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四大名捕斗将军:少年冷血温瑞安七喜韩寒 饶雪漫不良娇妻颜依依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做一天的我 > 第四章

  翌日一早,蓝妍才张开眼,就想起了昨夜的事。下一秒她已立刻跳起来,快步走出房门,蓦然她傻住了!因为她瞧见莫珩勋就躺在沙发上,身上连一件薄被也没盖。于是她转进房里拿+条毯子为他盖上。

  可这动作却惊醒了他。

  「蓝妍,你醒了?」他起身伸了个懒腰。

  她疑迷地看着他,发觉他连伸懒腰的动作都是这么迷人。

  「昨晚的事真的很对不起,我想我……我就答应你吧,让她跟我一块儿住,你说得对,她既然那么好,我也会喜欢她的。」

  思前想后许久,就连昨晚梦里她脑海里仍纠结着这个问题,最后她妥协了,只因为他,她可以昧着良心说瞎话。

  可没想到她得到的反应竟是他狂野的大笑声。「哈……」

  「你笑什么?」她皱起眉。

  「你当我们才刚认识呀?你那紧皱的眉、微噘的唇,不都代表你心不甘情不愿的?」

  他收起笑,以一双透视的眼神望着她,嘴角更是似笑非笑地揶揄着。

  「啊?!真那么明显。」她脸儿一红。

  「嗯,好明显喔。」他皱起五官,夸张的点点头。

  「哇……你居然敢取笑我。」蓝妍抓起抱枕往他身上丢去。

  莫珩勋接住抱枕。「喂,小器的女人,别老是用这招,已经不新鲜了。」

  她双手插腰。「好,那我下回多准备几块大石头,怎么样?」

  「老天,最毒妇人心呀。」他吓得跳了起来,装模作样地往门口走去。「我看我得赶紧逃才是。」

  「喂,你不留下吃早餐?」

  见他要走了,蓝妍立刻收起玩笑的心情。

  「不了,我累了。看你已恢复精神,我也该回去梳洗一下。」他虽一夜没好好睡,可依旧是这般神清气爽。

  「还有那件事──」

  「不需要了,真的。」他虽然很漫不经心,可脑神经搭错线的时候倒会变得挺善解人意。「再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是不容侵犯的。」

  隐私!她的隐私不就是爱他的心吗?

  「嗯,那好吧,路上小心。」

  不敢告诉他,他每次的离开都让她非常的依依不舍。

  他点点头,才转身又想到什么似的回头对她说:「喂,丫头,我有个新发现得告诉你。」

  「你……你发现什么?」

  瞧他神秘兮兮的,蓝妍浑身紧绷了起来,难道……难道他发现她心里的秘密!

  「你生病的时候要比现在可爱多了。」这句话一吐出,他便立刻夺门而出。

  「莫珩勋,你给我站住!」

  她立刻跟着跑了出去,可一拉开门竟看见纪亚权就站在门外,而莫珩勋却止住步子直看着人家。

  纪亚权发现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于是将手中的水果交到她手上。「我是来看看你好些没?没其他的事,我先走了。」

  「等等,我想该走的是我。」莫珩勋喊住他,随即转身对蓝妍眨眨眼。「瞧,我猜对了吧?」

  「我不──」

  她话还没说出口,他已转向纪亚权。「她是我的哥儿们,终于看见她有了男友了,真替她开心,不过你可得好好对她,否则──我的拳头可不会饶过任何欺负她的人。」

  说完,莫珩勋便扯着抹笑,率性地朝另一边走去。

  一段距离后,他脸上的微笑垮了。

  奇怪,蓝妍能找到生命中的真命天子他该为她高兴呀!

  为何会有种沉闷的感觉,闷得让他快透不过气来?

  抚着胸口,他猛地深抽了口气,而后加快脚步离开这个让他心情莫名沉重的地方。

  可她呢?

  她疑情地望着莫珩勋的背影,心头突然变得好空好空,就连思考都没办法。

  直到一滴泪掉出眼眶,她才知道自己并非没有感觉,而是太伤心……

  将心伤得都不会疼了!

  「对不起,我看他是误会了。」纪亚权上前,颇是尴尬地说。

  蓝妍摇摇头,无所谓地说:「误会与否对他而言都没关系,请进。」

  进了屋后,他看见沙发上的一件毯子,也了解到她和刚刚那男人之间当真没什么。

  而蓝妍则走进厨房为他倒了杯水。「真不好意思,还让你一早送水果来。」

  「快别这么说,昨天送你回来后我就一直不放心,若知道有人照顾你,我就不会那么莽撞了。」纪亚权甚为歉疚。

  「没事,真的没事。」她看着他。

  不可否认,纪亚权长得很斯文、很亮眼,虽认识他两天了,可她从没问他私人问题,不过由他的穿着打扮看来,他应该是位事业有成的商人。

  「我看得出来你很爱他。」

  他这句话着实让蓝妍吃了一惊!

  她连忙抬起头,错愕地看向他。「你知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

  「我是胡说吗?」他凝眸观察她。「可他却不知情是不?」

  她深吸了口气。

  为什么?为什么才与她见过两次面的男人一眼就瞧出她的心思,可阿勋他……六年了,却一无所觉?

  「我不强求的。」她淡淡一笑。

  「不强求才会好过些。」纪亚权聪明地转了个话题。「你身体好些没?昨天医生说你有点发烧,昨天晚上有再发烧吗?」

  「嗯,烧了一次,不过吃了药,已经好了。」她看了下表,突然大叫。「我得准备上班去了,否则会迟到的。」

  「怎么?生病还要去上班?」他皱起眉。

  「我只是临时雇员,不去不好,再说已经没事了,总不能整天待在家里看着天花板发呆。」说着,她便冲进房里的浴室梳洗和更衣,出来后便说:「不好意思,我真得走了,不是我要下逐客令喔!」

  「那我送你。」他站了起来。

  「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她定住身,望着温文儒雅的他。

  「怎么会?走吧。」他先让她出去。

  「嗯。」

  蓝妍锁上门,坐上他的车,心中却升起对未来的不确定感。她更害怕与阿勋的热切关系就将结束了。

  但他们都没发现在不远处的角落,有个年轻的女孩直瞅着他们在一块的影像,清秀的眉头不自觉地紧紧拢起、水亮的大眼里雾气也更浓了……

  中午了,可今天事情特别多,蓝妍必须加班,走不开身,于是她拨了通电话给莫珩勋。

  他也正在忙,拿起电话口气挺急促地问:「我是莫珩勋。」

  「阿勋,今天我可能──」

  「蓝妍呀,有急事吗?没事的话我不能跟你多谈了。」

  一听是她的声音,他立刻堵住她的话。

  也就因为太熟了,他忘了要顾虑她的心情。

  「你忙?!好,我晚点再打。」正要挂电话,她又想到什么喊住他。「阿──」可回应她的却是电话已挂断的嘟嘟声。

  她又重拨了一次,电话一接通她便道:「阿勋,我只有一句话。」

  「好,你说。」

  「我放在你办公桌角落的胃药,你一定要记得吃,知道吗?」那瓶药可是她的心血呀。

  「就这件事?」他疑惑地顿了下动作。

  「对,就这事。」

  「我知道了。」突然,他的电话有插播。「有电话,那我挂罗?」

  「嗯。」

  蓝妍只好缓缓将话筒挂上,而后吸了吸鼻子,心想:只要他记得吃药就好,他冷漠的态度她不会放心上的。

  而莫珩勋所接到的插播电话不是别人,正是林媛媛打来的。

  「珩勋,你忙吗?」

  林媛媛娇滴滴的嗓音从话筒彼端传了过来。

  「嗯,是有点忙。」他不讳言。

  「可我已经来到台北了。」她哀叹了声。「那怎么办?我对台北不是挺熟。」

  「这……你现在在机场吗?」莫珩勋揉了揉眉心,随即看了下手表。

  「没错,就在机场。」

  「那……这样好不好,你直接搭计程车来我这儿,我等你一块儿去吃午餐。」他看了下表,沉吟了会儿便说。

  「你不来接我呀?」她噘起嘴。

  「傻瓜,从我这到机场要一个小时,你坐车来不是省下等我的时间?」他挺有理地说着。

  「是哦,还真是不折不扣的商人,分秒必争呢。」林媛媛不满地翻了翻白眼。

  「没错,我就是商人呀。」他还以一笑。

  「好吧,那你要等我喔。」林媛媛也只好认了。

  「没问题。」挂了电话,莫珩勋为掌握时间,便将电话设定为通话中,接着向刘秘书交代。「有我的电话就说我不在,除了一位林小姐。」

  事后,他以极快的速度将一份报导做了完美的Ending。

  这时林媛媛正好到达,此时已无事一身轻的他,在见到她来时,立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不是忙吗?我怕我会打扰你。」她故意发酸地说。

  「怎么这么说?我可是非常欢迎你。况且你还真是我的福星,你的电话一来,我的灵感也来了,所以那份稿一下子就解决了。」他恣意一笑。

  「是哦,倘若我的来到反而让你更忙,你不就说我是灾星?」瞧她那副样子,肯定是气还没消。

  「你这个小女人,还真是气筒一个。放心,就算我真忙,也定会撇开所有事情陪你。」

  他就是有这等的挑情功力,才能顺利将女孩子一个个拐上手。

  「哼,你就是会说话,真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被你拐在手掌心上把玩呢!」

  「若真是如此我铁定会更忙。」

  莫珩勋哈哈大笑,再次显露出他无与伦比的魅力。

  「好饿喔,你不是要带我去吃饭吗?」她露出娇媚的笑眼,轻拨发丝的动作可说是风情万种。

  「当然,我也饿了,走吧。」

  莫珩勋叫来秘书,吩咐:「我和林小姐出去吃饭,有我的电话就请对方留言,我会尽快和他联络。」

  「是的,莫总。」刘秘书尽职地说。

  然而,就在莫珩勋和林媛媛离开后不久,蓝妍竟赶了过来!

  她今天是真的很忙,可是刚刚她电话一直拨不进来,让她十分担心他没按时吃药。

  由于以前每个饭盒都是她亲自做的,为了怕他拒绝吃药,她都将药丸碾碎和在菜里头。今天她没帮他送饭,却还是过来想盯着他吃药,毕竟他的胃疼已跟着他好些年了,她着实不忍见他再被胃疼折腾。

  「刘秘书,莫总呢?」

  当她进入他的办公室却不见他的人,于是她又转向刘秘书。

  「莫总啊,他出去吃饭了。」刘秘书说。

  「他怎么现在才出去吃饭?都一点多了!」蓝妍看了下表。

  「莫总是为了等一位客人,直到她到了他们才一块出去的。」

  「是这样啊,谢谢你,刘秘书。」

  蓝妍落寞地转身,刘秘书突然喊住她。「蓝小姐,刚才那位小姐姓林,我听莫总喊她媛媛,不知你认识吗?要不然可以连系一下。」

  其实这些日子来,连刘秘书都看得出蓝妍对莫珩勋的关心,这绝对不是普通朋友的感情,而是足以让人感动的深情至爱。

  只是她不明白为何蓝妍不肯对莫总直言呢?总是这么默默付出,眼睁睁看着莫总女朋友一个换过一个,连她都为她感到不值。

  蓝妍愣了下,随即挂上笑容。「我不认识,谢谢你,如果莫总回来了,你只要替我问问他药吃了没那就行了。」对她点点头,便快步走了出去。

  一路上她显得有些恍惚,好几次在穿越马路时忘了是红灯,被来车的喇叭声给吓醒。

  直到了卫生所,她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来的……

  蓝妍一下班,便依照惯例来到莫珩勋的住处替他整理环境,本来要为他准备晚餐,又想起林媛媛既然来了,他肯定会陪她一块用餐,于是作罢。

  可就在她整理好一切正要离开时,莫珩勋居然回来了!

  「阿勋,你怎么回来了?」

  见到他时,他一张脸可皱得紧,像是非常不舒服。

  「胃痛,奇怪……我已经好久不疼了,今天怎么又疼起来了?」他抚着胃坐在沙发上轻叹。

  「胃疼!那你药吃了没?」蓝妍急切地问。

  「什么药?」

  「我中午下是打电话给你,叮咛你得吃那一瓶吗?」

  由此可知,他压根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我早忘了,连药搁哪儿我也不知道。」

  哼,果不其然。

  蓝妍摇摇头,有丝赌气地说:「是不是我说的话你都不去记,只有林媛媛的话才值得你听?」

  「你在胡说什么啊?」莫珩勋挑起双眉,疑惑地看着她。「你最近脾气似乎挺大的,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女人的周期又来了?」

  「去你的!」她脸儿一臊。

  「哇……你还会脸红呀?」他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

  也不知为什么,每每跟她抬贡,他就很快乐,即使胃疼得要命,他也能苦中作乐。

  「不跟你说了,我去拿药给你吃。」

  蓝妍掩着脸,逃也似地奔进厨房,不一会儿手里便拿着一瓶药走了出来。「快吃吧,吃了你就会舒服点了。」

  从茶几上倒了杯水,让他将胃药吞下。

  为了转移刚刚的话题,她试着问道:「对了,林媛媛呢?她不是跟你一起出去用餐,怎没跟你一块过来?」

  「咦,你怎么知道这事?」他眯起眸。

  「我未卜先知嘛。」

  「去你的,用膝盖想也知道定是刘秘书漏的口风。」他撇嘴一笑。

  「你可别怪她,中午我担心你不吃药,可电话又打不通,只好去找你。不见你的人,我当然得问她了。」蓝妍可不希望刘秘书代她受过。

  「啊!我没想到你还会打电话来,因为忙才将电话转成通话中,对不起罗!」

  举起手,他俏皮地对她行个童子军举手礼。

  「少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林媛媛怎没跟着你过来?」她小心翼翼地又问了一遍。

  「你也知道我从不带女人回来的,而且她也累了,我就送她去饭店休息,明天再陪她一起去找房子。」

  「哦,那你吃了没?」

  听他这么说,表示他们的进展还没她想像得那么快。

  莫珩勋摇摇头,抚着胃笑了笑。「还没呢,突然很想吃你做的蛋包饭,也不知为什么,只要是吃你做的还是你买的东西,我胃就不会疼。」

  蓝妍掩唇一笑。「这么说你是离不开我了哦?」

  「就怕你会先离开我。」他笑睨了她一眼。

  「为什么我会先离开你?少胡说。」蓝妍送给他一记卫生眼。

  「别否认。」莫珩勋微眯起眸,而后逼近她的脸,缓慢地一字字说:「早上那个男人怎么说?」

  「他!」蓝妍摇摇头。「我今天才跟他见第二次面,你想哪去了?」

  「什么?」

  这结果不禁让他意外。

  「昨天……昨天我不是生病吗?结果外出时一阵晕眩脚步踉跄了下,被他看见了,他就载我去医院,所以今早才带水果来看我。」她大约解释了一下。

  「哇……那他倒是挺积极的。」往沙发背一靠,他笑得特别暧昧。

  「喂!你胃不痛了呀?居然开起我的玩笑。」她双手插腰,鼓起腮。

  「咦,还真不疼了,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挺有效的。」

  若不是她提及,他几乎忘了他是胃痛才回来的。

  「你呀,就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她站了起来走向厨房。「我记得冰箱里还有饭,给你做蛋包饭吧。」

  莫珩勋也跟着走上前,倚在门边,看着她在厨房内忙碌的身影。「坦白说……将来谁娶了你应该挺有福气的。」

  他这句话让蓝妍正在打蛋的手一顿,筷子就这么滑落地上。

  「我不过随便说一句,你干么那么感动呀?」他赶紧走进厨房为她捡起落在地上的筷子。

  「你少来,我本来就很好,只有你老当我是男生。」

  她抢下筷子,拿到水槽洗了洗。

  「你本来就很像男人嘛!只有偷穿裙子那天比较有女人的样子。」他揉了揉鼻子,笑得揶揄。

  「你的意思是我不穿裙子就不像女人了?」半眯起眸子,她拿着打蛋的碗一步步走向他。「莫、珩、勋,你小心我拿蛋淋你喔。」

  「老天,你还真毒,以后谁追你我一定要警告他。」他直往后退,蹙眉望着她手中的碗。

  可她却笑了。「好,请宣传,反正我没打算嫁人。」

  丢下这话,她便回到流理台前,俐落地将蛋下锅,做了个漂亮的蛋皮。

  莫珩勋赶紧走了过去,贴在她背后看着她熟稔的手艺。

  「你真不嫁呀?」

  「嗯。」她非常肯定地点点头。

  「其实我也很希望你不嫁人呢。」他竟这么说。

  她心一凝,可这次没做出太大的反应,只是试探性地问:「为什么?」

  「因为你一嫁人,我就没好吃的蛋包饭吃了。」揉了揉鼻子,他笑得态意又潇洒。

  「就因为蛋包饭?」她心冷了。

  「要不你还要怎么样?」

  一向将女人玩弄于手掌问的他,居然就是对她这么的不解风情。

  「不怎么样?其实你也不用烦恼这个,以后你和那个媛媛结婚了,自然又有人做蛋包饭给你吃了。」接着炒得香喷喷的饭放在蛋皮上,将它包得完美又漂亮。

  「媛媛!」他哼笑。

  「怎么了?」

  「你如果要她打扮自己倒是有可能,厨房我想她是不会进去的。」他像是知她甚详地说着。

  「她……新时代女性吧?」将蛋包饭送上桌,蓝妍忍不住又问:「你喜欢远庖厨的女人?」

  「如果我爱她,当然不舍得她成天躲在厨房吧。」莫珩勋假设性地说。

  「哦。」

  听在耳里,她完全不知所以了。难道她过去做的这些在他而言只像老妈子,完全不值得他心疼、爱怜?

  「你怎么了?」他好笑地看着她那张发愁的脸。

  「没什么,你吃吧,我得回去了。」无神地走到沙发上拿起背包,她直接往外走。

  「蓝妍!」莫珩勋急急地追上,拉住她。「你真有心事,以前你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以前……」她茫然地看着他。

  「以前你很活泼、很外向,话也很多,可这两天话似乎变少了。」

  倚在墙边,他半眯起一双狭长的眼。

  「话变少了?」她黯下眼。「你不是常说我太聒噪?」

  「开玩笑的你居然当真?」他很诧异地问。

  「就是因为从没当真过,所以才──」才厚脸皮地缠了你这么久。

  「嗯?」直觉她有很多话想说,他忍不住扳住她的肩,让她直视他的眼。「有话就直说,不要放在心里。」

  「我真能说吗?」她凝泪的眸望向他。

  「我们是什么交情,就说呀!看是谁欺负你,只要你说出名字,我一定揍得他变成大陆国宝。」他举起坚实的拳头在她面前挥了挥。

  「大陆国宝?!」

  「熊猫呀!」

  「你真是!」蓝妍终于被他逗笑了。

  「别傻笑敷衍我,快说。」他很认真地凝目望着她。

  「阿勋,如果我告诉你,我……我爱上一个男人,你会怎么想?」她怯柔地抬起眼,仔细瞧他脸上的反应。

  他先是一阵错愕,接着竟然大笑出声,指着她的鼻子。「丫头,你终于懂得什么叫『思春』了?」

  「你!不理你了。」

  她一咬牙,气死他的不正经。

  「ㄟ……开玩笑的嘛,现在连肚量都变小了。」伸手赶紧拉住她。

  「谁肚量变小了?!」蓝妍眨眨眼角的泪雾。

  莫珩勋这才感觉到事态似乎挺严重,连忙又问:「你是不是被骗了?昨天那家伙吗?他住哪儿,我替你出气去。」

  「你在干么呀,玩连连看吗?」她气得紧锁双眉。

  「那是?」

  「不是他。我爱上那个男人已有好些年了。」她淡淡地笑了笑。「刻骨铭心地爱着他。」

  「啥?」他又是一愣。「我怎从没听你提过?」

  「秘密,怎好提呢?」

  「那不公平,我跟谁交往可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你居然隐藏自己的事,哼,我生气了。」他双臂环胸,将目光抛得远远的。

  「我又不是故意的,因为那只是我的单恋,我有预感将会无疾而终,又怎敢告诉你?」蓝妍低头拭了拭泪水。

  「单恋?!」他像是看见外星人似的瞅着她。「我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个会单恋的人,老天,你真的太会隐瞒了。」

  「我已经够伤心了,求你别再挖苦我行不行?」

  难得她想对他说出这份心事,可他却嬉皮笑脸,怎不刺激她?

  再以深情又无奈地眼神看了他一眼,她终于承受不住地拔腿就跑──

  「蓝妍!」莫珩勋快步追了出去,用力拉住她。「我只是想逗你笑,我不知道反而刺激了你,对不起……」

  她摇摇头。「没事了。」

  「需要我帮你吗?」

  「怎么帮?告诉你,就算你真把他打成熊猫也无法替我安定他的心,他就像游子,在感情路上喜欢四处云游,不是任何人拴绑得住的。别再追我……你,真的别再追我。」

  丢下这话,她便转身奔离他的视线,徒留莫珩勋一脸的担忧。

  这丫头是啥时深陷爱情里了?搞成事情这么大才告诉他,可又不肯让他帮她,这教他该怎么做呢?

  走回餐桌旁看着上头的蛋包饭,他的心竟蓦然一热,可想起这样的美食以后他将无福消受,将有另一个男人得以享用时,却有种说不出的失落。

  蓝妍深深爱上的男人究竟是谁?

  为何在他的记忆里始终拼凑不出这么一个男人?

  无力地坐下,他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突然……

  他觉得好不舍,不舍吃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