!”关诗颖掩面大哭。

  他的店?她顿时明白为何刚才他不必付钱便可以将裙子和西装带走,原来那是他的店!

  “谁叫你去买呀?事先也不告诉我一声!”他显然对小女孩讨好的举动不领情。

  “人家想让你开心嘛!”关诗颖委屈的低垂下头。

  “好啦,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现在快上楼把裙子换了吧!”他拍拍她的肩,哄她听话。

  “换了?我为什么要换?这条裙子我熨了一整天,来的宾客们也都看见了,还夸我漂亮,一时半刻的叫我换什么?”关诗颖插腰大嚷。

  “你不换裙子,那我女朋友怎么办?不然你借一条裙子给她?”

  “我身形比她小,我的裙子她穿不下!”

  “那你说怎么办?”

  “让她走!”刁蛮千金下令。

  “好吧,”他无所谓地耸耸肩,拉起她的手,“那我们现在走好了。”

  “我是说她,不是说你!”关诗颖拦住他的去路,“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曰,你来到我们家门口了,都不向他老人家问候一声吗?哼!我明天就打电话告诉江伯伯!”

  “我怎么可以在情人节这天让我的女朋友独自回家?”江冼挑挑眉,“小姐,你也太刁难人了吧?”

  “反正我一不换裙子,二不会让你走!”关诗颖干脆摆出明目张胆刁难人的模样,“至于你的女朋友怎么办,由你自己处理喽!”

  “好!”他只思索须臾,突地打了一个响指,脸上重新绽放笑容,“你不必换裙子,我也不走,不过,请你先借一个房间和一把剪刀给我。”

  一个房间和一把剪刀?

  舒曼如完全猜不到这人到底想干什么,迷迷糊糊中,她便被他推入了一个无人的房间,而他手上也多了一把剪刀。

  而那把剪刀,正直指她的胸口而来!

  “喂,你想出来的办法,不会是杀死我吧?”她不由得紧张的苦笑。

  “我怎么舍得杀死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他一笑,“我只是想改变一下这条裙子的样子。”

  “就凭一把剪刀?”她狐疑了。

  “对呀,你有没有听说过:“立体裁剪”?”

  “听是听说过,可是……那应该是指衣服未完成之前吧?”他难道想在这件已经是成品的晚礼服上下手?

  “之前和之后又有什么区别?只要不剪坏就好了!”

  “喂!”

  她很想抗议,生怕他一下小心就会让她陷入万劫下复的处境,被剪刀划伤事小,如果裙子被剪得不成形状,她岂不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赤身裸体?那位一心等着看好戏的关小姐可不会借衣服给她的!

  但他似了解她的担心,温暖的大掌轻轻握了握她的手,低沉迷人的男音传人她的耳际——

  “不要动,相信我。”

  简单的一句话宛如魔咒般,把她镇住了,她没料到自己这么听话,真乖乖站定着,任由他的剪刀在她身上游走。

  只见他换了与刚才完全不同的表情,冷静、镇定,不掺杂一丝轻浮,只是严肃地驾驭着那把危险的剪刀。

  左肩裁一圈,右摆裁一截,很快的,霞红长裙就变了模样,好像做了高明的整形手术。

  房间里有一面连身镜子,但她只是闭上眼睛,久久都不敢睁开眼看自己究竟变成什么样子,直到他说——

  “可以了。”

  真是奇妙,先前的V领变成了斜肩剪裁,露出她粉嫩的左臂,先前裙摆的荷叶舞动也变成了孔雀开屏,她的修长双腿展露无遗,拖着身后的丝绸长摆更显妖娆撩人。

  而丝绸裁开处形成自然的毛边,倒也别有一番风情。

  “想不到你还有点本事!”她不禁赞叹。

  “这是我设计的衣服,我当然可以驾驭它!”江冼得意的吹了声口哨。

  “你设计的?”这更让她大吃一惊。

  “对呀,这牌子是我公司旗下的。”

  “你的公司?你到底是老板还是设计师?”她更震撼了。

  “平日是老板,心情好的时候客串设计师。”

  “真的?”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男人,如此年轻便有这样的成绩、这样的才华,再加上这样的容貌。

  世间所谓的完美,就是如此吧!

  “喂,不要用这种眼光盯着我,”他的大掌在她眼前挥了挥,暧昧的笑,“再看下去,我会怀疑你爱上我了哦!”

  她的脸顿时红了,刚想还嘴,门忽然打开了,大叫大嚷的关诗颖闯了进来。

  “喂,你们好了没有?宾客要向我老爹敬酒了哦!”

  话语未落,人已僵立在原地,她目光望向舒曼如全新的晚礼服,不禁目瞪口呆。

  “怎么样,这一回不会再跟你关大小姐撞衫了吧?”江冼得意的拍了拍她。

  “呃……”关诗颖一时间全没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