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青梅戏竹马碧洛命运之门阿加莎·克里斯蒂法老的宠妃1悠世人与永恒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做一天的我 > 第五章

  莫珩勋陪着林媛媛看了好几处租屋,终于在离他住处不远的大楼内找到一间不错的房子。

  「这里的环境感觉如何?」

  莫珩勋双手撑在椅背上,看了看这里的一切,装潢与摆设都算是上等。

  「是很好,我很满意,不过租金稍嫌贵了一些。」林媛媛看着他,意有所指地说。

  「你放心,给你的薪水一定够负担这些。」他站直身,笑得恣意又洒脱。

  「哦,你到底要给我多少呢?乾脆包养我好了,我很便宜的。」她媚眼一抛,对着他谄媚笑着。

  「包养!」他扬起诡魅的微笑。「我养得起你吗?」

  「凭你的身份想养几个女人都行,我当然登记第一号了。」她噘起唇,以红滥滥的嘴儿诱惑她。

  莫珩勋弯起唇线,俯下身大口咬住她的嘴,深吮诱探着……

  「嗯……」

  她柔媚呻吟,更大胆地举起右腿勾住他坚挺有力的臀部,并伸出手往他的腿间摸索而去。

  就在这时候,他居然推开了她,绽着抹绝俊的笑容。「没想到你还真性急,可现在不行,我得赶回公司去。」

  「晚一点都不行吗?」她不依地抓紧他。

  「小傻瓜,我若真待下就不是一点时间可以解决的了。」

  瞧他那十足轻浮煽情的语气,还真是酥麻了林媛媛的心。

  「死相呀你。」她掩唇笑着。「谁知道以前有多少女人被你吃进肚里。」

  「你说话愈来愈露骨了,前几天才问有多少女人被我拐在手掌心,今天就说我把她们吃了,那我明天会怎么做?嗯?」他笑问着她。

  「这事我就不知道了,得问你前任女友罗。」她轻扬眼睫,突然问:「珩勋,为什么你都不带我去你住的地方,住在一起我们还可以彼此照应呢。」

  「交女友也得有自由吧。」他爬爬发,肆笑着。

  「自由!是哦,意思是你现在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女友了?」她倒开始起了疑心。

  「我虽然女人缘挺好,不过也只会一次应付一个,你别多心了。」他看了下时间。「我该走了。」

  「好吧,记得我这屋子可是永远为你而开。」她对他眨眨眼,话语中的迷情意味浓烈。

  莫珩勋撇撇嘴,只在她唇角再印上一吻后便转身离开。

  在前往停车的路上,他突然发觉在许久以前只要和女人亲热时,脑子里就会猛然出现一个影子,让他无法专注地对她们做出更狂欲的动作。

  就像刚刚,那影子又突然冒了出来,让他的心突躁郁了起来。

  可那影子究竟是谁?他却一直看不清楚。

  此刻的林媛媛正站在窗口,目送着他离去,直见他开着车消失,她才拿起手机按了串号码。

  「总裁,我已经把上他了,只要再接再厉,肯定可以让他信任我,替您把他给搞垮。」

  原来「云吩影视公司」的幕后总裁齐亿曾是莫珩勋的同学,不满当时莫珩勋的锋头比他健,甚至还抢了他的女友,这才伺机想对付他。

  可以想见当初邀请他们杂志社并指定莫珩勋亲自前去采访,好让林媛媛与他搭上线,都是他的计画之一。

  「那好,你可别辜负我的期望呀。」齐亿笑着又说:「只要你达成任务,我定会更疼你,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事实上,他俩早就有不正常的暧昧关系了。

  「你答应人家的三十克拉大钻戒,准备好了没?」林媛媛以勾魂的笑语问着。

  「早准备好了,就等你回来领赏呢。」齐亿接着又问道:「你……可被他给吃了?」

  「你说什么嘛。」她说着只有她自己会相信的话。「人家对你可是忠诚得不得了,到现在就连小手都不敢让他碰一下呢。」

  「哦,那你凭什么让他相信你?」

  齐亿可不是省油的灯,哪会不知道她在打啥主意?

  这女人平时就刁钻诡诈得很,或许早准备好双头吃了。

  「总裁,您又不是不知道男人呀可是愈吃不到就愈觉得好,也愈会珍惜呢。」她娇笑着。

  「哈……」齐亿突然大笑。「你该不会指望他还以为你是处女?」

  「我──反正他很爱我就是了。」

  被他这一说,林媛媛的脸色都变了。

  「好吧,那我就靠你了,只要你成功,说下定会升你为总裁夫人呢。」既然要胡绉,那他就奉陪。

  「真的吗?那你老婆怎么办?」原来齐亿已是有妇之夫。

  「到时候给她一笔钱甩了不就得了?你以为我还会留恋她不成。」这男人还真是个负心汉。

  「好,那你记着你的话,我也定会尽力而为。」

  「好,等你的好消息。」

  待齐亿挂了电话,林媛媛不禁开心地眯起眸,开始盘算这次的钓凯子游戏她能获得多少战利品?

  蓝妍气馁地挂下电话。

  刚刚拨了电话去给莫珩勋,叮咛他别又忘了吃药,可刘秘书说他和林媛媛一块儿出去用餐了。

  因此,她一直到下班的这段期间都无精打采的,好几次主任看见她这副模样都忍不住摇摇头,可她平时做事又挺卖力,实在不忍苛责她,只问了句──「小妍,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尽管说出来,我可以让你提早下班。」

  她笑了笑。「我没事,谢谢主任。」

  就这么到下班时间她才离开,当她一个人无神地走在路上时,突然一辆眼熟的轿车停在她身边。

  「嗨,蓝妍。」

  从车窗探出头的竟是纪亚权。

  蓝妍还以一笑。「是你!真巧。」

  「是呀,我刚从一个朋友家出来,没想到就在这遇见你。」他想了想又说:「介不介意让我请你吃顿饭?」

  「嗯……好吧,谢谢你了。」道过谢后,她便坐上他的车。

  「去哪吃呢?」纪亚权转首问道。

  「哪吃呀?我突然好想吃义大利面,我住的地方附近有家义大利餐厅,挺不错的。」

  那地方是她与莫珩勋最后一次一块用餐的地方了。

  「听你说得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为了形象得赶紧过去了。」纪亚权漾出笑。

  蓝妍也笑了出来,实在是认识他也有段时间了,她还头一次听他说这么幽默的话。

  看着她的笑容,他不禁有些疑迷,可仍回头专心开着车,因为他不想吓坏她。

  「你在这里上班呀?」在路上他闲聊着。

  「是呀,前面那间卫生所。」

  「公家机关,不错呢。」他扬眉说道。

  「才没那么好,我只是临时雇员,期满就得离开了。」蓝妍耸耸肩。「反正走一步算一步了。」

  「如果真没工作,欢迎你到我公司。」他回头凝睇了她一眼。

  「不用了,我在补习班还有工作,再坏我也可以多接几班呀。」她笑着婉拒他的好意。

  「你有你的决定,但我只想说我永远是你的朋友。」纪亚权撇唇说。

  「我知道,谢谢你。」

  在闲聊下,他们终于来到那问义大利餐厅,待他停好车子,两人一块儿走了进去。

  可就在刚进门的刹那,蓝妍却顿了步,不自然地停在当场。纪亚权直觉有异,往内望了眼,蓦然瞧见莫珩勋同样朝这投射来的视线。

  莫珩勋率先对他点点头,而后笑着走了过来。「蓝妍,怎么不进来呢?」

  「我只是吓一跳,没料到会在这里遇上你。」蓝妍随即转向纪亚权,扬起优美唇线。「我们坐那边好吗?」

  「好。」

  纪亚权朝莫珩勋点点头后,便与蓝妍坐到另一个角落。

  莫珩勋见他们这般亲密的举止,心头一沉,步回座位时却见林媛嫒问道:「怎么了?遇上熟人了?是那女的?第几任?」

  「你少胡说!」他口气不善地顶回去。「她是我的好哥儿们,我们从没那层关系。」

  「既是好哥儿们,怎么你的脸色有点怪?」她嗤笑着。

  「请你吃你的东西行吗?」揉了揉眉心,就连莫珩勋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何会突生一股沉闷感。

  「哼,不说就不说。」她皱皱鼻子,迳自大口吃了起来。

  而莫珩勋的视线却直往蓝妍那桌望了过去──

  至于蓝妍也一样食不知味,没吃几口就放下叉子。

  「怎么了?胃口这么差?」纪亚权关心地问。

  「没,我本就吃不多。」她无心回答。

  「是因为他吗?」他直率地问。

  「我──」她抬起眼,有丝生气地说:「我为谁不关你的事吧?」

  「对不起,我只是关心你。」他并不生气,反而安慰她道:「若心情不好尽管对我发脾气,我无所谓的。」

  「你!」

  她闭上眼,已不知该怎么说他了。

  「还有件事我想跟你提一下。」纪亚权的眼神又转向林媛媛。

  「你说。」

  「那女人是不是叫林媛媛?」他这句话倒是让蓝妍极为震惊。

  「你怎么知道?」她怔仲地看着他。

  「她在南部的风评向来不好,而她也是云吩影视公司幕后总裁齐亿的女人,经常利用美色帮他挖生意,我想她这回会接近他,动机一定不单纯。」纪亚权眯起眼眸,非常仔细地分析。

  齐亿?!

  由于他是莫珩勋高中时期交恶的同学,蓝妍曾听莫珩勋提过几次。

  「幕后总裁?什么意思?」

  「云吩影视对外的执行总裁是由他表弟挂名,其实幕后老板另有其人,我们都称他为幕后总裁,若非和他们经常有生意往来是不会清楚这些内幕,而我就有位朋友是他们的大客户。」他详细解释着。

  「那么复杂?」蓝妍倒抽口气。

  「嗯。」

  「若真如此,也说不定她和那位幕后总裁分手了,更或许──」

  「不可能!因为我几天前在南部出差时还瞧见他们卿卿我我的,有可能那么快就分手吗?即便如此,她能立刻找上候补也未免太奇怪了。」

  他这一句句分析让蓝妍心蓦然紧绷了起来。

  「可我不明白,阿勋身上有什么生意可挖?」她仍不解。

  「人有分很多种,事情一样分很多层面,或许她有别的企图吧。」纪亚权低首吃了口。

  「可……那你……」她看向莫珩勋,却见他也瞟向自己。

  「你有话就直说吧。」纪亚权已能透析她的心思了。

  「能不能帮我……帮我……」

  她抿紧唇,可想想他没义务帮她呀。

  「帮你探查实情?」

  「嗯。」她怯怯地点点头。「如果不方便就不用麻烦了。」

  「这有什么麻烦,就包在我身上。」纪亚权爽快地答应了。

  「真的?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她一兴奋,竟伸出手握住他的,直到看见他眼底出现一丝喜悦时,才猛然发觉自己的失态。

  她赶紧放开手。「谢谢你。」

  「干么这么客气,朋友一场,应该的。」

  倒是他这句「朋友一场」化解了她的尴尬。

  莫珩勋自头至尾都一直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当她的手覆上纪亚权的那一刹那,他竟然有股冲动想去拉开她!

  老天!他到底是怎么了?

  为何会有这种该死的念头?

  他们不是最要好的麻吉吗?她找到归宿,他该为她开心、祝福她才是,为何会有一种痛失所爱的感觉?

  「你怎么了?吃得这么少?」林媛媛也发觉他似乎不太对劲。

  「没事。」莫珩勋摇摇头。

  「真没事?」她撇嘴回头看向蓝妍。「瞧你那好哥儿们也一样没什么动叉子,这倒是挺有默契的。」

  「媛媛,你能不能少说点话?」他头一次对她发怒。

  她心一惊,这才住了口,没好气地吃着盘中面。

  莫珩勋只是轻叹口气,气闷地开始猛吃猛扒了起来。

  由于这义大利餐厅离蓝妍的住处很近,饭后她便请纪亚权去她那儿坐坐,得此荣幸,他自然兴奋的答应了。

  到了她那儿,蓝妍倒了杯水给他,随后就一个人躲在厨房里忙着,纪亚权基于好奇,就走到厨房门口一探究竟。

  「你在忙什么?」他出声问道。

  蓝妍回头一笑。「做一些小点心,待会儿你可以尝尝。」

  「真的呀!」他高兴地扬起笑。

  「嗯,等一下马上好。」

  他走近一瞧,发现她做的份量还真不少。「做那么多吃得完吗?」

  奇怪的是,她还碾了一些药粉,等出炉后就洒在那饼的上面,似乎有特别的用意。

  「剩下的我……我是要拿给阿勋吃的。」

  她笑了笑,回忆起过往。「他的午餐几乎都是我打理的,我会在午休时热好前一晚做好的便当替他送过去,可他却一直以为是我买外卖的,还直问我是哪家饭馆的呢。」

  说时,她的眼神不禁亮了起来。

  「他完完全全不知情?」纪亚权很惊讶。

  「他不知道,我不想给他压力。在他心目中,我只是他最好的朋友,我不期望能改变这样的关系。」她敛下眼,吸了下鼻子。

  「那你又为何做点心呢?」

  对于她对莫珩勋的用心,纪亚权着实是感到意外又羡慕。

  「现在他有女朋友了,午饭不需要我再伤脑筋,所以我就做一些点心,隔天一早再拿去交给他秘书,让他在午茶时间吃。」

  「干么那么麻烦呢?还有这些粉末是什么东西?」他好奇地又问。

  「这是胃药,你瞧,就是这一瓶。」她指指柜上的一个瓶子。「我把它碾成粉末,等出炉后再洒上去,这样不但不会破坏药性,还可以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将胃药给一并吃了。」她温柔地笑一笑。

  纪亚权拿下那瓶药望了眼。「哇──这药可不便宜,是你专门为他买的?」

  「他从以前就有胃疼的毛病,一般胃药总是无法缓解,只有这种药可以。」她点点头。

  「我懂了,你就是为了买这种昂贵的药才去兼差?」

  纪亚权震住了,完完全全没料到这世界上会有这么样一个倾尽全心付出却不求回报的女人。

  「我……」

  蓝妍垂下脸,却不愿多说。

  「你何苦这么委屈?如果真不放心他的病,可以直接告诉他药名,让他自己买来吃,不就一劳永逸了吗?」他完全不明白蓝妍为何要这般用心。

  「你不知道的,他不爱吃药,即便这种不苦的胃药他都望之却步,我不是没试过让他自行服药,可他没一次记得的。」她摇摇头。「我只好这么一直帮他做下去了。」

  纪亚权见她虽辛苦,可脸上却溢满笑容,彷似只要是为莫珩勋付出,即便没有一丝一毫的回报,她亦是心甘情愿。

  「真是难为你了。」

  他靠在流理台边,端详着她那副专注的神情。

  「怎么会是为难呢?只要他的胃疼不再发作,只要看见他快快乐乐的,我也很欣慰啊。」

  「可你却不快乐?」他一针见血地道出。

  「不会,其实想开了就不会了,你瞧我今天不是很镇定吗?」烘好一盘饼后,她赶紧放在碟上递给他。「快尝尝看。」

  纪亚权望着她的笑眼,接过手迟疑地问了句:「我没胃病啊。」

  「我还没洒药粉啦,你放心吃吧。」她掩唇一笑

  纪亚权看着她的笑脸,拿到嘴边小心翼翼地又问:「那我真吃了?」

  「你真怕就还我吧。」

  蓝妍才伸出手要取走,他已大口咬了下去。「嗯……真香,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福气让你常常为我做点心?」

  他话中有话地看着她,没想到却惹得她不自在地转过身。

  「你别说笑了,你该知道我……我……」

  「别说了,我只是开开玩笑,可别当真啊。」纪亚权紧张地绕到她面前,笑看着她。「只要你偶尔请我来坐坐,给我吃块饼我就很满足了。」

  「瞧你一副大老板的模样,说得好像连点心都吃不起。」蓝妍忍不住笑了。

  「你做的就不同呀。」

  她没辙地摇摇头。「以后只要你喜欢,我一样可以做给你吃,这样好不好?」

  「真的,我也有分?」他开心不已。

  「就只是一份点心,你也开心成这样啊。」

  「只要是你一丝丝的好意,都可以让我兴奋得飞上了天。」

  他深情的凝眸又一次让蓝妍感到浑身不自在,她赶紧说:「时间不早了,如果你吃完可以先回去休息了。」

  纪亚权笑了笑,明白她话里的逐客令,于是快速吃完它。「嗯,真好吃。我是该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我会的,路上小心。」

  接过空盘,她望着他,直觉愧对他的好。